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第1章 -1

87_87304迪卢木多盯着面前的小女孩,然后很困难的发现,即使这个小女孩几乎是拍着自己胸口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是圣杯,他还是无法立即接受这么破三观的事情。

倒不如说,杯子的外貌太有欺骗性。

传自冬之圣女羽斯缇萨的外貌,即使仅仅是个幼小孩子的样子,也足够美丽和引人喜爱。

正因为这幅幼小的模样,才会显得杯子显得那样无害和单纯。

不过本来杯子也算是初生的婴儿一样的存在,它作为个体的意识在得到记忆融合了世界外侧的来客才诞生。

距离它诞生意识起,也不过短短的一些时间。

不是此世之恶,不是羽斯缇萨,也不是爱丽斯菲尔,而是属于圣杯的意识。

许下了愿望的圣杯,现在也只是个对一切都茫然的幼崽。

“r,请问,您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呢?”虽然还暂时无法接受御主是圣杯这件事,但是其忠犬属性已经很好的接受了面前的女孩作为自己r的事情r弯腰询问着因为自己的呼唤而转过头仰着脖子看着自己的御主。

因为圣杯此时的身体实在是太过幼小,所以即使枪兵弯腰也还是需要它努力的仰起脸才能对上枪兵的视线。

“…………”杯子沉默。

枪兵绝望的发现貌似没什么需要他做的。

“……那r,您有落脚的地方吗?需要我帮您找吗?”老实第一忠诚度第一的枪兵好脾气的询问。

“你需要休息?”杯子疑惑的眼睛看了看理论上只要魔力充足就相当于永动机的英灵姿态的r。

有它作为御主供魔,就理论上来说会感觉到魔力不足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吗!

“不。事实上,我是不需要休息的r您的魔力很强大。”不知道自家r心理想了什么的r乖乖的回答,“但是,容我直言r,不管您原本是什么身份,您现在看上去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我想,您应该需要一处房屋休息。”

“睡觉吗?”杯子眨眨眼,“说实话,我还刚刚得到这个身体,不清楚这个身体有没有这个功能啊。”说着,杯子捏了捏自己看上去很纤细完全正常符合人类标准的胳膊。

“不过,好像是个好主意,决定了,我想尝试一下在屋子里趴在床上睡觉的感觉r,你有办法吗?”

看着r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的表情r毫无置疑的点头,“一切遵从您的希望r。”

>>>

话是这么说,但是迪卢木多望着年幼的r,想了想自带【魅惑魔痣】的自己,有些无从下手。

要说找到居住的地方,得到了现世知识的枪兵知道,首先,要有钱。

还有,或许还需要身份证明。

虽然魔术师可以用暗示,但是自家的r很明显不是正统魔术师,不管是那看上去过于年幼的样貌还是那个特殊的身份,迪卢木多也没想过拜托自家御主使用暗示魔术什么的。

这是r给他的第一个命令。

r需要他——

正直的枪兵低头思考了许久。

仰着脖子看着枪兵的呆毛都没精神了垂着,圣杯突然开口,“r。”

“r?”

圣杯招了招手,示意枪兵蹲下来离自己近一些,结果枪兵惯性使然直接单膝跪地。

圣杯被枪哥的动作惊了一下,然后也不甚在意的伸出手在办正事之前先拽了拽枪兵面前晃来晃去的呆毛——

要是枪哥不是那么老实的话,说不定心中小剧场会刷屏……

你够了啊喂老是拽我头发是对我的头发有多大的迷之执着啊!

不过鉴于枪哥还是枪哥,所以以上的心理想法是不可能出现的。

所以他只是眨着琥珀色的眼睛,满脸的茫然。

“别动。”拽完呆毛心满意足的圣杯松开了罪恶的爪子转向了光辉之貌迪卢木多那被仙女赐予的魅惑の魔痣。

迪卢木多感觉到小小的软软的手在自己眼角的痣上轻轻的抚摸,然后他觉得,体内好像有什么失去了。

“唔,这样r你困扰的东西就不存在了吧?虽然痣本身无法去掉,但是它的功能我还是能暂时去掉的。”

召唤英灵的圣杯本身,就拥有着所有英灵的资料。

而即使圣杯并不能以人来定义,也不代表它看不出来之前的枪兵在困扰什么事情。

或许是因为爱情的魔痣带来的女祸?这样猜想的圣杯,没有询问枪兵的想法,仅仅是想到了便按照自己想的去做了而已。

所以圣杯的举措看上去是为迪卢木多着想,但是完全不具备正常思考回路的圣杯所想的只是“解决掉让r无法完成它命令的干扰因素”而已,虽然相差不远,却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圣杯的举措完全没有考虑迪卢木多的想法和意愿,仅仅是强行的把自己的想法施行——

