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麻烦的转校生

第二章 麻烦的转校生

看台上坐无虚席,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

观众拉开了红色的横幅,举起了白色的牌子,比赛还没正式开始,我就已经闻到了一股硝烟的味道。

猥琐男拿着话筒站到了场中央,对着观众席说起开场词:“谢谢大家来观看今天的比赛,这次的棒球赛是我们圣罗依高中和青川高中的友谊赛,欢迎青川高中的各位同学来到我们圣罗依高中!”

尘土飞扬的球场上,对面排列整齐的青川队用眼神向我们队攻击,队员们一致回了过去,两支队伍用眼神互相撕杀着。我打了个寒噤,这哪里是友谊赛的气愤啊!

猥琐男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继续说:“现在由我来介绍今天的评审,第一位是我们圣罗依高中的校长!”

一片掌声中,校长乐呵呵地走到了评审台,向大家挥了挥手,然后坐下。

“第二位是青川高中的校长!”

青川高中的校长在我们学校的校长旁边坐下,两人别有意味地对望了一眼,全都是自信满满胜券在握的样子。

“最后一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会长——崔神义!”

崔神义依旧是一身白色制服,千年不变的大便脸,几乎所有女人都含情脉脉地凝视着他,但他不为所动冷冷地走到评审台坐下。

还是一样的拽……

“啊——”

蓦地,一个尖叫声从对面队伍发出。

所有人都寻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棒球服的红发少男冲出青川队的队伍,一把夺过猥琐男手中的话筒指着评审台大吼:“崔、神、义——你这个王八蛋!”

这不是尹龙一吗!原来他是青川队的队员!不过他为什么骂崔神义是王八蛋?他们认识吗?

一个个问题就像爆米花一样在我脑袋里爆开。

只见崔神义冷着脸,端坐在评审台前,仿佛没有听到尹龙一的话似的。

观众开始窃窃私语,两位校长额头挂着冷汗。

尹龙一被他的态度惹毛了,开始破口大骂:“崔神义你个小人!你个混蛋!你个胆小鬼!”

话筒发出嗡嗡的刺耳鸣音,听得我牙齿发酸。

为什么尹龙一那么痛恨崔神义呀?难不成他们有什么血海深仇!

“尹龙一你怎么在这里啊?干什么骂我们会长!把话筒还给我!”猥琐男上前抢他的话筒,尹龙一猛然放手,猥琐男抱着话筒仰面倒在地上,就像一只被硬翻过来的乌龟,引得全场爆笑。

尹龙一看都没看他一眼,飞快地蹿到了评审台,动作敏捷得像只猴子,所有人瞠目结舌。

只见他一把拽住崔神义的衣领,将他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崔神义蹙起眉,似乎有一点不悦,而尹龙一则是悲喜交加的复杂表情。

观众们都开始议论纷纷。“这个人是谁啊?”

“尹龙一认识圣罗依高中的人吗?”

“他们什么关系啊?”

“……好像关系很紧张啊!”

……

“崔神义——你让我好找啊!”尹龙一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一脸委屈,语气哽咽,眼角居然还闪烁着点点泪光,“你,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他凄然说道。

“是你自己笨。”崔神义冷冷地说了一句。

闻言,尹龙一咬牙切齿地攥紧拳头:“你今天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要甩了我?为什么躲着我?”

他的一段悲泣的表白让观众都骚动了起来——

“他们什么关系啊,不会是那个吧!”

“尹龙一被甩了?”

“不要啊,崔神义可是我的白马王子啊!”

“尹龙一我喜欢你,你还有我!”

……

一群人揪着胸口,表情痛苦至极。

……气氛似乎有点诡异。

……呃……似乎进入了儿童不宜的阶段。

“你很烦。”崔神义如寒星般的眸子瞥了尹龙一一眼,然后冷冷地撇开头。和尹龙一比起来,他的反应显得有点冷淡。

难道真的是崔神义始乱终弃,抛弃了尹龙一?!

崔神义的举动立刻又引起了另外一波议论。

“原来是尹龙一一相情愿啊!”

“他怎么会有这种嗜好啊!”

“怎么会这样,我喜欢你啊尹龙一!”

“不过崔神义真无情!”

……

这什么和什么啊,我怎么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你这个胆小鬼!打不过我就想逃,还修改了志愿说要考青川,结果跑到圣罗依来,害我一个考到了青川那个鸟不拉屎的学校!你知道那学校有多远吗,乘车过去要三个小时,害我只好住校,而且那里除了一所学校连家超市都没有,我仿佛被丢到了山区!”尹龙一越说越咬牙切齿,“你这只狡猾的狐狸!还好老天有眼,让我终于找到了你,我要报你打断我门牙的仇,你受死吧!”

尹龙一刚要一拳打上去就被连滚带爬冲上台的猥琐男拉住:“尹龙一,不准你对我们会长无理!”

“放开我!我要报仇!”尹龙一一把甩开他,猥琐男飞了出去。

可是他很快又挣扎着爬了起来,朝尹龙一大声说:“你幼儿园被会长打断牙齿的仇都报了十二年了!”

