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帮衬三五年

再帮衬三五年

黄昏,钟杨与钟柳风尘仆仆地回家来了,他们幸福而高兴地冲进办公室。钟杨、钟柳喊:"娘!"刘月季高兴地说:"回来啦?认你亲爸爸了没有?"钟柳说:"认了。"钟杨说:"娘,等我们结婚那天,爹和程叔叔也要赶回来。"刘月季说:"那你俩的事什么时候办?"钟柳推推钟杨。钟杨说:"我们听娘的!"刘月季满意地笑着说:"这下我的心愿可了了!那就十月一日办吧!那时,让你哥和嫂子也赶回来!"

正说着,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起来。刘月季接电话说:"谁啊?"孟少凡的声音说:"月季大妈,我是孟少凡……"接着是凄凉的哭声……"月季大妈,你来救救我吧,要不我就要死了。"刘月季说:"你在哪儿啊?"孟少凡说:"我在兰州的收容所里。"钟杨问:"娘,谁呀?"刘月季捂住话筒说:"是孟少凡。"然后放开手说:"你怎么会在兰州呀?"孟少凡用连哭带求的声音说:"月季大妈,你快来救救我吧。你要不来,我就要遭殃了。他们怀疑我是小偷。那块表是姑姑给我的呀!"钟柳说:"娘,别理他,让他去!"刘月季说:"好,你好好在那儿呆着,大妈来兰州接你。"钟杨说:"娘,我去吧!"刘月季说:"你们已经请了好几天假去了一次南疆,都回去上班吧。少凡说,自他姑姑去世后,娘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了。娘不去谁去!"

刘月季来到郭文云家,郭文云和向彩菊正逗着襁褓里的婴儿。郭文云看到刘月季,忙迎了上去。郭文云说:"月季大姐,有事吗?"刘月季说:"老郭,我要去一趟兰州。"郭文云说:"去兰州干吗?没听说你在兰州有亲戚呀。"刘月季说:"孟苇婷的侄儿孟少凡犯了错误跑了,被兰州的收容所收容了。我得去把他接出来。"郭文云说:"唉,这孩子,不学好!你准备啥时候走?"刘月季说:"明天一早我就搭车去乌鲁木齐。"郭文云说:"干吗这么急呀,后天是我儿子满月,喝了满月酒再走吧。你可是他的干娘啊。彩菊说了,没你这个干娘,也就没这孩子。"刘月季一笑,说:"那就留着,等我回来再喝。"郭文云说:"不能晚两天再走吗?在收容所呆着,死不了。"刘月季说:"那不吃苦了?"郭文云说:"那就让他多吃两天苦!看他再不学好不!"刘月季说:"我放心不下,看在孟苇婷的分上,我也得赶快去啊。"郭文云感叹地说:"月季大姐,你真是个月季大姐啊!"刘月季说:"郭政委,今天我既然来了,还有句话想对你说,你听了别生气。"郭文云说:"月季大姐,对我你还有啥话不能说啊!"刘月季说:"你知道古时候韩信的故事吧?"郭文云说:"知道点,不就是胯下之辱么!"刘月季说:"你知道他的胯下之辱,可你知道不知道他当上楚王后,咋对待那个让他遭受胯下之辱的地痞的?"郭文云说:"哎哟,这倒不知道。是不是把那家伙杀了?"刘月季一笑说:"那是你的想法。韩信不但没杀他,还封了他一个官。人哪,还是宽以待人的好。我走了。"

刘月季走后,郭文云看看向彩菊说:"彩菊,月季大姐说这话是啥意思?"向彩菊说:"肯定说的是王朝刚的事。那时,王朝刚没批我们的结婚报告,我告诉了月季大姐,肯定是月季大姐去做的工作,后来又让我们请王朝刚喝喜酒……"郭文云一拍脑门说:"你瞧我这人!"

