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剋星被綁架

第七章 剋星被綁架

從醫院回來后又恢復了上學的無聊日子,感覺到大家看我的眼神都變得怪怪的,難道我變得更漂亮了?

走在校園裏,感覺四周的人看到我都議論紛紛,還時不時地偷偷瞟我幾眼,好討厭!這時一張報紙飄飄悠悠地落在我腳邊,我撿起來,定睛一看,幾個斗大的字闖入眼帘:「夏小朵、伊王子驚爆同居生活」,我真佩服這個八卦記者,居然可以寫出這樣的報道:「夏小朵沉寂了一段時間后使出了最後招數『近水樓台先得月』她用盡手段住到伊王子家,霸佔了女主人的位置,而且和伊修哲失蹤了好幾天,其中的黑幕我們將進一步為廣大同學傾力挖掘……」

我把報紙揉做一團,扔在地上用力踩踩踩,踩扁你這個八卦記者。

哦——終於舒坦了!

接着我去了學校圖書館,這裏的人都拚命向我張望,好像我真是什麼珍稀動物似的,還有的人指着我,低頭不停地竊竊私語。

看來我真的很有名啊……

我旁若無人地向書架走去,望著書架上的菜譜笑得合不攏嘴,拿起一本抱在懷裏,我的腦海里浮現出這樣的情景……

「小朵!這麼多菜都是你做的呀!」李宇赫望着一桌子滿漢全席驚訝得下巴落地。

桌子上的菜就像是金子般閃閃發光,還散發着陣陣誘人的香氣。

「當然了!」我扶了扶高聳的廚師帽,瞥了他一眼,「我可是能和國家特級廚師媲美哦!」

「小朵!你好厲害!」他立刻跪在我腳邊,獻上一大束玫瑰,一朵、兩朵、三朵……哇!九百九十九朵!哦耶!

「哇哈哈哈哈——」我不禁仰天長笑。

「為了伊修哲,為了愛和正義,才會有我們『伊修哲忠死迷三人組』。」這時「三人組」的出現無情地戳破了我夢想的泡泡。

我很不爽地瞥著又擺着恐龍站隊POSE的「三人組」。

這三個傢伙上次那樣對我,今天居然還有臉出現在我面前,她們的臉皮真是比牆壁還厚,不知道子彈穿不穿的透。

「說!你怎麼住進伊王子家的?!」「三人組」抓住我,凶神惡煞地瞪着我。

「呃……」

「因為她是我女朋友!」李宇赫不知道從哪裏出現,一把把我從「三人組」中間拽了出來。

「什麼?那你為什麼和伊王子住在一起?她到底是誰的女朋友?」「三人組」迷茫了。

李宇赫拽着我的后衣領,把我提得筆直筆直的,對着他們說:「管得着嗎?你們只需要記住,她是我女朋友,要是想死,倒是可以來招惹她!」他說的時候,臉色發黑、目露凶光,兩隻小虎牙尖利得閃閃發光,嚇得「三人組」抱在一起抖得像秋風中的落葉,大氣都不敢出。

李宇赫看着她們的反應,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拎着我離開。我看到「三人組」一下子滑倒在地上。唉——壞人果然都是吃軟怕硬的,鄙視——

走出圖書館李宇赫放開我,我始終低着頭,不好意思讓他看到我通紅的臉。剛才……他好像是說我是他女朋友,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個我的血液會瞬間沸騰。

「怎麼了?」他看我有點反常,俯下身子觀察着我的臉。

我的臉更燙了:「你……你,剛才說的話,是當真的嗎……」

「當然,我已經決定了,永遠把你留在身邊,再也不放手!」李宇赫一把把我摟在懷裏。

哇——從什麼時候開始李宇赫說話變得這麼煽情了,害我鼻子酸酸的,好感動。

「答應我一直陪在我身邊,我會好好保護你,一直照顧你,不會嫌你丑嫌你笨。」宇赫自信滿滿地說着,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

這是什麼不倫不類的表白啊,剛剛還在心裏表揚他變得很有詩意很浪漫呢,不過……此時此刻,我的心卻像是被浸在蜜罐里,甜蜜到無以復加,臭小子說我又丑又笨,我就自動忽略好了,反正也不是事實。