猥琐男的话引起观众一阵哄然大笑,尹龙一涨红了脸恼羞成怒。

那些心碎的尹迷和崔迷也终于活了过来。

“还好他们不是那种关系啊!”

“吓死我了!”

“我的会长,你永远是我的白马王子!”

“我的龙一,你永远是我的最爱!”

……

我却是有一股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会不好过……

在我神游时,童彤拉着我的袖子说:“这下糟了,他们这样吵下去还怎么比赛啊!”

“是哦!”我差点忘了,今天是棒球比赛不是他们俩的对决,“那怎么办啊?”

“你快去阻止他们吧!”童童用力一把拽住我。

“为什么是我!”我大叫,为什么倒霉的事总是轮到我,我才不要去当炮灰。

“我叫你去就去啊,话怎么这么多!”童童不耐烦地扬了扬拳头,威胁意味十足。

“可是……”我犹犹豫豫,不敢向前。我有什么能力去阻止他们两个啊!

“你倒是给我去啊!”童童一脚踢向我的屁股,我在冲力下往前冲了一大段,还差点当众跌了个狗吃屎。

我慢吞吞地朝评审台上那两个剑拔弩张的身影走去,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过去不会变炮灰吧……我能不能不去呢……

我回头看了看童童,希望她能突发善心饶了我。

可是童童恶狠狠地瞪着,朝我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呜呜呜……我死定了!

硬着头皮走到评审台,看到此刻的场面我是如此的格格不入,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死就死把,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掏出尹龙一给我的吊牌,朝他们俩大喊:“停一下!尹龙一,我有事找你帮忙!——”

两人听到我的声音停了下来,一起转头望向我,观众席和赛场上的所有人也都望着我。

一瞬间我成了全场焦点。

无数双好奇的眼睛盯着我,我有种坐如针毡的感觉,头皮发麻脚也有点哆嗦。

尹龙一看到我突然出现,还有事找他帮忙,非常的困惑。他抓了抓凌乱不急的红发,表情非常困扰:“香肠妹,什么事呀?我现在很忙耶。你前面还说没什么事,怎么才过了一会就出事了,你还真会惹祸!”

拜托!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叫我香肠妹,很坍台的。

“你,你说无论什么事,你都会帮我的,这话算数吗?”我把吊牌展示在他面前,“你说只要拿这这个来找你,你就会帮我的!”

我听到球场上的青川队队员全都惊讶地议论纷纷。

“那不是尹龙家族的家徽吗,怎么会在她手里?”

“她是谁?龙哥居然会把家徽送给她!”

……

尹龙家族?家徽?什么东东?他们在说我手里的吊牌吗?我一头雾水,感觉手里的吊牌似乎是件很重要的东西。

“我尹龙一一言九鼎!说吧你要我帮你什么忙?”尹龙一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凛然说道。

居然真的有用,我咽了口口水继续说:“我要你暂时放下个人恩怨,让比赛进行下去。”

我看到尹龙一的眉毛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似乎对我的要求非常的无语。

他望着我抿嘴不语,我的心怦怦直跳。

全场的观众和球场的球员也都很安静,仿佛跟我一样在等待尹龙一的回答。

只见尹龙一沉默了半晌,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望着我大声说:“好,我答应你!”

呼……

我暗暗松了口气,顿时如释负重。吓死我了……

“死狐狸!今天算你运气好!”尹龙一扭过头,指着崔神义不甘心地说,“不过你要记住,我一定会找你报仇的!你就等死吧!”

崔神义冷冷地哼了一声,不以为然。

气得尹龙一气得咬牙切齿,却又碍于才刚刚答应我不打架,所以不好出手,只能干瞪着一双快要暴出的眼珠,不停用眼神攻击崔神义。恨不得用目光杀死他。

这时,校长拿起话筒,清了清嗓子说:“今天的比赛不如让崔神义同学也参加吧,我想大家一定想看看是这位尹龙一同学比较厉害,还是崔神义同学比较厉害吧!呵呵呵呵!”

不会吧!

我才刚让他们俩歇站,他居然又挑起战争!

校长是不是嫌天下太太平了呀!

可是校长的提议却赢得了所有人的热烈响应,观众席一片火热,所有人开始为各自支持的一方加油。

校长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青川高中的校长,两人的眼神在半空抨击,仿佛能看到火花。

我打了个寒噤,怎么感觉这两位校长的关系和尹龙一崔神义俩如出一辙呢……

“啊哈哈哈哈!”尹龙一插着腰,得意地哈哈大笑,“我可是青川的‘光速快手’,我看你今天怎么死在我手里!”

他一只手用力握紧,仿佛要把面前的崔神义捏碎。

“笨蛋。”崔神义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屑到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尹龙一顿时气得直跳脚:“死狐狸!你少得意,一会我要你出尽洋相!我要用我的‘光速快球’秒杀你,看你被砸成猪头的样子!”

