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鵝群里的醜小鴨

第四章 天鵝群里的醜小鴨

1

越不希望發生的事越容易發生,我們打架鬧事被抓進警察局的事情第二天就在學校里傳開了。原本名不見經傳的我,因此在學校里一舉成名,走到哪都會被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班上的同學原本對我只是冷漠和疏離,現在看我的眼神里還帶着鄙夷和唾棄,似乎我就是班上的污點。連班主任和任課老師看到我也是直皺眉頭,就像看到那些問題學生一樣頭痛。

早自習的氣氛特別壓抑,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了,我總覺得班上的同學都在冷笑,似乎是在幸災樂禍似的。班主任的表情比平時還要冷,我拚命低着頭,不敢跟她目光接觸,戰戰兢兢地上完一堂自習課。

「夏紫星、向宇,跟我到辦公室來一趟。」下課後,班主任冷著一張臉,把我們叫進辦公室。

望着班主任像刷了石灰一樣白得泛青的臉,我和紫星一動都不敢動地站着,心裏怦怦直打鼓。

「今天早上,警察局辦事員給我打了個電話,把昨天發生的事原原本本都告訴我了,還讓我管好自己的學生。我們學校的臉都被你們丟盡了!」班主任的語氣比平時還要嚴厲,極力抑制着怒火的雙唇說話時都是抖的。

我慚愧地低着頭,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馬上就要高考了,你們有沒有一點緊迫感?難道你們就不想上大學了?」班主任字字如警鐘,敲在我的腦海里。

「老師,我們知道錯了。」我低着頭,悔恨地認錯。

然而,很多事不是悔恨了就能挽回的。班主任盯着我們,鐵面無私地說:「學校里已經決定了要給你們處分。」

「對不起老師,都是因為我,這事不能怪向宇。」紫星抬起頭,大義凜然地望着班主任。

我那時候真的覺得紫星好勇敢,可以有勇氣一個人承擔責任。

而那時候的我,只是個唯唯諾諾的膽小鬼,只是縮著頭,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得了,你就不要包庇她,這事你們倆都逃不了責任!」班主任似是瞭然內情般,斬釘截鐵地說。

「不!」紫星用力搖著頭,語氣堅決地說,「真的不能怪向宇,是我拉她去網吧的,要不是我拉她去,也不會發生這些事。」她的眼神非常堅定,有一種不顧一切的孤勇,把我整個人都震懾在原地。

「好,那我就只記你大過,不記她的,不過你們倆都要罰掃校園一個星期。」班主任沉默了一會兒,最後稍微退了一步。

記大過是很嚴重的警告,如果下次再犯錯就沒有商量的餘地,會直接被退學。

從辦公室出來后,我心裏依舊非常內疚。這原本是我該和紫星一起承擔的,可是她卻毫不猶豫地一個人背負了。而我,居然連幫她辯駁一句的勇氣都沒有。

我真是個膽小鬼,縮頭烏龜。

我自慚形穢,甚至自我厭惡著,所以從辦公室里出來后就一直低着頭,就像一隻斗輸的公雞一蹶不振。

紫星只當我是被班主任罵了,心情不好,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着說:「不要往心裏去,我念小學時候因為像男孩子似的搗蛋調皮,經常跟班上的男同學打架,所以三天兩頭都被班主任叫進辦公室訓話呢。」

我盯着腳尖上的灰塵,連抬起頭看紫星的勇氣都沒有。

「好了好了,頂多放學后的打掃,我做大半你做小半好不好?」紫星拍着我的肩膀,像哄孩子般哄着我。

我的心裏不是這樣想的,可是我卻沒有勇氣把心裏真實的想法告訴紫星。

我當時就在想,就這樣好了,就這樣裝傻好了,我就這樣躲在紫星背後被她保護著就好了。紫星比我堅強,比我有能力,什麼事情有她出頭就好了,我不需要操任何心。

我以為這樣想,我會輕鬆許多,可是心裏依舊很沉悶,就像積壓了一塊潮濕的烏雲般,讓我的胸口悶悶的,透不過氣來。

午休,路過籃球場時,我看到唐錦和一個陌生的女孩子站在樹蔭下,兩人之間隔着半米距離,

那女孩低着頭,顫微微地將一樣東西遞向唐錦。似是情書。

唐錦愣了一下,接了過來,那女孩羞紅了臉跑開了。自始自終,我都沒有看清她的面容。

我停下了腳步,遠遠地望着唐錦,他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手裏捏著那份情書。我想起昨天的事還沒向他道謝,可是猶豫了很久,都沒有勇氣上前。