「走吧!」李宇赫一把摟住我的肩,大大咧咧的樣子,「回家讓修哲看看我們恩恩愛愛、甜甜蜜蜜的樣子!哈哈哈哈!」

「啊!什麼呀?」我還沒聽清楚就被李宇赫拖回了家。

回到家,只見伊修哲半躺在沙發上正在看書,看到我們親密的樣子,出乎意料的平靜。

「小朵從今天開始是我的女朋友,你不要打她主意!」李宇赫驕傲地宣佈,向伊修哲示威。

我低着頭,用眼角偷偷瞄伊修哲,真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只見伊修哲緊抿著薄唇,臉上寒得如冰霜,我不禁打了個寒噤。

他不看李宇赫,只是盯着我,好像是在詢問,又好像是在擔心,可是我還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我的頭越來越低,逃避着他的眼神。他突然翻過身背對着我們,冷冷地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小朵,我只是希望你能認清真相,不要後悔。」我的心咯噔一下,這話是什麼意思,哎,可能他是真的很生氣,對不起,修哲……

李宇赫的臉立刻白了白,但很快不屑地哼了一聲,然後拉着我走進餐廳說:「從今以後不要再理他,走!我們吃飯去。」

「吃飯?可是飯還沒做呢?」我小聲提醒。

李宇赫瞬間石化,果然他又忘了用人早就請假走人了。

算了,拋開剛才莫名的情緒,今天就讓我夏小朵發揮特級廚師的廚藝,讓他跪倒在我面前吧,哈哈哈哈——

「小朵,你笑得那麼誇張幹什麼?」李宇赫用驚恐地眼神望着我。

「啊?哦,我去買菜。」尷尬——難道我真笑了出來,丟死人了,嗚嗚嗚……

「你要做飯嗎?」李宇赫驚訝地望着我。

「對啊!哈哈,高興吧,受寵若驚吧!」

「不要了吧——」李宇赫的嘴角抽搐,一臉驚恐的樣子。

「放心,我這次按照菜譜做,保證做出一桌讓人垂涎欲滴的菜來!」我亮出我的「秘籍」,信心滿滿地說,「我去買菜啦!」我把秘籍收好,然後轉身往大門走去。

「我陪你去!」李宇赫瞬間跟了上來。

超市裏人滿為患,很多歐巴桑拉着歐吉桑正在埋頭挑選。和李宇赫走在一起,居然讓我感覺我們很像是一對新婚夫婦,想着想着我的臉居然有點燙,剛才李宇赫已經說我是他的女朋友了,這和伊修哲說這話時帶給我的感覺是多麼不一樣啊,後者是不好意思拒絕,前者卻讓我臉紅心跳,心裏漫溢着幸福……不過我真是對不起伊修哲,都怪自己太優柔寡斷。

「小朵,我選了這個!」李宇赫突然扛着一大袋洋蔥出現在我眼前。

「你買那麼多洋蔥幹什麼?」我看着手推車裏堆著滿滿的洋蔥,額頭掛下一大滴汗。這個人是不是腦袋被壓路車碾過了。

「我喜歡吃啊,最重要的是修哲最討厭洋蔥,哈哈哈!」李宇赫仰天長笑,好像佔了多大便宜似的,真讓人哭笑不得,他為什麼就那麼討厭修哲呢?還是修哲背他下山的呢!

我把這大袋洋蔥歸於原位,李宇赫不滿地大叫:「你為什麼放回去!」

我白了他一眼,「買那麼多會壞的,買兩個就夠了。」

買完菜我們走出了超市,經過一條小巷子時,我們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大群人擋住了去路。看清楚后我這才發現原來領頭的就是開學第一天和宇赫在樹林里發生衝突的肥頭老大,上次他只有兩個小弟,今天卻帶了十來個手下。一群人穿着黑色制服浩浩蕩蕩,渾身散發着殺氣。一看就不懷好意,我不由一步一步往後退。

「李宇赫!」那肥頭老大走上前,指著李宇赫說,「上次你很有種啊,放出那樣的大話,我今天就看看你怎麼把話受回去!」他說話時因為太激動,臉上的肉還抖了抖,滿臉是油的肥臉說有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李宇赫不屑地哼了聲:「上次只有兩個手下所以不敢動手,今天來以多欺少啊!」

