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医院生活

1、医院生活

——尊敬、伟大、荣耀的大神告诉你,

登上S.A王座的人必须要有:

该爆发时就爆发的狮子精神!——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适时地爆发你的愤怒!让别人清楚你是狮子而不是病猫!让别人永远有伴君如伴虎的危险意识,你细微的表情变化也要让别人颤抖!

繁忙的医院内人潮涌动,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冲进了医院——

淡咖啡色的头发像羽毛般轻盈,在灯光下流动着淡金色的光泽。精致的五官就像是雕刻出来似的完美,漂亮的眸子如最清澈的溪流,流动着温润的光泽。虽然穿着及其普通的白色衬衫,却难以掩盖他出尘不凡的气质。

周围的人的视线全部被他吸引,纷纷回过头,惊诧地望着这个俊美不凡的少年。

平常就算是泰山崩于顶也面不改色的安宇哲,此时却有点慌乱,他焦急地穿过人群,跑过了通道,最后气喘吁吁地在一间病房前停下。

仿佛是害怕惊扰到病房中的人,安宇哲在门外安定了一下情绪,回复了平常淡定的表情,才推门进去。

病房内非常安静,木筱晴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周围站着她的主治医生和送她来的玄枫还有司南野。

安宇哲朝玄枫和司南野点了点头,无声地打了个招呼,然后朝医生比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医生外面说话。

医生望了安宇哲一眼,跟着他走出了病房。

“医生,木筱晴的情况怎么样?”一走出病房,安宇哲就迫不及待地问。

“病人身体中的迷药是有害的,但还好及时送来医院,不会有大碍。”医生面无表情地望着安宇哲,公事化地回答。

安宇哲紧蹙的眉头一下子舒展下来,僵硬的肩膀也放松下来:“她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迷药的效力大概还有三四个小时,过了效力就会醒过来了。等她住院休养两天后,你就可以带她出院了。”医生推了推眼镜,说完后就拿着病历表离开。

得知木筱晴已经没事后,安宇哲透过玻璃望了病房内的木筱晴一眼,看到有玄枫和司南野两人照看着木筱晴,安心地离开了医院。

圣兰的豪华篮球场内人声鼎沸,这里正在进行着篮球男子决赛,对战双方分别是体育名校圣兰和劲敌银辉高中。

安宇哲径直走向篮球场,深邃的眸子里隐隐跳动着怒火,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座沉睡了好久突然要爆发的火山。

正在篮球场打球的人纷纷停了下来,诧异地回过头,谁都不明白一向平静镇定的安宇哲,此时怎么一副吃了火药的样子?

只见安宇哲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把拽下了正在运球准备向众人展现一个帅气大灌篮的安宇浩。

“哥?”

安宇浩还没回过神,就被安宇哲狠狠地揍了一拳。旁边的人全都惊讶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向来疼爱弟弟的安宇哲居然出手打了安宇浩!

“你这次做得太过分了!”安宇哲瞪着倒在地上的安宇浩,捏紧了拳头,由于过分用力指关节隐隐泛白。

安宇浩用手背轻轻地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然后无声地站了起来,琥珀色的眼睛傲慢地扫向安宇哲。

看到安宇浩叛逆的表情,安宇哲更加恼火了,他再次抡起拳头连续揍了安宇浩好几拳。

安宇浩默默地承受着安宇哲的怒火,垂落在身侧的双手始终都没有半点还手的意思,只是那对琥珀色的眸子里依旧闪烁着倔强的光芒。

“天哪——安宇哲和安宇浩打起来了!快去叫丁墨!”围观的人群中有见尖叫了起来(这句话怎么那么奇怪……应该是有的吧),然后就看到几个人十万火急地跑出了篮球场。

不一会儿,闻讯而来的丁墨就匆匆忙忙地跑进了篮球场。

“快停手!不要再打了!”丁墨一把拉住了安宇哲,把他从安宇浩身边拉开。

安宇哲气喘吁吁地瞪着伤痕累累的安宇浩,浑身的肌肉因为愤怒而紧绷着,原本俊美冷峻的脸此时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连那双清澈的眸子此时也被愤怒染成了赤红色。

