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4

第2章 -4

87_87304“我是阿修罗王。”面对着醒过来坐在床上盯着自己的圣杯的视线,阿修罗王好脾气的自我介绍,“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没事了。”圣杯秒答。

……不,等等,你胸口顶着一个大洞的伤说什么没事呢。

一边站着的库丘林想。

“我是圣.格瑞尔。”圣杯终于有不见个人就说自己是圣杯的意识了,它很顺手的用了当时很中意的丁公主手下给它办的假身份上面登记的名字。

好歹这像是个正常的萝莉的名字不是?

格瑞尔听起来还挺好听的,音念出来感觉也很棒,圣杯超级中意的。

不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吗,被捅了个透心凉心飞扬(x)的圣杯终于学会了那么一人类伪装的做法。

完美的利用外貌优势,装成无辜的怎么看怎么纯良的小女孩!这样的话大部分只要不是丧心病狂的人就不会对它下死手!这就是圣杯的目的。

……所以你是在暗示地龙神威丧尽天良丧心病狂吗圣杯子?

“……”阿修罗王沉默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开口叫道,“……圣?”

“不,叫我格瑞尔就好。”圣杯回答道。

圣像是男孩的名字,而格瑞尔完全是女孩子的名字,所以圣杯愉悦的决定它维持着萝莉外表的时候就叫下面的名字格瑞尔,要是心血来潮变成正太样子了就叫前面的名字圣。

很棒不是吗?

……所以说你修炼还不够啊圣杯子,面对俩都知道你是什么存在的人伪装根本没意义不是吗?

不过其实效果虽然不明显,作用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毕竟不管是谁都会被表象影响到,即使知道只是表面上的心却还是会被眼睛欺骗。

就像此时被萝莉外貌的圣杯影响到下意识的心软不少任劳任怨(x)的照顾圣杯的库丘林。

虽然圣杯有了伪装成普通萝莉的意识,但是下一秒就出于本能而崩皮了。

“阿修罗王,你的愿望很有趣,我很中意。”

…………就、就豆麻袋,不是说好了做软萌乖巧可爱小萝莉了吗!Σ(っ°Д°;)っ

所以只要当初被愉悦组麻婆神父和闪大王扭曲的三观没掰正过来,圣杯的装乖巧作战就只能宣告破产。

经历了一开始的世界,圣杯大约摸摸准了是怎么个套路。

它是作为圣杯出生的,它的本能就是聆听愿望,并且要说最开始圣杯本身有什么愿望的话,那就是完成自己被制造出来的使命,达成某个人的愿望吧。

所以既然它有了可以自由行动的身体,有了自主的意识,那么遵从本能有什么不好?

虽然它知道现在的它实现谁的愿望是在打破异世界的命轨,因为它的存在本身那就是一个大大的bug,不过那也没什么不是吗?撑死是达成一个人的愿望之后被这个世界的意识扔出去而已。

它的本体在型月世界柳洞寺地下,这个它的身体死掉了又没什么关系。

虽然像是迪卢木多那样的来自同一个本源世界的英灵的攻击会对它造成困扰,但是除了不方便一点也没啥。

心口顶着一个洞出去溜达谁会认为你是普通的萝莉啊!又不是虚因为内心空虚导致有虚洞!

显然圣杯忽视了除了不方便之外更加重要的疼痛,不过想来因为感到痛楚而喜悦的圣杯子并不介意胸口被开了一个洞这么一小点的疼?

既然它决定了每到一个世界就实现自己中意的愿望,那么何不选一个玩大发点的?

异世界的意识不是害怕它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压抑它的力量吗,那么它就要玩大的。被世界抑制导致自己本体那边的魔力传不过来,拥有庞大魔力的圣杯在难得的于魔力方面捉襟见肘之后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是却炸毛了。

——这是关乎它尊严的问题!圣杯怎么可以因为缺魔力虚弱成这样!!!简.直.不.能.忍.好.吗!

所以醒来之后一边打量着自己叫出来的,另一边圣杯就马上开始聆听这个世界的全部愿望。

足以左右世界大方向流向的愿望是属于面前这个男人,阿修罗王的愿望。而且明显对方也对自己有所求。

你情我愿不是吗?

圣杯的笑容更灿烂了。

和当初在地龙神威在的世界实现丁姬和庚姬愿望不同的是,现在的圣杯是真的想要实现阿修罗王的愿望。

那个时候圣杯只是被迪卢木多吵烦了加上一时赌气才不小心顺手的实现了对方的愿望,可是现在不同。

实现阿修罗王的愿望,玩一票大的,很有趣不是吗?

这样想着,圣杯整个杯子都愉悦起来了。

等等麻婆神父又跑出来了惹Σ(っ°Д°;)っ!稍微收敛点啊圣杯子!

听到圣杯对自己愿望评价的阿修罗王愣了一下,然后毫不在意的微笑,“是吗……”

“——你能中意真是太好了,格瑞尔。”只是在刚刚和圣杯交换眼神的一瞬间善于解读人心的阿修罗王就知道了圣杯的全盘打算。

即使圣杯非人,但是想法什么的阿修罗王解读的毫无障碍,他知道圣杯想要借着帮他实现愿望而给世界意识一个巴掌狠狠的打世界的脸,但是那又有什么所谓?

