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冷战,一个屋里两颗心

第六章 冷战,一个屋里两颗心

千瑾的独白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有种特别的感觉,仿佛曾在梦里见过无数回。直到离别时那依依不舍的一吻,在我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然后迅速地发芽成长,直到它枝繁叶茂,占据了我的整个身心,我才知道……

我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1

艾西做了晚饭坐在餐厅里,菜都要凉了,可是千瑾依旧没有回来。

四周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得让人发慌。这个偌大的家又显得空旷起来,因为没有了千瑾的笑声。

很多东西总在失去后才显得珍贵。

现在想起来,过去仿佛历历在目,是多么的幸福。而当时的她,并不知道。

艾西叹了口气,想千瑾应该不会回来吃饭了,于是拿起筷子一个人吃起来。

吃完晚饭,洗好碗筷,客厅就传来开门声。

艾西关上水龙头,擦了擦手,走出厨房。

“今晚很开心,希望下次还能和你一起约会。”千瑾边走进客厅边讲着电话,脸上洋溢着笑容,似乎心情很好。

艾西望着千瑾,犹豫了一下,轻声地问:“你回来啦,晚饭……”

“晚饭我已经吃过了,我先上楼了。”千瑾说完就走上了二楼,边走边依旧讲着电话,“对不起,刚才是我姐姐,我们刚才聊到哪了……”

望着千瑾冷漠的背影,艾西的心凉了半截。

这一切明明是她希望的,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如此痛呢……

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艾西觉得有点困了,于是就关了电视机,上楼了。

千瑾的门关着,里面传来聊天的声音,似乎聊得很开心,不时传出来爽朗的笑声。

曾经那些爽朗的笑声都是属于她的,而如今,千瑾再也不会对着她这么笑了。

是她把千瑾拒之门外的。

艾西落寞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艾西的画在法国展出后不久,推荐艾西参加画展的老师就告诉艾西,她的画在国外受到了很高的赞赏,并得了金奖。

画展结束后,艾西的画被运了回来,高高地挂在教学楼的中庭,供人瞻仰。

晨曦从天际洒落下来,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如彩虹般绚烂。仿佛是天国洒下的圣光,梦幻而又神秘。

艾西的画在阳光下栩栩如生,那片橘黄色的天空,层层叠叠,仿佛和头顶的天空交接起来。

画中的妇女温柔地抱着怀中的婴儿,慈祥的笑容竟然让人控制不住想流泪。

一大群学生站在画前,无法置信地望着眼前的画。

“这就是在法国的画展上得了金奖的作品吗。好美的画啊,我看着都被感动了。”

“听说是绘画系二年级名叫艾西的一名女生画的,真了不起啊,年纪轻轻就能在外国得奖。”

“好羡慕啊,我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她的境界吧。”

……

千瑾从教学楼前路过时,这些议论声正好传入了他的耳朵。他循着人群聚集地方向望去,看到了挂在中庭的画,一下子就愣住了。

那是艾西的画,他曾在家中看过未完成的半成品。如今成品展现在眼前,居然比当时看到时还要震撼。

千瑾仰望着那副命名为“母爱”的画,眼眶一下子就湿了。

那就是艾西印象中母亲的爱吗,那么的慈祥,那么的温暖。

艾西的内心因为被这种爱笼罩着,所以才会那么纯洁而善良吧。

就在这时,千瑾的肩膀被拍了拍,阿凉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老大,你在这里呀,害我们好找!”

千瑾回过头瞥了他一眼,看到他和橄榄、秀才、大嘴等人都站在他身后,仰着头,随着他刚才望的方向望去。

“那是大姐的画吧,好美啊!”秀才忍不住赞叹道。

橄榄笑着说:“听说大姐的话在法国的画展上得了金奖,替我们恭喜大姐啊!”

