第四章 真相,无法直视的爱恋

第四章 真相,无法直视的爱恋

艾西的独白

知道这件事,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没想到会对我的将来造成巨大的改变。可以用翻天覆地几个字来形容。

我一直以为我把千瑾当成弟弟,却不知道我对千瑾的爱早就如罂粟花的毒,一点点渗透进我的血液,流动在我的血管里。

1

病房内非常安静,静得只剩下滴管里滴答滴答的声音,每一滴仿佛都滴进了艾西的心里,在她心里汇聚成一面冰冷的湖。

艾可为、方淑华和艾西都坐在千瑾的床边,焦急地等待着他醒来。

终于,千瑾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然后如羽翼般慢慢展开,如黑玛瑙般乌黑冰冷的眸子一点点显露出来,里面雾气缭绕,看不真切。

"千瑾,你终于醒了!"三人高兴地站了起来,一脸期待地望着慢慢苏醒的千瑾。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我怎么了……"因为长时间的昏迷,千瑾的声音有点沙哑。他呆呆地望着眼前艾西他们,神志依旧有点迷离。

"你晕倒了,你吓死妈妈了!"方淑华拥住了千瑾,轻轻抽泣着,肩膀随着她的抽泣颤抖着。

那一刻,艾西也好想拥住千瑾。

发现千瑾昏迷时她简直就要疯掉了,她真怕会永远失去千瑾。

千瑾吃完晚饭,换了点滴瓶后,艾西就让工作繁忙的艾可为

和方淑华回去,自己留下来照顾千瑾。方淑华训了千瑾一顿,这才和艾可为一起离开。

病房内只剩下她和千瑾两人。艾西买水果时,在书报亭买了两本艺术杂志,两人翻阅着杂志都没有说话,病房内只听见纸页翻动的声音。

翻阅了一会儿,艾西合上了杂志,然后抬起头望着千瑾。在看杂志时,她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也把思绪理清了,此时,她内心非常平静。

千瑾感觉到艾西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留了很久都没有移开,疑惑地抬起了头,却看到艾西的表情非常严肃,甚至有点凝重。

"你在巴塞罗那时,为什么会被打破头?"艾西突然开口问道,语气中带着严厉的质问。

千瑾浑身一震,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感觉艾西像是知道了什么。

"在巴塞罗那时,为什么你没有如约来和我会合?"艾西继续逼问道,双眼直视着千瑾的眼睛。

千瑾有点心虚地避开了艾西的目光,吞吞吐吐地说:"不……不是说过了吗,那天我赶着回国……"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艾西打断了。

"胡说!"艾西生气地大吼,"阿姨说你们是七月二十四号回国的,你根本就有大把的时间和我来会合,可是我等了好几天你都没有出现!"

"我……"千瑾张了张嘴,一时哑口无言。他望着艾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心脏怦怦直跳。

"那天和我分开后,你分明就是被那些不良少年抓到了,你是和他们打了起来,才会被打破头的吧!你受伤住院了,所以你没有办法来和我会合,是不是!"艾西瞪着他,一步步逼问道。

千瑾咬了咬下唇,低下了头。额前的发丝垂落下来,盖住了他眼睛,艾西看不到此时千瑾脸上的表情。只见他就像个没有生命的木偶般,一动不动地坐在病床上。

病房内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千瑾低着头沉默了半晌,才轻轻地说:"是的。"

艾西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汹涌得如同决堤的洪水,仿佛要将她淹没。

"为什么要隐瞒我……"艾西泪流满面地望着千瑾,心如刀绞,"你是怕我知道了愧疚吗?你怎么那么傻……"她再也控制不住,冲过去一把拥住千瑾。

千瑾的身子僵了僵,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

"笨蛋……千瑾,你是个大笨蛋……"艾西握着拳头,敲打着千瑾的后背,声音哽咽而颤抖,"你好傻……好傻……"

"对不起,我就是个傻瓜。"千瑾温柔地笑了笑,美丽的笑容在苍白的脸上漾开,就像一朵脆弱的白色花朵。

"傻瓜,笨蛋,我好讨厌你!"艾西用力捶打着千瑾。

"这么讨厌我,你抱我那么紧干什么?"千瑾忍俊不禁,失声笑了出来。

"讨厌!"艾西放开了千瑾,用手背抹着眼泪。

千瑾望着艾西被眼泪濡湿的脸,战战兢兢地问:"你不生我气了吗?"

