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比赛 烟雾弹

5、比赛 烟雾弹

你就是王者!

你就是偶像!

让粉丝为你疯狂、为你抛头颅洒热血;

有时候笑着左看战争,就能拿下你想要的领地。

这就是帝王和偶像的魅力,永远都有人甘愿为你的一个笑颜而争霸天下!

“圣兰圣兰——唯我独尊!”

“圣兰圣兰——所向无敌!圣兰加油!圣兰必胜!”

“赤峰赤峰——锋芒万丈!”

“赤峰赤峰——无可匹敌!赤峰最棒!赤峰NO.1!”

太阳如光芒万丈的钻石在湛蓝色的天幕上闪烁着,可爱的云朵如柔软的棉花糖悠哉游哉的在天际飘过。

晴朗的天空下,青春富有活力的呐喊声如热潮般一浪盖过一浪。

今天是圣兰高中和赤峰高中交战的日子,赛场设在圣兰高中。

双方啦啦队在场外一字排开,谁都不让谁,尽情的为自己的球队加油助威。

比赛还没开始,大家就已经感受到了热火朝天的气氛!

可是

“天哪我的上帝啊!为什么司南野还没有来?”

“我的小祖宗啊——求求你快点像超人一样从天而降把!”

“天灵灵,地灵灵!快点让司南野出现吧!”

圣兰高中的球队乱作一团,球员们个个求天拜神,恨不得就点根香跪倒在老天爷面前了。

因为他们的主力球员之一——司南野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联系到司南野了吗?他现在在哪里!”“冰山”社长一改往日的镇定沉着,抓住正在打手机的球员,竭斯底里的大吼着。

“没没没没有啊队长一、一直都打不通!”那个可怜的球员颤颤巍巍的抬起头,紧张的手机产点从手里滑落。

“搞什么飞机——这个时候居然跟我玩失踪!”“冰山”社长咬牙切齿的捏紧了拳头,仿佛他手心里握着的正是司南野的脖子。正在打手机的那个球员吓得缩了缩脖子,用力咽了一大口紧张的唾沫。

“不、不要着急!说、说不定司南野现在正在路上了,手机打不通可能是在过隧道,信号不好,呵呵”

木筱晴努力安定着军心,她今天穿着蓝白相间的迷你裙,手里拿着银色的彩球,俨然就是个非常职业的啦啦队员。

“对对对再、再等等吧”同样穿着啦啦队制服的钱多多,在一旁点头如捣蒜的应和着。

“哼”在一旁聚精会神的玩着PSP的安宇浩,头也不抬的冷笑了一声,脸上全是冷嘲热讽的表情。

他的小松鼠懒洋洋的趴在他的肩膀上,漫不经心的望着周围的人。

玄枫缓缓地抬起头看向网球中心的大型电子时钟,淡淡的皱了皱眉头,抿着嘴唇看了网球场入口一眼就坐下休息。

他靠坐在场边的球员椅上,若有所思的盯着前方的电子时钟。

似乎是等待

十分钟过去,司南野尚未出现

二十分钟过去,手机还没人接听,赤峰的啦啦队开始发出“嘘”声

“不等了——来不及了,比赛马上开始了!玄枫、安宇浩、大A、小A今天就由你们代表我们圣兰网球班出战,至于还差一名选手那就看司南野最后能否赶到,实在不行就让其他人顶上!”

“冰山”社长那冷清的容颜下是无法掩饰的忧虑,他思考半晌抬起头,双手交叠在胸前,叮嘱着大家。

“这时至关重要的尊严之战——不需要多余的废话,我们网球班要的是胜利!”说完,“冰山”社长带着队员们进入了赛场。

司南野,你到底去哪里了,怎么还没出现?

