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打破,无法维持的平衡

第五章 打破,无法维持的平衡

艾西的独白

我天真地以为,我们的关系可以一直维持下去,却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早就像暴露在空气中的牛奶,正一点点变质。

终于有一天,我们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下去。

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个吻。

1

时光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艾西和千瑾已经在一起生活三个月了。

两人如影随形,无论做什么都黏在一起,简直比亲姐弟还亲。艾可为和方淑华看到他们两人如此亲密的样子非常地欣慰。

午后的阳光透过高大的落地窗,倾斜着洒落进客厅,落下了一地的金色。

阳光中带着慵懒的气息,在秋日的午后让人昏昏欲睡。

艾西在窗边架了画架,静静地坐着画画。她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朦朦胧胧的,像梦境般虚幻美丽。

千瑾走到她身后,像是怕惊扰到她似的,轻轻地问:"姐,你在画什么?"

"我在准备参展的作品。"艾西仰起脸,冲他笑了笑。

"让我看看。"千瑾很好奇,目光移向画布。

画布上是一片被橘红色的夕阳晕染的天空。

天空下,一名美丽的妇人抱着一个婴儿坐在椅子上,妇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双眼温柔地注视着怀中的婴儿。

看到画的那一刻,千瑾被慑住了。

那幅画仿佛有一股魔力,感染着他,让他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好美……"千瑾情不自禁地赞叹道。不是画中的妇人有多美,而是这副画给人的感觉好美,整幅画洋溢着幸福,让人感动。

艾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是她凭着对妈妈的印象画下的,记忆中的母亲总是那么地温柔,脸上永远洋溢着温暖的笑容。

"你坐到一边去,不要吵我。"艾西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然后继续全神贯注地作画。

千瑾知道她画起画来就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于是乖乖地一个人走到沙发上坐下,然后拿起茶几上的木片和胶水,做起模型来。

在画布上添了几笔,艾西想着千瑾在做什么,就抬起头向千瑾的方向望去。在千瑾细长手指的摆动下,几块简单的木片就慢慢地形成了一栋小建筑,看起来非常地精致。

"千瑾,你为什么会学建筑呢?"艾西望着千瑾手中搭建的建筑模型,好奇地问道。

千瑾停下了手边的动作,抬起头,望着她微笑着说:"因为我想盖一所大房子,和我心爱的人住在一起。"他的嘴边洋溢着幸福而温暖的笑容,黑玛瑙般乌黑的瞳仁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就这么简单吗?"艾西有点讶异。爱玩爱闹,甚至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的千瑾,他的愿望居然这么简单,简单得让人不敢相信。

"嗯,幸福就是如此简单。"千瑾淡淡地笑了笑。干净而美好的笑容在他白得接近透明的脸上慢慢漾开,就像是冰峰上最纯净的雪瞬间融化,汇聚成最美丽最让人感动的一瞬。

艾西一瞬间竟然呆住了。

是啊,幸福就是如此简单,但愿能够守住这一刻的永恒。

艾西望着千瑾,在心里叹息着。

客厅里非常安静,庭院里传来鸟儿的歌声,月季花在阳光下静静地绽放着,淡淡的花香飘浮在空气中。

艾西画完了画,放下画笔。

好久都没有听到千瑾的动静,她抬起头往千瑾那边望去,却看到他不知什么时候依靠在沙发里,睡着了。

阳光洒落在他身上,给他乌黑的发丝镀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泽,几片花瓣从敞开的落地窗飘进来,落在了他的发丝间,仿佛是留恋着他的美貌。

千瑾毫无知觉地沉睡着,卷翘而浓密的睫毛就像蝶翼般,在眼睑上投下淡淡的阴影,使他的五官看上去更加精致立体。

眼前的情景美好得像幅画。

艾西换了张画布钉在画板上,然后重新拿起画笔和调色板,望着沉睡中的千瑾,一笔一笔地把眼前唯美的景象描绘下来。

一切似乎都慢慢远去,连时间的脚步都慢了下来。

艾西的眼里只剩下沉睡中的千瑾,还有笔下的画。

不知道过了多久,千瑾缓缓地睁开眼睛,黑玛瑙般的眸子漾着一层水雾,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

艾西一抬头就看到千瑾已经醒过来,她大惊,赶紧拿起旁边的布盖住了画板。

千瑾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睡眼惺忪地朝她一步步走来。

艾西心里非常慌张,心跳声快得如擂鼓。

千瑾走到她身边停下,艾西的心跳更加快得让她承受不住了。

千万别发现,别发现!

