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学生会加油!

第四章 学生会加油!

“原来你是西区老大呀,我年轻时也在西区混,那时候的帮会叫‘卧虎会’,我是二当家的!”

“兴会,兴会!原来是前辈啊!”

“不敢当,不敢当,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你这么年轻就接管了西区!英雄出少年啊!”

……

尹龙一和点心师越谈越投机,两人喝得东倒西歪。崔神义面无表情也不说话,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他也挺高兴的。

帮老婆婆洗好碗出来,看到尹龙一和点心师趴在桌子上打着鼾,但是崔神义不见了,我无聊地屋子周围晃来晃去。

四周被黑夜笼罩,在银色的月光下,我在屋外的小河边看到了崔神义。

他坐在树下,月光把他白色的身影照得闪闪发光。河面波光粼粼,月亮倒影在湖中央,晚风凉凉的,带着露水的味道。

“原来你在这里呀!”我刚走了过去,他就转过头,用食指比了比嘴唇提醒我不要说话。我正纳闷着就看到他指了指周围。

哇——

我看到好多萤火虫在湖面冉冉升起,它们像在呼吸青白色的光忽明忽暗。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萤火虫,他们就像天上的繁星把周围点缀得比星空还要美丽璀璨。

这些小精灵在我们周围飞舞,树叶荧荧摇晃,我好像坠入了梦幻仙境。

“你知道为什么萤火虫会发光吗?”他突然说。

“啊,为什么?”我疑惑地望着他。

“其实它们的生命很短暂,才不到二十天,而他们发光是为了要寻找他们的伴侣而延续下一代,而他们发的光正是爱的呼唤爱的讯号,这么地短暂这么地美。”崔神义望着漫天的萤火虫,俊美的脸上漾开一个温柔的笑容,我一瞬间失了神。

“它们好勇敢哦。”我为萤火虫的勇敢而感动。

崔神义伸出手,一个小精灵停在了他手指上。青白的光映亮了他俊美的面容,他深邃的眼睛闪烁着幽蓝的光芒,我看到他嘴角有一抹淡淡的笑容,夜因为他的笑容温暖了起来。

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崔神义,我有点怀疑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是平时一身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个,还是一脸温柔的笑容说着萤火虫的勇敢的那个……

这个夜多么奇妙,多么美丽,崔神义的笑容那么温柔,我仿佛做了一个真实的梦。

如果真的是梦,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这时,丛林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好奇地转过头,看到一个人影站在不远处。

是谁啊?我好奇地走了过去,才看清楚原来是喝得醉醺醺的尹龙一。他钻在黑忽忽的草丛里在干什么?我眯着眼睛看,不看不知道,一看不得了,他居然……居然在尿尿!

“啊!——”我立刻蒙住眼睛同时无法控制地爆发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呜呜呜……我要长针眼了,我一个青春美少女居然看到男孩子尿尿,天那——这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谁!”只听尹龙一慌张地叫了一声,然后是扑通的落水声。

难道!我睁开眼,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尹龙一掉进了湖里!

“救命啊!救命啊!”尹龙一用力地扒着水,可是他却在一点一点往下沉,只剩一头红发像海藻般漂浮在河面。他居然醉得连怎么游泳都忘记了……我倒!

正当我想跳下去时,另外一边传来扑通的落水声,然后我看到崔神义划着水往尹龙一身边游去。在尹龙一吐着泡泡完全沉没前崔神义一把拽住了他,把他提出了水面。

我吊在嗓子眼的心才终于归于原位。

上了岸,崔神义把他放在草地上,尹龙一不停地咳嗽。

我立刻跑到他身边帮他拍着背,担忧地问:“你还好吧,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

“阿嚏!”他打了个喷嚏不停得抖着。

“笨蛋。”崔神义冷冷地骂了声。

“死狐狸!不要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刚才是你多事,我能自己游上岸的!阿嚏——”尹龙一边打着喷嚏边不服气地说。

