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15章

“弗莱切女士,”方丹问道,“你来解释一下吧。”

苏珊注视着这组字母,突然大笑起来:“戴维,我太惊奇了!”

戴维冲着监视屏上的苏珊眨了眨眼,说道:“尤利乌斯·恺撒再度出击。”

米奇一脸迷惑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这是恺撒方阵,”苏珊眉开眼笑地说,“远诚友加给我们送了个信。从上往下重新排列!要竖向看!尤利乌斯·恺撒就是用这种方式传送密码的!他用的字母个数总是完全平方数!”

“排好了!”草志喊道。所有人看着投影墙上那行重新排列的字母。PRIMEDIFFERENCEBETWEENELEMENTSRESOPNSIBLEFORHIROSHIMAANDNAGASAKI“插入空格,”苏珊下令道,“我们要解开这个谜团。”

“最后一道防线遭到攻击!”

示意图上,具有穿透性的黑线吞噬着最后一道防线,向着数据中心发起了猛攻。此刻,四处游荡的黑客们正从世界各地涌来。数目每分钟都在双倍地增加。

指挥台上的人都琢磨着这条信息。

PRIMEDIFFERENCEBE-TWEENELEMENTSRESPONSIBLEFORHIROSHIMAANDNAGASAKI(广岛和长崎原子弹轰炸的最主要差别)

“是不是指战斗力量?”布林克霍夫提议,“伤亡人数?经济损失?”

“我们要找的是个确切数字,”苏珊提醒道,“估计的损失值偏差太大。

三千英里之外,贝克眼前一亮。“因素!”他惊叫。“友加这是在玩猜字游戏!‘elements(可以指“因素”,“元素”)’这个词有很多种意思!他这是在说化学元素———不是社会政治因素!这两颗原子弹使用了不同的可裂变物质———不同的元素!”

草志一拍手,喊道:“对啊!这两颗原子弹一个用的是铀,另一个用的是钚!这是两种不同的元素!”

“铀和钚!”杰巴兴奋地叫着,顿时感到有了希望,转身面对自己的工作大军。“铀和钚的差别!有谁知道是什么?”大家面面相觑。

苏珊转身问草志:“这里有浏览器吗?”草志点点头。苏珊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来吧,我们去网上冲浪。”

最后一道防线已经岌岌可危。

苏珊和草志盯着上网搜索的结果。“这里有六百四十七条与铀、钚和原子弹相关的信息。感觉这个就是了。”

草志打开链接,找到文件的目录。

“第二章!”苏珊大声叫道,“铀与钚!快找!”

草志找到那部分内容。苏珊迅速地扫了一眼那些数据。

“一个数字,”杰巴提醒道,“我们要找的是数字。”

苏珊又看了一遍友加留下的那条信息。两种元素之间的主要差别……我们要的是个数字……“等一下!”她说道,“‘difference(difference用作数学问题中指“差额,差”。下文的prime可以指数学问题中的“素数”)’有多种含义。这是友加出的另一个字谜———‘difference’在这里的意思是‘差额’。”

“对!”屏幕上传来贝克的赞同声,“实际上,这个线索说的是素数差额,不是主要差别。”

饩浠傲⒖桃鹆怂丈旱淖⒁狻!八厥彼校矶越馨退担骸懊苈胧歉鏊厥≌馔耆档猛ǎ?

杰巴立刻意识到苏珊说得没错。素数除了数字1和自身之外没有其他因数。这样,计算机就不可能通过树形因式分解而破解出密码,所以,在编写密码的过程中,素数非常有用。

草志插进了一句话:“对!完全正确!素数在日本文化中非常重要!”

“即使密码就是个素数,那又怎么样呢!可能性太多了。”杰巴痛苦地叫道。房间的后面传来一声大叫:“两分钟警告!”

苏珊隐隐觉得他们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我们能找出密码!”她按捺住自己的紧张情绪说道,“在铀与钚的所有差别中,我敢说只有一个是可以用素数来表示的!这是我们最后的线索。我们要找的数字是个素数!”

“开始吧,”方丹命令道。示意图上,最后一道防火墙此时已薄得跟蛋壳一样了。

“嗳……伙计们?还记得我说过,投到长崎的原子弹是钚原子弹吗?”

“记得。”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

“唉……看来我犯了个错误。”草志指了指屏幕。

……一般人都误以为投到长崎的原子弹是钚原子弹。事实上,这颗原子弹使用的物质是铀,和投到广岛的那颗是姐妹原子弹。

“可是———”苏珊急促地问道,“如果两种元素都是铀的话,我们还怎么找出二者的差别呢?”

“说不定是友加犯了个错,”方丹大胆地猜测,“也许他不知道两颗原子弹是一样的。”

“绝不可能。”苏珊叹息道,“就是那些炸弹使他变成残疾的。这些他肯定知道得一清二楚。”

草志大声地念道:“……投到长崎的原子弹使用的物质是铀的一种同位素铀238,这种同位素是人工制造的,中子数量饱和。”

“238?”苏珊惊叫道,“我们刚才不是看到,说投到广岛的原子弹使用的是铀的另一种同位素吗?”

