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黑暗中的一絲光明

2、黑暗中的一絲光明

尊敬、偉大、榮耀的大神告訴你,

登上王座的人必須要有:

笑看世間百態、風起雲湧的氣度!

即使山崩地裂,即使改朝換代你也依舊笑如春風,站在山巔俯瞰世人,面不改色地指點江山輕易地翻雲覆雨,一句話就能改變整個局勢!

嘩——

這時有一陣強風吹過,一個不明物體「啪」的一聲貼到了木筱晴的臉上。

什麼東東?

木筱晴扯下臉上的東西,睜大了圓溜溜的眼睛望去。只見她手裏拿的是一張傳單,上面這樣寫着——

超級宇宙「王」&「聖女」無敵大對決

史上最驚奇,史上最意外,史上實力懸殊最大的挑戰——就在聖蘭!

你想與1——0距離接觸嗎?

想站在你的夢中情人1的面前為他遞水打扇嗎?

想見識1難得一見的超級絕技嗎?想擁有1大神擦過香汗的珍貴毛巾嗎?

無論是你想偷師學藝還是純粹欣賞都千萬不能錯過這「二十一世紀終極無敵超超超級大對決」哦!^Q^Y

【聖母挑戰者與王之接戰者】

聖蘭學院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挑戰者:木筱晴。(旁邊附有一張照片是木筱晴落湯雞指天發誓的造型,不知道是誰還在她眼角加上了一顆閃亮的五星;旁邊還「體貼」的附字:聖母,期待聖母大顯聖威!)

聖蘭學院史上最強最帥最有派最具實力的接戰者:玄楓、司南野!(旁邊附圖:分別是玄楓和司南野的帥照,一個淡漠,一個得意洋洋;旁邊附字:「帥」字見了兩位都要彎腰賠笑!)

【超級比賽制度及至尊規則】

十字軍團特別為您說明:考慮到這次接戰者高超的技術,及其高水平的比賽經驗,與挑戰者初出茅廬的「小馬駒」懸殊太大,為了不讓比賽失去激烈的鬥爭,又需要有效的提升欣賞度及炫技度,所以在經過各方商議之後決定改變這次的比賽制度!

至尊賽制:這次比賽採用三局兩勝,「聖女」同時與挑戰二王。

穿衣規則:不得穿晃眼、金晃晃、亮閃閃的衣服,以免給對手照成低級的視覺干擾。

【高級技術人員聯合協辦】

現場觀眾:全體聖蘭學院同學,及其部分董事會領導。

現場直播權:銀十字軍團。(旁邊貼著一張粉絲搖起吶喊的圖片,場面很熱鬧。)

現場解說主持:0號、1號。(觀眾點評:行雲流水的主持風格獨樹一幟,最重要的是二位眼神比較好使,能夠看清楚我們所崇敬的「王者」發球。)

【聖蘭偉大的核心力量】

聯盟夥伴:聖蘭學院、排行榜全體人員、銀十字軍團、校方董事會、MAX大聯盟。

【觀眾代表感言】

特派代表——創造奇迹往往需要勇氣挑戰極限!

銀十字軍團——熱烈表揚木筱晴同志的「趕死精神」,有了這種與常人差異之大的想法,締造了此次的壯舉,讓眾多聖蘭學子蒙受福音!吼吼!

MAX大聯盟——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

【終極對決,戰鬥開啟日】

比賽時間:9月14日。

對決場地:聖蘭高級網球中心,超級華麗主場館!

票務熱線:X00—520XX00X0

銀十字軍團結束語:

噢,親愛的聖蘭學子,帥氣可愛的男孩女孩們,你一定把握最此次難得的機會,將內在外在的憤怒與期待都統統的宣洩出來!

本世紀最強對決,決不能錯過,讓我們一起鑒定「王&聖女終極演繹」!~\(^o^)/~

轟!

一塊巨石從天而降,把木筱晴砸入了無底深淵。

怎麼會這樣……

木筱晴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壓在五指山下的孫猴子,永遠無法翻身。

為什麼這麼快就成了定局呢?她原本只是隨口說說的,沒想到現在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9月14日,那不就是下個星期日嗎?一個星期後,她就要同時和玄楓和司南野兩個網球高手對決,這不是做夢吧!

木筱晴仰起頭,望着一望無際的天空,感覺這一切都跟夢境似的讓她無法相信。

一星期後的對決會變成什麼樣?

