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甜果酒的滋味

第三章 甜果酒的滋味

1

星期六老媽破天荒地要我盛裝打扮,我納悶地坐在梳妝台前,把絲帶綁在頭髮上,朝鏡子裏望了眼:一件粉紅色拖地絲綢小禮服,波浪捲髮系著一條綴著水晶的粉紅絲帶,腳穿一雙粉紅色細高跟皮鞋,雖然還是那個蘋果臉,大眼睛的女孩,可是怎麼看我都感覺渾身不自在。

而我老媽則穿着大紅色的緊身魚鱗禮服,披着一條火雞毛的大紅色披肩,頭髮盤得像只海螺,腳上一雙大紅色蛇皮高跟鞋,果然是「盛裝出席」。

「老媽,我們打扮成這樣是要去哪裏啊?」我扯著身上的禮服,彆扭極了。

「參加我們公司老闆的宴會,你可是他特別邀請的!」老媽眉開眼笑。

「什麼?你們老闆為什麼突然叫我去?」奇怪,我和他素不相識,他為什麼會叫我去?

「去了不就知道了嘛!」老媽不由分說就把我拽出了大門,塞進了她那輛老爺車。

不知過了多久,我們的車終於在一扇巨大的雕花黑色大門前停下,鐵門很快自動打開,我們的車便開了進去,道路的兩旁栽種著大片大片的紅玫瑰,在陽光下嬌艷欲滴、香氣四溢。花海的盡頭是一座氣勢恢弘的白色別墅,在陽光下就像是一顆鑽石在閃閃發光。

好漂亮啊!我看得瞠目結舌。

下車后立刻有兩個用人向我們鞠躬,引我們穿過鋪着紅地毯的門廊,來到大廳。這時所有人齊齊看向我們,估計是老媽的打扮太槍眼了。

宴會中的人個個衣冠楚楚,臉上掛着得體的笑容。

這時一個戴着金絲邊眼睛,身材稍微有點變形,但總體來說還算儒雅的中年男子笑吟吟地走了過來。老媽一看到他就立刻拉着我,笑逐言開地迎了上去。

中年男子一見她便露出誇張的讚賞表情:「夢麗,你今天好漂亮!」。

「哪裏,老闆見笑了!」老媽拿起火雞羽毛的披肩掩面笑了笑。

「這就是你女兒吧,跟你一樣漂亮,長得像你!」中年男子看着我,笑容滿面,突然轉身叫住一個路過的用人,「把少爺帶來。」用人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我額頭冒汗,這中年男子長得不算帥,只能說挺有氣質,但外表只能打個六十分,如果他老婆不是大美人,那他兩個兒子絕對也不會帥,而且我聽說有錢人家的孩子都很胖,估計是營養過盛。想想就惡寒,要是等會兒帶來兩位肥頭大耳、青蛙肚,滿臉油光、像大冬瓜一樣的少爺,那我該怎麼辦?

「老爺,少爺帶到了。」這時用人的聲音把我的思緒猛然拉回,我鼓起所有勇氣,冒着必死的決心抬起了頭。

「啊——」

我和李宇赫互相指著對方,我張大的嘴足足可以塞下一個雞蛋。伊修哲臉上也有一閃而過的驚訝,但沒能逃過我的眼睛,他有點不自然地轉過臉,躲避我尋味的目光。

「怎麼是你們?」

「怎麼是你!」

我和李宇赫同時大喊出聲,還沒來得及理清目前的狀態,就被煥然一新的李宇赫吸引住了:他一改平時弔兒郎當的樣子,筆挺的黑色西裝使他顯得更加修長挺拔,金色的頭髮也不再是亂糟糟的,現在看起來垂順服貼,還系了條寶藍色領帶。看起來還真有點紳士的感覺,讓人跌破眼鏡。