肥頭老大氣得暴跳如雷:「你就經管逞口舌之快吧,一會兒我要你跪在地上求我!」

「你要打架也要約時間,今天我很忙改天吧,你要記得預約哦!」李宇赫說着就拉着我打算離開。

那群人見狀,一瞬間呼啦啦上前圍住我們,個個人高馬大的,我被他們圍在中間,黑壓壓的連陽光都照不進來。

「不要那麼急!」肥頭老大走了過來,笑着說,「我的話還沒說完呢,不如我們換一個地方說吧!」

說着一群人就上前去抓李宇赫,李宇赫丟下菜和他們扭打了起來。而我為了不防礙他們就遠遠的退到一邊。我從精神上支持信,宇赫!加油!——

雖然人多,可是因為李宇赫動作太敏捷四肢太發達,所以那群人並沒有占什麼便宜。肥頭老大見了開始着急,我在旁邊高興地手舞足蹈,突然感覺一道不懷好意的目光對向我,我打了個寒噤,發現肥頭老大正賊笑着看着我。

不好!我剛想逃,肥頭老大就一個箭步上前抓住我。

「放開我,放開我!」我用力掰着他的肥手,可惡!這個肥頭大耳的老大,看起來那麼肥,跑起來居然滿快的。

「李宇赫,乖乖束手投降!不然我對你的小情人不客氣了!」

「放開她!」李宇赫剛想衝上前,就被一群小弟攔住,他氣得直咬牙。

那肥頭老大勒住我的脖子,害我都不能呼吸了。死豬頭,要是下次你落在我手裏,我一定會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在心裏大卸了他十八塊。

「乖乖跟我走,不然我就對她不客氣了!」說完肥頭老大就勒緊我的脖子,我一下子疼得不能呼吸,眼淚就嗆了出來。

「放開她,你這個混蛋!」李宇赫被人攔住,急得焦頭爛額。

可惡!居然這麼對一個青春美少女,我張大嘴對着他的肥手就一口咬下去,好臭好噁心,回去我要刷牙。

「啊!——」肥頭老大一聲驚天地凄鬼神的嚎叫劃破了天空。

我死死咬住不放,哼!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olleKitty啊。肥頭老大的手下也驚恐地望着我,不敢輕舉妄動。我感覺我是英雄,真是英勇得不得了!

「可惡,快放開,快放開!」肥頭老大甩手給了我一個爆栗。

我被敲得眼冒金星頭暈耳鳴,堅持不住就鬆了嘴。好痛——

「小朵!小朵!你沒事吧!死豬頭!你這個小人!快放開她!」我聽到李宇赫急得破口大罵。

「可以,但你得乖乖跟我們走!」肥頭老大把我這個快暈倒的人往上提了提,我硬是讓他提得清醒過來。

「好,你快放開她,我跟你走!」李宇赫居然答應得那麼爽快,我氣急。

「呵呵,好,把他綁起來!」肥頭老大一揮手,幾個手下就拿着繩子上前。

李宇赫瞪着冒火的雙眼,任憑他們把他五花大綁。

「哈哈!李宇赫,你也會落在我手裏啊,你有沒有想過落在我手裏有什麼下場啊,哈哈哈——」肥頭老大仰天長笑。

可惡——居然這麼對我的信,我提起腳用力憤恨地踩下去。

「啊——」肥頭老大驚天動地慘絕人寰的尖叫再次劃破了天空。

我聽得爽,更加重了力道在他加上碾了兩下。

「啊——」肥頭老大痛得眼淚和鼻涕流了一臉,真是有夠噁心扒拉的。

「老大——」那群手下望着他們老大急得滿頭大汗。

「快……快把他……壓上車……」肥頭老大一字一句從喉嚨里擠出來。

那群手下立刻粗手粗腳地把李宇赫押進了麵包車。

「李宇赫!」我急得直跺腳,當然是跺肥頭老大的腳啦!

肥頭老大終於受不了,一把扔開我,急吼吼地衝上了車,然後像躲鬼一樣,連車門都來不及關就卷塵離開。

那速度就好象是電閃雷鳴,快得驚人,就那麼一眨眼就不見了。

我楞楞地在原地呆楞了兩秒才反應過來,「糟了!李宇赫被綁架了!——」

說着一群人上前就要去抓李宇赫,李宇赫丟下膠袋就和他們扭作一團。雖然對方人很多,可因為李宇赫不愧是打架高高手,那群人倒也並沒有占什麼便宜。肥頭老大見狀開始着急了,我卻在旁邊高興地手舞足蹈:「宇赫!加油!你是最棒的!」就在這時突然感覺一道不懷好意的目光對向我,我不禁打了個寒噤,發現肥頭老大正賊笑着望着我。

不好!我剛想逃,只見他一個箭步上前,緊緊地拽住我。

「放開我,放開我!」我用力掰着他的肥手,可惡!這個肥頭大耳的老大,看起來那麼肥,跑起來居然蠻快的。

「李宇赫,乖乖束手投降!不然我對你的小寶貝不客氣了!」

「放開她!」李宇赫剛想衝過來,就被一群小弟攔住,他氣得只能直咬牙。

那「豬頭」勒住我的脖子,害我不能呼吸。死豬頭,不要臉,竟然對女生下手!太可惡了,真是卑鄙無恥!

