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課 鬼魅傳說重現

第三課 鬼魅傳說重現

「放開她!」

驀地,人群中傳來一聲厲吼。只見一個銀灰色短髮的少年穿破了人群沖了過來,他的身手特別敏捷,在擁擠的人潮中居然眨眼間就來到了姚若葉身邊。

冷獵!

姚若葉難以置信地睜眼睛,天啊,竟然又是冷獵,剛才看到的人真的是他……他想幹什麼呀?

啪!

冷獵一把抓住方母的手,輕易地就把它從姚若葉的胳膊上拽開。

方母的臉色刷白,額頭沁出了一片冷汗。她用力抽回手,警惕地瞪着冷獵。

「你是誰?你想要做什麼?」方父拉着妻子和女兒後退了一步,三人驚恐地望着冷獵,身體瑟瑟發抖。

「哦,伯父伯母,我不會對你們做什麼,你們不用這麼害怕。」冷獵露出燦爛無邪的笑容,不動聲色地攔在姚若葉身前。「你和這個惡毒的女孩是一夥的嗎?!」方母終於鼓起勇氣,指著冷獵,咬牙切齒地問。

「你們誤會了,我真的沒有推方小茉,是她自己摔下樓的!」姚若葉小心翼翼地從冷獵身後探出腦袋,誠懇地說。

「誰相信你的話,所有人都說,當時現場就你一個人,不是你,還會有誰啊!不要狡辯了,你這個狠毒的丫頭!」方父瞪着姚若葉,眼裏燃燒着熊熊怒火,似乎要在姚若葉身上燒出兩個窟窿。

「如果姚若葉真的是兇手的話,她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呢?」冷獵息事寧人地說道,「而且,伯父伯母,就如你們說的,姚若葉根本就不認識你們的女兒,為什麼無緣無故去傷害她呢?甚至還把她推下樓?」

方父方母和方小莉聽了冷獵的話後面面相覷,似乎也覺得指控姚若葉的證據不夠充分。

「可是,可是那天就只有她一個人在事發現場,根本沒有目擊者看到當時情況,所以她還是最大的嫌疑人啊!」方父糾結著這一點,仍舊不放過。

「不……伯父伯母,有目擊證人!那天事發現場……我在!」冷獵平靜地說道,言語間沒有一絲猶豫。

「啊?什麼?」方父方母一臉驚訝。

然而,比他們更驚訝的是姚若葉!

啊,什麼?冷獵他……竟然……姚若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伯父伯母,那天我正好經過,看到姚若葉離你們女兒還有一段距離,她根本推不到方小茉……」冷獵嚴肅地解釋道,和平日裏嬉笑的樣子完全不同。

方父方母一下子沒了聲音,畢竟沒有證據指控說一定是姚若葉乾的,而現在,又出現了證人為她辯解。

沉默……

姚若葉獃獃地站立在一旁,怔怔地望着剛才為她作證的冷獵,她的大腦有過幾秒鐘的空白,她簡直不敢相信,從來拒絕自己的冷獵,今天竟然會幫她作證,替他解圍……

「那是誰害了我們的女兒呢?」方父突然驚醒似地問道,此時的他就是一位因為失去愛女而悲痛的父親。方母和方小莉看到方父悲痛的樣子,也都潸然流下了眼淚。

「這個我們一直在調查。姚若葉也一直很用心地在查找真相,相信我們,我們一定能找出傷害小茉的真兇!」冷獵認真地說道。

那邊,姚若葉望着此刻為自己一次一次說話的冷獵,她忽然感覺到冷獵沒有那麼討厭了,而且他認真地模樣,真的……很帥!

醫院外。

天色已近黃昏,紫紅色的夕陽染紅了大半片天空。整個朱雀市沐浴在絢爛的晚霞之中,越發顯得光彩奪目。

「謝謝你剛才替我作證,給我解圍。」姚若葉轉過身感謝冷獵。冷獵迷人的發梢被霞光染上一層淡淡的金黃色,閃爍著瑰麗的光澤,他臉龐之上如艷陽般燦爛迷人的笑容使過路人無不紛紛側目。

也許冷獵只是表面嬉皮笑臉,他其實是個好人吧。姚若葉暗自想到。

「你真是個笨蛋呢。」誰料冷獵卻摸著姚若葉的頭髮,又開始嬉笑起來。

「你……」姚若葉一時語塞,「你幹嘛呀?別以為你救了我就可以隨便罵我!」

「明知道會被罵還要送上門,你這樣還不笨的話,世界上就沒笨蛋了!哈哈,不過你犯傻的樣子還蠻可愛呢。」冷獵看着姚若葉一本正經的焦急模樣,更加忍不住大笑起來。

姚若葉鼓著腮幫子,氣乎乎地瞪着冷獵,無言以對。她是比較莽撞迷糊,做事欠缺考慮,可也不至於像冷獵說得那麼傻吧!