「呵呵,原來你們認識啊!真是太好了!」中年男子笑容可掬地指著伊修哲對我說,「這是我的大兒子。」

伊修哲緊繃着臉,並不怎麼高興的樣子。不過就算他擺着一張臭臉,還是俊美得讓人流口水:穿着一套白色燕尾服的他顯得更加高貴迷人,頭髮帥氣地掠過眉梢,映襯出他漆黑的眼眸就像是閃爍著璀璨光華的寶石。我看着他,就像遙望着夏日裏炫目的星空,他簡直就像一個尊貴的王子一樣令人矚目

「怦怦怦」,我的心臟又起劇烈反應了,這時中年男子又拉過李宇赫說:「這是我小兒子。」

「什麼!」我這時才回過神來,忍不住大叫一聲,「你們竟然是兄弟?!」

中年男子笑了笑:「他們和你年紀差不多,希望你們能成為朋友哦!」說着就走開了。

我張大了嘴巴,老天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從來沒在學校里聽說過他們是兄弟,他們平時幾乎不說一句話,一見面反而劍拔弩張的,而且他們一個姓李一個姓伊,讓人完全無法把他們聯想到一起,現在竟然會是同一屋檐下的兄弟……真是太奇怪了!

2

我腦子裏一團糨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李宇赫卻饒有興趣地望着我,平時的囂張和不羈全都消失了,眼底滿是笑意,他含笑的眼睛讓我突然想起兩個字——「溫柔」,但這個想法讓我頓時渾身哆嗦,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看什麼看!」為了掩飾內心小小的慌亂,我大聲吼他。

「呵呵!」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誇張的笑容,「今天還滿不錯的嘛,沒想到你打扮打扮還勉強能及格!」

「切!」我白了他一眼,「什麼勉強能及格!我天生麗致,是鑽石就不會被埋沒!」

「哦,那為了恭喜鑽石小姐終於發光,我們干一杯!」說着他遞給我一杯酒,然後舉起自己手裏的酒杯,一飲而盡。

我不甘示弱,把杯子裏的酒也喝得乾乾淨淨。這酒的味道還真不錯,甜甜的帶着水果香。

一旁的伊修哲一直一語不發,直到我們分別把杯中的就酒喝完后,他突然轉身大步離開,我下意識地追出幾步,剛想張口叫他,可是他冷漠決絕的背影又讓我不得不把話硬生生地吞回肚子裏。

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身後有兩道犀利的光線向我射來,轉過頭就看見剛才還笑嘻嘻的李宇赫正死死地盯着我,臉上陰雲密佈,我突然有點心虛,尷尬地站着也不敢開口。

「宇赫!」這時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突然跑到他身邊,央求道,「帶我去花園逛逛吧,這裏悶死了!」

李宇赫突然別有意味地瞟了我一眼,爽快地答應:「好!」然後就並肩和那個女孩往花園走去。

看着他們那麼親熱,難道是男女朋友關係嗎?不過李宇赫除了脾氣暴躁,喜歡打架、蹺課之外,的確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帥哥,估計也是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吧,不是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

對,我不該驚訝,更不該……不是滋味,可是,可是為什麼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非要一直盯着他們,直到看不見為止呢?從來都覺得李宇赫永遠是站在我一邊的,現在他撇下我孤零零的一個人,和其他女生離開,我這才發現自己的想法很自以為是,心裏忽然一陣失落。

我垂頭喪氣地一邊喝酒,一邊在大廳里閑逛,大廳里的人我一個都不認識,老媽也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我悶悶地打量著四周,突然看到伊修哲頎長的身影出現在一個角落裏,我心裏一陣驚喜想立刻跑過去,卻看到他坐在位置上,冷著一張臉,眼睛也不知道看向什麼地方,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悶酒。

為什麼他總是一副很不高興的樣子呢?難道是因為我剛才和李宇赫一起喝酒嗎?

我躊躇地走來走去,不敢上前。伊修哲好像有心事,我還是不要打擾他了,免得被他討厭。我思來想去,突然看到一旁的長桌上擺滿了琳琅滿目的食物,它們正散發着陣陣誘人的香氣,我的肚子立刻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

好吧,既然你們都不理我,我就和這些美食做朋友好了!

