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離別,洶湧澎湃的愛意

第七章 離別,洶湧澎湃的愛意

千瑾的獨白

我最愛的人變成了我的姐姐,這或許是世界上最殘酷的事情。

我只能把我的愛意隱藏下來,封存在心底,讓它釀成最劇烈的毒,一點點侵蝕着我的身體。直到我的五臟六腑都爛了,都失去了知覺。

可是為什麼?

我聽到艾西要離開的消息,依舊心如刀絞。

1

時間如握在手裏的沙子,越是想用力握住,它就流失得越快。

轉眼間,艾西出國的日子就到來了。

一早,全家人就早早地起床,準備好了一切,等待出發。

艾可為幫艾西把所有的行李箱都從樓上搬了下來,司機早已等候在外面,看到艾可為提着行李箱走出別墅,趕緊下車幫艾可為把行李裝在後備箱裏。

艾西站在別墅外,望着這個她生活了十多年的家,心裏滿是惆悵。

她就要和這個家說再見了,短時間內是無法回來了。

「艾西,我們走了,遲了就要趕不上飛機了。」方淑華拎着包走出別墅,看到艾西正站在別墅前發獃,拉起她一起走出了院子。

「全部都放好了,可以走了。」司機蓋上了行李箱后,艾可為對方淑華還有艾西說道,可是他卻沒有看到千瑾的身影,隨即,他遍疑惑地問,「千瑾呢?」

「他說他身體不舒服,就不送艾西了,讓我對艾西說聲走好。」方淑華微笑着說,眼底卻有一絲憂慮。最近的千瑾太奇怪了,總是一個人躲在房間里,他和艾西的感情一向很好的,可今天他卻不肯來送艾西。自己的兒子她最清楚了,他根本沒有身體不舒服。

可是他為什麼不肯來送艾西,她就不知道了。

「好吧,那就讓他在家休息吧,我們上車吧。」艾可為招了招手,方淑華也沒有時間想太多,就拉着艾西上了車。

聽到千瑾不來送自己的消息,艾西心裏有點失落,可是也有點慶幸。因為要是千瑾來送她的話,她一直以來的堅持可能就會崩潰,可能就捨不得離開了。

唯一遺憾的,就是不能當面跟千瑾說聲再見了。

千瑾躺在床上,聽到外面傳來車子引擎發動的聲音,他都沒有勇氣拉開窗帘,看着載着艾西的車駛出自己視線。

他沒有辦法看着艾西離開自己,那樣子他會崩潰的。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知道艾西正在一點點遠離自己。很快她就要搭乘九點的航班飛往法國。

想到這裏,千瑾的心就像被撕裂般的疼痛。

他攥著被單,忍受着胸口的疼痛,感覺快要窒息了。

這時,手機的鈴聲劃破了一室的寂靜。

千瑾煩躁地從床頭柜上拿起手機,看了看屏幕上的顯示。上面跳動着阿涼的名字,千瑾接起了電話。

「大哥,聽說今天是大姐出國的日子是不是?」阿涼的聲音聽起來和焦急。

「嗯。」千瑾冷冷地應了一聲,心情很煩躁,似乎又把無名火在胸口燃燒,要把他吞噬似的。

「大哥你在哪裏呢?」手機里又傳來大嘴的聲音。

「我在家裏睡覺。」千瑾不耐煩地回答道。

「什麼?!大哥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情睡大覺!」橄欖的咆哮聲差點刺破了千瑾的耳朵。

千瑾把手機放遠了一些,冷冷地問:「怎麼了?」

「你快不快去機場阻止大姐出國!」阿涼焦急地嚷着。

「她要去留學,我為什麼要阻止她。」千瑾的語氣不冷不熱的,心裏卻有萬般思緒翻滾著,他何嘗不想阻止,可是他又有什麼資格阻止。艾西有她的夢想要追逐,他不應該阻止她去追逐自己的夢想。

因為他只是艾西的弟弟。

「大哥你就不怕後悔嗎!」阿涼在電話那邊痛心疾首地說,「我們都看得出來你深愛着大姐,你們倆又不是親姐弟,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你們到底在擔心害怕什麼呢?」