過了半晌,唐錦把情書塞進口袋,然後轉身離開了。我也終於彷彿是鬆了了口氣似的,抬起腳步離開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裏有點小小的失望。彷彿丟了什麼東西似的,很久都難以釋懷。

放學后,我和紫星在班長的監視下打掃校園,班長監視了我們十多分鐘后,就因為要趕去上補習課,匆匆離開了。離開時只丟下一句警告,幹完之前不許回家,否則我告訴班主任!

其實班長也不可能知道我們有沒有偷懶。因為現在時逢秋季,樹葉撲哧哧從樹梢掉落,今天掃完了,明早又是一大堆。誰又能看出我們是否清掃過呢。

不過班長離開后,我和紫星誰也沒有離開,不是因為班長離開時的警告,而是一種贖罪心理吧。

現在想來,當初的我們真是單純的如同一泓清泉。

夕陽緩緩地沉入地平線,天空被暈染成瑰麗的炫紅色。

我和紫星在夕陽下,撿著籃球場上的廢棄易拉罐和礦泉水瓶子,我突然覺得我們倆有點像撿樂瑟的。

紫星將長發一股腦地綁在腦後,幾綹髮絲隨着她的動作垂落下來。她的臉在夕陽下有點模糊,彎腰時的身影美得像電影海報中的剪影。

我望着她的側影,想起下午在樹蔭下看到的畫面,我猶猶豫豫地想着,是不是該把我看到的告訴紫星。可是最後還是忍住了,因為我相信唐錦,他不可能做出任何傷害和背叛紫星的事。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這麼堅定不移地相信着。彷彿我對唐錦的一絲一毫,都了解至深似的。

可是明明我對他了解甚少,只是比陌生人稍微好些。

這種感覺很奇異,就像小時候吃的跳跳糖般神奇,似乎危險,卻讓人樂在其中。

剛撿完籃球場上的垃圾,口袋裏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我掏出手機看了看,屏幕上顯示著媽媽的手機號碼。

我按下了接聽鍵,然後把聽筒貼近耳朵。

「小宇,放學了吧,媽媽在學校門口等你。」聽筒里傳來媽媽親切卻陌生的聲音。她的語氣比平時還要小心翼翼,我想是因為我跟她冷戰的緣故。

「你怎麼來學校了?」我依舊在和媽媽慪氣,所以語氣中帶着不悅。

「媽媽來接你放學。」依舊是小心翼翼的語氣,比剛才還要緊張,生怕我又跳起來對她大吼似的。

這讓我心裏一揪,深深地愧疚感包圍了我,鼻子驀地一酸。

「你先回家吧,不要讓你爸媽久等了。」紫星聽到了我們電話中的對話,停下了動作對我說。

「可是你呢?」掛上了電話,我愣愣地望着她。

「我沒關係,反正也沒人等我回家。」紫星淡淡地笑了笑,笑容里卻透著無限的苦澀。一絲絲地滲入我的心臟,讓我的心隱隱的牽痛起來。

「我也不回家,我等你一起走。」我倔強地搖了搖頭。因為我知道,我走後,孤零零的紫星一定會很寂寞,許多傷心的往事會浮上心頭。雖然我不曾聽她說過往事,可是我似乎可以想像。

