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九十章 步踏奇阵

第四千零九十章 步踏奇阵

通过奉天皇朝武者的特殊队形,构建出阵法释放的排斥力量,左风和曾荣两人此时都漂浮在空中。

这么做的最初目的有两个,一方面他可以将殷无流的注意力吸引到上方,自然相应的攻击也都会朝着自己来。只有这样才能够最大限度的保护其他同伴。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左风需要控制阵法,尤其两股阵法合力,向着那部分崩塌的空间进行挤压和碰撞,是有可能引起一些难以想象的恐怖波动的。

这其中如果有什么特殊变化,左风既不想波及伤害到其他人,另外一方面自己还有出手加以利用的可能,独自一人在空中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

那片崩塌的空间,之所以会变成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左风利用那黑色“河水”办到的。

在场的所有人之中,只有左风能够做到不惧怕“河水”,也只有左风有可能利用“河水”。只是中间可能会存在太多难以预料的变数,所以远离身边人,左风才能够更好的放开手脚。

原本的情况自然是这样,只不过现在又多出了一个曾荣。不得不说这位曾荣,的确是一个十分特别的存在,从他迈过淬筋期的门槛,或者说是从他解除了身体内,那部分的极寒属性后,他就已经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了。

基于这样的一个原因,所以左风并未在他恢复的时候,就让其回到地面上,而是将其留在身边。

到底要如何做,左风还没有想好,自然更加不可能知道,接下来需要曾荣如何做才能够配合自己。那几乎是下意识的直觉,就是想要将曾荣暂时留在身边。

在左风陷入思索的时候,那个他觉得已经不具备什么威胁的殷无流,眼神却已经突然变得坚定下来。

突然,殷无流开口向着身边的武者发出命令,这命令其实也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地方,只是为身边武者,指出了他们新位置的所在。

众多月宗武者心中虽然充满疑惑,可是对于曾荣的要求,却并没有拒绝,他们也根本不敢拒绝。

可是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连那么多的蚀月暗曜发动攻击,都最终以失败而告终,他们现在就算是重新布置队形,发动的阵法再强,又如何能强过刚刚那些蚀月暗曜。

连前后一共凝练出来的十八根蚀月暗曜“长枪”,最终都失败了,他们现在的努力还能够有什么意义。

而接下来殷无流,又向傀襄和成天豪,指出了他们需要站立的位置。这一下子其他月宗武者,就更加搞不清楚状况了,对于没有配合过的硬凑到一起去,未必能够提供多大的帮助,反而还有拖后腿的危险。

殷无流身为月宗掌月使,应该很清楚其中的利弊,那他就更不该让傀襄和成天豪参与进去了。

可是殷无流接下来的行为,却是愈发让人看不懂了,他直接取出一件件灰白色的长袍,并且将它一件件的分发给身边之人。

“听从我的指示,将你们身上那些长袍都脱掉,全部都换上新的长袍。”

对于这个命令,在场的月宗武者,没有人不显现出吃惊的表情来。要知道这灰白色长袍的珍贵,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

许多中低层次的月宗武者,甚至见都没有见到过,他们原本能够得到那一件,还是因为参与这次极北冰原冒险的缘故。不过也就只有这么一套,并且是需要穿到彻底被破坏,才能够自行脱落,没有特殊方法根本脱不下来。

可是如今殷无流,竟然教给他们脱下长袍的方法,将身上那么珍贵的,还没有被完全毁掉的长袍就这么舍给弃掉,这简直都不能用奢侈来形容了。

心中充满的惊讶和不解,可是月宗的武者们,最后还是迅速的将长袍给套在了身上。

接下来殷无流的做法就更加惊人了,他竟然直接将剩下的两套灰白色长袍,交给了傀襄和成天豪,并让他们穿在身上。

傀襄和成天豪早就看出来,这灰白色长袍的珍贵之处,如今看到殷无流竟然要给予两人一人一件,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老家伙绝不可能如此好心。

可是看着殷无流那平静中,透出一丝森然的目光,就那样紧紧的盯着自己,傀襄和成天豪明白,自己此时根本就没有资格拒绝。

默不作声的将长袍接过来,然后迅速的穿在了身上。这灰白色长袍非常奇怪,一接触到武者的身体,就好像拥有生命般紧紧贴合上。

傀襄和成天豪稍微尝试了一下,发现若不动用一些特殊手段,根本就无法将其脱下来。至于脱下的方法,殷无流刚刚倒是讲述了出来,他们两人虽然也清楚的听到,这个时候可不敢轻易尝试,殷无流那个样子随时都可能会动手杀人的。

目光冷漠的扫视了身边这些人,殷无流随即便翻手取出了一只形态有些奇怪的水晶瓶。在水晶瓶内盛放着,十几颗散发出点点天蓝色光泽的药丹。

傀襄和成天豪有些不解,转头看向其他月宗武者以后,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了。因为他们发现,其他的月宗武者,看向那水晶瓶内的药丹时,同样是茫然和疑惑。