阿修罗王即使知道了九曜的预言也从来没有过任命的打算。如果这就是世界规定的轨迹的话,那么他就要狠狠的打破。既然那样的事情他都做了,现在不过是联合外侧的来客做些手脚有什么不可?

总体来说,作为第一武神将的阿修罗王,也是个狠角色,他对任何事都能狠下心来。

双方都心照不宣,也就没必要在就着这个问题探讨什么,所以阿修罗王从善如流的岔开了话题,留着一旁站着的库丘林完全状况外的一脸茫然的样子。

“格瑞尔,再在这里休养半个月吧,这半个月我会慢慢的用魔力缓解你身上的诅咒。”阿修罗王探查了一下圣杯现在的身体状态下了结论,“你现在构筑身体的魔力很不稳定,不能一下子接受大量的外界魔力。”换句话说就是大圣杯传来的魔力是圣杯本身的魔力所以没关系,但是属于阿修罗王的魔力一下子大量传递给圣杯的话……会消化不良。

“恩,麻烦你了,阿修罗王。”圣杯点了点头,也没说多谢之类的话语,毕竟阿修罗王需要它实现愿望,那么这点帮助也是必要的。

所以,库丘林之前拜托阿修罗王的时候说自己什么都会做的约定……其实没必要来着。

库丘林:“……”

——好歹他也是护主心切不是吗_(:3∠)_

>>>

半个月后看着已经大概没什么问题了的圣杯,阿修罗王最后一次把自己的魔力传送过去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样一段时间内都没关系了。”虽然还是透心凉(x)

“接下来就要去找那个什么……苏摩族的人了吧?”在一旁围观阿修罗王治疗的库丘林看着圣杯已经恢复的脸色开口说道。

虽然暂时得到了缓解但是库丘林还惦记着之前阿修罗王说过的苏摩族的血能够彻底治好这件事儿。看着相处了半个月关系不错的小丫头兼r心口总是顶着那么一个治不好的伤他看着也难受。

这段时间纯粹是因为圣杯的状态太不好了所以需要留在阿修罗城接受缓解性质的治疗,既然现在好的差不多能行动了库丘林心里就活泛起来了。

不是没想过在圣杯治疗的这半个月自己去找苏摩族,但是据本土住民阿修罗王说苏摩族的住地偏远隐蔽超级不好找,而且苏摩族的人们一般都避世不出就是为了避开觊觎苏摩族血液的贪婪的人。

而库丘林本来就是为了血去找苏摩族,要是直接这么去了的话,被打出来都是好的。大概会直接被列为拒绝往来户,这样就麻烦了。

“所以你要带着格瑞尔去。”在库丘林和他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阿修罗王这么说道。“虽然苏摩族反感利用自身血液的人,但是苏摩族的族人性格都非常的温和,而且善解人意,富有同情心。”

说白了就是性子软好说话。虽然在原则问题上固执了一点,但是想必库丘林带着格瑞尔直接去的话,按照苏摩族同情心泛滥的性子一定会心疼格瑞尔这么小的女孩子就受这么大的苦然后全族的人都会想要帮忙的吧。

所以这么一拖就是拖了半个月。这半个月不仅库丘林没闲着,阿修罗王也忙得很,既要给圣杯治疗又要给圣杯灌输一些常识和为人处世的办法。

有些时候合眼缘只是一照面的事情,虽然圣杯的本质很扭曲,但是架不住合阿修罗王的心意。而圣杯倒也很愿意亲近阿修罗王的,毕竟阿修罗王的魅力整个天界都无人可挡(…)。

圣杯褪下了伪装的超烂的乖巧萝莉皮,直接和阿修罗王探讨了各种扭曲的人性的问题,最后圣杯面对着尽心尽力为自己治疗伤口的阿修罗王倒豆子一般的把自己怎么受的伤包括迪卢木多的事情全说了。

阿修罗王听完之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圣杯还太甜太天真。

虽然看上去像是被谁单方面的灌输了很多扭曲的三观和姿势(闪闪&麻婆:……),但是这孩子完全没有懂没有好好利用好吗!

太浪费资源了!(其实并不)

于是阿修罗王作为老师和长辈的本能被激发出来,好好的给圣杯上了一堂课。

作为原本轨迹中操纵了整个圣传故事的真.幕后*oss,不仅让帝释天为了一个约定努力了那么久,甚至他死亡后全天界大部分的武神将都把他奉为目标和信仰缅怀不已。还有夜叉王死心塌地的对阿修罗好,哪怕是自己一族都被灭了都没有一句怨言尽心尽力。

种种看来,阿修罗王不仅是人格魅力,他的谋略眼光心机计划都是无人可及的。

于是圣杯在被闪闪和麻婆颠覆了三观之后,又被天界最高人气者圣传幕后真boss阿修罗王单独教育了半个月。

……感觉自己洗心革面了呢。圣杯这么想到。

——简直是整个杯子都被打磨了一通好吗!。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4

20.69%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