"嗯,我不生你气了。"艾西点了点头,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千瑾的左脸,愧疚地说,"对不起,我不该打你,是不是很痛?"

"是啊,好痛啊,亲我一下吧,亲我一下,我就不痛了。"千瑾把左脸凑到艾西面前,笑嘻嘻地望着她。

"讨厌!你连姐姐都戏弄,你不想活啦!"艾西伸出手,一把揪住了千瑾的耳朵。

"哎呀呀!痛……痛……快放手……"千瑾惨叫着求饶,痛得龇牙咧嘴。

艾西这才放开了他的耳朵。

"最毒妇人心啊,对一个病人居然下如此重的毒手……"千瑾揉着自己的耳朵,浑身散发着幽怨的气息。

艾西望着他,笑得无比得意。

这之后,艾西和千瑾就完全和解了,日子又像往常一样过得非常和谐,甚至多了一点两人都没有察觉的甜蜜。

千瑾留院观察了两天,医生就告诉他们可以出院了。艾西把千瑾的东西收拾了收拾,然后艾可为就开着车接他们一起回家了。

方淑华难得抽空待在家没去店里,她做了一桌子的菜等艾西他们回家。

"我们回来了!"艾可为推开门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艾西和千瑾。

方淑华看到他们回来,非常地高兴,赶紧从厨房端出刚煲好的汤。

四个人一起围坐在餐桌前,吃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其乐融融。

"艾西,多吃点,这几天你照顾千瑾辛苦了。"方淑华夹了一块甲鱼放进艾西碗里,笑眯眯地说,眉眼间尽流露出温柔。

"我也没有做什么,阿姨天天有做饭煲汤地送过来,我也不过是陪在医院而已,一点也不辛苦。"艾西笑着夹起碗里的甲鱼,咬了一口。

她望着和睦而温馨的一家,心里很温暖。

自从方淑华和千瑾来后,家里就热闹了许多,增添了许多家庭气息。方淑华虽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却对她很好,经常厚待了她,薄了千瑾。

她和千瑾虽然不是亲生姐弟,却也彼此尊敬,互谦互让。她觉得这样就够了,她也该满足了。

饭后,艾西便在庭院里架起画框,坐在庭院里,画起庭院中盛开的月季花。

这些月季花是艾西的妈妈生前栽种的,如今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全部都枝繁叶茂,非常茁壮。

洁白和粉红的月季花争相盛放着,形成一片花的海洋,一阵风拂过,芳香四溢。

千瑾无所事事地在客厅逛了一圈,走过落地窗前时,看到艾西正坐在庭院里画画,于是便推开玻璃门,走进庭院。

午后的阳光洒落在艾西身上,她洁白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红色,就像是春天盛开的樱花。

微风温柔地撩起她乌黑的发丝,在阳光下闪烁着真丝般的光泽。

满园的月季花簇拥在她周围,恍惚中,千瑾觉得她就是这些花朵中走出的精灵,受到一点点的惊扰,便会消失不见。

于是,他放轻了脚步,悄无声息地走到艾西身后。

画布上涂满了漂亮的颜色,画中的月季花似乎比院中盛开的月季花还要美。

千瑾静静地望着画中的月季,在心里叹息着。

只有心灵如花般美丽,才能画出如此美丽的画吧。

艾西看到一个黑影投射在画布上,停下了画笔回过头。

看到是千瑾站在她身后,艾西弯起了嘴角,脸上漾开一个甜甜的笑容:"你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怕吵到你画画,所以没敢出声。"千瑾笑了笑,从枝上折下一朵粉红色的月季花,放在鼻翼前嗅了嗅。

那样子美极了,艾西差点看呆了。

艾西的脸微微一红,笑着说:"没事,我只是随便画画。"

"真漂亮,能送给我吗?"千瑾转过头望着她,表情非常地认真,"我想挂在我房间。"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画布,似乎对这幅画爱不释手。

