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两名神秘考古学家

第三章 两名神秘考古学家

1

午后,温暖的阳光穿透了玻璃窗,洒满了整个客厅。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的蓝天白云,就像水彩画般让人心旷神怡。透过落地窗可以把蔚蓝的大海一览无疑,此时正有几只白色的海鸥,在地平线上来回飞翔,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客厅中央,四十三英寸的液晶电视里正厮杀得不可开交。

随着“砰砰砰——”三声枪响,电视屏幕上立刻血溅四射。伟岸英俊的男子“啊”了一声后,颓然倒地,接着红色的液体从屏幕上方汹涌流溢下来,模糊了整个画面。

GAMEOVER!

几个醒目的大字在屏幕上闪烁不停。

“你怎么那么笨啦!一个小时死了七次了!”辰玄野捏起拳头,用力垂了我的脑袋一拳,脸上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居然打我的头!你想把我打成笨蛋吗!”我抱着被打得一阵阵发麻的脑袋,忍无可忍地回吼。这个混蛋——居然那么用力地打我!还打我最重要的脑袋!

“你本来就是笨蛋!说不定我打两下还开窍了呢!”辰玄野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平时看你挺机灵,鬼主意挺多的,怎么玩个游戏却那么笨?”

“我很少玩,经验不足嘛!”我不服气地白了他一眼。从小和父母走南闯北,根本没机会玩电脑游戏嘛,这个小子居然还取笑我!

“真是只菜鸟,看我的!”辰玄野一把夺走我手里的游戏手柄,然后自顾自地炫耀起他精湛的技术。

液晶屏幕里,辰玄野扮演的杀手,一会儿用钢丝,一会儿用麻醉剂,就像躲在黑暗中无声无息潜行的死神,所到之处死尸一片,而他自己却连一片衣角都没有暴露。

如此精湛的杀人表演让我暂时抛开了心里的不安——我们已经躲在别墅里三天了,可是红毛小子和他带去的人依旧没从皇后那边调查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和异常的动静,这让我的心越来越无法平静。仿佛有一个阴谋在我们不知不觉中急剧酝酿着,如同黑色的死水从四面八方无声无息地汇聚,令人毛骨悚然。

“看吧!我马上就要闯过去了,这次肯定能刷新十五分钟的通关纪录!你这只菜鸟就学着点吧!”辰玄野握着手柄,灵活地操作着,坚毅的下巴高高翘起,骄傲得像个帝王。

嘁!这个气人的家伙。我趁他不备一把从他手里夺过手柄。

“喂!还给我!”辰玄野望着因为失去操作,像木偶般一动不动的游戏角色,着急地大叫。

“哈!不给,看你怎么打,看你怎么刷新纪录!”我得意地朝他吐了吐舌头,然后把手柄死死抱在怀里,像保护着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宝物似的。

只见屏幕里突然蹿出了一大堆穿着黑西装的人,然后拔出枪围攻起辰玄野的杀手角色。

“砰砰砰——”杀手一下子被射成了马蜂窝!

“啊!我的血要没了!快把手柄还给我!”辰玄野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就差抓着头发发狂了。

“哇哈哈哈哈——”我仰天长笑,好不痛快。辰玄野突然扑了过来,我立刻眼明手快地躲开。

呃——

屏幕里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号,接着醒目的“GAMEOVER”不停闪烁起来。

“啊!死了——都怪你!”辰玄野握紧了拳头,梗起了脖子,瞪着我两眼直喷火。

“哈哈哈哈!”下午被他骂了一个小时的笨蛋了,这下终于报了雪耻。

“老大!我回来了——”这时红毛小子跑进了客厅,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也成功阻止了一场“战争”。

“今天有什么成果啊?”辰玄野收敛了一下表情,坐回沙发上,严肃地望着红毛小子发问。我也坐回沙发上,盯着红毛小子,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今天的调查结果。