「對了,剛才你既然已經替我作證了,那乾脆也幫我向U。I。S作個證吧,好人做到底。」

「我說過,可以為你作證,但絕不牽涉U。I。S,以後有關U。I。S的事情,再也不要和我說!」冷獵清亮堅定的聲音劃破了紫霞瀰漫的天空。

哎,老是這樣,一提到U。I。S,完全就變了一個人嘛……算了……還是轉移話題好了。

「對了,你也在調查墜樓少女事件吧。」既然你在調查,我在調查,那不如我們一起調查吧!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力嘛!」

冷獵畢竟替自己解了圍,除了格外針對U。I。S這點有些奇怪之外,應該還是個好人。再說,他看上去還蠻厲害的樣子。早點抓住兇手,自己就能早一點加入U。I。S了!

冷獵誇張地大笑起來:「哈哈,我不要,笨蛋是會傳染的,我不要和你一起!」

姚若葉頓時嘴角抽搐,卻還是故作鎮定,深深了地呼吸一口氣。

「可是你在醫院裏還說要一起……」

「哈哈,笨蛋,我說什麼你都相信啊……」

「你……討厭死了……」

「好了好了,開玩笑的,我冷獵從來不說假話的哦,呵呵。看你那麼有誠意,那我們就組成一個『特別行動小組吧』!」

「一言為定!」

……

夜色朦朧,月黑風高,兩個從學校里偷跑出來的男生,準備攀爬圍牆回到宿舍。

漆黑的夜幕中,昏黃的月色飄忽不定,灑下點點稀疏的光影,就像夜行動物發亮的眼睛,透著魅惑和詭異。

此時,有一個幽藍色的物體恍恍惚惚地朝專心爬牆的男生背後逐漸飄移靠近,就像鬼火一般悄無聲息,飄渺詭異。

「怎麼搞的,這天氣怎麼這麼冷,我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陰嗖嗖地整個人都發抖了……」

「是啊,陰風陣陣的,感覺好恐怖……我們還是趕快搬磚頭爬吧!」

……

幽藍色的怪物不知不覺中越飄越近,漸漸靠近了其中一個男生,迷離詭異的藍光慢慢把他包圍……

「喂,快把磚頭遞給我!」蹲在前方的男生沒有回頭,只是朝自己背後伸出手,想要接住同伴遞來的磚頭。

「哇,這是什麼呀?怎麼冰冷冰冷,還軟綿綿,滑膩膩地像蟲一樣!好噁心啊……」當男生伸出手后,卻在一秒之內,如觸電般反彈了回來。

「喂,叫你給我磚頭,你給我的是什麼啊?」男生轉過頭,想埋怨自己的同伴。

一片巨大的烏雲伴隨着陰風遮蔽住了月亮,沒有了月色的夜晚更加漆黑一片。

「啊……這……這是什麼?!」男生沒有想到自己回過頭,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同伴,而是一個幽藍色的怪物,迷離夜幕中,閃爍著鬼火般的熒熒光芒,散發着冰冷陰森的氣息。他頓時嚇得整個人僵住無法動彈。

「喂……喂……小天你在哪裏?救命……」男生顫抖著聲音呼喊著自己的同伴。

突然,藍色怪物的眼睛透出一片猩紅,透明的身體緩慢地流動着淡藍色的波紋,緊接着它開始朝着渾身顫抖的男生飄移過去……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劃過夜空后,只留下令人心惶的沉寂。

地面上只躺着兩個男生——一動不動,彷彿被勾去了靈魂。

夜半陰冷的風不斷地吹襲著校園,空氣中似乎除了陣陣風聲,就只剩恐怖的笑聲,隨風漸行漸遠……

啪!

