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王子守护法则

第一章 王子守护法则

“砰!”

随着震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我惊恐地瞪大了原本睡意蒙眬的眼睛,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倚靠在门框上,“啵——”的一声,她用那鲜红的指甲贴着烈焰红唇朝我猛地抛了个飞吻,紧接着,被金色眼影、浓黑眼线和蓝色假睫毛重重包围下的眼睛还朝我妩媚地眨了两下。

“哇!鬼啊……”我吓得忘记了呼吸,不由得尖叫出声。

“要死啦!你这个死丫头!睡了一觉连老妈都不认识啦!”妖艳女郎双手叉腰、满脸怒火,立刻变成了菜场里凶巴巴的欧巴桑。

呃……现在能肯定了,她原来是我的演员老妈。

“老妈,你一大早打扮得那么惊悚,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吗?”

“死丫头,你才想不开呢,老妈我这次要扮演的可是一位宫廷贵妇哦!”只见她瞬间又拿出一把毛茸茸的羽扇,遮住自己的大半张脸,“你说,妈妈像不像美艳的贵夫人啊?”

我猛翻白眼,一头栽倒在床上。老天,为什么一大早就要我经受这样的视觉折磨。我不经意地撇过头,突然看到小猪闹钟已经指到八点的位置了,我可没有闲工夫陪她玩,今天是我跨入高中的第一天哦,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虽然我只花了两分钟刷牙洗脸,可当我冲到车站时,那辆黄色的校车已经启动。不管我如何肝肠寸断地呼唤它,它还是摆了摆那笨硕的身子,留给我一股乌黑的浓烟后,无情地卷尘而去。

“咳咳……走就走好了,还放毒。”我用力地捂住口鼻,“太过分了!”

哼!没关系,我就改变战术,跑步去学校好了。

可惜我还没跑两步就气喘吁吁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大街上好像人特别多,远远望去,十字路口那里黑压压一片,挤满了人,还有一声声惊呼不断地刺激着我的耳膜。

“哇!这楼好高呀!”

“他不会真的要跳下来吧!”

“还只是个孩子啊!”

有情况!而且根据多年的经验来看,一定是重大事件!我的好奇“心”顿时激动得“怦怦”直跳!

我在原地关于迟到的问题考虑了一秒钟,最终控制不住双腿,“嗖”的一声冲了过去。

奋力钻进人群的最里层后,我顺着众人的目光抬头望去。

啊——

只见一个瘦弱的男孩子仰着脖子坐在楼顶,楼顶的大风把他的衬衫吹得鼓鼓的,伸在栏杆外的两条腿晃来晃去,整个人看上去摇摇欲坠……

这幢楼至少说也有七八层,太危险了——

他到底有什么事想不开要跳楼呢?他就不怕父母伤心欲绝吗?他不知道跳楼会死得很惨吗?我怎么能允许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在我身边发生!

“不行,这种事我绝不允许!”不知不觉我就把心里的想法大声喊了出来。

一瞬间,所有人都惊恐地望着我,在万众注目下我高喊着口号,如狂风般直冲上楼——“我绝不能让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我夏小朵面前消失!”

我一口气跑上楼顶,只见那男孩坐在锈迹班班的栏杆上,仰望着天空的脸上布满了绝望和茫然的表情。

“同学,你不要冲动!”我一刚开口,那男孩就猛然回头,然后像看怪物似的瞪着我。

“你,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就跳下去了!”他一脸惶恐,抓着栏杆的两只手还在不住地发抖。

我举起双手,慢慢地移动脚步:“你不要冲动,有什么事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上什么忙。”

话音刚落,他突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你帮不了我!呜呜呜……我完了,我的一生就这样完了,呜呜呜……”

我最受不了男人哭了,见他这样,我不禁大喊出声:“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啊!真丢脸!”

他被我一吼,竟然不哭了,一脸呆滞地望着我。

“哇——”他呆呆地看着了我两秒钟,突然抱着栏杆哭得淅沥哗啦,“我大前天被小优拒绝,前天被小乐拒绝,昨天被小枚拒绝,青春美少女早就不属于我了——”

他一边哭,一边用力地捶打着栏杆,完全陷入疯狂状态。

“不要啊!”他这么激动,很容易就会掉下去的,我顾不得许多,连忙奔跑上前,可是刚跑了几步,就被地面上的钢管拌住,硬生生一个趔趄摔了出去。

“啊——”他呆呆地望着我,突然发出了最凄厉的尖叫。终于,悲惨的事情发生了,我正巧撞在他身上,我们两个一起从栏杆边摔了出去。

一阵天旋地转,我发挥求生本能,双手死命地抓住栏杆,感觉两脚悬在半空,望着楼下像蚂蚁一样的人群,我们一致拼尽全力大喊:“救命啊——”

“喂!你不是想死吗!”我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过头,对着同样死死抓住栏杆的眼镜男大吼。

“我要自杀,而不是被你谋杀!这样死法我会死不瞑目的!”他激愤的口水喷了我一脸。

“明明是你害我的,我这样的青春美少女死了多可惜啊!”