“这两种同位素有什么不一样?”方丹问道。

“还有四十五秒!”一个声音大叫道。最后一道防线几乎要看不见了。

“在这儿!”草志指向显示屏,“快看!”

“……两颗原子弹使用了不同的可裂变材料……除了在重量上存在细小的差别之外,完全一样。”

“原子量!”杰巴兴奋地叫道,“就是它!原子量就是它们唯一的差别!这就是密码!”草志向前拉动页面。“就在那儿!”杰巴叫道,“这就是它们的重量!”

“还有三十秒!”

“开始吧,”方丹轻声说道,“做减法。抓紧时间。”杰巴手握计数器,开始输入那些数字。

“星号是什么?”苏珊问道,“数字后面有个星号!这里有个脚注。”

那行微小的脚注是这样写的:

误差范围为12%。各个实验室公布的数字有所不同。

“最后的防线马上被攻破!”一位技术员喊道。

示意图上,大量黑线围绕在防线四周,数百条线路等着连进来。屏幕右侧显示的是远诚友加。那些记录了他生命最后时刻的画面在不停地循环播放着。友加一而再、再而三地伸出手指,把戒指伸到众人眼前。他想要说话,但呼吸不畅说不出来,然后他伸出那只畸形的手……

“那伙入侵者快要攻进来了!”

屏幕的中央,最后一线防火墙几乎要消失了。大量的黑色线条围绕在圆心周围,变成一个不透光的,跳动着的黑团。

“十秒计时!”

苏珊一直盯着画面上的友加。绝望的表情,懊悔的神情。

头顶的屏幕上,戴维陷入了沉思。“差别,”他一直在对着自己咕哝,“铀238与铀235的差别。应该是一个简单的差别。”

一位技术员开始倒计时了。“五!四!三!”

就在那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里,这个声音就传到了西班牙。三……三。

戴维仿佛又被眩晕手枪击中了一样。三……三……三。238减去235!差就是3!他朝麦克风伸出手去……

就在那一刻,苏珊盯着友加伸出去的手指。突然,透过那枚戒指,她看到了远诚友加的手指。那正是三根手指。原来根本就不关戒指的事。友加不是在告诉他们什么,而是在展示给他们看。他这是在讲述自己的秘密,祈望有人能理解这一点……祈祷这个秘密能够及时地传达给国安局。

“3。”苏珊吃惊地小声说道。“是3!”贝克从西班牙喊道。

“我们完蛋了!”一位技术员尖叫。示意图开始狂乱地闪烁着,团团的黑线涌向了圆心。头顶的警报突然响了起来。“机密泄露!”

苏珊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的未婚夫。头顶上再次爆发出他的喊声。

“3!235与238的差是3!”所有人都抬头望着他。

“密码是3!”苏珊指向屏幕。那三根手指在塞维利亚的阳光下拼命地晃动着。

“3是素数!”草志不由地说道,“3是个素数!”

方丹茫然地问道:“会那么简单吗?”

“机密泄露!”一位技术员高声叫道,“数据库就快完了!”

指挥台上,大家同时朝那台计算机扑去———苏珊一下子击中了键盘。每个人都转过身面向投影墙。

输入密码?3“确定!”方丹命令道,“马上确定!”

苏珊屏住呼吸,手指点在了“回车键”上。计算机“嘀”地响了一声。

密码已确认

头顶的示意图上,五道防火墙中的第一道正在复原。袭击数据中心的黑色线条立刻就被切断了。第二道防火墙随之再现了……然后是第三道。片刻之后,过滤器全部再现。数据库平安无事了。房间内爆发出了一阵呼声,技术员们拥抱着,庆祝他们的胜利。

“杰巴,”方丹问道,“他们窃取了多少信息?”

“很少,”杰巴一边查看电脑信息一边回答,“很少一部分。而且全都不完整。”

方丹慢慢地点点头,环顾四周寻找苏珊,可她已向房间前面走去。在面前的墙壁上,戴维的脸填满了整个屏幕。

“嗨,干得真漂亮。”他微笑着说。

苏珊醒来的时候,阳光明媚。戴维正默默地凝望着她。

戴维掏出一样小东西,说道:“我有东西给你。”他拉过苏珊的手,把一样东西戴到她的手指上。

这是一枚白金戒指,上面还镶着一粒闪闪发光的钻石。

“你愿意嫁给我吗?”

德源昭高站在大阪的海关办公室内,注视着那个骨灰盒,他悔不当初。

海关官员给了他一个信封,里面是婴儿的收养证明与出生档案。“你是这孩子唯一健在的亲人,我们费了很多周折终于找到你了。”

三十二年前那个淫雨霏霏的夜晚,他遗弃了他那身体有缺陷的儿子与生命垂危的妻子。

随证件附上的是一枚金戒指。当年,他抛弃了自己唯一的儿子;如今,残酷的命运让他们这样团聚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数字城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数字城堡 数字城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