兩份病例表被扔在了辦公桌上。澤玖瀾深鎖著眉頭靠在椅子上,一語不發。

U。I。S總部一片靜默,一股低氣壓壓得令人幾乎喘不過氣來。所有隊員站在兩邊噤若寒蟬,誰都沒有說一個字。

「雪華,報告一下你們的調查結果。」不知道過了多久,澤玖瀾終於開口。

「經過我們的調查,方小茉並沒有自殺的理由,也沒有夢遊症的病史……所以說是她自己摔下樓梯有點牽強。可是那天現場除了若葉,並沒有其他人……不,不過我相信若葉,不可能像學生會長說的那樣是她在捕捉麒麟時不小心把方小茉撞下去的。雖然若葉雖然平時做事莽撞,但是她還不至於……」

「好了!把調查結果告訴我就可以了,不需要發表你的個人意見。」澤玖瀾冷冷地打斷她的話。

「是。」雪華黯然地點了點頭,望着有些冷若冰霜的瀾隊長,深紫色的瞳仁里滿是落寞。

「這一個星期你們就調查到了這些嗎?」澤玖瀾冷冷地掃了手下一眼,口氣嚴厲。

雪華抿了抿嘴,一向對自己嚴格要求,總是希望能在隊長面前表現出最好一面的她,此時慚愧不已:「對不起,隊長……當時太混亂了,現場完全被破壞了,從目擊者口中也沒問出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可以說現在除了若葉,沒有任何其他嫌疑人。」雪華說完咬緊了下唇,臉色凝重。

「那,這兩份病例你們有什麼看法?」澤玖瀾拿起辦公桌上那兩份病例表,「在方小茉摔下樓梯變成植物人後,又有兩名學生變成了植物人。短短的一個星期,七星學院就有三名學生莫名其妙地受到了傷害。你們覺得這是偶然事件嗎?」

「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三名學生變成植物人是有聯繫的,但是直覺告訴我這三起事件肯定存在着某種關聯,這很可能是起連鎖案件。」雪華望着澤玖瀾,毫無保留地說出自己的想法,清澈的眼眸里滿是渴望隊長肯定自己的期許。

「我也同意雪華的想法,事情不可能那麼巧合。不過這三起案件都很懸……方小茉變成植物人說起來還有根有源,可是後面兩名學生變成植物人的原因就很詭異了!他們兩個被發現暈倒在圍牆邊,身上沒有任何傷痕。」歐陽昕遠摸了摸線條柔美的下巴,瞳孔因為困惑而緊縮。

「這太詭異了,好像是他們兩個是被鬼召去了魂魄似的。」景夜蓮緊蹙著眉頭,厚厚的劉海在額頭上投下一大片陰影,鏡片在陰影中反射出一道冰冷的光芒。

「鬼?」八寶嚇得躲到了歐陽昕遠的身後,兩隻小手抓着歐陽昕遠的褲腿,整個人像風中的落葉抖個不停。

「說……說到鬼,抓麒麟的那天夜裏我的確感覺到了一股不屬於人類的氣息。」八寶從歐陽昕遠身後小心翼翼地探出圓圓的腦袋,哆哆嗦嗦地說。

他的一句話,令U。I。S總部的溫度迅速下降了十多度。所有人的後背都激起了一大片雞皮疙瘩。

「這個世界上沒有鬼。」澤玖瀾看着大家驚慌失措的樣子,冷靜地說道,「把這兩起懸案也列入調查範圍內,把三起案件當做是連鎖案件併案偵察。」

「是!」所有人畢恭畢敬地回答道。

「案件都是發生在搖光樓附近,而且都在夜裏發生。晚上輪流在搖光樓埋伏,兇手很可能再次做案。」瀾隊長從來都是沉穩冷靜,深謀遠慮,「昕遠和我一組,雪華、景夜蓮和八寶一組輪流在搖光樓里守夜埋伏。」

「是,隊長。」

陽光以不同的角度變換著,折射出五彩斑斕的光芒。雖然發生了三起事故,可是七星學院似乎沒有太大的變化。

現在是午休時間,學生們在教室里談天說地,在花圃邊吃便當,在操場上踢球。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平靜和睦。

只是在一個不為人注意的地方,藏着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你快藏好……」

「……幹嘛要藏起來……」

「……快啊,他們馬上就要來了吧……

「……誰要來……」

開陽樓前面的林蔭小道上斷斷續續地傳來一陣輕微的談話聲。一棵兩米高的大樹輕輕騷動着,間或抖落幾片樹葉,微風下悠悠飄落。

仔細看才發現裏面蹲著兩個人!姚若葉和冷獵隱藏在濃密的樹葉后,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就在這時有兩個身影從開陽樓里走了出來。

