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节

第08节

这时一道红色从我眼前一闪而过,如一支离弦之箭射向打火机,当那只打火机落地时,我看到上面的火苗已经灭了。

想象中的大火并没有燃起来。

我随着那道红色消失的方向望去,看到一支塑料玫瑰花正钉在墙壁上。

玫瑰花?!

我和纵火犯都傻了眼。

我记得这是装饰在美术馆内的花,可是是谁呢……?

“是谁?出来!”纵火犯急了,对着幽暗寂静的美术馆大吼。

随之我听见一个脚步声响起,接着我就看到一个颀长的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脸上洋溢着掌控一切般自信的笑容。

“方、晓、山!”我难以置信地望着从天而降般出现的方晓山,下巴砰地砸在地板上。

“哟!小云云,你没事吧?”方晓山举起手向我打着招呼,仿佛根本不是刚从生死线上救下我,而是偶然在街上碰到似的,神情轻松而诙谐。

纵火犯转过身,警惕地瞪着他:“你这个臭警察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跑进小巷里了吗?”

“我突然又改变主意了!不好意思哟!”方晓山暧昧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他玩味的语气似乎是在挑衅纵火犯,纵火犯气得满脸通红:“可恶!就算你出现也没用,我就把你跟这个女人一起和这座美术馆烧成焦炭!”

方晓山摇着一根手指,啧啧道:“这恐怕不行哦!玩火不是好孩子的行为,你妈妈没有教你吗?”

方晓山调侃的语气把纵火犯给惹怒了,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刀,然后掰开刀刃。

锋利的刀刃在幽暗的夜色中闪过一道银色的锐利光芒,纵火犯一咬牙,握着小刀朝方晓山冲过去。只见方晓山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握住了纵火犯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拧,纵火犯惨叫了一声,小刀从手里滑落。方晓山又轻轻一推,把纵火犯推出去好远,那个纵火犯撞在了展示台上,上面的雕塑摔了下来,砸在他身上,他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这一系列动作中,方晓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望着被雕塑砸晕的纵火犯,像刚扫除了一个垃圾似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嘴角扬起一个早就预知一切似的自信笑容。

我突然觉得方晓山好帅哦!

“快给我松绑!”我朝他大喊道,提醒他我的存在。

他转过身,微笑着朝我走来,帮我解开了绳子。

一恢复自由我就从地上跳了起来,扭了扭腰,动了动四肢,舒展着被绑了太久而麻痹僵硬的四肢。

“谢谢你啊!”我拍了拍方晓山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不客气,救小云云是应该的!”方晓山微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挠着头。

我眯起眼睛,眼神一下子犀利起来,仿佛能洞悉一切似的盯着方晓山的眼睛,语气刺骨般冰冷:“你不是方晓山吧?你是谁!”

方晓山愣了愣,随之又呵呵笑道:“我就是方晓山呀,我不是方晓山还能是谁呢?”

“方晓山哪有你这么聪明,身手也哪有你这么好呢?从你掷出玫瑰那一刻就露出马脚了!”我指着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哈哈哈,没想到情急之下居然露馅了!”他仰起头,哈哈大笑。

我戒备地瞪着他,全身警惕起来,再次问道:“你到底是谁!”

“既然被你看穿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方晓山突然一扬手,撕下了一张人皮面具,当他再次回过头时,已经完全换了一张脸——冰山顶上的初雪般晶莹无暇的肌肤,精美绝伦的五官,又高又窄的鼻梁仿佛是精雕细琢而成,尖俏的下巴冷俊据傲。虽然戴着眼罩,但完全不损他一丝一毫的美,反而增添了一股神秘的气质。

眼罩下是一双妖娆的眼睛,眼梢狭长微微上扬,好似描绘在锦图之上百禽之王凤凰的丹眼。更奇异的是他的瞳孔,冰蓝冰蓝的,仿佛把爱情海的海水全注入到了里面,那凝聚的冰蓝色海水在里面静静流动,让看着它的人的心都跟着荡漾。

这张脸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怪盗KING!

