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霞影百重由地起

第三百四十一章 霞影百重由地起

“……我爹当年被关入降妖洞前,是有同门把他悄悄放走的,好像是如今冲玄峰的一位大人物,不仅是他,还有好些个当年的师兄弟,都是四脉之中的人物,中土是呆不下去了,便远走海外,在各个荒岛上落脚,我也是在那时出生的;不过前几年,有位黑衣人闯入岛上的洞府,指名道姓要见我爹,说是五百年前的好友来访,后来只听得师叔师伯们商议了多次,才决定重返中土,再争一争道统。…啊!!我知道的都说了!把这毒物拿走!!”

随着这成云的惨呼声,周乾一个招手,玄光一闪,便把三尾毒蝎收入黑蛊巢中,思索了起来,前几年?不正是与自家在云南的时间正好吻合?难不成是同一个人物,不对,五百年前的同门师长,法力定然高深,而在天魔冢中的人物,本领却与自家相近,这就说不过去了;而且百年封山将至,出门访友的同门实在太多,也不好从这个方向调查,想来想去,实在乱成一麻,好似门中任谁都像是内奸一般。

“走!”周乾一睁眼,却是打定了注意,有了这个把柄,就先把事情捅出来再说,草丛一拨,便是毒蛇,该露头的,迟早也是要露的。

“去哪里?”

“带你去认祖归宗!”

从阴灵山至青城,途经剑阁、绵阳、三水、孟家坝等地,都是青山绿水、风光旖旎,但飞在半空的二人具是无心欣赏,周乾是心忧此时局面,而这成云只是单纯的怕死,刚飞过奇罗峰,与青城只有百里之距,五峰已是遥遥可望;忽地天边千百朵白云,汇为繁霞,化作一片光亮的云光,往二人头上罩去。

“玉清神罗?!”周乾一惊,这不是只有把本门的太清灵光炼到极高深的境界,方能修行的一种本门禁法么!连忙将五毒仙剑祭出,化作一道氤氲之气,护住己身,霹雳连声,雷火漫空,一阵炸响,周乾面色一白,在空中倒飞了数里,方止住退势,立在半空。

对面显出一个三尺小人,浑身散着幽幽青光,除了身材外,与常人一般无二,满头灰发一齐披散,身着短衣斗篷,薄如蝉翼,腰间还挂着革囊和宝袋,却不似中土打扮。

“爹!”那被周乾倒提着的成云顿时大喜,叫道。

“成海?”

“你好大的胆子,见到师长,还不下跪行礼!”

“那不若前辈随我去一趟青城,到了门中,我再给您斟茶致歉?”

“把我儿放了,我让你走。”

“成师叔莫要说笑了,若是把这位师弟一丢,怕是首座大人就要痛下杀手了吧!”周乾冷笑道。

“我知道你,酒师弟的亲传弟子,曾在赤身魔教中做过内应,帮了好大的忙,以你的年纪,实属不易,看你也该知道本门即将有大变动发生,艾如真一群人俱在炼剑之中,脱不开身,等我们把大权掌住,便是他,也拿我们没法。以你的聪明,该是知道进退的。”成云却是转了个语气,拉拢起来。

“师叔莫要说笑了,掌教真人何等法力,数百年前,便已度过了二次天劫,整个人间,也没几个对手,也是你们能对付的了的?”周乾貌似不信道。

“哼,我们自然不行,但是你要清楚,门内比他厉害的,却也不是没有。”

周乾心思电转,脱口而出:“你们是准备打破降魔洞,放出那葛行!!”

“小子你套我的话!”成海恼羞成怒,将手一指,飞出一道彩光,射向这小辈,可没料对方将身子一缩,成云往前一挡,做了肉盾,却是个无赖作风,这前五龙峰首座无可奈何,往前一握,那道彩光自动炸开,散成上百点火星。

“最后问你一遍,你是降与不降?!”

周乾一招五毒剑,落于手中,淡淡道:“当年五脉内乱,我不清楚功过是非,不好判断,但你纵容你儿修炼魔功,祭炼妖剑,便能看出,你我已非同道之人,青城派,容不下你们这些异类的。”

“哈哈哈哈,真是酒道人的好弟子,艾如真的好走狗,你怎知当年他对我们做过什么,现在倒是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赚足了人心;从被迫走逃五龙峰时,我便懂了个道理,这世道,并非大义服人,而是大力服人,强者天下!”那成海怒极反笑,面容都扭曲了起来,再不留手,虚虚一指,黑光电闪一般,迅疾的穿过成云的脑门,连同周乾的肩膀,一并射穿。

“不就是亲生儿子,老夫又不只他一个!”