“什么!”他涨红了脸,恼羞成怒,“你死了可惜,那我呢?!”

“猥琐男!”

“八婆!”

我朝他吐唾沫,他朝我喷鼻涕。

正当我们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喂!”突然出现了第三个声音。

我们惊异地抬起头朝声源望去,阳光下一张帅到让人窒息的脸蛋正抽筋地望着我们。

他的金色短发在阳光下闪耀着令人迷醉的光芒,黑宝石般璀璨的眼睛闪烁着不羁和嚣张,嘴唇的颜色让人想起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可此时却肆无忌惮地挂着一抹嘲讽的微笑,而扣错纽扣的衬衫、歪挂的领带和没塞进牛仔裤的衣角又让他多了一份张狂。最最让我吃惊的是,在他左肩上还蹲着一只浑身漆黑的猫,那只猫有着又尖又长的耳朵,墨绿色的眼睛散发出诡异犀利的光芒,还时不时地咧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仿佛随时会扑到我的脸上似的。

不过天降帅哥,而且还是我们现在唯一的救星,我顿时欣喜若狂,但被他的帅气和怪异的出场深深震撼,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可是——

“你们白痴啊!这种情况居然还能吵架,看来很有力气嘛,自己爬上来好了。”他突然凑近我们的脸,冲着我们大吼大叫,然后,居,居然转身就走。等到那只黑猫转过头,用那双诡异的墨绿色眼睛望着我们的时候,我们这才反应过来。

“不要啊!大侠——”

“不要啊!英雄——”

我和眼镜男同时大喊,他可是我们存活的唯一希望,再怎么厚颜无耻、死缠烂打我们也要把他留住。

“大侠?英雄?”他转过身,伸出手用力扯着我们的脸,“这个称呼会不会太土了?”随后又在我们头上用力地,像拍皮球似的拍了两下。

“喵——”他肩上的猫得意地叫了一声,仿佛在嘲笑我们的窘态。

我欲哭无泪,再不拉我上来,我可就坚持不住了。

“超人!”

“蜘蛛侠!”

我们立刻改口。

“咚!咚!”他赏了我们每人一个栗暴:“他们有我帅吗?”

什么世道啊,我们危在旦夕,他居然落井下石,天理何在!

可是现在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他,我汗如雨下,但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更好的称呼。

“唉——”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既然你们那么没诚意,那就拜拜喽!”他挥挥手,扬长而去。那只黑猫则对着我们嚣张地张了张嘴,露出了尖牙,好恐怖!

“不要啊——”

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喊完后,感到双手酸软无力,没有一丝力气,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旁边的眼睛男也累得龇牙咧嘴,看来情况跟我差不多。

“啊——”眼看着手渐渐脱离栏杆,我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好冤啊!我夏小朵居然会是这种惨不忍睹的死法,好奇心会害死人,果然没错!

可奇怪的是,我期待中的坠落却没有发生,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汹涌澎湃。我睁开眼,才发现刚才那位帅哥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我们的手。

“想死啊,白痴!发什么呆,快点爬啊!”他一手拽一个,咬着牙满头大汗,英俊的脸因为用力过度,有点扭曲。

等到我和眼镜男安全着陆,我们三人都已经气喘如牛。

“那个……”我刚想上前跟救命恩人道谢,那只黑猫就张牙舞爪地对着我嘶叫,我吓得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面前的男孩修长挺拔,全身散发出一种巨大的胁迫感,他用轻蔑的眼神打量着我,不屑地说道:“看你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怎么还会有男人为了你跳楼啊?”

“你说什么!”刚刚还陷入痴迷状态的我顿时暴跳如雷,我夏小朵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侮辱。

人长得虽然帅,没想到嘴巴这么恶毒!哼!

“你很厉害哦!长成这样还能迷惑无辜少男!”他斜睨着我,笑得很嚣张。

“你!”我指着他大声说,“才不是这样子,你没事背着野猫到处乱跑,果然脑子有问题!”

“你居然骂我!忘了刚才是谁救了你吗!早知道你这样忘恩负义,我刚才就不应该出手救你!”他俯下身,逼视着我,本来迷人的眼睛里顿时窜出骇人的火光,肩上的那只野猫和它的主人一样吹胡子瞪眼,咧着嘴“嘶嘶”叫个不停。

我毫不示弱,恶狠狠地瞪着他。救命恩人也不能这么过分啊!WHO怕WHO!反正我刚才已经死过一次了。

“恩人!救命之恩无以回报,让我给您当牛做马吧!”这时眼镜男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用崇拜的目光仰视着野猫男。

“哈哈哈!”野猫男叉腰大笑,“起来吧,我对男的没兴趣!”

“不要啊!恩人,你就收留我吧,我会好好服侍你的!”眼镜男上前紧紧抱住了他的大腿。

“滚啦!”野猫男一脚踹开他。

“恩人!”

