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3(完)

第1章 -13(完)

87_87304只消一眼,地龙神威就看出了自从自己出现就低垂着头的骑士的异常。

“圣杯。”地龙神威无视了苍冰绯炎一副卧槽地龙怎么可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敌人-大本营这不科学的样子,只是笑着注视着被自己杀死过四次的圣杯说道:“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愚蠢,而且你不想死的愿望似乎也没有我以为的那么强烈。”

“?所以,觉得我的愿望不够格的你,现在来杀我了?”圣杯皱了皱眉,看着地龙神威一副看不出息怒的样子,下意识的抱紧了迪卢木多的脖子。

看着圣杯对迪卢木多的依赖,地龙神威的眼神显得有些意味深长,“圣杯,不管如何,你还是离那边的男人远点比较好。”

“这是——忠告。”看在你愿望的份上,最后的一次忠告。

——什么意思?

圣杯瞪大了双眼,猛地扭过头看着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陪在自己身侧的。

迪卢木多的表情失去了以往的平静,而是痛苦万分。

圣杯看到了骑士原本深邃的带着温柔的蜂蜜色眼眸中沾染上的,一点也不符合骑士的扭曲疯狂。

“……迪卢木多……?”圣杯的声音比以往弱了许多,就像是怕惊扰到骑士一样,带着迟疑的呼唤着迪卢木多的名字。

而此时神威也把阻挡在他面前的苍冰和绯炎打晕扔到墙边。

神威无视了丁姬和庚姬姐妹俩互相抢着护着对方的样子,一步一步,就像是悠哉的在庭院里散步一样,走进了圣杯,也走进了抱着圣杯原地不动的迪卢木多。

直到神威距离圣杯一步之遥,几乎是伸出手,神威就能绞紧圣杯的脖子再次杀掉它的时候,迪卢木多才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一样,浑身的肌肉绷紧,猛地往后一跳。

“……不会让你……对主君不利!”感觉着意识里几乎是万虫啃食的痛苦,骑士紧紧的抱住了怀里幼小的,几乎只要微微使力就会被拗断的主君的身体,痛苦的喘息着说出了铭刻在他灵魂上的本能维护的话语。

自从地龙神威出现的那一刻,迪卢木多的意识就不停的在被某些危险的存在侵蚀着,如今骑士只是在顽强的反抗着这个侵蚀的过程。

因为……

因为——!!

主君需要他——!

迪卢木多的记忆中清楚的刻着,当他下跪宣誓的时候,格瑞尔大人的话语和样子。

他的主君是格瑞尔大人。

而且格瑞尔大人需要他,依赖他,信任他。

……这样就够了不是吗,迪卢木多?你追求的不就是这个吗?迪卢木多这样对自己说道。

——真的这样就好了吗?

可是心中的疑问却始终无法无视。

“你别想靠近格瑞尔大人!”骑士没有抱着主君的另一只手握紧了自己的武器,对着神威做出了攻击的预备姿势。

“……愚蠢。”地龙神威明明在微笑,但是脸上的表情却给人异常冰冷的感觉,“骑士,你对主君的命令太过盲从,只是愚忠的听从主君的命令,却不知道这份愚蠢才是会伤害到你的主人的存在。”

“——你在说什么!”骑士下意识的反驳。

不能听。

不能看。

不能被蛊惑。

迪卢木多的本能告诉他,若是对方继续说下去……

“因为自己的愚蠢和坚持伤害到主君,才是不忠的极致啊。”

——会将自己推入深渊。

“若不是被骑士道的正义驱使,你便不会想要改变那个女人的死亡,也就不会招惹到我,我也不会非得来排除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

“——骑士,你真的知道自己保护的是什么吗?”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骑士护着圣杯的手臂终于无力的垂下。

“迪卢木多?!喂,迪卢木多……?”因为迪卢木多松开了手而掉在地面上的圣杯抓住了迪卢木多垂在身侧的手,“……你怎么了?迪……”

圣杯呼唤着骑士名字的声音像是被突然掐断了一样。

圣杯近乎惊愕的看着骑士身上所发生的变化。

——这是什么啊……

圣杯像是无法接受面前的景象一般的,踉跄的后退了一步绊倒,瘫坐在地面上。

不,它其实是知道的。

这个变化,它曾经“目睹”过。

“……迪卢木多……你……”

——谁在叫自己吗?

迪卢木多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个男人最后的那一句话像是重重的敲击在心脏上一样,他无法反驳。

他所保护的……是什么?他所效忠的……是谁?

