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离别,汹涌澎湃的爱意

第七章 离别,汹涌澎湃的爱意

千瑾的独白

我最爱的人变成了我的姐姐,这或许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

我只能把我的爱意隐藏下来,封存在心底,让它酿成最剧烈的毒,一点点侵蚀着我的身体。直到我的五脏六腑都烂了,都失去了知觉。

可是为什么?

我听到艾西要离开的消息,依旧心如刀绞。

1

时间如握在手里的沙子,越是想用力握住,它就流失得越快。

转眼间,艾西出国的日子就到来了。

一早,全家人就早早地起床,准备好了一切,等待出发。

艾可为帮艾西把所有的行李箱都从楼上搬了下来,司机早已等候在外面,看到艾可为提着行李箱走出别墅,赶紧下车帮艾可为把行李装在后备箱里。

艾西站在别墅外,望着这个她生活了十多年的家,心里满是惆怅。

她就要和这个家说再见了,短时间内是无法回来了。

“艾西,我们走了,迟了就要赶不上飞机了。”方淑华拎着包走出别墅,看到艾西正站在别墅前发呆,拉起她一起走出了院子。

“全部都放好了,可以走了。”司机盖上了行李箱后,艾可为对方淑华还有艾西说道,可是他却没有看到千瑾的身影,随即,他遍疑惑地问,“千瑾呢?”

“他说他身体不舒服,就不送艾西了,让我对艾西说声走好。”方淑华微笑着说,眼底却有一丝忧虑。最近的千瑾太奇怪了,总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他和艾西的感情一向很好的,可今天他却不肯来送艾西。自己的儿子她最清楚了,他根本没有身体不舒服。

可是他为什么不肯来送艾西,她就不知道了。

“好吧,那就让他在家休息吧,我们上车吧。”艾可为招了招手,方淑华也没有时间想太多,就拉着艾西上了车。

听到千瑾不来送自己的消息,艾西心里有点失落,可是也有点庆幸。因为要是千瑾来送她的话,她一直以来的坚持可能就会崩溃,可能就舍不得离开了。

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当面跟千瑾说声再见了。

千瑾躺在床上,听到外面传来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他都没有勇气拉开窗帘,看着载着艾西的车驶出自己视线。

他没有办法看着艾西离开自己,那样子他会崩溃的。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知道艾西正在一点点远离自己。很快她就要搭乘九点的航班飞往法国。

想到这里,千瑾的心就像被撕裂般的疼痛。

他攥着被单,忍受着胸口的疼痛,感觉快要窒息了。

这时,手机的铃声划破了一室的寂静。

千瑾烦躁地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显示。上面跳动着阿凉的名字,千瑾接起了电话。

“大哥,听说今天是大姐出国的日子是不是?”阿凉的声音听起来和焦急。

“嗯。”千瑾冷冷地应了一声,心情很烦躁,似乎又把无名火在胸口燃烧,要把他吞噬似的。

“大哥你在哪里呢?”手机里又传来大嘴的声音。

“我在家里睡觉。”千瑾不耐烦地回答道。

“什么?!大哥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睡大觉!”橄榄的咆哮声差点刺破了千瑾的耳朵。

千瑾把手机放远了一些,冷冷地问:“怎么了?”

“你快不快去机场阻止大姐出国!”阿凉焦急地嚷着。

“她要去留学,我为什么要阻止她。”千瑾的语气不冷不热的,心里却有万般思绪翻滚着,他何尝不想阻止,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阻止。艾西有她的梦想要追逐,他不应该阻止她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因为他只是艾西的弟弟。

“大哥你就不怕后悔吗!”阿凉在电话那边痛心疾首地说,“我们都看得出来你深爱着大姐,你们俩又不是亲姐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们到底在担心害怕什么呢?”