"好啊,不过你拿什么来交换?"艾西狡黠地笑着,打着主意要敲他一笔。

"随便你要什么,只要是我能给的。"千瑾似乎没有发现她眼底的狡黠,爽快地答应了。

"嗯……"艾西皱着眉寻思着,乌黑的眼珠子骨溜溜地转。

她想了一会儿,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恼,但随即,她皱起的眉就舒展开,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你还记不记得,在巴塞罗那时,我还欠你一个人情,这幅画就当我还你的人情。"

"嗯。"千瑾微笑着点了点头。那淡淡的笑容如微风般和煦,轻轻地拂过艾西的心田。

她的心里霎时百花盛开,也跟这满院子的风景一样明媚起来。

2

双休转眼就过去了,千瑾回到了学校。阿凉他们知道千瑾住院后一直很担心他,可是千瑾却不允许他们去医院看他,所以千瑾一回到学校立刻就被手下包围了。

"大哥,这段时间担心死我们了!"大嘴抹着眼睛,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

"我没事,不过是昏倒了而已。"千瑾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说,"不要哭哭啼啼的,像个女孩子家。"

"昏倒?这么严重!"阿凉听到晕倒两个字,震惊地大叫。

"大哥你怎么会晕倒的,不会是得了什么很严重的病吧?"胖子诚惶诚恐地说。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大哥身强力壮,生龙活虎着呢!"阿凉伸出手拍了橄榄的脑袋一下,责骂道。

千瑾满头黑线,早知道他们的反应会那么夸张,他肯定不告诉他们自己住院的事。

"大哥,那不是大姐吗?"洋仔突然指着操场西北面的林荫道,大声嚷道。

千瑾立刻寻着洋仔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一片香樟树下看到了艾西。

其他人也都好奇地望了过去,斌斌瞅着艾西身边一个男生,疑惑地说:"真的是大姐耶,大姐身边怎么还站了个男的!"

"那男的是建筑系二年级的卓亚凡耶!"眼尖的秀才一下子认出了和艾西站在一起的那个男的,嚷嚷道。

千瑾望着卓亚凡,脸色有点难看。

两人站在香樟树下,似乎在说着什么,卓亚凡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绿色的信封,颤巍巍地递给艾西。

"他好像在向大姐表白,他手里拿的不会是情书吧!"阿凉指着卓亚凡,大惊小怪地叫道。

千瑾垂在身侧的拳头一点点紧握起来,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冰冷。

偏偏不会看脸色的手下继续嚷嚷着:"哎呀呀!大姐居然收下了!难道大姐也喜欢卓亚凡?"

"胡说什么,艾西怎么可能喜欢那个木头木脑的家伙!"千瑾怒吼道,脸色铁青。

橄榄以为千瑾是嫌弃卓亚凡不够出色,便开口说:"大哥,其实卓亚凡还可以的……他成绩又好长得又帅,学校里很多女生倒追他呢,而且他家里听说是开商场的,非常有钱。"千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立刻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改口道,"当然……他再出色也没有大哥出色啦!呵呵呵……"

"大姐走了!"洋仔指着林荫道大声嚷道。

千瑾立刻转过头望去,看到艾西往美术楼的方向走去,手里捏着那封绿色的信。卓亚凡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也转身往建筑楼的方向走去。

"嘿嘿嘿,看来卓亚凡很可能成为你的姐夫了,大哥。"胖子憨憨地笑着,却再次遭受了阿凉的毒手。

"胡说什么!这怎么可能!"阿凉用力地拍了他的脑袋一下,疾言厉色地嚷道。

就在他们打打闹闹时,千瑾却无声地离开了,背影看上去有点深沉。

"大哥……"阿凉他们站在原地,望着千瑾渐渐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有点愧疚。

"大哥好像不高兴了。"胖子咬着手指,苦巴巴地说。

"都是你啦,在那里胡说八道!"阿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说什么啦……"胖子瘪了瘪嘴,表情非常委屈。

"笨蛋!"阿凉瞪了他一眼,觉得跟他解释也是浪费口水。

回到家,千瑾看到艾西围着草莓图案的围裙,在厨房里做晚饭。

锅里飘出来一股股冒着热气的香味,在厨房里飘散开,让人垂涎三尺。

"在煮什么呢?这么香。"千瑾把书包扔在靠墙的置物柜上,然后走进厨房。

艾西抬起头,看到千瑾便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千瑾身上沾着院子里月季花的香气,额头冒着几颗汗珠,乌黑的发丝被濡湿了,沾在光滑而白皙的额头上,非常地好看。就像是晨曦下,沾着露珠的白月季,美得一尘不染,超凡脱俗。

