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聯名書

1、聯名書

尊敬、偉大、榮耀的大神告訴你,

登上王座的人必須要有:

統領一切,讓粉絲誓死追隨的魅力!

就算時空變換,就算山洪暴發,就算星球爆炸,你的王座依舊不會有絲毫動搖!因為你千千萬萬的粉絲在後面支持你,力挺你!你永遠都是他們的王!

滑翔機自蔚藍的天空劃過,在藍天留下白茫茫的霧氣,天空猶如碧藍湖邊被遊艇行過激起的白色浪花,軟軟的白雲在天際浮動,太陽公公笑眯眯地探出雲層,微笑着俯視大地。

世界是美好的,心情是歡悅的,運氣是超棒的!木筱晴堅信陽光無限春風美妙的三美概念,蹦蹦跳跳地走進聖蘭學院那金燦燦亮晃晃的華麗大門,啦啦啦……

「你們瞧她都那表情樂得快升天了,昨天的比賽結果還真讓人意外,沒想到她能贏……」一群美型帥哥們從木筱晴身邊走過,議論著昨天那場「空前絕後」的超級大戰。

木筱晴她沉醉在美妙世界中,完全無視掉校友們向她投來的異樣目光,邁著輕快的步子朝着那夢寐以求的超現代教學樓迅速地「飛」去。

她所憧憬的完美現代化教學模式,馬上就要實現了,終於不用再回到W班那陰暗潮濕,能與地鼠棲息地媲美的陳舊教室,親愛的聖母瑪利亞,感情您的庇佑!

「多多!多多!」遠遠地看見錢多多,木筱晴興奮又熱情地跑了過去。

「筱晴,是你啊!怎麼那麼高興啊今天?」錢多多疑惑地問。

「我今天非常高興——因為我終於可以離開W班啦!哇哈哈哈——」木筱晴雙手插著腰,仰天大笑。

「呵呵,是啊……我們可以一個班級啦!」錢多多臉蛋泛紅,亮閃閃的眼睛中透著掩飾不住的欣喜。

木筱晴拉住錢多多的手,興奮地用力點着腦袋。T班!Tennis網球班!哈哈!以後她就可以和錢多多一起上課,一起吃飯啦,連洗手間也可以結伴解決!木筱晴滿心歡喜的期待着往後與錢多多同班的美好日子!

「我終於脫離苦海了,讓我們向美好的明天進發吧!」木筱晴拉起錢多多的手,望T班的方向跑去。

來到T班門口,木筱晴發現大家都用怪異的目光望着她,彷彿她是一個「不速之客」。

難道大家都不知道她要轉班的消息嗎?那她是不是該自我介紹一下?呃……該用這樣的自我介紹方式呢……甜美點?可愛點?含蓄點?還是直爽點?

木筱晴站在教室門口猶豫不決。

眼看就要上課了,木筱晴鼓起勇氣,抬頭挺胸,跨起左腳準備跨過T班的大門。

「啪——」

突然,一支修長的手臂橫在了她的面前!

一隻修長的手臂重重地抵在牆上,礙眼地擋住了木筱晴通往陽光聖殿寬廣大道,歡悅的美好心情被打斷,她順着那隻直直橫在眼前的手臂看去……

手臂的主人是一位五官俊秀的男生,他穿着標誌着聖蘭學院學生身份的榮譽制服,純白的短袖襯衫加深藍色的校服外套,脖子上系著一條淡藍色的領帶,校服外套的胸口處還印有一朵白色的蘭花,一條系著口哨的銀色的鏈子,從男生的脖子繞到胸前的口袋,銀鏈弧線優美而精緻,再看看男生那不勝威嚴的表情,木筱晴立刻就記起眼前的「冰山」美少年就是——網球社社長!

木筱晴正準備扯開笑容,還打算拿出內心掩埋的熱情,衝上前去聯絡聯絡感情。

這時,「冰山」社長面無表情地低着頭,冰冷的實現「打」在木筱晴身上:「做為網球社的社長兼網球班的班長,我有責任的告訴你,你——」他伸出手指「刷」地指向木筱晴,「你、不、能、進、去。」他一字一句地吐詞清晰,連「誤聽」的機會都不留給木筱晴。

「為什麼我不能進去?學校規定如果W班的人,能挑戰並且取得勝利,就可以調到其他班!」木筱晴疑惑地睜大雙眼,攤開雙手拚命的爭取機會,「我昨天光明正大的贏得比賽,在全校萬千觀眾的面前取得比賽的勝利,我為什麼不能進T班?」

她需要一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堂堂正正合理的解釋!