木筱晴的腦袋裏浮現出一星期後的比賽狀況……

「耶——玄楓、司南野加油!打敗這隻不自量力的菜鳥!一拍子把她打回聖羽去吧!」

觀眾們激動地從觀眾席上站了起來,用力揮動着手裏的旗幟大聲吶喊著。

木筱晴緊張地站在網球場上,握著拍子的兩隻手已經被汗水濡得濕透,幾乎要握不住手裏的拍子。

「木筱晴,你的姿勢太僵硬了,這樣下去贏我的幾率是零。」玄楓站在球網的另一邊,對木筱晴搖著一根手指。

「木筱晴,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下,什麼叫球神!」司南野握著拍子指向木筱晴,狂妄地大聲說道。

她的姿勢太僵硬了?該怎麼辦?放鬆放鬆……

正當木筱晴還在調節情緒時,玄楓和司南野已經向她發動「攻擊」。一個個網球就像是隕石似的快速朝木筱晴飛來!

木筱晴立刻握緊了拍子,朝飛來的網球揮去,可是那些球速度太快了,她會了個空,差點栽倒在地上。

正到她險險地穩住身體時,又有幾個球朝她飛來,木筱晴不敢怠懈,立刻迎了上去。可是朝她飛來的球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就像雨點般密集地向她砸來。

這裏!那裏!還有這邊!那邊!啊——

木筱晴接了這邊顧不到那邊,接了那邊顧不到這邊。球多得令她迎接不暇!

「哈哈哈哈——投降吧,你這隻菜鳥!」球網那邊傳來玄楓和司南野張狂的笑聲,只見他們還在揮動球拍,不停地朝木筱晴發動攻擊。

多如牛毛的網球鋪天蓋地地朝木筱晴砸來。

木筱晴慌張地丟下拍子,跪倒在地上求饒:「啊——不要——救命啊!」

「呃!」木筱晴打了個哆嗦從幻想中緩過神來。她的手叫冰冷,手心和額頭全是冷汗,彷彿剛經歷了一場噩夢。

太可怕了!

想起剛才的幻想,她就一陣惡寒。

怎麼辦?她真的要和玄楓還有司南野比賽嗎?那無疑就是自殺啊!

比賽那天她一定會在全校師生面前出醜,而且結局一定會非常的凄慘!

為什麼她會落到如此境地……聖母瑪利亞啊——她要怎樣才能從地獄中逃脫!

越想木筱晴就越後悔,當初她不該一時氣氛指天立志要向玄楓還有司南野挑戰,更不該一時衝動和玄楓還有司南野打賭!現在反悔都來不及了!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木筱晴懊惱地抱着快要裂開的腦袋,悔恨得恨不得一頭撞死。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木筱晴蹲在牆角,一隻手在地上畫着圈圈。她整個人被烏雲和陰影籠罩着,就像永遠也見不到光的苔蘚。

木筱晴太陽能寶寶現在電力值為零……

「木筱晴,你怎麼蹲在這裏?」

這時一個柔柔的好聽的聲音從木筱晴頭頂上方響起。木筱晴如夢初醒般緩緩地抬起頭,一個美少年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她的身邊。

美少年一如既往的穿着純白的素紋襯衣,乾淨而清爽即不缺乏優雅氣息,微敞的領口隱隱約約可見那性感的鎖骨,他脖子下方領口處虛掩的地方偶爾泛起幾絲銀色流光,那淺淺的、難以捕捉的美麗流光,徹底的閃亮了木筱晴的視線。

美少年擁有一頭淺咖啡色秀髮,髮絲在風中輕輕地搖曳,凌亂不失美感,他高大的身影把木筱晴籠罩在陰影中,木筱晴註釋着他那明亮而清澈的黑色雙瞳,靈動亮澤如黑曜石,那雙看似平靜毫無波瀾的雙眼,閃動着迷人的柔光異彩……

他細緻嫩滑的肌膚即使是在陰暗的光線中,依然是顯得如此的白皙,完全沒有絲毫的色澤影響,那膚色白得使女人也羨慕的牛奶肌膚,讓他看起來更顯俊氣,他眉宇間流露出柔和氣息。