木筱晴忧心忡忡的往校门口的方向望了一眼,她真希望司南野能立刻从大门口冲出来,可是门口空荡荡一片,没有一个人出现。

“木筱晴,你发什么呆呢?进场了!”拉拉队长推了推望着校门口方向发呆的木筱晴,然后带着其他拉拉队队员进场。

木筱晴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也跟着其他拉拉队队员进场。

直到比赛开始,司南野依旧没有出现。

网球场人山人海,嘈杂的喧哗声交织在一起,如强劲的热浪逆风袭来。

木筱晴和钱多多还有其他拉拉队队员站在球场边,对面是穿着红白相间的短裙,拿着金色彩球的赤峰拉拉队。

两支啦啦队横眉竖目,两波电流在场中央交汇,擦撞出火星。比赛还没有开始,硝烟已经弥漫开。

司南野不再,圣兰网球队显得好安静,仿佛是缺了什么似的,其他队员也显得人心惶惶。

“冰山”社长紧抿着双唇,愁眉不展。

“TEST——TEST——试音——试音——OK——声音效果良好”

扩音器中突然传来有人试音的声音,木筱晴好奇的放眼望去,只见0+1组合如往常的坐在主席台前手执着麦克风。

“欢迎远道而来的赤峰网球队,今天是大家期盼已久的圣兰网球队和赤峰网球队的友谊赛!

能担任此次比赛的主持人,我们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在主持历史的篇章上,我们——又写上了辉煌的一页!”

0+1组合激动的拥抱在一起,脸上流下两行热泪。

而他们身后的大屏幕上用红色的打字打出了比赛的相关介绍——

————————————————————————————————

圣兰和赤峰友谊之赛

强强对战双方:崭新面貌、出奇制胜的圣兰网球队,以及实力雄厚、所向披靡的赤峰网球队。

比赛规则:由抽签决定出比赛选手,三局两胜制。

精彩比赛的美好时光:两大球队的首次碰撞,五场比赛让你眼花缭乱。

高水品的主持人:0+1组合经典同步解说,五台摄像机同步直播,势必不遗漏双方半个帅气的镜头。

————————————————————————————————

主席台上,0+1组合介绍完毕比赛规则和两支球队后,请上了两支球队的代表:“请两位代表抽签,决定各位球员出场的顺序。”

这时赤峰的代表——一个朝天红发的男生突然夺过小胖手里的麦克风。

当着所有观众和球员的面,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然后倒转过来向地面:“圣兰不配和我们的一流球员比赛,我们赤峰只会派出二流球员。看我们的二流球员是怎么把传说中的S.A打得跪地求饶的!”

洪亮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遍了整个网球场,O+1组合的下巴蓬的砸在了主席台上,两个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滚出来。

观众席一片死宿,观众瞪大了眼睛,无法置信地望着赤峰高中那位嚣张得鼻子朝天的代表。

球场内,圣兰的球员们个个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瞪着红发男生,眼里轰然烧起松松的火焰。

气氛前所没有地透着毁义和尴尬。

“这个红毛小子是谁啊?居然比玄风和司南野还要嚣张!等下看他怎么被玄风和司南野打的落花流水!”

木筱晴想拳击选手似的,握紧拳头、左着彩球“村村欲动”。

可是说完她才想起司南野不在,不免黯然的叹了口气。

“他叫欧阳沾华,是赤峰非常厉害的球员。”钱多多在木筱晴耳边轻声的说。

“这个红毛小子是谁啊?居然比玄枫和司南野还嚣张!等下看他怎么被玄枫和司南野打得落花流水!”

木筱晴像拳击选手似的,握紧拳头,抓着彩球的双拳“蠢蠢欲动”。

可是说完她才想起司南野不在,不免黯然地叹了口气。

“他叫欧阳展华,是赤峰非常厉害的球员。”钱多多在木筱晴耳边轻声说。

0+1组合拾起下巴,干笑着说:“呃呵呵……赤峰高中的代表真的跟他们的网球一样直接……我想赤峰高中的意思是他们的二流球员太崇拜我们圣兰高中的S.A了,所以要求和他们比一场,呵呵……呵呵……”