“可是名义上我们是姐弟。”千瑾的声音透着对现实的无奈。

“大哥,你怎么也像其他人一样世俗,我一直以为你是不同的!”秀才在那边忍不住痛骂道。

“……”千瑾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只能对着手机沉默起来。

“大哥,我们都看得出来大姐也喜欢你,哪有一个姐姐会这么关心自己的弟弟的,何况你们还不是亲姐弟。”秀才痛心疾首地说道。

“真的吗?”千瑾无法置信地睁大眼睛,眼前突然一片明亮起来。

“大哥你看不出来吗?这就是所谓的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吧。”阿凉也如是说道。

秀才和阿凉的话给了千瑾当头一棒,让千瑾瞬间醒悟过来。

艾西对他的温柔,艾西对他的包容,还有……艾西趁他睡着时偷偷画的画…………

他为什么看不出来——艾西也喜欢着他!

他简直就是个笨蛋!

他赶紧丢下手机,冲出了房间。

“喂喂!大哥你还在听吗?大哥、大哥……”

手机里继续传来阿凉他们的咆哮声,可是千瑾已经听不到了。

千瑾在客厅的茶几上找到了车钥匙,然后从车库里开出了方淑华的红色卡宴。

把他油门踩到了两百码,一路往机场冲去。

艾西,等等我!

机场内人山人海,从落地的玻璃窗望出去,能看到一架架飞机起飞,冲入云霄。

马上就要登机了,艾西在候机大厅和艾可为、方淑华,还有来送机的米琪、卓亚凡道别。

“艾西,我真舍不得你,你到了那边一定要跟我电邮。”米琪依依不舍地拉着艾西的手,眼里盈满了泪水。

“嗯,我会的琪琪。”看到米琪的眼眶湿了,艾西的眼眶也一下子红了,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

“这是道别礼物。”米琪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艾西。

“谢谢你,琪琪。”艾西抹了一下脸上的眼泪,接过盒子。

“艾西,这也是我的道别礼物。”卓亚凡也把自己手中的盒子递给了艾西。

艾西接过盒子,心里依旧对拒绝他的事耿耿于怀。她望着卓亚凡,感激地说:“谢谢你卓亚凡,谢谢你今天来送我。”

卓亚凡淡淡地笑了笑,笑容却有点无力:“不要跟我客套,到了那边要照顾好自己,一个人在外要注意安全。”

“嗯。”艾西默默地点了点头。

眼看着登机时间快要到了,方淑华拉起艾西的手,再次叮嘱:“艾西,到了那边注意饮食,多穿点衣服。”

“我会的阿姨,爸爸就拜托你照顾了。”艾西看了方淑华一眼,又看了站在方淑华身边的艾可为一眼。

方淑华忍着眼泪,微笑着说:“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呢,你放心去吧,家里你不必担心,自己照顾好自己。”

以最快的速度,火速赶到机场后,千瑾停下车,就冲进了候机大厅。大厅内人来人往,千瑾焦急地寻找着艾西的身影。

最后,他终于在登机入口看到艾西他们,千瑾赶紧跑了过去。

“艾西!”

正在办登机手续的艾西听到千瑾的声音愣了愣,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犹豫了一下才抬起头在人群中张望着。

只见千瑾正推开拥挤的人群,奋力向这边跑来,艾西一下子楞在了原地。

“千瑾,你怎么来了!”方淑华看到千瑾满头大汗地样子,非常惊讶。一旁正在陪艾西办登机手续的艾可为还有米琪、卓亚凡也都呆住了。

千瑾来不及跟方淑华解释,抓住了艾西的手说:“跟我走吧。”

艾西睁大了眼睛,无法置信地望着满头大汗的千瑾,黑白分明的大眼里全是迷茫。

千瑾气喘吁吁地抓着她的手,刘海被汗水濡湿了,贴在光滑白皙的额头上。他似乎是狂奔而来的,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

“千瑾,你说什么呢!”方淑华生气地大声说,“艾西马上就要登机了,有什么话等到了那边再说吧!”

千瑾望了艾西一眼,不等她回答,拉着她转身就跑。

“千瑾!你干什么呢!快回来——”背后传来方淑华焦急的喊叫声,可是千瑾根本顾不得其他的一切。

他要阻止艾西离开,只要能让艾西留在自己身边,其它什么他都不管,哪怕是世界末日来临!