親愛的美食,我來了!

我把那甜甜的果味酒當成飲料,一邊吃一邊喝,終於等到肚子撐得圓滾滾的才罷休。唉,是不是吃太飽了,我怎麼有點頭暈眼花,巨大而璀璨的水晶吊燈突然變成了好幾盞,在我頭頂不停地旋轉,層層疊疊的,我怎麼好像在看萬花筒呢?

我的頭越來越暈,感覺一陣陣困意襲來,眼前也越來越模糊……

漸漸的,我已不知道身在何方了,撐著搖搖欲墜的身子只想快點睡覺……

這時老媽變化不定的臉忽然出現在遠處的樓梯上,她緩緩地向我揮了揮手……我扶著牆壁,艱難地走了過去,老媽的臉又突然消失了,再轉頭看看伊修哲,他怎麼也不見了。咦?!我家的樓梯怎麼變得這麼長,還鋪着大紅色的地毯,老媽肯定又亂花錢了,真浪費!

我嘴裏嘟嘟囔囔著,跌跌撞撞地走上二樓……嗯,我的卧室是左邊第一間,總算能美美地睡上一覺了……奇怪,怎麼連門都沒有鎖呢?不過我也顧不了許多,搖搖晃晃地走進去后,撲倒在床上,一動都不動。好舒服,今天的被子好軟好香啊!

「啊!」突然一聲尖叫差點震破我的耳膜,我迷迷糊糊地看見面前出現了一張通紅的臉……「你,你是小偷嗎……」我的腦袋暈得厲害,只聽見一個含含糊糊的聲音,「想拿什麼隨便拿好了,我無所謂!」

「噓——」我把食指貼在嘴唇上示意他安靜,「現在可是晚上,你的聲音超過四十五分貝了。」

可面前的人還在唧唧喳喳說個不停,「煩死了,睡覺!」我頭昏腦漲地猛力揮出一拳,只覺得床狂震了一下后,整個世界就變得清凈了,我蓋上棉被,啊!終於能心滿意足地找周公爺爺了……

3

清晨的陽光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心不甘情不願地睜開眼,只覺得頭疼得厲害,好像有一面鼓在我腦袋裏「咚咚」地敲著。這時我看到一個模糊的白色身影從門口走了進來,慢慢靠近,一時間對不準焦距,恍恍惚惚我只看到一隻手向我伸來,那隻手慢慢張開快要掐住我的脖子……

「啊——」我尖叫一身,反射性的揮出一拳。

「唔!」面前的人呻吟了一聲,一手捂着眼睛,一手用力搖我。我腦袋裏混沌的迷霧漸漸被他搖散,當我的眼睛恢復光亮時,看到眼前一個修長的身影,沒有被手遮住的半邊臉俊逸得讓人窒息。

這不是伊修哲嗎!我的嘴巴張成「O」字,「你,你怎麼在我的房間!」我一把扯過被子,緊緊地裹住自己,結結巴巴地大聲質問。

「有沒有搞錯,你看清楚了,這可是我的房間!就是因為你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睡在我的床上,我昨天一晚上都只能睡沙發!」伊修哲像看怪物似的瞪着我,頭髮亂蓬蓬的,漂亮的眼睛裏滿是驚愕,奇怪的是他的左眼赫然一個黑黑的熊貓眼……明顯是被我用拳頭打的。我啞然,越看越覺得自己是在做夢,打量著房間四周,白色的牆,白色的天花板,簡單明凈。一張大得過分的白色大床,地上也鋪着白色的毛皮地毯,白色的窗帘在微風下輕輕搖曳。這果然不是我的房間,我頓時遭受到沉重的打擊——

我怎麼會出現在伊修哲的房間?我努力地在腦海里思索著,很快便浮現出一些零碎的情景……一張恍恍惚惚的通紅的臉……「嘭」隨手揮了一拳……

啊啊啊!不會吧……就在我心亂如麻的時候,門突然被猛力撞開,李宇赫一陣風似的衝進來,嘴裏喊著:「夏小朵!是你嗎?我怎麼會聽到你的聲音?」只見他滿臉擔憂和緊張,身上僅僅穿了件背心,竟然還赤着腳!