「乖乖跟我走,不然我就對她不客氣了!」說完肥頭老大就勒緊我的脖子,我疼得不能呼吸,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

「放開她,你這個渾蛋!」李宇赫被人攔住,又不能再動手,急得焦頭爛額。

可惡!居然這麼對待一個青春美少女,我張大嘴巴對着他的肥手就一口咬下去,好臭好噁心!

「啊!」肥頭老大一聲驚天地凄鬼神的號叫劃破了天空。

我死死咬住不放,哼!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Kitty啊。肥頭老大的手下也驚恐地望着我,不敢輕舉妄動。我感覺我是英雄,真是英勇得不得了!

「可惡,快放開,快放開!」誰知肥頭老大甩手就摑了我一巴掌,用力之大,讓我的半邊臉立刻就huolala地疼起來,不得不鬆開了嘴。他一把拽起我的頭髮,「啊——」我一聲慘叫,頭髮被拉得就快要脫離頭皮,真是痛到骨子裏去了。

「小朵!小朵!你沒事吧!死豬頭!你這個小人!快放開她!」我聽到李宇赫急得破口大罵,卻不知所措。

「可以,但你得乖乖跟我們走!」肥頭老大把整個人往上提了提,我又被勒得喘不過氣來。

「好,你快放開她,我跟你走!」李宇赫居然答應得那麼爽快,我氣急。

「呵呵,好,把他綁起來!」肥頭老大一揮手,幾個手下就立刻拿着繩子上前。

李宇赫瞪着冒火的雙眼,任憑他們把他五花大綁。

「李宇赫,你也會落在我手裏,有沒有想過今天你會有什麼下場啊,哈哈哈——」肥頭老大得意地仰天長笑。

「宇赫!」我想衝上前。可是被肥頭老大生生地拽了回去。

「小朵!」李宇赫焦急地叫了一聲。

誰知肥頭老大迎面狠狠踹了他一腳,李宇赫悶哼一聲,單膝跪倒在地,冷汗頓時從額頭滑落。

「宇赫!宇赫!你沒事吧!」他不會受傷吧,怎麼辦,怎麼辦?

「我看你再拽!」肥頭老大惡狠狠地說完,又用力踹了他一腳。

李宇赫咬着牙倒在地上:「這筆帳我記下了!」

肥頭老大大笑着又接連踹了他好幾腳:「你記啊!你記啊!我看你再嘴硬!」

「不要再踢他了,快住手!」我拉着肥頭老大,他用力把我摔開,毫無防備我的一屁股跌坐在地,疼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小朵!小朵!」李宇赫不顧自己被拳打腳踢,掙扎著向我爬來。他身上全是腳印,臉上也腫了,手腳被捆站也站不起來。

我覺得心一下子被挖空了。李宇赫被綁架了,我要怎麼辦?怎麼辦?

好不容易我才恢復了意識,如同狂風般沖回了家,而花了兩百塊買的菜早就被我忘到九霄雲外,就像棄兒一樣被扔在小巷裏。

「修哲!修哲!宇赫被綁架了!」還跑到家門我就開始喊,驚慌失措的我好不容易打開門,就一頭沖了進去。

伊修哲依舊在沙發上看書,看到我滿頭大汗,像見了鬼般失魂落魄的樣子驚訝地放下書。

「修哲!宇赫,肥頭老大,走了,綁架了,塞進了車!」我急得語無倫次,連自己都聽不懂自己在說什麼。

當然就更別說修哲了,他扶着我說:「不要着急,慢慢說,發生什麼事了?」

我拚命咽了咽口水,深呼吸一口說:「修哲,宇赫被肥頭老大綁架了,被塞進麵包車不知道帶哪去了。」

「他又惹什麼禍了?」伊修哲竟然一點都不着急,反而見怪不怪地躺回沙發,拿起書繼續翻閱。

「開學第一天,宇赫得罪了那個肥頭老大,今天他們是來報仇的,宇赫很危險!」我拉着伊修哲的手,急得焦頭爛額。

「他一天到晚惹是生非,給他點教訓也好。」伊修哲說完就冷冷地轉身背對我繼續看他的書。

我一時怒氣攻心,一把把伊修哲拽起來,想都沒想給了他一個重重的耳光:「你還在說什麼風涼話!宇赫現在很危險,十幾個人把他帶走了,每個人給他一拳就可以把他打死,而且他當初會得罪那肥頭老大也是為了救被欺負的同學!你居然這麼冷血,我看錯你了!」