2

冲出候机大厅后,千瑾把艾西塞进了车里,然后开着车离开。

他没有往家里的方向开,而是开着车来到了海边。

到了海边,千瑾把车停下,熄了火。

艾西楞楞地望着一路上沉默不语的千瑾,觉得一切都仿佛是在做梦。

千瑾居然开着车把她从机场劫了出来,而她居然也不顾爸爸和方阿姨的阻止,跟着千瑾跑了。

“下车吧。”千瑾打开车门,走下了车。

艾西愣了愣,才跟着他走下了车。

天空万里无云,澄澈得仿佛是一块一尘不染的蓝水晶。碧蓝的大海和天空连成一线,海水倒影着蓝天,海鸥在地平线上忽起忽落,悠然自得地飞翔着。

千瑾的头发被迎面吹来的海风吹起,乌黑的发丝在微风中飞扬着。他的白T恤在阳光下半透明,赶紧得一尘不染。

艾西想起在巴塞罗那第一次见到千瑾的情形。

那时候她被千瑾美丽的外表给惊呆了。

而现在的千瑾依旧如往日般美丽,只是多了一些忧郁和深沉。

千瑾仰着脸,望着天空,似是在追逐那些在天空飞翔的海鸥。

“千瑾……”

艾西望着走在前面的千瑾,颤巍巍地叫道。

千瑾骤然转身,把艾西抱进了怀里。千瑾的肩膀是那么的宽厚,千瑾的臂膀是那么的有力,就像一个温暖的港湾,把艾西保护在里面。

艾西一下子居然忘记了挣扎,贪恋着这份温暖不想醒来。

“艾西,我喜欢你,我不要你离开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都不会再放手了!你不是我的姐姐,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千瑾的话一下子就击碎了禁锢着艾西的枷锁。

那些之前被她压抑在内心的情感化作了万千思绪如潮水般汹涌地向她涌来,几乎要将她淹没。

艾西仰起头,望着千瑾,眼泪像决了堤似的涌出了眼眶,一下子将她的视线模糊。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姐姐!我都要让全世界知道——我爱你!”千瑾大声地宣布着,似乎是要让全世界都听到他的心声。

“千瑾……”艾西睁大了眼睛,无法置信地望着千瑾,千瑾的话一字一句都敲击在她心上,让她激动得不能自已。

千瑾抓着她的肩膀,激动得浑身颤抖:“告诉我你也爱我,我知道你也是爱我的,你隐瞒不了你的感情,你早已经出卖了你自己!只是你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你是爱我的!”

艾西觉得她无法压力自己的情感了,她咬着下唇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水晶般透明的大眼里盈动着泪水。

她望着千瑾,哽咽地说:“是的,我爱你,我爱上了自己的弟弟……明知道这样是错的,是违背道德的,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知道我知道!”千瑾把艾西搂进怀里,心疼地说,“我知道你的难处,我知道你背负着多大的压力,这些我都知道……因为我也同样如此。”

“千瑾……原谅我没有你那么有勇气,原谅我这个胆小鬼。”艾西后悔不已。为什么她没有千瑾那么有勇气,为什么她一次次地把勇敢的千瑾推出门外呢,为什么她一次次地把爱他的千瑾伤得那么深呢。她根本就不是个称职的姐姐。

“我不怪你我不怪你!”千瑾放开艾西,伸出手抚摸着她沾满泪水的脸,心疼不已地说,“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我们都一起面对,有什么困难我们就一起克服。”

“嗯。”艾西流着泪点了点头。千瑾给了她爱的勇气,她不会再逃避下去了,不管有多然人唾弃他们阻止他们,她也不会退缩。

“艾西,太好了!”千瑾抱紧艾西,像是要把她揉进身体里似的用力,“太好了……还好我赶来了,还好我及时想通了,不然我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我也是,如果我今天离开了,我一定会悔恨一辈子。”艾西伸出手回抱住千瑾,眼泪濡湿了他的肩膀。

