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潜伏水底的怪物

第五章 潜伏水底的怪物

1

一阵阵清爽的微风迎面吹来,竹筏平稳而又缓慢地前进着,一圈圈水纹在竹筏周围荡漾开,波光潋滟。两岸的高山绵延起伏,洁白的云朵在山峰间悠然飘过,仿佛是仙雾缭绕。河面光滑如镜,清澈见底,倒映着两岸的景色。

辰玄野挺直了后背,用力撑着竹筏。他如墨的发丝在风里轻轻飞扬,斜飞入鬓的剑眉英气逼人,仿佛是一位云游的侠士。

路德维希坐在竹筏的尾端,静静地望着两岸的风景。远山绿水倒影在他紫蓝色的瞳仁中,仿佛他的眼中住着另外一个世界,美得令两岸的美景都黯然失色。

这一刻我忘记了《度亡经》,忘记了皇后的威胁,内心如这湖面般平静。如果能一直这样平静没有纷争那该多好。

可惜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事情不能尽如人意,就像身下的河流,才行过了一段距离河水就变得湍急起来。

辰玄野现在不用怎么费力,竹筏就会随着水流迅速往前滑去。在遇到拐弯口时水流的速度太急,竹筏有点失控,辰玄野开始有点手忙脚乱的,不过幸好他反应快,所以竹筏还是能够保持平稳地前进着。

我计算着时间和距离,大致可以确定我们已经来到了河的中游。

“这水好急啊!”辰玄野望了眼湍流不息的河水,抹了一把汗回过头说。

“换班,我来撑。”路德维希站了起来走到辰玄野身边,面无表情地伸出手。

辰玄野眯起眼睛防备地盯着路德维希,犀利的目光就像是一支支利箭射向路德维希。路德维希的表情凝固在脸上,紫蓝色的瞳仁就像北极的寒冰般冰冷,伸出的手僵在半空。

两人就这么相互瞪着,僵持不下。空气中弥漫起了一股硝烟味。

嗖——

河里突然蹿起了一束两米高的水花,好像是什么东西从河里突然冒了出来,接着又是砰的一声,什么东西瞬间坠入了河底,激起了一股一米多高的浪头。

只见那个一米多高的浪头向我们盖了过来,路德维希眼疾手快,立刻一把把辰玄野拉下来蹲在竹筏上,我也俯下身用力抱着竹筏。那浪头哗地迎面盖来,我们的竹筏剧烈摇晃起来,差点翻个底朝天!

等那浪头过去,我们已经被浇成了落汤鸡。刚才从河底蹿出的东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令人甚至怀疑是不是太困,所以产生了幻觉。

“我欠你个人情!”辰玄野不示弱地瞪了路德维希一眼,然后迅速站了起来挺直腰板,一副不屈不挠的神情。

路德维希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对于辰玄野不友好的态度视若无睹。

“你们看到了吗?那是什么东西?”辰玄野走到竹筏边缘探出上半身往河底用力张望着。虽然河水很清澈,可是这条河很深,如果那东西潜入了河底,我们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到的。

“那东西动作太快了,我只看到了个黑影!”我回忆着前面的场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要不是辰玄野也看见了,我真的会怀疑刚才是眼花。

“不过可以肯定那东西很大,可能是大蟒蛇。”路德维希蹙起了细长的眉毛,冷静地说。他平静无波的紫蓝色瞳仁深邃得仿佛是深蓝色的大海。越是面对危险和波折,他就显得越发冷静和沉着。

大蟒蛇!

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美国大片里那些吃人的大蟒蛇,那些凶猛的大蟒蛇比人的腰还要粗,足足有十多米长,轻易地就能把整个人吞入腹中!