「來了!」姚若葉立刻按住冷獵的腦袋,一動不動地躲在樹梢上。毫無防備的冷獵,整張臉被姚若葉按在粗糙的樹皮上,俊美的臉都被壓得變形了,偏偏又不能反抗,難受得直冒冷汗。

越走越近的兩個身影——金髮少年和紅髮少女,正是歐陽昕遠和雪華。

姚若葉的兩隻耳朵就像兔子似的倏地豎了起來,冷獵也安靜地側耳聆聽着他們的對話。

「……今晚你和隊長守夜埋伏時要小心,記得提醒隊長哦……真兇很可能會出現……」

「雪華,這還用你提醒嗎,像隊長這樣厲害的人,肯定能抓到兇手。你這麼擔心隊長,是不是……呵呵……喜歡隊長啊?!」

「你胡說什麼呢……我……我擔心隊長,我……是為了全隊着想。」

「哈哈,你看你,臉都紅成了大蘋果了,還不肯承認……真有意思……

「你……你還是想想晚上在搖光樓埋伏的事情吧……」

「……你還信不過我們啊……」

……

兩人順着林蔭道邊走邊談論,很快就消失在林蔭道的盡頭,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了。

「喂,搞了半天你竟然讓我在這裏等U。I。S的人?早知道我就不理你了!」

冷獵沒想到自己無辜被姚若葉拉來躲在這裏,竟然是為了偷聽消息,臉上不禁浮現不滿的神色。

可姚若葉卻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聲音,只顧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

守夜?埋伏?還有……雪華姐喜歡隊長???

仰慕隊長的人可真多啊,不知道隊長會不會知道我也……為什麼隊長這麼冷淡,我還是一直想着他呢……不對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最重要的事情是……

守夜!埋伏!

從遐想中回過神來的姚若葉這才意識到躲在樹上偷聽的目的。她伸手撞撞冷獵:「啊,你說什麼?」

冷獵撇撇嘴角,額頭落下一顆大汗:「我說我要走了!」

「啊,怎麼能走呢?你剛才沒聽到嗎?晚上搖光樓,埋伏!真相終於要揭開了,哈哈。」姚若葉邊扭動着有些僵硬的腰,邊翹著尖尖的下巴洋洋得意地朝邊上的冷獵說道。

由於這幾天學校有兩名學生莫名其妙地變成了植物人,搞得同學之間流言四起。有的說他們召喚了死神,有的說他們玩了筆仙遊戲……但卻沒有一條可信。

一心想加入精英隊伍的姚若葉自然想到最可靠的消息一定來自最強大的U。I。S,於是她拉着不明就理的冷獵躲在了樹林里。

「我們晚上也去搖光樓埋伏吧。」姚若葉完全忽略了冷獵臉上不滿的表情,她用力捏緊拳頭,好像手裏正捏著犯人的脖子似的。

「哎,為什麼當初我會答應你一起調查……」冷獵嘴角抽搐了一下。

「搖光樓,埋伏……我來啦!」

激動的姚若葉似乎已經聽不到別的聲音,此時她的腦海里只有這一個信念:找到兇手!

七星學院,午夜十二點。

大片大片的烏雲遮蔽在漆黑的夜幕上,皎潔的皓月隨着烏雲的遊走忽隱忽現。茂密的樹海在夜風的吹拂下,發出簌簌的細碎聲音。有一種黑暗詭異的氣息在夜色中隱隱騷動。

搖光樓內一片死寂,銀色的月華透過窗戶灑落在樓道上,投射下斑駁的影子。那漆黑的影子隨着月華的變幻緩緩移動,彷彿是耐不住寂寞的妖魔,不停地扭動起舞。

噠噠噠……噠噠噠……

澤玖瀾和歐陽昕遠在二樓巡視,空曠的樓道內清晰迴響着他們的腳步聲,此時聽起來不禁令人心驚肉跳。

「已經過了十二點了,今天兇手還會出現嗎?」歐陽昕遠打着手電筒掃視着各個角落。

「不能掉以輕心。」澤玖瀾面無表情。

嘎吱……

倏地,二樓一間學生宿舍的門被悄悄推了開來,一個高個男生賊頭賊腦地從房間里探出頭,鬼鬼祟祟地張望着漆黑的樓道。

「喂,你出來了沒有啊!」一個不耐煩的女聲從他貼在耳邊的手機中傳了出來,嚇得男生猛打了個哆嗦。

「噓……我現在馬上出來,我在樹林里等你……」高個男生壓着嗓音。他貓著腰走出了宿舍,輕輕掩上了門。

啪!