红毛小子眼睛在茶几上扫了一圈,拿起一杯可乐,咕噜咕噜喝了个底朝天,打了个嗝之后才开始汇报:“老大,我和兄弟们好不容易才潜进了路德维希家的厨房,从他们的厨子口中套出,皇后最近从国外请来了两位考古学家,而且还神神秘秘的!我觉得这两个考古学家肯定有问题!一定是皇后新找的手下!”红毛小子蹙紧了眉头,一再强调着他的推测,仿佛戳穿了皇后的一个重大阴谋似的得意洋洋。

“嗯……”辰玄野摸着下巴,沉着脸点了点头,“皇后突然神秘兮兮地请两位考古学家来德蓝岛,一定和藏宝图有关。”他漆黑的瞳孔骤然收缩,一道犀利的光从瞳仁深处射出。

“我觉得那两位考古学家是皇后请来解读藏宝图,协助他们找寻经书的。”之前皇后找到了藏宝图,可是却一直没有拿着藏宝图去找寻宝藏,一定是因为她无法解读藏宝图,又或者是找寻经书的工作难度太大,她无法独立完成,于是才会想到找两位寻宝的专家——考古学家来协助她。

“那我们该怎么办老大?经书快要被他们夺走了!”红毛小子抓着一头乱糟糟的红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你继续带人监视皇后一行人,要是他们解读了藏宝图,带着人出动去寻宝,我们就出去阻止他们!想办法把藏宝图和经书夺回来!”辰玄野盯着红毛小子,目光如箭般犀利。此时的他就像个发号施令的元帅般利落帅气。

“是,老大,我明白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红毛小子“咚咚咚”猛敲了三下胸膛,信誓旦旦地保证。

就这样,又过了四天。

这几天中,红毛小子又搜集到了更加惊人的消息——皇后从国外请来的两位考古学家居然逃跑了!皇后正派出大把人十万火急地寻找着。

这天,天空从一早开始就灰蒙蒙的,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着。到下午时更是电闪雷鸣、雨势如洪,仿佛瓢泼盆倾。

滂沱的雨幕中难辨东西,云端不时传来隆隆的雷声,为暴雨擂鼓助威。整个德蓝岛都被雨幕笼罩着,一切都静止了,连邪恶都仿佛被这场雷雨给压制了。

我和辰玄野坐在客厅里,百无聊赖地下着国际象棋。不时有几道响雷挟着闪电撕裂乌云密布的天空,把客厅照得雪亮。立体的棋子在黑白的棋盘上投下凄厉的影子。

砰——

客厅的大门突然被推开,吓了我们一跳。我捏着棋子和辰玄野同时回过头,只见红毛小子兴冲冲地跑了进来,脸上的笑容就像一朵怒放的花朵,看来他的心情非常兴奋,一定是调查到情报了!

“老大!老大!我这次可是立下大功劳了!”红毛小子冲到我们面前,捏着拳头哈哈大笑,仿佛是中了头彩似的。

“哦?你立了什么功劳了?”辰玄野瞥了眼红毛小子,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微微上扬的眼角带着笑意。

“老大!我这次给皇后来了个釜底抽薪,她现在一定急得团团转呢!”红毛小子兴奋地大声说,满面红光,就差捶胸大笑了。

“你做了什么?”辰玄野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冻结,一把拽起红毛小子的前襟紧张地问。

“我……我……”红毛小子对上辰玄野严厉的眼神,立刻吓得冷汗直流,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清楚。

“我不是派你去暗中调查,让你别轻举妄动以免暴露行踪吗!”辰玄野狠狠拽着红毛小子,额头上的青筋暴跳,横眉竖目地瞪着红毛小子。

天!这小子不会是去皇后府上捣乱了吧?我无法置信地抱着脑袋,后悔得不得了,自己居然会相信这个笨蛋能办成什么大事!

“不……不是啊……老,老大……你让我把话说完啊!”红毛小子被辰玄野拽得不得不踮起脚尖,拱着手低声下气地求饶着,瘪起的嘴唇透着满腹的委屈。

“快说!你到底闯了什么祸?”辰玄野哼了一声,一把放开了他。突然恢复自由的红毛小子毫无防备,一个趔趄朝后退了一大步。

红毛小子暗嘘了口气,捋了捋被辰玄野抓得皱巴巴的前襟,委屈地瘪了瘪嘴说:“我今天带着兄弟们埋伏在路德维希家附近,调查了一天一无所获,但是开车回来时在路上碰到了两个人!你猜那两个人是谁?”