“我们还是快离开这里吧!”我赶紧催促着辰玄野。想到这河底有吃人的大蟒蛇,我就一分钟都不想停留。

“嗯!”辰玄野慎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动作迅速地拿起竹竿撑动竹筏,跟我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里。被浪头拍得没了方向的竹筏转了个圈,又迅速向前滑行起来。

这时碧绿的河水像泉水似的轻轻涌动起来,从湖底冒起了一串串水泡。有一个黑影在河里忽隐忽现,就像个幽灵似的神出鬼没。我们三个人的心脏都提了起来,有默契地向竹筏中心靠拢,背对背地靠在一起,然后警惕地望着四周。辰玄野举着竹竿,停止了动作,生怕惊动了水下的那个东西。

只见那个黑影在竹筏周围绕来绕去,像个幽灵似的不肯离去。

“它盯上我们了……”辰玄野紧握着手里的竹竿,眼珠子在眼眶里左右移动,整张脸煞白。

“大家小心了。”路德维希从口袋里摸出那把银色的手枪,然后“喀嚓”一声上堂。冰冷的紫蓝色瞳仁犀利得仿佛是冰箭。

我先从“百宝包”里拿出弹弓,然后又从“百宝包”的内袋中掏出一把钢珠,这都是老爸为我准备的防身武器。虽然没有枪那般有杀伤力,可是被打中的话也会伤得不轻。

哗!

那黑影突然从河里蹿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们直冲过来!我们三个人被吓了一大跳,心脏差点骤然停止。

我们还来不及辨认清楚黑影的真面目,只看到一张长满了如刀刃般尖利的獠牙的血盆大口向我们袭来!

辰玄野立刻用竹竿戳向那张血盆大口,路德维希也第一时间举起了枪向它射击,“砰砰”两声,路德维希手中的银色手枪冒起硝烟。那张血盆大口被击中了两枪,两股红色的液体从半空洒了下来,溅了我们一身,甜腻的血腥味令人作呕。那东西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嘶嚎,然后扑通一声潜回了河底。

“它死了吗?”我攥紧了手中的弹弓,心脏依旧跳个不停。

“不知道。”路德维希举着手枪走到竹筏边缘,小心翼翼地检查着河底。

“不管它有没有死,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辰玄野把竹竿放入河中,赶紧撑起竹筏继续前进。

哗!

才前进没多少距离,我们的面前又蹿起了一束两米多高的水花!

这次我终于看清了黑影的真面目——那是一条比人的腰还要粗的蛇!

它浑身布满了黑中带绿的鳞片,在阳光下反射着莹绿色的耀眼光芒。它的身子只有一截露出水面,但光露出水面的那一截就有两米多长,真是难以想象它总共有多长!它的两只眼睛是赤红色的,比血液还要浓郁的红色,仿佛正散发着血腥味,尤其诡异。这么望着它的眼睛仿佛就要被它勾去魂魄,只能乖乖地听它指示,以献身似的精神步向它,迎接着它把自己吞入腹中。

可是这并不是最诡异的,最诡异的是刚才被路德维希打中的两处伤口居然消失不见了!

我们都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似的无法动弹,震惊得睁大了眼睛,瞳孔撑到极致地望着那条巨蛇。

“难道这条蛇是不死之身?!”辰玄野仰着头望着那条巨蛇,张大的嘴足以吞下一整颗鸡蛋。

连一向沉着冷静,在任何事情面前都面不改色的路德维希,都忍不住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举着手枪的手僵在半空,紫蓝色的瞳仁里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那条巨蛇前面被我们伤到了,此时就像在看仇人似的愤怒地瞪着我们。它看到我们用武器对着它,对天嘶吼了一声张大了血盆大口再次向我们俯冲过来!

它的速度如风驰电掣般迅疾,巨大的身躯破风而来,发出飕飕的声音,如排山倒海般令人防不胜防!

2

砰!砰!砰!

路德维希毫不犹豫地向它连开数枪,可是经过刚才的受击,它变得狡猾了,不仅灵活地躲开了路德维希的袭击,还甩动着尾巴向路德维希扫去。正在集中精神向它攻击的路德维希一时失去防备,被它甩中了背部,从竹筏上摔了出去掉进了河里。

“路德维希!”我立刻跑到竹筏边上,趴下身子尽力向路德维希伸出手。他从河里冒出了头,吐出了一大口水,然后游了过来抓住我的手。就在这时那条巨蛇伸长了脖子,张大了嘴向我们袭来!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辰玄野挥舞着手里的竹竿向那条巨蛇戳去!那条巨蛇被狠狠地扎了一下,疼得缩回了身子,但很快又不甘心地向辰玄野进行报复,一人一蛇展开了一场生死厮杀!

