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山洞内的死亡经历

第二章 山洞内的死亡经历

1

“是几千年前埃及古王朝时期流传下来的一本经书——度亡经。”

辰玄野的敌意并没有惹恼路德维希,他依旧脸色平静地回答道。紫蓝色的瞳仁在微弱的火光下呈现如夜空般的深蓝色,令人无法揣摩。

“度亡经?”听到路德维希的回答,我有点意外。令那么多人为之疯狂从而你争我夺了几百年的掩盖在层层神秘面纱下的竟然是本经书!

“玫礼雅公国是怎么丢失那本度亡经的呢?”我有点疑惑地蹙起双眉。如此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会突然丢失,又怎么会流失到如此偏僻隐蔽的德蓝岛,成为马赛人誓死守护的宝物?

“是被几百年前辅佐先皇的丞相偷窃的。”路德维希简短地回答,眼底燃起一丝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愤意。

这样的事情很多国家都发生过,所以对于路德维希的回答我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

“就一本破书,嘁!”辰玄野嗤之以鼻地瞥了路德维希一眼,不屑地哼哼道。

“这本经书就是德蓝岛神话中传说的那件宝物吗?它真的能实现任何愿望吗?”我睁大了眼睛希冀地望着路德维希。

“可能吧……”路德维希撇开脸含糊地应了一声,似乎是没有耐心再回答其它问题,也可能是辰玄野不屑的态度令他感觉不受到尊重。他曲起一条腿,靠在岩石壁上,静静地望着打火机幽幽的火光,不打算再理我。

辰玄野盘腿坐在一边,双手环抱胸前,如同监视犯人似的,充满敌意地盯着路德维希,嘴角始终挂着嘲讽笑容。

我有点尴尬地闭上嘴,抱着膝盖低下头,开始揣摩路德维希的话,并联系起整件事。

如果如路德维希所说,那他拿走马赛族的藏宝图也就情由可原,因为藏宝图和宝物原本都是属于玫礼雅公国的。可是……我已经答应马赛人要把藏宝图找回来,然后交还给他们,答应的事情怎么可以反悔呢……

我到底该成全路德维希的心愿,还是实现对马赛人的承诺呢?

好难抉择……

一边是在我刚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小岛时,给了我许多帮助的路德维希;一边是对我又尊敬又热情友好,如同家人一般的马赛人……我紧皱着眉头咬紧下唇,举棋不定。

“打火机快没气了。”路德维希望着渐渐微弱的火光,轻轻地说道。纤长卷翘的金色睫毛在火光的映照下,就像一根根透明的琉璃丝,脆弱得仿佛一触就断。

路德维希的话让我想到现在的处境根本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眼前最要紧的是我们要活着出去,否则就算找出了答案做出了选择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仿佛大梦初醒,抬起头捏着拳头说:“我们赶快想办法出去吧!一定有办法能够逃出去的!”

“对!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辰玄野从地上跳了起来,斗志满满地大吼道,“这么个小山洞怎么可能困得住我呢!”

“嗯。”路德维希也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把洞口堵得严严实实的岩石堆前。

他沉着脸来回检查着岩石堆,纤瘦的后背挺得直直的,透着一股倔强和孤傲,仿佛是绽放在悬崖上的花朵。过了半晌他回过头,对我们提议:“或许我们可以挖出一个洞逃出去。”

“这怎么可能!这些石头那么重,我们根本搬不动!而且很可能在我们搬动石块时,导致山洞或岩石堆塌陷而被压死!你想害死我们啊!”辰玄野听完路德维希的话,立刻气愤地大声反对。

路德维希想到的可能是目前唯一可以让我们逃出去的方法,可是辰玄野说的话也不无道理,我们很有可能被压死!