「可是名義上我們是姐弟。」千瑾的聲音透著對現實的無奈。

「大哥,你怎麼也像其他人一樣世俗,我一直以為你是不同的!」秀才在那邊忍不住痛罵道。

「……」千瑾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應答,只能對着手機沉默起來。

「大哥,我們都看得出來大姐也喜歡你,哪有一個姐姐會這麼關心自己的弟弟的,何況你們還不是親姐弟。」秀才痛心疾首地說道。

「真的嗎?」千瑾無法置信地睜大眼睛,眼前突然一片明亮起來。

「大哥你看不出來嗎?這就是所謂的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吧。」阿涼也如是說道。

秀才和阿涼的話給了千瑾當頭一棒,讓千瑾瞬間醒悟過來。

艾西對他的溫柔,艾西對他的包容,還有……艾西趁他睡着時偷偷畫的畫…………

他為什麼看不出來——艾西也喜歡着他!

他簡直就是個笨蛋!

他趕緊丟下手機,衝出了房間。

「喂喂!大哥你還在聽嗎?大哥、大哥……」

手機里繼續傳來阿涼他們的咆哮聲,可是千瑾已經聽不到了。

千瑾在客廳的茶几上找到了車鑰匙,然後從車庫裏開出了方淑華的紅色卡宴。

把他油門踩到了兩百碼,一路往機場衝去。

艾西,等等我!

機場內人山人海,從落地的玻璃窗望出去,能看到一架架飛機起飛,沖入雲霄。

馬上就要登機了,艾西在候機大廳和艾可為、方淑華,還有來送機的米琪、卓亞凡道別。

「艾西,我真捨不得你,你到了那邊一定要跟我電郵。」米琪依依不捨地拉着艾西的手,眼裏盈滿了淚水。

「嗯,我會的琪琪。」看到米琪的眼眶濕了,艾西的眼眶也一下子紅了,鼻子一酸,眼淚流了下來。

「這是道別禮物。」米琪把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遞給艾西。

「謝謝你,琪琪。」艾西抹了一下臉上的眼淚,接過盒子。

「艾西,這也是我的道別禮物。」卓亞凡也把自己手中的盒子遞給了艾西。

艾西接過盒子,心裏依舊對拒絕他的事耿耿於懷。她望着卓亞凡,感激地說:「謝謝你卓亞凡,謝謝你今天來送我。」

卓亞凡淡淡地笑了笑,笑容卻有點無力:「不要跟我客套,到了那邊要照顧好自己,一個人在外要注意安全。」

「嗯。」艾西默默地點了點頭。

眼看着登機時間快要到了,方淑華拉起艾西的手,再次叮囑:「艾西,到了那邊注意飲食,多穿點衣服。」

「我會的阿姨,爸爸就拜託你照顧了。」艾西看了方淑華一眼,又看了站在方淑華身邊的艾可為一眼。

方淑華忍着眼淚,微笑着說:「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呢,你放心去吧,家裏你不必擔心,自己照顧好自己。」

以最快的速度,火速趕到機場后,千瑾停下車,就衝進了候機大廳。大廳內人來人往,千瑾焦急地尋找著艾西的身影。

最後,他終於在登機入口看到艾西他們,千瑾趕緊跑了過去。

「艾西!」

正在辦登機手續的艾西聽到千瑾的聲音愣了愣,她以為是自己聽錯了,猶豫了一下才抬起頭在人群中張望着。

只見千瑾正推開擁擠的人群,奮力向這邊跑來,艾西一下子楞在了原地。

「千瑾,你怎麼來了!」方淑華看到千瑾滿頭大汗地樣子,非常驚訝。一旁正在陪艾西辦登機手續的艾可為還有米琪、卓亞凡也都呆住了。

千瑾來不及跟方淑華解釋,抓住了艾西的手說:「跟我走吧。」

艾西睜大了眼睛,無法置信地望着滿頭大汗的千瑾,黑白分明的大眼裏全是迷茫。

千瑾氣喘吁吁地抓着她的手,劉海被汗水濡濕了,貼在光滑白皙的額頭上。他似乎是狂奔而來的,滿頭大汗,上氣不接下氣。

「千瑾,你說什麼呢!」方淑華生氣地大聲說,「艾西馬上就要登機了,有什麼話等到了那邊再說吧!」

千瑾望了艾西一眼,不等她回答,拉着她轉身就跑。

「千瑾!你幹什麼呢!快回來——」背後傳來方淑華焦急的喊叫聲,可是千瑾根本顧不得其他的一切。

他要阻止艾西離開,只要能讓艾西留在自己身邊,其它什麼他都不管,哪怕是世界末日來臨!