崔神义冷冷地撇开头,不和他计较。

“阿嚏!阿嚏——”尹龙一不停地打着喷嚏。

“快去换衣服吧。”我看了崔神义一眼,扶着尹龙一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四人就收拾好行李和婆婆道别离开了村子。

找回了点心师还带回了新点心,圣罗依又恢复了朝气,中午餐厅的点心窗口又排起了长龙。

中午十二点。

钟楼的浑厚的钟声回响在整个校园,成群结队的白鸽划过天际。

我端着红茶和点心分给学生会的每一个人。

“这是什么?”崔神义指着红茶旁边的点心问。

“是点心师送来的葡萄蛋塔。”我微笑着回答。

崔神义面无表情地望着面前的点心,一如往日的深沉。

“哇!太好吃了!”尹龙一爆发了一声惊天动地的赞叹。

“是啊,是啊,真好吃,幸福死了!”猥琐男边吃边激动地流泪。

“好吃吧,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点心你要感谢我,是我越过千山万水卜辞辛劳地把点心师找回来的!”尹龙一拍了拍猥琐男的肩,扬着下巴一副很伟大的样子。

“嘁!”猥琐男不屑地拍开他的手,“是会长的功劳,你就只会捣乱!”

“死老鼠!你说什么!不给你吃了!”尹龙一说完就把猥琐男盘子里的蛋塔一扫而空,全吞下了肚。

“啊!我的蛋塔——”猥琐男看着空空如也的碟子,难以置信地大叫。

“哇哈哈哈——”尹龙一仰天大笑。

唉——我叹了口气不去管他们了。我还是吃自己的蛋塔吧。

哇,太好吃了!终于又能吃到这样好吃的点心了。

到现在我才知道学生会的重要性,只有学生会才会这样贴心地帮大家解决所有困难,哪怕是微不足道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对学生来说可能是人生的大事。

崔神义,我终于知道你的辛苦了。

双休日。

学生会放假,于是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

星期六一大早,我就穿着新买的衣服带着兴奋的心情骑着脚踏车来到了海滩。

我真怀念在海滩烤香肠的日子啊!

“乐儿你来了呀,好久没看到你了!”老板娘看到我放下果汁笑着走过来。

“是啊,前段时间学校有事,终于又能来这里打工了,真好,我还是最喜欢这里了!”我把香肠摆放在烤架上,在上面涂着油和酱料。

“香肠妹,给我一串香肠!”

一个爽朗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混蛋,难道烤香肠的就是香肠妹吗!

我生气地抬起头却看到尹龙一放大的脸正咧着嘴对我笑,一排洁白的牙齿像个月牙闪闪发光。

……他在拍黑人牙膏广告吗……

“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冲浪!”他拍了拍一块红色涂鸦着夸张图案的冲浪板,“我可是冲浪高手,人称‘海的征服者’,等一下就给你看看我高超的技术!”他得意洋洋地夸耀着。

今天他穿着一件橘黄色背心,黑色沙滩裤,头顶上架着一副太阳眼睛。

看上去真阳光啊!

我给他一串烤好的香肠,这时我发现一个白色的修长身影往这里走开。好熟悉……仔细一看差点下巴落地,崔神义!

他看到我也楞了楞。

尹龙一看到他立刻燃烧起战斗的火焰,跑过去指着他大叫:“死狐狸,你怎么阴魂不散那!连休息天也要看到你,烦不烦啊你!”

……明明是他因为崔神义特地转到圣罗依的,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说这样的话,我终于懂得了一个道理,当老大的脸皮一定要够厚。

崔神义没理他,放下手里的白色冲浪板找了个位置坐下,老板娘看到大帅哥立刻露出花痴笑容上前招呼:“这位小帅哥,要喝点什么,我这里什么饮料都有,不但清脾而且养颜!”

“给我杯果汁。”崔神义无视老板娘的花痴笑容,冷冷地说。

“果汁?你是女孩子啊!”尹龙一冷嘲热讽,“是男人就该喝啤酒!”

崔神义喝着自己的果汁没理他。

尹龙一一个人说话也没趣,转过头对我说:“香肠妹!我表演冲浪给你看吧!”

