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在药水里的老二

泡在药水里的老二

1

为了庆祝王国保住了双手,我们一起去长安街吃阿璋肉圆。

保住了朋友的双手跟自己的良心,我高兴地多点了一碗贡丸汤,王国则开心地用报纸盖在裤子上,开始今天第六次的打枪。

我其实不很能接受有人坐在我旁边打枪,然而逼人太甚总是不好,所以我就放任他玩一下鸟。

“王国,你听着,你这样一直乱打下去一定会出事的。”我用叉子戳了一下肉圆皮,认真说:“你这种烂症头放着不管的话,在你死之前迟早会没有朋友。”

“对……对不起啦!”王国的样子看起来有点痛苦。

“还有,我搞不懂,看A片打手枪、看塔塔打手枪,我都可以接受,但现在你是看到什么,竟然会想打枪呢?”我是真的很不解。

“我也不知道……我……打手枪……是……”王国唿吸急促。

“干等一下再说。”我绝对不能接受王国用那种节奏跟我说话。

此时有一对情侣坐在我的左手边,一直朝这边看过来,窃窃私语。

想也知道是王国的怪动作吸引了他们,除了祈祷王国快点打完,我无计可施。

过了一分钟,王国总算是镇定下来了,神情狼狈地闭上眼睛。

照他那种打法,如果不补充一点营养肯定死得更快。

“高赛,我的龟头好酸。”王国苦着脸,把报纸揉成一团球。

“酸你妈。”我不想知道。

这个时候,我看见王国的脸上一阵蓝一阵红,是光。

我自然而然顺着那奇怪的光源朝外面看,赫然发现阿璋肉圆店居然被三台警车给包围。

六个警察走进肉圆店,那对情侣立刻站起来,义正词严指着王国:“就是他在打手枪。”手里还拿着手机。哇噻,被报警了。

尽管寡廉鲜耻,王国还是大惊失色。

“同学,你涉嫌在公共场所使用危险物品,那个……请跟我们到派出所一趟。”一个骨瘦如柴的警察拿着相机,困倦地拍着王国不由自主比YA的表情。

我注意到有两个警察在旁边猜拳,输的那个一边干骂一边弯下腰把那团报纸捡起来,放进一个透明证物袋里封存。

王国用手肘拐了我一下,快哭了:“怎么办?”

我笑死了,干得好啊这两个情侣。

“这位同学,也请你到派出所一趟协助办案。”警察也顺手拍了我。

“不要。”我断然拒绝。

“……为什么?”

“关我屁事啊。”

警察面有难色,支支吾吾起来。

“可是……可是他不是跟你一起来的吗?是同学吧?”

“我又没有跟他一起打手枪。”

“这……”

“我更没帮他打。”

“不过……唉”

“我是可以跟你们去派出所啦!不过我是去玩的喔!”

“太好了,那就来玩一下吧。”

我笑笑,毕竟亲眼看到王国在警察局挫赛,明天跟大家报告起来才有意思。

2

派出所没有很好玩。

填好个人资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很接近我们补习完回家的时间。

再不回家,被家里人知道没有去补习就惨了。

后悔莫及的王国一边玩着手机上的麻将游戏,一边做着笔录。

我在旁边走来走去听着,偶尔假装关心一下去听个几句,实际上来来回回,都在偷偷看被手铐铐在墙上、醉得一塌煳涂的女驾驶人的乳沟。

“这种事会上报吗?”王国这个问题已经问了六遍。

“过了八点,记者早就写完稿子啦,算你们幸运。”负责做笔录的警察姓蓝。

姓蓝不要紧,问题是他的名牌是绣着蓝焦陶三个黄字,我想他爸脑子一定有病。

“那、那会报告学校吗?”王国看着手机。

“会啊,会请你们学校加强对你的辅导,记过难免的啦,不过你也不必太在意,记录上只会写行为不检,不可能写在公共场所打手枪的啦。”蓝焦陶警察显得无精打采:“来,这里签个名。”

“打个手枪也有事,真的很衰,这么闲不会去抓奸喔。”

王国抱怨,随便在笔录后面签了“干你老师”四个字。

蓝焦陶警察连看也不看就收回笔录,没好气地说:“也真够烦的,要不是那对情侣打电话报案,我们没事去抓你打手枪干嘛啊?要是不受理,又要被民众说我们吃案,他奶奶的,现在抓了你打手枪,又要被你说我们闲闲没事干。”

王国神色一下子变得很诡异。

“就是说我朋友不会有事啰?”我感觉有点可惜,又瞥了那醉女的乳沟一眼。

“哪可能完全都没事,他奶奶的笔录都做了。”蓝焦陶警察总算是发出正义之声:“不想被起诉,就要真的有病。”

“是有病啊。”我应道。

王国神色艰难,下巴放在桌子上,脸上盗汗。

“喜欢在公共场所打手枪不见得有病,他奶奶的,别什么都推给病,有病要有正式的证明!医生开的证明!”蓝焦陶警察啐了一口痰,将笔录扔进抽屉里。

看王国的脸揪成那个样子,我叹了口气:“警察先生,你可不可以不要在句子里乱加奶奶这两个字,我的朋友会性冲动。”

说着,我将王国前面的桌子移开,只见王国尴尬地拉上裤子拉链。

这小子已经不是普通的胆大包天可以形容,完全就是丧心病狂。

蓝焦陶警察愣了一下,难以置信地说:“看样子好像真的有病。”

“唉,年轻真好啊。”

将一切看在眼里,几个等待夜间巡逻的警察大叔靠在大茶桌边喝着药酒,药酒瓶里泡了一直状态不明的巨屌,还有变色的阴毛漂在里头。

是我,打死不喝。

“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真怀念年轻时候那段动不动就打手枪的日子啊。”

一个秃头警察大叔微笑,为自己跟同事斟了一大杯。

“是啊,现在好不容易勃起了,就想拿手机拍下来证明一下我还行呢!”