像水彩般鲜艳的天空寂静而空旷。

球场上,尹龙一握着球,眼神如一把利箭直射向崔神义。崔神义已经换上了白色球服,手里握着球棒,身子笔直,面无表情。

四下鸦雀无声,大家小心翼翼地咽着唾沫,望着球场个个又紧张又激动。

风很静,气氛一触即发。

“死狐狸!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光速快球’,做好心理准备了,等下不要输得哭鼻子叫妈妈!”尹龙一指着崔神义骄傲得大吼大叫。

“哼。”崔神义不屑地从鼻子里哼哼一声,气得尹龙一在那边直跺脚。

“死狐狸,你不要得意!”尹龙一抬起左腿,手臂在半空划了道优美的弧线。水晶般闪耀的汗水从他额头洒落,球划破气流像颗子弹般射出,凌厉得让人心惊肉跳。

“呯!”

只见崔神义轻松地一挥球杆,准确无误地打中了球。尹龙一两个眼睛瞪得像乒乓球那么大,“砰”的一声,崔神义打回来的球像陨石一样砸在他脑门上,尹龙一连叫都来不及叫一声,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一定很痛吧……我用手遮住了眼睛,不忍心看尹龙一凄惨的模样。

青川的捕手瞠目结舌地站在原地,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崔神义放下球杆,刚才那一击轻松得仿佛只是抬抬手。

此人真可怕……看来以后少惹他为妙……

我在心中得出这么个结论。

“死狐狸!你故意的!”尹龙一复活似的跳了起来,抹着鼻血指着崔神义暴跳如雷。

崔神义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就像是在看一只耍戏的猴子似的,懒得理会。

尹龙一咬着牙一,脸不服输的表情。

可是……第二球全垒打,第三球依旧全垒打……仿佛是一个无法改变的定律。

崔神义出色的球技,让我们这些队员都无用武之地。

KAO!风头都被他出尽了,我们不如回家睡觉去好了。

我在一旁悠哉游哉地掏着耳朵,真想搬张椅子来,坐着慢慢观战。

望着清清爽爽连汗都没有出一滴的崔神义,尹龙一开始心浮气燥,额头上的汗啪嗒啪嗒掉在地上。

“龙,龙哥……”一旁的队员颤着手小心翼翼地递上手帕。

“滚开!”尹龙一烦躁的一把推开他,眼睛狠狠地瞪着崔神义,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可惜一百年都是一张冰山脸的崔神义,仿佛任何事都不会让他动摇,这使得尹龙一的气势又被活活地压回去了几分。

换场。

这次换崔神义投球,尹龙一接球。

尹龙一吃了一次亏变得特别谨慎,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崔神义手里的球,恨不得像胶水一样粘在上面。

我压了压脸上的面罩,举着戴着手套的手,咽着口水紧张地望着崔神义,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

全场鸦雀无声。

崔神义转了转手腕,抬腿用里扔出球——球向一把冰箭一样冷俊急速的射来,尹龙一大叫一声准却无误地击中球。

KAO!你们都表现那么好,我是做装饰的呀!我气愤地放下手套。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当太阳落到地平线,紫红色的雾遏弥漫开来时哨声响起,比赛宣告结束。

望着记分牌圣罗依发出一声掀翻天的欢呼,我们队以一分优势获胜!

尹龙一一把拽起裁判的衣襟恼羞成怒地大吼:“怎么会这样!你是不是被圣罗依收买了啊!”

“没,没有,这场比赛是很公证的……”裁判吓得结结巴巴,全身直打哆嗦。

“公证个狗P!”尹龙一挥起拳头眼看着就要打揍下去,一旁的队员立刻上前阻止。

“龙哥不要这样!”

“哼!”他一把放开裁判,瞪向崔神义,恶狠狠地说,“今天算你运气好,不过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我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说完他就带着队员离开,夕阳下挺直的背影像匹狼般倔强而孤傲。

比赛结束后我们来到学校附近的餐厅开庆功会,一群人喝着酒兴致勃勃地聊着先前的比赛。

猥琐男拿着麦克风站在台上大声说:“今天的比赛为什么会胜利,因为有我们会长,会长过人的头脑和高超的球技让青川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我们一起为会长干杯!”

“干杯!”

众人一致举起酒杯。

看着马屁精把崔神义夸得天上地下的。

哼!不过是个眼里只有自己的自大狂,有什么好崇拜的,低俗。

我郁闷地一个人喝着杯子里的饮料。

只见男主角冷冷地依着门廊站在夜色下,面无表情的喝着酒。额前的刘海掉了下来盖住了眼睛,好像在想心事。

月光把他深邃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嘁!赢了比赛他还装什么深沉,别人在为他庆祝,他倒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坐到一边无聊地喝着饮料,心里却担心起尹龙一来。

不知道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输掉了比赛一点很不开心吧……

想着我就往口袋摸去……可是口袋空无一物。

吊牌呢!我紧张地把口袋翻了个遍,但就是没有看到。

糟了!掉哪了……

我放下杯子,在会场中仔细寻找着。

那个好像是很重要的东西,要是掉了我怎么和尹龙一交代啊!

这时,我感觉门廊边闪过一道银光,转过头看到崔神义举着一块银色吊牌在眼前凝视着。银色的光在他大理石般坚毅的脸上晃荡。

那不是我的吊牌吗!

我跑过去对他说:“这是我的,还给我!”

他没有还给我,反到转过脸问我:“你怎么和他认识的?”

