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節

第01節

今天聖羅蘭市又發生了一起縱火案,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三起縱火案了,警方懷疑是同一慣犯所為。案件發生在聖羅蘭市的一家包裝廠,據目擊者透露,罪犯縱火后便逃之夭夭……

清晨,我和Q還有老爸坐在客廳里吃早餐,電視機里正播報著早間新聞。新聞的內容,讓美好的早晨蒙上了一層灰暗的陰影。

罪犯是偵探的天敵,所有犯罪都是不能容忍的!

我目露殺氣地盯着電視機畫面,手裏的土司被捏得變了形。

「又發生縱火案了呢,犯人怎麼還沒被抓到呢。」Q端著鍋子,把煎好的荷包蛋分到我和老爸的盤子裏,聽到電視機里播報的新聞,有點鬱悶地望向電視機。

「最近的縱火案弄得好多人都人心惶惶的,晚上不敢睡覺呢。」老爸放下手中的報紙,感嘆道。

「警察都是吃素的,要是我早就把犯人逮到了。」我失望地搖了搖頭,喝了口黑咖啡,然後吃起Q煎的荷包蛋。Q的廚藝還是那麼好,半熟半生,正是我最喜歡的!

「現在的人腦子裏不知道在想什麼,也不做些有建設性創造性的事情,做做發明,或者為公益事業做點貢獻多好啊。」老爸一邊吃荷包蛋,一邊嘮嘮叨叨地說起教來。

「我覺得是現在社會競爭太激烈,給大家造成了很大的壓力,所以導致心理扭曲,做出了出格的事情吧。」Q已經做完了早餐,也坐下來和我們一起用餐。

「那也不能怪社會競爭激烈,只能怪那些人心理太脆弱,有競爭才會有進步,我們應該迎刃而上,而不是選擇犯罪來宣洩心中的不快!」我捏著叉子,不贊同地說道。

「呃……呵呵……不過這個世界上總是有很多類人,有好人也有壞人,有身心堅強的,也有身心脆弱的。」Q尷尬地笑了笑。

「也是!我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跟我一樣既聰明又堅強。」我感嘆地搖了搖頭,繼續埋頭吃起早餐來。

「呵呵……是啊……」Q很勉強地笑了笑,也低下頭吃起早餐來。

老爸繼續看着手裏的早報,早間新聞也已經播完,接下去沒有人再說話。

吃完早餐后,我就開着小綿羊載着Q去學校了。

穿過學校大門后,我就開着小綿羊一路來到偵探社,我把小綿羊停在偵探社的門外,然後便大步走進了偵探社。

景夜蓮正躺在沙發上打着瞌睡,像是一晚沒睡似的。那頭鳥窩似的頭髮始終亂糟糟的,好像這輩子都沒梳過似的,身上的制服也是皺皺的,聖羅蘭貴族學院昂貴的制服穿在他身上就像乞丐服似的廉價。

我在偵探社內巡視了一圈,看到除了景夜蓮沒有其他任何人。

「那個傢伙怎麼還沒來?」我插著腰,表情不悅。今天可是那傢伙第一天來報到的日子呢,第一天就遲到,真是太可惡了!

「說,說不定馬上就到了呢……」Q笑了笑,安撫道。

說曹操曹操就到,只見殷月輝大步走進了偵探社,倨傲地下巴微微上揚,眼神不可一世。

他當他走進了學生會啊!

看到他那個樣子,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所有人都到了,就你最後一個到!」我伸出手指着他,疾言厲色道。

「可我並沒有遲到啊。」他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似乎根本沒有感受到我的怒氣似的坦然自若。

「最後一個到也算遲到!」我嚴厲地補充道。

「這算什麼道理?」殷月輝不悅地挑了挑眉,黑曜石般烏黑璀璨的瞳仁散發着令人戰慄的寒氣。

偵探社瀰漫着一股硝煙的氣味。

Q戰戰兢兢地望着我們,一臉擔憂的表情,似乎一不小心我和殷月輝就會廝殺起來似的。

我雙手抱胸,揚起下巴譏笑着說:「偵探社就你的地位最低,你就應該每天第一個到偵探社,然後把偵探社打掃乾淨,再泡好茶等我們到來!」

殷月輝聞言,頓時大怒,雙眼通紅地瞪着我大吼:「你說什麼!你把我堂堂的學生會長當什麼了!」

我扭過頭,盯着他大吼道:「當男僕!你別忘了你跟我打賭輸了!」

「你!」殷月輝氣得說不出話來,一張臉漲成豬肝色。

我揚起勝利的笑容,然後踱步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從辦公桌后拿出了一套衣服扔給殷月輝。