艾西笑了笑说:"咖喱鸡肉。"

"我要吃海鲜咖喱!"千瑾嘟起嘴,走到艾西身后撒娇道。

"不要任性,我已经快煮好了。"艾西笑了笑,打开锅盖,一锅浓浓的咖喱立刻就展现在千瑾眼前。浓浓的咖喱汁突突冒着热泡,厨房里的香味更加浓郁了。

"不要,我要吃海鲜嘛!"千瑾拉着艾西的袖子,黑白分明的大眼水汪汪地瞅着她。

艾西一下子就心软了,叹了口气说:"真拿你没办法,我给你做海鲜汤吧。"

"耶!太好啦!"千瑾欢呼着跳了起来。

"你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还好冰箱里有昨天买的海鲜。"

艾西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眉眼间却流露着宠溺。

她从冰箱的冷藏室里翻出了一袋什锦海鲜,然后放在水槽里,打开了水龙头,用冷水冲着解冻。

"我来洗海鲜吧!"千瑾捋起了袖子走到水槽前,艾西笑了笑让到一边。千瑾拿起被水冲软的海鲜,边洗边问道:"洗完了把它们切开来是不是,切块还是切条?"

"切块,你会切吗?"艾西有点不信任地望着千瑾。

"当然会了,这么简单的事!我都可以杀一头牛呢!"千瑾拿起菜刀,煞有其事地摆出宰牛的姿势。

"呵!"艾西被他的样子逗乐了,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别吹了,你杀得了吗?"

"改天我杀给你看看,让你瞧瞧我的厉害!"千瑾边切着海鲜边说。

"切,得了,吹牛都不打草稿。"艾西笑着白了他一眼,却发现他居然切得还不错,一块块大小均匀。

"打草稿那就是写作文了!"千瑾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

海鲜汤做完后,两人就围坐在餐桌前吃晚饭。

艾西望着碗里的海鲜汤,还没吃心里就甜滋滋的,这是她第一次和千瑾一起做晚饭,似乎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比一个人做饭要快乐多了。

艾西喝了一口汤,然后吃起饭来。

千瑾望着低头吃饭的艾西,心里犹犹豫豫的,他很想问艾西午的事,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好作罢,郁闷地吃起饭来。

吃过晚饭,千瑾自告奋勇,帮艾西收拾碗筷。

艾西让千瑾把脏碗脏碟放进水槽里,然后便拿起百洁布,挤了点洗洁精开始刷盘子。

"我帮你洗碗吧!"千瑾望着艾西说。

"好吧,你就帮我把盘子抹干放到架子上吧。"艾西扔了一块干抹布给千瑾。

"好!"千瑾拿起干抹布,干劲十足地擦起盘子。

艾西有点疑惑,不知道千瑾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变得很粘她。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艾西睨着千瑾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千瑾停下动作,惊讶地望着艾西。

"那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居然帮我做家务?"艾西睁大了双眼,炯炯有神地望着他。

"帮你做家务你不开心吗?"千瑾狡黠地笑了笑,低下头继续擦盘子。

"开心,但你平时从来不帮我做家务的。"艾西越看千瑾越觉得他不对劲,眼里的疑惑更加重了。

千瑾抬起头,望着艾西,粲然一笑:"所以我突然醒悟了,你一个人做家务太累了,我帮你分担分担。"

"哦?真的是这样?"艾西挑起眉毛,将信将疑地望着他。

"那还能怎样!"千瑾摊了摊手,一脸的无辜。

千瑾不肯说,艾西也没办法。

算啦,只要他不闯祸就行了!