“爹——”成云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从云间掉落了下来,死不瞑目。

“你疯了!”周乾冷汗直落,右手捂着左肩,一个杯眼大小的血洞正冒着丝丝青烟,这该是真炎火罡,很是霸道,连护身灵光都是一透即破。

“是么!”成海怪笑一声,扬手一拍,数十团雷火打了出来,乃是太乙神雷,道家一种厉害的雷术。

周乾也不敢再顾及伤势,法决一掐,五毒剑化作一道七彩劈练,在前方化作大大小小精圈,神雷刚入其中,便消减了一层威力,圈圈递减,到了身前之时,已只剩下零星的火花。这一招薛岳老祖的剑式,不知何时,被周乾偷学了过来,模拟的七七八八,大概是要感谢猿公所留传下的专破七派路数的剑诀,研习通透后,使的他对于剑招路数,一点便透,不然也不会连悟出两种剑道神通。

见周乾不好对付,这成海狞笑一声,身子一转,摇出滚滚的妖烟邪雾,横卷过来,上下一齐遮没,方圆上千亩,尽是烟云滚滚。

单论道行,周乾哪里是这位首座的对手,但总不能束手待毙;就好似秋后的蚂蚱,临死前也要蹦跶两下,张口吐出剑丹,融于剑中,五毒仙剑顿时大绽光华,泛彩流光,奇艳非常。

这口剑乃是巴山老仙采五毒精英,沼泽下积压千万年的污秽之气,用天雷地火,苦炼一百零八日,方才功成,再送出九层大气,借宇宙罡风凝体;方一出世,便是通灵仙剑,比周乾的百灵还要锋锐十倍,先前那巴童能以此剑以一敌二,可见厉害。

而落在善于御剑的周小剑仙手上,威能更是变幻莫测,彩光所到之处,烟雾似浪涛分开,四处飞散,烟墙层层,具被戳出了个大洞,一时间雷火满空,霹雳连声,上下四方,无可睥睨一般。

然好景不长,随着黑气蓬勃,上冲霄汉,这些妖烟具凝为实质,散成烟光,往周乾遁光所在,挤压了过来。

道行高深之辈,往往是最难对付的,这并非只是一句废话,而是这些大能巨擘,直接借助神光妖法,勾引来天地元气,镇住一方空间,让你只能以本身修为硬拼,什么手段都使不出,便是一力破百巧!

此时此景,便是这般,那成海

施展万烟封禁之术,把整个天空化做虚森气象,除了以法破禁外,别无它方,可是周乾哪有那般强横的法力,只能凭借着一身犀利的剑气,护住己身,盲目乱窜,却始终找不到方向,五行乾坤被颠倒后,哪有那么容易能破阵而出。

眼扫四周,只见满空都是烟云妖氛,密密麻麻,浩浩荡荡,几不能被目力辨识。

周乾头顶上那五毒剑已喷洒出千万条彩丝焰星,乃是百毒真华,飞剑本身自带的本领,每一点,都能炸开好大一块妖云,排荡左右,但即便如此,也是灭不胜灭。

“哼!以道功催妖法,此人真是丧心病狂,不想活了!”剑身上传来巴山老仙不屑的话语。

“前辈看出了什么?”

“此人的肉身在多年之前,就应该被毁了,连元神都受了重创,不然也不会练成百劫戒体,模样那般小儿状。”

周乾一愣,原来这位前五龙峰首座早已不是元神之辈了啊,怪不得自家还有余力自保;要知这戒体乃是把元神固化之后修练成的一种法身。一般来言,只有修士度天劫时,未有度过,才会铤而走险,修炼此法,虽说能保留了性命,但一生修为不得寸进,且再想转世投胎都不能,是最下下的做法,也不知五百年前是个怎样情形,逼迫的这位成首座如此,还修炼了妖法,正是自甘堕落。

“不过即便如此,你也很难能冲出此地。”

“前辈说是很难,却也并非不可能吧,”周乾心神一动,反道:“五毒剑在我手上,前辈想何时收回都可,但要被这位青城叛徒抢了过去,小子就不敢保证了。”

“哼!你也不是好人,解救之法便在你的腰间的那盏古灯之中,老仙能感受的到,灯内蕴含着一股浩大的正气,若是被放出来,定能冲破这魔烟妖氛,但也只是一刹那,接下来,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周乾连忙把天心灯取出,低声祈祝:“青城弟子拜首,因叛教之人妖威大盛,弟子不能及也,请宝灯相助,扬正驱邪!”

话音刚落,那天心灯便有了动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青城剑仙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青城剑仙 青城剑仙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一章 霞影百重由地起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