一个眼袋跟馒头一样大的警察大叔莞尔。

“没错没错,现在不小心翘起来了,还不赶快冲回家嫖老婆,哪里还会想到要打手枪呢?太浪费啦!”

一个胖得跟相扑选手有拼的肥猪警察哈哈大笑。

“年轻不愧是挥霍精液的日子啊,哈哈,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啊,应该统统存起来保本才对啊!哈哈!”

一个看起来有老二跟没老二差不多的老警察用力一拍桌子,震得那大罐药酒差点翻倒。

“来,我敬大家一杯!”秃头警察率先拿起酒杯。

大家一干而净,气氛壮烈。

后来跟这些警察大叔混熟了我才知道,那罐药酒里泡的屌来头不小。

在还没泡到罐子里之前,这屌是长在一个连续强奸犯身上,这个连续强奸犯强奸的不是女人,而是母狗,总共有一百多只受害者身心受创。

这个连续强奸犯被几个见义勇为的游民扭送过来后,整天在看守所里大唿小叫,说什么快拿条母狗来干、就算是公狗也可以之类的很低级的话,超级白目,结果被几个看不顺眼的警察联手打昏,用美工刀把他的老二切下来,这才镇住了他。

“哇靠,为什么要喝这么变态的屌泡的药酒?”我傻眼。

“你小孩子不懂!越变态,就越猛啊!”警察大叔们又干了一大杯。

我贴近那罐药酒乱砍,发现那东西上面还有一点点闪闪珠光。

不用说,是入珠。

说真的我不是很了解把小钢珠镶在屌上为什么可以变强,不过比起在屌上镶钢珠,笑着喝这种屌泡出来的药酒的人更白痴吧。

男人为了能够勃起真的什么怪东西都愿意吃,真可怜。

蓝焦陶警察看着又开始打手机麻将的王国,叹了口气。

“他奶……咳,说句良心话,你朋友因为这种事被起诉,人生也毁了,将来工作也不好找,我看你还是带他去看心理医生,或是泌尿科医生,或者说……”蓝焦陶警察面有难色。

“或者说什么?”

“或者是这里。”

蓝焦陶警察从塑胶桌垫下抽出一张名片,拿给我。

名片上面写着:“寂寞吗?冲动吗?让纯情女孩陪你度过漫漫长夜,快打专线找我,保证台湾妹喔!”然后是一组电话跟在后面,电话还用红笔圈了两圈做记号。

“哇噻,警察推荐这个,有点太超过了吧?”我的下巴都快掉了。

“啊!他奶奶的拿错了!”蓝焦陶警察呆了一下,将我手中名片抽回,换了一张给我:“这张才对,哈哈,哈哈。”

王国毫不犹豫立刻深受拉开拉链,我用力拍了一下他的手。

我看着名片,喔,这张名片上面写的东西就更不正常了……

别再听信没有根据的说法了,自慰无法有效排毒,禁枪更不等于戒枪,错误的性知识将造成您一生无法挽回的遗憾,要找回健康的青春,请交给我们最专业的团队!

翻过去才是正面,写着:InternationalStopFuckingYourselfAssociation国际戒枪协会然后是简要的地图跟地址,当然还有一组电话。

“国际戒枪协会?这么国际级的东西在彰化竟然也有分会?”

我感到有点光荣。

“戒枪?好酷喔!”王国露出羡慕的表情。

我永远也搞不懂他是怎么决定,要在什么时候摆出什么表情的。

“去这个地方报名参加戒枪疗程,然后取得专业戒枪师的评估报告,对你朋友在被起诉时向法官提出有病的证明会相当有利吧……我猜的啦。”

蓝焦陶警察认真地说:“当然了,别只是做做表面工夫,既然去了,就真的把打手枪戒掉吧,对身体对人生都有好处啊!”

“喔,明天我们就去看看吧。”我点点头,将名片收好。

“那我今天回家再打两枪,明天一定努力戒掉!”王国信誓旦旦。

差不多该走了,我又多看了一眼醉女的沟才恋恋不舍地背起书包。

蓝焦陶警察送我们出派出所,喊道:“对了,到戒枪协会的时候,要说是蓝焦陶介绍的啊!说不定会有打折喔……我猜的啦。”

就这样,我们总算误打误撞,找到了一丝曙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哈棒传奇之继续哈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韩流青春 哈棒传奇之继续哈棒
上一章下一章

泡在药水里的老二

75%
目录
共1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