艾西在心里这么想着,便也不再追问了。

3

翌日早晨,艾西迷迷糊糊的,还在爪哇国游荡,房门就被砰地推开了。

睡梦被惊扰,艾西非常地不乐意,翻了个身继续睡觉。谁知,床垫突然重重地抖动了一下,接着身上就被一个重物沉沉地压住。

艾西极度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看到千瑾特大号的脸出现在面前,吓得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你怎么在我床上!"艾西震惊地尖叫,屋顶都被她高分贝的声音给震得颤抖了起来。

"我是来叫你起床的,你看看都几点了!"千瑾拿起艾西床头柜上摆放的闹钟,放到艾西眼前。

艾西一看闹钟上的时间,一下子从床上弹坐起来,大祸临头地大叫:"糟糕!怎么已经这么晚了!"

"快起床吧,我给你做了早餐!"千瑾笑了笑,便跳下床跑出了艾西的房间。

艾西看到千瑾离开,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十万火急地冲进卫生间。

昨晚她明明设定好了时间,为什么闹钟却没有响呢?难道闹钟坏掉了……真是倒霉。边刷牙艾西边哀怨地想。

洗漱完换好衣服,艾西匆匆忙忙地跑下楼。

"快来吃早餐吧!"千瑾看到艾西下楼,对她大声说道。

艾西跑进餐厅,看到桌子上摆放着牛奶和火腿三明治。她拿起一块三明治,来不及说什么,就拿起书包冲出了门。

艾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车站,可是96路公交车却快她一步开出了车站。

"等一等!"艾西用力招着手,可是公交车并没有为她停下,排了一股黑色的尾气,然后扬长而去,气得艾西差点吐血。

糟糕,这下肯定要迟到了,艾西垂头丧气地站在车站上。早上是人称地狱修罗的国画老师秋国春的课,要是迟到,肯定会被扣学分的。

真是人倒霉时,喝凉水都要塞牙啊!

就在这时,千瑾骑着脚踏车在她身边停下,朝她招了招手说:"快上来吧!"

艾西犹犹豫豫地望着他。要是坐千瑾的脚踏车去学校,一定会被很多人看到的,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闲言闲语……

"你想迟到吗?"千瑾挑了挑清秀的眉毛,提醒道。

经千瑾这么提醒,艾西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跳上了千瑾的脚踏车。

清晨的阳光穿过云层丝丝缕缕地洒落下来,像一根根金丝线。

微风拂过面颊,带着花露的清香,让人神清气爽。

"嘿嘿嘿……"

千瑾的笑声回荡在风里,风撩起他乌黑的发丝,鼓起了他的白色T恤。马路上的人纷纷回过头,女孩子见了千瑾更是羞红了脸。

"笑什么?笑得那么恶心……"

艾西坐在千瑾的脚踏车后,唯恐自己摔下去,紧紧地攥着他的衣服。

"没什么!今天天气真好,让人心情愉快!"千瑾的声音特别愉悦,心情大好的样子。

两人在一群群路人的注目下驶进了学校。

"千瑾——一大早就看到了好画面啊!"教学楼上,有人探出窗户,对千瑾摇着手大声喊道。

"我们住在一起哟!"千瑾仰起头,大声回应道。

"什么呀!不要听他胡说八道!"艾西大急,赶紧解释,可是脚踏车已经在教学楼前驶过,一路往学校后门的停车库行去。

"你要向他们解释,我们住在一起是因为我们的爸妈再婚了!"艾西生气地在千瑾背后说道。

千瑾只当没有听到,在车库前停下了车。艾西站在他身后,望着他把脚踏车停进车库,心里非常郁闷——他到底是天真还是故意的……

千瑾停完脚踏车,背着书包走出车库,却看到艾西还站在原地。他指了指自己手表,笑着说:"再不去教室,上课可要迟到喽!"

"哎呀!都是你,害我差点忘记了!"艾西惨叫一声,立刻转身冲向美术楼。

千瑾望着她十万火急的背影,不禁莞尔失笑。

一口气冲进教室,正好赶上了秋国春开始上课。艾西赶紧坐回自己的座位,气喘吁吁地拿出课本来。

"早上看到你坐着千瑾的脚踏车来学校,你们俩感情不错啊。"坐在后排的米琪贴到她身后,小声在她耳边说。

"瞎说什么呢,我早上睡过头了,错过了公车,所以才坐千瑾的脚踏车过来的。"艾西用书本挡着自己的脸,侧过头解释道。

"没事没事,你不用向我解释,这件事在学校已经传开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米琪嘿嘿笑了笑,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