“你这丑男离我远点,再这样,信不信我把你踹到楼下去!”他恶狠狠地说完,就带着他的黑猫迅速离开了。

“恩人——”眼镜男望着野猫男消失的背影,趴在地上肝肠寸断。

我望着他凄惨的样子,鸡皮疙瘩顿时掉了一地,好恶心!

就在这时,我忽然瞟到了刚才被我扔在地上的书包,这才想起今天出门……是要去……上学!

完了完了!要迟到了!

我立刻抓起地上的书包开始百米冲刺。

望着在阳光的笼罩下熠熠生辉,如同皇宫般华贵尊崇的白色建筑,我顿时傻了眼,这难道就是我的新学校吗?这时一道金光从我眼前闪过,顺着那道金光望去,白玉墙壁上“樱野高中”四个金灿灿大字晃得人头晕目眩。樱野高中,没错!是我的新学校,可也太豪华了一点吧!我探头探脑地从银色雕花大门向里望去,怎么一个人也没有……此时大门关得死死的,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我脑袋上突然有乌鸦飞过的感觉。

难道开学第一天就要被记过吗?想象着老师拿着教鞭、脸上挂着阴暗笑容,我的脊梁都开始发冷了。

正当我急得团团转时,不小心瞄到旁边还不算高的围墙,便立刻变身为雷达,扫视了方圆五十米。OK!周围没人!我赶紧先把书包扔进围墙,迅速地翻了进去。

“哈!完美侵入!”我真是比007还007。

“哇!”当我转过身,看到身后的一切时,立刻下巴落地……翠绿葱郁的树海、波光粼粼的湖泊,缤纷夺目的花坛还有在道路的尽头被树海半遮半掩的恢宏建筑。我屏息环顾四周,感觉一下子跌入了一个梦幻世界。这一切实在是太漂亮了!

好不容易走完一条被茂密的棕榈树簇拥着的柏油大道,我终于看清了那座眩目璀璨的白色建筑。通体是白色大理石,弧形的拱门,宽阔而高大,焕发着奇异光芒的落地玻璃窗,窗框上还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复古花纹,每一处都像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建筑物的正前方还有两座喷水池,水声粼粼,波光潋滟,水幕后是圣天使的冰雕神像,面容宁静而肃穆,一时间仿佛可以听到天籁般悦耳的祈祷声。水池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环,连同这整栋建筑都好像在闪闪发光。美丽耀眼得让人一刻都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眼睛。

走进这座美得超乎想象的建筑,在经过脚下那洁白无瑕的大理石地面时,连我的脚步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我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教室——高一B班,望着乱哄哄的教室暗自庆幸,还好老师不在。

太好了!我笑嘻嘻地跨进教室,兴奋地东瞅瞅西望望。

“哈哈,大家好!我来啦!”我用力挥手跟大家打招呼,可是好奇怪,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无视我的存在,就好像我是空气一样。

“让开!”突然一个女生粗鲁地推开我。

我一个趔趄倒退一步,这才发现大家都忙着往一个地方拥去,那暴风的中心却是一位惊天动地、美伦美幻的超级美少年,晶莹透亮的眼睛就像沉静的海水闪耀着无以伦比的光华;轻抿的嘴唇像玫瑰花瓣般娇艳迷人,如同冬日里雪花般的白皙肌肤,一头精心修剪的黑色短发又柔又亮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老天!就连漫画书里的王子也没有这么漂亮啊!

我瞬间感到一阵眩晕,他对我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正是我做梦都会流口水的类型!

可这时他正冷着一张脸,似乎连眼睛都懒得睁的样子。

“修哲,我的王子,请你接受我吧!哪怕一秒钟也好!”

“修哲,看我一眼吧,用你美丽的眼睛电倒我吧!”

“修哲,我已经被丘比特的箭射中,没有你我会死掉!”

……

那些女生全都瞪着一双红通通的桃心眼、流着口水围着那个美少年,恶心吧唧的话说了一堆又一堆。

我只好默然地找了个空位坐下,虽然他也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冲过去只能被人家K扁。

刚放下书包我就感觉有人在戳我的后背,我转过头立刻惊讶地大叫:“是你!”

一个耀眼的金色物体正咧着嘴对我大笑。没想到野猫男是我的同班同学,天!他来上课竟然还带着那只诡异的黑猫!

“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他打了个哈欠,一脸萎靡不振,连他肩上的猫此刻也懒洋洋地趴着。

提到这件事,我就一肚子气,脸色一黑,没好气地说:“不要以为你救了我,我就欠你什么,我也是被人连累的,想要报答,应该去找那个眼镜男。”

“你这女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可爱。”他撇了撇嘴说。

这时教室里一阵骚动,一大堆人走了进来,一个个神态高傲、轻车熟路的样子,一看就是高年级的学生。

“她不是学生天宇集团千斤姬藤美吗?”

“她怎么会来这里?”