“艾西,我爱你。”千瑾轻轻地呢喃着,和海风融合在一起,仿佛要把她的心给融化了。

“我也爱你,千瑾。”艾西枕着千瑾的肩膀,轻声说道。

海水轻轻涌动着,浪花拍着海岸,海潮的声音一阵接着一阵,绵延不断。

艾西和千瑾手拉着手在海边散步,在沙滩上留下深一个浅一个脚印。艾西低着头,看着几只螃蟹因为受到他们的惊吓,横着身子爬走。

“爸爸和方阿姨那边怎么交代呢?”艾西低着头问道。这是她最担心的问题,她可以不顾全世界的眼光,可是她不能不顾及父亲还有方阿姨的心情。

千瑾停下脚步,执起艾西的手,黑曜石般璀璨的眸子闪烁着磐石般坚定的光芒:“我回去就跟他们说,不管他们会不会反对,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不要!”艾西焦急地脱口而出,这是她最担心的事,她非常害怕因为这件事跟父亲还有方阿姨决裂,不能因为他们的感情而毁了整个家。

这样她会永远对不起爸爸还有方阿姨的。

艾西望着千瑾,语重心长地说,“爸爸和方阿姨结婚才不久,我不想因为我们的事影响他们的感情,再过段时间告诉他们吧。”

“好吧,我都听你的。艾西,只要你开心。”千瑾笑了笑说道。

艾西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地说:“在家里和学校,我们暂时还是以姐弟关系相处吧。”

“嗯,我都照你的话做。”千瑾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艾西的脸,动作轻柔得仿佛在触碰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似的温柔。

艾西把脸贴在千瑾宽厚的胸膛上,沙滩上,两人的影子交叠在一起。

回到家。

艾西和千瑾看到艾可为和方淑华坐在客厅里,脸色看上去很不好,客厅里弥漫着一种压抑的异样的气氛。

艾西跟着千瑾战战兢兢地走进客厅,此时的千瑾看上去是那么高大而坚强,他抬头挺胸,毫不畏惧地走在艾西前面。

艾可为和方淑华似乎早就等着他们回来,一看到他们走进客厅,就用严厉的目光望向他们。艾西缩了缩脖子,低下头不敢看他们。

“千瑾,你把艾西带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飞机早就起飞了!”方淑华一看到千瑾就责备道。

“我有很多话还没跟艾西说,所以我就带她出去说话了。”千瑾迎着方淑华的怒气,面无表情地说。

方淑华敏感的发现千瑾不再用“姐姐”称呼艾西,而是直呼她名字。

可是方淑华并没有找到这丝不寻常的原因,所以她不露声色地继续质问千瑾:“有什么话非要在这个时候说,到了哪边再打电话说不就行了嘛!”

“对不起,我知道我太冲动了。”千瑾低下头,忏悔道。

千瑾还是第一次向她道歉,方淑华很意外,一下子愣住了,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艾西,你是怎么想的?”坐在沙发上,一直没有说话的艾可为,突然开口说道。

艾西走到艾可为面前,表情愧疚地说:“对不起爸爸,我不打算去留学了,我想过了,留在国内也能学画画。”

“你都想好了?”艾可为平静地望着她,用父亲独有的语重心长的语气说,“将来可不要后悔,这可不是随时都有的机会,可能这辈子就这一次了。”

艾西慎重地点了点头,目光非常坚定:“我想好了,只要我努力,在哪里学都一样。”

艾可为沉默了半晌,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好吧,我一直都很尊重你的想法,如果你觉得这样是对你好,那我就没有什么意见。”

“谢谢你爸爸,对不起,我……”艾西感动地望着艾可为,眼里盈满了泪水。父亲对她一直是那么的宽容,而她却对他隐瞒着真实的想法,她真的太对不起父亲了。

“没关系。”艾可为微笑着望着艾西,“你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应该自己做主。”