艾西在心里强烈地祈祷着,千瑾疑惑地朝紧张得满头大汗的艾西看了眼,然后目光一路往上移动。

天哪——难道被发现了!

艾西心脏紧张得就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

只见千瑾的目光从盖着布的画板上移过,一路往上移,最后停在了墙上挂的时钟上……

"已经两点啦,姐,你饿不饿?"千瑾盯着时钟说道。

"啊?我……不饿……"艾西诧异地望着千瑾,同时也松了口气。呼——太好了,还好没被发现。

"那我去冰箱里找点东西吃哦!"千瑾笑了笑,转身欲往厨房走去。

艾西的一颗心终于落回原地。

谁知,刚转身走了一步的千瑾突然回过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手揭下了盖在画板上的布,这一系列的动作快得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让她完全反应不过来。

"千瑾!"艾西想伸出手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哈哈!藏什么呢,这么神秘!"千瑾笑着往画布望去,一下子却愣住了。

画布里画的居然是他依偎在沙发里沉睡的样子。

背景是午后微蓝的天空,还有满院盛开到酴醾的月季花。

每一笔画得都那么用心。

美得让他移不开眼睛。

这就是艾西眼中的他吗……

千瑾的心如同被击了一拳,深深地震撼了。

"千瑾……"艾西羞愧得满脸通红,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偷偷地画我,是不是暗恋我啊?"千瑾回过头,笑嘻嘻地望着满脸通红的艾西,眼底闪烁着狡黠。

"你胡说什么!我只不过是……"艾西焦急地寻找着合适的理由,"只不过是太无聊了!"

"哦?是吗……可是画是骗不了人的哦!"千瑾笑嘻嘻地望着画布,"我看到了这幅画里倾注了很多情感!"

"哪里来的情感,是你想太多了!"艾西躲躲闪闪地说,心虚得不敢看千瑾。

"不用骗我,不用骗我!我的双眼看得很清楚!"千瑾回过头,望着艾西指了指自己明亮的双眼说,"谁叫我长得那么帅呢?所有女孩子看见我都要爱上我,这真是我的罪孽啊,希望仁慈的主能宽恕我!"他仰起脸,望着窗外的天空,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艾西实在受不了了,瞪了他一眼:"呸!你就别自恋了,好恶心啊!"

千瑾弯下腰,凑到艾西面前,笑嘻嘻地说:"好啦,我就不计较你侵犯我的肖像权了,不过你要把我的画挂在你的床前,天天看着它。"

"我才不要呢!这样我会做恶梦的!"艾西扭开头,不屑地说。

"你不要,那我就扔了它啦!"千瑾说着,伸手就要去摘画布。

"不要!"艾西赶紧扑到画板前,挡住了千瑾的"魔手"。

千瑾盯着她,微笑着挑了挑细长的眉,挑衅意味十足。

"好啦,我挂还不行吗?"艾西嘟着嘴,不悦地说。

"这才乖嘛!"千瑾扬起嘴角,脸上漾开灿烂的笑容。

2

第二天,艾西就把完成的画作交给了推荐她去法国参展的教授。

刚从教师办公楼走出来,艾西就被米琪拉住了。

"可以去法国参展真好呢,我好羡慕你哦,艾西!"米琪靠着艾西的肩膀,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参展的结果还不知道呢,不要让教授失望了才好。"艾西心里有点担忧。

"不会,不会的!我们艾西这么有才华,展出后一定会轰动全世界的!"米琪连忙搂着她鼓励道。

"呵呵呵,怎么可能,做梦吧!"艾西忍俊不禁,这个米琪说话老是那么夸张。

"对了。"米琪突然想起什么,忙放开艾西往口袋里掏了掏,"这是我妈妈公司发的蛋糕券,这两张是给你和千瑾的。"她掏出两张抵用券递给艾西。

"谢谢你,琪琪,你真好!"艾西接过抵用券,高兴地笑了笑。她看了看抵用券,是两张一百元面额的,心里有点感动。

"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呢!记住我就好了!"米琪指了指艾西手中的抵用券说,"抵用券的有效期只有两个月,你早点去领了,免得过期了。"