當他看到我裹着被子,而伊修哲正站在我的床邊時,猛然呆立不動,睜大了眼睛,瞳孔瞬間放大,臉色由紅轉白。彷彿是被雷當頭劈下……李宇赫怔怔地望着我,如利箭的眼神彷彿要把我看穿似的,蒼白的臉色甚至讓一向趾高氣揚的他使我感到陌生……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點心虛,臉不自覺地紅了起來,我慌亂地避開他的眼神,如坐針氈,心撲通撲通地失去了節奏。

我怎麼跟他解釋……我自己現在都完全搞不清狀況!

「你們到底做了什麼?!」李宇赫突然狂吼一聲,怒氣衝天地一把拽起伊修哲的衣襟,劈頭就是一拳,伊修哲還沒反應過來,悶哼一聲倒在床上,嫣紅的血絲瞬間從他的嘴角流了出來……

「你沒事吧?」我顧不得許多,立刻張開雙手護住他,心裏頓時亂成了一團麻,伊修哲蹙著眉沒有說話,只是眼神還是很茫然。

李宇赫冷冷地看了我們一眼,眼睛裏像是藏着兩塊寒冰,嘴角浮現出一絲嘲弄的微笑,轉身甩門離開,我覺得他這次是真的生氣了,而且眼神里還藏着一些傷痛和失落的痕迹,難道是因為我嗎?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伊修哲推開我的手,往門外走去。我立刻叫住他:「伊修哲你要去哪裏?」他轉過身兩團緋紅浮上了如玉的雙頰,竟然都不敢正視我。

「我,我去換衣服……」他吞吞吐吐地說完,匆匆狼狽地走了出去。

老天!伊修哲是在害羞嗎?

這時用人走了進來,古怪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把一套制服遞給我,刻板地說:「小姐,換好衣服請到樓下用早餐。」

「哦。」我愣愣地接過制服,腦海里不斷思索著昨天的情景,我記得昨天和老媽來參加晚宴的,後來李宇赫惹我不開心,我就去吃東西,可是在這之後……我就不記得了,抓破了腦袋也想不起來,怎麼會和伊修哲睡在一張床上?最可惡的是老媽,竟然把我一個人丟下,不聞不問……不過,我覺得應該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因為我的衣服還穿的好好的呢!

我換了衣服下樓,看見伊修哲已經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前,卻沒有看到李宇赫。

伊修哲他見到我表情有點彆扭,聲音輕得像蚊子叫:「快坐下,吃早飯吧。」他指了指對面的位置,然後低頭吃着自己的煎蛋。

我磨磨蹭蹭地坐下來:「昨天……」

我話還沒說完,伊修哲就抬起頭來忐忑地望着我,一下子從脖子紅到耳根。我真沒想到,平時像座冰山似的伊修哲臉皮竟然這麼薄!

怎麼回事,他怎麼對我的態度一下子大變,難道就因為我睡在他的床上嗎?不過,我又看了他一眼,低下頭默默地吃着早餐……還是不要問了。

吃完飯,司機載着我們去學校,快到學校的時候,一直都不言不語的伊修哲突然轉過頭來問我:「剛才你真的願意為了我去抵抗李宇赫的拳頭嗎?」

「啊?」我還沒反應過來,他竟然就拉着我的手走進學校,我看到學校門口的同學都用下巴落地的表情看着我們。

估計我今天又能上頭條新聞了,想到上次那個八卦記者我就脊樑冒汗,這回不知道又要被她寫成什麼樣了。天哪——

4

來到教室,我又參觀了一次大家紛紛石化、下巴落地的模樣。李宇赫的座位空着,不知道他早上甩門出去後去了哪裏,不會又打算蹺課吧。

果然,整整一上午的課他都沒有來。想起早上他受傷的表情我還是很在意,心裏悶悶的,就像是有一個結沒有解開。思來想去,吃午飯的時候,我還是決定到校園裏去找找看,碰碰運氣。

中午的陽光灑在樹林里,穿過縫隙,在青青的草地上留下斑駁的樹影。我在綠化帶一處處細細尋找,四周很安靜,只有偶爾的幾聲鳥叫迅速劃過天際。

找了很久還是沒有看到李宇赫,不知道現在幾點了,我伸出手……啊!我的手錶呢?不見了!剛才還在,難道是掉在樹林里了嗎?

