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0

第1章 -10

87_87304“格瑞尔大人……”呼唤着主君的名字,有着光辉之貌美称的骑士怎么也无法压抑心中的不安感。

从回到了这个他与主君相遇之地起,这种不安就一直萦绕在骑士的心中不曾散去。就像是预见了悲惨绝望的未来一般,骑士一反常态的焦躁起来。

然而这一点圣杯并没有发觉,“怎么了,迪卢木多?”圣杯询问着突然呼唤它的骑士,“有什么事情吗?你最近有点不太对劲。”

要想要圣杯这个情商负数的存在发现迪卢木多的反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它却还是注意到了。或许是因为连通的魔力回路,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使得圣杯意识到了【迪卢木多有些不对劲】这一现状。

“……不,没什么,格瑞尔大人。”无法将心中郁结的不安对主君说出,迪卢木多摇了摇头,表面上恢复了常态,只是眼眸中的忧郁更深了一些,“格瑞尔大人,您对那位公主殿下说的……”

像是想要把主君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引开一般,骑士询问起了那个时候圣杯对公主所说的话语。

“您说,作为许愿机实现那位公主的愿望……是真的吗?”

——哦呀?

圣杯眨了眨眼,这对迪卢木多来说还真是少见的情景,会对它所说话语的真实与否抱有疑问。

选择性的忽略掉了听到迪卢木多质疑话语时候的胸闷感,不知自己为何不悦的圣杯倒也没压抑自己,而是恶趣味的勾起唇角抱着满满的恶意理所当然的回复骑士。“当然是假的啊。”

“?!”迪卢木多动摇了一瞬间,然后有些无措的望着毫不掩饰自己恶意的主君。

“你认为在这里存在的我是什么?迪卢木多。”圣杯逼进了骑士,仰头直直望向骑士的眼底深处,“我毫无疑问是圣杯没错,但是圣杯却也真的还在原本的地方没有移动。”

“我的意识在此处,但是究其根本,我这幅身体也不过是圣杯用魔力构造出的假象,是圣杯庞大魔力的一部分。”

“干脆这么和你说吧,虽然御三家的人说圣杯是奇迹,参与圣杯战争的人也认为圣杯是可以实现所有愿望的奇迹的许愿机,但是构造原理呢?圣杯是怎么实现愿望的?”圣杯毫不介意的把自己的真相透露给了骑士,“别用因为圣杯是奇迹这句话来回答,你知道不会有毫无理由诞生的奇迹。”

“所谓奇迹的许愿机,不过就是通过庞大的魔力,实现愿望的一个机制。而那庞大的魔力,还在柳洞寺的底下原封不动呆着呢。”

“要不然,盖亚和阿赖耶怎么可能放我到那个世界的外侧跑到别的世界玩儿呀。”

“没有大圣杯的魔力支持的我的存在,根本不能算是许愿机。”

“……所以您,骗了那位公主……?”迪卢木多觉得嗓子有些干哑,虽然他对主君献上了忠诚,但是三观正直的骑士对主君欺骗了那位公主的事情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大概是因为那位公主的表情太过绝望了吧。

就像是身在深渊抓住了唯一的蛛丝一般,丁姬对圣杯的渴求,真的算是绝望中唯一的希望了。

可是这个希望却说,希望根本不存在,说会实现愿望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我要是说是的话你打算怎么办?为那位公主鸣不平?”

圣杯的质问像是指责一般让迪卢木多觉得痛苦,这使得永远是第一时间回复主君话语的骑士并没能马上回答圣杯的询问。

然而正是因为骑士的迟疑使得圣杯记起了,或许迪卢木多是真的一片忠诚之心,但是在那之前的,是作为骑士的本能和美好的品质。然而那一切都是和污秽的,没有人类之心的圣杯无关的东西。

迪卢木多先成为了骑士,然后用骑士的要求来要求自己。

【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

【强敌当前,不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上帝,忠耿正直,宁死不屈,保护弱者,无违天理。】

【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勇敢的对待强暴,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帮助任何像我求助的人,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我发誓真诚的对待我的朋友。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曾几何时,它也是看见过的。看见了那个它召唤出来的男人跪在地面上,对着神灵起誓。

没错,那就是作为迪卢木多这个男人存在的本身……最本质的起源。

迪卢木多选择了作为骑士为主君奉上忠诚。这就注定他不会为了君主违背自己的骑士原则和自己定下的誓言制约。

即使没人指出,但是在梦境中冷眼旁观的圣杯就是如此判定的。

不过这也确实不怪迪卢木多,不过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因为先有了作为骑士的迪卢木多,才有了骑士对主君的忠诚。迪卢木多对自己忠诚心的要求基于骑士的誓言之上。

所以此刻,面对圣杯所谓的欺骗丁姬的行为,才会让骑士那样的无法接受。

丁姬绝望的模样在骑士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法行动、无法看见、无法言语、无法听闻。这样自我牺牲的公主殿下,既符合迪卢木多对弱者和需要帮助的人的定义,又让骑士觉得敬佩。

而骑士正直的品行还有三观也无法和圣杯已经扭曲的彻底的本质相容。

这点圣杯应该意识到的,但是却被它忽略掉了。第一次得到自由行走的能力,身边陪伴的无疑在某些方面对圣杯来说是“特殊的”和“可以依赖的”。

因为骑士的照顾和关心实在是太无微不至了吧。

圣杯这样想到。

可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没有谁比圣杯更清楚,迪卢木多不可能一直都在,而一开始并不介意迪卢木多失去的那部分记忆的圣杯如今也介意起来。

就像是一根刺,如鲠在喉。

而且迪卢木多对圣杯的忠诚,甚至不能说是对主君的忠诚,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不过是对自己的慰藉,或者是弥补遗憾。

芬恩是迪卢木多生前的君主,他是他的部下,他得到了战友、同伴、侍奉的主君和荣誉,也因他半生逃亡造就了他英雄的传说,最终因他而死。

肯尼斯是现在的r现世所奉的主君,他希望为他捧上胜利,他听从他的命令为他而战,最终却因他而终。

两个人都是对现在的骑士来说重要的主君,而它圣杯什么也不是。

它只不过是恰好召唤出了他,然后还趁着他失去了关于圣杯战争记忆的时候成为了他的r。

这点它会一直记住。。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10

12.64%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