那熟悉的,如帝王般降臨的凌威氣場,立即就把木筱晴弄得頭暈目眩。

「安……安宇哲!」沒想到會被安宇哲看到自己如此頹廢落魄的樣子,木筱晴趕緊從地上站了起來,慌張地拉了拉衣服又理了理頭髮。

「發生什麼事了嗎?是不是在為一星期後的比賽煩惱?」安宇哲彷彿能猜透她的心似的,一語就道破了木筱晴此時的想法。

「……嗯。」木筱晴慢吞吞地點了點頭,一張嘴高高撅起幾乎可以掛一個籃子,「我真是太自不量力了,居然向玄楓和司南野兩大挑戰,現在聖蘭的人都等著看我怎麼死呢,我真是自掘墳墓啊……」

安宇哲拿着宣傳單簡單地閱覽了一眼,柔和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臉上,他鎮定自若地表示:「挑戰是離開W班的希望,你可以去試試,鍛煉你的意志力、戰鬥力及心裏承受能力,都不錯。」安宇哲無聲地笑了笑,陽光照着他肩頭,光線顯得異常柔和。

木筱晴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笑,那個美麗溫暖的笑容令她整個人都呆住了。

「其實情況沒有你想像中那麼糟糕,甚至可以說是對你有利的。」就在木筱晴發獃之時,她聽到安宇哲這樣跟她說。

沒那麼糟糕?還對她有利?

木筱晴腦袋裏全是問號,她仰起臉茫然地望着安宇哲:「你不會是在安慰我吧?」

安宇哲揚起嘴角笑了笑,然後拉着木筱晴坐下。見只他從地上撿起一根枯樹枝,然後在地上寫下「A」和「B」兩個英文字母。

「假設A是玄楓,B是司南野。」安宇哲拿着樹枝指了指地上的兩個英文字母,「想像一下,如果你僥倖贏了,就可以轉班,正好合你的意。」他在「A」和「B」兩個字母下方分別寫下兩個大大的「WIN」。

「可是贏玄楓和司南野哪有那麼容易啊,除非出現奇迹……」木筱晴曲著膝蓋,雙手捧著臉坐在安宇哲身邊。她望着那兩個大大的「WIN」,眼裏有旋渦開始轉。

「先別急,你接下去聽我說。」安宇哲又拿着樹枝在「A」和「B」兩個字母下方寫下兩個大大的單詞「LOSE」,「如果你同時輸給玄楓和司南野兩人,就得當兩個人的跟班。」

「當他們倆的跟班我一定會被整死的!」

木筱晴一想到要當玄楓和司南野兩個自大狂的跟班,就感覺到血糖一下子降級,頭暈眼花大腦混沌起來。不用質疑,她就能想像那兩個傢伙對她呼來喚去,當黑奴使喚的悲慘命運了……

「事情沒有你想像中那麼糟糕。」安宇哲低頭看向滿臉焦慮的木筱晴,他的臉在非常乾淨細膩,在陽光在照耀下更顯白皙,給人眼前一亮的清醒感,「試想你要同時當玄楓和安宇哲的跟班,那結果會怎麼樣?」

「結果會死被使喚到死。」木筱晴想也不想就脫口回答。

「NO。」安宇哲搖著一根手指否決道,「你想想玄楓和司南野是什麼關係?」

「玄楓和司南野……似乎是死對頭……」木筱晴歪著腦袋,蹙緊了細細地雙眉,她268的腦袋現在還沒反應過來,聰明絕頂的安宇哲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當他們兩個死對頭有同一個目標時會怎麼樣?」安宇哲笑得意味深長。

「會互不相讓,鬥爭到底!」以木筱晴對玄楓和司南野的了解,她非常肯定的回答。

「對啊,玄楓和司南野怎麼可能讓自己的跟班去服侍別人,更何況還是自己的死對頭。而你又不能分兩半,在這種情況下你站在中間左右為難,不是很苦惱嗎?」安宇哲攤了攤手,聳肩道。

「是啊,我怎麼沒想到!他們兩個一定會爭個你死我活,而我就可以置身事外了!」木筱晴頭頂的烏雲一下子散開,金色的太陽在她背後閃耀着耀眼的光芒!

「這只是最壞的打算。」安宇哲拉着木筱晴繼續說,「按照定律,還有兩種情況會出現。」安宇哲拿着樹枝在「A」的下方寫下「LOSE」,在「B」的下方寫下「WIN」,「如果你輸給玄楓,贏了司南野,那麼你就無法轉班,但是你要給玄楓當跟班。」

「給玄楓當跟班……」玄楓好像沒有司南野討厭耶,雖然他三句話不離錢,可是卻沒有司南野那麼霸道,而且他還在花田裏救過我,而且……木筱晴的臉不由得染上紅暈。

「另外一種情況就是……」安宇哲在「A」的下方寫下「WIN」,「B」的下方寫下「LOSE」,他指着地上的圖解析,「如果你贏了玄楓,輸給司南野,那麼你就要給司南野當跟班。」

「啊?要給司南野當跟班,討厭!」木筱晴一想到司南野那自戀又自大的樣子,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她才不要給他當跟班呢,她才不要和0+1組合同流合污!