我不能留下紫星一個人,當時我堅定地認為。

「不要任性了,不要讓你爸媽擔心你。」紫星笑了笑,似乎拿我沒辦法。她的笑容是那麼的清麗,蓋過了晚霞的瑰麗。

2

「哎呀,小宇,你怎麼還在這裏!」

這時,媽媽遠遠地走過來,不由分說,就扯起我的胳膊,要拉我走。完全不顧一旁的紫星,彷彿根本就沒注意到她似的。

「媽媽,我被罰掃操場了,還沒幹完不能走。」

我想把手腕從媽媽手中抽出來,可是掙脫不開,媽媽用了很大的力氣,也不管會不會弄痛我,執拗地要帶我走。

「這是什麼破規矩!跟媽媽回家,回頭我跟你們班主任打電話!」媽媽的語氣非常不屑,在她的世界裏自有一套邏輯和準則,誰都不能打破。

「媽媽,你不要這樣,是我自己犯了錯,我受到懲罰也是應該的。」我耐著性子跟媽媽解釋,可是她根本不聽。

「什麼應該的,你只是名學生,你還小,犯點錯有什麼了不起的!」媽媽有時候固執起來像頭牛,十個人都拉不動。

我實在沒有辦法,拉拉扯扯,被她拉出了學校,連跟紫星說聲再見的機會都沒有。

我只記得她一直站在那裏,靜靜地望着我們,臉上似乎帶着淡淡的羨慕,身影被憂傷和落寞包圍着,和寂靜的黃昏交融在一起,一直定格在我的腦海中。縱使過了這麼多年,依舊是那麼清晰,恍如昨日。

「你怎麼還跟那個丫頭片子在一起?」

一出校門,媽媽又開始對我碎碎念。她提起紫星時,語氣中有種輕蔑和反感,這讓我很傷心。

彷彿是自己被嫌棄了一樣。

「媽媽,她叫夏紫星,是我的同學。」我重重地念著紫星的名字,希望她下次不要再用「丫頭片子」之類的詞來稱呼紫星了。

「我管她叫什麼,我不是叫你不要和他們來往了嗎?你怎麼就是不聽!」媽媽根本沒耐心聽我說話,一聽到我提起紫星的名字就皺起眉頭,毫不掩飾對她的厭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更年期的關係,之前溫柔善解人意的媽媽變得越來越偏執不講理。

「媽媽,紫星是個好女孩,她幫了我許多。」我希望媽媽能對紫星改觀,所以耐著性子跟她解釋。

顯然,媽媽根本沒有這種打算。

「她能幫你什麼?帶着你到處鬼混,教你一些不三不四的東西?」媽媽冷冷地笑了笑,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這種表情,突然讓我覺得好陌生,甚至有點可怕。

「媽媽,你怎麼可以這麼說紫星!她沒有教我不三不四的東西!」媽媽的執拗讓我再也耐不住性子,嗓門也跟着媽媽拔高了。

「哼,你就是被她哄騙了。」見我每次都因為紫星跟她犟,媽媽非常生氣而且肯定地下結論。

回家后,我不再跟媽媽說話,她那種年紀的人固執起來非常可怕,我想我一輩子都改變不了她的想法,因為她根本不想聽我說。

所以,我就乾脆不說了,用緘默維護自尊。

接下去兩天是雙休,我被媽媽關在家裏,不準出門。

被禁足的滋味很不好受,不止是身體受限制,我感覺我的心也被關在牢籠里。上午,我把作業做完了,中午吃過飯後,我就背着媽媽偷偷上了會兒網。我登陸了QQ,想找紫星說話,可是紫星的頭像是黑的,她不在線上。

除了紫星,網上我幾乎已經沒有可說話的人了,不是網上沒有認識的人,以前的同學我根本不敢接觸。我不敢和他們聊天,怕他們問起我現在的學習和生活,我覺得我沒有臉回答。也更怕知道他們現在的學習和生活,我怕我會羨慕,會失落,會對現在的生活失去嚮往和信心。於是,我就讓自己從他們眼前消失了。另外幾個都是沒有見過面的網友,只在乎你長得好不好看,如果看對眼,就只想把你約出去,一點意思都沒有。