刘月季赶到了兰州,她从公共汽车上下来,又捂着小肚子,满头的汗水。刘月季坐在一个商店的门口,歇了歇,又继续匆匆赶路。

兰州。刘月季从收容所里把衣服褴褛的孟少凡领出来,又带少凡到商店买衣服,然后带着孟少凡上了火车。刘月季给他买来盒饭,孟少凡狼吞虎咽地吃着。刘月季心疼地看着他,叹了口气,说:"少凡,你知道不知道,钟柳挪用公款这件事,要不是她主动坦白认错,组织上宽大她,只给了个警告处分,她差点就得进监狱了!你这是害人又害己!人活在世上,有时候难免犯错,但犯了错不能把错转嫁到别人身上啊。得自己承担责任,这才是做人的道理。就是求人帮忙,也得一五一十地老老实实把事情给人家摆清楚,不能骗人啊!"孟少凡说:"我怕说了实话,别人不肯帮。"刘月季说:"帮不帮,那是别人的事,说不说实话,那就是你自己的事!别人的事你管不了,但自己的事你就能做到。这次你不是跟我说实话了吗?我不是来了吗?人要诚实,这是做人最起码的道理。"孟少凡说:"月季大妈,我知道了。"

刘月季和孟少凡坐在长途公共汽车上。刘月季捂着小肚子,满头的冷汗。孟少凡说:"月季大妈,你怎么啦?"刘月季说:"没什么,一会儿就好了。"孟少凡说:"月季大妈,你肯定有病,下车我们就去医院……"刘月季痛得咬着牙说:"就是事情做得急了点,肚子就有些疼,有好些日子了,没啥……"孟少凡顿时涌出了满眼的泪,说:"月季大妈,你是带病去兰州接我的呀?月季大妈!"

孟少凡扶着刘月季下车,刘月季突然一头栽在了地上。孟少凡喊:"月季大妈!月季大妈!"

钟槐、赵丽江抱着卫边也刚到达车站,看到有一辆车前围着一些人,孟少凡在喊:"月季大妈!月季大妈!"赵丽江和钟槐拨开人群,看到刘月季脸色苍白地躺在地上。钟槐大喊一声:"娘……"赵丽江也喊:"娘,你咋啦?"刘月季一看到钟槐和赵丽江,马上振奋起精神,站了起来说:"钟槐,丽江,你们咋回来了?"钟槐说:"娘,你咋啦?"刘月季看到赵丽江抱着的卫边说:"丽江,这是我的小孙孙吧?"赵丽江赶忙说:"卫边,快叫奶奶!"卫边大声喊:"奶奶!"刘月季紧紧地搂住卫边,满脸的幸福。钟槐说:"娘,刚才你咋啦?"刘月季说:"没啥,娘就是年岁大了,累了点。走,我们回家!"孟少凡喊:"不!月季大妈,你得去医院!"……

一家人急忙把刘月季送到医院。这天,钟匡民、钟槐、钟杨在医院里等待检查结果,医生又看了看片子,说:"动手术,可能还可以活上三到五年,要不动手术,最多只可能有半年时间。"

全家集合在一间小会议室。钟匡民、钟槐、钟杨、钟柳、钟桃都脸色凝重地坐着,所有的眼睛都看着钟匡民。钟匡民果断地说:"我看,这事直接告诉你娘,由她自己做决定。"

赵丽江陪着刘月季,刘月季开朗地逗着小孙孙卫边在玩。钟匡民领着钟槐、钟杨、钟柳、钟桃走进病房。刘月季听钟匡民讲完后,一笑,说:"你们都那么紧张干什么?我还想多活几年,就用三个月去赌三年吧,值!"

这一天,钟匡民领着钟桃,钟槐、赵丽江抱着卫边,钟杨、钟柳和程世昌,郭文云、向彩菊抱着孩子,王朝刚带着女人,高占斌和小秦,朱常青和周亚军,还有孟少凡,大家都不约而同手捧鲜花来到了医院……

刘月季病房的走廊上,已黑压压地挤满了人。医生、护士把躺在床上的刘月季推了出来。刘月季爽朗地朝大家点头微笑。护士把刘月季朝手术室推去。钟匡民、钟槐、钟杨与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地跪了下去,走廊上是黑压压的一片,大家都显露着祈求的眼神。钟杨含着泪对身边的钟匡民和钟槐说:"爹,哥,我娘会平安的!"钟匡民和钟槐也都含着泪肯定地点点头。

手术室门前。窗外阳光灿烂。手术室门打开了,刘月季被推了出来。大家朝刘月季投去了关心的眼光。

刘月季睁开眼睛,看到钟匡民、钟槐、钟杨、钟柳、赵丽江、郭文云、向彩菊等人,于是一笑说:"我活过来了,又可以帮衬你们三到五年了……"

她的脸上露出幸福爽朗的笑容。在场所有人的眼泪都哗哗地流了下来。

窗外是天山、白云、蓝天和翠绿的塔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戈壁母亲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戈壁母亲目录 戈壁母亲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再帮衬三五年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