"好的,我也替千瑾谢谢你,他喜欢吃甜点,一定会高兴的。"艾西点了点头,把抵用券收了起来。

"那我总算送对了!"米琪高兴地笑了笑,拉起艾西的手,羡慕地望着她,"你和千瑾感情真好,真让人羡慕。"

艾西有点心虚地低下头,避开米琪直视的目光:"……他是我弟弟,我们感情当然好了。"

"不仅仅是这样吧,其实你喜欢千瑾吧?"米琪挑着半边眉毛,纯净无瑕的乌黑大眼里闪烁着能够看透一切的光芒。

艾西一下子急了,推开米琪的手,着急地说:"瞎说什么,怎么可能,我和千瑾是姐弟,我们是不可能的!"

"好啦好啦,我是开玩笑的啦,看你紧张的!"米琪赶紧拉回艾西的手赔笑。

"讨厌!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艾西生气地瞪了她一眼,腮帮子依旧气鼓鼓地鼓着。

"好啦好啦,是我不好啦。"米琪知道艾西真的生气了,赶紧好声好气地赔不是。

艾西望着嬉笑没正经的米琪,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

米琪果然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的任何想法都隐瞒不了米琪。如果连米琪都能看出来,那爸爸和方阿姨能看出来吗?

艾西心里突然很忧郁。

放学后,艾西就去蛋糕店用抵用券领了蛋糕,然后回到家。千瑾窝在沙发里,正在看杂志,看到艾西回来,抬起头抱怨:"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我等得肚子都饿死了!"

"米琪送了蛋糕券,我带了蛋糕回来,先吃块蛋糕填填肚子吧。"艾西笑了笑,换上拖鞋走进客厅。

"蛋糕,太好啦!"千瑾听到有蛋糕吃,一下子就恢复了精神,丢开了杂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艾西把蛋糕放在茶几上,然后从厨房拿来了盘子和叉子。她打开了盒子,里面装着一块块精致的蛋糕,各种口味都不同。

"你要什么口味的?"艾西抬起头,笑眯眯地望着千瑾。

"我要提拉米苏!"千瑾伸出手指,指着中间一块提拉米苏。

“不行,提拉米苏是我的,你吃抹茶味的吧!”艾西不顾千瑾的反对,把一块抹茶口味的蛋糕放进了他的盘子,然后又在千瑾可怜兮兮的目光中,把那块提拉米苏放进了自己盘子。

“我不要抹茶味的,我要提拉米苏!”千瑾不悦地抗议道。

“不要任性了,不过是一块蛋糕而已。”艾西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千瑾捧着盘子,可怜巴巴地吃着自己那块抹茶味的蛋糕,眼睛却瞄着艾西盘子里的那块提拉米苏。

艾西捧着盘子,吃得津津有味的,她看到了千瑾觊觎的目光,可是却故意忽略掉。

“姐姐,你的蛋糕好吃吗?让我尝尝吧……”千瑾幽幽地说。

艾西微笑着抬起头,可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千瑾突然就倾身过来,封住了她的唇。

千瑾!

艾西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唇上的触感非常的柔软,似乎要把她融化了,艾西的身体一点点失去力气,仿佛冰遇上了火,要化成一滩水。

千瑾的脸离她很近,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扫着她的脸,痒痒的,在她的心里撩起一阵阵涟漪。

温热的鼻息喷在她脸上,撩拨得她的心脏越跳越快。

窗外飘来月季花的香味,缭绕在他们周围,让她的神智都恍惚起来。艾西感觉自己的双颊发烫,似乎发烧了似的,头脑也混沌起来。

眼前的这张脸在朦胧的阳光下,美得有点不真实,仿佛是一个美好的梦境。

突然,她感觉到一个潮湿而柔软的物体探进了她的口中。

艾西一下子惊醒过来,骤然退后一步,举起手往面前的脸挥去。

啪!