我迅速把路德维希拉上竹筏,然后把钢珠缠在橡皮绳上,拉开弹弓向巨蛇射去。“啪啪啪”一颗颗硕大的钢珠像冰雹般射向巨蛇。在我和辰玄野的攻击下,巨蛇终于知难而退,缩回了身子退开了一段距离,只敢远远地望着我们。

路德维希站了起来,把空的弹匣卸下来,换上装满子弹的弹匣,上膛对准巨蛇的眼睛,打算给它致命的一击。

嗖!

蓦地,路德维希的背后又冒出了一条巨蛇,张大了血盆大口向路德维希袭去!而正集中精神瞄准对面的巨蛇,准备射击的路德维希,对于背后发生的事根本毫无知觉。

我张大了嘴巴,心跳似乎都骤然停止!天哪——这河里到底有几条巨蛇?

辰玄野立刻举起竹竿,向路德维希背后的巨蛇戳去,削尖的竹竿狠狠地戳进了巨蛇的上颌!“吼——”巨蛇疼得仰面朝天,凄厉的嘶吼声划破了天空。

路德维希震惊地向后退开一大步,心有余悸地望着仰面哀号的巨蛇,脸色如纸般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还你前面的人情,现在我们扯平了!”辰玄野甩了甩手里还在滴血的竹竿,下巴傲然仰起四十五度,黑曜石般乌黑的瞳仁在阳光下比钻石还要耀眼。

路德维希瞥了他一眼,冷冷地撇开脸,下巴如雕刻般坚毅透着一股倔强。

真受不了这两个人,老是像小孩子似的谁都不让谁。

我撇开脸,却正好看到那条正在半空中如绸带般迎风扭动着身躯的巨蛇,这一看差点吓得我当场晕倒!

“你们快看!”我指着半空的巨蛇大喊,辰玄野和路德维希听到我的叫声连忙回过头,他们俩看到那条巨蛇时的表情跟我一样震惊。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场景,和内心的震惊之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样的怪物,第一次面对如此恐怖而又诡异的场景!

泣血的夕阳下,一条两头巨蛇在半空扭动着粗壮的身躯,两个头如照镜子般一模一样!对——那是条两头蛇,拥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头的巨蛇!

说它是蛇,不如说是水怪,因为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两个头的蛇!这条诡异的两头蛇让我想到了希腊神话故事中的九头蛇。神话故事中九头蛇居住在勒拿湖附近的沼泽,最后被英雄赫拉克勒斯所杀,成为那位英雄十二大伟绩中的第二件伟绩。

此时的景象就像是那个神话故事再现,而我们能否像英雄赫拉克勒斯那样打败面前的两头蛇呢?

“天哪!这是什么怪物啊?”辰玄野退后了一大步,仰着头无法置信地望着面前的两头蛇大叫。

路德维希咬紧了下唇,手里握着枪一动不动地盯着那条两头蛇,突然他指着左边那个头说:“可以确定的是——它不是不死之身!”

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左边那个头有两处枪伤,正淌着血。那不正是前面路德维希打中的枪伤吗?原来第一次袭击我们的是左边那个头,后来袭击我们的是右边那个头!

“打它的眼睛,眼睛是它的弱点!”路德维希冷静地提醒道,迎面吹来的风撩起了他的刘海,露出他光滑如玉的额头。他的脸如冰雕般坚毅寒冷,浑身上下散发的霸气令人相信所有困难在他面前都能迎刃而解。

我和辰玄野望着他点了点头,然后都准备好了武器对准两头蛇的四只眼睛。

砰!砰!砰!砰!

路德维希首先朝两头蛇的眼睛开枪,那条狡猾的两头蛇早有防备般全数躲开了路德维希的袭击,向我们怒冲过来。

我立刻拉开弹弓朝左边那个脑袋的眼睛射弹珠,“嗖嗖嗖”弹珠像子弹般朝两头蛇射去,它灵活地撇开头,钢珠没有射到它的眼睛只射到了它的额头。

“果果,后面!”路德维希大声提醒了我一声,然后举起枪朝我身后开枪。那个正要偷袭我的右边的脑袋被子弹半路阻截了下来。

辰玄野趁两头蛇的两个脑袋分别被我和路德维希攻击,而无力向他展开攻击之时,举起了竹竿用尽力气向它狠狠戳去!