“谁啊?不会是那两个逃走的考古学家吧?”我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抽搐了两下,现实生活中没有这么戏剧化的事情吧?

辰玄野也是一脸僵硬的表情,好像对红毛小子的问话没有表现出丝毫兴趣。

“小乌鸦!你真是太聪明了!”红毛小子蓦地指了指我拍手大叫,害得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什么?你把皇后正在找的人带回来了!”我和辰玄野瞪大了眼睛,异口同声道。

“哈哈哈哈——皇后现在一定急得团团转呢!哈哈哈哈——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她要找的人会被我们劫走了!我这招釜底抽薪不错吧?看她还怎么解读藏宝图找经书!哇哈哈哈……”红毛小子插着腰笑得前俯后仰的,别提有多得意了。

这……这小子……该说他是胆大还是卤莽呢?我和辰玄野无奈地对望了一眼。

不过,红毛小子的这一举动很可能将扭转整个局势,以前我们都是很被动地被皇后追捕着,这次说不定我们可以化被动为主动!那两位考古学家一定知道皇后那里的不少秘密!

“对了!我去把那两位考古学家带进来,他们已经两天没吃东西,没好好睡觉了!”红毛小子突然拍了下额头,急匆匆地跑出了客厅。

2

不一会儿,他就带着两个衣衫褴褛的人走进了客厅。那是两位东方人,一男一女,头发乱糟糟,浑身脏兮兮,而且还湿透了。要是红毛小子不事先说明他们俩是考古学家,我和辰玄野一定会认为红毛小子把两个乞丐带回了家。

那对考古学家朝我们走了过来,那女的突然抬起头,睁大了眼睛望着我激动地大喊:“果果!”

突然听到纯正的中国话,突然听到魂牵梦绕了我大半年的声音,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我没听错吧?

我睁大了眼睛,仔细辨认着那张满是污垢却依旧掩盖不住精巧的五官和闪烁着泪光的美丽眼睛,一股温热的泉流从心底涌了出来,鼻子一酸,两行热泪顺着面颊流下。

“老妈!”我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老妈。我没做梦吧?不会等我醒来这一切就瞬间消失了吧?

“果果!”老妈回抱住我,那熟悉的怀抱,温暖的体温,让我的眼泪掉得更凶了。

“果果!”旁边的那个男人热泪盈眶地望着我们,激动地叫了我一声。我这才从那堆乱糟糟的刘海下认出了那副熟悉的金边眼睛,和那个温暖的笑容。

“老爸!”我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搂住老爸,我们三个人就这样抱作一团激动地痛哭起来。

“我好想你们啊……老爸老妈!呜呜呜呜……”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在德蓝岛上和老爸老妈团聚,我真想用力掐自己一把,来确定现在不是一场梦!

“老妈也好想你啊,果果!呜呜呜呜……”老妈抚摸着我的头发,又摸了摸我的脸,流着泪心疼地说,“果果……你瘦了……”

“老爸老妈……你们也瘦了。”看着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老爸老妈我也是一阵心酸。

“老爸和老妈找你……找得……好辛苦啊!”老爸摘下眼镜,抹了两把眼泪,哽咽地说道。

“老爸老妈!我不知道该怎么联络你们……呜呜呜呜……”想到自己和老爸老妈失散后,一个人漂流到这座人生地不熟的小岛,还受了那么多苦,我就觉得很委屈。有好多话想对老爸老妈说,好想像以前一样窝在他们怀里撒娇。

“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真是太好了!”老爸伸出手环住我和老妈,我们三个人又抱头痛哭起来。