“好啊!”我兴致勃勃地点头道。

他示威地朝崔神义仰了仰下巴,然后拿着冲浪板往海面走去。

海水冲上沙滩,尹龙一把冲浪板往海面一推迅速地跳上去,乘着退潮的浪驶向了海面。风吹着他耀眼的红发,巨大的海浪把他推上了天,他还很耍帅的做了个360度翻身的高难度动作引起观众一阵尖叫。尹龙一就像一颗钻石一样在天际闪闪发光,岸边的女孩子捧着红彤彤的脸,望着尹龙一全都陶醉了。

“香肠妹!”尹龙一在浪尖上用力向我挥着手,所有人回头望向我我。

……干什么当那么多人叫我香肠妹……丢脸死了……

炫耀够了,尹龙一拿着冲浪板浑身湿嗒嗒地走回来。

“啊!太爽了!”他很过瘾地叹了一声,像小狗一样甩着头发,把头发上的水溅得到处都是。

“哎呀!你别甩了,烤架上的火要被你熄灭了!”我张开手挡着飞溅过来的水珠。

他停下了甩头发的动作,笑嘻嘻地望着我:“香肠妹,烤香肠很辛苦吧,谁叫我是你老大呢,总要罩着你的,来!我来帮你。”说着他就挤开我,站到我的位置上动手烤起香肠。

崔神义始终冷冷地坐在一边喝饮料,我感觉他似乎有点不高兴。

“我刚才帅吧?”尹龙一甩了甩耀眼的红发,自豪地问道。

“嗯,满帅的。”我笑着点了点头。

“我可不是浪得虚名,冲浪的本事绝对不是盖的。”他骄傲地说,又瞥了眼坐在旁边的崔神义说,“不像他,拿着块冲浪板做做样子,我看他根本就不会!”他还故意说得很大声,明显是说给崔神义听的。

闻言,崔神义拿起白色冲浪板走向海面。尹龙一看到后拿起还没滴完水的冲浪板追了上去,大喊着:“死狐狸,你不要想一个人耍帅!”

崔神义踏着冲浪板冲向海面,逆风灌满他白色的T恤衫,他就像一只白色的海鸥翱翔在海与天的交际线。尹龙一不甘示弱地踏着冲浪板追了上去。一个海浪拍来,把崔神义卷上了十尺高,楞是比刚才尹龙一高了一倍,崔神义好像听进了刚才尹龙一奚落的话,故意气他连做了两个360度翻身的高难度动作,观众的尖叫声比刚才更嘹亮了。

“死狐狸!你耍什么帅!”尹龙一气得脸都绿了,一咬牙就像冲上想冲上崔神义那个巨浪,可是那个浪正好在这时拍下,兴冲冲冲过去的尹龙一就像一个乒乓球一样被半空来了记“扣球”,尹龙一和他的冲浪板顿时被拍得散架一样分开。

啊!没死吧!我紧张的跑过去,就看到浑身湿透的尹龙一像海藻一样被海水冲回了沙滩。

“尹龙一,你没事吧?”我蹲下身子,伸出手指探了探他的呼吸,感觉到鼻翼间有微弱的气息。

还好,还有气。

“噗噗噗噗——”他嘴巴里的水像喷泉一样喷出,灌满海水的肚子渐渐瘪了下去。

这时,冲完浪的崔神义拿着冲浪板回来,路过时还踩了尹龙一一脚。尹龙一肚子里还没吐完的海水一下子从嘴巴里射了出来,他惨叫了一声终于清醒了过来。

崔神义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坐到芭蕉树下戴上了太阳镜,闭目休息。

“死狐狸!你暗算我!”尹龙一指着他火冒三丈,一头红发像海藻一样贴在头皮上,衣服湿透还粘满了沙子,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他是在救你。”我纠正他的误会。

“他差点把我踩死!”尹龙一捏着拳头,咬牙切齿。

“他不踩你,你现在还躺在地上。”

“香肠妹!你干什么帮他!”尹龙一气鼓鼓地瞪着我。

“我才没有帮他,我只是说事实而已。”

“事实就是他很卑鄙,乘我昏迷用脚踩我!”