艾西的画得了金奖?他怎么不知道……

想了想,千瑾心里突然愧疚起来,最近他对艾西一直都非常冷淡,一个星期说话都不超过十句,艾西怎么可能有机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呢。

艾西一定非常想和他分享这个好消息吧,这阵子她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每次看到艾西脸上流露出受伤的表情,他都有股把她搂在怀里好好安慰的冲动。可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怕这么做就会再也压抑不了心中对艾西的爱。

就让时间慢慢冲淡这份感情,或许十年以后,他们再次回头想想这些事,会觉得很好笑。

而那个时候,他们就能坦然相处了。

“大哥,现在不是悠闲的时候,你快跟我们走吧。”大嘴突然拉着千瑾的胳膊,焦急地说。

“怎么了?”千瑾疑惑地瞄了他一眼。

“莎莎说最近我们的地盘被东城那群小子给占了。”大嘴回答道,其他兄弟也都是愁眉不展的。

“东城的?就是那个染着黄头发的小子?”千瑾回忆着,好像见过东城那群小混混的头头,在酒吧里打过一个照面,虽然印象不深,只记得那小子染着黄头发。

“是的,最近我们一直谨记老大的教诲,不惹事打架,所以东城的那些小子以为我们是软脚虾,欺到我们头上来了。”阿凉忿忿不平地握着拳头,其他人也个个都是咬牙切齿的表情。

“再这样下去,我们就没有立足之地了大哥!”一向少言寡语的泰握紧了拳头说道。

千瑾点了点头,也觉得有道理。他望着所有兄弟,正气凛然地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要是有谁敢犯到我头上来,我绝对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弟兄们听到千瑾这么说个个高兴极了,高举了拳头大喊:“老大英明!”

“走,带我看看去!”不想多说什么,千瑾就带着弟兄们离开了学校。

来到码头,千瑾果然看到东城的那群小混混正在他们的地盘上为虎作伥。

外校的两个弟兄倒在地上,正被他们拳打脚踢,衣服破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

阿凉见此状,立刻恼怒地冲了上去,指着带头的黄发少年大吼:“王梓觉!你干什么!这里是我们天狼帮的地盘,还容不得你们在这里撒野!”

那群人闻言停了下来,往千瑾他们这边望来。

千瑾带着十几个手下,如冰雕般站在他们面前,脸色冷若冰霜。

江水静静涌动着,几片乌云堆积在浅灰色的天空上,似乎是有一场暴雨要来袭了。

“你就是天狼帮新来的老大吧!”王梓觉望着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千瑾,却拥有着凌驾于万人之上的气势,心里更加不爽起来。他好不容易才成为了东城的老大,可这小子凭什么一过来,就成为了西城的老大。不过就是个嘴上没毛的小屁孩而已!

“是的,你来西城玩我很欢迎,但是你来闹事,就恕我无礼了。”千瑾望着王梓觉,冷冷地说道,眼底的寒气让周围的空气都降了好几度。

阿凉他们知道,千瑾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他从来不会带着兄弟们打架闹事,也不允许任何兄弟惹是生非,但是他对自己的兄弟都很好,最见不得兄弟们受欺负。何况这次王梓觉还带这么多人殴打他们两个兄弟,这种以多欺少的卑鄙行为,是千瑾最瞧不起的。

王梓觉这次是死定了。

“哼!”王梓觉看到千瑾细皮嫩肉的样子,对他的威胁非常的不在意,甚至觉得可笑。

“我限你立刻把我的兄弟还给我,然后跪下来给他们磕头道歉,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千瑾下了最后通牒。

“哈哈哈——”王梓觉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他身边的手下也全都跟着哄然大笑。

笑了一阵,王梓觉低头下,望着千瑾冷笑着说:“我倒要看看今天你怎么把他们两个带回去,又怎么让我们后悔的。”他的双眼散发着猩红的光芒,视线紧紧地盯着千瑾,就像一条吐着蛇信的毒蛇。