真是个多管闲事的人,看他平时不是这么鸡婆的人呀,今天是不是喝多了呀。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快还给我!”我生气地说,伸出手去抢吊牌。

“你不说我就不还给你。”他收回手把银牌攥在手心里。

我气鼓鼓地瞪着他冷俊的脸,不情愿地回答:“那天他在海边被人追打我救了他,就这么认识的。”

他低着头,打量着手里的吊牌,并没有还给我的意思。

“我告诉你了现在可以还给我了吗!”我朝他伸出手,不悦地说道。

他抬起头,望着我不说话,目光如子夜般深邃,让我一瞬间失了神。

这时,大厅一阵喧哗。

童童喝得满脸通红,摇摇晃晃地爬到舞台上,拿起麦克风大喊:“现在我为大家唱歌,鼓掌!”

然后她就真的拉开嗓门放声大唱,“我是世界最强,我是无敌美女,我的身材最棒,我的球技更棒,我是圣罗依第一!”

服务员跑到舞台边惊慌失措地说:“客人请下来,你这样会影响其他客人的!”

猥琐男也喝高了拔起旁边花盆里的一棵树,刹有其事地当做吉他弹,“会长会长我崇拜你,噔噔噔噔!——”

“啊!——”服务员尖叫,“这是店长最钟爱的树,客人请还给我,不然我要被店长杀掉的!——”

猥琐男不理会他,爬上桌子和童童一唱一弹,两人陶醉地鬼哭狼吼。

其他客人都堵着自己的耳朵,有的客人不满的大叫:“这样叫我们怎么吃饭啊!”

服务员边道歉边向猥琐男和童童求饶:“大爷啊,姑奶奶啊——算我求求你们了快下来吧!”

童童一脚踩在他头顶,咯咯大笑:“白雁,你看一只蛤蟆在说话!”

猥琐男打了个酒嗝说:“蛤蟆会说话,那让蛤蟆和我们一起唱歌!”

童童闻言就把服务员一把拎上了台,然后拿起另外一个麦克风塞进服务员手里。

服务员两眼泪汪汪,拿着麦克风瑟瑟发抖。

我们额头都挂下了一大滴汗。

“Ladiesandgentlemen!”童童高声宣布,“现在我们有请史上最强的蛤蟆先生给我们献唱!”

服务员拿着麦克风满头大汗:“我,这次肯定要被店长开除了!”

童童拍了他后脑袋一下,不耐烦大吼:“还不快唱!”

我们满头黑线,对服务员深表同情。

服务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把一首欢快的歌唱得像首丧歌。

崔神义看不下去,转身欲要去阻止,我立刻从他手里夺过吊牌。他转过头望着我,我向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哼!自大狂,多事鬼!

他也顾不得我连忙奔上舞台拉着猥琐男,我也连忙跑上台去拉童童。

猥琐男看到他高兴得咯咯傻笑:“会长我要给你唱首歌,会长!会长!我最崇拜你,你是我的阳光,你照耀了我照耀了圣罗依!”

“好了,白雁你喝多了,我们回去吧!”

童童边唱还边拿着一大瓶红酒往嘴里灌,我抢过她手里的瓶子,受不了地说:“你不要喝了,你已经醉了!”

“不,我今天高兴,我要喝!”童童伸出手和我抢酒瓶,我们一拉二扯,瓶里的酒从洒了出去。

我拽着酒瓶回过头,看到崔神义洁白的制服上流淌着红酒,红艳艳的一大片好是醒目。

糟糕!

好似不死怎么泼到了这个惹不起的人物身上……

我有种大祸临头地感觉。

“啊!”猥琐男指着我大叫,“你用红酒泼会长,你知道这套制服多贵吗,这可是请高级服装店定做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无辜地瘪了瘪嘴。再贵又怎么样,洗洗不就干净了吗……

“啊!会长!”猥琐男掏出手帕拼命地擦着崔神义衣服上的红酒,那着急的样子好像我在蒙娜丽沙的微笑的画上泼了红酒似的。

嘁!

有这么严重吗。

崔神义却满不在乎地摆摆手说:“算了,没关系。”

就是,不过是件破制服,弄得崔神义像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似的。

不过这一泼终于让两个醉鬼清醒了过来,没多久庆功会结束我们也各自回了家。

第二天早晨醒来,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情很郁闷。

怎么才睡了一觉鼻子上就冒出了一颗小痘痘呢,笔直的头发总是瘪瘪地耷拉在头顶,使脸看上去有点圆,还好眼睛长得大,不然别人以为是张面饼。

我用力挤着脸颊两边的肉,要是自己是瓜子脸那该多好啊。哎呀,我的腰怎么粗了一圈呢!

唉……

没时间叹气了,看了眼时钟我拿起书包出了门。

晨雾还没有完全散开,空气中如粉末的水珠带着清新的草香。

这所古老的学校种植着各种年岁久远的树,浓重的绿色遮云蔽日,带着一份古典的文化气息,让在身在其中整颗心就能沉静下来,炎炎夏日的烦躁在这里烟消云散。古老的教学楼透着一股庄严气氛,大理石砌成的墙面,繁复的石雕装饰,浓重的墙面彩绘讲述着古老的传说。学校正中央还有一个钟楼,每当整点就会敲响,低沉的钟声回响在校园的每个角落。

白鸽会从钟楼飞过,这所学校宁静庄严,让人肃然起敬。

刚踏进教室门口我就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就像动物的本能,感觉到危险靠近,我赶紧在教室里搜寻散发危险气息的物体。

呀!他怎么会在这里!

