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小鬼

养小鬼

1

那几天原本都是好热的大晴天。

我是说,原本。

自从肥婆在抽屉里低调地养小鬼后,常常有一股阴风在大家的脚下刮过来吹过去,好像电风扇一样,非常好玩,所以我们都跑去问肥婆小鬼到底要怎么养。

“养小鬼的第一步,当然就是先找到一个小鬼啊。”肥婆被大家围着,得意洋洋。

“对耶,所以该怎么找到小鬼啊?”王国天真无邪地问。

“问你妈啊!”杨巅峰用力一拍王国的后脑勺。

“其实鬼到处都是,而且大部分的鬼都是到处跑来跑去,没有人养,所以你要养小鬼,当然超级不难的啊!”肥婆的解释等于没有解释。

这时好学生林俊宏又推着他的眼镜,文质彬彬地乱入了。

“没错,就好比地球上现在有六十亿人口,总有一天都会死光光,如果灵魂不灭的理论成立的话,到那一天至少会有六十亿只鬼,就算有一半的鬼都跑去投胎,还有三十亿只鬼需要被关怀,而且这个数量还会一直变多,所以养小鬼在机率上其实是很合理的。”林俊宏滔滔不绝地说着没人感兴趣的废话。

“反正就你正在养的这一只好了,你是怎么抓到的啊?”我直接问了。

肥婆说,她抽屉里这一只小鬼其实是她的邻居,一个因为忘记唿吸而过世的九十五岁老奶奶。老奶奶头七那天晚上,有阴阳眼的肥婆跑去灵堂前兴冲冲打开瓮子,一看到老奶奶的灵魂回家探望子孙,就趁机用自己的血把老奶奶骗进瓮子,从那天晚上开始老奶奶每天都吃肥婆的血。

“所以所谓的小鬼并不是真的小鬼,你养的是一个老鬼?啧啧。”杨巅峰点头。

“对啊,反正就先养一个试试看。”肥婆用指甲吱吱吱地刮着瓮子。

“不过你养老奶奶的鬼是要干嘛啊?”我好奇。

“她会帮你写作业吗?”王国也抢着问。

“这题我帮你回答。”杨巅峰翻白眼:“王国,你智商那么低,死了也是一个智商低的鬼,所以老奶奶没办法帮肥婆写功课好吗!”

“那老奶奶的鬼会帮你做什么啊?”王国抓抓头。

“至少考试的时候可以帮你偷看一下隔壁的答案吧?”我也抓抓头。

“老奶奶有老花眼。”肥婆皱眉,好丑。

“体育课考跑步老奶奶可以背着你跑吗?”王国不放弃。

“老奶奶连走路都很慢。”肥婆又皱眉,超级丑。

“老奶奶好逊。”我做结论。

“你养鱼,鱼可以帮你做什么?你养寄居蟹,寄居蟹可以帮你做什么?你养蛲虫,蛲虫可以帮你做什么?帮你削铅笔吗?帮你上厕所吗?大家都是养来打发时间的啊。”肥婆咄咄逼人,一脸欠揍样:“如果你们去了非洲,哈棒老大真的打回一头狮子,狮子可以帮哈棒老大做什么啊?”

“嗯……”我们陷入沉思。

狮子可以做到的事,哈棒老大都可以做到。

但哈棒老大可以做到的事,狮子不一定做得到。

狮子也不能帮哈棒老大写功课,也不会帮老大洗澡,狮子虽然可以吃低年级的小朋友,但低年级的小朋友惹到老大一样会死,就这一点来说狮子也没什么了不起。况且狮子虽然会吃老师,但老师看到哈棒老大可是要鞠躬问好,这部分狮子根本就逊掉。

顶多哈棒老大就是骑狮子上下学,但既然要骑东西,还不如骑校长吧。

“就算是养狮子,不过就是养爽的!”肥婆用傲慢的语气做出结论:“不过就是老大证明他是一个可以养狮子的超级小学生。总之老大的身边有你们这些下贱的奴才、仆人、走狗就够了,要狮子做什么啊!”

肥婆说的很对,虽然我们的确是老大的奴才跟仆人跟走狗,也的确非常下贱,但我们还是打了肥婆一顿出气,反正老奶奶的烂鬼魂也阻止不了我们,不打白不打。

2

天气越来越热,热到连吊在天花板上的电风扇吹出来的都是热气,让人想死。

当时那个年代的小学哪来的经费装冷气,我们只好把校长室的电冰箱搬到教室后面来用。每到下课时间,大家就轮流打开冰箱的门,享受一下从冰箱吹出来的短暂冷气的滋味,你吹一下,我吹一下,真的是凉风徐徐好不宜人。

当然,冰箱被我们这么恶搞,很快就坏了,所以哈棒老大就叫校长扛回去,修好再通知我们去搬。

在这个礼拜五班会的临时动议的时候,满身大汗的林俊宏举手了。

“各位同学,为了节能省电,我们不如全班一起养小鬼吧。”