大家都望着带头的少女议论纷纷。

带头少女穿着华丽的公主裙,整个人高贵优雅、光彩照人。她无视周围惊诧的目光,昂着下巴径直走到修哲身边,展开迷人自信的微笑:“伊修哲同学,欢迎你来到我们学校,我们已经恭候多时了。”

谁知伊修哲连头都没有抬,默默整理着书桌,对眼前的大美女竟然视而不见。

那个少女怔了怔,但又很快微微笑道:“我是姬藤美,你的大名我早就如雷贯耳了,从小学到初中每年成绩全校第一,十岁获得全国数学竞赛第一,十一岁获得全国作文大赛第一,十二岁获得全国英语竞赛第一,十四岁获得全国青少年钢琴比赛第一……”她如数家珍般说着伊修哲的辉煌历史。

我咋舌,伊修哲不但是超级美少年,还是个全能天才!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嘛!

伊修哲听着她絮絮叨叨,拧起漂亮的眉毛,冷漠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温度,而围观的人都一片哗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伊同学,我为你建立‘RoseClub’诚挚地邀请你加担任俱乐部主席!”姬藤美伸出手,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RoseClub”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花痴俱乐部”,哈哈哈!我笑得肚子快要抽筋了。

“不要。”伊修哲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姬藤美瞬间石化,估计她怎么都想不到堂堂天宇宙集团千斤居然会被人当众拒绝,而且还是如此毫不留情的拒绝。她嘴角抽搐,伸出的手僵硬在半空。她身后的一大群跟班更是一脸震惊、手足无措。

美女千斤被这样无情地拒绝确实是下不了台啊!这样高傲的人应该会发火吧。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然有点开心,难道是想看冰块美少年和这个公主般的千斤小姐吵架吗?唉,我真是越来越八卦了!

“呵呵呵……”突然姬藤美干笑了几声,有点尴尬地掩着嘴角,“是我太唐突了,像伊同学这么优秀的人,肯定很忙,我贸然邀请你加入‘RoseClub’,你一定很为难吧!”

我绝倒,完全出乎意料!她不但没有发火,还继续拍伊修哲马屁!这个伊修哲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不错!”伊修哲面无表情地缓缓说道,“我是很为难,不过不是为了忙其他事,而是讨厌和莫名其妙的人打交道。”

一瞬间,我感觉整个教室变成了一个大冰窖,连呼吸的空气都凝结成了坚硬的冰柱,大家都惶恐地望着姬藤美,伊修哲竟然这么不给她面子,这下她一定会发火了吧。

只见姬藤美用力咬着嘴唇、紧攥着双拳极力忍耐着。

气氛压抑得我都快透不过气了。

仿佛定时炸弹般的姬藤美,冷到零下一百度的伊修哲。

哇!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我迫不及待地想看这场好戏会怎么演下去。

“都给我闭嘴!没看见我在睡觉吗?!”这时一个愤怒的声音瞬间瓦解了刚达到白热化的气氛。一出好戏就这么被搅了。我用杀人的目光望向那欠扁的人——野猫男!

正被熊熊怒火团团围裹的姬藤美总算找到出气筒了,她立刻掉转方向,带着磨牙的声音说:“李宇赫,你从小学开始就迟到旷课不断,还用打火机在班主任裤子上烧出两个洞;中学时在同学课桌里放蟑螂,打碎了学校几乎所有的玻璃窗,在学校里称王称霸……不过我不会让你在这里为所欲为的!”

姬藤美全身燃烧着战斗的火焰,双眼迸发出骇人的光芒。

我把手塞在嘴巴里,防止牙齿打架。

太可怕了,居然和这样的超级恶男是同班同学。老天无眼啊——

“哼,我的事你倒是调查得很清楚嘛!既然这样,你还敢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李宇赫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姬藤美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不要以为每个人都怕你,在这个学校除了校长和老师,其他人都要听我的!”姬藤美极力做出毫不畏惧的样子,可惜声音还是有一点颤抖。

“哈哈哈哈——”李宇赫突然仰天大笑,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姬藤美涨红了脸,厉声呵道:“李宇赫!你笑什么笑!”

“当然是笑你啊!你的话实在是太可笑了!不过,我从不和女人计较!”李宇赫说完就和他的猫兄弟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教室。

姬藤美捏得手指“咯咯”作响,胸口不住地剧烈起伏,望着门口远去的背影,双眼喷火,不过她像是突然意识众人的目光,立刻又到恢复完美形象,笑吟吟地对伊修哲说:“我知道你对我还很陌生,不过我会让我们很快熟悉起来的。”

“不必了。”伊修哲依旧一脸冰霜。

“哦呵呵。”姬藤美脸色铁青,干笑了两声,“就要上课了,那我不打扰了,再见!”说完就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迅速离开。

一场风暴就这样出乎意料地结束了。

太无趣了吧,我趴在桌子上十分失望。

姬藤美离开没多久,老师就夹着书本走进教室,大家都坐回座位变成了乖乖小孩。我这才知道,原来开学第一天樱野的老师们都会集体开会,所以要到第二节课才正式上课。

“大家好,我姓冷,是你们的班主任,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姓冷的女老师微笑着说,但同学们都没什么反应。

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翻开名册说:“现在点名,伊修哲。”

“到。”伊修哲冷冷地应了一声。

冷老师抬起头朝着他笑了笑。

“夏小朵。”

“到!”我立刻举起手。

她看也不看我一眼,继续点名。我满头黑线,怎么态度差别这么大。

“李宇赫。”

没人回答。

冷老师又叫了一声:“李宇赫,到了吗?”