0+1组合脸上堆着友好的笑容,努力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精神发扬光大。

可是明显……他们的话没有起到平息战火的作用,圣兰的球员更加恼火了,观众席也开始骚动起来。

“敢小瞧我们的S.A,玄枫、安宇浩——你们等下要好好给赤峰一点颜色瞧瞧!”一个小个子的球员拍了拍玄枫和安宇浩的肩膀,义愤填膺地说道。

“赤峰会为他的话付出代价的。”安宇浩用力嚼着口香糖,仿佛他此时嘴里嚼的是欧阳展华的脖子。

玄枫抬起倨傲的下巴,眺望着主席台上的红发男生,狭长的双眼危险地眯起,就像一只冷眼旁观着猎物的黑豹,眼里迸发出鄙夷和嘲笑。

“这个人是谁啊?这么嚣张,他不知道他在圣兰的地盘上吧?”

观众席上,一个拿着圣兰校旗的男生指着高傲地站在主席台上的红发男生,气得跟得了羊癫疯似的浑身颤抖。

“这小子真碍眼,我真想一拳揍歪他的鼻子,看他再怎么嚣张!”坐在他旁边的同伴,朝半空嗖嗖挥舞着拳头。

眼看着场面就要失控,0+1组合颤抖着手,把麦克风伸到圣兰的代表——“冰山”社长面前:“那个……圣兰的代表队此次比赛有什么要发言的吗?”

“冰山”社长皮笑肉不笑地望着欧阳展华,用不屑一顾的语气说:“到时候赤峰输了,可不要怪我们圣兰胜、之、不、武!”

最后四个字他一字一顿,几乎是从牙齿间挤出来的。

“哈哈哈哈……”

欧阳展华突然嚣张地大笑起来,他瞥着“冰山”社长,忍不住讥笑。

“据我所知,圣兰S.A榜第一名的司南野到现在还没到。他一定是怕得不敢来了吧?我看你们缺了一个顶梁柱还拿什么取胜!”

“冰山”社长一下子哑口无言。

虽然欧阳展华的话令圣兰网球社的所有人都十分恼火,可是如果司南野缺席,那么就少了一名实力选手,的确会直接影响到最后的结果!

欧阳展华冷哼了一声,嚣张地抬手指向圣兰一方:“那么,就让我们开始这场万众瞩目的较量吧!”

“等一下!”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时,一个好听的少年的声音打断了比赛。

接着木筱晴看到一抹淡蓝色的身影跑进了赛场——

少年穿着淡蓝色的衬衫,就像天空那一抹干净而明亮的蓝色,毫无预兆地闯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他的皮肤白净,清秀的脸上镶嵌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仿佛黑曜石般明亮。他的乌黑柔软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在风中轻轻飞扬,稍长的刘海被绑在头顶,露出了光华白皙的额头。

看似普通的一个人,却在木筱晴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不是神秘的赤峰网球社社长吗!他很少出现的,居然会出现在圣兰!”

木筱晴听到观众席传来一阵惊呼,还有人惊讶地捂住了嘴巴,但尖叫声还是不受控制地从嘴里冲出来。

原来他是赤峰网球社的社长!

怪不得给人不一般的感觉。木筱晴发现赤峰的球员在看到他们社长之后神情都不太对劲,尤其是那个欧阳展华,脸红红的,表情显得十分尴尬。

“对不起,比赛到此结束!”赤峰的社长举起手,大声喊道。

圣兰的球员和观众们都疑惑地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冰山”社长走到赤峰的社长面前,其他球员也都好奇地围了过去。

“这场挑战赛没有经过我的许可,全是我的球员们自作主张,给你们带来了困扰,非常抱歉。”赤峰的社长礼貌地朝“冰山”社长和圣兰的所有球员鞠了个躬。

“冰山”社长和其他球员都惊讶地愣在原地,望着礼貌而客气的赤峰的社长不知所措。

这摆的是什么乌龙啊?╮(╯_╰)╭

“如果真要比赛的话就等到全省大赛的时候比吧。”赤峰的社长抬起头朝“冰山”社长伸出手,语气和眼神都非常诚恳。

“冰山”社长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握住赤峰的社长的手:“嗯,期待与你们的真正较量。”

木筱晴疑惑地注视着场边的赤峰网球社的社长,神秘的气氛笼罩在网球场中心,她觉得对方那特有的清晰鼻音非常熟悉。

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赤峰网球社社长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转过头,用有趣的目光打量她:“怎么?你不认识我了?嗯?”他缓慢的轻笑声仔球场内回荡。

木筱晴顿时惊讶地睁大双眸,她听出那“嗯”声!