全班鼓掌通过。

于是大家都是从家里拿了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准备好一起养鬼。

基本上大家都同意坟场是最多鬼的地方,不过我们没人想去坟场,而鬼第二多的地方很可能是医院,不过医院感觉也满恐怖的,只有肥婆敢去,所以大家每个人交一百块钱当做是班费特别费,统一请肥婆到医院去帮大家搜集一下愿意被包养的鬼。

拿了特别费,肥婆去了彰化大大小小的医院,只花了三天就把大家的瓶瓶罐罐给装满。虽然肥婆有阴阳眼,不过她没有在瓶罐上面写下这个鬼的基本资料,比如男的还是女的啦,胖的瘦的啦,高的矮的啦,几岁挂掉啦等等之类的东西,肥婆说,养鬼本来就很神秘,她要让大家保持一点未知的恐惧,养起来会特别有感觉。

小朋友哪来的未知的恐惧,从肥婆那里领回了自己的瓶瓶罐罐,大家却好像拿到了健达出奇蛋,不晓得自己养的鬼到底是什么来头,大家都觉得非常兴奋。

“肥婆,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一口气抓到这么多鬼啊?”我很好奇。

“嘿嘿嘿……”肥婆怪笑着:“这都是因为……”

她的笑比鬼还恐怖,所以我们马上解散没人想听。

我们全班有五十个人,一口气养了四十九只鬼,教室的温度马上从逼死人的三十一度降成二十二度,冷风飕飕,有时老师上课上到一半还会打喷嚏呢,比较娇弱的谢佳芸甚至还围了围巾来学校,真的是有够夸张。

不只是冷气超强,电灯管也常常发出忽明忽灭的特殊效果,有时桌子会自己移动,垃圾桶会自己跌倒,偶尔窗户玻璃会忽然碎掉,养鬼真的是多彩多姿。

养鬼当然要喂血,不过说真的,这年代到底还有谁会咬破自己的手指去滴血呢?当然要用美工刀啦,每到下课时间就看到大家用美工刀在割手指,还有人嫌美工刀割出的伤口太长,于是改良用圆规去刺手,伤口小却深,可以挤出的血量也不少。

班会时间好学生林俊宏又举手了:“虽然喂血是养鬼的基本义务,不过大家每天割手指,会让写作业写考卷不太方便,我提议,从今以后每天都由值日生负责割手指,由值日生统一喂血怎么样?”

大家鼓掌通过,然后教室的玻璃一起震碎,全班不禁哈哈大笑。

从此就由值日生负责割自己的手指,每一节下课的时候,大家就把瓶瓶罐罐摆在桌上,让手指飙血的值日生一边走,一边将血滴在上面。

老实说不当值日生的时候都觉得这个制度太棒了,等我自己当值日生那天才觉得很干,因为每节下课都要一鼓作气喂四十九只鬼,手指都挤到超痛,偶尔还要临时补刀。

我计算过平均每一节课都会用掉一只手指,一整天下来,十只手指都挤到变紫色了,还干干的,上厕所的时候连握一下老二都会发抖。

这样下去,真的应该考虑在当值日生那天请病假啊……

3

轮到杨巅峰当值日生那一天,杨巅峰在早自修的时候临时发动紧急班会。

“紧急班会?以前没有过紧急班会这种事啊?”大家议论纷纷。

“因为以前没有过紧急事故,所以当然不会有紧急班会这种事啊。”杨巅峰解释。

“对耶!”大家一致表示赞同。

“首先,我要先感谢大家,为了在大热天还保有学习的品质,前些日子大家齐心合力养了很多小鬼,让教室里充满了怡人的徐徐阴风,谢谢,谢谢大家。”

全班鼓掌,阴风徐徐。

“不过这阵子我观察到当值日生的同学,到了放学的时候,一天下来十只手指都挤得又干又瘪,让我感到十分痛心。这点相信每一个当过值日生的同学都可以感同身受,辛苦了,辛苦了每一个当过值日生的同学。”

全班鼓掌,阴气逼人。

“在我们永远敬爱的班长哈棒老大的领导下,我们选出了学艺股长、风纪股长、卫生股长、体育股长,以及总务股长,都是为班上尽心尽力服务的优秀同学,替大家解决了不少问题。让我们一起为哈棒老大,以及这些干部同学鼓掌好吗!”

全班鼓掌,温度瞬间陡降三度。

“而现在,为了因应养小鬼而产生的全新喂血问题,我提议,大家一起选出一个新干部,也就是万年值日生。万年值日生,顾名思义……就是万年值日生,由他负责每天喂血给所有的鬼,直到毕业为止,这样其他同学就可以专心上课,努力用功读书,在将来成为国家社会的中流砥柱,不知道大家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这时全班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杨巅峰的临时提议,不,是根本就不知道奸诈的杨巅峰脑袋里装了什么诡计,要大费周章地花那么多废话来铺陈。

“反正你今天是值日生!你先当完再说啦!”小电在底下呛声。

“不急!不急!服务同学这种事我当然是乐意去做的,不过我对万年值日生有两个建议人选,大家不妨先听听我的提案好吗!”杨巅峰从容不迫地说道:“首先呢,大家不妨回忆一下,原本每个人下课都在割手指喂自己的小鬼,喂得好好的,到底是谁提出由值日生统一喂血,害得每个轮到当值日生的同学产生十指疼痛、头晕贫血、上厕所扶不起老二的问题呢?”