……算了,我还是不要管他了。

“香肠妹,你烤完香肠了?”他突然问我。

“恩,我工作完了。”

“那我教你冲浪吧!”

“啊?”我惊讶地愣住。

“走吧,走吧!”他不等我回答就推着我往海面走。

“这样,你站在冲浪板上,要保持平衡。”他扶着我的腰,在我耳边说话,温热的气息喷在我耳朵上,我的耳朵烫得好像要烧起来。

“香肠妹,你发什么呆呢!”他给了我一个暴栗让我瞬间清醒。

呜呜呜……真暴力!我抱着脑袋泪眼汪汪。

“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了吧!”尹龙一严肃地瞪着我。

“嗯。”我委屈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去试试吧!”他拉着我乘上了冲浪板驶向了大海。

风刮着我的衣服,我拉住了尹龙一的手臂以防自己掉下去,一个浪卷来,我们立刻被推到了浪尖。我吓得大叫起来,尹龙一看到我害怕地样子哈哈大笑。

扑面的咸咸海风,离我们远去的沙滩,急速滑行的冲浪板,我们在海面上忽上忽下,海水飞溅在四周,我高兴地大叫:“——我飞起来了!”

“哈哈哈哈!好玩吧!”尹龙一爽朗地大笑。

“嗯,太好玩了!”我终于体会了冲浪的乐趣,那是种征服了大海的感觉。

“接下来还有更刺激的!”尹龙一粲然一笑。

说着他就带着我往更高更急的浪冲去,那几丈高的浪怒吼着卷来,仿佛一只张开大嘴的怪兽,我吓得心里直发毛。

“尹龙一,那太高了!”我害怕地抓着尹龙一的衣服。

“怕什么,有我呢,我可是‘海的征服者’,看我怎么把它征服!”尹龙一更加兴奋地带着我往巨浪冲去。

望着离我越来越近的巨浪,还有震耳欲聋的浪涛声,我吓得全身的血液都冲向了大脑,我抓着尹龙一的衣服失声尖叫起来:“啊!救命啊——”

“香肠妹,你不要拽我,我保持不了平衡了!”尹龙一慌张地喊道。

这一喊更加让我惊慌失措:“快调头!快调头啊!”

“你当这时车子啊,怎么调头啊!”

这时海水向我们张开的大嘴,我们俩连同我们俩撕心裂肺的尖叫一同被吞噬。我只觉一股重力把我和尹龙一拍开,然后我们就双双被卷入了大海。我呛了一肚子的水拼命探出海面,这时一片粉红色从我面前飘过,待我看仔细才发现那是我的外套。

“啊!我的衣服!”我想伸出手去抓它,可是它越飘越远,然后被一个海浪卷走。

我新买的衣服,花了我半个月零花钱的衣服……

那边尹龙一也探出了海面,望着那块被海水越冲越远的冲浪板悲泣地大喊,“我的冲浪板,我一千块钱的冲浪板!——”

我们俩游上了沙滩,像难兄难弟般互相搀扶。

原本坐在芭蕉树下的崔神义已经不见,海边也没有他的身影,大概已经回家了。

“冲浪板也没了,我们回去吧。”尹龙一垂头丧气地说。

“好,我们回家。”我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夕阳下,我们就像对落难的战士,一脸落寞,夕阳惨淡的余辉更给我们增添了一份悲惨的气氛。

转眼双休就过去了。

我们又回到了学校,一如往常地过着平淡地校园生活,而我也依旧在学生会打杂。

时光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运动会。

早晨,我和童童走进学校,瞬间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醒目的红色横幅,上面写着“为了发扬全民运动,一年一度的全校运动会即将开幕。”

一看到横幅,我感觉我的血压升高了,我立刻扶着童童,以免自己晕倒过去。

“为什么每年看到这条横幅你都是一副要晕倒的样子呢?”童童受不了地扶着我。

“我最讨厌运动会了。”我惨兮兮地望着童童,可是她一点也不同情我,还鄙夷地白了我一眼。

“没出息的家伙。”