只见尹龙一被一群女生包围,一颗颗的桃心在教室里飞扬。

他看到我向我扬了扬手大喊:“香肠妹!”

所有人都吃惊地望向我。

……真丢脸……为什么他总是叫我香肠妹。

我低着头羞愧地走到自己座位,他扒开人群走了过来。

“好巧啊,我们居然在一个班级!”他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亲昵地搂着我的肩膀,“放心,以后有我罩着你,保证你在学校里混得如鱼得水!”

“啊?一个班级!”我一头雾水,他不是青川高中的吗,难道昨天受了打击秀逗?

“是呀,我转学过来了!”他指了指身上的校服说,“帅吧,比那只死狐狸穿起来帅多了吧!”

黑色的西装校服穿在他身上很贴身,使他看起来更加修长,圣罗依的金色刺绣徽章散发着细腻的光芒。

他不说话时真的很帅呢。

“可……可你为什么突然转过来?”我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黑社会”人物居然和我一个班级,那我接下来的日子不是会很惨!

我感觉他身上的危险气息正一点一点侵蚀着我。

“那当然只有一个目的——报、仇!那个胆小鬼以为能逃出我西区老大的手心,太天真了!我一定要他死无葬身之地!”一说到崔神义他又变得咬牙切齿,握紧的拳头咯咯响。

恶寒……

向崔神义报仇难道他活着的唯一意义?

“香肠妹你会支持我的吧!”尹龙一搂着我的脖子,亲切地问道。

“……嗯。”我敷衍地应了声。

他高兴地猛拍我肩膀一下:“好兄弟,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西区二把手的位置很可能有一天就是你的!”

“呵呵呵……”我才不要当什么二把手,我尴尬地笑了笑,不着痕迹地拿开了尹龙一放在我肩膀上的手,干笑着说,“……那个……我叫尤乐儿,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叫我香肠妹?”

“没问题香肠妹!”他刚说完就连忙张大嘴改口,“尤乐儿!”

“对,呵呵!”我干干地笑了笑,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了。

第一节课尹龙一就不知所踪了,点名的老师气得涨红了脸。

“第一天转学就翘课,真是好大的胆!”老师拍着桌子,气得额头上青筋暴跳。

在打铃前几分钟我看到尹龙一匆匆忙忙地跑出了教室,不知道又去哪里惹祸了。

阳光斜斜的从窗外流泻进来,洒在课桌上暖洋洋的。

从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一排绿树围绕的橘红色橡胶跑道。跑到上上有几个学生在跑步,天空干净得像洗涤过一样,偶尔一声鸟鸣婉转悦耳,在安静的校园里特别嘹亮。

老师在黑板上写着数学公式,教室里只有粉笔划在黑板上的刷刷声。

底下的学生昏昏欲睡,我百无聊赖地在笔记本上画着漫画,不知不觉雪白的纸上就绘出了尹龙一的Q版。

不知道那家伙不上课去哪鬼混了……

“死狐狸!——你给我出来!——”

倏地,一声暴吼从楼下传来,吓得我手里的笔抖了一下,在纸上划出一道斜线。

我好奇地把头探向窗外,看到尹龙一居然站在楼下。

那家伙在干什么?

“死狐狸,你这个胆小鬼,你这只缩头乌龟!”尹龙一指着楼上大喊,嘹亮的声音穿透了寂静的校园。

教室里开始骚乱起来,同学们纷纷探出头望向窗外,老师气得额头青筋暴跳,“啪”得一声掐断了手里的粉笔。

“死狐狸,缩头乌龟,你是不是吓破胆,缩在鬼壳里不敢出来了!啊……”

只见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泼水就当头浇下,尹龙一瞬间变声了落汤鸡。那头冲天怒发也被浇得焉了下去像海藻般狼狈地贴在头皮上,看热闹的人哄然大笑。

他暴跳如雷的指着楼上大骂:“死狐狸,你这阴险小人,不敢出来和我比试就用水浇我,你这是小人行为,要下地狱的!”

可是话才说完又有一泼水当头浇下。已经是湿得不能再湿的他身上不住的淌着水,他僵硬地抹了把脸。

“你等着,我不会饶过你的!”说完他就迅速跳开生怕又有一泼水浇下。可是他计算错误,刚跳开那泼水依旧准确无误地浇在了他头上。他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抹了把脸狼狈地离开。

这场混乱终于也在无名水下告以剧终。

放学后,我正打扫着学生会的走廊,突然感觉地面一阵波动,然后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大有千军万马来袭之势。

我讷讷地抬起头,看到尹龙一涨红着脸满头大汗地跑来。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把抢过我手中的扫把冲进了学生会。

“啊!还我扫把!”我这时才反应过来,追了上去。要是丢了扫把一定会被猥琐男念叨的!

“死狐狸,受死吧!”尹龙一大喊着冲进办公室,可是看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他就楞住了,“咦?人呢?”