艾西含着泪望向方淑华:“方阿姨,对不起,我太任性了,让你们担心了。”

“不,艾西。”方淑华赶紧走上前,握住艾西的手,愧疚地说,“一定是千瑾那小子,他就是个惹祸精,没有一天的安宁。”

“这不怪千瑾,这都是我自己决定的。”艾西淡淡地摇了摇头。

“嗯。”方淑华点了点头,把艾西搂在怀里,心疼地说,“你能留在家里我也很开心,以后我们就不需要分开了。”

看到艾可为和方淑华都那么包容自己,艾西心里更加的愧疚了。

他们对她都是如此的包容和关怀,而她却自私地隐瞒着自己的想法。

如果他们俩知道,一定会非常伤心的。

可是,她没有办法,她不能把真实原因告诉父亲和方阿姨。如果说了,他们一定会很为难,也会很受伤。

这些痛苦让她和千瑾两个人背就可以了,没必要让全家人一起来承受。

而且只要她和千瑾能在一起就足够了,就算不能公开,她也已经很幸福了。

就让这份感情成为他们俩人的秘密。

3

第二天,艾西来到办公室,告诉苏惠她不打算去法国留学了,并向苏惠道歉,表示她辜负了苏惠的期望。苏惠没有说她什么,只是不住地摇头叹息。

从办公室出来后,艾西就碰上了米琪,米琪知道她放弃了留学机会后,惊讶得叫了起来。

“艾西,你怎么那么傻,那么好的机会你居然放弃了!我可是做梦都梦不到的呢!”米琪敲着艾西的脑袋,真想敲开艾西的脑袋看看,她的大脑结构是不是跟大家都不一样。

“我想过了,留在国内也能画画,外国的月亮不一定就比国内的圆。”艾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而且,我也舍不得你们。”

“我看你是舍不得你们家千瑾吧!”米琪冷不丁地调侃道。

“米琪,你瞎说什么!”艾西一下子急红了脸。

米琪看到艾西着急地样子,笑了笑说:“不然你怎么会舍得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机票都订好了,结果临时又放弃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会让你突然改变想法,肯定是为了千瑾。”

“琪琪……”艾西惊讶地望着米琪。她没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米琪,居然可以看穿那么多事。

“我知道,你就不用隐瞒了。”米琪的表情突然严肃下来,她望着艾西,认真地说,“其实也没什么,他又不是你的亲弟弟,你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有什么不能相爱的。”

“琪琪,对不起。”艾西非常的感动,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没想到她都看不透的东西,米琪全都看透了,这个平时嘻嘻哈哈每个正经的女孩,其实要比她成熟许多。

原来她比米琪还要千瑾都要不成熟。

米琪温柔地拉起艾西的手,望着她湿润的眼眸说:“我祝福你艾西,你这次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我希望千瑾真的能好好珍惜你。我希望你幸福。”

她的语气是那么的中肯,像一股暖流流进艾西心里。

“谢谢你琪琪。”艾西含着泪,点了点头。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为你着想了!”米琪伸出手,笑着刮了下艾西的鼻子。

艾西泪眼朦胧地望着米琪,心里像被阳光照射过似的温暖。

有那么多人的支持,她越来越有勇气和千瑾面对将来的种种困难和艰辛了。

周六。

蔚蓝的天空上漂浮着几片柔软的云朵,就像一块块诱人的棉花糖。

艾西穿着天蓝色的针织衫和白色的长裙,来到人来人往地广场上。

游人们自在地在广场上休息,有的拿着玉米粒喂着昂首挺胸在广场上走来走去的格子,有地靠在围栏边,望着滔滔江水,吹着江风。

艾西远远地就看到背靠着围栏,站在江边的千瑾。风吹起他乌黑如墨的头发,那一根根柔顺地闪烁着真丝般光泽的发丝迎风飞扬着。白色的休闲服把他模特般标准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边上几个女孩时不时地偷偷瞄着他,然后红着脸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边,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千瑾,让你久等了。”艾西走了上去,抱歉地说道。

“为什么我们不一起出门呢,非要让我先出门,然后你再和我会合呢?”千瑾的表情有一丝不悦。

“为了不让爸爸和阿姨起疑,我们尽量不要表现出粘得太紧。”艾西笑了笑,哄着千瑾,“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很委屈,忍忍吧!”