另外一个引人所注意的地方,就是这水晶瓶外,刻画着一道算得上复杂的阵法。只是与之前左风刻画在水晶瓶外的阵法不同,眼前那些阵法符文,是嵌入在水晶瓶瓶身内部,彼此间浑然一体。

这说明水晶瓶炼制出来的时候,阵法便一同刻画出来,表示眼前的水晶瓶,属于那种专用的物品。

单手持着水晶瓶,另外一只手迅速的划动,最终凝结出了一道手印,与水晶瓶瓶身上的阵法迅速的融合到一起。然后那瓶身上方的瓶塞,竟突然诡异的蠕动了起来,然后就那么自行开启了。

就在那封堵瓶口的瓶塞,诡异的动了动自行开启的同时,那水晶瓶内的药丸的颜色也开始变得深邃了一点。最让人想不通都的那那些药丸,竟然毫无预兆的轻轻动了动,殷无流的手可是没有任何的晃动。

周围人看到这一幕的瞬间,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些药丸难道都是“活着”的不成?然而当众人再次定睛细看的时候,却发现每一颗药丸都安静的躺在那里,可以确定的就只是药丸本身的颜色变得更加幽蓝一点。

与此同时在那药丸表面上,晶莹闪烁着的天蓝色闪光,比起之前来却要明显闪亮了几分。人们看到那些闪光,会下意识的觉得,刚刚自己看到的并不是药丸真的在动,那只是细小的光芒闪耀,给人造成一种的视觉上的错觉而已。

殷无流的手掌,下意识的捏紧了手中的水晶瓶,眼神阴郁中带着几分犹豫。不过已经下定决心的他,也只是停顿了非常短暂的时间后,直接将瓶中的药丸倒入掌心当中。

其实已经不需要殷无流再吩咐什么,在场一共七名月宗武者,已经纷纷的伸出手掌。

没有使用任何的灵气或念力,却只是单纯的甩手抛出,将那些药丸直接丢向每一个人的掌心当中。

为月宗武者分发完毕后,殷无流目光缓缓的瞥向了傀襄和成天豪。他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那种冷漠近乎不蕴含任何情绪的目光,让傀襄和成天豪的心头同时一沉,几乎下意识的就伸出了手掌。

他们两人很清楚,如果这个时候有任何犹豫,对方会毫不犹的杀了自己。那不仅仅是他们的猜测,更是一种可以肯定结果的直觉。

当两颗药丸落入手中的时候,傀襄和成天豪的表情同时一僵,因为他们有种非常怪异的感觉,就是这于药丸竟然有些扎手,好像药丸表面有着看不见的“刺”一般。

如果换了是其他任何情况,傀襄和成天豪可能会将手中药丸直接丢弃,甚至于会当场将其毁掉。可是眼下却不行,他们知道这药丸不仅不能丢弃,甚至还必须要立刻服下去。

那些月宗武者们,有的人似乎也稍微迟疑,可是最后仍旧和同伴一样,将药丸给服用了下去。

这些人更清楚自己的处境,所以哪怕是犹豫的人,最后依旧是乖乖的服药了。殷无流的目光扫过其他月宗武者后,又一次落在傀襄和成天豪的身上,目光淡漠甚至没有催促的意思,只是脸上有种不耐烦的表情。

傀襄不敢再有迟疑,不过在他选择接过药丸的同时,眼睛就已经在轻轻的跳动着,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这个时候他拿起药丸后,却是直接伸出了舌头,将药丸放在舌头的中心,然后直接卷起收回到口中。

这个服药的过程显得有些特别,可是殷无流却丝毫不在意,因为他要确定的就只是,傀襄将要服用下去。

另外一边的成天豪,感觉着手中药丸传来的那种细微的刺痛感,正犹豫的看着傀襄。当他见到傀襄服药的动作后,马上就像是明白过来什么。

他根本没有再多犹豫,直接就将药丸举到了嘴边,同样是伸出舌头,将那颗药丸放卷入其中吞了下去。

成天豪服用了药物以后,殷无流也嘴角划过狰狞的弧度。瞬间将注意力转向了空中的左风和曾荣,那眼神不像是人类,更像是一只被逼入到绝境的野兽,要豁出性命殊死一搏。

目光盯着空中,殷无流却是直接迈步,在他脚掌刚刚抬起的瞬间,空中漂浮的那些,破碎的蚀月暗曜就动了起来,其中一部分瞬间就钻入到殷无流的脚底。

殷无流每一步踏出,都有着蚀月暗曜汇聚,随着其步伐越来越快,所走过的位置逐渐形成了一套闪烁着黝黑光泽的阵法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武逆焚天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武逆焚天 武逆焚天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千零九十章 步踏奇阵

9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