「T班99%的成員聯名上書反對你的加入,因為你曾經淪入W班,T班的同學不想被你身上所攜帶的罪惡氣息所渲染。」「冰山」社長動作快而流暢地從胸前掏出一沓紙,輕輕一抖長達數張的紙片松垮垮拉出幾頁,紙片上密密麻麻寫滿字跡。

「什麼東西?」木筱晴低下頭,只見第一頁上寫着幾個漆黑醒目的黑體字——「聯名書」!

聯名書?!

木筱晴驚訝地瞪大眼睛,哆哆嗦嗦地看起來——

我們T班全體學生嚴重懷疑本次網球挑戰賽的公證性,於是聯合起來向MAX大聯盟駁回此次比賽結果。

不知道聖羽的木筱晴用了什麼妖言惑語,欺騙了玄楓和司南野。比賽過程中,玄楓和司南野明顯是故意放水,讓木筱晴這個網球門外漢獲得了勝利。這樣一個網球菜鳥居然可以同時挑戰的玄楓和司南野,這絕對是不可能的!這一切都是陰謀!

我們所有人都不接受木筱晴加入T班,木筱晴來我們就走。T班融得下我們就融不下木筱晴,融得下木筱晴就融不下我們!

(下面是許多各式各樣的簽名,還有很多赤紅色的手印。)

說她妖言惑語!說她欺騙了玄楓和司南野!還說一切都是陰謀!

木筱晴望着手裏的聯名信,眼珠子差點掉了出來。

「這這這……這是什麼東西啊!」木筱晴甩了甩手裏的聯名書,昂頭挺胸地迎視着「冰山」社長,毫不死心地追問,「我都贏了玄楓和司南野了,為什麼不讓我轉入T班?」

「班、班長,為,為什麼不讓筱晴進我們班啊?」錢多多焦急地說話都結巴起來。

這時,從T班裏傳來陣陣嘲笑聲,現在還不是上課時間,所以走廊上過路的學生都特別多,各種類型的帥哥三五成群的涌了過來,看現場熱鬧的觀眾越來越多,議論聲也越來越高漲。

「冰山」社長臉上露出詭異地的笑容,他認真地收起T班同學的聯名反對書,然後朝木筱晴說:「如果昨天不是司南野故意放水,再加上玄楓從一開始就沒認真過,你認為你能贏得那麼輕鬆嗎?」

他話音剛落就引來萬千校友的共鳴,旁邊立即就有人加入了附和討論的行業。

「昨天那場比賽簡直就聖蘭的笑話。」戴眼鏡的帥哥推了推鼻樑上的金邊眼睛,發表他那一派系的意見。

「聖女根本就勝之不武,菜鳥級別,遜。」冷酷型的男生雙手插在口袋裏,冷言冷語加冷眼的嘲笑。

木筱晴用力地捏緊拳頭,她眉頭亂七八糟地扭成一團,額頭上恐怖的爆發出多個十字架,她憤怒地大聲反駁:「明明就是我贏了,我贏了就贏了,幹嗎難道學校的規矩到我這裏就要重新修改一次嗎,還是你們想抵賴?你們是認為我玷污了你們至高無上的?還是傷害了你們無數群眾的自尊?」

「總之,這是T班全員的意思,大家不歡迎木、筱、晴。」冰山社長不再拐彎抹角,冷冷地昂着頭,不再搭理木筱晴。

僵持了一會兒,木筱晴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那長著一張美少年臉的「冰山」社長依舊堵在門口,她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一陣騷動。

一道熟悉的純白色光影劃過眼球,木筱晴下意識的覺得自己彷彿看到希望,那修長的挺拔身影在陽光的包圍下緩緩移動,一頭淺咖啡色柔軟秀髮隨着細微動作的牽動而擺動,亮澤的秀髮,中長卻未及肩,細碎的劉海輕輕地貼在側臉,襯得那張擁有俊朗五官的容顏更加白皙,耀眼的光芒四射,整個人彷彿鑲嵌在陽光中與光流融合。

那修長的身影漸漸地從耀眼的光影中走出,一陣熟悉的清香襲來,木筱晴心裏一陣激動,赫然發現來人正是安宇哲,身邊依舊不拘不苟地跟着助理樣子的丁墨。

木筱晴心中的希望再次得以膨脹,聖母瑪利亞你一定是看見我寡不敵眾的孤軍作戰,憐惜我,才派下救命天使拯救我於水火之中。

「T班的同學要我把聯名反對書交到MAX大聯盟,既然安學長您來了,我就直接交給您。」「冰山」社長說完看了木筱晴一眼,就拿出T班的聯名反對書,畢恭畢敬地直接遞給MAX大聯盟的領導者安宇哲。

木筱晴笑眯眯地盯着安宇哲,安宇哲總是在她困難的時候伸出援助之手,這次當然也不例外!木筱晴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安宇哲的視線落在聯名書上,他緩緩地抬頭看了「冰山」社長,接着又看了看滿臉笑容的木筱晴,他伸出手,白皙修長的手指輕輕地夾住聯名書,那明亮而清澈的黑色雙瞳仔細地瀏覽著。

木筱晴心理美滋滋的。哈哈,你們這回是撞到槍口上啦,安宇哲怎麼會接受你們的反對書呢!安宇哲可是非常支持她離開W班的,哦嚯嚯嚯嚯嚯!安宇哲一定會說:「駁回聯名書,T班同學沒有資格反對挑戰成功的人!」哈哈!