“算了。”千瑾耸了耸肩,表情无奈。

艾西看到千瑾缺乏元气的表情,伸出手,搂住他的胳膊,笑眯眯地说:“这是我和千瑾第一次约会呢,真是让人期待,我们去哪呢?”

看到艾西向他撒娇,千瑾的怨气就像被阳光普照般,瞬间消失了。他目光宠溺地望着靠在自己胳膊上的艾西,微笑着问:“你想去哪?”

“嗯……”艾西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双眼发亮,“去游乐园吧?”

“啊?”千瑾哑然无语,“……那不是小孩子去的地方吗?”

“有什么关系呢?我突然很想去,陪我去嘛。”艾西的笑容如春日的阳光般明媚,让千瑾不忍扫她的兴。

“好好,真是拿你没办法。”千瑾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俊美的脸上却漾开了温暖的笑容,就像秋日午后的阳光,温暖却不刺眼。

游乐园人山人海,场面颇为壮观。千瑾买了票,两人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才进到游乐园里面。

五彩斑斓的阳光下,游乐园的景色让人眼花缭乱,仿佛来到了梦幻中的童话世界。

小丑牵着一大串的气球,给过路的小孩子派发气球,用颜料描绘的脸始终保持着夸张的微笑的表情。

游乐园就仿佛具有魔力似的,一来到这里,所有人的心情都会像彩虹般灿烂。

“千瑾,我们去坐那个吧?”还没等千瑾从眼前眼花缭乱的场景中反应过来,艾西就拉着他往巨大的咖啡杯跑去。

他被艾西拽着坐进咖啡杯内,还没等他做好准备,咖啡杯突然转了起来。千瑾一惊,赶紧抓住面前的扶手。

“哈哈哈,千瑾,你的表情好搞笑哦!”艾西第一次看到千瑾流露出如此惊慌无措的表情,就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新奇,赶紧掏出随身携带的五百万像素的手机,把千瑾仓皇的表情拍了下来。

“不要啦,不准拍!”千瑾伸长了胳膊去抢艾西的手机,咖啡杯却猛然转了一圈,害他差点摔了出去。

“哈哈,不给你!我要米琪她们看看,她们看到这张表情对你的良好印象一定会幻灭的!”

下了咖啡杯后,千瑾的表情依旧幽怨不已。

“太狡猾了……”他幽怨地望着看着手机得意不已的艾西。

“这张照片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艾西心满意足地合上手机,像得了珍宝似的高兴。

“哼!”千瑾突然仰起线条完美的下巴,精致的嘴角勾起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你别得意,你如果把我的照片公开,那我也会把你睡觉流口水的照片公开!”

“我睡觉哪有流口水啦!”艾西转过身,望着千瑾嘟起了红唇。

“有流哦!”千瑾弯下腰,把好看得令人陶醉的俊颜凑到艾西面前,“你别抵赖,我早就拍下照片留作证据了!”

“卑鄙!还给我!”艾西伸出手,生气地瞪着千瑾。

“想要?除非你把刚才的照片删了。”千瑾挑着眉,眼底闪烁着让人不易察觉的狡黠。

“好吧,删就删……”艾西不清不远地翻出手机理的照片,然后按下了删除键。那张照片在屏幕上化作粉末然后永远消失了。“好了,可以把我的照片还给我了吗?”删完后,艾西抬起头望着千瑾,伸出手道。

谁知道千瑾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笨蛋,我是骗你的啦,哪有什么睡觉流口水的照片呀!”