“并不是所有岩石都是合我们三人之力都搬不动的。”路德维希面对辰玄野的质问依旧是那么沉着冷静,他侧过身指着山洞右下角的碎石堆说,“这里的石块比较小,而且堆积得没那么严实,我们可以从这里下手,挖个通道然后钻出去。当然危险是很大的,我们很可能没有逃出去反而被压死,所以我们要非常小心!”就算说到死,路德维希的表情依旧是那么冷静,冰冷的眼睛透着一股不屈不挠的倔强。

我听完路德维希的分析,走到他指着的那个角落,弯下腰检查那堆碎石堆。

那堆碎石块杂乱地堆积着,确实如路德维希所说,并没有堆得那么严实,而且最重要的是碎石堆是卡在几块比较大的岩石中间,那几块比较大的岩石又正好撑起了上方和左右两方的岩石的重量。

“或许我们能像玩抽积木游戏那样把那些小碎石抽出来,又不让整个主体崩塌!”我站了起来,竖起一根手指两眼闪闪发光地说。

“嗯!”我一语道出了路德维希的想法,他极度赞赏地望着我,对我报以欣赏的一笑。深蓝色的眼睛在一片幽暗中,如宝石般明亮。

“积木游戏?呵呵,是我三岁起就不再玩的游戏了!好怀念啊——先警告你们,我可是很厉害的,等下输给我不要哭鼻子啊!”辰玄野捋起袖子,迫不及待地说道。他总是有把冒险当游戏,在危险和死亡面前也能笑得如此坦然的能力,这么一说也让压抑的气氛缓解了不少。

辰玄野把生死当游戏的态度,让我和路德维希相视一笑。

这一瞬间我们三个人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打打闹闹的日子。

2

“石头、剪子、布!”

我们三个人默契地围成一个圈,然后猜拳。

经过猜拳,辰玄野是第一个搬岩石的人,我是第二个,路德维希是第三个。

银色的打火机被放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散发着微弱的淡黄色光芒,稍微驱散了一点石洞中的湿冷和我们被困在密封空间中的不安感。

辰玄野活动了一下胳膊,然后蹲下身子抱起一块篮球大小的岩石,我和路德维希的心瞬间悬了起来。辰玄野咬紧了牙关,深呼吸一口气,轻轻往外挪动石头,不敢大幅度的用力。

“小心……”看着辰玄野微微颤抖的双肩,我忍不住出声提醒,却不敢太大声,怕惊动到他。路德维希也抿紧了双唇,盯着那块岩石周围的石头,不敢掉以轻心。

辰玄野没有出声,他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地搬动着石头,仿佛是在搬动一台非常精密脆弱的仪器。石头并不怎么重,可他的额头却沁出了一片细密的汗水。

终于,他把石头搬离了洞口,丝毫没有“惊动”周围的岩石。右下角的石堆露出了一个小缺口,这让我们三个都很激动——这是一个生的希望,我们离外面的世界近了一步!

“呼——”辰玄野把石块丢在一边,然后用袖子抹了把汗,望着我慎重地提醒道,“小心了,果果!”

“嗯!”我用力点了点头,心跳得更加剧烈了。

只要稍微一不小心,我们就可能被压死!所以我绝对要非常非常的谨慎!

我紧张地望着岩石堆,走上前两步,咕噜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仔细挑了一块不会影响主体重量的岩石搬了起来。辰玄野和路德维希同时健步如飞地冲上前,一左一右护在我身边,生怕上面的岩石会突然崩塌压到我。

怦——怦——怦——

心跳声如擂鼓般敲击着我的大脑,我感觉我的双腿有点发软,双手微微颤抖着,仿佛我手里抱着的是可怕的潘多拉魔盒,一不小心就会毁灭整个世界!

咯咯咯……咯咯咯……

石块一点点脱离石堆,我却感觉到周围的岩石有点微微松动,仿佛下一秒整个石堆就会轰然倒塌!

辰玄野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黑曜石般的眼睛直直地瞪着岩石堆。连路德维希都蹙紧了眉毛,深深地望着我,睫毛轻轻颤动着,紧咬着下唇。

哒!