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一隻大手拍上了他的肩膀。

「啊——」男生頓時嚇得尖叫起來,一顆心臟差點從嗓子眼裏跳出來。

「這麼晚了,還出來幹什麼?」

男生愣愣地轉過頭,卻看到他面前站着兩個高大英俊的少年,一個莊嚴高貴,一個優雅斯文。他們胸前都刻着「U。I。S」三個英文字母的金色徽章,在夜色中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U……U……I……S!我沒……沒幹壞事,只是……想去見女朋友……」男生就像得了口吃症似的,望着那個金色徽章結結巴巴地念道,隨即仰起頭,用崇敬的目光望着澤玖瀾和歐陽昕遠。

「快回去睡覺,夜裏禁止出門!」澤玖瀾打開宿舍門,像拎小狗似的拎起男生的后衣領,輕鬆地把他扔了進去。

砰——

那男生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關在了一片漆黑的宿舍中。

「隊長,剛才那男生理由很正當嘛!」歐陽昕遠一臉無比同情的表情,「要不,隊長,就放他去見女朋友吧,談戀愛也很重要耶……」

「不行。」澤玖瀾毫不動容。

「隊長,你好像一直對談戀愛沒有興趣,怪不得不能理解那男生的心情……」

「胡鬧!繼續巡邏!」澤玖瀾稍稍提高了嗓音,昕遠立刻閉嘴。

戀愛?!

漆黑的宿舍樓道里,澤玖瀾聽到這個久違的詞語,臉上閃過一絲捉摸不透的表情,似乎是無奈,迷惘,甚至更加複雜……

澤玖瀾

呼——呼——

外邊突然起了大風,樹林就像大海般洶湧起伏起來。這樣沉寂的夜正是夜行動物出沒的好時機。山上的蝙蝠和貓頭鷹倒掛在樹梢上,等待獵物從身邊經過。老鼠從洞裏爬了出來,在地上尋找著食物。

搖光樓外參天大樹上蹲著兩個漆黑的身影,一動不動就像是兩隻潛伏的貓頭鷹。

姚若葉和冷獵爬上了一棵大樹,兩眼緊盯着搖光樓。

姚若葉一動不動地望着搖光樓里正在來回巡視的澤玖瀾,烏黑的瞳仁里隱藏着一抹看不見委屈和痛苦。黑色的長發被風吹散,在夜色中鋪開了一片迷離。

「女生墜樓是事實,你什麼也不用說了。」

「你不用多解釋了,這件事我們會調查清楚的。」

澤玖瀾冰冷的話語還清晰地迴響在她的耳邊。

為什麼一直深深仰慕的隊長竟然如此不信任自己!為什麼呢?我真的沒有資格嗎?我真的在隊長你心中是個做什麼都不行的廢物嗎?不,不能讓隊長看輕自己,我今天一定要找出夢遊少女、植物人事件的真兇,我一定能靠自己的力量加入U。I。S隊伍。隊長,相信我……

哎,一想到隊長,心就「撲通撲通」亂跳……

「喂,你在那裏發什麼呆啊,你是在守夜埋伏的,還是來看澤玖瀾的?」冷獵的聲音拉回了姚若葉的思緒。她緩過神來,只見冷獵皮笑肉不笑地斜睨着她。

「我……我才沒有盯着澤玖瀾看呢!」

「笨蛋,我可沒說你盯着他看,你不打自招,還不承認,哈哈。」

「我……喂,你正經點好不好,你看你,叫你來埋伏,你穿成這樣幹嗎?」姚若葉指著冷獵一襲的黑衣,還有誇張的蒙面黑布,找到了反擊的話題,「看你的樣子還蠻像江洋大盜的,說——平時是不是經常做偷雞摸狗的事情?」姚若葉用手肘捅了捅冷獵的肚子。