"什么!"艾西惊讶之下居然忘记控制了音量,全班都听到了她的声音。

"艾西,你干什么呢!"秋国春皱着眉怒道。

"对不起对不起,教授……"艾西缩起脖子,赶紧道歉。

秋国春瞪了她一眼,继续上课。

"你说真的?"艾西看到秋国春转过身,侧过头小声地问米琪。

米琪笑了笑说:"那当然,你们招摇过市地从前门进来,谁能看不到啊。"

"天哪……"艾西有种绝望的感觉,仿佛头顶的天空都黯淡了下来。

"真羡慕你,能和这么帅的大帅哥同居。"米琪看她这个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眯眯地说。

"艾西、米琪!你们在那里聊了半天了,给我去教室外面罚站!"

秋国春突然转过身,指着她们俩怒吼道。

艾西和米琪的表情瞬间僵硬在脸上,米琪笑到一半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地搞笑。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笑。所有人噤若寒蝉,谁都不敢再吭一声。

"是……"

在秋国春怒目的注视下,艾西和米琪无力地站起来,垂着脑袋灰溜溜地走出教室。

俩人走到教室外,贴着墙壁罚站。

对于刚才的问题,艾西依旧耿耿于怀,艾西严肃地解释:"我们那不是同居,是因为我们的爸妈再婚了。"

"共同居住在同一屋檐下,不就是同居吗?"米琪笑了笑,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闪烁着狡黠。

"你还把不把我当好朋友了,居然拿我来取笑!"艾西恼了,伸出手去挠米琪的胳肢窝。

"哈哈哈哈……我这哪里是取笑你啊,我是羡慕你呢!"米琪不停地闪躲着,避开艾西的魔掌。

就在她们闹得不可开交时,地狱修罗秋国春黑着一张脸,出现在她们面前。

两人吓得霎时僵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罚站还那么开心,把这个给我顶在头顶上!"秋国春把两块青石砚台放在俩人头顶,然后愤然转身走进教室。

艾西和米琪顶着砚台,表情苦不堪言。

4

中午。

艾西和米琪一起吃完午饭就要回教室,却被卓亚凡拽到了教学楼后的树荫下。这里不常有人经过,是学生们经常说悄悄话的地方。

"艾西,昨天放学后你为什么没有来?我等了你好久。"卓亚凡拉着艾西的手,焦急地问道。

艾西暗暗地抽回了手,别开脸避开卓亚凡灼热的目光:"对不起卓亚凡,我不喜欢你,我一直把你当作同学。"

"真的吗?"卓亚凡的脸上掠过一抹受伤的表情,他望着艾西的侧脸,伤心地说,"你对我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艾西,我真的很喜欢你,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爱上你了!"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爱意,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比我更好的。"艾西转过脸,望着他劝道。

"不!我只喜欢你,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再好的女孩子了!"卓亚凡抓着艾西的手,心急如焚地说,眼神倔犟而固执。

"对不起。"艾西抽回手,退开一步,面无表情地望着卓亚凡。艾西的冷漠就像一支利箭,瞬间射穿了卓亚凡的心脏。

卓亚凡悲伤地望着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艾西,颤声问:"真的没有可能吗?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嗯。"艾西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卓亚凡颓然地低下头,神情非常地落寞。

艾西看到他这个样子有些不忍,想开口劝他,却终究忍住了。望着卓亚凡低着头,失魂落魄地离开,艾西的心里有点难受。

她不是故意这么无情地对待他,只是这样做,才可以让他更快地从失恋的情绪中走出来。虽然有些残忍。

黄昏。

下课的钟声在校园里回荡着,学生们陆陆续续地从教学楼里走出来,嬉笑声和打闹声让整个校园充满了活力。

艾西和米琪收拾好了书包,然后走出教室。

两人刚走出教学楼,就看到千瑾推着脚踏车走过来。

"姐,放学了吗?"千瑾脸上洋溢着微笑,清爽的短发在夕阳的晕染下闪烁着淡金色的光泽,美好得仿佛是油画中走出的美少年。

"千瑾,你好!"米琪看到千瑾,伸出手向他打招呼。她的眼珠子骨溜溜转着,视线在他身上不停地打转。

"学姐,你今天好漂亮!"千瑾扬起嘴角,毫不吝啬地称赞道。

米琪脸上立刻笑开了花:"谢谢千瑾,你的嘴好甜啊,真是讨人喜欢!"她伸出手在千瑾的胳膊上拧了一下,不着痕迹地吃了口豆腐。

"你们俩好恶心……"艾西实在听不下去了,白了他们俩一眼。

"这叫礼多人不怪,艾西你真无趣!"米琪吐了吐舌头,嗔怪道。

千瑾笑了笑,对艾西说:"姐,我载你吧!"