一个清脆而响亮的耳光划破了午后客厅的宁静。

千瑾也如同大梦初醒,捂着通红的半边脸,睁大了水雾盈盈的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艾西,一动都不动。他眼里闪过惊诧、受伤和难过,就像一个被大人责罚的小孩子。

“你怎么可以……我是你的姐姐!”艾西的声音带着颤抖,羞愤、屈辱、震惊等情绪在体内翻江倒海,扑腾着要将她淹没。

“你不是!”千瑾怒吼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冲出了客厅。

“千瑾!”艾西转过身叫着他,可是千瑾并没有停下脚步,开门冲出了别墅。

艾西望着千瑾的身影在院子里消失,颓然地跌坐在地上,脑袋里一片空白。

她简直不敢相信千瑾居然会吻她,他可是她的弟弟啊……

夜已深。

今夜没有月亮,只有寥寥几颗残星点缀在夜空上,浓浓的夜色把一切都吞没,也侵蚀着窝在沙发里发呆的艾西。

庭院里的月季花淋着夜露,静静地散发着暗香,香气闻起来却无比的忧伤。

千瑾跑出家后,一直没有回家,也没有半个电话。

艾西盯着毫无动静的大门,心里一阵凄凉。

她又动手打了他,千瑾一定很伤心。

这么晚了,他在哪里,在做什么呢。

傍晚她实在是太震惊了,才会错手打了千瑾。她真怕千瑾又会出上次那种事,要是千瑾又跑去喝酒,晕倒了怎么办。

艾西越想越担心,就披了一件衣服,出门去找千瑾了。

3

午夜十二点。

街边的一家酒吧内人声鼎沸。一群年轻人在舞池内尽情地摇晃着脑袋,扭动着身子,跳得淋漓尽致。激情四射的音乐简直要把人的耳膜震破,所有人在音乐中尽情地宣泄着,因为这里没有束缚,也没有悲伤。

千瑾坐在吧台边,垂着头闷声不吭地喝酒。韩莎莎在他身边已经坐了两个小时了,可是千瑾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心里很郁闷。

千瑾的面前已经摆满了满满的一排啤酒瓶,可是他又招手叫了一打啤酒。酒保犹豫地看了他一眼,从吧台后又搬出一打放在他面前,然后看着他欲言又止。

千瑾没有理会他,因为他虽然置身在喧闹的酒吧内,却把自己囚禁在一个人的世界。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的眼里看不到任何事物,听不到任何声音。

傍晚的画面一遍遍地在他脑海里重复,艾西的微笑,冲动下吻了艾西,左颊挨了艾西耳光……历历在目。

他居然在冲动下吻了艾西。

这个一直照顾着他,把他当亲弟弟看待的善良女孩,他却伤害了她。

艾西一定讨厌他了。

千瑾痛苦得不能自已,心里涌起深深的愧疚感。

看到千瑾像灌矿泉水似的往嘴里灌啤酒,韩莎莎终于忍不住了,夺过了千瑾手里的酒瓶子,厉声说:“你既然把我叫了出来,怎么却一个人喝闷酒呢?既然这样,你叫我出来干什么呢?”

晚上接到千瑾的电话时非常高兴,以为千瑾终于对她打开心扉了,没想到过来之后就一直把她当透明人,只顾着自己低头喝闷酒。

可是千瑾没有理会她,从吧台上又拿起一瓶啤酒,闷头喝着,似乎没有听到韩莎莎的话似的。

韩莎莎生气地把酒瓶子往吧台上一摔,正要转身离开,却看到艾西费力地挤过人群,有点慌张地走了过来。

“千瑾,跟我回去吧,医生说你不能喝酒的。”艾西走到千瑾身边,看到他正用酒灌着自己,心像被鞭子抽打似的痛。

“千瑾,你姐姐来接你了呢。”韩莎莎依在吧台上,看好戏似的睨着艾西。

“她不是我姐姐。”千瑾喝着酒,赌气地说道。

“千瑾……”听到千瑾这么说,艾西心里难受极了。她一直把他当弟弟看,无微不至地关怀着他,而他居然不曾把她当姐姐……

气氛有点尴尬,韩莎莎站在一边,也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一个喝得半醉的男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啦,拉住艾西地胳膊,醉醺醺地说:“好可爱的小姑娘啊,为什么在哭呢?是谁让你伤心了呢,陪哥哥去玩吧。”