伊修哲撇著頭一動不動,凌亂的劉海蓋住了臉,我看不到他的表情,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太激動了,居然打了修哲,我居然打了修哲一個耳光?嗚嗚嗚……我怎麼會這麼衝動呢?

這時伊修哲突然站了起來,我愣愣地望着他,此時的他看起來好高大,不過此時此刻他的高大卻讓我膽戰心驚。只見他綳著臉,臉上明顯的五道手指印——剛才被我打的,沒想到我下手會這麼重!可是我當時實在是太緊張太慌亂了,不知道宇赫現在怎麼樣了,那個肥頭老大一定不會這麼輕易地放過他的,現在只有修哲,只有修哲能救他了……

「修哲……」我試着輕輕喚他。

「走吧。」他默默說道,眼神異常淡漠。

「什麼?去哪裏?」我不解,是要趕我走嗎?

「去救宇赫啊,你帶路。」他說着就往外走。

我幸喜若狂,立刻跟了上去:「修哲,等等我!」

天色已近黃昏,剛才我和李宇赫走過的那條路上行人熙熙攘攘,望着十字路口,我和伊修哲面面相覷。

「剛才他們往哪個方向去的?」

「這邊。」我指這西面,剛才車子就是從那個方向開去的。

我們朝西面走去,找遍了大街小巷,連垃圾桶旁邊都找過了,就是沒看到人影。

「你有沒有看到他們去了哪裏?」

「沒有啊,車子開得太快一眨眼就不見了。」

我們站在街邊沉思,誰都不說話,該找的地方都找了,可是就是沒看到宇赫。怎麼辦?要是今天找不到宇赫,他會不會被打死啊?越想我就越急,宇赫要是不是為了救我,肯定能把那群渾蛋打得屁滾尿流。我今天要是沒能找到他把他救出來……我該怎麼辦?宇赫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是不是被他們打了?他的手腳被綁着一定無法還手,而且想到剛才那個肥頭老大憤恨的樣子,一定不會輕饒他。我剛才還咬了那老大一口,他要是報復在宇赫身上怎麼辦?我真是太衝動了,我把他害死了啦——

「嗚嗚嗚……」越想越難過,我蹲在街邊哭了起來,「宇赫,你在哪裏——」我的腦海里甚至都浮現出李宇赫滿身是血,鼻青臉腫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樣子。

因為我哭得太慘,路過的行人都注足圍觀,還指指點點地議論起來。

「蠻漂亮的一個女孩子怎麼在大街上哭啊?」

「是啊,哭得那麼慘,是家裏發生不幸的事了嗎?」

「可是也不用在大街上哭啊?看她旁邊站的男孩子好帥啊,不會是吵架了吧?」

……

我再也聽不下去了,這些人真是好八卦啊!這時伊修哲把我拉起來說:「你能不能不要哭了,別人還以為我欺負你呢。」

我抹了一把臉上的鼻涕和眼淚,哽咽著說:「可我忍不住啊,我把宇赫害死了,嗚嗚嗚……」

伊修哲徹底被我打敗,扶著額頭說:「宇赫還沒死呢,而且又不是你的錯。」

「可他為了救我才被抓走的,而我卻找不到他,我真是太笨了,嗚嗚嗚……」我趴在伊修哲的肩頭哭得淅瀝嘩啦,鼻涕和眼淚都擦在了他身上。

「對了!」伊修哲突然大叫一聲,「小朵,我想到他們去哪裏了!」

「真的!」我幸喜若狂,「哪裏?是哪裏?」

「這附近有個廢棄的倉庫,他們有可能把宇赫帶到那裏去了。」

「那我們快走!」我拉着伊修哲的手,不等他回答就跑了起來。

「小朵,你走錯方向了。」

「啊!」暈死,我真是個笨蛋,一急居然忘記了,我忙尷尬地說,「那你帶路。」

在馬路的盡頭原來是一片荒地,遠遠地果然出現了一個廢舊的倉庫,太陽就快要隱沒到地平線下了,四周一片橙黃色,一眼望去,這片望不到盡頭的荒地上除了這個暗灰色的倉庫什麼都沒有。風吹過帶起一片沙塵,迷了我的眼,彷彿眼前的倉庫搖搖欲墜,就快要塌陷。