艾西一下子意思到自己上当了,怒火一下子冲上了头:“好啊!你居然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她扬起拳头就要去打千瑾,谁知道千瑾激灵地闪开了,好像早就预测到自己会报复他似的。

“哈哈哈——来啊来啊!你抓不到我!”

千瑾朝艾西做了个鬼脸,然后拔开修长的腿跑了。

“站住!死千瑾臭千瑾——”

艾西在原地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追了上去。

“追不到追不到!艾西是短腿小猪!”

“你才是短腿小猪呢!我今天绝对饶不了你——”

……

蔚蓝的天空下,回荡着两人的笑声,融合进游乐园欢快的气氛中。

4

黄昏将近。

下落的夕阳把天边的云彩晕染成了变幻多姿的瑰丽色彩,就像旋转的旋转木马般绚烂。

玩得尽兴的两人牵手走出了游乐园,心里依旧洋溢着欢快的气氛。

“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你,千瑾。”艾西停下脚步,仰起脸,望着千瑾在夕阳下美得如同梦幻般的脸说道。

“我也很开心,就像做梦一样。”千瑾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艾西白皙透明的脸,乌黑的眸子温柔得能把世间万物给融化。

艾西从来都没有想过,可以跟千瑾像其他情侣一样约会。

虽然背着同学和家人,可是这份秘密就像是守护在心中的蜜糖,甜得让她沉醉。

两人在车站等车时,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前面还阳光明媚的天空此时阴阴暗暗的,厚厚的铅灰色的乌云从四面八方聚拢。

“好像要下雨了。”艾西的话刚说完,淅淅沥沥的雨便从天空洒落下来。

千瑾赶紧脱下外套罩在艾西的头顶,自己却任由雨滴淋着。

“你也不要被淋到了。”艾西靠近千瑾,把外套的一半挪到千瑾头顶,千瑾微笑着拉着外套的边。

风夹着细线般密密麻麻的雨丝吹过,温度骤然降了好几度。

艾西不禁打了个寒颤,千瑾见到,伸长了胳膊把她拥进了自己的怀里。温暖厚实的怀抱,让艾西的身体一下子就暖和起来,她靠在千瑾的怀里,心里洋溢着甜蜜的幸福。

要是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

这时,千瑾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破了片刻的宁静。

千瑾有点不耐烦地从裤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按下了静音,又放回了口袋。

“为什么不接电话?”艾西疑惑地望着他。

“是无聊人的电话。”千瑾的语气中透着不耐烦。

艾西哦了一声,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后,公车终于来了。千瑾撑着外套,让艾西先上了车,然后自己才一跃,跳上了公车。

回到家,两人都湿漉漉的,像掉进了水里的鸭子。艾西赶紧从卫生间拿出了两条干毛巾,一条递给千瑾,一条自己擦拭着。千瑾接过毛巾,不忙着给自己擦,而先替艾西擦起头发。

“不用了,你自己擦吧,等会儿不要感冒了。”艾西笑着推开千瑾的手。

“不要,我要你替我擦。”千瑾撅起嘴,显得有点固执和孩子气。

艾西拿他没有办法,娇羞地笑了笑,然后踮起脚,微红着脸,擦起千瑾因为淋了雨鸦羽般乌黑的光亮的头发。

擦干了头发后,艾西便走进厨房,开始做晚饭。

窗外电闪雷鸣,院子里的月季花在狂风暴雨下,东倒西歪。

雨越下越大。

艾可为和方淑华加班没有回家,所以只剩艾西和千瑾两人吃晚饭。

因为不用掩饰互相间的感情,所以吃饭的时候两人心情愉悦,不知不觉都吃得比平常多。

吃完晚饭,艾西在厨房洗碗,千瑾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做着他的建筑模型。他只要一有时间便会做模型,似乎对此乐此不彼。

千瑾的电话突然又想了起来,夹杂在雷鸣声中,让千瑾的身子一震。

他从茶几上拿起手机,看了看屏幕上跳动的来电显示,上面显示着阿凉的名字。

千瑾接起了电话。

“大哥,莎莎喝醉了,在酒吧里闹个不停!你快过来劝劝吧,不然我怕莎莎会出事!”阿凉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