艾西惊慌地望着眼前醉醺醺的男子,用力挣扎着,却抽不回手,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正坐在吧台边喝酒的千瑾嗖地站了起来,握起拳头一拳打飞了那个男子。韩莎莎吓得尖叫起来,她从来没有见过千瑾如此失控的样子,仿佛是一头被惹怒的狮子。

“别随便碰我喜欢的女孩!”他举高临下地望着倒在地上的男子,冷冷地警告道,冰冷的眼神似乎可以把世间万物瞬间冻结。

千瑾刚刚……说了什么?

韩莎莎无法置信地瞪大眼睛。

就在她震惊之余,千瑾已经拉着艾西的手,冲出了酒吧。

韩莎莎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千瑾刚刚居然说喜欢他的姐姐!

怪不得他平时对她总是不冷不热的,也不见他有女朋友或者关系亲密的女孩子,原来他一直喜欢着自己的姐姐。

真恶心。

喜欢谁不好呢,偏要喜欢上自己姐姐,真是道德沦丧!

韩莎莎暗暗地握紧了垂在身侧的拳头,倒影着暗红灯光的眸子越来越冷,她有种被愚弄了的感觉。

美丽骄傲的她什么时候会受别人的愚弄,一向只有她愚弄别人。

她发誓今天所收的侮辱以后一定会加倍讨回来!

冲出酒吧后,俩人走在行人寥寥的街道上。

漆黑而神秘的夜空上点缀着零星的几颗星星,像钻石般耀眼地闪烁着。

风很静,树叶纹丝不动。

千瑾始终走在艾西的前面,艾西走在他身后,看不到他的表情。

倏地,千瑾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巴塞罗那时我就喜欢上了你,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是回过后艾叔叔给我看了你的照片,我非常的震惊,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巧合的事。妈妈的再婚对象的女儿居然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女孩。”

千瑾的声音在夜色中听起来有点忧伤。

艾西的身子一震,接着她也明白过来了。怪不得千瑾那天看到她一点都不惊讶……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千瑾依旧在前面走着,他的声音再次在夜色中响起,“我成了你的弟弟,不能向你表明爱意,所以我只能默默守着你,为了不让你被其他人夺走,我就考进了你们学校,一直守护在你身边。”

千瑾……

虽然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可是听千瑾压抑而隐忍的声音,艾西就知道他心里一定很痛苦。

艾西心里就像被鞭子抽打似的,一阵一阵地疼。

“我以为这样就够了,可是我对你的感情越来越深,我越来越依恋你,越来越想靠近你……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情感。”

千瑾突然停下了脚步,肩膀微微颤抖着,似是在强烈压制着内心的痛苦似的。他用痛苦地让人心碎的声音说,“只因我们的爸妈结婚了,所以我们就变成了姐弟,这对我来说太残酷了……”

艾西心痛得快要窒息了,她强打起精神,挤出一个僵硬地笑容,用轻松的语气说:“千瑾真是的,如果要和好,不必解释那么多啦!”

前面的千瑾浑身一震,缓缓地转过身来。

“你说什么!我当然是认真的!”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艾西挥着手打断他的话,故作轻松地笑着,“别说这些无聊的话了,快点回去吧!不然爸爸和阿姨会担心的!”

千瑾的表情一下子凝固在脸上,脸色比石灰还要苍白,脆弱得不堪一击。

就这样的表情保持了很久,他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垂下了眼帘,默默地转过身,背对着艾西说:“我知道了……姐姐。”

他的声音平静而冰冷,没有一丝波澜,似是对一切都没有期待似的麻木。

艾西的心碎了一地。

说完后,千瑾继续往前走,没有再说一句话。

艾西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夜似乎更凉了一些,侵蚀着她的身体,一点点夺走她身上的温度。