依旧没人回答,我转身看了看背后空荡荡的座位,他从刚才出去就一直没有回来,开学第一天就跷课,他胆子可真大。

冷老师额头青筋暴跳,估计已经怒火攻心了。

可是直到下课李宇赫都没有回来。真的是不良少年的典范,我越来越相信姬藤美的话了。

午休时间,人流依旧汹涌地涌向伊修哲,只见他还是冷着脸,一副“闲人勿近”的样子。

哎,看来能跟伊修哲说话的机会比彩票中奖还小!

我无趣地走出教室,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乱转,不知不觉来到树林外的草地上。

修剪整齐的冬青错落有致,栩栩如生地组成出宫殿、灯塔或钟楼的形状;五颜六色的奇花异草围绕着希腊神话中的人物雕像竞相开放、香气四溢。学校处处都洋溢着欧洲宫殿的风采,让人目不暇接……

“你小子很拽啊!想为他出头吗?”

这时我突然听到树林里有吵架的声音,便悄悄走过去躲在树后偷看。

哇!李宇赫这小子正被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拽住领口,旁边还站着两个模样猥琐的家伙,不远处跌坐着一个鼻青脸肿的男生正用惊恐的眼神望着他们,身子也因为惊吓而瑟瑟发抖。

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我要救李宇赫吗,可是多管闲事会死人的,早上我可已经领教过了!

正在我犹豫不决时,李宇赫那嚣张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就是学校里欺软怕硬出了名的狗屁老大吗?”李宇赫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虽然被拽得踮起脚尖,可还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

“喵——喵——”那只野猫死死地攀住李宇赫的肩膀,竖起全身的毛,一副随时准备进攻的架势。

那老大涨红了脸,额头憋出了汗。

“老大,他骂你狗屁!”

“老大,他说你欺软怕硬!”

旁边的两个呆瓜小弟还不识相地煽风点火。

肥头老大额头青筋暴跳,朝着两人大吼:“我没聋!要你们多嘴!”

“哼!”李宇赫不屑地讥笑了一声。

“小子!你知不知道现在站在谁的地盘上!”肥头老大志高气昂,一脸等着李宇赫胆怯的样子。

“从我踏进这学校的一刻,这学校就归我管了,我决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弱者!”李宇赫坚定不移,瞪着肥头老大的那双眼睛一闪都不闪。

肥头老大不怒反笑:“呵呵!口气好大,你以为凭你一个新生能斗得过我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难道你怕了不成?”

“哈哈!”肥头老大突然一把松开他,帮他捋了捋前襟的褶皱。

李宇赫困惑地望着他。

“小子,你今天的话我记住你了,希望你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有种,不然我会很失望的。”肥头老大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两小弟转身离开。

李宇赫瞪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伸出手嫌恶地拍了拍刚才肥头老大拍过的地方。

“谢谢老大救命之恩,我要怎么报答你?”那鼻青脸肿的男生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跑到他身边。

“不用。”李宇赫看都没看他一眼就离开,那男生见状连忙跟了上去,嘴里喊着老大等等,我一定要回报你。

我在心里对他刮目相看,原来他并不像传言中那样凶恶残暴,反而是个锄强扶弱,伸张正义的好人。

等到他走远了,我才从树后现身往回走,经过布告栏时,看到那里人头攒动、挤满了人。大家争先恐后都拚了命地往里挤。

哇!又有什么新鲜好玩的东东?我发挥积累多年的“八卦神功”顺利地挤进了最里层。只见布告栏上贴着一张醒目的——“王子守护法则”!

咦!刚才我经过的时候还没有,看来是“新鲜出炉”的!我连忙瞪大眼睛,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伊修哲同学是樱野高中最尊贵的王子,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由于他本人非常低调,所以学校会将全力保护伊修哲同学,使他不受到任何打扰,充分享受到美好自由的学习生活。因此学生会颁布了如下法则。如有违抗严惩不待。

一禁止跟踪伊修哲同学。

二禁止toupai伊修哲同学。

三禁止私藏伊修哲同学的照片。

四绝对禁止与伊修哲同学近距离接触。

……

哇!居然足足有一百条!

还有备注:没有提出异议的机会!违抗法则就是违抗姬藤美殿下,违抗姬藤美殿下就是违抗“RoseClub”,后果自负。

好可怕——

所有人的都在窃窃私语,但谁也不敢提出异议,毕竟要和整个学校会对抗,那绝对是自、取、灭、亡!

我刚想离开就看到姬藤美的手下朝布告栏走来,四个高个子女生个个表情严肃、目露凶光,一双像雷达一样的眼睛在校园里全方位扫视。

花痴俱乐部也太夸张了吧……

这时突然从学生楼那里传出几个不知死活的声音。

“你看,你看,我拍到伊修哲的照片啦。”

“哇!好帅哦!”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姬藤美的手下立刻皱紧眉头,嗖的冲了过去,抓住了几个正在争抢一张照片的女生。

“干什么!干什么!”