去教室的路上我一直保持晕眩状。

学校因为运动会变得热闹了起来,操场上,跑道上到处是为赛前做准备的人。

放学后,我来来到学生会。

刚走进学生会我就看到猥琐男正站在中间,哼哧哼哧地举着哑铃,累得满头大汗。

“不要白费功夫了,这次运动会的冠军肯定是我,在我夸入圣罗依的第一天,你们就注定是败者了!”尹龙一一手按在猥琐男的肩头,害他举了半天也举不起手里的哑铃,汗像下雨一样从他额头落下。

“尹龙一,你快放手!”猥琐男痛苦地大叫。

尹龙一抬了抬眉,那只“魔爪”却纹丝不动。

猥琐男气得破口大骂:“你不要嚣张,你还不是输给会长,只要有会长存在的一天,你尹龙一永远就是第二!”

“混蛋,你说什么!”尹龙一攥住拳头气得额头青筋暴跳,“你信不信我打得你满地找牙!”

“会,会长……”猥琐男用着可怜着眼神向崔神义求救,可惜崔神义正在专心致志地工作,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冷汗从猥琐男的额头划落。

这时,一群看上去很嚣张的人走进了办公室,那大摇大摆的样子仿佛是走在自己地盘上,跟某人满相似的。

带头的那人个头很高,粗粗的眉毛,炯炯有神的大眼,标准的大帅哥啊!

“雷少凰!”猥琐男立刻争脱了尹龙一的手,溜到了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这个人居然就是雷少凰!自由联盟会会长!崔神义的死对头!我惊讶地愣在原地,张成了O形的嘴巴半天都合不拢。

“你是谁啊!在我面前居然那么嚣张!”尹龙一闻到了威胁的气息,像只收到威胁竖起全身毛的猫。

“我找崔神义!”粗眉毛不理他,只盯着崔神义,一副拽拽的样子。

尹龙一看到有人比他拽更生气了,大声对他说:“崔神义是我的,他要死也是死在我手里!”

粗眉毛挑了挑又粗又浓的眉毛,仿佛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笑了起来:“看来他还满抢手的吗,但如果我不答应呢?”

“哼!”尹龙一掀了掀嘴角,冷笑了一声,“那你就要尝尝我拳头的滋味了,记住了这个味道下次就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火药味在办公室弥漫开,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发生大爆炸,我们都要被炸得粉身碎骨。

我不要受这样的无妄之灾啊!

我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找我什么事?”一直没说话的崔神义终于站了起来,走到他们中间望着粗眉毛。

“你没忘了去年我对你说过的话吧!”粗眉毛瞪着崔神义,气势汹汹地说道。

“忘了。”崔神义想也不想就回答道,气得粗眉毛脸都绿了。

“我说过,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这个位置是我的,我总有一天会夺回来的!”粗眉毛低沉的声音满是愤怒。

“你想怎样?”崔神义面无表情,似乎对粗眉毛的话不以为然。

“你们不要无视我好不好!我可是掌管整个西区赫赫有名的飞龙会老大,你们惹毛了我小心我把你们家移为平地!”尹龙一拽着两人的衣领,气得双眼喷火。

可是两人自动忽略他的话,抓着衣领的那双手也被当作不存在,继续刚才的对话。

“我是来下挑战书的。”

“挑战什么?”

“这次的运动会我们自由联盟会要和你们学生会对决。而且还要下点赌注,要是学生会输了,你就要自动退位,学生会由自由联盟会接管。”

“我为什么要答应?”

“难道你怕了吗?”

“怎么会,要是你们输了呢?”

“要是自由联盟会输了,我就废除自由联盟会。”

“很好,这样我就少了很多麻烦。”

两人对视,两股视线如电流般在半空交战着,周围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不要太得意了!”粗眉毛瞥了他一眼,甩开尹龙一的手带着手下离开了办公室。

“你怎么就答应了!真是个笨蛋,我看你怎么死!”尹龙一愤愤地瞪着崔神义。

“会长才不会输呢!”猥琐男蹦了出来,朝尹龙一大声吼道。

“那个笨蛋,人家说不定设好了什么陷阱就等着他跳呢!学生会这下输定了!”