「喂!」冷獵也用手肘輕輕地敲了一下姚若葉,「搞什麼呀你,不是讓我來一起來守夜埋伏的嗎?」

「我……我那是為了趕快抓到兇手,洗脫罪名!」姚若葉捏著拳頭勝券在握地說道。

宿舍樓三樓。

樓道內仍舊黑蒙蒙一片,黯淡的月光微微染亮了一邊的窗戶,卻仍舊顯得灰灰暗暗,還透著些許詭異。

走廊上,灰暗中忽然閃出一團光亮,一間宿舍的門慢慢敞開,一點點藍色的幽光從裏面透射出來,星星點點的藍色熒光如撒網一般逐漸蔓延至整個樓道,原本點點幽光慢慢變亮加深,照亮了整個走廊……

那光?!

糟糕!

澤玖瀾和歐陽昕遠看到了那詭異恐怖的藍光,心裏大叫不好,立刻飛身向半敞開的宿舍狂奔過去。

「發生什麼事了?!」蹲在搖光樓外大樹上的姚若葉看到澤玖瀾和歐陽昕遠的身影快速在窗格間掠過,一副十萬火急的樣子,立刻覺得苗頭不對。

「去看看!」冷獵迅速從樹稍上跳起,追逐著澤玖瀾和歐陽昕遠的去向躍上了另外一棵大樹。

嗖——嗖——

冷獵身手矯健,在樹梢尖迅速移動,快如閃電。

而姚若葉則是菜鳥身手,她使勁全身力氣朝宿舍樓三樓飛奔而上。

難道是兇手出現了!好吧,看我姚若葉來抓住你!

……

殘缺的月牙低垂在窗外的夜空上,片片可怖的烏雲隨風飄過,遮蔽著那一輪如鈎的殘月,泛出點點昏黃的光澤,從敞開的窗戶中灑進宿舍。白色的窗帘伴隨着夜晚寒冷的陰風輕輕飄揚,就像一個亂舞的幽靈。

半敞開門的那間宿舍里是令所有人震驚的恐怖一幕。

靠窗一張單人床上靜靜地躺着一個少年,仔細看去,那少年竟然就是剛才那個被喝令回房的高個男生!他緊閉着眼睛,沒有因為擅闖者的驚擾而醒來。在他身上匍匐著一個女人,又或者不是個人,因為她是半透明的!

女人的身體就像是海水一般呈現出半透明的藍色,在昏暗中散發着幽藍色的光芒。

她用半透明的手貼著少年的臉,額頭輕抵著少年的前額,少年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嘴唇一點點失去血色。

那場面尤其詭異,令所見之人脊背一涼!

時間彷彿在那一刻定格,空氣好像在那一時停滯。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深深震撼,呆立在當場。

冷獵的臉色刷地一片死白,彷彿全身的血液在剎那間凝固。他的瞳仁驟然緊縮,眼眸深處是一種撕心裂肺的仇恨,彷彿擁有毀滅整個世界的衝動。他就像是鋸齒動物一般緊咬着牙齒,雙拳握得死緊,因為過分用力指關節隱隱泛白。

一旁的澤玖瀾此時也是一動不動。在他的眼裏更多的不是驚訝,一向沉靜穩重的他顯露出的是從未有過的惶恐。他緊緊地盯着面前的半透明怪物,湛藍的雙瞳深邃不見底,蹙緊的眉宇間積聚著一片陰霾。

澤玖瀾……

而姚若葉更是像失了魂魄般瞪大了似乎沒有焦距的雙眼,那個半透明怪物的倒影影射在她的瞳孔深處,彷彿要挖掘她大腦最深層的記憶。

她的腦海里浮現起一段段支離破碎的記憶——

……

「孩子——快逃!」一個美麗的中年婦女向她伸出手,她的眼睛睜得極大,美麗的容顏因為害怕而有點扭曲。她凄厲的叫聲彷彿要撕裂夜空。

……

啪嗒——

兩具屍體被拋棄在地上,就像兩個被丟棄的木偶似的,一動不動橫卧在一起。

「爸爸……媽媽……」一個五六歲大小的小女孩跪倒在地上,徒勞地搖動着地上兩具屍體,一串串豆大的淚珠從眼眶裏滾落。

……

「跟我走吧……我會給你糖吃,給你可愛的洋娃娃……」一個金髮女子一點點靠近小女孩,鮮艷的紅唇吐露著具有誘惑力的話語。

不……不要……

小女孩小小的身子瑟縮著,望着躺在地板上失去意識的父母,想呼救卻叫不出來。

……

支離破碎的記憶就像是玻璃的碎片,刮過姚若葉的大腦。

又是那個噩夢,又是那麼真實的恐怖場景,不忍回想的慘痛記憶。

姚若葉望着眼前難以置信的一幕,她的腦袋越來越漲,好像馬上要撐破爆炸似的。她用力抱住頭,大口地喘息著,空氣似乎越來越稀薄。每一根腦神經都在抽搐,每一個腦細胞都在跳躍,她的思緒一片紊亂。