“他们有事都出去了,现在学生会就我一个打杂的。”我从他手里把扫把夺了回来。

“香肠妹!”尹龙一惊讶的声音都高了八度。

为什么他老是叫我香肠妹啊……

“你是学生会打杂的?还有这是什么衣服啊?你在玩KOSPLAY?”看着他诡异的笑容我不禁后背发凉,他,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他突然一把搂住我的肩膀,亲热地说:“香肠妹你天天待在学生会知不知道那只死狐狸有什么弱点?”

他整个人挂在我身上,又重又热,我小心翼翼地推开他:“……弱点?我,我不知道,我和他又不熟……”

鬼才知道崔神义有什么弱点,他就像一块冰块,话又少连表情都只有一个,偏偏那么强,就像天神一样强,简直就是毫无破绽嘛!

“你真的不知道吗?”他挑着眉毛,怀疑地睨着我。

“不知道啊……他看不出来有弱点……”在他的目光下,我居然有点心虚。

“怎么可能没有弱点,是人就一定会有弱点!就像我,我的弱点就是太讲意气。”尹龙一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煞有介事地说。

……怎么会有人把自己的弱点告诉别人……

他就这么信任我,不怕我出卖他呀……

“香肠妹!”尹龙一突然一把搂住我,脸凑得很近,他严肃地盯着我说,“我派你去做卧底,《无间道》你看过吗?”

关《无间道》什么事呀!

“看过又怎么样?”我不明所以地望着他。

“知道卧底怎么做吗?”尹龙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要一直注意着他,把他的弱点找出来,然后回报给我,知道吗?”

他逼人的气息,威胁的眼神,让我连连点头,不敢说个不字。

“好!”他猛拍我的背,我被拍得咳了两下,他高兴得大笑,“如果你能把他的弱点找出来,那我就让你当西区二把手!哈哈哈!”

咳咳咳……我才不想当什么西区副老大,你只要少来找给我找麻烦我就很开心了。

尹龙一的话让我开始注意崔神义的作息时间,可是我发现他每天准时上学,放学后准时来到学生会办公室,做任何事都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大家对他都很恭敬,他沉着冷静,整天一张扑克脸,不笑也不怒,喜欢喝红茶。他简直就像一只不会出差错的时钟,每天在自己的生命轨迹上行走,这样的人怎么看都没有弱点。

“早上七点上学,下午四点到学生会,喝了两杯红茶,看了十四份文件,傍晚六点回家。”尹龙一读完调查报告愤怒地随手一摔,然后指着我气愤地大吼,“香肠妹,你在给我做生活安排表啊,每天拿一样的东西给我!”

我吓得缩了缩脖子,瞄着他小心翼翼地说:“……可,可是他每天都做这些事……我实在找不到特别的……更别说是弱点了……”

“真是没用的家伙!”尹龙一不悦地抱胸站着,两条眉毛都竖了起来。

我站在他面前不安地扭着手指。又不是我的错……让我找一个没有弱点的人的弱点,这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啦!

“算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快去学生会吧!”他不耐烦地挥挥手。

“哦。”我点了点头,逃也似的离开。

呼——我最怕每天给他汇报监视情况了,他总会朝我发火。呜呜呜……我到底上辈子欠他什么了!

来到学生会办公室,崔神义百年不变地让我泡一杯红茶,水气袅袅升起,我把茶杯放在他桌上。

他额头前的几绺头发调皮地垂落在眉毛上,五官如雕刻出来似的立体深邃,半透明的肌肤没有一点瑕疵。

上帝真不公平,赐给这样冷漠高傲的人一张迷惑世人的脸。怎么就没赐我一张天使的脸孔一具魔鬼的身材呢?气愤!气愤!

“把这个贴到校刊栏上去。”他冷冷地纸递给我一张纸。

“哼!”我气愤地接过,转身离开学生会室。

我用力地踏着校园里铺着瓷砖的地面,以此泄愤。当我是用人啊,呼来唤去的!

砰地一声,我毫无防备地撞在一个胸膛上。

好痛……我扶着额头头晕目旋。

“香肠妹,你不看路的呀!”尹龙一扶住摇摇欲坠的我。

“对,对不起。”我连连低头道歉。

“这是什么?”尹龙一一把夺过我手里的纸,看了一眼,立刻高兴地瞪大眼睛,“学生会宣传招收启示!”尹龙一抓住我的肩高兴地说,“香肠妹,原来你这么急是为了给我报告这件事啊!你是让我去当宣传和你一明一暗的一起对付他是不是!”

啥?我被他说得一楞一楞的,完全没反应过来。我不过是来贴张纸而已。

“香肠妹!我没看错你,你果真是个人才,我们‘飞龙会’有你一定会更加强大!”他搂住我的肩膀,兴奋地描绘着他的壮志雄图,那张纸被他甩得沙沙作响。

飞龙会?我什么时候变成飞龙会的人了?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明天就给那只死狐狸一个惊喜,保证他惊讶得吐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一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呵呵。”我尴尬地干笑了两声。不知道他有打了什么鬼主意……只要不要殃及我就好了……

“好了,你回去吧,不要被那只死狐狸怀疑,他可是很狡猾的!”尹龙一推了我一把,然后拿着那张纸得意离开。

啊!崔神义要我贴在校刊栏的……

我突然反应过来,却发现尹龙一早已扬长而去。

算了,当作已经贴出去好了……我的双肩无力的垂了下来。

第二天下午,等了两个小时依旧没人来报名。

我边拖着地边暗暗想,尹龙一不是说要来吗,怎么迟迟不出现,难道他改变主意了?