四周靜得連聲鳥叫都沒有,更別說有路過人了,要是伊修哲不說,我一輩子都不會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方。

我們悄悄走過去,倉庫的門銹跡斑斑,緊緊地關閉着。我們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在倉庫周圍轉了圈,總算髮現了一個窗戶。

「我們爬上去看看。」我壓低聲音對伊修哲說。

伊修哲做了個OK的手勢。

牆壁很臟,上面的石灰已經脫落,露出暗黃色的磚。我們找了些墊腳的東西爬上了窗戶——

窗戶上也滿是污垢,矇著厚厚的灰塵,但好在玻璃還算透明,從窗戶看進去,就在離窗戶不遠處蒙朦朧朧地看到一群人。我擦了擦玻璃,這才看清,正是剛才肥頭老大的那群人,李宇赫倒在地上,肥頭老大正蹲在他身邊。我湊近了聽他們說話。

「臭小子,你落在我手裏還那麼跩!」

「哼!」李宇赫朝他臉上吐了一口唾沫,「膽小鬼!有種和我單挑!」

「臭小子!你居然吐我口水!」肥頭老大憤憤地抹掉臉上的唾沫,一手掐住李宇赫的下巴,李宇赫立刻疼得皺起了眉。「你是不是到現在還沒意識到你已經落在我手裏啦!啊!」肥頭老大對他做出了一個惡狠狠的表情。

李宇赫冷笑一聲,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裏。肥頭老大被惹怒了,伸出手接過手下遞給他的棍子,在半空揮舞了兩下,帶出呼呼的風聲,故意嚇唬李宇赫,李宇赫扯了扯嘴角,完全不當回事。

「臭小子,我要打得你哭爹喊娘!」肥頭老大被完全激怒了,一棍子打在李宇赫肚子上,李宇赫立刻蜷縮成一團,臉漲得通紅,但他還是咬着牙,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肥頭老大又往他背上用力揮棍子,噼噼啪啪用盡了全力。李宇赫死咬着牙,汗如雨下,額頭的劉海很快就被汗水沾濕,一聲聲的悶哼從死閉着的嘴裏發出。

我的心痛得快要窒息,彷彿那棍子是敲在了我心上。

「臭小子,你落在我手裏還那麼拽!」

「哼!」李宇赫不屑得哼了一聲,「膽小鬼!有種和我單挑!」

「臭小子!這麼囂張!」肥頭老大氣憤地一把掐住李宇赫的下巴,用力之大,讓李宇赫疼得皺起了眉。「你是不是到現在還沒意識到你已經落在我手裏啦!啊!」肥頭老大對他做出了一個惡狠狠的表情。

李宇赫冷笑一聲,「沒膽的老鼠!」

「你說什麼!」肥頭老大湊近凶神惡煞地臉,渾身散發出危險氣息。

「沒膽的老鼠!——」李宇赫朝他的耳朵放聲大吼。

「啊——」肥頭老大捂著耳朵忙退後一步,一群手下忙圍了過去慌張地喊著「老大你怎麼樣」。

「你這臭小子,欠扁啊!」

「哼!」李宇赫很鄙夷地瞥了他一眼。

肥頭老大氣得滿臉通紅,拳頭攥得咯咯響。

糟糕,李宇赫把肥頭老大惹怒了!我們要趕快救出他,我忙轉過頭問伊修哲:「我們要怎麼辦?」

伊修哲拉着我從窗戶跳了下來,蹲在牆角小聲討論「李宇赫營救A計劃」。呵呵,這個名字是我臨時起的,我覺得聽起來還滿有感覺的。我夏小朵果然是天才!——

天邊的晚霞燒得通紅,周圍沒有一絲風。我和伊修哲找了兩個空箱子,挖了個洞套在身上躲在倉庫兩邊。

「哎喲!那不是運鈔車嗎?」我豎起脖子朝倉庫大聲喊道。

「哇!我沒眼花吧!是運鈔車在撒錢嗎,你看錢都撒了一地!」伊修哲的聲音從另外一邊發出來。

「是啊,我看是開車的人沒注意,錢從車子裏掉出來了!」我越喊越起勁。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倉庫門突然大開,一群人流着口水像洪水猛獸般沖了出來,瞬間揚起了一大片塵土。肥頭老大在後面大喊:「多撿點回來啊!我在這裏守着那個臭小子。」完全沒有注意到我們就在身後,我拿起一塊磚頭就把他敲暈了,他連反應的時候都沒有。

