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黃龍玉與書生的選擇

第一百二十一章 黃龍玉與書生的選擇

漫長的逃亡仍在進行,萬靈宗的眾人已經筋疲力盡,數十萬奪寶的修士一路上對他們圍追堵截,已不知被迫擊殺多少人,狀況慘烈。

身後的一大幫元嬰期和化神期的無上高手早已不耐,沒想到姬無道的身法竟然可以這麼快,然而他們卻不知道姬無道之所以還能保持清醒,實際上一直都是趙陽在施展悟道境降臨的悟道波共享給姬無道,使他心緒寧靜,體力透支而不至於精神崩潰。

趙陽是唯一一個單飛在一旁的人,其他人在各種圍追和大戰中已經深受重傷,必須要藉助姬無道的真氣鏈接才可以繼續飛行。

「師傅,我留下來彈禹王琴七弦,可以阻擋他們片刻。」禹傾雪面色慘白,忽然開口道。

「不行!」「不可以!」兩個反對的聲音響起,來自六長老和女猩猩,他們都是將禹傾雪珍若心頭之肉,比自己的性命都重要。

「以你目前修為根本彈不出禹王琴一成威力,即使可以撥動禹王琴第七根弦,也無濟於事,不能阻擋他們片刻,自己也會被禹王琴琴音震得神魂俱滅,徒勞無功。」姬無道開口,聲音古井無波,但是卻可以聽出深深的怠倦,速度也明顯慢了下來。

夜色已經逐漸降臨,黑夜茫茫,月光隱隱,趙陽以為藉著夜色可以逃走,可誰知道剛要分頭逃走,又有元嬰期的高手出手攔截。

「他們是故意給我們希望再讓我們失望,直到精神奔潰,那時候大家意志力薄弱,稍用搜魂之法就可以從腦海里探出秘密。」趙陽開口道。

姬無道點了點頭,嘴干舌裂,他也早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

嘆息了一聲,姬無道緩緩停下,羽翼消失,真氣收斂,轉身面向追趕來的天下群雄,手持一桿銀色巨戟,丰姿絕世,月下獨立。

「你們走。」沒有多餘的話,姬無道只說了這一句。

「孩子們,你們快走吧。」一向嚴厲的六長老也決心留下,飛至姬無道的身旁。「我來助宗主一臂之力。」

真氣澎湃,金丹閃爍,六長老決定以爆丹之力重傷一位敵手。

「師傅,宗主,我們一起走。」禹傾雪神色凄然,不舍自己的恩師,她自小喪母,從沒感受到過母愛,六長老是她恩師,一身本事傾囊相授,對其他人動輒打罵,唯獨對她疼愛有加。禹傾雪不舍,也停了下來。

「小姐,我也不走。」女猩猩也倍感疲憊,知道無法逃脫了。

趙陽,龍小五,書生秀和南宮無心見狀也停下來,他們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神情中感受到了某種情誼,叫生死與共。

「怎麼不逃了?繼續逃啊!」一道洪亮的聲音傳來,一個身穿黑甲的戰將出現,他修行的身法在夜裏可以大幅度暴增,因此比其他元嬰期的高手都要快上很多。

「就你自己?」趙陽眼神古怪,示意姬無道準備動手。

「殺你們這些螻蟻,難道還需要其他人?」這名元嬰戰將語氣不善,萬分嘲諷。

得了姬無道的傳音,知道周圍沒有其他人,趙陽飛向元嬰戰將,口型稍動。

那名身穿黑甲的元嬰戰將旋即瞳孔放大,驚駭欲死地看着眼中的少年越發龐大的身體,他從來也沒想到有這樣的情況,都忘了逃跑,變羊神術可以將任何修士變成羊,攻擊力和防禦力幾乎為0,但是身法卻不受限制,完全可以憑藉高絕的身法逃脫掉,而這名元嬰期高手卻傻眼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萬靈宗眾人一齊出手,眾法壓身,卻不能將元嬰戰將殺死,元嬰戰將轉身欲逃。

轟!

一隻巨型大鎚從天而降,將綿羊砸得稀爛,接着趙陽反身就跑,第七十三變的施法效果已過,小綿羊轟然爆炸,元嬰之力潰散,震得草木紛飛,無法睜開眼睛。

突然,天空亮如白晝,數位高手從天齊至,他們目光驚駭,很明顯,他們看到了剛剛的一幕。

「殺了他們,不要留活口了!」一個白衣人吼道,顯然,他被那個少年嚇住了,這已經不是越境擊殺的事情那麼簡單了。

十三道驚天神光,裂開雲氣,射向萬靈宗眾人,每一道都如火箭射來,姬無道眼神悲然,拳頭緊握,他看得出來,這樣的攻擊接不住了。

眼看眾人就要被炸成齏粉,而這時候,書生腰間的玉佩發齣劇烈抖動,忽然飛離書生,青光乍現,擋住了無量神光,玉佩之上的青色光芒也同樣被擊碎,一隻黃橙橙的玉佩顯現出來,比之前更加透亮,黃玉飛至當空與十三個元嬰期高手對峙,樣子像極了一個縮小版的老人。