2

衝出候機大廳后,千瑾把艾西塞進了車裏,然後開着車離開。

他沒有往家裏的方向開,而是開着車來到了海邊。

到了海邊,千瑾把車停下,熄了火。

艾西楞楞地望着一路上沉默不語的千瑾,覺得一切都彷彿是在做夢。

千瑾居然開着車把她從機場劫了出來,而她居然也不顧爸爸和方阿姨的阻止,跟着千瑾跑了。

「下車吧。」千瑾打開車門,走下了車。

艾西愣了愣,才跟着他走下了車。

天空萬里無雲,澄澈得彷彿是一塊一塵不染的藍水晶。碧藍的大海和天空連成一線,海水倒影著藍天,海鷗在地平線上忽起忽落,悠然自得地飛翔著。

千瑾的頭髮被迎面吹來的海風吹起,烏黑的髮絲在微風中飛揚著。他的白T恤在陽光下半透明,趕緊得一塵不染。

艾西想起在巴塞羅那第一次見到千瑾的情形。

那時候她被千瑾美麗的外表給驚呆了。

而現在的千瑾依舊如往日般美麗,只是多了一些憂鬱和深沉。

千瑾仰著臉,望着天空,似是在追逐那些在天空飛翔的海鷗。

「千瑾……」

艾西望着走在前面的千瑾,顫巍巍地叫道。

千瑾驟然轉身,把艾西抱進了懷裏。千瑾的肩膀是那麼的寬厚,千瑾的臂膀是那麼的有力,就像一個溫暖的港灣,把艾西保護在裏面。

艾西一下子居然忘記了掙扎,貪戀着這份溫暖不想醒來。

「艾西,我喜歡你,我不要你離開我!不管別人怎麼想,我都不會再放手了!你不是我的姐姐,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

千瑾的話一下子就擊碎了禁錮著艾西的枷鎖。

那些之前被她壓抑在內心的情感化作了萬千思緒如潮水般洶湧地向她湧來,幾乎要將她淹沒。

艾西仰起頭,望着千瑾,眼淚像決了堤似的湧出了眼眶,一下子將她的視線模糊。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姐姐!我都要讓全世界知道——我愛你!」千瑾大聲地宣佈著,似乎是要讓全世界都聽到他的心聲。

「千瑾……」艾西睜大了眼睛,無法置信地望着千瑾,千瑾的話一字一句都敲擊在她心上,讓她激動得不能自已。

千瑾抓着她的肩膀,激動得渾身顫抖:「告訴我你也愛我,我知道你也是愛我的,你隱瞞不了你的感情,你早已經出賣了你自己!只是你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你是愛我的!」

艾西覺得她無法壓力自己的情感了,她咬着下唇壓抑著激動的心情,水晶般透明的大眼裏盈動着淚水。

她望着千瑾,哽咽地說:「是的,我愛你,我愛上了自己的弟弟……明知道這樣是錯的,是違背道德的,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知道我知道!」千瑾把艾西摟進懷裏,心疼地說,「我知道你的難處,我知道你背負着多大的壓力,這些我都知道……因為我也同樣如此。」

「千瑾……原諒我沒有你那麼有勇氣,原諒我這個膽小鬼。」艾西後悔不已。為什麼她沒有千瑾那麼有勇氣,為什麼她一次次地把勇敢的千瑾推出門外呢,為什麼她一次次地把愛他的千瑾傷得那麼深呢。她根本就不是個稱職的姐姐。