“我知道了。”千瑾听完并没有多说什么,就挂上了电话。

他皱着眉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随即烦躁地抓起沙发上的外套,然后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千瑾,你要出门吗?”洗完碗从厨房里走出来的艾西,看到千瑾打算出门的样子,困惑地问道。

“嗯,朋友那边有点事,我过去一下。”千瑾停下脚步,点了点头,表情里却似乎隐藏着什么。

“可是这么大的雨,你带把伞出门吧。”艾西从壁橱里拿出一把透明的伞递给千瑾。

“好的,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千瑾接过伞,叮嘱了一声,便开门出去了。

艾西一个人站在玄关处,望着门在她面前关上,心里一阵冰冷。

最近千瑾总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可是却什么都不对她说。

这让她有种强烈的不安全感。

她不知道这份幸福能够守住多久……

千瑾撑着伞,顶着倾盆大雨来到酒吧。

酒吧喧嚣依旧,千瑾穿过了拥挤的人群,在墙角处看到了阿凉和喝得意识不清大哭大闹的韩莎莎。

桌子上凌乱地摆放着许多酒杯和酒瓶,酒从翻倒的酒瓶里流出来,流得满桌子都是。

千瑾面色不悦地走了上去,正在哭闹不停的韩莎莎一看到千瑾,便扑了上去。

“千瑾,千瑾……你终于想起我了!我以为你早就忘记我了……我打你那么多次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她抓着千瑾的胳膊,表情像被北极的风吹过般凄楚。

“快起来,我送你回家。”千瑾抓起她的手,欲拖着她往外走,却被韩莎莎甩开了。

“我不要回家!”韩莎莎摇着头,歇斯底里地叫着,“既然你已经不打算跟我有牵扯了,为什么还来管我!”

“不要任性了!”千瑾忍无可忍地怒吼道,试图制止韩莎莎继续发酒疯,谁知道韩莎莎越来越悲伤了,似乎是要和这个世界同归于尽似的绝望。

“千瑾,你为什么那么无情?我是那么的爱你,我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你,可是你却把我当废弃品般丢弃……”韩莎莎泪流满面,曾经视美丽同自己的生命一样重要的她,此时头发凌乱,脸上的妆也花了,晕开的睫毛膏混合着泪水一道一道的。

千瑾面色铁青地对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阿凉说:“阿凉,帮我一起把她扶出去。”

阿凉听了千瑾的话,像一下子惊醒过来似的浑身一颤,然后伸出手去扶摇摇晃晃的韩莎莎。谁知,他的手才刚碰到韩莎莎,韩莎莎便像被电触到似的,大力甩开了他的手。

“不要!不要来碰我!我不走——就让我醉死在这里算了!”韩莎莎冲着阿凉和千瑾歇斯底里地大叫,喊得嗓子都哑了。就像只受了伤了鸟儿般,全力震动着翅膀一次次飞向天空,却一次次地坠落下来,只能仰天悲鸣。

阿凉看了,不禁悲从中来。

“那就随便你吧!”千瑾面色铁青地看了韩莎莎一眼,便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

“大哥!”阿凉实在不忍心这样的韩莎莎被千瑾丢下,赶紧追上去拉住了正要离开的千瑾。望着面色铁青的千瑾,阿凉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说,“莎莎都是因为你才这样的,你这样子走掉,她实在太可怜了。”

“她要发疯就让她发去,发完就好了。”千瑾冷冷地说,心情很烦躁。

“你不要这么说大哥,莎莎真的很爱你,你要是这么无情地对她,她说不定真会做出绝望的事情来。”阿凉认识韩莎莎好几年了,从来没有见过她为一个男人这样过,所以看到她这个样子非常地不忍心。

千瑾听了阿凉的话沉默了半晌,最后深深地叹了口气,表情是无尽的无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空鸠之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空鸠之歌 空鸠之歌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离别,汹涌澎湃的爱意

8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