那群女生还没反应过来,唉——看来她们还没看过“王子守护法则”呢!

只见姬藤美的那群手下猛地夺过一个女生手中的数码相机说了声:“没收!”,就把数码相机放进一个大口袋里,然后分别讯问她们的班级、姓名并在一本大本子上刷刷地做着记录,一边写一边露出很有成就感的笑容,最后迅速塞给她们每人一张罚单后扬长而去。

那群女生全都吓傻了眼,拿着单子全部石化。

我看得后背直冒冷汗,暗暗发誓,绝对不能违反“王子守护法则”!

我拍了拍吓得不轻的心脏,迅速离开,可是我还没走到教室门口,又看到姬藤美的几个手下拿着封条封住了一个女生的嘴巴,封条上写着“禁止说话一星期”。

天啊!这是地狱吗——

我蒙着双眼冲进了教室,关上门,双腿还在发抖。可是事件的男主角伊修哲却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不过他身边的那群苍蝇确实全都没了踪影,看来真的没人敢“骚扰”他了。

望着宁静安逸的教室,我真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门里门外完全是两个世界啊!

我的位置就和他隔了三排,但是我却绕了一大个圈子才敢走回自己的座位。

开玩笑,我可不敢靠近他,要是不小心碰了他那么一下下,再不小心被“伊王子护卫军”看到,那我可就惨了啦!

不过老天!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总算是战战兢兢地度过了高中生活的第一天,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了。

我花了一个晚上调整了一下心态,其实没必要这么紧张的,不近距离接触,远远地偷偷看着伊修哲总可以吧!那不就没事了!

哈哈!早点到学校,就可以早点欣赏到王子英俊无比的样子了!

我哼着小曲优哉游哉地等公车,这时一只胖嘟嘟的白色小狗摇摇摆摆地跑了过来,那笨头笨脑的样子很讨人喜欢。

“狗狗,狗狗!来到姐姐这里来!”我笑着朝它招招手。

它好像听得懂我的意思,径直向我跑来,然后摇着尾巴在我的鞋子上东嗅嗅西嗅嗅。

“好可爱!”我刚想弯下腰去摸摸它,只见它翘起一条腿,“嘶”的一声,一股热流瞬间浇在我粉红色的球鞋上,臭气直冲我的鼻子。

“啊——”我掐着鼻子,抬起脚用力甩啊甩,“好臭!你有没有教养啊,居然把我的鞋子当厕所!”

“吱——”忽然硕大的校车停在我面前,真是早不到晚不到偏偏这个时候到,很多人都伸长了脖子疑惑地望着我。估计我现在上去会很不受欢迎,但是错过了校车我肯定会迟到,想来想去,我还是硬着头皮,在万众瞩目下上了车。

“好臭!”

“臭死了!”

大家都捏着鼻子躲得远远的。

真是丢脸丢到太平洋了,我低着头缩到一个角落里。这条死狗太过分了,当街撒尿不说还撒人家鞋子上。不过倒霉过后就会有好事,比如此时,拥挤的校车里惟独我身边特别宽敞,其他人挤得连站的地方都没有,而我这里都可以铺张床了,所以我坚信,下车后绝对也会发生好事,上帝是公平的。我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车已经到了学校门口。

解脱啦!我幸喜若狂地冲下校车直奔学校,我要去洗鞋,还好鞋子是防水的,遇到这种紧急情况,我只要去卫生间冲一下就可以了。

可是我跑着跑着,忽然听到了有个脚步声紧跟着我,而且那脚步声还有点奇怪,并且身后那人绝对是在觊觎我,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是第六感,女人的第六感一向是特别灵的!

我停下脚步,摆出最最吓人的表情猛然转过头。

“啊——”可惜这惨叫不是身后那人发出的,而是我发出的。因为我看到一条黑色大狼狗正两眼通红地盯着我,张开的大嘴里露出尖利的牙齿,散发着恶臭的口水还“啪嗒啪嗒”地滴在地面上。

“狗,狗大哥,早啊……”我边警惕地盯着它边往后退,想乘它失神之际拔腿就跑。

“喔呜!喔呜!”它两眼瞪着两个桃心,摇着尾巴幸喜若狂地扑向我。

不会吧,它居然对我发情!虽然我夏小朵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是这狗发情的对象绝对是搞错了吧!

“救命啊——”我吓得七魂丢了六魄,拔腿没命地跑,路过的同学都看好戏似的望着我。

哼!都是些没同情心的冷血人。

我边跑边转过头看到大狗依旧紧追不舍:“狗大哥,感情是不能强求的,你一相情愿会让我很为难啊!”

“喔呜——”狼狗以一声惊天地凄鬼神的叫声回应我,

“呜呜呜——”我欲哭无泪,转过头却撞上了一个硬绑绑的东西,一阵头晕目眩,由于惯性我连同我撞上的东西一起倒在了地上。

“好痛!”一声惨叫从我身下发出。

一下子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愣了半天才清醒过来,但我宁愿自己永远不要清醒,因为被我压在身下的正是学校最尊贵的一级保护人物——伊修哲!