眼前的男生竟然就是她那天在赤峰高中时误认为是新生的——

捡球男!

哇呀——

他……居然会是大名鼎鼎的赤峰高中网球社的NO.1社长!

木筱晴望着面前焕然一新的少年,目瞪口呆。

她满脸尴尬地看着赤峰网球社社长,他绑了发带,把前额长长的刘海都束了起来,露出精致额头,整个人的感觉清爽很多,少了几分之前的阴沉。

真是不可思议啊……

“对……对不起……原来你是赤峰的社长……我、我上次误会了,抱歉……”木筱晴窘迫得语无伦次,整张脸涨得像熟透了的番茄一样红。

“呵呵,没关系。”赤峰的社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弯弯的眉眼像月牙般温柔。

就这样,圣兰和赤峰的对决赛莫名其妙地被终止了。

圣兰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惋惜。

夕阳西斜,天边的云层被晕染成温暖的橘红色。

木筱晴和玄枫并排走在马路上,地上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

玄枫双手插在裤袋里,黑色的运动外套敞开着,衣角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摆动,就像是神秘邪气的黑色羽翼。

他的背后斜背着用黑色皮套套起来的球拍,凌乱不羁的碎发在空中不羁地飞扬着,棱角分明的下巴习惯性地高高仰起,浓黑的剑眉下,一对黑色的眼眸迷离而又深邃。

她就像一只黑色的猎豹,优雅而又冷漠,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峻又神秘的气息,令人想靠近却又不敢轻易靠近。

路过的人纷纷回过头,对玄枫流露出爱慕的目光,木筱晴骄傲又自豪。

该说些什么呢……

谈网球!

可是她是个网球白痴,和玄枫谈网球一定会被笑话的……

聊电影!

可是她根本没看过几部电影,看过的也是几部过时的武侠片,玄枫一定会觉得她很俗……

第一次和玄枫这样并排着走在马路上,木筱晴紧张得不知所措,平时话篓子的她,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_+)~

就在木筱晴纠结得快要咬舌自尽之时,玄枫突然开口了。

“你怎么会认识赤峰网球社的社长?”玄枫微微侧过下吧,夕阳下五官更显得深邃立体,仿佛雕刻出来似的完美。

“呃?”

木筱晴吓了一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她努力伸长脖子,紧张地吞了下口水,然后才回答。

“是、是因为那天我社长派我去赤峰调查,我在赤峰的网球馆碰到了他。那天他抱着球筐,在地上捡球,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看起来有点木讷。我就以为他是赤峰网球社的新人……”

木筱晴把那天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玄枫。玄枫静静地听着,不时点点头。

“我还鼓励他要加油呢,现在想想真是太糗了,赤峰的社长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吧!不过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木筱晴自嘲着。

木筱晴回过神,发现玄枫若有所思地沉默着,他紧抿着嘴唇,乌黑的眼眸像夜色般深邃,似乎在思考什么。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呢,玄枫?”

木筱晴伸出手,在玄枫眼前挥了挥。

玄枫回过神,平静无波的眸子瞥向木筱晴:“他叫高风亮。不要看他这样,其实他深藏不露,绝对是个厉害的角色。”

木筱晴第一次在玄枫的脸上看到了紧张不安的神色。

这个叫高风亮的人这么厉害吗,居然给玄枫造成了压力。

“他那么厉害吗?比玄枫你还要厉害吗?”