「我不怪你我不怪你!」千瑾放開艾西,伸出手撫摸着她沾滿淚水的臉,心疼不已地說,「以後不管有什麼事我們都一起面對,有什麼困難我們就一起克服。」

「嗯。」艾西流着淚點了點頭。千瑾給了她愛的勇氣,她不會再逃避下去了,不管有多然人唾棄他們阻止他們,她也不會退縮。

「艾西,太好了!」千瑾抱緊艾西,像是要把她揉進身體里似的用力,「太好了……還好我趕來了,還好我及時想通了,不然我肯定會後悔一輩子。」

「我也是,如果我今天離開了,我一定會悔恨一輩子。」艾西伸出手回抱住千瑾,眼淚濡濕了他的肩膀。

「艾西,我愛你。」千瑾輕輕地呢喃著,和海風融合在一起,彷彿要把她的心給融化了。

「我也愛你,千瑾。」艾西枕着千瑾的肩膀,輕聲說道。

海水輕輕涌動着,浪花拍著海岸,海潮的聲音一陣接着一陣,綿延不斷。

艾西和千瑾手拉着手在海邊散步,在沙灘上留下深一個淺一個腳印。艾西低着頭,看着幾隻螃蟹因為受到他們的驚嚇,橫著身子爬走。

「爸爸和方阿姨那邊怎麼交代呢?」艾西低着頭問道。這是她最擔心的問題,她可以不顧全世界的眼光,可是她不能不顧及父親還有方阿姨的心情。

千瑾停下腳步,執起艾西的手,黑曜石般璀璨的眸子閃爍著磐石般堅定的光芒:「我回去就跟他們說,不管他們會不會反對,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不要!」艾西焦急地脫口而出,這是她最擔心的事,她非常害怕因為這件事跟父親還有方阿姨決裂,不能因為他們的感情而毀了整個家。

這樣她會永遠對不起爸爸還有方阿姨的。

艾西望着千瑾,語重心長地說,「爸爸和方阿姨結婚才不久,我不想因為我們的事影響他們的感情,再過段時間告訴他們吧。」

「好吧,我都聽你的。艾西,只要你開心。」千瑾笑了笑說道。

艾西點了點頭,有些無奈地說:「在家裏和學校,我們暫時還是以姐弟關係相處吧。」

「嗯,我都照你的話做。」千瑾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艾西的臉,動作輕柔得彷彿在觸碰一個易碎的瓷娃娃似的溫柔。

艾西把臉貼在千瑾寬厚的胸膛上,沙灘上,兩人的影子交疊在一起。

回到家。

艾西和千瑾看到艾可為和方淑華坐在客廳里,臉色看上去很不好,客廳里瀰漫着一種壓抑的異樣的氣氛。

艾西跟着千瑾戰戰兢兢地走進客廳,此時的千瑾看上去是那麼高大而堅強,他抬頭挺胸,毫不畏懼地走在艾西前面。

艾可為和方淑華似乎早就等着他們回來,一看到他們走進客廳,就用嚴厲的目光望向他們。艾西縮了縮脖子,低下頭不敢看他們。

「千瑾,你把艾西帶去哪了?怎麼現在才回來,飛機早就起飛了!」方淑華一看到千瑾就責備道。

「我有很多話還沒跟艾西說,所以我就帶她出去說話了。」千瑾迎著方淑華的怒氣,面無表情地說。

方淑華敏感的發現千瑾不再用「姐姐」稱呼艾西,而是直呼她名字。

可是方淑華並沒有找到這絲不尋常的原因,所以她不露聲色地繼續質問千瑾:「有什麼話非要在這個時候說,到了哪邊再打電話說不就行了嘛!」

「對不起,我知道我太衝動了。」千瑾低下頭,懺悔道。

千瑾還是第一次向她道歉,方淑華很意外,一下子愣住了,反倒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艾西,你是怎麼想的?」坐在沙發上,一直沒有說話的艾可為,突然開口說道。