所以我現在都是隱身,只對紫星隱身可見。紫星也對我設置了隱身可見,所以她現在的頭像是黑的,肯定是不在線。

紫星不在,我瞭然無趣地隨便翻看了下網頁,然後就把電腦關了,我怕媽媽隨時會闖進來,所以不敢長時間上網。

爸爸媽媽雖然對我寵溺,可是學習方面還是挺嚴厲的。

關了電腦後,我拿起字典開始背英文單詞,才背了三個,媽媽就推門走了進來。

「小宇,媽媽去買菜,你想吃什麼?」

看到我專心致志地在背單詞,媽媽似乎挺高興的,笑吟吟地問我。

「隨便吧。」我沒有什麼胃口,隨口回答。

「那媽媽就去買你最愛吃的雞翅膀,回來給你做可樂雞翅好不好?」媽媽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錯,笑逐顏開的。

「嗯。」我隨意地點了點頭,眼睛依舊盯着詞典上的單詞。

媽媽見我在用功,便不再打擾我,拿起包包,哼著歌出門了。

聽到關門的聲音,我鬆了口氣,感覺屋子裏的空氣終於不再那麼沉悶了。

我合上了字典,站了起來,在屋子裏晃了兩圈,渾渾噩噩地不知道要做什麼。打開電視機,滿天飛的廣告,那種很長很俗的直銷片廣告,讓人心煩,我立刻又關掉了電視機。翻了翻書架上的書,不是古典名著就是測試題,我嘆了口氣。

這時,熟悉的手機鈴聲在安靜的屋子裏響起。

我拿起書桌上的手機,看了看,是個陌生的號碼。我猶豫着要不要接,對方一副誓不罷休的氣勢,鈴聲一直響着。

我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接了起來。

「小宇宙,在幹嗎呢?」聽筒里傳來的聲音非常輕快,還帶着笑意。

我一聽就知道是龔柏泉,疑惑他怎麼知道我的手機號碼,我似乎沒有給過他啊……

「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我忍不住問了出來。

「這不簡單,我問紫星的唄!」他一副你問了蠢問題的語氣。

我有點氣餒,嘆了口氣,問:「有事嗎?」

「出來玩嗎?我們在KTV唱歌。」他說。

我果然聽到吵鬧的音樂,還有似乎走調的歌聲。

「不了,我被禁足了,關在家裏出不去。」他們那麼自由,我不是不羨慕的,可惜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難不成你還被鎖起來了?」龔柏泉的語氣有點驚訝。

「那倒沒有。」我暗暗嘆了口氣。

「那不就成了,你還是出得來的。」龔柏泉語氣不屑。

「可是我媽回來看到我不在家會生氣的。」我語氣無奈。

「你都多大了,連這麼點自由都沒有,難道你出門還會走丟不成。」龔柏泉在電話那頭嘖嘖道。

「他們擔心的不是這個……」龔柏泉的思路老跟別人不大一樣,我有點哭笑不得。

「廢話少說,我來接你!」他連問句都懶得用,說完便直接掛上了電話。

我拿着電話,站在原地傻了半天。

突然意識到,事態正朝無法挽回地方向走!

3

過了沒多久,我果然聽到摩托車的轟鳴聲從樓下傳來。

這麼快!

我驚詫龔柏泉的速度,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宇宙,快下來!」

龔柏泉在樓下大喊著,毫不忌諱左鄰右里的目光。

為了怕他繼續喊下去,我趕緊衝到陽台。他看到我,舉起胳膊用力向我揮着手,笑容在陽光下耀眼得讓人無法直視。

「小宇宙,快下來!」

他沖我喊道,朝我招着手,捧著安全帽靠在摩托車上的樣子居然如漫畫中的男主角般帥氣。

「我不能出去。」

我用力搖了搖頭,感覺自己像被關在高塔上的長發公主。

「小宇宙,你不想我上來把你扛下來吧?」龔柏泉嘻嘻笑着,看起來像個痞子。

「我不會開門的。」我倔強地咬着下唇。

「那我就在這裏唱歌,喊你的名字,直到你下來為止。」他把安全帽往車把手上一掛,仰起脖子就打算扯嗓開唱。

「你怎麼這麼無恥!」我有點生氣,羞紅了臉。龔柏泉恐怕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厚臉皮的人了,我相信他絕對能夠說到做到。