不过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他,皮肤白皙细腻就像香甜的奶油,好想咬一口;眼睛就像深邃的旋涡,只要看一眼就会深陷下去,睫毛很长还微微上翘,哇!真是宇宙级的大帅哥!

“怦——怦——怦——”心跳声撞击着我的大脑,是心动的声音。果然我对美少年没有抵抗力啊。“刷”的一声,我脸上的温度直线飚升。

“你看够了没有!”身下的人涨红了脸,有点恼怒,不过连他生气的样都很吸引人啊!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被狗追所以才……”

“闭嘴!你嘴巴好臭!”伊修哲突然拧起眉头,撇开脸。

什,什么好臭?!他在说什么?我莫名气妙:“啊?你……我……”看着他嫌恶的表情,我急得有些语无伦次。

“不要对着我说话。”伊修哲紧紧地捂着鼻子和嘴巴,“你早上是不是没刷牙?”闷闷的声音从他手下发出。

刷牙!我仿佛被雷当头劈中,呆立不动。天哪!早上太急,忘记了——

这下糗大了,没脸见人啦!

我感觉自己的脸烫得可以烧开水了。

“不是被我说中了吧?”他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我,“真脏!”然后用看大便的表情看着我。

被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这样鄙视,我幼小脆弱的心灵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一瞬间我仿佛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世界一片黑暗,为什么会这样……

“汪汪!”刚才那条狗站在一边对着我们大叫,伊修哲一把推开我站了起来。

那狗看他站起身,叫得更厉害了,可是伊修哲对于这条坏脾气的色狗一点都不害怕,还伸出他白皙修长的手摸了摸那条狗的脑袋,那条狗居然立马就不叫了,还摇起尾巴很高兴的样子。

果然是条色狗,还是男女通吃型的,一点都不检点。

伊修哲笑了笑拍了拍它的头,它在他身上蹭了两下就转身迅速离开了。

哇!英雄救美!我的脑袋里立刻升腾起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然后忙不迭地向他道谢:“谢谢你!谢谢!”

伊修哲不理我,只顾低头整理着凌乱的衣服,虽然样子有点狼狈但动作很优雅,真不愧是王子啊!

这时一个女生拿着照相机“噼噼啪啪”对着我们就是乱拍一通。

“你干什么,为什么拍我!”我反射性捂住脸。

“美女!来,笑一个,茄子——”她笑着对我说。

“茄子!”听到被人叫美女,我立刻像被催眠似的,咧开嘴露出笑容。

“好,很好!”她笑着放下照相机,从书包里拿出笔记本“刷刷刷”写着,嘴里还念念有词:“高一B班夏小朵清晨在校门口偷袭樱野王子伊修哲,她先使出被狗追的苦肉计把王子压在身下,然后用没刷过牙的臭嘴巴对着他说话,时间长达八分三十九秒之久,并且夏小朵还是一副意犹未尽,十分享受的表情……”

“你乱写什么!”我正想上前阻止,她已经一溜烟地跑了。

我气得垂胸顿足,但伊修哲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拿着书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时高大的雕花大门缓缓地关上,我来不及细想便立刻冲了进去:“等等我——”

“号外!号外!高一B班夏小朵偷袭王子伊修哲!”我刚洗完鞋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就看到有人拿着一大叠报纸在大喊大叫,大家听到后都围了过去疯抢报纸,眨眼间那人手中的报纸一份都不剩了。

“什么!夏小朵竟敢把伊修哲压在身下!”

“太卑鄙了,太无耻了!我的王子啊!”

大家看着报纸,咬牙切齿、议论纷纷。

怎么会这样,刚发生的事这么快就登上八卦报了,该死的八卦记者,你害死我啦——

我贴着墙壁,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步子正想开溜,就被姬藤美的几个手下围住了。

“呃呵呵,早啊,马上要上课了,我先走一步!”我刚想脚底抹油就被她们抓住。

两个女生反剪着我的手,我立刻堆上最可爱可亲的笑容:“请问,有什么事吗?我现在真的没空,要么我们改天约个时间?”

“很快的,只要一分钟就够了!”一个女生坏笑地走过来,拔出记号笔,那支黑色的记号笔在阳光下闪了一到凛冽的光芒,我的冷汗顺着背脊流下。

“美女!你的衣服好漂亮啊,发型好可爱啊,改天我们交流一下打扮心得好不好?”

“拍马屁也没用,还有不要和我套关系,你是‘RoseClub’的敌人!”那女生一脸鄙夷和嫌恶,没等我再开口就一把抓住我的脸,刷刷刷在我脸上大笔挥毫。

这时救命的上课铃响起,姬藤美的手下面面相觑后离开。

我贴着墙壁,小心翼翼地挪动步子正想开溜,这时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伊王子护卫军冲了过来,口里还喊着:“居然用没刷过牙的嘴巴对着我们的王子说话,扁她——”

我惊异地瞪大了眼睛,望着那群鼻子喷火、怒发冲冠的伊王子护卫军,吓得人脑当机,还好求生意识克服了恐惧,我撒腿就跑。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们劝你还是乖乖投降!”一群人大喊着追了上来。

望着咬住我死死不放的护卫军,我及时爆发了小宇宙,如火箭般在校园里横冲直撞。投降?!要是被他们抓到那才死得惨呢!