艾西走到艾可為面前,表情愧疚地說:「對不起爸爸,我不打算去留學了,我想過了,留在國內也能學畫畫。」

「你都想好了?」艾可為平靜地望着她,用父親獨有的語重心長的語氣說,「將來可不要後悔,這可不是隨時都有的機會,可能這輩子就這一次了。」

艾西慎重地點了點頭,目光非常堅定:「我想好了,只要我努力,在哪裏學都一樣。」

艾可為沉默了半晌,無奈地嘆了口氣說:「好吧,我一直都很尊重你的想法,如果你覺得這樣是對你好,那我就沒有什麼意見。」

「謝謝你爸爸,對不起,我……」艾西感動地望着艾可為,眼裏盈滿了淚水。父親對她一直是那麼的寬容,而她卻對他隱瞞着真實的想法,她真的太對不起父親了。

「沒關係。」艾可為微笑着望着艾西,「你已經長大了,很多事情應該自己做主。」

艾西含着淚望向方淑華:「方阿姨,對不起,我太任性了,讓你們擔心了。」

「不,艾西。」方淑華趕緊走上前,握住艾西的手,愧疚地說,「一定是千瑾那小子,他就是個惹禍精,沒有一天的安寧。」

「這不怪千瑾,這都是我自己決定的。」艾西淡淡地搖了搖頭。

「嗯。」方淑華點了點頭,把艾西摟在懷裏,心疼地說,「你能留在家裏我也很開心,以後我們就不需要分開了。」

看到艾可為和方淑華都那麼包容自己,艾西心裏更加的愧疚了。

他們對她都是如此的包容和關懷,而她卻自私地隱瞞着自己的想法。

如果他們倆知道,一定會非常傷心的。

可是,她沒有辦法,她不能把真實原因告訴父親和方阿姨。如果說了,他們一定會很為難,也會很受傷。

這些痛苦讓她和千瑾兩個人背就可以了,沒必要讓全家人一起來承受。

而且只要她和千瑾能在一起就足夠了,就算不能公開,她也已經很幸福了。

就讓這份感情成為他們倆人的秘密。

3

第二天,艾西來到辦公室,告訴蘇惠她不打算去法國留學了,並向蘇惠道歉,表示她辜負了蘇惠的期望。蘇惠沒有說她什麼,只是不住地搖頭嘆息。

從辦公室出來后,艾西就碰上了米琪,米琪知道她放棄了留學機會後,驚訝得叫了起來。

「艾西,你怎麼那麼傻,那麼好的機會你居然放棄了!我可是做夢都夢不到的呢!」米琪敲著艾西的腦袋,真想敲開艾西的腦袋看看,她的大腦結構是不是跟大家都不一樣。

「我想過了,留在國內也能畫畫,外國的月亮不一定就比國內的圓。」艾西不以為然地笑了笑,「而且,我也捨不得你們。」

「我看你是捨不得你們家千瑾吧!」米琪冷不丁地調侃道。

「米琪,你瞎說什麼!」艾西一下子急紅了臉。

米琪看到艾西着急地樣子,笑了笑說:「不然你怎麼會捨得放棄這麼好的機會,機票都訂好了,結果臨時又放棄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會讓你突然改變想法,肯定是為了千瑾。」

「琪琪……」艾西驚訝地望着米琪。她沒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米琪,居然可以看穿那麼多事。

「我知道,你就不用隱瞞了。」米琪的表情突然嚴肅下來,她望着艾西,認真地說,「其實也沒什麼,他又不是你的親弟弟,你們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有什麼不能相愛的。」

「琪琪,對不起。」艾西非常的感動,眼眶一下子就濕潤了。沒想到她都看不透的東西,米琪全都看透了,這個平時嘻嘻哈哈每個正經的女孩,其實要比她成熟許多。

原來她比米琪還要千瑾都要不成熟。

米琪溫柔地拉起艾西的手,望着她濕潤的眼眸說:「我祝福你艾西,你這次放棄了這麼好的機會,我希望千瑾真的能好好珍惜你。我希望你幸福。」

她的語氣是那麼的中肯,像一股暖流流進艾西心裏。

「謝謝你琪琪。」艾西含着淚,點了點頭。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當然為你着想了!」米琪伸出手,笑着颳了下艾西的鼻子。

艾西淚眼朦朧地望着米琪,心裏像被陽光照射過似的溫暖。

有那麼多人的支持,她越來越有勇氣和千瑾面對將來的種種困難和艱辛了。

周六。

蔚藍的天空上漂浮着幾片柔軟的雲朵,就像一塊塊誘人的棉花糖。

艾西穿着天藍色的針織衫和白色的長裙,來到人來人往地廣場上。

遊人們自在地在廣場上休息,有的拿着玉米粒喂著昂首挺胸在廣場上走來走去的格子,有地靠在圍欄邊,望着滔滔江水,吹着江風。

艾西遠遠地就看到背靠着圍欄,站在江邊的千瑾。風吹起他烏黑如墨的頭髮,那一根根柔順地閃爍著真絲般光澤的髮絲迎風飛揚著。白色的休閑服把他模特般標準的身材勾勒得淋漓盡致。邊上幾個女孩時不時地偷偷瞄着他,然後紅著臉湊在一起竊竊私語。他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邊,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視線。