好不容易,石头脱离了岩石堆!

“我……我成功了!”我抱着手里的石头,犹如抱着一个奖杯,差点欢呼雀跃起来!

“干得不错,不过比起我还差点!”辰玄野朝我竖了竖大拇指,然后接走我手里的石块放在一边。

“才刚刚开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路德维希冷静地提醒一句,然后越过我走到乱石堆前。

被我再次搬走一块石块后,岩石堆的缺口更加大了,不过也更增加了危险性,失去了支撑的石堆很可能会突然倒塌下来!那样的话被困在狭小空间中的我们根本无处可逃,只能活活被压死!

想到这里,我的心脏就扑通猛跳了下,恐惧如千万只虫蚁爬遍我的全身,令我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路德维希仔细地查看了一下缺口和周围的岩石,最后胸有成竹地把手伸向一块石头,石头的旁边是支撑着大部分重力的巨大岩石。他小心翼翼地把它抽出来,就像我们在玩积木时极度小心地抽出中间的木块。可是当他抽到一半时整个岩石堆突然摇摇欲坠起来!原来上面的石块堆得比较松,如果抽掉这块,岩石很可能会全部滑落下来!路德维希立刻眼明手快地把岩石塞回了原位。

轰隆隆摇摆不定的石堆瞬间安静了下来。

路德维希暗嘘了一口气,原本镇定的表情此时泄露出一丝担忧和紧张。他半蹲在地上,半眯着眼睛轻蹙着眉毛,更加小心谨慎地勘察着岩石的堆积结构,不敢再出一丝纰漏。

我和辰玄野屏息望着路德维希的一举一动,不敢去打扰他。可是我知道,此刻的我们比路德维希还要紧张。

终于,在思考了半晌后,路德维希稳稳当当地抽出了一块圆润的石头,并丝毫没有惊动周围的岩石。我和辰玄野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缺口越大,抽石块的难度也就越大,但是我们三个人都极其小心,挖隧道的工程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很快我们已经挖了一米多长的隧道,估计再挖一米我们就可以呼吸到外面的空气,看到外面的天空了!这个想法支撑着我们,激励我们为了生存下去不停努力着。

“呼——这是我玩过的最有难度、最刺激的抽积木游戏了!”

辰玄野从隧道中退出来,丢开一块岩石,气喘吁吁地站直身子。此时我们三个都已经大汗淋漓,浑身上下沾满了灰尘和泥,就像三个狼狈可笑的乞丐。

“越有难度才越有挑战性,越刺激才越好玩!”我学着辰玄野的乐观精神动力十足地说道,活动了下筋骨,然后又钻进隧道中。

隧道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出入,这已经是最大限度了,再挖得大些的话石堆可能就会塌陷。我们用从山洞中找到的枯木条和长条型石块作为支柱支撑着整个隧道,可是这些东西所能维持的时间有限,我们必须得加快动作,快点挖通隧道,然后逃出去!

路德维希在隧道口帮我举着打火机,我借着微弱的火光找寻着可以抽走的石块,找到目标后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抽出来,然后抱着石块像条虫子一样匍匐在地上一点点退出隧道。我已经完全顾不得满身的泥土和灰尘,顾不得自己污秽不堪的脸和双手。

喀嚓——

在退出来时我听到隧道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我以为隧道要倒塌了,吓了一大跳。可是当我转头四处查看时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于是我松了口气退了出去。

“呼——呼——呼——”隧道中飘满了灰尘,只能轻轻呼吸的我一退出隧道就像个溺水的人般大口呼吸着。

喀嚓——喀嚓——

这时,隧道中又不断传来一声声清脆的断裂声,堵住洞口的石堆开始摇晃起来!

3

“果果!危险!”

“果果!快离开那里!”

辰玄野和路德维希健步冲上来,一人拉住我的一只手转身就跑!就在同一时间,岩石堆瞬间轰隆隆倒塌,巨大的石头像滚珠般从顶端骨碌碌地滚落下来!