她一直不知道千瑾居然对她抱有那种情感,她一直努力地扮演好他的姐姐。

而这一切,却都因为一个吻而瞬间被击溃。

她和千瑾是不可能的,他们是姐弟关系,如果爸爸和方阿姨知道一定会很生气很难过的。

她绝对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她要在千瑾的感情刚刚萌发的时候就扼杀它。

就算千瑾怪她,生她的气也没关系。

她没有做错。

只有这样……

大家才能幸福。

只有这样……

才能继续维持一个完整的家。

她,没错。

自那天之后,千瑾不再粘着艾西,不伦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都尽量回避着她。而她也一直找不到机会向千瑾解释,纵使找到了机会,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千瑾表达她的心情。

因为他们无法可想……

“喂,你知道吗?纪千瑾开始谈恋爱了。”

“那些都是他以前拒绝过的女孩子。”

“我听说他在和雕塑系的女生谈恋爱。”

“不过听说他真正的女朋友是绘画系的系花谭小晶。”

“我的朋友星期天要和他约会。”

“什么呀,真烂,一个星期换一个女朋友。亏他长得那么帅。”

……

“喂喂喂,听说纪千瑾又甩了一个女孩子,这都是第十三个了。”

“听说设计系的苏丹凤还差点为他自杀了。”

“什么呀,他换女朋友越来越频繁了,简直是在侮辱女生。”

……

学校里,关于千瑾的流言满天飞,原本是全校偶像的千瑾,在学校的名声越来越差,甚至到了众人唾骂的地步。

而这些传言传入艾西的耳朵里,更是让她伤心欲绝。

因为她明白,千瑾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她。

是她让千瑾伤心极了,所以千瑾才会这么自暴自弃。

4

窗外的枝头上停留着一只鸟儿,鸟儿在枝头仰着头叫了两声,又倏地飞了起来,惊落了一枝的花瓣,簌簌飘落下来。

艾西坐在窗边画着画,可是双眼空洞而迷茫,就像她在画布上描绘的那片铅灰色天空,空白无一物。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议论声——

趁着老师离开教室,正在绘画的几个女生凑到一起聊起天来。

“不知道你们今早有没有看到,有女生在校门口拉着纪千瑾的袖子哭。”

“看到了呢,好像是纪千瑾要和她分手,她不答应,求着纪千瑾回到她身边。

“好可怜呢,爱上纪千瑾就万劫不复了,他简直就是女孩子的劫数。”

“那家伙的人品也太差了,没见过那么烂的男人。”

几人脸上流露出厌恶地表情,就像一支支利箭,射得艾西千疮百孔,体无完肤。

艾西难过都快要爆炸了,她丢下画笔站了起来冲她们大吼道:“不要说了!”

正在聊天的几个女生一下子楞住,教室里的其他学生也都停了下来,转头望着浑身颤抖的艾西。

艾西用力握着拳头,抑制着身体的颤抖。“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不要乱说……千瑾……是我的弟弟……”她的嘴唇像风中脆弱的花瓣般微微颤抖着,眼泪涌出了她的眼眶从她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滑落。

“你们是姐弟?”众人很惊讶。

刚刚在议论千瑾的几个女孩子立刻跑到艾西面前道歉:“艾西,对不起,是我们说得太过分了。”

艾西感觉自己要崩溃了,蹲在地上无法控制的哭了起来,所有人顿时显得不知所措。

米琪望着哭得痛彻心扉的艾西,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表情也非常的痛苦和迷茫。她不知道艾西和千瑾之间发生什么事了,之前还好好的两个人,居然会变成这样。

艾西蹲在地上不顾一切地哭着,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

为什么,我们不是普通的朋友呢?

千瑾叫她的声音,遮住她双眼的手,都是弟弟的,都是弟弟的!