我拍了拍手又搖搖頭說:「真是好騙!」

伊修哲贊同地點了點頭,「果然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和李宇赫一樣。」

我滿頭黑線,更加確定他們上輩子是天敵。可是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此地不宜久留,我和伊修哲立刻走進倉庫。

李宇赫看到我幸喜地大叫,「小朵!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我一直在等你!」邊說邊蠕動到我腳邊——因為被綁得像條蟲所以只能用蠕動的。

我哭笑不得,他還真看得起我,認定我能救出他:「要不是修哲,我這輩子都找不到這裏。」

這時他才發現伊修哲,整個人冷了下來,「你來幹什麼!」

「來看看你死了沒有。」伊修哲冷冷地說。

「你放心我不會比你早死的!」

「那很好,不然給你收屍也是很麻煩的。」

「你這個孔雀男!」

「肌肉男!」

……

兩人又吵了起來。唉——

這時我轉過頭髮現那個肥頭老大還躺在地上,昏迷ing……

嘿嘿!我摩拳擦掌……居然打我的宇赫,剛才還給了給了我一個暴栗,此仇不報非美女!我抬起腳向肥頭老大的豬頭臉用力地踩踩踩!這一腳是替李宇赫踩的,這一腳是替我自己踩的,這腳是替伊修哲踩的!死豬頭,你一定會問我為什麼也要替伊修哲踩你一腳,你又沒打他,那你就想得太簡單了,誰叫你驚動伊修哲,打擾了人家看書的時間,人家可是憂等生!

報完了仇,我收回腳,肥頭老大的臉被我踩成了肉餅,上面還留着本小姐的腳印,這就是得罪本小姐的下場,哇哈哈哈——

嘿嘿!我摩拳擦掌……居然打我的宇赫然,前面還給了我一個暴栗,此仇不報非美女!我張開十指一把抓住他臉上的兩團肥肉。哦!NO!居然這麼肥這麼油,死豬你平時吃豬食長大的啊!大姐我今天就給你做做臉部運動,我用力地把他的肉往上扯往下扯,往外扯又往內扯!哇哈哈哈,他的臉就像是橡皮泥,任我挫圓揉扁。

「小朵,你笑得真嚇人。」李宇赫的繩子已經解開,正在運動手腳,看到我的行為嚇得僵在了當地,只用驚恐的雙眼瞪着我。

我立刻放開手站了起來。糟糕!得意忘形了,我的冷汗順着脊樑流下。這時我忽然感覺我的腳被抓住,頭皮一陣發麻,難道……是鬼抓腳,「啊!」我嚇得失聲尖叫。

「你……你踩得……我好痛……」一個虛弱的聲音從我腳下想起,我鼓起了所有勇氣才敢往腳下偷瞄了一眼。

原來肥頭老大不知什麼時候醒了,估計是痛醒的,只見他豆大的冷汗「刷刷刷」流下,我才發現剛才我一時緊張又踩在了他手上。

不好!他現在要是醒了就糟糕了,而且他的手下門兜了一圈發現根本就沒有什麼運鈔車,馬上就會回來的。

想到這裏我拉着伊修哲和李宇赫說:「快走!」他們倆點了點頭。

「救命啊!」果不其然,肥頭老大會過神來用盡所有力氣,殺豬般的大叫。

我們立刻撒腿跑出了倉庫,才剛出倉庫的門,就看到剛才跑出去的那群手下像黃蜂般地朝這邊湧來,那灰塵滾滾、地動山搖的陣勢彷彿是一群逃難的大象,而且個個雙眼迸發兇惡的光芒全身散發着騰騰殺氣。我們嚇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馬上使出飛毛腿、乾坤大挪移之類的必殺技一路向前沖:「救命啊——」

「站住——」

一時間木棍、鞋子、磚塊通通向我們飛來。那驚險的程度比動作片里演的還要驚險。

大約跑了一公里,背後的人還是死咬着我們不放,那執著的精神真該為他們頒發一座獎盃。我已經跑得、口乾舌燥、精疲力竭,要是再不擺脫他們,我們不是疲勞過度而死就是被他們抓到后打死。這兩個結果很顯然都不是我想要的。