大家看向林俊宏,林俊宏咬牙切齿地看着杨巅峰。

“是的,就是林俊宏同学。”杨巅峰微抓着讲台两端,微笑:“在万年值日生这个职务上我第一个想提名的,就是这个制度的始作俑者,林俊宏同学。”

“你说什么!你根本就是冲着我来的!”林俊宏站起来,指着杨巅峰大骂。

“林俊宏同学请不要误会,表面上万年值日生是一个屎缺,实际上是一个无比荣耀的职位,我是因为尊敬你才提名你的。因为,我考虑到既然以后都要由一个人统一喂血,那个人的血就必须是高品质的超级好血,鬼才会高高兴兴地被我们养来当冷气。各位同学应该同意吧?”

“同意!”大家点头。

“那请问各位同学,王国同学可以拥有这份荣耀吗?”杨巅峰看向王国。

王国欣喜不已,居然举手欢唿。

“怎么可以用智障的血喂鬼!鬼会变笨!”我第一个反对。

“对!白痴的血不能用!”大家齐声反对。

“又请问各位同学,在身体里饲养蛔虫的林美华同学呢?”杨巅峰微笑。

“太高调了!”王国将刚刚的愤怒暴发出来。

“虚伪!”就连美华的好友小电也生气了。

“否决!”所有人都拍桌了。

美华又大哭了:“我想养的真的是蛲虫啊!”

哭个屁,反对的声音此起彼落。

“继续请问各位同学,肥婆那油腻腻的血适合拿来喂鬼吗?”杨巅峰叹气。

“恶心!”

“干我要吐了!”

“脏!”

“D!I!R!T!Y!DIRTY!”

“鬼又不是猪!”

大家疯狂反对,同时还刮起好大一阵阴风,气得肥婆全身肥肉都在颤抖。

“所以了,我相信全班只有一个人的血,品质比起林俊宏同学的血也不遑多让,因此我第二个要提名担任万年值日生职位的人就是——”杨巅峰高深莫测地一笑:“哈棒老大!”

全班同学都吓疯了。

要……要……要哈棒老大担任万年值日生?

好几个瓶瓶罐罐在那一瞬间都震出了裂缝。

不知道杨巅峰是哪来的疯狂念头,仿佛嫌自己活太久了地继续说下去。

“哈棒老大的血,富含了魅力、暴力、权力、以及举世无双的霸气,跟林俊宏同学可说是一文一武,各有千秋,用他们的血来喂鬼,鬼一定长的非常乖顺又聪明。林俊宏同学,哈棒老大亲自出马跟你一起角逐万年值日生这个职位,你还觉得这是一个屎缺吗?”

林俊宏表情极为呆滞,好像在半夜看到冰山的铁达尼号水手,根本无法反应。

此时全班同学都没有人敢回头看一下坐在教室最后面牛皮沙发上的哈棒老大,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只觉得一个弄不好,等一下大家都别想活着去升旗。

“既然林俊宏同学也不反对,那么我们就来投票吧。”杨巅峰面目狰狞地笑了:“赞成由哈棒老大担任万年值日生,每节下课都割手指滴血喂大家一起养的鬼,割到十根手指头连铅笔都拿不起来,割到每天心情都超火大的同学,请举手?”

别说没有人敢举手,大家害怕到连屁眼都开始抽筋了。

“那,赞成由林俊宏同学担任万年……”

杨巅峰还没讲完,全班同学都将双手举得高高,还有人站到桌子上举手,就连目光呆滞的林俊宏也虚弱地举起他的手,摇摇晃晃地好像随时都会昏过去。

此时阴风大作,吹得所有人都狂打喷嚏。

“那我们一起鼓掌通过!”杨巅峰用力拍手。

全班掌声如雷,不禁佩服杨巅峰把这个超级屎缺扔给林俊宏的嘴炮功夫。

就这样了。

从那天起,林俊宏每天都过得毫无血色的人生。

每节下课两眼无神的林俊宏都在割手指,割一割,滴一滴,滴到没血了,就去跑走廊几趟让血管恢复弹性,再回教室继续挤,挤,挤挤挤挤挤,像挤牙膏一样挤血。

偶尔林俊宏在跑走廊的时候被阴风吹倒了,把鼻子跌出血来,林俊宏就会赶紧跑回教室,用他不断喷出的鼻血喂小鬼,好像在表演特技,真是好玩。

为了表达我们对林俊宏最低程度的同情,我们同意用班费购买一箱七七乳加巧克力跟一大箱王子面,让林俊宏随时随地补充热量,维持他不幸的生命,要不然林俊宏万一血流太多死掉了,我们还得推选另一个同学担任万年值日生,除了哈棒老大之外大家都有危险当选,岂不是很不妙。

林俊宏一定不能死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哈棒传奇之继续哈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韩流青春 哈棒传奇之继续哈棒
上一章下一章

养小鬼

50%
目录
共1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