可是——

「這份聯名書,我接受。」安宇哲不著痕迹地朝着「冰山」社長點了一下頭。

「冰山」社長破冰笑了笑,疏散了看熱鬧的觀眾,然後轉身走進教室。錢多多同情地看了木筱晴一眼,也眼圈紅紅地低着頭跟了進去。

轟隆隆——

木筱晴臉上的笑容,在聽到安宇哲確定地接受聯名書時,徹底的凝固!猶如五雷轟頂的衝擊讓她再也笑不出來,她只能驚訝地睜大眼睛,疑惑地看着態度不變的安宇哲,全然沒有想到安宇哲會接受那種無謂而可笑的紙條。

「你回W班去。」安宇哲動作優雅地將聯名書放入口袋,擱下一句足以將木筱晴打得魂飛魄散的「真話」,就從被打擊成痴獃狀的木筱晴身邊走過,朝走廊的另一頭而去。

站在他身邊的丁墨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鏡片在陽光下反射出一道犀利的光芒。他冷冷地瞥了木筱晴一眼,然後跟着安宇哲轉身離開。

驚訝、無助、愕然、難過、傷感……

這種種複雜的情緒朝木筱晴湧來,她凄涼地感覺到自己彷彿被安宇哲化身的大鎚,從美妙的天堂里狠狠地錘入無能地獄,再度墮入萬劫不復的可拍深淵,她獃獃地望着安宇哲離開的背影,心中充滿得而復失失落和沮喪。

為什麼他的態度轉變得那麼快?明明昨天還是好好的,木筱晴不由自主地低下頭,摸了摸手臂上包裹的繃帶。

晴朗的天空下,只有一個人的頭頂在下雨。木筱晴的內心變得無比的黑暗,她頂着一塊烏雲,灰溜溜地飄回那棟「慘不忍睹」、「腐朽斑斕」的破舊教學樓,軟綿綿地向W班教室的方向遊盪。

W班的教室依舊是那麼破舊不堪,僅僅擺放着五張課桌的教室空曠得嚇人,連說話都能發出迴音,木筱晴剛到教室門口就聽見1+0組合歡喜洋溢的諂媚聲。

木筱晴站在W班門口,心情非常複雜。

這時木筱晴看到坐在教室里的小胖抬起頭,視線正好瞄到了站在門口發獃的自己。

不好!木筱晴反射性地想掉頭就走,卻看到小胖拉着瘦瘦跑出了教室,一下子衝到她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喲,這不是大英雄木筱晴嗎?你回來串門嗎,你對W班不是很不屑一顧嗎?」小胖抹了抹油油的鼻子,用誇張的眼神把木筱晴從頭到腳看了一遍。那譏諷的目光,讓木筱晴渾身不自在。

「哎喲喲,看你這副失意的樣子,是不是和T班的人相處得不好,被趕回來了?」瘦瘦伸長了脖子湊到木筱晴面前,嘿嘿笑着。

「我……」木筱晴尷尬地縮著脖子,突然她靈機一轉,臉上堆起了燦爛無比的笑容,摟着小胖和瘦瘦笑着說,「其實吧,我還是非常捨不得你們捨不得W班的。雖然W班破了點,名聲比其他班稍微差了點,可是金窩銀窩也比不上自家的狗窩啊!」

「呃……」小胖斜著綠豆似的小眼,瞄了瞄突然變得熱情友好起來的木筱晴,一下子拔高了聲音大聲說,「木筱晴,你不會是真被T班趕回來了吧?!」

尷尬……尷尬……尷尬……

正笑得陽光燦爛的木筱晴瞬間石化成猿猴石像,一陣蕭索的冷風從她面前吹過。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居然被趕回來了!哦哈哈哈哈哈……」瘦瘦見她這個樣子,笑彎了腰,指著木筱晴的手跟得了羊癲癇似的抖個不停。

「嚯嚯嚯嚯哈哈哈哈……」

0+1組合捶捶牆,又捶捶地,笑得非常得誇張,方圓十里都能聽到他們的爆笑聲。

四面八方的烏雲都聚集在一起,籠罩在木筱晴的頭頂。此時的她真想挖個地洞鑽下去,永遠都不要出來見人了。她這輩子的顏面都丟盡了!