他身后的手下也个个都摩拳擦掌的,一场大战无可幸免地迫在眉睫。

2

王梓觉从腰际拔出一把弹簧刀,在半空甩了甩,锋利的刀刃弹了出来,闪烁着锋利的银色光芒。他身后的手下也纷纷从身后掏出铁棍了,根根都有一尺长。

这绝对不是玩笑打闹,稍不留神就会赔上性命。

好久都没有打架了,阿凉他们也都很兴奋,双眼闪闪发光。兄弟们从背后抽出了棒球棍,个个脸上都是要大干一架的表情。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边的人马就大吼着冲到了一起,大打出手地打了起来。

阿凉一脚踹飞了面前的两人,又一挥棍子打飞了正想偷袭泰的小混混。泰一把一个,抓住两个小混混,然后抓着他们面对面一撞,那两个小混混立刻撞晕在地,半天都起不来。一群人打得不可开交。

王梓觉没想到自己有备而来,却一点优势都没占上,顿时大恼。他盯上了在兄弟的保护下没有出手的千瑾。看到千瑾背着手站在兄弟身后,他心里冷冷一笑,以为千瑾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绣花枕头,是在兄弟的簇拥下才坐上老大位置的。

于是他打算先拿下千瑾再说。

想罢,他就握紧了刀子冲向千瑾。

“大哥小心!”秀才的话还没有说完,王梓觉的刀子就已经朝千瑾刺去。

只见千瑾的眼睛眨都没眨一下,仿佛早就知道王梓觉会来攻击他似的,游刃有余地伸出手,一把握住了王梓觉握着刀子的手腕。同时右腿一曲,膝盖重重地顶在王梓觉的肚子上。

王梓觉闷哼一声,痛得整张脸都涨成猪肝色,握着刀的手也一下子失去了力气。千瑾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弹簧刀,又反手一掌劈在他的后颈上。王梓觉霎时眼前一黑,噗通跪倒在千瑾面前。

众人见状都停了下来,所有人如同见到天神降临般,一动不动地望着千瑾。

“带着你的手下滚出西城,再也不许踏足一步!”千瑾居高临下地望着跪倒在地上的王梓觉,用冷得能够冰冻世间万物的语气说道。

王梓觉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句话都不说,就带着兄弟们连滚带爬地跑出了码头。

“滚吧滚吧!滚得越远越好!”阿凉他们看到王梓觉带着手下夹着尾巴灰溜溜逃走,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打完架后,千瑾和兄弟们就来到了大家经常去的台球室。千瑾和阿凉在台球桌边打着台球,在他们的球杆下,一个个球准确无误地滚进洞内,然后落入球袋。

而角落里,却是另外一番情景。

“哎哟哟,我的姑奶奶,你下手轻点!”

韩莎莎拿着沾了消毒药水的棉签,正在给几个“光荣”负伤的兄弟们处理伤口。秀才在她的“魔掌”下,不时爆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秀才的惨叫越来越嘹亮,韩莎莎的耳膜再也承受不了了,她停下了动作,一手捏着棉签,一手插着腰,对秀才说:“谁叫你那么没用,被打得跟猪头似的,忍着点!”

“莎莎,你怎么这么奚落我们,我们可是光荣而归,你没看到东城那群人被我们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秀才不服气地说。

“秀才,你就别夸耀了,你才打了一个,就被打成这个样子!”同样挂彩的橄榄伸出手戳了戳秀才淤青的腹部,奚落道。

“哎哟!”秀才痛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他不悦地挥开橄榄的手,“都叫我秀才了,打架不是我的长处,平时帮你们做作业和考试作弊的事,你们就忘记了!”

“要说英勇,还是大哥最英勇了!”大嘴正坐在一旁喝可乐,说到前面打架的事,一下子来了劲。

“是啊!王梓觉都被他打得跪在地上!”洋仔自豪地嚷道。

“他就说了一句话,王梓觉就吓得带着手下跑了!哈哈哈,那样子真像是落荒而逃的老鼠!”大嘴和洋仔一搭一唱的,跟说戏似的热闹。

韩莎莎听到大家夸赞千瑾,心里自豪极了,她望着千瑾说:“当然了,我们家千瑾是最棒的!”