我们三个抱着头蹲在地上,山洞剧烈摇晃着,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崩塌声。打火机也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周围漆黑一片……

此时此刻,潜伏在心底被努力克制住的恐惧,趁着黑暗挣脱了束缚蹿了出来,张开了大嘴要将我一口吞噬。

终于过了很长时间,一切都平静下来。又或者只是过了一会儿,但对于早已被恐惧扼住脖子的我来说,好像有一个世纪之久。

“呼——呼——呼——”

我们三人坐在地上,背靠着石壁气喘吁吁,全身上下已经不剩一丝力气了。没有食物没有水的我们,又饿又渴又累。

刚才挖的隧道已经塌陷,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

而这一次的塌陷,使得山洞被堵得更死了,我们能活动的空间已经狭窄到刚好只能容纳我们三个人。空气稀薄得令人胸口发闷。望着自己的一切努力付诸东流,我的心落到了谷地,彻底绝望了。

“我们今天真要死在这个该死的山洞中了……”黑暗之中,我听到身边传来辰玄野的说话声。一向神采飞扬,像钻石般耀眼的他,此时却像一只战败的公鸡般垂头丧气。

“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都是我的错……”我懊恼地咬着下唇,内心十分愧疚。要不是因为我的疏忽,石堆就不会塌陷;要不是我听到了那声断裂的脆响却不以为然,或许一切还可以挽救。

因为我的疏忽害死了大家,也害死了自己……

我好想见老爸老妈最后一面,我好担心阿武如果知道我死了会有多难过,我也还没给马赛人一个交代……辰玄野和路德维希也一定有牵挂的人和牵挂着他们的人吧。

“不,是我估计错误。”路德维希打断我的话。就算在如此绝望之时,他依旧那么冷静地安慰我。此时的他似乎不知不觉又恢复成那个温柔体贴的路德维希,我几乎要怀疑之前那个用冰冷的目光望着我,说着绝情冷漠的话的路德维希其实只是我的幻觉。

“路德维希……我们是出生入死的伙伴,你一直有把我们当朋友的是不是?你……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好不容易问出了郁积在心中好久的话,我希望在我死之前能够确定我们的友谊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路德维希的呼吸骤然凝滞,一片漆黑中,我隐约看到他仰面一动不动地盯着山洞顶。半晌,他如释重负般艰难地开口,“……其实我……”

嗒——

倏地,有什么落在了我的额头上!

什么东西?我疑惑地抬起手,摸了摸额头——

湿湿的……是水!

我愕然地睁大眼睛,瞳孔难以置信地撑到最大。此时我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望着手指上微微反射着荧光的透明液体,内心一阵狂喜:“是水!这里有水!”

“你说什么!”辰玄野咕噜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像是一瞬间充满了电似的凑到我面前,瞪大的双眼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是哪里来的水?”路德维希也惊讶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精神振作了许多。

“是上面滴下来的。”我转过身在一片漆黑中努力环视着四周,看到我们后方的那块石壁在一片幽暗中反射着点点荧光,我站起身,踮起脚尖努力伸出手摸了摸石壁,发现上面湿漉漉的,“这里有水流出来!”我惊喜地大喊,辰玄野和路德维希立刻凑了过来。

在过去十几年的冒险中,我和老爸老妈也有好几次被困在了山洞或地下墓穴之类的地方,我回忆着老爸老妈教给我的求生技巧,脱口而出道:“有水就一定有出口!我们只要逆着水流的方向找,说不定就能找到出去的路!”