“好感人……”红毛小子拉起袖子的一角,抹掉眼角划下的一颗热泪,不停抽泣的鼻子红通通的。

辰玄野站在一边,目光温柔地望着我们,嘴边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

我们一家人抱头痛哭了一阵后,才坐下来聊起正事。

“老爸老妈,你们怎么会和玫礼雅公国的皇后牵扯在一起?”我疑惑地歪着脑袋,不记得老爸老妈认识玫礼雅公国的国王和皇后或者其他大臣啊。

“自从你失踪后,老爸老妈就到处找你,跑遍了世界各地。当我们正在西班牙找你时,皇后派人找到了我们,说是听说我们在考古界享有知名的地位,所以希望我们能帮皇后解读一份藏宝图。我们看过那份藏宝图的一部分复印件后,非常感兴趣,于是就答应了他们。”老爸一边拉过我们在沙发上坐下来,一边耐心地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我们。

“那你们来到德蓝岛后,看到了那张藏宝图?”我睁大了眼睛,迫不及待地问。辰玄野和红毛小子也一动不动地望着老爸老妈,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是的。”老爸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接着说,“来到德蓝岛后,皇后就把那份藏宝图的原件给了我们,然后把我们关在书房里,命令我和你老妈解读藏宝图。”

“那后来你们怎么会逃了出来,皇后还派人十万火急地寻找你们呢?”我瘪起嘴,斜睨着老爸老妈。依照我对老爸老妈的了解,他们俩才不会乖乖听话,老老实实地替皇后解读地图。他们一定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老爸老妈虽然是考古学界享有盛名的考古学家,可也是大家避之唯恐不急的大瘟神。因为他们的出现肯定会引起一场大劫难!

去年老爸老妈为了调查莫扎特之死,跑到莫扎特在奥地利萨尔茨堡市的故居,想要偷他那份在死前未能完成的《安魂曲》手稿,却不小心引起了一场火灾。

前年老爸老妈为了揭开史前巨石柱之谜,亲临位于英国南部索尔兹伯里平原,却不小心引起其中一根巨石柱的倒塌,巨石柱摔成了两截。当地文物保护协会会长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场心脏病发被送进了医院。

这样的事情……真是数不胜数。

“我们偷走了藏宝图!呵呵呵呵……”老妈美丽的大眼里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掩着嘴吟吟笑了起来,就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

“什么?!”我和辰玄野以及红毛小子三个人顿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上帝啊!我的耳朵没背叛我吧?

“你们居然偷了藏宝图?!”我以为这几天的震惊已经够多了,没想到老爸老妈给我带来的震惊竟然如同一个炸弹般更加有威慑力!这下皇后不杀了我们才怪……

“哦呵呵呵呵……那个老巫婆居然命令我们,还把我们关起来!她以为用钱就能收买我们吗,现在她一定气得鼻子都歪了!”老妈从随身的跨包里掏出一份卷起的羊皮卷,得意洋洋地在手里扬了扬。

我看到她手里的羊皮卷顿时两眼放光:“老妈!这就是藏宝图吗?”

“是啊!宝贝,那老巫婆现在找这东西都快找疯了呢!我们要抢先一步按照藏宝图上的指示找到经书,然后带着经书回圣罗兰!这将是一个重大发现,可能会改变历史呢!”老妈看出了我的好奇,把羊皮卷递给我。

我视如珍宝地颤抖着手接过羊皮卷,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展开摊在茶几上。棕黄色的羊皮卷已经非常老旧了,应该有几百甚至上千年的历史了。上面绘制着很多曲线和符号,非常抽象和原始,就算拥有极其丰富的想象力,恐怕也很难读懂这些晦涩难懂的符号。

这就是马赛部落被盗的羊皮卷……我终于把它找回来了!

莽莽撞撞的老爸老妈这次真的是帮了个大忙,要不是他们把藏宝图偷了出来,等一个月的期限到来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向马赛人交代呢。

我把羊皮卷重新卷了起来,然后抬起头对老爸老妈说:“这张羊皮卷我就拿走了。”

“啊?”老爸老妈顿时下巴落地,难以理解地皱紧眉头问,“你要这张藏宝图做什么?果果。”

“这张羊皮卷原本是当地原始森林里的马赛人的,是皇后从他们那里盗取的。我答应过马赛人,要帮他们把羊皮卷找回来,然后交还给他们。答应的事不能食言,所以这次你们就放弃立功的机会吧!”