阿凉刚打完一局,走到韩莎莎身边听到这么一句话,笑嘻嘻地说:“哎哟哟,莎莎你还真不要脸,咱们大哥什么时候变成你们家的了。都没见你发喜糖给我们吃呀!”

“讨厌,你个油嘴滑舌的,看我怎么拔了你的舌头!”韩莎莎一下子羞红了脸,挥舞着绣拳就要去打阿凉。

阿凉一溜烟地就逃开了,边跑边大嚷着:“哎呀呀,杀人啦!真是最毒妇人心啊,老大你千万不能娶这样的女人!”

所有人笑得人仰马翻,正在重新摆球的千瑾,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边却流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日,放学后艾西被叫了办公室,曾推荐她参加法国画展的老师递给她一封信。

“这是什么?”艾西不明所以地望着手中的信,上面的地址用英语写着,地址是法国。

绘画系主任苏惠望着一脸茫然地艾西笑了笑,说:“这是法国艺术学院的校长寄来的信,信上说在画展上见到了你的画后非常的震惊,没想到在遥远的国度居然有这么有才华的学生。他非常欣赏你的才华,希望你到他们学校去学习绘画,并且免去你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

艾西听后,无法置信地睁大眼睛。法国艺术学院,多少艺术系学生梦寐以求的学校啊。

法国艺术学院的校长居然会亲自写信给她……

艾西望着手中的信,仿佛望着一件无价之宝似的震惊。

苏惠拉起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很多人想去都去不成。而且他们还免去你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对你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啊。”

艾西点了点头说:“嗯,老师,你让我好好考虑考虑下吧,我回去还要跟我的父母商量一下。”

“嗯,是要和他们好好商量下,毕竟出国也不是件小事。那快你回家吧,这封信你收好了。”苏惠拍着艾西的手,微笑着叮嘱道。

“好的,老师,谢谢您。”艾西向苏惠鞠了个躬,然后拿着信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夕阳把天空晕染成深浅不一的紫红色,梧桐树的叶子被秋风吹成了金黄色,一片片飘落下来,在地上铺了一层华丽而忧伤的金黄色。

艾西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那封录取信就像一块大石压在她心上。

她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千瑾。

曾经她也和学校里其他学生一样,梦想着进入被誉为艺术殿堂的法国艺术学院。

而如今,法国艺术学院向她敞开了大门,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如果去留学,那就意味着她要离开千瑾,远渡重洋去法国。

可是,她又怎么抑制得了对千瑾的思念呢。

千瑾啊千瑾,如果你是我,会怎么做呢?

艾西仰起头,望着寂静的天穹。

水晶般剔透无暇的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滚落下来,顺着白皙透明的面颊滑落。

在如彩虹般瑰丽的霞光下,闪烁着纯净的光泽。

3

“干杯!”

千瑾和兄弟们在酒吧内,高举着酒杯,清脆地碰杯声交织在噪杂的音乐声中,淡金色的液体从酒杯里洒了出来。

今天所有人都非常的高兴,喝起来就没有了一个底。

韩莎莎一直在旁边劝千瑾少喝点,但是千瑾最后还是喝了七分醉。

回到家时已经是半夜了。

千瑾跌跌撞撞地开门就进别墅,还有扶着墙壁和扶梯摇摇晃晃地走上楼。

月光从楼梯口的窗子洒落进来,在地上落了一地银白色的霜。

艾西的房门紧闭着,千瑾站在她房门前停了下来。

里面一丝声音都没有,千瑾伸出手推开了门扉。床上的人静静地沉睡着,双手交叠在胸口上。千瑾走到艾西床边坐了下来,静静地望着她的睡颜。

艾西睡前似乎哭过了,白皙无暇的脸上还沾着未干的泪痕。他看着,整颗心都纠了起来,隐隐作疼。

他伸出手,轻轻地把艾西脸上的眼泪拭去,怕是惊扰到她睡觉似的,动作轻柔得仿佛在擦拭一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姐姐,你要我怎么对你才好呢?”