木筱晴忍不住问。第一次有人会给玄枫造成压力,在她的印象中玄枫天不怕地不怕,像神般强大无所不能。

这个对玄枫造成无形压力的人让她非常好奇。

玄枫扬起下巴,目光远眺,面无表情地望着天边被烧红的云朵:“是不是比我厉害我不确定,我没有和他较量过。在去年的全省联赛上他闯入前三甲,但中途退出了比赛。”

“他为什么中途退出比赛?”木筱晴惊愕地瞪圆眼睛。都进入前三甲了,放弃不是太可惜了吗?

“原因不明。”玄枫简洁地回答。

木筱晴在他的瞳孔深处看到有光芒透射出来,仿佛是穿透乌云的阳光,带着无数的希望和力量。

木筱晴第一次看见玄枫流露出这样的目光,以前他的目光虽然犀利耀眼,但是瞳孔深处却如幽潭般一片死气沉沉。

“玄枫,你想在全省大赛上跟高风亮对决是吗?”木筱晴在玄枫的眼神里看到了斗志。

“嗯。”玄枫停下脚步,转过身望着木筱晴的眼睛,木筱晴在他的眼睛里看到温柔和火热,“我想让你看到不一般的我。”

天边的云霞因为玄枫温柔的目光儿融化,一滴滴滴入木筱晴的心里,带着灼热的温度。

望着玄枫映着漫天晚霞的眸子,木筱晴的心跳突然失去了节奏。

怦怦的心跳声撞击着她的大脑。

她捂着胸口,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从胸膛跳出来了。

望了玄枫许久,木筱晴才好不容易地说出话来:“你已经让我看到不一般的你了。从前的你让我误以为是为了赚钱而打球,因为那时候的你对于练习和比赛毫无激情,而现在的你全身燃烧着战斗的火焰,在你的眼里我看到了对网球的热爱和激情!”

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越来越烫,几乎可以煎熟一个荷包蛋了。

在说这些话时木筱晴发现自己也很激动、很兴奋,仿佛那个改变的人不只是玄枫一个人,同样也是她自己。

玄枫凝视着木筱晴红得像掉进沸腾的水锅里的龙虾的脸,性感的嘴角缓缓地向上扬起——一个魅惑的笑容在玄枫俊美的脸上漾开,让木筱晴的心猛然漏跳了一拍。

哇——为什么有人不笑起来那么酷,笑起来却那么迷人!(*@ο@*)

“呃……司南野真是奇怪……怎么失踪了一天……”为了掩饰自己紧张的情绪,木筱晴赶紧扯开话题。

“睡过头了。”玄枫冷不丁丢出这么几个字。

“怎么可能?!”

木筱晴无法置信地跳了起来:“司南野怎么可能在那么重要的日子睡过头!而且睡过头的话也不可能一整天都不出现的吧?”

说着说着她突然发现玄枫的表情非常古怪,好像是用力隐忍的样子。

木筱晴这才恍然大悟:“玄枫你在耍我啊!”

“呵呵。”玄枫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

“我不是那么好骗的!”看到自己被嘲笑,木筱晴恼怒地挥舞着拳头,佯装恶狠狠地警告着。

“没看出来。”玄枫潇洒地摊了摊手,表情非常无辜。

“什么?!我的脸上有写着‘很好骗’三个字吗,还是我长着一副很好骗的脸了?”木筱晴指着自己的脸大声问道,可是玄枫却不买她的帐,转身大步往前走,完全把她当透明人无视掉。

“喂!你回答我呀——不要走!玄枫!”

木筱晴穷追不舍,跟在玄枫的屁股后大声追问。

玄枫举起一根手指,背对着木筱晴,不置可否地摇了摇。

“玄枫你又耍我吧!”

“你以为你摇手指我就会认为你说不是,其实你心里想的是‘不是废话吗’对吧!”

“你骗不了我的……”

爽朗有活力的叫喊声回荡在湛蓝的天空下,一高一矮的身影在夕阳下越走越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网球少女成功记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网球少女成功记2 网球少女成功记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5、比赛 烟雾弹

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