"不要,我去坐公交车,免得别人看到误会。"艾西扭开脸,冷冷地说。

"有弟弟多好啊,艾西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米琪用手肘撞了撞艾西,笑吟吟地调侃道。

"是啊,有什么关系,他们要误会就让他们误会好了!"千瑾不顾艾西的反对,把她扯上了脚踏车,然后朝米琪挥了挥手,说了声我们走了,就长腿一蹬,骑着脚踏车扬长而去。

"祝你们甜甜蜜蜜,幸福快乐!"米琪朝他们用力挥着手。

所有人回过头望向他们,艾西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姐,我们去哪儿?"千瑾回过头问道,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那对黑玛瑙般乌黑的眸子在凌乱的发丝下闪烁着璀璨的光泽。

"我要先去超市买菜。"艾西伸出手,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发丝,抬起头说道。

"那我送你去超市吧!"千瑾笑了笑,转过头,继续望着前方。

艾西伸出手抱住千瑾的腰,心里洋溢着温暖,仿佛被春日的阳光笼罩着一般,幸福又温暖。

两人来到了超市,千瑾推着手推车跟在艾西身边。

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千瑾在人群中鹤立鸡群般醒目,俊逸的外表和孤傲的气质更是让周围人的纷纷驻足观望。

"哇噢!你看,那个男生好帅啊!"正在冷冻柜前选择酸奶的一个女生看到千瑾,忙拉了拉身边的朋友,指着千瑾嚷道。

旁边的女生转身望去,看到高大帅气的千瑾也立刻羞红了脸:"这么帅,不会是明星吧?"

"身材那么好,我看像模特!"

"呵呵呵……"

两人突然觉得自己的争执有点无聊,相视笑了起来。

像这样的情况非常多见,只要和千瑾走在一起,就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艾西也早已习惯了。

"姐,这颗白菜好新鲜啊,买一颗吧!"千瑾看到货架上堆放的大白菜,捧起一颗高举着朝艾西嚷嚷,灿烂的笑容就像个大男孩般天真,艾西忍不住莞尔一笑。

"嗯。"她望着开心的千瑾,轻轻点了点头。

千瑾捧着大白菜跑到她面前,把大白菜放进手推车里,然后又一溜烟地跑开了。

艾西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不一会儿,只见千瑾又捧着一盒牛肉跑了回来。

"姐,这盒牛肉看起来很不错啊,买一盒吧!"千瑾笑得天真无邪,让艾西不忍心拒绝。

"好吧。"艾西笑着说。

可是,事情超乎了艾西的想象,千瑾仿佛是第一次来超市似的,对啥都充满了兴趣,一下子就把手推车给装满了。

艾西望着手推车里堆积如山的食物,非常头痛:"你买这么多吃得了吗,放着会坏掉的。"

"可是……我看到每样都觉得很好吃。"千瑾望着手推车里的东西,皱起眉,表情非常苦恼。

他认真的样子,让艾西觉得好笑。可是她也不会为此惯坏千瑾,于是她叉腰佯怒道:"你太黑心了,一下子吃得了那么多吗,放回去!"

"是。"千瑾委屈地瘪了瘪嘴,把手推车里的东西一样样摆回去。

虽然让千瑾把东西摆回去了,可是千瑾还是强硬地留下了许多,所以最后两人还是提着满满的两袋食物回家。

"今天要做一顿大餐!"千瑾高兴地走在前面,开心得像个心满意足的小孩子。

这些东西够他们吃一个星期了吧……

艾西望着满满的两袋食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并且在心里下定决心再也不带千瑾来超市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空鸠之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空鸠之歌 空鸠之歌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真相,无法直视的爱恋

5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