即使如此,千瑾还是说喜欢她。

是她不肯牵千瑾的手……

周末。

天空蔚蓝,澄澈得仿佛是一汪海水。

街上行人如潮,商场里更是挤满了人。商场的门口搭建着华丽的展示台,某护肤品正做着促销。

韩莎莎打着一把遮阳伞,站在商场门口。今天,她精心地打扮了一番,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睫毛用睫毛膏刷得又长又密,根根分明,双唇擦着粉红色的唇蜜,就像饱含露珠的花瓣,娇艳欲滴。一件粉紫色的洋装把她如模特般完美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看上去就像个洋娃娃般纤巧精致。

从商场里进进出出的行人,都回过头,向她投去惊艳的目光。

韩莎莎很得意,她似乎是非常清楚自己的美丽,所以越发美的张扬。

都说喜欢紫色的人都是比较自恋的,而她最喜欢的就是紫色。

就在这时,千瑾随着人群从马路对面走过来。他穿着白色的连帽衫和蓝色的运动裤,头上戴着一顶涂鸦着彩绘的鸭舌帽,双手随意地插在上衣口袋里。全部装束都非常的随意,却依旧美得灿烂夺目,像磁铁般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韩莎莎望着他,非常的满意,她更加在心里确定,这个世界上只有千瑾才配得上她。

他们俩绝对是天造地设,让人羡慕的一对。

千瑾一走到她面前,她就伸出手挽住了千瑾的胳膊。她仰起漂亮的脸望着千瑾,笑容如盛开的鲜花般明艳:“千瑾,你终于愿意跟我正式约会啦?”

“嗯,你想去哪?”千瑾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依旧非常冷淡。

可是韩莎莎并不在意,她相信她一定会开启千瑾的心扉,一点点地占据他的心!

因为她要比千瑾的姐姐强一百倍。

“我们去逛街吧!”韩莎莎挽着千瑾的胳膊,往商场内走去。

两人走进了一家男装专柜,韩莎莎拿起一件休闲西装走到千瑾面前,千瑾只是淡淡地扫了眼,然后摇了摇头。韩莎莎顿感无趣,把衣服挂回了衣架上。

她转过身时,千瑾已经走出专柜,韩莎莎赶紧跟了上去。

她的心里有点不爽,因为平时都是男生俯首帖耳地跟在她身后,如今她却跟在千瑾身后,看他的脸色,完全倒了过来。

不过千瑾是她第一个喜欢的男孩,所以她也忍了,脸上依旧挂着无可挑剔的笑容。

“那个叫‘千锦’牌子最近很红耶,和你的名字念起来一样。”韩莎莎突然指着一家高档专柜说道。

千瑾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忽然楞了楞。

“我们进去看看吧!”韩莎莎挽着千瑾的胳膊,走了进去。

“少爷。”店员一看到千瑾,都恭恭敬敬地行礼。

韩莎莎一愣,呆站在原地反应不过来。

“少爷,您需要什么尽管挑吧,经理说你拿的东西只要记在账上就可以了。”一名店员微笑地对千瑾说道。

韩莎莎轻轻地扯了扯千瑾的衣袖,小声问:“千瑾,他们认识你吗?”

“这是我妈妈开的店,你要什么自己挑吧。”千瑾面无表情地说道。

“哇!真的吗!”韩莎莎大喜,欣喜地冲到衣架前挑起衣服来。每一件都是那么漂亮,让她爱不释手,她望着一大堆漂亮的衣服,眼花缭乱的,不知道该挑哪一件。

最后韩莎莎挑了一大堆衣服,装了大包小包好几个袋子。

她挽着千瑾的胳膊,提了满满好几袋衣服,心满意足地跟着千瑾走出了专柜。

虽然千瑾对她很冷漠,可是出手很大方。

她相信千瑾一定是喜欢他的,只是性格比较冷淡,不善于表达而已。

所以她坚信,只要多花点时间,她一定会占据千瑾的心,让千瑾一心一意地爱上她。

两人后来又一起吃了晚饭,看了电影,虽然千瑾的话一直都不多,可韩莎莎依旧非常高兴。因为千瑾给了机会让她靠近他,而且她也非常享受和千瑾在一起的时光。只要他们俩在一起,就会像明星一样把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他们身上,爱招摇的她非常享受羡慕的目光,那会让她有种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优越感。

她相信千瑾就是上帝为她制造的另一半。

以前那些追求她的男生和千瑾比起来什么都不是,只有千瑾和她才是最般配的。

无论家事还是相貌,他们俩都是最合适的。

契合得没有一丝缝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空鸠之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空鸠之歌 空鸠之歌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打破,无法维持的平衡

6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