这样也好,不然还不知道会多出多少麻烦呢。

“为什么没人来?”崔神义冷冷地问猥琐男。

“不知道啊,会长。”猥琐男苦恼地歪着脑袋。

我心虚地背过身,还好他们没发现我没把那张招聘启示贴出去。

这时尹龙一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学生会。

“你来做什么?”猥琐男迅速堵住门口,不让他进来。

“报名!”尹龙一挑着眉拽拽地说道。

“学生会不需要你这样的人!”猥琐男一挥手赶人。

尹龙一不和他多说,粗鲁地推开他走进办公室,然后一屁股坐到崔神义面前地位置,一脸狂妄地说:“也不要面试了,你直接录用我就可以了!”

“不及格。”崔神义想也不想,就斩钉截铁地说道。

“哈哈!”尹龙一胸有成竹地哈哈大笑,“现在就我一个人来面试,而且接下来也不会有人来了,所以你没得选择!”他摇了摇一根手指,笑得别提有多得意。

“不可能。”崔神义眯起了细长的眼睛,犀利的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告诉你吧!”尹龙一凑到崔神义面前嘿嘿笑着,“不管你招收多少次,我都不会让其他人来的,我还会恶狠狠地警告所有人谁要是敢来报名就死定了!啊哈哈哈!——”说完他便不能自已地大笑起来,那口耀眼的白牙几乎全露了出来。

崔神义沉着脸,表情阴郁。

我心里暗爽,终于有一个让他没办法的人了,哈哈!

“死狐狸,我一定会胜过你的,这个学生会会长的位置也迟早是我的!”尹龙一盯着他眯着眼说,“这几天你要好好珍惜和享受,因为再过几天你再也不是学生会会长了,我尹龙一会代替你,然后把你死死地踩在脚下!啊哈哈哈哈——”

崔神义抿着唇,脸色别提有多难看。

我赶紧心虚地低着头用力拖着地,幸好他们并没有怀疑是我搞得鬼。

别无选择之下,崔神义只好让尹龙一进了学生会。

尹龙一坐在办公桌前翘着一条腿,那得意的样子就想是刚偷吃了一只鸡的黄鼠狼。

我泡好红茶刚想端给崔神义,他就夺过我手里的托盘向我摆摆手,我只能任由他去。他端着茶一步步走向崔神义,崔神义低着头认真工作,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我雀跃地站在一边,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

走到办公桌前,尹龙一嘴角挂着一抹奸笑抓起杯子朝崔神义脸上泼了过去。崔神义头也没抬,拿起手边的文件夹挡了回去,那滚烫的茶就这样准确无误地反溅到了尹龙一的脸上。

“啊——好烫好烫好烫!”尹龙一大叫着满地打转,“冷水,快冷水!”

我赶忙把拖地用的水桶拎到他面前,还好我打来之后还没用过。尹龙一二话不说便一头扎进了水桶,过了半分钟才抬起头,本来竖起的头发都被水浸湿贴在脸上,被水烫过的地方通红,很是狼狈。

“死狐狸,你个阴险狡诈的小人!阿嚏!”尹龙一打了哆嗦,然后走出了学生会。

唉——一成不变的结果,我无力地拖着地上的水。

第二天上完课,我理好书包正要赶往学生会,尹龙一快步跟了上来,一把搂住我的肩膀。

“干,干什么?”我缩起肩膀,心有余悸地瞄着一脸坏笑的尹龙一。看样子就是没好事找我。

“交代你一件事。”他神神秘秘地小声对我说。

“什,什么事啊?”不会是被我料中了吧。

“给!”尹龙一偷偷地塞了一小包东西给我。

“这是什么?”我望着手里的白色小纸包,疑惑地皱起了眉。

他凑到我耳边小声说:“……泻药。”

“啊!”我大叫了一声,不明所以地望着他问,“你给我泻药干什么,我又没有便密。”

“笨蛋!”他给了我一个暴栗,恨铁不成钢似的瞪了我一眼,嚷道,“谁让你吃了啦!”

好痛……我泪眼汪汪地捂着脑袋,心里委屈不已。骂就骂了嘛,干嘛还要打人……而且还是打头……

“你把泻药放进死狐狸的杯子。”他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

“不,不要!”闻言,我立刻把泻药还给他。我可不敢招惹崔神义,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拿好!”他又塞回我手里,瞪着我,用不容违抗的语气说,“不过是整整他,又不会死人,你怕什么。你把药放进他被子里,然后等他喝了一定会肚子痛上厕所,然后我又拖住他不让他去,他一定会忍不住拉在裤子上,哈哈哈!到时你就拿着照相机在他出来的时候拍下他狼狈的样子,然后我们就把照片散播在学校里,让他身败名裂!哈哈哈哈——”他说完就笑得捶胸顿足不能自已,眼角还笑出了眼泪。

……这样缺德的主意亏他想得出来。

我顿时无语。

“听到没有!”他恶狠狠地问道。

“这会不会太过分了?”我小心翼翼地问道。虽然我也想整整崔神义,看看骄傲的他狼狈时是什么样,可是……尹龙一的方法也太过分了点……

谁知我的话勾起了尹龙一的伤心往事,他捏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他对我做的事才过分呢,我不过是小小的抱负他一下!”