「千瑾,讓你久等了。」艾西走了上去,抱歉地說道。

「為什麼我們不一起出門呢,非要讓我先出門,然後你再和我會合呢?」千瑾的表情有一絲不悅。

「為了不讓爸爸和阿姨起疑,我們盡量不要表現出粘得太緊。」艾西笑了笑,哄著千瑾,「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很委屈,忍忍吧!」

「算了。」千瑾聳了聳肩,表情無奈。

艾西看到千瑾缺乏元氣的表情,伸出手,摟住他的胳膊,笑眯眯地說:「這是我和千瑾第一次約會呢,真是讓人期待,我們去哪呢?」

看到艾西向他撒嬌,千瑾的怨氣就像被陽光普照般,瞬間消失了。他目光寵溺地望着靠在自己胳膊上的艾西,微笑着問:「你想去哪?」

「嗯……」艾西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雙眼發亮,「去遊樂園吧?」

「啊?」千瑾啞然無語,「……那不是小孩子去的地方嗎?」

「有什麼關係呢?我突然很想去,陪我去嘛。」艾西的笑容如春日的陽光般明媚,讓千瑾不忍掃她的興。

「好好,真是拿你沒辦法。」千瑾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俊美的臉上卻漾開了溫暖的笑容,就像秋日午後的陽光,溫暖卻不刺眼。

遊樂園人山人海,場面頗為壯觀。千瑾買了票,兩人排了半個小時的隊,才進到遊樂園裏面。

五彩斑斕的陽光下,遊樂園的景色讓人眼花繚亂,彷彿來到了夢幻中的童話世界。

小丑牽着一大串的氣球,給過路的小孩子派發氣球,用顏料描繪的臉始終保持着誇張的微笑的表情。

遊樂園就彷彿具有魔力似的,一來到這裏,所有人的心情都會像彩虹般燦爛。

「千瑾,我們去坐那個吧?」還沒等千瑾從眼前眼花繚亂的場景中反應過來,艾西就拉着他往巨大的咖啡杯跑去。

他被艾西拽著坐進咖啡杯內,還沒等他做好準備,咖啡杯突然轉了起來。千瑾一驚,趕緊抓住面前的扶手。

「哈哈哈,千瑾,你的表情好搞笑哦!」艾西第一次看到千瑾流露出如此驚慌無措的表情,就像是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似的新奇,趕緊掏出隨身攜帶的五百萬像素的手機,把千瑾倉皇的表情拍了下來。

「不要啦,不準拍!」千瑾伸長了胳膊去搶艾西的手機,咖啡杯卻猛然轉了一圈,害他差點摔了出去。

「哈哈,不給你!我要米琪她們看看,她們看到這張表情對你的良好印象一定會幻滅的!」

下了咖啡杯后,千瑾的表情依舊幽怨不已。

「太狡猾了……」他幽怨地望着看着手機得意不已的艾西。

「這張照片我一定會好好珍藏的!」艾西心滿意足地合上手機,像得了珍寶似的高興。

「哼!」千瑾突然仰起線條完美的下巴,精緻的嘴角勾起一個自信滿滿的笑容,「你別得意,你如果把我的照片公開,那我也會把你睡覺流口水的照片公開!」

「我睡覺哪有流口水啦!」艾西轉過身,望着千瑾嘟起了紅唇。

「有流哦!」千瑾彎下腰,把好看得令人陶醉的俊顏湊到艾西面前,「你別抵賴,我早就拍下照片留作證據了!」

「卑鄙!還給我!」艾西伸出手,生氣地瞪着千瑾。

「想要?除非你把剛才的照片刪了。」千瑾挑着眉,眼底閃爍著讓人不易察覺的狡黠。

「好吧,刪就刪……」艾西不清不遠地翻出手機理的照片,然後按下了刪除鍵。那張照片在屏幕上化作粉末然後永遠消失了。「好了,可以把我的照片還給我了嗎?」刪完后,艾西抬起頭望着千瑾,伸出手道。

誰知道千瑾捧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哈哈,笨蛋,我是騙你的啦,哪有什麼睡覺流口水的照片呀!」

艾西一下子意思到自己上當了,怒火一下子衝上了頭:「好啊!你居然騙我!看我怎麼收拾你——」她揚起拳頭就要去打千瑾,誰知道千瑾激靈地閃開了,好像早就預測到自己會報復他似的。