我无法置信地瞪大眼睛,好似在做梦似的不真实:“怪盗KING,你不是应该在博物馆偷‘孔雀钟’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离预告的时间还早,我只是来兼职做个好市民!”他朝我暧昧地眨了眨眼睛,帅气得一塌糊涂,害我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呵呵……”不过这个笑话好冷啊。

这个把整个圣罗兰市搅得翻天覆地,在以博物馆为中心,半径为一千米的圈形区域内,造成严重交通堵塞的罪魁祸首居然在这里跟我开着无聊的玩笑。想想都觉得有点天方夜谭。

现在等候在博物馆周围,想要亲眼目睹一下他的尊荣的粉丝,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不过不管你是什么目的,既然被我碰上了,那我绝对不会让你逃脱!

我把手偷偷地伸向手表,想要用隐藏在手表内的网抓住怪盗KING时,他突然勾起嘴角,扬起一个罂粟花般邪美的笑容。

当我正被他的笑容所迷惑时,他突然朝地上丢了一颗红色的小药丸。

什么东西?!

我盯着地上的小药丸愣了愣,谁知那颗药丸突然炸了开来,接着美术馆内就充斥着白色的雾气,接着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

糟糕——是烟雾弹!

我用力赶着眼前的烟雾,可是怪盗KING早就不知所踪了。

“再见了大侦探——后会有期!”

烟雾中传来怪盗KING的声音,可是那个声音已经距离我好远,我赶紧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却因为视线不清撞在了墙上,疼得眼冒金星。

结果可想而知,我还是让怪盗KING给跑掉了。

不过很快,其他警察就赶到了,把晕倒的纵火犯押回了警察局。

我和Q,还有殷月辉录完口供后,就被警察给放了。我向警方陈述了事情的经过,不过对于怪盗KING的事只字未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隐瞒怪盗KING的事,不过我觉得就算我说了,也没人会相信,一个神出鬼没的大盗会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突然有了个兴致来兼职做个良好市民,帮警察抓罪犯。所以至始至终对付纵火犯的人我都说的是方晓山,我想这应该是他晋升的一个好机会,也算报答他冒险帮我偷资料了。

刚走出警察局,我们就听到不远处警笛作响。夜空中有一抹银白色的身影飞过,在月亮的映照下熠熠生辉,后面还紧追着几架直升机。

点缀在林立的楼宇和蜿蜒的道路上的灯火,形成一片璀璨的星海,比天上的银河还要璀璨。那抹银白色的身影如一个幻影般,在林立的楼宇间穿梭着,很快就甩开了身后的几架直升机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中。

我想安山警官今晚又睡不着了吧。

连膝盖都不用动,那座孔雀钟肯定被怪盗KING给偷走了。

“社长,我还有一件事想不透。”

Q扯了扯我的衣服,拉回了我的思绪。

“什么?”我回过头望着他。

“犯人是想烧毁美术馆报仇,为什么又要烧其他几个不相干的地方呢?”Q皱着眉,眼里有深深的疑惑。

我得意地笑了笑,并不打算跟他卖关子:“他是为了扰乱警方的视线,让人以为他是无动机放火,如果一开始他就烧美术馆,警方就会很快锁定跟美术馆有仇的人,也很快就会怀疑到他头上的。”

“原来是这样子啊!”Q瞪大眼睛,恍然大悟。

“装得像个真的侦探似的。”殷月辉在一旁酸溜溜地嘀咕着。

我扭过头,双眼喷火地瞪向他:“殷月辉——你不服气是不是!我们在抓犯人的时候你在哪呢!”

“你以为我容易啊!我被犯人弄晕后塞进了垃圾车——我废了很大的功夫才逃出来的!”殷月辉像是受了很大的冤屈似的,不服气地朝我大吼大叫。

……怪不得我一直觉得他身上传来一股酸臭味。

我和Q非常有默契地后退了一大步。

他看到我们这个样子,脸一下子就黑了,忍无可忍地大吼:“不准嘲笑我!”

“哈哈哈——”

虽然他这么说,但我和Q还是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第二天,关于怪盗KING窃取“孔雀钟”的新闻又占了报纸的整整一个版面。果然不出我所料,怪盗KING又成功地盗取了“孔雀钟”,而安山警官又重复着不知道重复了几次的誓言——发誓下次一定会抓住怪盗KING,不然他就辞职回老家。

不过他好像一直都没有兑现誓言过,呵呵。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圣罗兰校园侦探社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圣罗兰校园侦探社 圣罗兰校园侦探社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8节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