眼前的景物越來越模糊,窗外的殘月似乎已經看不見了,半透明的藍色怪物模糊出一個朦朧的影子,在她眼前扭曲變幻著。

撲通——撲通——

姚若葉的心跳越來越快……呼吸越來越困難……

終於,一片黑暗向她襲來,吞噬了她的所有知覺……

「姚若葉,你怎麼了,快醒醒,喂。」

「糟糕,那個怪物跑了,別跑……。」

「快把姚若葉扶起來,帶回總部去,快……

「你是誰?」

「我叫夢魘。」

「爸爸媽媽怎麼了?

「他們睡著了。」

「跟我走吧……我會給你糖吃,給你可愛的洋娃娃……」

不……不要……

「不——要!」一聲激動的大喊,姚若葉猛然從夢中驚醒,瞪大了眼睛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此時,她才發現自己正置身於U。I。S總部。而從隔斷的玻璃房間,黑色的真皮沙發來看,這裏是澤玖瀾隊長的辦公室。

「你醒啦,剛才做噩夢了?」一個冷峻的聲音忽然從周圍某處傳來。

「啊,隊……隊長……?我怎麼會在這裏?頭好疼,到底怎麼了?」姚若葉揉了揉漲痛的太陽穴,似乎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

「哦,你剛才暈倒在宿舍里了。」澤玖瀾的聲音依舊沒有波瀾起伏。

姚若葉這才想起自己在搖光樓里看到的詭異場景,自己似乎被嚇得不輕,後來就什麼也不記得了,原來,竟然暈倒了……

半透明的藍色女人!天啊,如噩夢一般……

「隊……隊長……那……是你把我帶來這裏的嗎?」姚若葉還是奇怪為什麼自己會在U。I。S總部。

澤玖瀾不動聲色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嗯。」

「是……是隊長救了我?謝謝……謝謝隊長。」姚若葉沒有想到竟然是隊長把自己背了回來,一時激動得有些語塞,從臉頰到耳後根全部一片通紅。

隊長還是關心我的,不然又為什麼會救我呢?不過……笨蛋姚若葉,丟臉姚若葉,這麼沒用,竟然在隊長面前暈倒……

隊長該怎麼看我呢……怎麼辦……怎麼辦……

「隊長,我……我不會讓你失望,我下次不會再暈倒……」

「我只是免得別人把罪責怪到U。I。S頭上,才把你帶回來的。」澤玖瀾看到姚若葉焦急的樣子,語氣緩和了不少,「我看你被嚇得不輕,繼續安心休息。」

「可是,隊長,我還是想解釋,那個女孩真不是我推下去的!你也看到了,肯定是剛才看見的那個怪物乾的!隊長,我是清白的……」

「快去睡覺,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澤玖瀾沉聲地命令道,聲音里卻透著關切的溫柔。

「可是,隊長?」

「快——去!」

……

柔軟的真皮沙發很舒服,天花板上的熾光燈透著昏黃溫暖的光,一切在姚若葉看來是那麼令人心安。

雖然隊長還是沒有接受姚若葉的辯解,但姚若葉卻感到依稀有了一絲希望。還自己清白,光明正大地加入U。I。S,查找出殺害自己父母的真兇!一切都不會只是想像而已。

可是為什麼噩夢又一次上演,兒時的記憶又一次重現呢?

姚若葉迷糊之中忽然感到,那個藍色怪物一定和襲擊自己父母的夢魘有着某種聯繫!