「哈哈哈——來啊來啊!你抓不到我!」

千瑾朝艾西做了個鬼臉,然後拔開修長的腿跑了。

「站住!死千瑾臭千瑾——」

艾西在原地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追了上去。

「追不到追不到!艾西是短腿小豬!」

「你才是短腿小豬呢!我今天絕對饒不了你——」

……

蔚藍的天空下,回蕩著兩人的笑聲,融合進遊樂園歡快的氣氛中。

4

黃昏將近。

下落的夕陽把天邊的雲彩暈染成了變幻多姿的瑰麗色彩,就像旋轉的旋轉木馬般絢爛。

玩得盡興的兩人牽手走出了遊樂園,心裏依舊洋溢着歡快的氣氛。

「今天玩得很開心,謝謝你,千瑾。」艾西停下腳步,仰起臉,望着千瑾在夕陽下美得如同夢幻般的臉說道。

「我也很開心,就像做夢一樣。」千瑾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艾西白皙透明的臉,烏黑的眸子溫柔得能把世間萬物給融化。

艾西從來都沒有想過,可以跟千瑾像其他情侶一樣約會。

雖然背着同學和家人,可是這份秘密就像是守護在心中的蜜糖,甜得讓她沉醉。

兩人在車站等車時,天空突然暗了下來,前面還陽光明媚的天空此時陰陰暗暗的,厚厚的鉛灰色的烏雲從四面八方聚攏。

「好像要下雨了。」艾西的話剛說完,淅淅瀝瀝的雨便從天空灑落下來。

千瑾趕緊脫下外套罩在艾西的頭頂,自己卻任由雨滴淋著。

「你也不要被淋到了。」艾西靠近千瑾,把外套的一半挪到千瑾頭頂,千瑾微笑着拉着外套的邊。

風夾着細線般密密麻麻的雨絲吹過,溫度驟然降了好幾度。

艾西不禁打了個寒顫,千瑾見到,伸長了胳膊把她擁進了自己的懷裏。溫暖厚實的懷抱,讓艾西的身體一下子就暖和起來,她靠在千瑾的懷裏,心裏洋溢着甜蜜的幸福。

要是時間能夠停留在這一刻就好了。

這時,千瑾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打破了片刻的寧靜。

千瑾有點不耐煩地從褲袋裏摸出手機,看了一眼屏幕,按下了靜音,又放回了口袋。

「為什麼不接電話?」艾西疑惑地望着他。

「是無聊人的電話。」千瑾的語氣中透著不耐煩。

艾西哦了一聲,便也不再說什麼了。

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鐘后,公車終於來了。千瑾撐著外套,讓艾西先上了車,然後自己才一躍,跳上了公車。

回到家,兩人都濕漉漉的,像掉進了水裏的鴨子。艾西趕緊從衛生間拿出了兩條幹毛巾,一條遞給千瑾,一條自己擦拭著。千瑾接過毛巾,不忙着給自己擦,而先替艾西擦起頭髮。

「不用了,你自己擦吧,等會兒不要感冒了。」艾西笑着推開千瑾的手。

「不要,我要你替我擦。」千瑾撅起嘴,顯得有點固執和孩子氣。

艾西拿他沒有辦法,嬌羞地笑了笑,然後踮起腳,微紅著臉,擦起千瑾因為淋了雨鴉羽般烏黑的光亮的頭髮。

擦乾了頭髮后,艾西便走進廚房,開始做晚飯。

窗外電閃雷鳴,院子裏的月季花在狂風暴雨下,東倒西歪。

雨越下越大。

艾可為和方淑華加班沒有回家,所以只剩艾西和千瑾兩人吃晚飯。

因為不用掩飾互相間的感情,所以吃飯的時候兩人心情愉悅,不知不覺都吃得比平常多。

吃完晚飯,艾西在廚房洗碗,千瑾坐在落地窗邊的沙發上,做着他的建築模型。他只要一有時間便會做模型,似乎對此樂此不彼。

千瑾的電話突然又想了起來,夾雜在雷鳴聲中,讓千瑾的身子一震。

他從茶几上拿起手機,看了看屏幕上跳動的來電顯示,上面顯示著阿涼的名字。

千瑾接起了電話。

「大哥,莎莎喝醉了,在酒吧里鬧個不停!你快過來勸勸吧,不然我怕莎莎會出事!」阿涼的聲音聽起來很着急。

「我知道了。」千瑾聽完並沒有多說什麼,就掛上了電話。

他皺着眉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隨即煩躁地抓起沙發上的外套,然後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