哗——

削尖的竹竿狠狠地戳进了两头蛇赤红色的眼睛,顿时鲜血四射,辰玄野被溅了一脸的鲜血。接着他又毫不留情地把竹竿用力戳进一大截,再狠狠地拔了出来。那条两头蛇用力甩动着脑袋,发出比杀猪还要凄惨的叫声。辰玄野整张脸上都是蛇血,他厌恶地皱了皱眉,一副欲吐的难受表情。

两头蛇受到了致命的一击,在半空拼命挣扎着,鲜红的血从伤口处不断洒落,仿佛下了一阵阵红雨。

“我们快走吧!”趁着两头蛇无力反击,我赶紧提醒辰玄野和路德维希。

“嗯!”辰玄野赶紧把粘满了蛇血的竹竿放进河里,然后撑动竹筏迅速离开。两头蛇凄厉的叫声不停从背后传来,仿佛一个冤魂,令人寒毛耸立!

我们一刻都不敢怠慢,加紧了速度离开,幸好河水湍急,我们的竹筏顺着河水飘得很快。可是我们并没有高兴多久就发现河水越来越湍急,最后根本就无法掌控竹筏了!

“辰玄野!快想办法让竹筏慢下来!”我大声向辰玄野求救。竹筏被湍急的水流冲得直打转,我们三个人在竹筏上转得晕头转向的。

“我也想啊!可是我根本无能为力!”辰玄野用力撑着竹筏,可是失控的竹筏根本无法掌控,他差点从竹筏上摔出去。

“小心前面!”路德维希指着前面大声提醒道。

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这一看真是非同小可,因为我们这才发现前面没有路了——是悬崖!

“啊!快倒退,倒退!”我从竹筏上跳了起来,冲到辰玄野身边抓住竹竿的一头帮辰玄野掌控竹筏,路德维希也跑过来帮忙。

“怎么退啊!根本退不了!水流太急了!”辰玄野焦急地大吼大叫,他已经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

“天哪——”望着不断逼近的悬崖,我的心脏悬到了嗓子眼。神啊——我哪里得罪你了?我们刚从两头蛇口下逃身,你居然又安排我们坠崖!难道今天注定是我们的末日吗!

3

十米……八米……三米……二米……一米……

悬崖离我们越来越近,而我们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任凭竹筏一点点向悬崖移动!

“啊——”

竹筏以一副不怕死的架势笔挺地冲出了悬崖,而我们三个人就这么坐在竹筏上跟着冲出了悬崖。感觉竹筏在半空滞留了半秒不到的时间,又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直直往下坠去,我们也跟着往下坠。而我们凄厉的叫声,更是给这一幕增添了戏剧性的色彩。

狂风猛烈地从我们身边刮过,我的衣服和头发仿佛要脱离身体了。身旁如银带般的瀑布哗哗流淌着,水珠不时溅在我们身上带来阵阵凉意。我从来没有以这样的姿态观赏过瀑布,真是又惊险又刺激!

轰!

坠了好长时间,我们三个终于以惊天动地的姿态掉进了瀑布汇聚成的池塘中,而我们的竹筏就这么壮烈牺牲了——在坠落时碎成了无数块。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我们三个都还活着。看来上帝还没折磨够我们,不舍得让我们轻易死去。

我们三个挣扎着冒出水面,然后游上岸。爬上岸后我们三个全躺在岩石上动弹不了,只能吐着肺里的水,拼命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就像三条被钓上岸的鱼。

休息了一阵,我们从岩石上爬了起来。三个人都浑身湿透,头发像海藻似的贴着头皮,别提有多狼狈了。

“你们都没事吧?”路德维希脱下外套拧了一把水,哗的一声水就像泼下来似的从衣服上流出来。他里面的衬衫也全湿透了,半透明的衬衫紧贴着他的皮肤,勾勒出他完美的身躯。

“我们真是福大命大,这样都不死!”辰玄野像小狗般用力甩了甩脑袋,顿时水珠四溅,如墨般乌黑的发丝在半空飞散开来,折射着银色的光泽。

“这次是运气好。”我打开“百宝包”,里面渗满了水,我像捞鱼般把东西全部捞了出来,然后把包里的水全倒进池塘里。连羊皮卷都湿透了,我拿起湿哒哒的羊皮卷,把它展开铺在地上晾干。