千瑾望着沉睡中的艾西询问道,声音是那么的忧伤。

艾西想了很久,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去法国留学。艾可为听了她的想法后也很支持她,他知道艾西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位画家,这次被法国艺术学院录取是个难能可贵的机会。虽然他很舍不得艾西离开他,但是他不想因为这个而耽误了艾西的前途。

这天傍晚,全家人都聚集在一起吃晚饭。

千瑾有些奇怪,因为中午方淑华就打电话叮嘱他今晚一定要回家吃饭,似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他一直怀着一份疑惑,静静地坐着。

方淑华把汤端来后,和大家坐在一起。

艾可为看到方淑华坐了下来,望着所有人说:“今天有件事情要向大家宣布。”

艾西低着头,坐在艾可为身边,千瑾看了看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方叔叔,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千瑾觉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不如早点知道早点做准备。

“千瑾,你不用担心,这是件好事。”艾可为笑着安慰道,随即停顿了一下,再次微笑着望着所有人说,“艾西收到了法国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下个星期,她就要去法国留学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劈在千瑾的头顶。他整个人震惊得一动不动,脸色比纸还要苍白。

艾西居然要去法国留学,远在地球的另一端。

这叫他怎么接受。

就算被她拒绝,他也一直觉得能够看着她就好,天天看着她快快乐乐的,就算自己再痛苦也满足了。

可是如今,她却要抛弃他,远渡重洋去法国。这就意味着他再也看不到艾西的笑容,听不到艾西的声音,这比让他死还要难受。纵使是一天,他也无法忍受,更何况是几年。

他想都不敢想象,没有艾西的日子会是怎么样。

这接下来,艾可为说了什么他都没有听到。他浑浑噩噩地吃完了晚饭,然后独自上了楼。

方淑华看千瑾都没有吃几口饭,就让艾西给千瑾端一碗汤过去。艾西端着汤来到二楼,千瑾的门扉虚掩着。

艾西站在在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房间里传来千瑾冷冷的声音,艾西推开门走了进去。

千瑾正坐在电脑前打游戏,他正全神贯注地杀着妖怪,没有回过头。

“阿姨让我端碗汤给你。”艾西走到千瑾身边,把汤方在电脑桌上。

千瑾握着鼠标地手停顿了下来。

“那我先出去了。”

艾西转身正要离开房间,千瑾却突然开口了。

“你真的要去法国吗?”

艾西回过身,望着千瑾,轻轻地点了点头:“嗯,我已经写信答应了那边的校长。而且这是个难能可贵的机会,我没理由放弃。”

电脑里传来惨叫声,千瑾却没有理会。听了艾西的话,他的脸上掠过一丝忧伤:“去那边生活怎么办?”

“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免费的,而且我觉得我应该独立起来。”艾西淡淡地笑了笑,“你不用担心,我能够照顾好自己的。”

艾西看到千瑾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又犹豫了一下。

她不知道千瑾有好多话要对艾西说,可是话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你到那边照顾好自己,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回来。”千言万语,最后只能凝结成一句祝福,千瑾望着艾西,忍着心痛说,“希望你到那边后能大展才华。”

“嗯,谢谢。”艾西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千瑾的房间。

千瑾盯着电脑屏幕,心里有万千情绪在翻滚着,折磨着他,难受得无法呼吸。

晚上,韩莎莎接到了阿凉的电话来到酒吧,就看到千瑾正一个人闷头喝酒,兄弟个个忧心忡忡的。

“秀才,千瑾是怎么了?”韩莎莎走到秀才身边问道。

秀才附到韩莎莎耳边小声说:“听说大姐要去法国留学了,所以大哥心情不好。”