虽然路德维希曾说过藏宝图上记载的经书原本是属于玫礼雅公国的,可是我答应马赛人在先,而且这还牵涉到我下半生的自由和辰玄野的性命,我只能取重舍轻。而且我对皇后的蛮横做法也不赞同,她不但派人追捕我和辰玄野,还把老爸老妈抓了起来,这也算是个小小的报复吧!

“可是果果……”老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爸打断——

“好吧!藏宝图你就拿去还给马赛人吧。”老爸抓着老妈的手,望着我微笑着说。他温柔的目光穿过镜片落在我身上,令我的心里暖暖的,仿佛阳光普照。

我就知道老爸最通情达理,对我最好了!

“谢谢老爸!”我喜滋滋地收起羊皮卷,心里暗暗想着,能和老爸老妈团聚真是太好了!

“等你把藏宝图还给马赛人后,我们全家就离开德蓝岛,回圣罗兰吧!”等我收好羊皮卷,老爸推了推眼镜说道。

“好的!”我想也不想就答应了。我终于可以回到圣罗兰市,恢复正常的生活,享受我的美好青春了!

“真是太好了,我们全家又可以在一起了!”老妈拍着手雀跃不已。

“我已经是名高中生了,回圣罗兰市后我一定要做一名普通的高中生,所以这三年里我不会再和你们去冒险了,你们也不要再引诱我哦!对了,我推迟报到了那么长时间,不知道圣罗兰贵族学院会不会拒收我……这三年里我绝对不能缺一堂课……我要……”我不停地幻想着即将到来的美好生活,憧憬着我梦寐已久的贵族学院。

可是与我的开心截然相反的是,辰玄野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手支着下巴,静静地望着窗外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停坠落的雨滴。两条纤长的眉紧紧蹙了起来,在眉心耸起一个小山丘,眉眼间是一片难以消散的阴影。他紧抿着嘴一声不吭,好像有难以述说的心事。

或许他是在紧张明天要去见马赛人,又或许他是在担心皇后知道她请来的考古学家其实是我的父母后会对我们不利吧……

3

第二天我们就决定离开别墅,拿着羊皮卷前往马赛部落。我和老爸老妈决定了,把羊皮卷还给马赛人后,我们全家人就离开德蓝岛回到圣罗兰市,远离冒险,像普通人般生活。

与昨天截然不同的,今天的天气格外晴朗。经过大雨洗礼的德蓝岛异常洁净美丽,天空没有一丝瑕疵,明丽得仿佛是水彩画。环绕着德蓝岛的太平洋平静无波,就像是一块透明的蓝宝石。

并没有什么行李,我们只是收拾了些随身物品,然后就离开了别墅。红毛小子锁上别墅的门,然后跑进了车库把车子开出来。

辰玄野站在一边,两手插在裤袋里,漫不经心地看着不远处的大海。金色的阳光勾勒出他美丽绝伦的侧脸,他的眼睛在明媚的阳光下却有点黯淡无光,仿佛是蒙上了雾气的玻璃珠,所有的心思都被模糊在了那层雾气后。

自从昨天我和老爸老妈团聚后他就一直有点闷闷不乐的,笑容消失在了他的脸上,视线总是有意无意地躲避着我,就算和我偶然撞上也会立刻躲开。真不知道我又哪里惹他生气了!

可是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他生气的脸,再也看不到他跩跩的笑容,听不到他叫我“小乌鸦”,我的心里就莫名其妙地难受起来。

曾经令我如此讨厌,恨不得能立刻离开的德蓝岛,此时却让我那么依依不舍;曾经被我当成仇人般痛恨的辰玄野,此时也那么让我留念……还没有离开我已经开始怀念了……

他是不是也和我有一样的感觉呢?我离开德蓝岛后他会不会想念我?

“老大!小乌鸦、伯父伯母!快上车吧!”