我忙轉過身,走近樹林,在一處低低的樹叢里仔細尋找。

「你怎麼到現在都不去上課!」教導主任的一聲喝斥突然傳進我的耳朵。

啊!現在已經上課了嗎?我嚇了一跳,抬起頭才發現教導主任說話的對象不是我。樹叢外,李宇赫懶洋洋地坐在草地上,教導主任正站在他旁邊訓話。

糟糕,要是被教導主任發現我也沒去上課就麻煩了,我立刻蹲在樹叢里躲了起來,就在我蹲下的一瞬間,我發現李宇赫背在身後的手裏還捏著一支香煙。

李宇赫這傢伙居然抽煙,而且還在學校里抽!

「下次上課不要遲到……」教導主任依舊絮絮叨叨,透過樹叢的縫隙,我看見李宇赫趁他不注意,把煙頭往上一拋,煙頭也不知道落到哪裏去了。

「好了,快去上課!」

教導主任終於離開了,我一顆懸著的心也正常歸位,只是我突然覺得有些怪怪的感覺,忽然聞到一股焦味,覺得自己的頭頂好燙,用手一摸一股灼燒的痛。「哇!哇!哇!」我用力拍著頭頂,一下子從樹叢後面蹦了起來!

天啊!我的頭髮着火了!

「夏小朵!」李宇赫看着我上躥下跳的樣子,愣了一秒鐘,急忙衝過來,噼哩啪啦地用力拍着我的頭頂,我被拍得眼冒金星、頭暈目炫。

好不容易滅了火,李宇赫從我頭頂拿下一個煙頭,張大了嘴巴,瞠目結舌。

「李宇赫!你居然把煙頭扔在我頭上!」我拽着他的衣領,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塊。

「誰讓你躲在這種地方!」他拚命忍住笑,不甘示弱地吼道。

「我還不是為了找你!」我咬着牙,眼睛裏「嗖嗖」地飛出兩把小飛鏢,居然把我最心愛的頭髮燒掉,罪不可恕!

「你找我幹什麼?」李宇赫的表情突然有些訕訕的,「你在擔心我?」

「鬼才擔心你呢!」我沒好氣地吼道。

「好啦,我這就帶你去最高級的美容院,走!」說完他拉着我就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學校。

又蹺課了,不過沒辦法,現在這樣我怎麼見人啊!

一進美容院,店內所有人都詫異地望着我,我真想挖個地洞鑽進去,再也不要出來……

「您好,請問需要什麼服務?」店員走了過來,看到我捂著嘴,雙肩不住地顫抖。

「找店裏最好的髮型師幫她做頭髮!」李宇赫指着我說,一瞬間店內所有人笑翻。

我拉着李宇赫低下了頭,窘迫到極點。

「笑什麼笑,再笑把你們的頭髮全剃光!」李宇赫帶着殺氣掃視了一圈,所有人都瞬間噤聲,不敢再發出一丁點笑聲。

「您好,請到這邊來!」這時一個打扮得怪裏怪氣的捲髮男子走了過來,我跟着他坐到鏡子前,才看了鏡子一眼,就差點暈倒。

此時我的腦袋差不多就要變成地中海了,頭頂一大簇頭髮被燒掉,殘留的幾根髮絲就像是秋天的小草,又枯又黃,沒有一絲生機,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凋落。

「小姐,你想要什麼髮型?」

「呃……隨便吧……」我苦着臉。

「那我建議你把中間那塊乾脆剃掉,然後把旁邊的護理一下,我幫你編成一條條的小辮子,保證你出去回頭率百分百。」

嗚嗚嗚……那麼奇怪的髮型當然回頭率百分百了,說不定還百分之九百呢!