“请你冷静点。”丁墨感受到安宇哲的挣扎,在他身边用平稳的声音安抚道。

安宇哲瞥了丁墨一眼,松开了拳头,身体也渐渐放松下来。看到安宇哲已经恢复了平静,丁墨才放开了他。

安宇浩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脸上被安宇哲打出了好几块淤青,嘴角也被安宇哲打破,可是他并不怎么生气,反倒冷笑了两声:“告诉你,我就是很讨厌木筱晴,无法容忍她待在圣兰,我一秒都不想看到她,迟早会把她赶出去的!”安宇浩望着安宇哲咬牙切齿地说,阴鸷的目光深处似乎隐隐盘踞着一只毒蜘蛛,缠绕着剧烈的恨意。

安宇哲愣了一愣,垂落在身侧的拳头暗暗捏紧,可是看到安宇浩脸上的伤,他还是强忍着怒火放开了拳头。他生气地瞪了安远红一眼,然后转身愤然地离开。丁墨无奈地望了安宇浩一眼,担忧地跟上安宇哲。

圣德市中心医院。

洁白的病房内寂静无声,躺在病床上的木筱晴幽幽地苏醒过来,她缓缓地睁开眼睛,涣散的瞳孔一下子对不上焦距。

她看到一片洁白的光晕,眼前一片模糊,愣愣地眨了眨眼睛,她才慢慢清醒过来。

这是哪里呢?

木筱晴的目光在四周扫视着,发现周围一片雪白,很快她就意识到这里是医院。

她怎么会在医院?o_O???

她疑惑地蹙起了淡淡的眉毛,视线依旧在四周扫视着,突然她一下子愣住了——玄枫放大的脸毫无预兆地落入了她的眼帘!

如雕塑般挺直的鼻梁,如墨般浓黑的剑眉下一对狭长的眼睛勾人心魄,轻轻抿起的嘴唇像玫瑰花瓣般诱人。他单手支着额头,静静地闭着眼睛小憩着,均匀的呼吸非常轻盈。

为什么玄枫睡在她的身侧?

木筱晴努力回想着昏迷前发生的事,她记得有个理了个飞机头的男生带着一群小喽啰把她抓到了王林,然后灌给她吃了些不知道什么东西……接下来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难道……是玄枫英雄救美,把她从那群小混混手中救了出来,然后把她送到了医院!

木筱晴双手交握在胸前,仰着头望着天花板,脑海里臆想起和玄枫在病房里温馨的画面……

粉红色的背景下,红色的玫瑰花瓣在微风中轻轻飞舞着,空气中弥漫着浪漫的味道。

玄枫深情地望着木筱晴,轻轻地拉起木筱晴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口,用让人的心都要酥掉的柔软声音说:“小晴晴,你真是吓死我了,你摸摸,我的心脏还在怦怦跳个不停!”

木筱晴羞怯地低着头,用眼角含情脉脉地瞥着玄枫,缺少血色的双颊浮现两片红晕:“枫枫……你是我的英雄,你是我的SUPERMAN,我愿意以身相许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筱晴!”玄枫动情地拔高了嗓音,抓起木筱晴的双手,高兴地说,“我会保护你、呵护你、爱护你一辈子!绝对不让你受一点委屈!”

“枫枫!”木筱晴激动得两眼泪汪汪。

“筱晴,这是我亲手为你熬的鸡汤,你尝尝。”玄枫端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碗,然后舀起一勺鸡汤小心翼翼地喂木筱晴,“啊……”他柔声哄着木筱晴张开嘴巴。

木筱晴羞怯地瞄了玄枫一眼,然后大大地张开嘴巴:“啊……”

“你们在干什么?!”这时,一个暴怒的声音瞬间打破了一切美好的梦境。

粉红色的背景哗啦啦碎成一片片,木筱晴被吓醒过来,一下子从美梦跌回现实。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正拉着玄枫的双手,对着他努力仰起猴子屁股一样红彤彤的脸,撅起的嘴半张着,而玄枫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清亮的眸子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尴尬……尴尬……尴尬……

木筱晴仰望着玄枫,瞬间石化成一只猿猴像,空气中仿佛响起“咔嚓”一声,石像一下子龟裂。

玄枫的嘴角轻轻扬起,像玫瑰花般诱人的嘴唇噙着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子夜般深邃的眸子难以捉摸。

木筱晴尴尬地背过身,拼命在心里悔过——玄枫什么时候醒过来的?难道她刚才的糗样全被他看到了?圣母玛利亚——她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啊!

“哼哼。”这时一个似乎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冷笑声,在她耳边响起。

木筱晴愣愣地转过头,只见司南野正坐在靠窗的沙发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似乎是一只在思考要怎么把眼前的老鼠撕成碎片吞入肚子的猫似的可怕!