「哪個老不要臉的敢動我的孫子?!」一聲道喝驚退眾人,玉佩氣勢駭人,發出了一個老者的聲音。

「爺爺?」書生秀大喜,對着黃色玉佩叫道。

白衣人面色驚疑,感受到了老者氣息的強大。

「哼,一道神識罷了!」一個紅衣老者,是個散修,在修真界極富盛名,孤家寡人一個,天不怕地不怕,口氣極其不屑。

「我看這塊玉極有可能是通靈寶玉,不然何以如此通靈和逆天,可以擋住我們幾個人的合力攻擊?」

「即便不是也差不了多少。」另一個黃髮褐色灰袍的老者肯定道。

眾元嬰期高手紛紛點了點頭,眼神中露出狂熱,出手攻向黃玉,黃玉化作的老者一拳迎擊,光輝萬里,抵禦了諸強的攻伐。

黃玉所化老者經受一次絕強的攻擊,身影略顯幾分虛淡。

老者傳音道:「老道名為黃龍老道,此玉名喚黃龍玉,乃是我周家世代相傳之寶,老道將他賜予孫兒,在黃龍玉上留下了我的一道神識附在上面,有護身作用,只要是致命攻擊就會破壞黃龍玉的保護結界,我的元神就會覺醒,眼下以我目前能力驅使黃龍玉,可以將你們中的兩人瞬息間傳送萬里之外,逃離此地,除了我的孫兒,你們還有一個人可以被帶走,你們商量吧。」

「不,爺爺,把我們都帶走,他們是我的兄弟和師長,哪一個都很重要!」書生秀心急,想要讓老者將他們全部救走。

「說了只能帶走一個,這麼多年還是磨磨唧唧的像個娘炮,若是能全部帶走還要你說?若是再不說出,我就只講你帶走算了。」老者威嚴怒目,斥責書生秀。

「帶趙陽。」書生看了看貌美如花的禹傾雪,看了看南宮無心,看了看身旁的龍小五,還有沒有轉身的宗主和六長老,面露愧疚,只是一天的生死患難,他已經彷彿和眾人相識多年多年一般,充滿不舍。

一路逃來,多少次生死存亡之際,法寶漫天砸來,南宮無心都幫他擋住,禹傾雪也數次以冰雪寒氣減緩了攻向他的飛劍,讓他有能力從劍陣中逃出,就連女猩猩都多次拉着他飛逃,躲過身後的攻伐。但他仍然選擇了趙陽,因為趙陽對於他來說,可以說是一位啟蒙者,是一位貴人,亦師亦友,如果沒有趙陽,他不可能找到自己的夢想並且受他影響這麼快開竅。

龍小五點了點頭,示意並不怪他。

「哪個是趙陽?」黃龍老道問詢,他也很驚訝自己的孫子竟然這麼快就作出決定,他可是看到了人群中美若天仙的禹傾雪的,本以為孫子會選那個姑娘的。

趙陽搖頭,傳音道:「我有辦法逃走,一直在猶豫該怎麼把你們帶走罷了。」

「你小子確定不是吹牛?數十萬比你修為要高的修士從四面八方圍堵過來,你怎麼走?」老者對趙陽的話很不感冒。

「我要你管?!別以為你是這獃子的爺爺我就不敢罵你!」趙陽被說得來了脾氣。

「嘿,你個臭小子!」黃龍老道吹鬍子瞪眼,不過心裏卻是對趙陽另眼相看,能將逃命機會交給別人的人能是一般人做出來的?

「小五?」書生秀看向龍小五,他雖然也喜歡美女,但畢竟和禹傾雪也才剛認識,他們三兄弟怎麼可以棄之不顧而選擇其他人。

「你不要看我,我也有辦法走的。」龍小五也同樣拒絕了書生秀。

「這……」書生秀犯難了,繼而瞥了一眼禹傾雪。

禹傾雪目光決絕,面色冰寒,轉過身去,道:「我無甚留戀,不要問我。」

「傾雪妹妹都不走,那我自然也不能走啦。」南宮無心知道下一個肯定是問他了,因此他提前說出了自己的理由。

「哼!」黃龍老道露出一絲不悅,感覺帶他們走是害了他們一樣。

「帶無心走。」姬無道無聲無息將南宮無心打暈,南宮無心乃是他的師父獵魔尊者南宮華的義子,算是師傅的後人,他想要保住師傅的一絲血脈,同時他將一段記憶烙印打進了南宮無心的腦海,等他醒來自然就會明白。

黃龍老道點了點頭,然後望向將他們團團包圍的元嬰期高手道:「老道我記住你們了,一定會將此事徹查到底,小心你們的道統,日後若是被我發現了巢穴,定會見一個滅一個!」

黃龍老道說完,身影倏然不見,消融在了黃龍玉內,黃龍玉發出一聲若隱若現的龍吟,黃色光芒包裹住書生秀和南宮無心,虛空震動,出現異象!

「糟糕,快禁錮虛空!」紅衣散修早年也曾遊歷天下,見多識廣,他看出來那塊玉佩是想要將其中兩人傳送走,同時也心中驚異於黃玉的神奇,這世間能夠隨時傳送而不需要搭建傳送陣的東西,絕對是天下至寶!

十三人一齊出手,只可惜仍晚了一步,黃玉將書生秀和南宮無心裹住后,旋即越發變小,鑽進虛空,開啟虛空旅行,傳送到了不知何處的萬里之外。

給讀者的話:

3000多字大章!!補回來了,明日繼續,大章哦誰來個打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的師傅叫孫悟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的師傅叫孫悟空 我的師傅叫孫悟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黃龍玉與書生的選擇

9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