「怎麼,你不喜歡嗎?或者做個足球的造型,根據足球的圖案,該剃掉的地方剃掉,反正你中間正好少了一塊嘛!」髮型師拿着剪刀蠢蠢欲動。

聽了他的話,我真的痛恨自己為什麼還沒有暈過去。

「不行!」李宇赫突然一把拽起髮型師的前襟,「你要是敢剪短她的頭髮就死定了,她一定要長發!」

「可是她頭頂少了一塊頭髮,兩邊那麼長很奇怪哦。」

「我不管,反正她一定要長發,你給我搞定,一定要弄得好看,不然我剃光你的頭髮!」

「好,好!你先放開我,我想想辦法!」

李宇赫鬆開手,兩隻眼睛就像雷達般監視着他。髮型師咽了咽口水,拿來一本髮型書給我,「小姐,你想要什麼髮型?」

哇,這是最新流行的髮型哎!望着一個個精美絢麗的髮型,我每個都好喜歡。李宇赫突然從我手裏一把抽過書,刷刷地翻閱著,然後霸道地指著一款髮型說,「就這個,照着這個做!」

我低頭一看,哇,好漂亮!厚劉海,兩邊頭髮微卷,就像是洋娃娃的髮型。

「可是……」髮型師擰著眉頭,「這個髮型恐怕做不出……」

「為什麼?」

「因為她頭頂少了一塊。」

「你找死啊!」李宇赫又一把拽起他,這次把他拽離了地面,高高地舉起,「你耍我是不是!」

「啊!不不,你放下我啊!」髮型師嚇得直哆嗦,「我做,我做!」

「哼!」李宇赫這才放下他。

髮型師一刻都不敢耽誤,捏着我頭頂的焦發仔細觀察,越看額頭的冷汗就越多。

「我的頭髮沒救了嗎?」我低低地問了一聲。

髮型師汗如雨下,李宇赫瞪了他一眼,他立刻搖著頭說:「沒事,我會把它變漂亮的!」

很多髮型師圍了上來,觀察着我的頭髮議論紛紛,最後討論決定對我進行接發。

兩個小時后,望着鏡子裏的自己,我驚訝地合不攏嘴。這是我嗎?感覺書上的那個髮型原模原樣地出現在我的頭上,而且比畫冊上還要可愛漂亮。

「呵呵,您還滿意嗎?」髮型師攏了攏我的頭髮,小心翼翼地問李宇赫。

「嗯,好漂亮。」李宇赫愣愣地望着我,臉上突然紅紅的。

我們離開美容院,緩緩地朝學校走去,一路上李宇赫顯得特別沉默,快走到學校門口時,他突然轉頭,凝重地望着我問:「你說,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我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就是你和修哲……」

「我,我不知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喝醉了,伊修哲也喝醉了,應,應該什麼都沒發生……」雖然我在心裏想了千百遍要怎麼跟他解釋,可是他真的問起來,我又覺得如此手足無措。

「真的嗎?」李宇赫眯着眼睛,斜睨着我。

「嗯!」我重重地點頭。

李宇赫陰雲密佈的臉上突然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我也舒了一口氣。

回到學校,所有人都驚訝地望着我,連伊修哲看到我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李宇赫用力把我拽到伊修哲面前,一把摟住我的肩膀,大聲說:「怎麼樣,這是我替夏小朵選的髮型!」說着還故意朝着伊修哲眨眨眼睛,「這可是我最喜歡的髮型哦!」

伊修哲扯動了下嘴角,一向冰冷的眼神此時卻燃燒起熊熊烈火,我從來沒見過他這種表情,只見他攥緊雙拳,緊緊抿著嘴唇,直直地逼視着李宇赫,彷彿在心裏做了個很大的決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野貓王子變身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野貓王子變身記 野貓王子變身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甜果酒的滋味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