陷阱!

尹龙一的话让我心里燃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不禁为崔神义担忧起来。想想刚才粗眉毛那胸有成竹的样子,难道真有什么陷阱等着崔神义……

“你也是学生会一员。”崔神义盯着他,用不容违抗地语气说道。

“混蛋你拖我下水啊!我为什么要帮你!”尹龙一闻言,暴跳如雷。

“要是学生会输了,你就准备做雷少凰的手下吧。”崔神义冷冷地说道。

听到要做粗眉毛的手下,尹龙一做出一副快要吐的表情,不屑地说:“我才不要做那个粗眉毛大猩猩的手下呢!他配不配啊,给我提鞋都不配!”

“那你就使出你浑身的本领吧,你平时不是很厉害吗,这次正好一显身手!”猥琐男不断挑拨尹龙一。

“当然,那只粗眉毛大猩猩刚才在老子面前那么嚣张,我倒要让他看看我的厉害,看他下次见到我不叫我爷爷!”说到刚才尹龙一又变得忿忿不平。

“既然接受挑战了,那每个人都要应战。”崔神义坐回了办公桌前,望着我们所有人,严肃地说道。

每个人?!那难道……

“我也要参加吗?”我指着自己,眨巴眨巴着无辜的大眼。

“是的。”他看了我一眼,用不容违抗的语气说,“学生会人不多,全部人加起来不过勉强能参加所有项目。”

“啊……”我又有一阵晕眩的感觉。我最讨厌运动会了……

“白雁统计下所有人要参加的项目。”

“好的,会长!”猥琐男立刻拿出了表格。

“我要参加篮球和跳高!”尹龙一凑了上去,“我的弹跳力可不是一般的好。”

怪不得整天像只猴子般跳来跳去的……

“香肠妹,你要参加什么?”他突然凑到我面前。

“啊?”我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游,游泳。”

“你居然要参加游泳?”

“嗯……我最擅长的就是游泳。”应该手我唯一擅长的就是游泳……

最后统计下来,学生会的大胖参加铅球比赛,我参加游泳比赛,尹龙一参加跳高比赛,我们学生会所有成员参加篮球比赛,最后我填补空缺和崔神义还有尹龙一参加马拉松接力赛。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个个接受魔鬼训练,比在童童手下训练还要惨无人道。

不希望来临的日子总是来得特别快,眨眼之间运动会就在我们面前拉开了序幕。

如水彩画的淡蓝色天空下彩纸像雪花般漫天飞扬,彩色小旗把运动场围了一圈又一圈,像穿上了一条夏威胰草裙。拉拉队换上了各色队服手拿着彩球摇旗呐喊,各队队员都在做热身,场上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运动会气氛。

粗眉毛带着穿着一色黑色运动服的队员走到我们面前。尹龙一立刻不甘示弱地迎了上去,挺着胸膛,抬着下巴,瞪着他,气势汹汹地说“粗眉毛大猩猩——今天我就要你为上次的不敬付出代价!”

粗眉毛依旧不甩他,直接走向崔神义,尹龙一气得双眼喷火,红发也像团熊熊火焰像要把粗眉烧得灰飞湮灭。

“把你学生会室的椅子擦干净了,今天过后就是我坐了!”粗眉毛邪邪地笑着,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让人看了真想打歪他的鼻子。

崔神义面无表情,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尹龙一看不过去一把推开粗眉毛,朝他大吼:“你想都别想,学生会是我的地盘,我不会再让你踏进一步的!”

粗眉毛终于注意到了他,勾了勾嘴角不屑地说:“学生会什么时候多了只咆哮不停的狗了,崔神义,是你养的吗?”

尹龙一恼羞成怒轮起拳头就要扑上去,我立刻从后面抱住了他:“不要冲动,现在打架会被取消比赛资格的!”