迫於無奈,在龔柏泉的淫威下,我下了樓。

隨後,龔柏泉又讓我見識到無恥是沒有底線的。

「好哥哥救你脫離苦海,你是不是該親我一下?」龔柏泉湊過來,一臉花痴的表情。

我趕緊拿過安全帽扣在頭上,他的唇就這樣準確無誤地印在了安全帽上,在上面留下了一個唇形的濕印。

一臉陶醉地睜開眼睛,他赫然發現自己親的是安全帽,無比地沮喪,「為什麼是安全帽……」整個人像蔫了的茄子。

「走吧!」

我跳到摩托車後座上,沖他輕盈地笑着。

他似乎是拿我沒辦法,嘆了口氣,戴上安全帽,然後像個盡責的司機般,發動摩托車,載着我絕塵而去。

來到KTV,我才發現包廂內比我想想中要熱鬧,除了紫星和唐錦外,還有幾名我不認識的學生,三男一女,長相都很出眾,可是臉很陌生,似乎不是我們學校的。

看到有陌生人,我一下子又膽怯起來,站在門口猶猶豫豫地不敢進去。偏偏龔柏泉那個粗神經,完全沒有看出我害怕的臉色,一把把我推了進去,連半點猶豫的時間都不給我。

那名陌生的女生正在唱王菲的一首老歌,顧不得跟我打招呼,紫星看到我拍了拍身邊的空位,笑嘻嘻地對我說:「小宇宙,坐這邊。」

「女王陛下,那我坐哪呢?」龔柏泉笑嘻嘻地問紫星。

「你就跪在一旁,等我吩咐吧。」紫星隨手一揚,指著KTV掛衣服的那個角落。

龔柏泉看了看那個角落,心寒地癟了癟嘴。

「紫星,這位可愛的美眉是誰啊?你怎麼不給我們介紹?」看到我,那兩個陌生的男生微笑着問紫星。他們其中一個高高瘦瘦,皮膚白皙,戴着黑框板材眼鏡;另外一個皮膚稍黑點,看起來挺健壯的,像是運動員,但是很帥氣,特別是那雙細細長長的丹鳳眼,看起來有點像韓國明星Rain。

「這是我的同學,向宇。」紫星若若大方地介紹了我后,又向我介紹那兩名男生,「小宇宙,這是復旦大學的潘向東和李浩然。」

「你們是大學生?」我驚訝地望着他們,心裏有點憧憬又有點慚愧。

「是啊,我們是大一新生。」名叫潘向東的眼鏡男生微笑着點頭。

大一……如果我沒有住院,現在也應該是大一了,原來他們跟我同歲……我的心情突然有點悵然。

「向雨,是下雨的雨嗎?」叫李浩然的男生突然問道。

「不,是小宇宙的宇!」紫星搶著回答,她今天心情似乎特別好。

「小宇宙?」李浩然吃驚地睜大眼睛,「你父母是不是喜歡聖鬥士星矢?爆發吧,我的小宇宙!」他開着自認為很有趣的玩笑。

我尷尬地笑了笑:「不是,是我爸爸希望我能像宇宙一樣強大。」

「你爸爸肯定很愛你。」李浩然的笑容突然變得很溫柔,細長的眸子漾著波光似的。

我愣了愣,臉騰地紅了。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讓我心跳加速。我慌張地低下頭,掩飾著臉上的不自然。