就在这时,红毛小子已经把车子开到了我们面前,跳下了驾驶座,打开了车门一脸微笑地恭候着我们上车。

老爸老妈把随身的挎包扔进了车里,然后笑眯眯地坐了进去。他们已经梳洗一新,恢复了平日的光彩。

我跟着老爸老妈坐进了后排的座位,辰玄野坐到了副驾驶座上。红毛小子砰地关上了车门,然后跳上了驾驶座。车子很快就发动起来,平稳地往山下开去。

云朵的影子掠过车窗,清爽的风从车窗的缝隙中溜进来。

明明很平静,可我的心却怦怦直跳。望着远处的大海,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不祥的预兆。那平静的海面下,是否正暗流汹涌?

老爸伸出手把我和老妈拥在怀里,我歪着头靠在老爸的肩膀上,望着笑吟吟的老妈和温柔的老爸,感觉又回到了从前。

或许是我想多了,或许是好久都没有这么平静安心,以至于让我不敢相信这美好的一切。

很快一切都会过去,等我把羊皮卷还给马赛人,我就能永远和老爸老妈安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没有纷争,没有阴谋,没有冒险。

车子顺着下山的路,绕了几个弯来到山脚。可是我们的车子刚驶上山下的公路,就有几辆车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冲了出来,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吱——

红毛小子一惊,连忙猛踩刹车!

我们的车子剧烈地颠簸了下,车尾打了个旋停在马路中央,还好没有撞到那几辆横冲出来的陌生车子。

坐在后排没系安全带的我和老爸老妈狠狠地撞在前座上,轮子摩擦地面发出的吱吱声还在脑袋里回响着。

我扶着被撞得找不到东南西北的脑袋抬起头,只见马路两旁的树林里又嗖嗖冲出了好多黑色的车子,很快就把我们团团包围。

“老大!我们被包围了!”红毛小子握着方向盘,慌张地东张西望。

“冲过去!”辰玄野握紧了拳头,盯着对面那辆横向截断我们去路的黑色车子,咬牙切齿地说。

“可是老大……这样很危险……”红毛小子小心翼翼地看着隐忍着怒火的辰玄野,颤声说道。

“叫你冲过去就冲过去!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辰玄野转过头,瞪着红毛小子恼火地吼道。

“是……是老大!”红毛小子打了个寒噤,立刻挺起胸膛大声应道。

红毛小子再次发动了车子,排气管“噗噗噗”地喷出浓烟,就像一只卯足了劲蓄势待发的公牛!

这些突然冲出来拦住我们去路的车子是哪里来的?他们有什么目的呢?难道……是皇后派来的!

我的心脏扑通猛跳了一下,愕然地瞪大了眼睛,折射在玻璃上的阳光刺痛了我的眼角膜。

红毛小子死死地握着方向盘,两眼直直地盯着对面那辆黑色的车子,一大滴汗从他的额角滑落。正当他抬起脚打算用力踩下油门时,对面那辆车里突然伸出了一只手,金色的袖管盖住了手腕。只见那只手里握着一个银色的金属物体,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红毛小子望着那个耀眼的银色金属物体,张大了嘴巴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浑身就像瞬间被冻结住似的,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我眯起了眼睛,这才看清了那个银色的金属物体——竟是一把枪!

4

我们所有人都望着那把枪一动不动,仿佛被施了定身术。

只见对面那辆车的副驾驶座旁的门被打开,那个手握着枪的人从车子里走了出来。从云端流泻下来的阳光落满了他的全身,丝丝缕缕的光线勾勒着他微卷的金发,高耸的眉骨下是一对比大海还要深邃的紫蓝色眼睛。包裹在金色华服下的身躯纤细修长,衣服的下摆在微风下轻轻翻飞,就像一只艳丽的蝴蝶。他的外表美得令人目眩,可是那对冰冷的瞳仁却又冷得令人颤栗。

路德维希!