“放开我,我要打得他满地找牙,看看他嘴巴里吐不吐得出象牙!”尹龙一已经气疯了,根本不听我的劝,用力挣扎着要扑向粗眉毛

“他是在故意激你,不要上他的当!”我用力抱住他,他在我手里挣扎了两下,终于平静了下来,瞪着粗眉毛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这时,宣布比赛开始的广播响了起来,人群渐渐向赛场聚拢。

“好戏马上要开始了!”粗眉毛意味深长地朝我们笑了笑,然后带着队员拽拽地离开。

他的笑容让我心里升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手心直冒冷汗。

“香肠妹,你脸白得像卫生纸了。”尹龙一扯了扯我的面颊,在我耳边说道。

“有吗?”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哎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拍了拍我的头顶笑着说:“不要怕,有我在呢!我会罩着你的,那只粗眉毛大猩猩,等下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

我扯了扯嘴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哼!死狐狸平时那么嚣张,现在像只缩头乌龟似的吓得哼了不敢哼一声!”尹龙一很鄙夷地瞥了眼站在一边不说话的崔神义。

“你说什么呢尹龙一!会长这是沉得住气,哪像你心浮气燥难成大事!”猥琐男指着尹龙一忿忿不平地说道。

“你这只眼镜猴子!你有胆再说一遍!”

“你心浮气燥难成大事!”

“死猴子!”

“报到去了。”眼看着尹龙一要扑上去,崔神义终于开口。

猥琐男立刻跟了上去,尹龙一哼了一声也和我们一起朝比赛场走去。

第一个铅球项目由学生会的大胖出赛,他的个子有一米九八,体重传说有一百二十公斤,只见他站在场上就像一座大山,黑压压地把我们笼罩在阴影里。

我看到自由联盟会的队员咽了咽口水,额头滑下了一大滴冷汗。

一个7.26公斤的铅球拿在大胖手里就像捏了根羽毛一样毫无重量,只见他像大树般粗壮胳膊轻轻一挥,那球就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轰地一声在远处砸出了一个窟窿。

“哦——”

全场哗然。

“出线,满分!”裁判大声宣布。

这场比赛胜得毫无悬念。

“太棒了,大象!给粗眉毛来了个迎面痛击!”尹龙一仰着头,拍了拍他厚实的肩膀。大胖憨厚地笑了笑,两人砸了砸拳头。

尹龙一居然叫他大象,不过还真满像的,呵呵。

“下个项目该你了,快去换衣服。”崔神义走过来,对着正在傻笑的我说。

“哦。”我恍然大悟,立刻往更衣室跑去。

“加油哦!香肠妹!”尹龙一向我挥了挥手。

“好的!”我笑了笑跑开。

来到更衣室,很多人都在忙碌,我走到自己柜子前换着泳衣,突然感到背后有一道冰冷的目光射向我,我转过头,一个短发女生撇开头走了出去。

刚才是她在看我吗?为什么她的视线让我发毛?

心怀着疑问,我换好衣服走了出去。

泳池边站满了人,我挤进人群想往起点走去,可是人群拥挤,我被人推推攘攘夹在中间。

尹龙一在远处的看台上对我摇手大喊,我向他笑了笑。突然,我感觉有双手在拉扯我泳衣,人太多太挤了我看不到那双手是哪里伸向我的,我拼命往人群外挤,那双手死死拽着我,我惊慌失措对着尹龙一大喊救命。可是周围大吵了,他根本听不到,我不知道他把我的话理解成了什么,我只看到他依旧在看台上对我摇手大笑。

好不容易人群散开,我一下子跌出了人群,那双手也已经消失不见,忍不住让我怀疑刚才只不过是个幻觉。

裁判叫准备,我站到了起点。

风轻轻地抚过我的面颊,我抬起头看到看台上好多人在为我加油呐喊,我攥紧拳头心脏怦怦跳个不停。

天空那么沉静,和喧闹的赛场形成鲜明的对比。

“砰!”

枪声响起,所有人像条鲤鱼一样跳进了泳池,水花四溅,我用力划着双臂,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终点!

我的状态很好,一路向前冲,遥遥领先,我的心无比雀跃,为了学生会我一定要赢得第一!