韩莎莎的心暗暗地一沉。又是因为艾西,千瑾的快乐和悲伤全都被她牵动着,每次他借酒消愁都是因为艾西的事。

嫉妒的火焰在韩莎莎心里熊熊燃烧着。虽然她做了千瑾的女朋友,也一直陪伴在千瑾身边,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走进过千瑾的心里。千瑾关闭了心门,拒绝任何人走进,而里面只住着艾西。

韩莎莎走到千瑾身边,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酒杯,严厉地说:“千瑾,别喝了,你已经喝了很多了。”

“别管我!”千瑾从韩莎莎手里夺回杯子,然后仰头一饮而尽,他趴在桌子上,意识不清呓语着,“我要喝,醉了就什么都不会想了,也不会痛苦了……”

“你就算再痛苦,她又不知道,她马上就要丢下你一个人去法国了,而你却为了她在这里折磨自己,值得吗!”韩莎莎看到他这个样子,生气地大骂。

阿凉他们看到这幅情景,全都识相地走开了,留下韩莎莎开导千瑾。

“我折磨自己关你什么事!”千瑾抓起一瓶洋酒,继续灌着自己。

韩莎莎看到千瑾这么没命的灌着自己,更加生气了,“为什么不关我的事!我看了伤心难过,你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这么作践你自己,却也不听我一句劝!纪千瑾,你当我什么!”

千瑾拿着酒瓶的手顿住,呆呆地楞在原地,空洞的双眼毫无焦距。

他这个样子,让韩莎莎心疼极了。韩莎莎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千瑾,哭着说:“我是你的女朋友,我才是你的女朋友。艾西是你的姐姐,你不可以爱她的……”

韩莎莎的话就像是一根根冰锥扎在千瑾的心上,疼得让他快要窒息了。

艾西是他的姐姐……

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的父母结婚,他们就要成为姐弟。

上帝硬生生地夺走了他爱艾西的权利。

这对他不公平。

“千瑾,不要想艾西了,好不好?”韩莎莎抱着千瑾,声音痛苦地哽咽着,“就让她走吧,以后有我陪着你,我会一直陪着你,对你不离不弃的。”

千瑾任凭着韩莎莎抱着他,低着头沉默不语。他的心里就像是有千丝万缕纠缠在一起,乱极了。

他爱的人他不能爱,而他不爱的女人却深爱着他。

难道爱情就要如此折磨人吗。

4

晨曦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房间,洒落在床头。

千瑾受到阳光的惊扰,难受地皱了皱眉。宿醉让他头痛欲裂,他难受地睁开眼睛。

视线从模糊一点点转为清晰。

眼前出现的房间非常的陌生……描画的天花板,粉红色的窗帘,白色的长毛地毯……

这是哪里?

千瑾疑惑地从床上坐起来,脑袋里却像被灌满了铅似的沉。

就当他在疑惑时,发现身边还睡着一个人!

那人舒服的呢喃了一声,伸出胳膊搂住他的腰。

千瑾大惊——他怎么会在韩莎莎的床上!

似乎是受到了惊动,韩莎莎也幽幽地醒了过来,看到千瑾已经醒来,她仰起精致的嘴角,展开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早。”她的声音带着没有睡醒的慵懒,像猫咪般挠人心。

“我怎么在这里?”千瑾扶着痛得快要裂开的头问道。

“昨晚你喝醉了,所以我就把你带回家了。”韩莎莎望着头发凌乱,却依旧帅气逼人的千瑾,心情非常好。

千瑾一下子愣住了,望着韩莎莎,犹豫了一下问:“我们是不是发生了……”

谁知他的话还没说完,韩莎莎却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他。“千瑾,我爱你,我要和你一生一世在一起。”韩莎莎用力抱着他,声音中透着甜蜜和幸福。