木筱晴動作機械地發下書包,雙眼發暈的呆坐在位置上傻傻地盯着黑板發獃。

0+1組合停止了爆笑,詭異地對視一番,兩人迅速地閃到木筱晴桌前,臨時做起了「左右護法」。

「木筱晴,想和我們萬能的W班劃清界限,非常、十分、很不容易呢!哈哈……」1號神神叨叨地做着和尚們的標準手勢,嘴裏還不停的念著佛號。

「被其他同學拒接不要緊,被唾棄也不要緊,被鼓勵那也很正常,我們W班可是敞開光明大門歡迎着你呢,你能填補我們W班的女性生物的空缺!W班『需要你』!你是W班的『驕傲』!」0號雙眼閃著星星,做着向前沖的姿勢,熱血地揮動着手臂。

木筱晴滿臉黑線地聽着0+1超級狗腿組合,在她耳邊發出那滔滔不絕的嘲笑。

她雙眼一瞪,怒氣充漲她的腦袋,委屈的大吼:「你們少在這裏假惺惺,要嘲笑我自己去牆角盡情的議論,別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事實上,她眼睛被晃花了,如果他們再晃幾分鐘估計她就支撐不住暈了。

0+1狗腿組合神奇的消失在她眼前,取而代之的是司南野那張放大的俊臉。那張極具歐洲美人的立體俊顏在光線昏暗的教室里依舊耀眼,他的墨鏡掛在領口微敞的胸前,陽光照耀使眼鏡邊框金光閃耀。他穿着銀灰色的短夾克,下身穿着窄腿的牛仔褲,細細的褲腿塞在棕色的馬丁靴里,腰上系著一條釘滿鉚釘掛着銀色鏈條的皮帶。豎起的頭髮用着哩水打理成一簇簇一綹綹,亂中有續凌亂卻有型的髮型。時尚的裝扮讓他整個人像明星般耀眼。

他神采飛揚地捋了捋額前的髮絲,寶石般漂亮的眸子在陽光下耀眼得令人無法直視:「木頭晴,你怎麼又回來了?你是不是暗戀本少爺,不捨得離開我身邊啊,T班離W班只有幾百米的路,我說你就算離開本少爺幾分鐘都不捨得嗎?哎呀,誰叫本少爺魅力那麼大呢,魅力大就是麻煩,整天被你們這群醜女圍着,其實我也很煩惱的。你們太熱情了,我會覺得有壓迫感,你們追太緊了我會沒有私隱……」

木筱晴暗暗地捏緊放在身側的拳頭,忍住想要反駁司南野的衝動。

「讓猜猜你在想什麼?」司南野拖着下巴,故作思考地打量著一言不發的木筱晴,片刻后,他輕快地打了一個響指,「你心裏現在肯定是在反思,前幾天衝動又低能的表現,現在你終於後悔了,深深地認識到自己始終都還是離不開我。」

他自戀自信自我的感言,屆時贏得1+0組合激烈的掌聲。

木筱晴緩緩地抬起頭,看向自我感覺良好的司南野,那若有所思的目光直直地落在司南野那張老少通吃的英俊面容上,她神情詭異地看着司南野,認真得連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

她在思考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一個脫離W班的神秘計劃,在她腦海里漸漸繁忙的組建著。

司南野看到木筱晴用怪異地眼神盯着他,誇張地打了個哆嗦:「醜女,你中邪啦?!」他伸出手掌,在木筱晴的肩膀周圍扇了扇,彷彿是有一股黑色的邪氣圍繞在她身邊似的。

木筱晴依舊是愣愣地望着他……

司南野瞪圓了眼睛,用看怪物的眼神望着木筱晴,彷彿是在懷疑木筱晴被外星人抓走了,而這個木筱晴是外星人假扮的。

木筱晴的目光還是直勾勾地落在對方的臉上。

「你崇拜本少爺也不用表現得那麼露骨吧……」司南野的嘴角開始抽搐,白皙的臉上漸漸浮現兩片紅暈。

木筱晴的目光依舊那麼專註,像著了魔似的……

司南野被她那「熱情」的目光看得渾身發熱,他臉頰泛紅,怒氣沖沖地瞪了木筱晴一眼,然後保持依舊的帥氣瀟灑地轉身,鎮定地回到自己華麗的座位上。

不過,在木筱晴如此直接的注視下,司南野臉上的表情以前所未有的瘋狂速度,不停地變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球少女成功記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球少女成功記2 網球少女成功記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聯名書

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