他手忙腳亂地接過衣服,望着自己手裏的衣服楞住。「這是我為你準備的制服,從今天開始你就在偵探社穿這套衣服。」我用不容違抗的語氣對他說道。

「你說什麼!你讓我穿這個!」殷月輝瞪着我,額角青筋暴跳。

「當然!」我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在這裏你就要全部聽我的,願賭服輸這句話你總聽過吧?難道你要反悔?那我可要對全校的人公佈你會長大人是個食言而肥說話不算話的無賴咯,到時候大家會怎麼看你我就不知道咯!」我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一副隨便你的表情。

「你……」殷月輝聽着我的話,臉色一陣白一陣紅,「……穿就穿……哼!」他不服氣地瞪了我一眼,然後拿着衣服轉身走進了衛生間。

景夜蓮被我們的吵聲給吵醒了,打着哈欠醒了過來。

他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然後望着自己的雙手發愣,似乎上面開出了花似的。

最近這傢伙是越來越木訥了……簡直就是空前絕後!

我無奈地搖了搖頭。

殷月輝走進衛生間后,過了很久才出來。

望着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殷月輝,Q和景夜蓮皆是一副受到了很大衝擊表情,眼珠子差點從眼眶裏掉出來。

那可是我為了他特別花了重金定製的服裝,一套漂亮的男僕裝,白色的襯衫綴著蕾絲花邊,配上一根粉紅色的領結,下身是一條窄腿的黑色西褲。

殷月輝穿着這套衣服還真是非常的適合呢,看起來就像個斯文儒雅的俊美男僕,要是……忽略他臉上要殺人的表情的話,呵呵。

殷月輝滿臉通紅,咬牙切齒地瞪着我,似乎是想要把我生吞活剝了似的。我想會長大人這輩子都沒有受過如此大的恥辱吧。

哈哈!想到這裏我就心情大好。

我微笑着揚了揚手,對他說:「好了,衣服也換好了,你該盡做為男僕的職責了!先去給我們泡茶,然後打掃偵探社!」

殷月輝捏著拳頭,咬牙切齒地瞪了我一眼,然後扭頭走進了廚房。

過了很久,他才端著茶水走出來,他端著茶走到我面前,然後把其中一杯茶放在我的辦公桌上,至始至終都用通紅的雙眼瞪着我,企圖用眼神來抹殺我。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

我端起他放在我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然後嫌惡地皺了皺眉放下茶杯:「太淡了,一點茶葉的味道都沒有,簡直像白開水。」

我想會長大人出生到現在根本沒有泡過一次茶吧。

哈哈!想到這裏我的心情就更好了。

「你……」他死死地瞪着我,巴不得在我身上用他灼熱的目光燒出兩個洞似的。

「再去泡一杯過來!」我揚了揚手,不悅地命令道。

他端起茶杯放回托盤上,然後不情不願地再次走進廚房。

過了一會兒,他又回到我身邊,把新泡好的茶放在我面前。

我端了起來,喝了一口,皺着眉放下茶杯,表情不悅地說:「太濃了,苦死人了,根本沒法喝!再去泡一杯!」

「你故意整我是不是!」殷月輝再也忍無可忍,一摔托盤,瞪着我大吼道。

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不緊不慢地說:「我是在教你怎麼泡茶,連一杯茶都泡不好,你怎麼當男僕的?」

殷月輝氣得怒髮衝冠,瞪着我大吼:「我堂堂的學生會長又不是專門給你泡茶的!你愛喝不喝!」

我也怒了,站了起來,沖他大吼:「你別忘了,你在我偵探社不過是個男僕,不要擺什麼學生會長的架子,這裏沒人吃你這一套!」

「大家不要傷了和氣……要不我去泡吧……」Q戰戰兢兢地望着我們,舉着手哆哆嗦嗦說道。

「不要你多事!」我生氣地扭過頭,朝他大吼,「他是來學生會打雜的,泡茶本來就是他份內的事!」

Q嚇得縮起了下巴,不敢再為殷月輝說一句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聖羅蘭校園偵探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聖羅蘭校園偵探社 聖羅蘭校園偵探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1節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