可是如果她贏了玄楓的話就不用還欠他的一千元了!

木筱晴想起了她和玄楓的那個賭約,突然發現不管是哪種情況對她似乎都有好處!

為什麼一場必死無疑毫無希望的比賽,在安宇哲的分析下就有專機,而且還對她有利了呢?

木筱晴揚起臉,崇拜地望着安宇哲,兩隻眼睛裏閃動着無數小星星:「安宇哲你好厲害哦!你比傳言中還要聰明呢!」

安宇哲對木筱晴毫不掩飾的崇拜回以一笑,乾淨清爽的笑容就像是春風讓人怡然舒服。

「現在還不是得意的時候,不備而戰的戰士不是個好戰士。這段時間我們要制定一個完美的戰略,並且加緊訓練。」安宇哲恢復嚴肅的表情,被稱為神話般存在的他,此時顯露著超凡的決斷力。

「戰略?訓練?」那些字眼彷彿跟她完全沒有關係似的,木筱晴的眼睛裏有兩個漩渦不停旋轉起來,「我要怎麼做啊?我對網球完全是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啊……」

「不用擔心,我會幫你的。」安宇哲丟下樹枝,拍了拍手上的灰塵,輕鬆淡定地說。

「你為什麼要幫我呢?」木筱晴疑惑地望着安宇哲,這個美麗的少年和他互補相識,可是自從她來到聖蘭后,就一直在幫助着她。他為什麼要對她那麼好呢?

安宇哲微揚著下巴,望着半透明的天空,精緻的側臉如畫般完美。淡咖啡色的髮絲在風裏輕輕飄動着,就像一個個精靈在舞蹈。

「失敗的滋味是什麼呢?」身為引領MAX大聯盟的頭號人物,安宇哲露出費解的神情,他嘴角彎起笑了,邁著模特般修長有形的腿向前走,他伸出白皙的手掌慵懶的遮擋陽光,明亮的雙眸輕輕地眯起。

失敗的滋味?木筱晴費解地望着安宇哲,雖然她一直在面臨失敗,可是她卻無法形容失敗的滋味……

「在我的字典里沒有失敗兩個字,如果真能嘗試一下失敗的滋味也不錯!」安宇哲突然轉過臉,對木筱晴粲然一笑。陽光因為他耀眼的笑容轉換了一個角度,上揚的嘴角泛著淺淺光芒,摻雜着複雜的情緒……自信,誠懇,挑戰,猶如聖母瑪利亞所賜予的希望之光。

傳言中安宇哲是聖蘭的神話,他能夠化腐朽為神奇,或許這場必輸的比賽能因為他而改變!

木筱晴一下子充滿了信心,安宇哲就像是她的制勝法寶,讓她完全沒有後顧之憂!

「安宇哲是神奇,安宇哲是勝利之神,我們不會輸的,我一定會拚死鍛煉,給我制定特訓吧,魔鬼訓練,讓我一星期內成為球神!」木筱晴拉着安宇哲的手跳了起來。

「呵呵……你可以的。」安宇哲不著痕迹地動了動嘴角,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呢喃,他靜靜地地注視着歡喜雀躍的木筱晴,明亮的眼眸閃著溫柔的光芒,嘴邊不經溢出幾絲柔和的笑容。

「噢噢噢!」木筱晴在半空搖著拳頭,渾身充滿了力量,就像充滿了電似的活力十足。她衝到了陽光下,張開了雙臂高舉向天,對着天空放聲大喊,「我一定會勝利的!我要打敗玄楓和司南野——讓他們兩個成為過去式!

四周樹蔭層層疊疊的交織交錯,遮蓋住蔚藍的天空,陽光透過樹葉縫隙傾斜而下,斑點柔光照在兩人身上,蒙上一層淡淡地金色的光暈。

安宇哲站在原地望着木筱晴,臉上的笑容幾乎能融化天地萬物。這個笑容木筱晴沒有看到,連他自己都沒有感覺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球少女成功記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球少女成功記2 網球少女成功記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黑暗中的一絲光明

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