从第一眼看见了地龙神威样貌的时候就应该发觉到的,但是却因为骑士心中的感情而选择了无视。

他从地龙神威身上看出的重影,——总是不苟言笑的,严谨的,或者是愤怒的,自傲的男人的脸。

那是“自己”现世之后,第一眼看见的男人。

他所发誓效忠的r……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

也是,自始至终都不曾理解他,最后命令他自裁的男人。

迪卢木多想起了他曾经那么期待着能够为主君献上胜利献上圣杯,他曾经那么喜悦着能够与身为骑士王的saber相遇并且交战。

然后他又是多么的绝望,他是多么憎恨把骑士的尊严践踏殆尽的那些外道。

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曾经无意间想起saber的时候心中黑暗晦涩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憎恨。

他憎恨着,诅咒着。

圣杯眼中的迪卢木多周身缠绕着不祥的黑气,那个它并不陌生。

就存在于它身体中|共存的,【黑泥】一般的存在,此世界一切的恶意。

骑士蜂蜜色的眼瞳变成了血染一般的暗红。

骑士绿色的盔甲缠绕上了不祥的黑色符文。

明明是受人敬仰的光辉的英雄,此时却像是堕落地狱深处的恶鬼一样。

【我绝不原谅你们……!】

【沉溺于名利,侮辱骑士荣耀的亡者们啊……】

【就用我的鲜血,来玷污你们的梦想!愿圣杯永受诅咒!祝你们的愿望带来灾祸!】

【在你们坠入地狱之时,必将回忆起我迪卢木多的愤怒!】

圣杯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个时候,迪卢木多被肯尼斯用令咒命令自裁时,骑士充满了绝望诅咒圣杯的样子。

黑化了的骑士红色的眼眸看着瘫坐在自己面前,银发红眸的小女孩,无机质的眼眸失焦,然后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似的歪了歪头。

卫宫切嗣,saber,还有……爱丽斯菲尔.爱因兹贝伦。

践踏了他尊严和愿望的……

银发红眸……还有那张脸孔。

迪卢木多手心里黄-色的光点汇聚,本来在海魔之战时就折断的他的武器,必灭的黄蔷薇出现,被迪卢木多紧握在手心。

“啊……!”

被骑士那附有无法愈合伤口诅咒的必灭黄蔷薇正中心脏的圣杯迷茫了半晌,望着黑化的黑色英灵,缓缓的伸长了手臂,手指尖轻轻触摸到了他的脸,一如初见时一样,轻轻的点了一下。

此刻,圣杯感觉到了名为【难过】和【被背叛了】的情感。

圣杯终于明白,它想要的名为感情的存在,是由亲近信任之人给予的。

越是亲近,给予的感情越是浓厚。

越是信任,相处后越是能得到更多更多的感情。

可是它本来没有打算信任他的。

因为它知道,这个迪卢木多并不完整,它回收的是带着憎恨诅咒不甘沉睡的枪兵,而它面前的迪卢木多……只不过不知什么原因失去了那部分黑暗记忆的假象。

没打算信任的,没打算依赖的,圣杯记得那个时候它是想着若是迪卢木多真的黑化暴走了,就切断供魔真正的送他回到英灵座本体的,这个英灵的核它不要了。反正五次的圣杯战争,被它回收的有的是。

所以它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着提出各种要求,甚至要骑士放下武器照顾它的起居,而骑士也真的超级好脾气的面面俱到的回应着圣杯的每一个要求。

这让圣杯产生的错觉就是……它可以再过分一点,可以再随意点,可以无所顾忌。

捧得越高,摔得越痛。

对圣杯来说,终于能够存在,能够拥有自己的意识,它得到的这份来自r的关心,太过了。

温暖过头了。

所以当一直百依百顺温柔微笑的骑士用着憎恨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时候,才会一时反应不过来吧。

——圣杯终于被杀死了。

从这个世界。

而骑士在圣杯死亡,供魔切断的那一刻,猛然回神。

黑化的骑士看着面前自己愿意奉上忠诚的主君,看着曾经和他撒娇微笑的主君失去生命神采的模样,颤抖着放开了手里的武器。

“我都……干了什么啊……”

【又一次的、】

【这次更加罪孽深重】

亲手

将主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骑士仰头悲鸣,那是发自灵魂的哀嚎的声音。

与之同时的,是骑士因为弑杀主君而痛苦到战胜了吞噬他的黑暗的缘故已经恢复了蜂蜜色的眼眸,和逐渐褪去黑色的绿色铠甲。

骑士一点点的变回了原本的模样,然后在强烈的悔恨,自责和痛苦中。一点点化作光点消散于空中。

失去了主君的骑士,也失去了现界的理由和能力。

骑士再一次抱着浓烈的绝望阖上双眸。

不同于上次的是,骑士强烈诅咒的是自身。

——诅咒吧,诅咒这个亲手杀掉了那么依赖着自己的主君的罪恶之人。

因为即使是在失去记忆的时候效忠的主君,却依旧是重要的,他的御主。

这次,他一定会坠入更绝望的深渊的吧。。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13(完)

16.09%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