“站住——”被后的人“杀气”冲天。

我奋力地跑啊跑,只听见“咻”的一声,一个绳圈向我飞来!有没有搞错!当我是马啊!

我头一歪,躲过了绳圈,正在得意的时候,一只鞋子又飞了过来,我迅速闪开。

真是太辛苦了,边跑还要边躲过背后的暗算。

这时救命的上课铃响起,护卫军们总算停了下来,面面相觑后无奈地离开了。

哎!终于脱离苦海了——

当我走进教室时,班主任已经站在讲台上,大家都用看外星人的表情看着我。

没关系,反正我现在是名人了!

无视他们错愕的目光,我走回自己座位,大大咧咧地坐下。这时有人戳了戳我的后背,我恼怒地转过头,是李宇赫旁边的男生,李宇赫不知道又跑到什么地方打架去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笑什么笑,没看过美女啊!”

他递了面镜子给我,然后低着头肩膀不住地颤抖。

我纳闷地举起镜子,看到一个“怪物”看着我。

啊!我的额头上悍然几个大字“花痴女吃大便”,旁边还画着一坨散发着恶臭的臭巴巴。

“啊——”我尖叫出声,太过分了!

“夏小朵,你鬼叫什么?”班主任掐断了粉笔,额头青筋暴跳。

“对,对不起。”我小声道歉,才说完所有人都哄堂大笑,只有伊修哲置身事外,一副漠然的表情。

今天真是太衰了!

我虚弱无力地倒在自己的位置上,刚坐下就感觉屁股上不对劲,可是当我想站起来是却发现自己站不起来。

怎么回事?

我撑着桌子站起来,可那椅子死死地粘住我屁股,跟着被抬了起来。

教室里的笑声差点把屋顶都要掀翻了。

我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到底是谁和我过不去,要这么整我!

我只好又坐了下来用力拉着被粘住的裙子,只听见“咔”的一声,我的裙子裂开了一个大口子,我瞬间呆住。

这时李宇赫走进教室,肩膀上依旧蹲着那只黑猫。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一脸畏惧地望着他,真是群欺软怕硬的小人。只见他径直走到我身旁,用怪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突然给了我一个栗暴,大声问道:“喂!你在搞什么?!”

我憋红了脸,吞吞吐吐地说:“我,我的裙子被,被粘在椅子上了……”

“呃……”他嘴角抽搐,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我。

我转过身不再理他,才不要被他嘲笑呢!

倏地我的椅子忽然腾空而起,我抓住椅背稳住身子,抬起头看到李宇赫居然连人带椅子地抱着我,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我惊恐不已。

“帮你和椅子分开来啊,难道你想一辈子粘着它?”他没好气地回答。

“我,我……”

“不要动,再动我把你扔下去!”他恶狠狠地警告。

“你,你……”老师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同学们都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就连纹丝不动的伊修哲都抬起眼睛,冰冷地瞟了我们一眼,看得我心里一阵慌乱。

一路上我都低着头,因为现在我们的回头率绝对是百分之两百!

李宇赫直接把我带到了女卫生间,然后在卫生间门口把我放下,从里面出来的人全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们。我羞愧地低下头。

“喂!站住!”李宇赫突然拉住两个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女生。

“干,干什么?”她们俩吓得直哆嗦。

“把她抬进去,然后把她和椅子分开!”

“哦,哦。”她们先是诧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唯唯诺诺地点头。

“动作要温柔,知不知道!”

“是,是。”她们连连答应。

“还不动手!”李宇赫不耐烦地大吼一声,她们俩立刻一刻都不敢耽误,飞快地把我抬进了卫生间。

她们一人抱住我,一人抱住椅子拼命拔,可是任凭她们怎么拔都无法把我和椅子分开。我疼得龇牙咧嘴,两人看了急得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我立刻慌了手脚,忙安慰道:“没关系,没关系,你们尽管用力!”

“嗯。”她们流着泪点头,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分别拽着我的两条手臂,一脚踩住椅子咬紧牙关用尽全身的气把我往外拉。

只听“咔”的一声,我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可是当我回头看到椅子上粘着的一大块格子布料时瞬间石化,一阵风吹过,屁股上凉飕飕的,我脸上的温度直线狂飚。

“啊,对不起,对不起!”两人吓得脸色苍白,眼泪又啪嗒啪嗒流下来。

“没,没关系……”我彻底被打败了,掏出一把钥匙交给她们,“麻烦你们帮我去更衣室拿一条运动裤。”

“好的。”两人立刻感激地跑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野猫王子变身记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野猫王子变身记 野猫王子变身记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王子守护法则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