“这么说——我们有救了!”辰玄野一拳击向手掌,高兴地欢呼。

“试试吧。”路德维希赞同地望着我,目光中毫不掩饰赞赏之情。

我们三个伸出手掌贴在石壁上摸索着,寻找着水流的源头。山洞内的岩石中含有磷,在一片漆黑中隐隐闪烁着,就像极光般变化莫测。

“水是从这里流出来的!”辰玄野指着头顶上方两块巨大的岩石间的缝隙,朝我们兴奋地大喊。

我和路德维希立刻凑上去,仔细观察着这两块巨大的岩石,发现有一小股水流正从这两块岩石的夹缝中汩汩流出来。

路德维希捋起袖子抱起其中一块大石用力推了推,只见那块大石轻微摇晃了下。

“来,一起把它搬走!”路德维希咬紧牙关,吃力地说道。

我和辰玄野立刻走上前一步,帮助路德维希一起搬岩石。

“一、二、三!”

我们三个齐心协力,用劲了吃奶的力气终于把岩石搬开了。只见那块地方露出了一个黑黢黢的洞,而水流正是从这个洞口徐徐流出的!

“是出口!”

我们三个对望着,异口同声地喊道。望着这个在彻底绝望中从天而降的生的希望,我们心中的激动难以言喻。

“快离开这里吧!”辰玄野说完攀着岩石钻进了洞中。

也是,我们已经被困在山洞中缺水缺食物好久了,虽然不知道这个暗洞有多长,是不是真能通到外面也是个未知数,但是我们耽搁得越久体力就消耗得越快,一定要赶紧想办法出去!于是我也攀着岩石爬了进去。路德维希没有说一句话,毫不犹豫地跟在我身后。

洞很窄,仅仅能容纳一个人,我们膝盖贴着洞壁,弯着腰一点点爬行。洞内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唯一的感觉是地面很潮湿很凉。我们只能顺着通道不停往前爬,祈祷在通道的另外一端是光明的出口在等着我们。

由于洞内太黑了,我完全看不到前面的辰玄野,也无法回头看后面的路德维希,只能根据粗重的喘气声辨认出他们确实在我身边,这才让我不至于在一片漆黑和狭小的空间中惊慌失措。

黑暗……无止无尽的黑暗……

无法伸展四肢,再加上之前挖隧道消耗了过多的体力,才爬了一会儿,我们就已经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我的全身像被压路机辗过一样酸痛无比,四肢虚软无力,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我真想躺下来好好地睡上一觉,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在心里不停鼓励自己要坚持、要振作,绝对不能输给自己!

倏地,眼前出现了一道微弱的光!就像是晨曦穿破厚重的云层,丝丝缕缕的,有点朦胧却又是那么清晰和真实!

“光!”我无法置信地睁大眼睛,微弱的光线投射在已经习惯了黑暗的瞳孔上,带来轻微的刺痛感。

“我看到出口了!”辰玄野回过头兴奋地大喊道,“就在前面!”他的脸背着光,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可是他那对乌黑的瞳仁却像北极星般耀眼,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路德维希!我们终于找到出口了!”我回过头望着路德维希,无法抑制内心如海浪般汹涌澎湃的激动。

路德维希望着我沉默不语,因为过度疲劳而失去血色的脸上轻轻绽开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就像雨中的百合花,脆弱又坚强。

4

走出山洞的那一刻,我们如同重获新生!

天色已近黄昏,夕阳染红了整片天空,森林里弥漫着紫红色的霞光,瑰丽得仿佛仙境。虫蚁和野兽都已经进入了栖息和潜伏的状态,空旷的森林很安静,隐约可以听到悦耳的鸟鸣如笛声般回荡,久久不散。

我舒展着四肢,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忘记了身心的疲惫,一心感受着大自然:“我终于出来了,世界太美好了!”

“这么个小山洞怎么可能困得住我呢!”辰玄野面对着天空伸了个懒腰,橘红色的夕阳洒了他一身。他神采飞扬的脸上沾满了灰尘和泥土,却掩盖不了他身上耀眼的光芒。在一片辉煌的夕阳下,他就像是一位凯旋归来的战士,背着一身的荣光!