这样的行为,算得上恶劣了吧。

但是迪卢木多却没有往这方面想,品行高洁的骑士心中的善念永远不会被不好的想法占据。

是以他感动的注视着小小的r。

在他看来r是看他为难而伸出援手,这让他既觉得感动欣喜,也有着因为自己的因素添了麻烦的愧疚和自责。

“给您添麻烦了,感激您的仁慈。”迪卢木多想,不必担忧他对女性的影响的话,打工也好,还是找房子,对他来说都会方便一些。

然而刚想动身的骑士的表情瞬间变化,忠心护主的骑士轻轻的在r耳边低语了一句“失礼”,就揽住了幼小的女孩往边上一跳,一手托着御主护在胸前,另一只手则是握紧了陪伴自己多年的武器,破魔的红蔷薇。

“什么人?”骑士神色一冷,质问着不请自来的“客人”。

“请不要如此防备。”本来空无一人的空地上出现了两位长相一模一样的忍者装扮的女性。

“吾等奉公主之命,前来做异界之人的指引。”

“请二位务必随我来。”

这是……当地(划掉)地头蛇(划掉)(划掉)来请他们俩外来者去局子里喝茶吗(还是划掉)

圣杯眯眼这么想到。

去也没什么。

圣杯抱着枪兵脖子的手动了动,微微点点头。

迪卢木多秒懂。“那么,请带路吧。”

>>>

国会议事堂的地底下,住着占梦的公主殿下。

丁姬用一切去占卜,不能说话,不能看见,不能听见,不能行动。

她只是在梦中无限循环的做着梦。

关于毁灭的,拯救的,悲哀的梦。

神威——

但是这样的丁姬却在某天,看见了不同的景色。

金色的光芒。

实现愿望——

7位——

英灵降临——

丁姬从梦中惊醒。

异世到来的客人,会在地球的命运上带来改变。

丁姬看到了这样的未来。

“那个愿望,实在是很有趣。”被邀请而来的“它”双手托着下巴注视着眼前的公主。“你那个可笑的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宛如幼童的公主双目依旧无神,但是她能感觉到面前的这位的存在。因为它的断言,公主露出了悲哀的神色。

金色的光芒非常的耀眼,但是同时,黑色的污泥也异常污秽。

如此矛盾的存在。

“所以我无法理解人类。”圣杯此时褪去了模仿着人类女孩表情的样子,只是露出了纯然的疑惑和不解,甚至还有孩童般残忍的好奇。

“喂,梦见。”圣杯开口询问,“我自诞生起,就无法移动,无法说话,无法看,无法听,无法接触外界。”

“到后来,甚至连降生都不被期待,连仅仅是出生都不被允许——”

因为被安哥拉曼纽的此世之恶污染的圣杯……已经不再是万能的许愿机。

这样的圣杯,是不被需要的。

可是明明制造出它的,是他们,然后被污染的时候,也来自他们,甚至最后也……

“什么都做不到的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唯一期待过的事情……都被那一个人全盘否决了。”

圣杯想起那个男人明明绝望却还是命令亚瑟王将剑挥向自己的名叫卫宫切嗣男人,圣杯觉得自己永远搞不懂人类。

“但是我还是许了愿望,既然人类把我当做万能的许愿机,又在知道我无法实现愿望的时候选择毁灭我,那么,我玩忽职守,实现自己的愿望也是可以的吧?”

所以圣杯面对着不需要它想要毁灭它的人类的愿望熟视无睹。它做了以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诞生了自己愿望的圣杯选择了实现自己的愿望。

“所以,你看,我现在有了可以行走的身体,而且还是那个想要毁灭我的男人的女儿的样子,我可以像现在这样和你说话,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

“但是人类,你明明有着我想要的一切,为什么为了无聊的事情抛弃?”

“占卜未来什么的,本来就是愚蠢至极的事情。”

圣杯的话语刚落,守护在公主身边的男子愤起,“你——!!竟然对公主不敬!!!!”

站在了圣杯身后的迪卢木多尽职尽责的挡住了男人的攻击,凯尔特的骑士对上了名为碎轨玳透的男人。

“为何发怒?”圣杯不解的扭过头,“我只是说我认为的事实,而且我也是真的在疑惑。”

“不过,丁姬,你确实很有趣,包括你的妹妹。”

被此世之恶污染的圣杯倾听着促使这对原本互相重视的姐妹如今悲剧隔阂的愿望,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占梦的公主。”圣杯靠近了丁姬,捧起了公主的脸颊,“好好表现啊?说不定,我会想要实现你的愿望呢。”

圣杯无视了守护着公主的人那简直像是看疯子一样的表情和一脸别口出妄言的样子。

“你知道我做得到,对吧,丁姬。你看见了。所以才会如此心急的见我。”

“我是……万能的许愿机。”

“来试着争夺我吧。”

“惹人怜爱的公主殿下。”。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1

2.3%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