「李浩然,上次你說幫我伴奏的,這話還算不算?」紫星扯了扯李浩然的衣袖問道。

正在發獃的李浩然猛然回過神,微笑着望着紫星,非常乾脆地回答:「當然算數。」

兩人說着我聽不懂的話題,潘向東的注意力也很快被他們吸引力過去。

唐錦一直默默地坐在旁邊,獨自喝着啤酒,不知道為什麼,他今天比平時還要沉默。漆黑的眸子在光線暗淡的包廂內如浩瀚無邊的宇宙般深沉。

他從煙盒裏抽了一根煙,然後在口袋裏摸索著打火機,摸索了好一會兒都沒有找到。我看到桌子上有KTV的火柴,趕緊拿起來遞了上去。

唐錦愣了愣,說了聲謝謝。

我用力搖了搖頭。

他從我手裏接過火柴,手指輕輕地從我指尖劃過,就像一隻蜻蜓從我心湖掠過,激起一陣漣漪。我的臉微微一燙,慌張地低下頭。

我想起那天搶唐錦的煙抽的情景,辛辣的煙味嗆出了我的眼淚,我在唐錦面前第一次那麼丟臉。

煙霧模糊了他的臉,我張了張口,想開口說些什麼,卻發現我們沒有任何共同語言。唯一能把我們聯繫起來的是紫星。於是我訕訕地抿緊了唇。

那名女生似乎點了許多歌,一首完后,又接着唱一首。依舊是王菲的老歌,是《流年》,我最喜歡的一首歌。

懂事之前情動以後

長不過一天

留不住算不出流年

哪一年讓一生改變

遇見一場煙火的表演

用一場輪迴的時間

紫微星流過

來不及說再見

已經遠離我一光年

……

哪一年讓一生改變,許多年後我才發現,這一年改變了我的一生。以後的許多年都過得無法復刻,也發生了許多事,但是沒有任何一年像這一年一樣讓我永生難忘。在許多模糊的歲月里,只有這一年像篆刻在石板上的文字一樣,經過無數年歲月的洗禮后,依舊清晰深刻。

而也只有這一年,如流行流過,絢爛而美麗,來不及說一聲再見。

女生的聲音非常甜美,只是少了王菲的那種空靈。可是我依舊聽得很投入,因為女生唱得很投入,在唱到動情處時,我的眼中泛起了淚光。

在許多年後,我還能記起這包廂內的情景。

當舒緩的音樂切換成勁爆有節奏的搖滾時,我才突然驚醒過來。龔柏泉點了五月天的歌,他學着阿信高亢嘹亮的聲線,唱着《離開地球表面》,無厘頭又叛逆的歌詞,奔放的曲調,在龔柏泉的演繹下更多了幾分不羈和灑脫。

地球之外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呢,真如科幻節目中描繪的那麼浩瀚飄渺嗎,在那個遙遠神秘的地方,有沒有煩惱呢?

只要一想起除了地球以外有一個龐大的,無邊無際的銀河系,銀河系之外還有許多我們還未探知的世界,我就覺得自己好渺小,如一隻弱小而迷茫的螻蟻。

但是,我想,我這輩子都無法離開地球了。

在那地球之外的世界對我來說,永遠都只是一個遙遠而虛幻的夢。

剛才唱王菲的歌的那個女生放下麥克風,走到我面前,拿起桌子上的朗姆汽酒咕嚕嚕喝了大半瓶。

我痴痴的,近乎獃滯地望着她。

她拿起桌子上的那包三五牌香煙,抽出一根叼在嘴裏,然後問我,「抽嗎?」

「我不抽煙,謝謝。」我有點受寵若驚地擺了擺手。

她也不勉強我,拿起打火機點燃了自己嘴上叼的那根煙,然後似乎很享受地吞雲吐霧起來。

女生和男生抽煙的樣子非常不一樣,女生抽煙的樣子是只受傷的貓,男生的樣子像匹孤獨的狼,但不管誰抽煙的樣子都很寂寞。被煙霧繚繞着,彷彿困在一個寂寞的星球中,獨自舔著傷口。