震惊……震惊……震惊……

木筱晴无法置信地睁大眼睛,白皙的额头慢慢爬上了三条黑漆漆的线条。

难道司南野也一直在这里吗?难道她刚才的糗样也被他……全部……看到了?木筱晴两眼一翻,倒在病床上,绝望得都要死过去了。

“司南野……为什么你也在这里?”看到司南野的脸变得比锅底还要黑,木筱晴努力堆起笑脸,硬着头皮问。o(╯□╰)o

“笨蛋——当然是因为我救了你——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丑八怪!”司南野伸长了脖子,扯开了嗓子,朝木筱晴铆足了劲忍无可忍地大吼。

木筱晴被司南野吼得晕头转向,只有耳鸣声在脑海里像警笛似的回响着。

怎么是司南野救了她,不是玄枫吗?木筱晴的心里一下子有点失落,她转过头望向玄枫,可怜兮兮地问:“那玄枫你怎么也在这里?”

“笨蛋,当然是因为同一个原因。”玄枫掀动嘴唇,面无表情地回答。

原来是玄枫和司南野两人一起救了她……木筱晴的心里小小地恢复了平衡。

“你们是怎么救出我的?在我昏迷时发生了什么事?”木筱晴好奇地问。

“钱多多通知我们你被一群小混混抓走了,我们赶到时你已经昏迷不醒……”玄枫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木筱晴叙述了一遍。

木筱晴听完后非常懊恼,自己竟然昏迷了,错过了一场精彩的网球比赛,没能看到那只飞机头猴子被玄枫和司南野打得落花流水,跪地求饶的样子,真太可惜了!

不过最惋惜的是听说司南野为了救她错过了比赛,木筱晴心里非常愧疚:“对不起,司南野,因为救我害你错过了决赛……谢谢你……”

“不、不用谢我……也不用给我道歉……我才不是为了救你。”司南野支支吾吾地说,话还没说完脸就涨得像熟透的番茄一样通红。

这小子是在害羞吗?哈哈,平时嚣张跋扈的司南野居然也会害羞,不过他害羞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

玄枫和司南野为了救她,居然合作打败了飞机头老大,看来让他们一同加入网球社的希望也不是一点都没有。她不如打铁趁热,现在就劝说他们加入网球社!

木筱晴深呼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对玄枫说:“玄枫,你不要再打黑球了好吗?听说你打网球是为了纪念母亲。在你心里网球是联系你和你母亲的东西,打网球的时候,一定是你感觉距离母亲最近的时候。所以,为了不辜负你母亲,别再为钱打网球了,还是加入T班,和大家一起快乐地打球吧?”

玄枫听了木筱晴的话惊诧地愣住,他一动不动地望着木筱晴,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改变,可是瞳孔深处却翻涌起汹涌的波涛。

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块地方被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女生给深深地触动了。

突然,他勾起嘴角,一个帅气的笑容在他俊美的脸上漾开,就像是花绽放般惊艳无比!

“这个建议似乎不错,我采纳了。”

“真的?!太好了!”没想到那么顺利就劝服玄枫加入了T班,木筱晴举起双臂高兴地大喊。

“不行!我不同意!”司南野突然跳了起来,大声嚷嚷,“我不准玄枫加入T班,除非我先加入!”

“哎?”

“因……因为……”司南野支支吾吾地,脸涨得通红,就像一只被丢进沸水里的龙虾,突然他仰起了下巴大吼,“只有我才有资格带领T班,T班只有在我的率领下才可能赢得比赛!”

砰!

这时房门突然被撞开,一大群人从门外跌进病房,像多米诺骨牌似的倒在病房门口,下面的人被压得呲牙咧嘴。

木筱晴愣愣地看着趴倒在病房门口的一大堆人,最后发现他们居然全是T班的学生!

“哈哈哈哈……不要争了,玄枫、司南野,你们就一起加入T班吧!”“冰山”社长从人群里钻了出来,走到玄枫和司南野中间,一左一右搂着玄枫和司南野的肩膀,热情地邀请道。

“是啊是啊!你们两个都是不可多得的网球天才,不加入T班真是太可惜了!”

“玄枫、司南野我们都欢迎你们,加入T班吧!”