看台上的尖叫声掀翻了天,我听到尹龙一在大喊,“香肠妹!你好厉害!加油!”

终点已经不远了,仿佛触手可即。

突然,我听到肩头咔嚓一声,肩膀上勒住的感觉突然消失了。

糟糕!我甚至不敢去想象,可是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我看到肩头的带子断了,我立刻停了下来潜入水底。

怎么会断的?我怎么没有发现?

脑子里闪而过那道冰冷的目光,那个短发女生,人群中的那双手,难道是那时候……有人故意扯断了我的肩带!

这个惊人的猜测,让我浑身冰凉。

只见刚才被我远远甩在后面的选手一个个从我身边游过,蓦地那个短发女孩在我旁边一闪而过,只留给我一个邪恶的笑容,那张笑脸就像个可怕的黑洞把我吞噬。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难道他是粗眉毛的手下!

“搞什么!你发什么楞啊!”

“混蛋!还不快游!你被那么多人超越了!”

“香肠妹!加油啊!”

“你在梦游啊!要睡觉回家去睡,不要丢我们的脸!”

……

越来越多的谩骂声指向了我。

我也想游,我也想到达终点。可是我动不了,我死死抓着肩带,指甲扣进了手掌,好疼,可是我的心更疼。

为什么我会那么大意……要是我输了学生会会因为我而落入粗眉毛手中的……

都是我……都是我不好……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低着头,水没过我的脖子,好冷。

“你找死啊!你在干什么!”

“快游啊!你欠揍啊!”

“你有没有听到啊!快起来!”

……

周围的谩骂声就像利箭一样把我射得千疮百孔。

我无地自容,我好像把自己深埋进泳池,不要再面对这一切。

怎么办……谁来救救我……

“哔——”

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所有选手都离开了泳池,只有我一个人蹲在泳池中央。

怎么办……我要怎么起来……那么多人要是被看见怎么办……

我蹲得腿都麻了,眼泪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流个不停,我觉得好难过,仿佛被这世界遗弃了,没有人帮助我。

水面飘飘荡荡,我的眼泪滴落水中,和池水汇聚在一起,没有任何人看到。

“扑通——”

我听到有人跨入水中的声音,我死死低着头,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我现在一定很丑,很丑。

“哗啦——哗啦——”

在水中跨动的声音越来越近。

是谁!

我很害怕,肩膀瑟瑟颤抖着。

突然,一件带着体温的衣服披在了我肩头。我的心一惊,抬起头看到崔神义俊美的面容和半透明的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一身洁白,仿佛从天而降的天使。

居然是他……我平时总是气他……背地里骂他……

而他……

“我……”我想开口,可是嗓子里被什么梗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张开双臂就像张开了一对洁白的翅膀,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身上的水把他的衣服都沾湿了,可是他一点都不介意。

一瞬间,我的心里流入一股暖意,鼻子一酸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我靠在他怀里,感觉好安全,好安全。

耳边响起了天籁一样的歌声,是天使在歌唱。

……还是崔神义的心跳声。

“阿嚏!”我坐在休息室,裹着浴巾喝着热水,还不停打着喷嚏。

“香肠妹!对不起,我居然没有发现!”尹龙一在一边悔恨交加,“该死的粗眉毛大猩猩!居然用那么卑鄙的手段!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他,我要带着我的手下把他们自由联盟会移为平地!”

“我没事。”我扯了扯他的衣角,让他平静下来。

“什么没事!他居然对你一个女孩子做出这样的事!太卑鄙了,真是只卑鄙的粗眉毛大猩猩!我要剃了他那两条又粗又长的眉毛,让他变成一只没眉毛的大猩猩!”

“我真的没事,不过害得比赛输了……”我瞄了眼站在一边不动的崔神义小声说,“对不起。”

“没关系。”崔神义轻声说,对我温柔的笑了笑,让我得到了最好的安慰。但我还是很愧疚。

后面的比赛我一定要很小心,再也不能让他们得逞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公主大人爱作怪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公主大人爱作怪 公主大人爱作怪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学生会加油!

6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