等羊皮卷干了后,我们收拾了东西继续上路。按照羊皮卷上的指示,我们接下来要沿着池塘西北方向的分流走。

那是一条非常窄、非常浅的小溪流,大约只有两米多宽,溪水清澈见底,能看到水底的碎石和快乐地游来游去的小鱼。没有了竹筏,我们只能涉水而行,溪水刚好盖过我们的脚踝,幸好德蓝岛是热带岛屿,否则我们早就感冒了。

小溪弯弯曲曲的,流进了西北面的森林里。我们顺着小溪走进了森林里,杉树、橡胶树、油桐树以及很多不知明的树木又粗又高,树冠像云朵般厚实。葛藤顺着树干一路往上攀爬,就像一张大网把树木包得严严实实。斑驳的光影从树缝间星星点点地洒落下来,地上铺满了腐叶和枯枝。

溪流的流动渐渐缓慢下来,潺潺汇聚入森林里的一条小河里。河流横贯大半个森林,阻挡了我们的去路。

“我们要过这条河,然后穿过森林。”我指着地图上的标示,对辰玄野和路德维希两个人说。

“这河很浅,我们过去吧!”辰玄野目测了下河流的深浅后,抬起头对我和路德维希说。

“不知道河里会有什么,大家小心点。”经过了前面两头蛇的袭击,路德维希变得极其小心谨慎。他望着我们,严肃地提醒道。

“嗯。”我和辰玄野点了点头,然后抬起腿一脚跨进了河里。

河流比我们预计的还要浅,不过刚好没过我们的膝盖。我们就像前面顺着小溪走一样,一步步地走到了河中央。受不到太阳的直射,所以河水凉飕飕的。河面反射着树缝间洒落的阳光,亮晶晶的,令人眼花缭乱。

“哎哟!”辰玄野突然惨叫了一声,浑身惊悸了一下。

“怎么了?!”我立刻回过头,担忧地问。

“不知道,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下。”辰玄野蹙紧了双眉,不是很确定地回答。

“嗯!”这时路德维希突然闷哼了一声,脸色忽地刷白。

“怎么了?”我又回过头,望向路德维希。

“不清楚……好像也被什么东西扎了下。”路德维希皱紧了眉头,沉着脸犹犹豫豫地回答。他的瞳仁紧缩着,脸色非常难看。

这河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一股不祥的预感从我的心底弥漫开来,就像是黑色的雾气一点点将我吞噬。

“啊!”

辰玄野蓦地爆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哗地把脚从水里提起来,只见他的脚踝处正被一条鱼咬着!

那条鱼的背部是鲜绿色的,腹部是鲜红色的,体侧有斑纹。两颚短而有力,下颚突出,尖锐的牙齿为三角形,上下互相交错排列。我和路德维希望着辰玄野脚踝处的那条鱼惊愕地瞪大眼睛——那是食人鱼!

那条食人鱼紧咬着辰玄野的脚踝不放,剧烈扭动着身躯试图把辰玄野脚踝处的皮肉给撕扯下来。辰玄野疼得脸色煞白,额头沁出了一大片细密的汗珠。

我立刻从“百宝包”的侧袋中掏出瑞士军刀,然后掰出刀刃一刀刺向那条食人鱼,那条食人鱼受到重创松开了辰玄野的脚踝。我把它从刀刃上拔出来,然后丢入河中。

“这条该死的鱼,居然把本少爷当食物!”辰玄野愤愤地望着脚踝处的伤口,那个伤口像鱼嘴似的张开着,嫣红的鲜血顺着白皙的皮肤汩汩流出来,滴进河里慢慢晕染开。

河面突然冒出一个个气泡,只见气泡越来越多,快速往我们周围聚集。待我们睁大了眼睛才看清——成群结队的食人鱼正朝我们四面八方地围攻过来!它们一定是嗅到了血的气味,所以才会聚集过来。

“糟糕!快跑!”