我的心脏骤然紧缩,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猛然攥住似的,难受得无法呼吸。

路德维希持着枪一步步走上前,风吹起他半透明的发丝,他美丽的脸就像是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具,姿态就像送葬的死神般优雅凛冽。

旁边包围住我们的车子里也走下了很多穿着红制服和靴子的持枪男人,他们一下子以我们的车子为中心围拢上来。路德维希走上前,把枪口对准我们的玻璃。

“硕博士、硕夫人,请跟我们回去,不要在外面乱跑了,外面不安全。”他面无表情地举着枪,隔着玻璃对准了坐在窗边的老妈,语气谦虚却不容反抗。

老妈睁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路德维希,整个人缩在老爸怀里瑟瑟发抖。

“好的。”老爸沉着冷静地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打开车门。

路德维希举着枪让到一边,可是枪口依旧对准了老爸老妈。旁边那些保镖也持着枪瞄准了我和辰玄野以及红毛小子,防止我们轻举妄动。

那一瞬间,我第一次对路德维希产生了恨意,不再为他的行为找借口安慰自己。

或许是我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路德维希其实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伙伴,从前的回忆都是谎言。

我们高举着手,像傀儡般乖乖地走下车子。不远处停泊着一辆黑色的林肯车,车窗用的是魔术玻璃,里面的人看得到外面,可是外面的人完全看不到里面。我感觉有一道犀利的目光从那扇玻璃后面透射出来,正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我们刚走下车,那几个保镖立刻把老爸和老妈抓了起来。

“你们要做什么!快放开我老爸老妈!”我刚要冲上前,就感觉到一个冰冷的金属物体抵住了我的太阳穴。一股寒流席卷了我的全身,我僵硬着脖子侧看过去,一个高大的男人正举着枪指着我的脑袋。

我们所有人都不敢再动一下,辰玄野咬紧了下唇瞪着那个拿枪对着我的高大男子,要是眼神可以杀人,我想那个男子早就已经死上千百回了。

这时,不远处停泊的那辆黑色林肯车的车窗被按了下来,一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出现在窗后,有光泽的金色长发在脑后盘成一个发髻,鬓边有两绺卷曲的发丝垂落下来。她嘴角带着微笑,可是眼神却冰冷犀利得令人手足无措,仿佛在她面前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都是冒犯和错误。

为什么皇后和路德维希都在这里?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呢?

我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连手指尖都变得冰凉。

“我们又见面了,辰少爷、硕果果。”皇后微笑着望着我们,意味深长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她又瞥了一眼红毛小子,笑意更浓了,“要不是你们的朋友带路,我还真想不到你们会躲在这里呢。”

轰!

仿佛从天而降的一道响雷劈得我脸色苍白。

原来红毛小子带老爸老妈回来时,就已经被皇后发现了,皇后当时没有行动,而是派人尾随着他们,然后等待时机把我们一网打尽!

“是我给你们的报酬令你们不满意,还是我待你们不够好,所以你们要逃走呢?”皇后打量着擦着红色指甲油的纤细十指,漫不经心地说。

“我……我们……”老爸吞吞吐吐地半天都说不出话,老妈低着头不敢看皇后。

“原来硕果果就是你们的女儿啊?”皇后抬起头瞥了我一眼,然后又望着老爸老妈微笑着说,“我早该想到了,一样姓硕。”

老爸和老妈瘪了瘪嘴,低下头没有说话。

“一直听你们把自己的女儿挂在嘴边,说她多有考古天分,虽然年纪还小却把你们的知识和本领都学得差不多了。那你们没完成的工作就交给她吧!”皇后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目光从老爸老妈身上移开投向我,我立刻犹如芒刺在身。

“我……我?”我一头雾水,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皇后说的工作是解读藏宝图吗?

“不!这太危险了……”老爸立刻大声反对,只见他刚动了一下,旁边那个举着枪的男人就立刻用枪指着他的脑袋,他的后半句话只好咽回了肚子里。

“把他们俩带回去!”皇后斜睨了一眼老爸老妈,沉着脸命令道。那几个抓着老爸老妈的高大男子立刻粗手粗脚地把老爸老妈押进车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两名神秘考古学家

5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