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9

第1章 -9

87_87304骑士的日常又回来了。

每天配合着圣杯的任性,照顾着主君的起居。这便是让名为迪卢木多的骑士感到满足的日常。

他对主君来说,是有用途的,他的忠诚是被认可的。

只是偶尔这样现世安稳的日子会让骑士觉得不可思议般的不真实。

英灵是已经死亡的过去的英雄。他本人早就沉眠在凯尔特的土地随着时间湮去。

然而名为圣杯战争的奇迹给予他弥补遗憾完成愿望的机会,仅仅七天的奇迹,如今却因为圣杯的一意孤行打破。无数个七天过去,他依旧以活着的假象存在于现世。

而每天每天,没有战争没有打斗也没有危险的,就仿佛他和格瑞尔大人就仅仅是在这个世界生活的普通人一般,这样的日子,不仅仅是让骑士觉得没有实感,也让骑士隐隐的有些遗憾。

迪卢木多是骑士,但他更是战士。

他的愿望是为主君献上纯粹的忠诚,如果能够对主君有用,骑士就会由衷的开心,但是战士的本能却还是渴求着战斗,向往着战场。

想用双手和武器为主君赢得主君渴求的胜利,想用百般锻炼的身躯为主君挡下一切危险。

——自己是否太过贪心了?骑士也这样想过,格瑞尔对骑士是纵容的,所以骑士在反思些自己,是否因为主君的宽容而开始得寸进尺了呢?

骑士抱着歉疚和纠结,直到圣杯对环球旅行这件事情满足并且对骑士说到“回到占梦公主那里吧,现在去,大概正好赶上。”

赶上什么?骑士心中抱着这个疑问二话不说的带着主君回到了他最初现世与主君相遇的地方。

在骑士眼中映入的是被地震折磨得千疮百孔的城市,还有惶惶不安的人们。

“吾主,这…!”骑士下意识的想要挡住主君的视线,在多日的相处中已经把圣杯看做普通的女孩子的骑士担忧着这副景象对他年幼的主君来说是否太过残酷。

“?”完全不能理解迪卢木多行为的圣杯眨眨眼,直接绕过了骑士,看着眼前的景象圣杯感叹道“还真是大手笔啊,地龙神威。”

“不过比起已经做到这个份上的地龙神威,天龙神威和丁公主,在做什么?”

圣杯想看的就是天龙地龙打起来彼此相对愿望碰撞的结局,所以面对天龙对地龙一面倒的样子有些对天龙的不作为不满了起来。

如果实现愿望要践踏别人的愿望,他们会怎么做?地龙神威已经做出了选择,而天龙神威明面上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是实际上还是在犹豫纠结。

连内心真正的愿望都无法发觉,浑浑噩噩的,但是对这个世界命运有着重大影响的司狼神威该怎么走下去?

这些才是圣杯想看的。

即使它知道天龙地龙他们全部人的愿望,却还是想看那些愿望会指引什么结局。

所谓愿望这种东西,是否只会指向不幸的结局?

就像是那个抱着世界和平的卫宫切嗣,还有继承了他的愿望的卫宫士郎。

他们的愿望,指引的终点都是不幸。守护者emiya那殉道者的模样就是他们两人的愿望终点。

希望世界和平,想成为正义使者,想要拯救更多的人。

即使是这样被人类定义为大义的无私愿望,都只得到了那样的结局,那么,这个世界的他们的愿望又会引领怎样的不幸呢?

或者,他们的愿望引领的未来,即使被他人认为是不幸,但是其本身,却觉得满足呢?

对于愿望的本质,被定义为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奇迹的圣杯本身,都模糊不清。

***

圣杯在见到依旧被困于地下的丁公主的时候,愣了一下。

“………比起那个时候,现在的你,明显更可爱了些,公主。”不知道为什么一遇见萝莉样子柔弱的丁公主就自动开启流︶氓劝诱黑泥满满状态的圣杯有些兴奋的看着丁紧皱着眉头无助的模样。

……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老老实实的跟在圣杯身后半步远站着的骑士看着主君的样子眨了眨眼。

“…你!!!”一直守在公主身边的双胞胎姐妹同时怒起,她们一直都愤怒于圣杯对公主的态度,“别太过分了!”