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热情地邀请玄枫和司南野。

“既然你们这么诚心诚意地邀请本少爷,那么本少爷也却之不恭了!”司南野抓了抓凌乱有型的头发,一点也不谦虚地说。

“我要看着某人,不能让某人得意忘形丢了T班的脸。”玄枫依旧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可是那对深邃的眸子里却多了一份耀眼的神采,使他整个人更加受人瞩目,却不像以前那么难以亲近了。

“玄枫,你说谁丢脸啦!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我没有指名道姓,是你自己对号入座。”

“玄枫,你找死是不是,现在我是T班的老大,你最好对我客气点!”

……

就这样,玄枫和司南野加入T班的事情被一锤敲定了。

第二天早晨,天气非常好,明媚的阳光穿透玻璃窗斜斜地洒落在病房内,淡淡的花香从敞开的窗子里飘进来,驱散了病房内的消毒水气味。

玄枫和司南野还没有来,病房内只有木筱晴和钱多多两个人,显得有些冷清。

木筱晴无聊地靠在床头,漫不经心地翻看着钱多多带来的漫画,不时打着哈欠。钱多多坐在窗边,耐心地削着苹果。

“筱晴,你真是太幸福了,圣兰两大S.A1同时来救你,你不知道大家多羡慕你呢!而且司南野还为你放弃了重要的比赛,司南野肯定是喜欢你!”钱多多抬起头,圆圆的眼睛里闪烁着羡慕的光芒。

“啊?!”木筱晴惊讶地抬起头,“怎么可能!那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只知道整我,怎么可能喜欢我呢!”

“筱晴,你真是粗线条,大家都看得出来司南野喜欢你,只有你自己没有发觉。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钱多多停下削苹果的动作,嗔了木筱晴一眼。

“是吗……”木筱晴讷讷地愣住,缺少血色的脸颊慢慢浮现两片粉红色的红晕。

司南野喜欢她?

真的是这样吗……

笃笃笃!

这时响起三声敲门声。

“进来!”以为是医院的护士,钱多多朝着房门大声应道。

门外的人听到应答声,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来,钱多多看到走进的人立刻惊讶地愣住,手里的苹果差点滚落到地上。

淡薄的阳光下,穿着干净白衬衫的安宇哲走进了病房,安静的气质,俊美无双的容貌,使整个病房的空气都安静了下来。他身后跟着如影随形的丁墨。

安宇哲朝钱多多礼貌地笑了笑,然后走到木筱晴身边,温柔地问:“好些了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他的声音轻轻柔柔的,仿佛怕惊扰到木筱晴的静养似的。

“我、我很好!”木筱晴受宠若惊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手足无措地望着一脸温柔笑容的安宇哲,“没有哪里不舒服……”安宇哲突然恢复了温柔体贴,木筱晴感觉跟做梦似的不真实。

“不要乱动,医生说你要静养。”安宇哲把木筱晴按回床上,然后细心地帮她盖好被子。

丁墨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平静无波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那些人真是太坏了,绑架了筱晴就算了,还灌她吃迷药!筱晴真是跟圣兰犯冲,为什么来到圣兰后老是被欺负、陷害,这次甚至还被绑架了!”钱多多边不爽地抱怨着,边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木筱晴。

“多多,事情都过去了啦!”木筱晴用力咬了一大口苹果,缺少血色的脸上徜徉着乐观的笑容,“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也一定要坚持在圣兰待下去,我不会被任何困难给打败的!”

望着因为过分乐观而少根筋的木筱晴,钱多多无奈地叹了口气,她转过头问安宇哲:“有没有查到是谁指示那群小混混绑架了筱晴吗?”

安宇哲抿着嘴唇沉默了一下,然后淡淡地说:“没有。”

丁墨侧过脸,暗暗地观察着安宇哲的脸色,他看了安宇哲好久,却依旧一句话都没有说。

“那个人真是太坏啦,筱晴哪里得罪他啦,他要那么对待筱晴!”钱多多义愤填膺地捏着拳头,絮絮叨叨地抱怨着。

“算了多多,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连一只老虎都打得死啦!”木筱晴像大理石似的举起双臂,展示着自己的“健壮”。

“筱晴你躺好,不要总是动来动去,还有你以后要小心点,这次真的吓死我了!”

“Yes,madam!”木筱晴并着五指,调皮地朝钱多多敬了个礼。

病房内回荡着木筱晴和钱多多吵闹的声音,就像小雏菊的香味让人神清气爽。

安宇哲静静地望着像精灵般调皮的木筱晴,温润的眸子里流露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网球少女成功记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网球少女成功记2 网球少女成功记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1、医院生活

4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