路德维希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挺直身子对我们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分道扬镳吧!”他和我们保持着距离,就像个戒备又冷漠的陌生人。温暖的笑容再次从他脸上退去,冷硬的盔甲再次穿在了他身上。

我的手僵在了半空,无法置信地睁大眼睛望着熟悉又陌生的路德维希。

辰玄野脸上的笑容瞬间退去,乌黑的瞳仁深处燃起愤怒的火苗,瞪着路德维希慢慢地握紧了拳头,就像一只正在积聚怒火的狮子,随时会扑上去把他撕个粉碎。

路德维希却仿佛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怒火似的,依旧冷漠淡然地说:“今天我就放过你们,但是我不允许你们再来妨碍我们,否则下次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他冰冷的紫蓝色眼睛如两栖动物般犀利地盯着我们,一字一句地警告着,突然令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是一阵从北极吹来的风席卷过我的全身,令我在一瞬间冻结。

我攥紧了衣服下摆,连指甲戳进了手心也感觉不到疼痛。我张了张口,可是声音却梗在嗓子口,发不出来。为什么路德维希又再一次和我们划清界限,用看敌人的目光望着我们?

“你这个混蛋!又找揍是不是!”辰玄野眼底的怒火就像野火燎原般汹涌,两只拳头捏得咯咯响。眼看着他要再次扑上去揍路德维希,我立刻眼明手快地冲上前拉住他。

“不要!辰玄野……”我用劲全身的力气拉住如脱缰的野马般疯狂的辰玄野,我不想再次看到他们俩打得你死我活。

“话就说到这里,你们好自为之。”路德维希以一副置身事外的淡然态度,漠然又不屑地瞥了我们一眼,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他冷漠的背影在霞光下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森林深处,是那么干脆不拖泥带水。

“这个骄傲的臭小子!”辰玄野一把甩开我,一拳砸在树干上。大树颤栗了一下,抖落了两片枯叶,簌簌落下。

我咬着下唇,就像只战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站在一边。我以为路德维希把他的秘密告诉我,我们就又能像以前一样并肩做战,对抗一切困难险阻。原来不是,原来这一切只是我一个人的奢望,他心里和我想的根本不一样。

“走吧。”辰玄野突然放下手,转过身对我说。怒气已经从他脸上退去,此时的他平静得有点丧气,乱糟糟的头发和满是污泥的衣服看上去有点颓废。

“去哪里?”我有气无力地问。现在皇后的人一定在到处追捕我们,我和阿武住的小木屋还有辰玄野家的宅院肯定是不能再回了,皇后的人肯定在那里埋伏着,如果我们回去等于是自投罗网。

“我有个安全的地方,保证皇后找不到。”辰玄野胸有成竹地笑了笑,颓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光彩。

于是我毫不怀疑地相信了辰玄野,跟着他来到了那个安全的地方。

那是一栋建在悬崖上的别墅,低矮的正方形建筑隐藏在林立的岩石后。从远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真的很难发现这栋小别墅。这里确实是个很好的藏匿点。

别墅用白色的大理石建成,还有为了采光而独特设计的圆弧形窗,非常优雅精巧。

我们刚走近别墅,就看到一个顶着一头火红色头发的男生从别墅里欣喜若狂地冲出来。待他跑近了,我才发现那是和我们在温泉旅馆走散的红毛小子!

“老大!老大!你终于来了——我担心死你了!”红毛小子冲到我们面前,一把抱住辰玄野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

“脏死了!快滚开!”辰玄野拎起像八爪鱼般扒着他不放的红毛小子,嫌恶地丢到一边。

红毛小子瞥了我一眼,突然发觉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抹了两把眼泪,收敛了一下情绪说:“老大,我按照你的吩咐把屋子收拾好了,我们快进去吧!”