「我叫白露。」她突然對我說,沒有自我介紹時那種正式的神情,而是用平淡的語氣告訴我,非常的隨意。

「我,我叫向宇。」我沒想到她會突然告訴我名字,結結巴巴地介面道。

「失戀了嗎?」她又突然提問。我發現她說話毫無邏輯,可以從東邊突然跳到西邊,讓你完全無法招架。

「沒,我,我沒有男朋友。」我像是突然得了話語障礙症似的,說話特別困難起來。

「沒有男朋友也可以失戀,愛情永遠是不會讓你有準備的時間的。」她吐了一個煙圈,然後看着那個白色的圈一點點散開,彷彿仰望着戀人般痴迷。

「你……失戀了嗎?」看着她悲傷寂寞的表情,我試探性地問。

4

「還沒有,我今天才剛剛開始戀愛。」她轉過臉,微笑着望着我,笑容里卻瀰漫着憂傷。就像一朵憂傷的茶花,讓人心生同情。

「那你為什麼這麼不開心呢?」我忍不住問。可是話一說出來我就後悔了,因為我覺得這問題很失禮。

可是白露並沒有生氣。

「因為我遲早會失戀的。」她吸了一口煙,然後把還剩三分之一的煙在玻璃煙灰缸里掐滅。

「為什麼明知會失戀還要開始呢?對方是個什麼樣子的人?是不是很花心?」我第一次發現我可以有這麼多問題,好奇地問個不停。愛情的世界對我來說就像浩瀚的宇宙一樣,遙遠而神秘。

「越是危險才越吸引人,愛情是火焰,嚮往愛情的我們是飛蛾,我們註定飛蛾撲火,灰飛煙滅。記住,永遠不要愛上男人。」她盯着我,突然慎重地警告。

我愣了愣,懵懂地點了點頭。

她是第一個告訴我愛情有多危險的人,在多年後,我依舊記得她孤獨地抽著煙的樣子,可是記憶里她的臉卻已經模糊了。

她的話一直烙印在我的腦海里,可是我還是重蹈了她的覆轍,我想女人永遠都抵抗不了愛情的誘惑,就像飛蛾永遠無法抵擋那火紅熾熱的火焰,在愛情世界裏,我們註定會灰飛煙滅。

那天的氣氛很異常,紫星一直在和那兩名大學生說話,他們似乎在籌備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而平時一直纏着我的龔柏泉,也很反常的不再纏着我,一個勁的點歌唱,KTV里幾乎都是他和白露在輪流唱歌。而唐錦一直一個人一聲不吭地坐在一旁,抽著煙喝着悶酒。七人共處一室,卻彷彿各有心事。

那天白露教了我一個非常有趣的骰子遊戲,叫大話骰子,我們要不停地撒謊,來迷惑對方,讓對方上當入局。白露說這個遊戲就像是我們的生活,她說曾經有專家調查統計過,平均每個人每天要說三句謊話。到最後,說謊變成一種習慣,連我們自己都分不清哪句是真話哪句是假話。或許我們自己也在迷局中迷失了自己。

起初,我老是輸,白露總是能猜中我骰盅里的骰子。可是後來,我變得很厲害,我設的陷阱總是能讓白露輕易地跳下去。我壓倒性地贏了白露。

白露說我這個人撒謊都不眨一下眼睛,還可以一臉天真地望着別人,讓人防不勝防。我才發現我居然還有撒謊的天分。

白露是我們包廂里年紀最大的,她今年已經大三了,明年就要踏入社會實習了。她說今年是她最後放縱的一年了,所以她要戀愛。她告訴我千萬不要愛上男人,卻又對我說,大學里一定要談一次戀愛,否則會後悔一輩子。我不知道該聽她哪句,亦或者哪句都不聽。