這個時候當然應該請教李宇赫了,他對於這個場面肯定已經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應付這種場面當然也是掰掰手指的事,所以我拉住李宇赫問:「怎麼辦,你快想想辦法啊!」

一旁的伊修哲滿頭大汗,估計也跟我一樣精疲力竭了。

腳下的柏油路無限綿延,四周空蕩蕩,這樣的不毛之地連只老鼠都沒地方躲。李宇赫轉着頭四處張望,突然眼睛盯住什麼東西不動,我隨他的目光看過去,不遠處停著一輛黃色的車子,沒事停在大馬路上幹什麼,難道是拋錨了?

李宇赫拉着我們向車子的方向跑去,跑近了我才發現有位大叔正側着身子在撒尿。

「啊!」我立刻閉上了眼睛,真是的,有沒有公德心啊,竟然在馬路上撒尿!我看了會長針眼的啦!那大叔聽到我的尖叫也嚇了一跳,轉過頭愣愣地看着我們。

這時李宇赫鎮定地走上前,掏出皮夾說:「我是警察,為了辦案現在要徵用你的車!」那大叔剛想仔細看清楚他的皮夾,李宇赫就快速將皮夾收回口袋,沒等大叔回答就拉着我們就上了車。

那大叔半晌都反應不過來,望着我們一動都不動,直到李宇赫發動車子,卷塵離開時,他才提着褲子追了上來,口裏喊著:「什麼警察啊!為什麼要徵用我的車!」

「放心,等我用完了就會原封不動的還給你的!」李宇赫探出車窗向他揮了揮手。

「什麼啊,你快還給我不然我要報警了!」

「我就是警察,你不用報警了,拜拜!」

「求求你還給我啊——」

可惜他的叫喊聲很快就被我們拋在了身後,唉——在大馬路上撒尿,就當是給你個教訓吧。會這麼想我居然就連一點點的愧疚都沒有了,臉皮真是越來越厚了。

李宇赫開得很快,天下終於太平,我們終於安全了。我呼了口氣靠在椅背上,累死我了,終於可以休息下了。好舒服,我打了個哈欠瞌睡蟲就找上門來。

伊修哲看上去有點局促不安,憋了半天才說出這樣一句話:「宇赫,我不記得你會開車的呀,你不是只會騎自行車嗎?」

「對啊。」李宇赫很爽快地回答。

話音剛落,車內的空氣瞬間凝固了兩秒種,我的冷汗順着脊樑流下。

「啊!」我和伊修哲同時捂著臉失聲尖叫,「救命啊——」

剎那間,車子開始不聽使喚、東倒西歪地橫衝直撞,李宇赫滿頭大汗拚命轉着方向盤。我們在車內滾來滾去,一時間天旋地轉。我胃裏的東西也開始翻滾,有往上涌的衝動。

車窗震動的「隆隆」聲,輪子摩擦地面的「吱吱」聲,以及我們的尖叫聲,混成了一首驚天動地的交響曲。

嗚嗚嗚——沒想到我夏小朵做了一輩子的好人,居然就要葬身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我還年輕,我還不想去見上帝!而且被撞死的話,死相很恐怖的,聽說會面目全非,我不要啊!我夏小朵這樣的青春美少女就算要死也要死得像睡美人一樣吧!

「宇赫!前面有電線桿,你快轉方向盤掉頭啊!」伊修哲指著前面嚇得冷汗直流,連頭髮都豎了起來。

「我也想啊,可是方向盤壞了!」李宇赫拔起了方向盤,舉在手裏,十分為難。

「啊——」我們失聲尖叫:「那快踩剎車!」

「可是我不知道哪個是剎車!」李宇赫抬起腳把能踩的都踩了幾腳。

車子突然加速往電線桿方向飛馳而去,望着迅速在我們眼前放大的電線桿。我們嚇得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瞪着燈泡般大的眼睛放聲尖叫。

「宇赫你踩到油門了!」

「啊!什麼!」李宇赫一着急,更加用力地踩住油門,車子咆哮一聲毫無意外地撞上了電線桿。

「呯!」的一聲,整個世界地動山搖,我的腦中彗星撞地球,火光一片……我終於還是暈了過去,什麼都不知道了。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野貓王子變身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野貓王子變身記 野貓王子變身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剋星被綁架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