千瑾的脸色顿时如纸般苍白,他推开了韩莎莎,然后下了床。

韩莎莎幸福的表情骤然凝固在脸上,望着弯腰捡着地上的衣服的千瑾,眼中流露出受伤。

“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千瑾穿好衣服,冷冷地交代了一句,就打开门离开了。

韩莎莎颓然坐在床上,就像跌入了冰窖一样浑身冰冷。

千瑾是她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可是千瑾一点都不爱她。

千瑾还是爱着他姐姐,无论她怎么做,她都夺不回千瑾的心。

从韩莎莎家出来后,千瑾就回到了家。

“千瑾,你昨晚一夜没归,是去哪了?”正在收拾餐桌的方淑华看到千瑾回来问道。

“我去同学家过夜了。”千瑾随口回答道,然后在玄关换好鞋子走进了客厅。

“那怎么不打个电话回来,让妈妈担心。”方淑华擦了擦手,走出餐厅,闻到千瑾身上的一身酒气,皱了皱眉责备道,“是不是又和别人出去喝酒了?”

“就喝了几杯。”千瑾侧开脸,躲开了方淑华咄咄逼人的视线。

“如果又发生上次那种事怎么办?”方淑华生气地望着千瑾。一直以来,因为她工作繁忙,所以没有好好地管教千瑾,才会让他养成了如此桀骜不羁的性格。

“我知道分寸的。”千瑾语气里透着不耐烦。

“算了。”方淑华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去楼上洗洗换件衣服下来吃早饭吧。”

千瑾没有说什么,转身上了楼。

当他洗好澡换好衣服下楼时,看到方淑华、艾可为和艾西三人正在客厅忙忙碌碌地。

“艾西,这是我给你买的几件衣服,秋冬穿的短外套和大衣。”方淑华把地上的几个装得满满的纸袋放到沙发上,从里面拿出了一件乳白色的羊绒大衣,微笑着对艾西说,“试试看,大小合不合适,如果不合身了还有时间去换。

“谢谢阿姨,真漂亮。”艾西就着方淑华的手,穿上了大衣。修身的大衣把她的身形勾勒得玲珑有致,仿佛是量身订做似的合适。

“真漂亮,非常合身。”方淑华望着艾西,满意地笑了笑,她又拍了拍另外几个袋子说,“还有这些是护肤品和日用品,还有两双鞋子,一双是短靴,一双是配裙子穿的长靴。”

“阿姨,这么多我带不了。”艾西望着大堆的东西,流露着又高兴又苦恼的表情。这些恐怕够她塞两三个行李箱了吧……

方淑华拉着艾西的手,眼里有诸多的不舍:“多带一些吧,刚刚去那边人生地不熟的,买东西不方便。”

“嗯。”艾西点了点头,泪光盈盈地望着方淑华。

“艾西,这是爸爸给你买的最新款的笔记本,超薄型的,带起来也不重。”艾可为打开了一个纸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台12寸的超薄型笔记本电脑,又拿出了一套用皮革袋子抱着的画具,对艾西说,“还有这是一套新的画具,你那套用久了,就带这套过去吧。”

“谢谢爸爸。”艾西含着泪点了点头,看到家人为了她出国的事里外张罗,艾西心里更加不舍起来。

看到艾西红了眼睛,艾可为的眼眶也一下子湿了,他抹了把眼泪说:“这一去可能很久都不能见面了,你要多上网和我们视频,告诉我们你在那里过得怎么样。”

“嗯,我会的爸爸。”艾西走过去抓住了艾可为的手。

“爸爸真舍不得你……呜呜呜……”艾可为心里是万般的不舍,想到艾西就要离开他远渡重洋,低下头竟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

“爸爸,我是去留学,又不是不回来了,一放寒假我就会回来的。”艾西忙安慰道,从茶几上摆放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艾可为。

艾可为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嗯,不要为爸爸省钱,每个假期都要回来。”

“好的,我知道了。”艾西含着眼泪,微笑着点了点头。

看到大家正张罗着艾西出国的事,千瑾的心里非常的不好受。

日子一天天过去,离艾西出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能见到艾西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可是他心里却有好多话无法开口对艾西说。

这些话可能要永远封存在心中,再也没有机会跟艾西说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空鸠之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空鸠之歌 空鸠之歌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冷战,一个屋里两颗心

7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