路德维希高声大叫,然后拉着我们往河岸跑。那群食人鱼就像恶狼般,摇摆着尾巴追赶着我们。

4

哗——哗——哗——

我们踏着水拼命往河岸跑,水花四射,正在树枝上休憩的鸟儿都被吓得扑扇着翅膀逃命。不时有几条食人鱼咬住我们的脚踝和小腿,它们的牙齿非常尖利,被咬住后很难甩开,每甩开一条食人鱼就会带走一块皮肉,疼得锥心刺骨。

看到河岸我们不顾一切地跳了上去!

那群食人鱼在岸边噼噼啪啪地拍着水,多得令人咋舌。还有几条依旧牢牢地咬着我们的脚踝和小腿,我们好不容易把它们从脚上扯下来,再一看,已经被它们撕咬去了好几块皮肉。

扑通——扑通——

我们把它们扔回河里,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颓然坐倒在地。

“差点变成白骨了!”辰玄野望着脚上的伤口,皱了皱眉头。

我们三个都伤痕累累,别提多狼狈了。

我从“百宝包”里拿出消毒药水和纱布,给我们三个人都简单消毒了下伤口然后包扎了下。这个场景让我回忆起德蓝岛勇士之赛中,我们受到食人花袭击后,我给我们三个人包扎伤口的情景。仿佛我们三个人又回到了过去打打闹闹的快乐日子,可是此时的心境已经和当初完全不同了,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这次的旅程是为了救出老爸老妈,如果失败了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而路德维希也不再是我们的队友,他是皇后派来监视我们的,是和我们敌对的。

包扎完伤口后,我们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继续跌跌撞撞地前进。

夕阳没入了地平线,黑暗迅速侵袭着大地。森林里没有一丝亮光,静得令人心里发毛。盘根错节的参天大树,在暮色里就像是一个个巨人,随着我们快速前进的步伐迅速从我们身边掠过。

我们拿着手电筒,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天已经黑了,森林里各种野兽都会出来觅食,再继续赶路太危险了,我们要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

可是我们越往前走森林就越茂密,无论哪个方向都是看不到尽头的树丛和藤蔓。地上蔓延着各种藤叶枝蔓,从树干根部的阴影里顺着巨大的树干向上攀爬,在头顶上织出密密的“窗帘”,把整个丛林充填得密不透风。我们就像是被困在一张大网中,没有出路,好像无头苍蝇似的在森林里转来转去。

就在这时有一股恶心的腐烂味道若有似无地飘过来,刚开始我以为是幻觉,后来那味道越来越浓郁。不像是腐叶的味道,更像是肉腐烂发出的臭味。

“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那么臭!”辰玄野一只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拼命在鼻子前扇着风,试图驱散空气中的恶臭。

“可能是动物的尸体散发的臭味。”路德维希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打着手电筒四处查看,寻找着发臭的源头。

滋……滋……

前面没有注意,此时三个人停下来,我才发现脚下的泥土非常泥泞潮湿。我拿着手电筒照了照地面,发现脚下的泥土如墨般乌黑,却又混合着墨绿色的苔藓,看上去非常恶心。

不但如此,我还发现周围的树木非常奇怪,树干光秃秃的,只有几片破烂的叶片悬挂在树枝上迎风摇曳。最诡异的是这里非常非常的死寂,连虫鸣的声音都没有。这死气沉沉的气氛,不禁令人联想到荒野中的墓地。

想到这里一股寒气顺着我的脊椎骨一路爬到脖子,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实在太诡异了!”我缩着脖子神经质地环视着四周,仿佛会有什么幽灵或者怪物突然从那些光秃秃的树后蹿出来。

“嗯!”辰玄野和路德维希点了点头,跟我一样迫不及待想要远离这里。

我们三个勒紧了包的带子,赶紧加快了脚步。可是才没跑几步,就有一个金色的光影从森林深处的黑暗中蹿了出来,把我们吓得停住了脚步。

只见一只头顶长着尖尖的犄角的狼正站在我们面前,身上金色的毛闪耀着比晨曦还要纯净耀眼的光芒。一对金色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仿佛能勾去人的灵魂。

那是马赛人信奉的守护兽!上次攻击我们的金狼。

只见那只金狼静静地站在我们面前,眼神温柔,没有一点杀气。只是当我们靠近时它会耸起背,睁大了眼睛瞪着我们,就像一只只会叫却不会咬人的狗。

它在做什么呢?不像是要攻击我们……我隐约觉得有点奇怪。

“怎么又是这只阴魂不散的狼!”辰玄野不耐烦地撇了撇嘴,从随身的旅行包里抽出一根皮鞭,“啪啪啪”在半空抽打了几下,那只金狼警惕地盯着辰玄野踱起步子来。

喀嚓!

