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的荒谬之旅

十一月的荒谬之旅

十一月的两万公里……从拉萨到北京……到海南……到上海……环游十几个城市……终于又回到原地……十一月是个荒谬……就像老夫傻逼呵呵的一生……来时双手空空……去时双手空空……从零到零的游戏……这就是所谓生活……在残酷季节扯鸡巴淡……一切言语都无所指……一切努力都没有意义……现在GAME已经OVER……老夫端坐窗前……布达拉宫黑色的阴影下……妖孽横生……这是我的拉萨……与魔鬼为邻……黑夜漫长无比……而我该用什么样的力量……才可以摧毁我的一生……

十一月的北京……午夜两点……一枚土匪大醉……强占了我的床……另一枚土匪半醉……带我去了……SN河洗脚城……这是色情之地……世界的中心……一个强盗站在喷头下……浑身赤裸……悲愤地搓着包皮……另外一些强盗……尸横遍地……半露着邪恶的肚皮……在灯光幽暗的角落……老夫孤独地读着帕斯卡……看起来像在装逼……可你知道……在这该死的世界……清白是HOW的艰难……老夫只好……忍痛装逼……帕斯卡说……笛卡尔不可靠……而且毫无用处……他自己也差球不多……这可是十一月的北京……一枚包皮胜过十万本思想录……妓院哲学……有帕斯卡难以企及的深刻……比如妓女……其实妓女这东西……在物理学上的意义……跟榨汁机没什么分别……压下去……拔出来……再亢奋的柠檬也只剩一层皮……按塞林格的说法……快乐是一种液体……这是个液体的世界……没什么能够长久坚强……你若坚强……它就有榨汁机……压下去……拔出来……再亢奋的柠檬也只剩一层皮……所有的洗脚城都是唯物之城……而为什么……这世上的雄性动物会如此荒谬……花大把金钱……花大把体力……只为了榨出那么一小袋液体……然后进入空虚……或者站在喷头下……悲愤地洗刷包皮……十一月的北京……风沙起自心中……到处都是榨汁机……但愿我没到过那座城市……

十一月的青岛……我那副处级的兄弟……根据权威解释……副处级……和强奸幼女的……触摸说……没什么区别……清白肯定没了……捅又捅不到底……我那副处级的兄弟……现在已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亲爹……生活在尿片和政治学的世界……孩子哭……长官训……都是雷音……白天积极保鲜……晚上笑看儿子小鸡鸡……遥想十年之前……我那副处级的兄弟……身穿花马甲……满嘴都是生殖器……脸上长满骚疔……裆里的荷尔蒙足以炸平这个世界……HOW残酷的青春呵……这稀烂的世界……粉碎了我们的一切梦想……把花马甲变成纸尿裤……把性亢奋变成副处级……清白肯定没了……捅又捅不到底……十八岁的柠檬只啜一口……青涩还在喉头……转眼就到了三十一岁……三十一岁啊……这王八蛋的时光……多么鸡巴可疑……十一月的青岛……我那副处级的兄弟……和我们不敢推敲的青春……这是我的故乡……风沙起自心中……但愿我没到过那座城市……

十一月的深圳……阳光炙热……每一对乳房都能证伪一个真理……海上世界的女娲姑娘……依然不穿裤子……光着腚深情微笑……三年前她身边是一片海水……三年后海水没了……到处都是拖拉机……在深圳书城……老夫像一枚妓女……满面通红……长十万只手也遮不住私处的恶臭……一枚肥胖……丑陋……心怀恶意的榨汁机……深圳是个高尚的去处……所以封杀了老夫……不许报道……不让宣传……拿老夫这么老实的人……当伤寒玛丽……玛丽这鸡巴名字……好像总是跟邪恶有关……比如血腥玛丽……淫荡玛丽……还有一个口臭玛丽……这是我原来的同事的同事……以爱吃大蒜驰名深港工商界……在两年多的时间……此人失恋了八十余次……最后去了芝加哥酒吧……去了八十余次……生了一个来源可疑的女儿……名字依然叫玛丽……此事……是一个极其深刻的伦理命题……请试言之……这城市的爱情很奢侈……大蒜倒很便宜……吃了大蒜又去寻找爱情……人家就会叫你口臭玛丽……而爱情和大蒜……在此构成一个闭合的矛盾环……一个或然的选择系统……这几个词是蒙傻逼用的……要么吃大蒜不要爱情……要么不吃大蒜……但有爱情……反正爱情和大蒜从不调合……因为大蒜年年长长……所以爱情缥缈无踪……十一月的深圳……榨汁机和拖拉机一起压榨我们的世界……这是我久居之地……风沙起自心中……但愿我没到过那座城市……

十一月的上海……午夜一点……一群演艺圈的土匪……怀着对这世界不可遏止的性欲……奔向桑拿城……老夫可以作证……他们想干的不是姑娘……而是整个世界……无政府主义源于性憋屈……一枚土匪恨恨地说……操他妈的社会啊……还没操完……只听一声巨响……一枚摩托骑手以每个钟六十公里的速度……狠狠地撞上了我们的车头……老夫惊魂未定……该骑手翻身跃起……满嘴流血……对着桑塔纳大喝……下来……下来……老夫是个坏人……在那一刻……不仅没有丝毫的惆怅……反而毫无理由地快感起来……那是血啊……亲爱的……离上帝最近的物质……与真理同色……神圣而快乐的液体……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老夫陪着那骑手走了几家医院……一路看见的都是血……一枚胖子满身是血……一枚老头叭嗒滴血……浴血的上海之夜……快感弥漫……那是血啊……亲爱的……离上帝最近的物质……与真理同色……神圣而快乐的液体……事故处理完毕……土匪们性欲不减……直奔一个什么鸡巴康乐中心……那是色情之地……世界的中心……一枚中国强盗站在喷头下……悲愤地搓着包皮……一枚西洋强盗一甩一甩地走过……轻蔑地打量中国下体……老夫孤独地坐在角落……苦苦等待夜战不归的土匪……看嫖陪赌乃人生至惨境界……老夫于无意中得之……岂不痛哉……得了一次又一次……岂不痛彻他妈的心肺哉……痛得老夫直按遥控……CINEMAX有枚老逼……鸡巴不行了……悲惨地问其老婆……说……这不是生活的全部……是吗……即使没有这个……我还能拥有你……是吗……真是傻逼啊……老夫心如刀绞……忽听背后吵嚷不已……一个强盗连声怒吼……操他妈……操他妈……来大姨妈还出来干这个……他妈的这不是让我倒霉吗……所有的强盗都在哈哈大笑……工作人员上前劝止……劝而不止……老夫竖起耳朵……听见阴影里一个姑娘隐约而绝望的哭声……血色弥漫之地……亲爱的……欢迎来到世界的中心……这里有离上帝最近的物质……与真理同色……神圣而快乐的液体……可是姑娘……你为什么如此悲伤……十一月的上海……风沙起自心中……但愿我没到过那座城市……

十一月的荒谬之旅……两手空空……我看不见自己的将来……也不明白生存的意义……这是我的拉萨……与魔鬼为邻……黑夜漫长无比……而我该用什么样的力量……才可以摧毁我的一生……十一月的荒谬之旅……一枚苹果从来不曾香甜……一头狐狸在明月山头哭泣……心中的风沙呼啸而起……这是我的人间……但愿我从没来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慕容雪村中短篇作品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慕容雪村中短篇作品 慕容雪村中短篇作品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十一月的荒谬之旅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