就在骑士准备挡在圣杯面前阻止愤怒的想要攻击圣杯的苍冰绯炎的时候,被说了戳心话的占梦公主出手阻止【停下来,苍冰,绯炎。】

丁公主的精神明显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脸色苍白着弯下身,头抵在地面,【请允许我的失礼。】

“没什么。”圣杯眨眨眼,以前有人对它的态度比这还要过分的圣杯也没计较过,比起那些人复杂的情感,苍冰绯炎纯粹的愤怒和敌意要好得多了。

【苍冰,绯炎,能麻烦你们去门口守着吗?】得到了圣杯不介意回答的丁对着依旧愤愤不平的苍冰绯炎请求道。

“可是公主…!”苍冰有些不赞同的开口,“这样很危险,不知道他们会对您做些什么…”

苍冰的话音未落,就被绯炎拽着阻止。

“绯炎?你…!”

顶着胞妹不理解不赞同的视线,绯炎鞠躬行礼,“遵命。”

没有多余的解释,绯炎只是回应了公主的请求,然后拉着依旧不平的苍冰退下。

“公主殿下有她自己的考量,我们的任务是保护公主,听从公主的命令,你越矩了,苍冰。”

“我不管越矩不越矩绯炎!你不觉得那个家伙对公主的态度不对吗?!”苍冰整个人都炸了,“她明明是对我们公主有企图!”

绯炎:“…………”

……她觉得自己有时候有些无法理解她的同胞姐妹的想法。

心情好复杂。真的。

但是不管绯炎心中怎么复杂,你想多了这简单的一句话她却说不出口。

因为被苍冰这么一带……西、西马大,她也觉得有哪里不对了Σ(°△°|||)︴

心神俱疲的绯炎捂着额头思考着妹妹究竟是哪里开始长歪的。

“她们倒是很担心你,公主。”圣杯望着苍冰和绯炎离开说道。“你还是很受欢迎的嘛。”

面对着圣杯一脸戏谑的样子,丁公主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垂下头把脸埋在袖子里,低低的哭了起来。

圣杯:“……”

这种小学男孩子欺负喜欢的女孩子结果把对方欺负哭了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这回就连一直以主君为一切行为准则的骑士都觉得主君惹哭了女孩子有些……咳咳。

就在圣杯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时候,丁公主抽噎了一下,然后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眶再次头抵在地面上行礼。

【我失礼了……很抱歉。】

圣杯的嘴角猛地抽了抽,然后迅速的恢复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淡定样子,“……公主,你会这个样子,……是那个男人出什么事情了吗?名字是叫……碎轨玳透。”

【……!】丁公主纤细的肩膀猛地一颤,然后头垂的更低了。

……………………等、等等别再哭啊!Σ(°△°|||)︴

就在圣杯这么想的时候,丁公主抬起了头,虽然面色苍白,但是这位娇小的公主确实没有再哭,只是表情比起哭出来还要悲伤,【……是我的错。】

【碎轨大人……是为了保护我死的,而我,明明看见了……却无法阻止,也无法救他……】

碎轨玳透8年前就开始保护着丁,丁很信赖他,同时也一直觉得悲伤。

因为她看见了绝对无法改变的未来,那是碎轨玳透为了保护丁,选择了死亡的未来。

梦见是无法改变看见的未来的,若说丁以前就知道这个真理,如今碎轨玳透把丁残留下来的侥幸和希望都打碎了。

她是,无法改变看见的未来的。

她看见的一切都会成为真实。

她的愿望将会落空。

丁为了死亡的碎轨玳透哭泣的时候,感到了彻骨的绝望。

另一个【丁】,在她绝望的时候发出了甜美的邀请。

只要沉睡,就再也不会如此难过绝望,然而在即将失去意识之前,丁看着面前的【自己】,看着那带着引诱意味的诡异微笑,想起了那个时候见到的外表是银发红眸少女的【某种存在】。

而这个时候没有人抓住她的手阻止绝望的她把希望寄托在【它】身上。

所以丁在另一个自己惊愕的表情下,撑了下来,为了见到【它】,也为了她最后的一丝希望。

【如果是圣杯……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圣杯……】

那么她是不是能够实现她一直欺骗众人也想要实现的愿望呢?

那是丁唯一的希望,一直被困在地下,远离了亲人,一直一直做着梦的公主,所祈愿的只有一个而已。

【我还不能……消失。】

【最后的……希望。】

宛若幼童一般容貌的丁一直温柔沉静的面容带上了孤注一掷的意味。

就像是身处绝境的人抓住了唯一的蜘蛛丝一般。

占梦的公主,此时此刻,渴求了【圣杯】这一奇迹的存在。。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9

11.49%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