唰——

U。I。S總部不鏽鋼自動門應聲向兩邊滑動,隊員們走了進來。

「隊長!」

「怎麼樣了?」

「對不起,隊長,我們搜遍了整個學校,但是依舊沒有找到那個怪物。」雪華回答道。

「……」澤玖瀾緊抿著嘴,沒有說話,不過臉色很難看。

那個半透明的藍色怪物在姚若葉忽然暈倒之時,乘機溜走了,到現在都沒有找到。

「隊長,你們看到的究竟是什麼怪物?」雪華蹙起細長的柳眉,困惑地問道,「半透明的藍色怪物,那會是什麼樣子的呢,世界上真有這樣的生物嗎?

澤玖瀾冷冷地抬起頭,眼眸里透出別樣的神色:「據我了解,那是一種傳說中的妖魔——叫夢魘。」

「夢魘?!」所有人睜大了眼睛,等待進一步解釋。

「在傳說中,夢魘是一種專門趁人們睡覺時吞噬他們的靈魂為生的妖魔。」澤玖瀾一臉嚴肅,語氣透著沉重。

「夢魘?可是,這個世界上真有這種傳說中的妖魔嗎?」雪華覺得難以置信。

「可是從表面現象來看,確實很符合夢魘的傳說。那幾名無緣無故變成植物人的學生,連醫生都診斷不出來他們的病因,感覺就像是被夢魘吞噬了靈魂。」歐陽昕遠嘆了口氣,補充說道。

「為什麼傳說中的妖魔會出現在七星學院?」八寶瑟縮著小小的身子,睜大了純潔無辜的雙眼,小心翼翼地問道。

「夢魘不會無緣無故出現,除非有人召喚。」歐陽昕遠蹙緊了眉頭,擔憂的神色在他的眉宇間匯聚起一片陰影。

「那麼到底是誰把夢魘召喚了出來?學校前三起植物人事件真兇究竟是不是這個夢魘呢?」雪華捏緊了拳頭,朝澤玖瀾隊長投以無比仰慕期待的目光,期許隊長能夠做出最後的權威解答。

「現在看來,真兇就是這個夢魘!躺在醫院昏迷不醒的方小茉,還有其他變成植物人的學生,都是這個藍色幽靈般的怪物害的。」澤玖瀾隊長彷彿聽到了大家的心聲,給予了回應。

「啊,難道說,上次掉下樓的那個女孩不是姚若葉失手推下去的,而是……夢魘?」

「對,從種種跡象來看,那個女孩應該是受到了夢魘的召喚,被夢魘吞噬了靈魂而墜樓的。」澤玖瀾的話語有些停頓,他時不時望向裏屋仍舊躺着的姚若葉,似乎帶着些愧疚之意。自己真的錯怪她了。

這個冒失的女孩,笨笨傻傻,冒着被夢魘傷害的危險,頂着可能被所有人責難的困境,就是為了找出事實的真相。而且,我這麼嚴厲拒絕她加入U。I。S,可她卻依然還是那麼堅持……

澤玖瀾的心裏似乎蕩漾起別樣的情緒。

房間里,躺下休息的姚若葉翻了一個身,醒了過來,無意中聽到了外邊他們的對話。

啊?夢魘???那個藍色的怪物竟然是……是夢魘?

「我叫夢魘。」

姚若葉沒有想到竟然聽到了罪惡的「夢魘」兩字,她更沒有想到,先前看到的藍色恐怖怪物竟然就是夢魘。

那個怪物就是迷惑爸爸媽媽的怪物……夢魘?!

瞬間,姚若葉的腦海里又一次重複著那個噩夢,夢境中鬼魅的女子,現實中藍色的女人。

他們竟然屬於同一種怪物——夢魘!

爸爸媽媽就是被這種怪物奪去了靈魂,它終於又出現了!我要為爸爸媽媽報仇,消滅夢魘!

姚若葉不由握緊了拳頭,暗暗立下決心。

而澤玖瀾隊長所說其他的話,包括洗清了自己的清白,姚若葉卻一句都聽不進去了。

她的整個身體似乎就包圍在無數「夢魘」的字元串中。

姚若葉白皙的臉龐逐漸因為激動而變得緋紅,她的雙眼之中閃爍著憤怒的火焰。

夢魘,想不到你又出現了,你不僅害死了我的爸爸媽媽,現在又出來害那麼多學生。你究竟是什麼恐怖的怪物!好吧,我姚若葉發過誓,一定要親手抓住你,消滅你,為爸爸媽媽報仇!

夢魘,等著瞧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U.I.S校園日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U.I.S校園日誌 U.I.S校園日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課 鬼魅傳說重現

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