唱完歌后我們就散了,潘向東和李浩然提議去吃燒烤,白露和紫星去了,唐錦一個人離開了,我因為急着回家也沒去,龔柏泉說有義務送我回去,所以也沒去。

龔柏泉送我到家時天已經擦黑了,我只讓他送我到小區門口,因為我怕被爸媽看到。

我看到手機上有三十七通媽媽的未接電話,我想爸爸媽媽一定急瘋了。於是我小跑着上樓。

一進門,媽媽質問的話劈頭蓋臉的就蓋過來。

「小宇,你上哪去了?媽媽打你那麼多電話為什麼不接?你知道爸爸媽媽有多擔心嗎?」

爸爸坐在沙發上喝着茶,可是我看到他手裏端地茶杯都沒有動一下。

「下午有道題做不出來……所以我去圖書館查資料了……圖書館不能打電話……所以我把手機調靜音了,沒聽到……」

我低着頭,不敢看媽媽的眼睛,因為我怕她看出我在撒謊。

「好了,先吃飯吧,菜都涼了。」媽媽嘆了口氣,轉身走進了廚房。

我看到爸爸也沉沉地嘆了口氣。

我想我有再高的天分,也不可能騙過爸爸媽媽,因為他們是看着我長大的,甚至比我還了解我自己。

他們不揭穿我,只是因為太愛我,不想為難我。

晚飯有我最愛吃的可樂雞翅,油光鮮亮的,看起來非常可口。可是我一點胃口都沒有,連吃我最愛吃的菜都味同嚼蠟。

「小宇,多吃點,最近都瘦了。」媽媽夾了個雞翅放進我碗裏,又往我碗裏夾了幾顆西蘭花。

我麻木地扒著飯,不知道嘴裏是什麼味道。

「小宇,你最近怎麼奇奇怪怪的,你告訴媽媽,你是不是戀愛了?」

媽媽看到我消沉的樣子,停下筷子望着我問道。

我驚訝地抬起頭,望了她半晌,用力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媽媽怎麼會有這種想法,難道她這個年紀的家庭主婦都比較敏感多疑嗎。

我想她一定是晚上七點半的社會新聞看多了。

「那就好,小宇,你記得現在可是你最關鍵的時刻,你千萬不能戀愛,早戀會毀了你一輩子的。」媽媽慎重地對我說。

我默默地點了點頭,才看到爸爸和媽媽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

後來想了想,我才覺得爸爸和媽媽的擔心不無道理。隔壁王阿姨家的女兒高二時談戀愛,被王阿姨他們發現后遭到反對,後來跟着男朋友去了外地,為此綴學了。我有兩年多沒看到王阿姨家的女兒了。只是聽鄰裏間流傳,她家的女兒和男朋友在外地開了個包子鋪,日子過得很艱辛,據說懷孕了也沒臉回家。

媽媽只要提起王阿姨家的閨女,就直嘆氣,說這女孩毀了。我也有幾次和王阿姨打照面,看到她這兩年老了許多,人也變得沉默寡言了。曾經王阿姨的女兒是她的驕傲,王阿姨的女兒從小乖巧懂事,成績在學校里一直位列前茅,而且還會彈鋼琴,經常代表學校出去表演。王阿姨經常在小區里誇耀她的女兒,小區里的阿姨們也連連稱讚,要讓自己的兒女向王阿姨的女兒學習。王阿姨的女兒小名叫小可,我叫她小可姐。我小時候曾到她家去玩過幾次,看到小可姐彈着她的黑色雅馬哈鋼琴,是首《四小天鵝》,彈得非常好,我非常的羨慕。沒想到小可姐最後會落得那樣的下場,真是不無可惜的。自從小可姐離家出走後,王阿姨就再也不在小區里出現了,出門遇上鄰居也是低頭匆匆走過。鄰居們從教育他們的兒女要向王阿姨的閨女學習,變成了千萬不要和王阿姨家的女兒一樣。現在小區里議論的最熱的是11棟樓方教授家的孫子。方教授的孫子是小神童,據說方教授的孫子3歲就會背唐詩三百首,5歲就熟讀馬克思理論,8歲代表市裏參加全國少兒數學大賽,獲得第一名。方教授談起他孫子時可驕傲了,說是他孫子在他媽媽肚子裏時就開始學習了,我一直很奇怪,在肚子裏怎麼學習?後來才知道,方教授指的是胎教。

失眠時,我經常會躺在床上反思,怎樣的人生才是完美的。

按部就班地生活,最後功成名就;亦或者是遵循自我的生活,活得灑脫而自然。最後我始終沒有得出結論,因為兩種生活我都沒有體會過。我還太年輕,經歷過的事不足與下結論,而那些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例又太遙遠,無從考證也沒有力度。

人生永遠是一個迷局,不到最後一刻,不會揭曉謎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暗戀成繭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暗戀成繭 暗戀成繭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天鵝群里的醜小鴨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