“……可是……”我依旧犹豫不决。

“怎么了!”尹龙一的眸子霎时犀利起来,盯着我威胁道,“你想背叛我是不是,你别忘了你现在是‘飞龙会’的一员,我们俩要共同进退!”

……我什么时候加入“飞龙会”的,我怎么不知道。

“干不干!”尹龙一伸出“铁拳”在我面前恶狠狠地威胁道。

“……”我心有余悸地吞了吞口水,只能无奈地点头。

走进办公室,我看到崔神义和猥琐男正在认真办公。

因为要做坏事,我的心怦怦直跳,心里慌乱不已。

口袋里的小药包仿佛千斤重,让我动作都迟缓,心虚得直冒冷汗。怎么办,我真的要给崔神义下泻药吗,我怎么能做这么缺德的事我真是做不出来,可是如果违抗尹龙一的命令,我的下场一定会很悲惨……

我心里摇摆不定,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好渴啊,香肠妹你怎么不泡茶啊!”尹龙一翘着腿坐在办公桌前盯着我,两条飞扬入鬓的眉毛威胁似的朝我扬了扬。

“哦……”我放下书包,慢吞吞地朝茶水间走去。

泡好了茶,我望着手里的白色粉末犹犹豫豫,怎么都狠不下心把它倒进去。

怎么办,我真的要把它放进去吗……

“香肠妹!泡个茶怎么这么慢啊!”尹龙一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我的手抖了抖,没想到将那些药粉全抖进了茶杯。

糟糕!

我一下子傻了眼。

“快点出来!”这时,尹龙一出现在茶水间门口。

怎么办……

我慢吞吞地端起托盘走了出去,心里暗暗祈祷着——崔神义啊……你不要怪我啊……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平时太冷漠高傲了,老天给你下的药,大不了等下我不会让尹龙一拍你的照……

正在我胡思乱想时,脚下一个趔趄,手里的托盘飞了出去。

“啊——”我大叫一声迎面贴在地上,屁股朝天,摔了个标准的狗吃屎。

好痛……我吃力的爬起来,揉着摔成平面的脸。

“真笨!”尹龙一低骂一声,刚刚飞出去的托盘正完好无损地托在他手心,那杯红茶竟然一丁点儿都没有洒出来。

真……真是个绝世高手啊!

“拿好!”他把托盘交还给我,我楞楞地接过,这才发现是自己鞋带松了,刚才自己的右脚踩到了左脚的鞋带。

我正在想是要先系鞋带还是先把茶端给他们时,尹龙一在我跟前蹲了下来,拈起了我散开的鞋带。

他……他要干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只见他骨节分名的细长手指灵活地绑着鞋带,头顶竖立的红发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动,我的心也在微微颤动,左脚好象千斤重,一动都动不了,脸不自觉的发烫。

西区老大,“飞龙会”大当家,居然蹲下尊贵的身躯为我系鞋带!为什么这个姿势那么像跪在我脚边呢……

我一瞬间产生了一种尹龙一跪倒在我面前,请问我脚尖的错觉,心里飘飘然的。但刚飘到半空就被一支“冰箭”射了下来,崔神义比平时阴沉双倍的脸让我完全清醒了过来。

为什么我觉得他在生气?

我愣愣地望着脸色铁青的崔神义,刚才良好的感觉一点都没了。

“好了!”尹龙一站了起来,我左脚的鞋子上绽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轻盈得仿佛快要飞舞。

“哦。”我楞楞地点头,端着茶按照顺序放在崔神义尹龙一和猥琐男的办公桌上。

崔神义看都没看我一眼,让我怀疑刚才的一瞬是不是幻觉。

我把托盘抱在胸前,望着他端起茶杯,心扑通扑通仿佛快要跳出来,他轻轻地抿了一口喉结朝下滚动,动作优雅得让人着迷。

我心虚的背过身。

“咕噜咕噜……”尹龙一把杯子里的茶喝了个底朝天,然后重重地放下茶杯,很不雅地靠在椅背上。

接着他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崔神义,嘴角挂着奸笑,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事。

“哎哟!”一声原本该从崔神义嘴里发出的惨叫,却从尹龙一嘴里溢出,只见他捂着肚子满脸通红,接着汗如雨下。

“你怎么了?”我放下托盘跑到他身边。

“让开,我要去厕所!”他一把退开我,十万火急地冲出了办公室。

难道……

托盘从手里飞出在半空转了180度落到尹龙一手里的画面从我脑海里一闪而过。

一定是那时候弄错了!

OMG!居然这么乌龙。

崔神义冷冷地看了我一眼,那深邃的眼睛仿佛能透彻所有事。

……难道他发现了……

我真失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公主大人爱作怪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公主大人爱作怪 公主大人爱作怪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麻烦的转校生

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