「千瑾,你要出門嗎?」洗完碗從廚房裏走出來的艾西,看到千瑾打算出門的樣子,困惑地問道。

「嗯,朋友那邊有點事,我過去一下。」千瑾停下腳步,點了點頭,表情里卻似乎隱藏着什麼。

「可是這麼大的雨,你帶把傘出門吧。」艾西從壁櫥里拿出一把透明的傘遞給千瑾。

「好的,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千瑾接過傘,叮囑了一聲,便開門出去了。

艾西一個人站在玄關處,望着門在她面前關上,心裏一陣冰冷。

最近千瑾總是一副有心事的樣子,可是卻什麼都不對她說。

這讓她有種強烈的不安全感。

她不知道這份幸福能夠守住多久……

千瑾撐著傘,頂着傾盆大雨來到酒吧。

酒吧喧囂依舊,千瑾穿過了擁擠的人群,在牆角處看到了阿涼和喝得意識不清大哭大鬧的韓莎莎。

桌子上凌亂地擺放着許多酒杯和酒瓶,酒從翻倒的酒瓶里流出來,流得滿桌子都是。

千瑾面色不悅地走了上去,正在哭鬧不停的韓莎莎一看到千瑾,便撲了上去。

「千瑾,千瑾……你終於想起我了!我以為你早就忘記我了……我打你那麼多次電話你為什麼不接?」她抓着千瑾的胳膊,表情像被北極的風吹過般凄楚。

「快起來,我送你回家。」千瑾抓起她的手,欲拖着她往外走,卻被韓莎莎甩開了。

「我不要回家!」韓莎莎搖著頭,歇斯底里地叫着,「既然你已經不打算跟我有牽扯了,為什麼還來管我!」

「不要任性了!」千瑾忍無可忍地怒吼道,試圖制止韓莎莎繼續發酒瘋,誰知道韓莎莎越來越悲傷了,似乎是要和這個世界同歸於盡似的絕望。

「千瑾,你為什麼那麼無情?我是那麼的愛你,我把我的一切都奉獻給你,可是你卻把我當廢棄品般丟棄……」韓莎莎淚流滿面,曾經視美麗同自己的生命一樣重要的她,此時頭髮凌亂,臉上的妝也花了,暈開的睫毛膏混合著淚水一道一道的。

千瑾面色鐵青地對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阿涼說:「阿涼,幫我一起把她扶出去。」

阿涼聽了千瑾的話,像一下子驚醒過來似的渾身一顫,然後伸出手去扶搖搖晃晃的韓莎莎。誰知,他的手才剛碰到韓莎莎,韓莎莎便像被電觸到似的,大力甩開了他的手。

「不要!不要來碰我!我不走——就讓我醉死在這裏算了!」韓莎莎沖着阿涼和千瑾歇斯底里地大叫,喊得嗓子都啞了。就像只受了傷了鳥兒般,全力震動着翅膀一次次飛向天空,卻一次次地墜落下來,只能仰天悲鳴。

阿涼看了,不禁悲從中來。

「那就隨便你吧!」千瑾面色鐵青地看了韓莎莎一眼,便毫不留情地轉身離開。

「大哥!」阿涼實在不忍心這樣的韓莎莎被千瑾丟下,趕緊追上去拉住了正要離開的千瑾。望着面色鐵青的千瑾,阿涼猶豫了一下,鼓起勇氣說,「莎莎都是因為你才這樣的,你這樣子走掉,她實在太可憐了。」

「她要發瘋就讓她發去,發完就好了。」千瑾冷冷地說,心情很煩躁。

「你不要這麼說大哥,莎莎真的很愛你,你要是這麼無情地對她,她說不定真會做出絕望的事情來。」阿涼認識韓莎莎好幾年了,從來沒有見過她為一個男人這樣過,所以看到她這個樣子非常地不忍心。

千瑾聽了阿涼的話沉默了半晌,最後深深地嘆了口氣,表情是無盡的無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空鳩之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空鳩之歌 空鳩之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離別,洶湧澎湃的愛意

8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