“辰玄野,你什么时候吩咐红毛小子的?”我疑惑地问。自从在温泉旅馆被皇后的人追捕后,我们就和红毛小子失散了,这之后我并没有看见辰玄野有和红毛小子联络,而且他也没有机会和方式联络红毛小子,他是怎么办到的呢?我越想越奇怪。

“小乌鸦,早上老大他担心会遇上麻烦,所以就没让我跟在他身边,而派我到这里来等你们的消息。老大说如果天黑之前你们没来,就说明你们遇上麻烦了,让我带上兄弟去救你们。眼看着天要黑了,我真是担心死了,还好你们在天黑之前回来了!”红毛小子说着说着眼里又开始洪水泛滥。

听了红毛小子的话,我的心有点震撼。原来表面上莽莽撞撞直来直往的辰玄野,处事还是非常谨慎缜密的。

夕阳已经沉入了地平线,霞光完全从天际退去,天空从烟灰色往深蓝色渐变。涨潮的海水涌动着,激起一个个浪头拍打着崖壁,就像一只猛兽在挣扎,发出撼人的嘶吼。

红毛小子把我们带进了别墅,别墅内的布置简洁舒适,完全没有辰玄野建在湖中央的豪宅那般豪华,就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样温馨。

我和辰玄野洗完澡后来到餐厅,桌子上已经摆上了热腾腾的美味佳肴。饥肠辘辘了一天,此时面对这一桌香气四溢的佳肴,我的肚子立刻咕噜咕噜地叫嚣起来。

“老大,小乌鸦,快坐下来,尝尝我的手艺!”红毛小子招呼着我们坐下,然后拿起饭勺给我们盛饭。

我这才发现这栋别墅里一个佣人都没有!原来房间是红毛小子收拾的,饭都是红毛小子做的!我第一次对红毛小子刮目相看,原来这个小子并没有那么讨厌!

接过红毛小子递给我的饭,我毫不客气地尝遍所有的菜,惊讶地发现味道居然特别好!

我们一边吃一边谈起正事。

“这栋别墅是我匿名买的,而且也没有其他人来过,所以皇后不可能查到这里。”辰玄野用餐巾擦了擦嘴,胸有成竹地说。

“可我们总不能一直躲在这里吧!我答应过马赛人,要在一个月内把藏宝图交还给他们的。现在皇后他们正拿着藏宝图找经书呢,如果经书被他们拿走了,我要怎么向马赛人交代?而且马赛人也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我放下手里的哈密瓜,越想就越着急。

虽然经书是玫礼雅公国的,可是现在还不能让路德维希拿走。如果经书失踪了,马赛人肯定会一口认定是辰玄野盗走的,到时候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可能会永远被关在部落里,而辰玄野更可能被马赛人杀掉!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整颗心高高地悬在了半空。

“当然不是坐以待毙!”辰玄野眯起眼睛握紧面前的杯子,仿佛他手里握的就是皇后和路德维希,要把他们捏个粉碎!

“老大!我们去揭发皇后的阴谋吧,把她赶出德蓝岛!”红毛小子拍着桌子,义愤填膺地大声说道。

“不行!我们没有证据。贸然去揭发皇后,说不定会被他们反咬一口,然后说我们不尊重玫礼雅公国什么的,那就麻烦了。这牵涉国际问题,我们要特别谨慎。”此时的辰玄野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沉着冷静,分析问题透彻犀利。

“嗯。”我赞同地点了点头,觉得辰玄野说得非常有道理。

“那我们要怎么办啊老大?难道就任凭他们骑在我们头上,胡作非为吗?”红毛小子不服气地捏着拳头,因为愤怒脸涨得通红。

“少安毋躁,明天开始你带着兄弟暗中监视皇后一行人,他们稍有动静就回来汇报。”辰玄野转过头对红毛小子命令道。

“遵命,老大!”红毛小子肃然起敬,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敬了个礼。

“我一定会抓到他们的把柄,把他们赶出德蓝岛的!”辰玄野捏着拳头,咬牙切齿地发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山洞内的死亡经历

4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