路德维希也从口袋里摸出那把银色的手枪,上膛瞄准那只来回踱步子的金狼,眯起的眼睛犀利得好似利箭。

那只金狼在路口处踱来踱去,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似乎是在阻止我们从那里通过。它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呢?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呢?

我打着手电筒,把光照向金狼身后的森林,模模糊糊看到淤泥中有一些白色的东西凸起。

这时乌云散开,月亮显露了出来。银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际流泻下来,把这个光秃秃的树林照个彻亮。只见那片树林里全是淤泥,一具具白骨陷在淤泥里,还有很多动物腐烂的尸体横卧在其中,臭气弥漫,一群群苍蝇在尸堆中流连不去。那简直就是一片死亡森林!

我捂起嘴,体内一阵恶心。原来金狼是要阻止我们走进那片死亡森林!

就在这时,我看到辰玄野和路德维希正要向金狼展开攻击,我连忙大声阻止:“住手!不要伤害它!”

辰玄野和路德维希听到我的声音戛然停止了所有攻击,两个人拿着武器扭过头,疑惑不解地望着我。

“你们看!”我指向不远处那片尸臭弥漫的死亡森林,辰玄野和路德维希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

“那里怎么那么多动物的尸体?”辰玄野惊恐地耸起双肩,因为震惊两个眼睛瞪到最大,眼球突出,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栗。

“可能是沼泽中有凶恶的野兽,也可能是那片森林有剧毒。”月亮就像是个吊死鬼,惨白地悬挂在漆黑的夜空。路德维希的脸在清白的月光下,也是一片惨白。他的声音比晚风还要清冷,听着路德维希的话,望着那片死亡森林我从头到脚凉得彻底。

“幸好它阻止我们前进,否则我们也要变成那种样子了吧。”我望着泥泞的沼泽地中那些被苍蝇围绕的尸体,心中一阵恶寒。

幸好有金狼阻止我们,现在想起来上次它好像也不是真要攻击我们,难道上次它也是在提醒我们什么?看来马赛人把它当成守护兽信奉着也是有道理的,或许它真的是长年累月不知疲倦地守护着这片森林里的所有人。或许它真的是太阳神赫利厄斯派来的守护兽呢!我在心里笑了笑。

想到有这样一只神奇的守护兽在保护着我们,我心里的恐惧就像雾气般在见到阳光的瞬间驱散了。

“谢谢你。”我站在它面前,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发自肺腑地感激道。

金狼望着我眨了眨眼睛,波光潋滟的金色眼睛如月光般皎洁柔和。它望了我们一眼,然后突然扭过头往森林的北面走去,走了一小段又停下步子回过头望着我们。

“它好像是要给我们带路!”我的心里一阵惊喜,回过头对辰玄野和路德维希喊道,“它在等我们呢,我们快跟着它走吧!”

辰玄野和路德维希点了点头,然后我们三个人就追了上去。金狼看到我们跟上了它的步伐,扭过头继续不徐不慢地往前走。

就这样,三个人跟着一只狼在漆黑一片的森林里穿梭着。

朦胧的月光给森林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刚才还像迷宫般令人眼花缭乱无处可逃的森林,此时在金狼的带领下轻易地穿梭而行。很快我们就走出了那片死亡森林,来到一片空旷的草地上,旁边还有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河,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粼粼的波光。

“终于走出来了!”望着眼前宜人的景色,我的内心一阵欢喜。

路德维希默默地望着我,眼角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辰玄野撇着嘴望着金狼,似乎在琢磨着它,不过前面对金狼的敌意已经完全化作了敬佩。

站在我们前面的金狼突然撒开了蹄子一跃而起,在眨眼间就隐没在了森林里,快得不可思议。

或许它真的是只神兽吧……

我望着金狼消失的方向,在心里默默地对它说再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潜伏水底的怪物

8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