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

大团圆

木萨汉、哈依卡姆、克里木、阿依古丽等许多牧民骑上马,拥向边防站,院子里站满了人,他们都是来向钟槐和赵丽江告别的。钟槐、木萨汉、克里木在宰羊。哈依卡姆,阿依古丽在烤馕。赵丽江抱着卫边站在炉边同她俩说话。

入夜,院门前的草地上燃起了篝火。已吃完手抓羊肉和喝过酒的牧民们同钟槐、赵丽江一起围坐在篝火旁。孩子已在赵丽江怀里睡着了。木萨汉弹着冬不拉,唱起了歌。那歌声雄健而悲壮。他望着熊熊的篝火,从篝火里他看到了风雪交加的夜晚,钟槐,刘玉兰帮着他们往回赶着羊群。刘玉兰为救羊只被山坡上滚下来的积雪埋住了。钟槐艰难地把羊群赶进羊圈,回身走时,晕倒在了雪地上……木萨汉的眼里渗出了泪,他看着钟槐那条被截了肢的右腿。木萨汉唱到这里,突然扑向钟槐,紧紧地搂着钟槐说:"钟槐兄弟,我们舍不得你走啊!"所有的人都流了泪。

第二天清晨,钟槐、赵丽江在院子里庄严地升起了国旗。国旗在蓝天上飘扬,钟槐和赵丽江的眼睛湿润了。钟槐和抱着孩子的赵丽江在刘玉兰的坟前深深地鞠躬,同刘玉兰告别。钟槐把一大捧鲜花放在了刘玉兰的坟前,然后同一对年轻夫妇握手告别。小毛驴啊?啊?叫了两声。钟槐搂着小毛驴的脖子,眼里含满了泪。来接他们的吉普车停在了院门口,院门口站满了来送别的牧民们。钟槐上车,与大家挥泪告别。小车开出几百米后,钟槐回头,看到送别人群变得越来越小,最后看不见了。想起自己曾在这里经历过的往事,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

早晨,团场的菜地。王朝刚在菜地干活。刘月季也背着锄头来到菜地。刘月季看到王朝刚,有点吃惊,说:"王副主任,你学习回来啦?"王朝刚说:"回来了。"刘月季说:"怎么?每天早上也想到菜地来松松筋骨?"王朝刚苦笑一下说:"不,月季大姐,我回来后,郭政委说我的工作暂时没法安排,让我先到机关食堂菜地劳动一段时间再说。"刘月季皱了皱眉说:"噢,是这样啊。"王朝刚自嘲地笑了笑说:"月季大姐,这没什么,其实我也想通了,你不是跟我说过,人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真的说不上的。但在河东时,想到说不定有河西的那一天,在河西时,又要想到可能也会有河东的时候,人只要有一颗平常心,有颗善心,那无论是在河东还是河西,都一样。所以让我到菜地来干干活,也没啥!"刘月季说:"人活着,就该这么想,我也是这么想着过来的。"王朝刚说:"月季大姐,你脸色不太好啊。身体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刘月季一笑说:"年岁大了,干不动了,过几天我就要退休了。那时候就能彻底地好好休息了。"

南疆的水库工地。大型水库里的水已是浩渺一片。钟匡民和程世昌兴奋地在水库的围堤上走着,水库周围是浩瀚的沙漠。钟匡民说:"老程,我们是建设者,也是创造者。当我们看到我们的奋斗目标变成了现实,当我们看到自己所创造的成就是这么的辉煌,说实话,以前所经历的一切千辛万苦,自己的屈辱和不平,都会抛到脑后变得烟消云散了。你不觉得吗?"程世昌说:"是。钟师长,月季大姐有信来吗?离开这么几年了,我真的很想他们。"钟匡民说:"你是想你的女儿了吧?你们该相认了。"程世昌说:"不不,钟师长,我只是想见见她,不是想认她,我不想给女儿增添不快和烦恼。我已经把这意思告诉过月季大姐了。女儿大学毕业了,又分了个好工作,这全靠月季大姐和你啊!"钟匡民感叹地说:"我差点要把你女儿送进孤儿院,是月季坚持,是钟槐和钟杨的坚持,才会有你女儿的今天。想到这里,我只有感到愧疚,所以你不用感激我。"

钟杨拉着钟柳来到水库,走上围堤,他们看到不远处的钟匡民和程世昌。钟柳说:"哥,我该怎么叫。"钟杨说:"叫我爹还叫爹,叫程叔叔叫爸爸。他们会知道的。"钟柳说:"好。"钟杨、钟柳朝钟匡民、程世昌奔去。钟杨喊:"爹……程叔叔……"钟柳喊:"爹……爸爸……"程世昌惊喜地说:"钟师长,钟柳在喊什么?"钟柳喊:"爹……爸爸……"钟杨喊:"爹……程叔叔……"钟匡民因为钟杨那声亲切的爹,也突然显得激动起来。他知道他们父子彻底地和好了。钟匡民高兴地说:"她叫我叫爹,叫你叫爸爸。月季肯定已经告诉她,你就是她的亲爸爸了。"钟柳快步奔到他们跟前喊:"爹,爸爸!"程世昌愣了一会儿,一下激动地拥抱了女儿,说:"我的莺莺啊……"泪水从他眼角上涌出,滚滚而下。钟匡民也抱住钟杨说:"儿子……"钟杨说:"爹……"钟匡民说:"儿子,这些年来,我一想到过去的那些事,我真的是很对不起你娘和你们……"

水利指挥部。简易的办公室里。程世昌的办公室兼宿舍。钟柳拿出金项链给程世昌看。程世昌接过项链看着说:"对,就是这条项链。"然后把项链交给钟柳。"莺莺,你把这颗长生果打开,对,看见没有,里面刻着三个字,程莺莺。"钟柳仔细看着刻在长生果里的字,彻底相信程世昌就是她的亲生父亲了。钟柳喊:"爸爸……"程世昌手中拿着金项链,眼泪汪汪地说:"你是我女儿的事,月季大姐早就告诉我了。但那时候她和钟师长都叫我不要认,认了,对你整个前途都会有影响。他们想得比我周到。但后来,我发现你在他们家生活得那么好,对我和你来说,认不认都没有实际意义了。但他们却认为,你从专科学校毕业后,又分了个不错的工作,现在又是他们家的儿媳妇了,让我认你对你现在已经没有影响了。所以他们坚持要你来认我,他们说,这样,我会感到幸福的,而对你来说,你也终于知道了你的亲生父亲是谁。莺莺,世上就有像月季大姐和钟师长这样的好人哪。"钟柳说:"爸爸,没有我娘,就没有我的今天。她不但养育了我,而且用她的实际行动,让我懂得了怎么做人……"钟柳说到这里泣不成声。程世昌也情不自禁流下泪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戈壁母亲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戈壁母亲 戈壁母亲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大团圆

9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