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6

第2章 -6

87_87304“你知道我是什么吧,库丘林。”圣杯歪了歪头,询问着一边看护着自己的库丘林,“但是为什么这么费心的救我?”

在一旁一边看着圣杯身体状况一边百无聊赖的擦拭自己的红枪的库丘林听到圣杯的询问耸了耸肩,随意的回答,“嘛,没什么不好吧,我救你这件事,也没必要有什么理由吧?”

这样说着的库丘林看着明显对这个答案感到不满鼓起脸的小r停顿了一下挠了挠头,然后随便找了个理由给因为他的答案闹别扭的圣杯顺毛,“非要说什么理由啊……因为现在你是我的r?”

“就因为我是r吗?可是你明明知道我的存在不合理,也不正常。”还没被阿修罗王调|教过的圣杯现在还是一副在意自己异质在意的不得了的熊孩子。

“那又干老子什么事?”听出了圣杯隐含台词的库丘林这样回答道。

库丘林对圣杯的疑问感到不解,因为圣杯介意的库丘林全部都不介意。

“……小r。”看着依旧陷入纠结里面的小r库丘林开口,“一开始我被召唤出来的时候,我的愿望就是能够大闹一场,好好的打上一架,可是因为种种原因总是不能如愿,这次死的也挺憋屈的。”

“所以是为了你的愿望吗?”原本还在认死理的圣杯一下子神清气爽的看着库丘林,“我明白了。”

看着一开始还一脸不解加上不满闹别扭的小r一下子阳光灿烂一般的笑出来库丘林心里叹了口气。

这次的r……还是一样难搞啊,虽然是和言峰绮礼不同意义上的难搞,但还是心累。

这次他也算是难得的开解别人了,既然圣杯对他无理由帮助它的事情感到困惑无法接受,那么他给一个合理的理由就行了呗,总之让现在的圣杯想通什么的比较困难。这家伙,情商别说是零了,干脆是负数啊。

无法理解别人的好意什么的简直像是情商被什么玩意儿吃掉了一样。

要是平常对这种无法理解别人好意的熊孩子直接教训一顿好好的说一通才是库丘林想干的,但是看着目前还虚弱的卧床不起(谁?)的萝莉杯,库丘林再怎么也不可能下手去教育一通啊,就干脆先找个理由开解一下,然后剩下的等小r好了再说。

所以库丘林说的那几句话就是想要表达几个侧重点,一.它是库丘林现在的r,二.库丘林费劲心思救它的目的是自己的愿望,三.库丘林的愿望是想要好好打一架。

——综上所述能够得出结论(…),作为英灵被召唤来的库丘林想要好好打一架就要靠它作为r供给足够的魔力,所以现在缺少魔力的它是不行的,会添麻烦不说,还是库丘林实现愿望的阻碍,因为要是它的身体现在死掉了,那么库丘林就会因为失去r供魔而再次被大圣杯回收。所以库丘林会想办法让它恢复。

库丘林给出的理由就是想要诱导杯子这么想,而杯子也如库丘林所愿那样完全被带跑了,现在圣杯就是这样认为的。

——库丘林,计划通√

“我会努力治好伤势,然后好好的供魔的,作为圣杯不存在魔力不足一说!到时候库丘林你想要找谁打架都行!”

看着萝莉样子的圣杯双手握拳一副努力的样子库丘林不禁失笑,他抬起手揉了揉这位特别的r的小脑袋,“是是,那就拜托你多加油啦,小r。”

——虽然最后还是要他背着杯子找人治疗。

库丘林望天。

>>>>

库丘林背着圣杯被之前那位苏摩族的小哥带到了族中长老那里,而看着杯子胸口的伤势,这位看上去年龄超大的老奶奶一边念着造孽一边挥着拐杖让边上带库丘林来的苏摩族青年快跑去叫族里几位医术好的人过来。

“这可怜见的孩子……这是遭了多大的罪哟。”苏摩族长老摸着杯子的小脸叹息着。

人年纪一大,看着小一点的孩子就会不自觉的疼爱,别说杯子的外貌本就超级富有欺骗性讨人喜欢,这位长老现在满心都是对小姑娘的心疼。

“年轻人,这是你妹妹?”

“啊……是。”看着长老慈爱的样子心里还在想着苏摩族是不是太心软了一点简直让人看了都捉急的库丘林慢了半拍才回答,长老也没在意库丘林的停顿,老人家认为这是哥哥在担心妹妹神思不属。

“你是个好样的……找到这里废了很大的劲吧?小伙子。”老人的目光中满是赞许,“不错不错,真是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啊。”

库丘林觉得胃有点疼。

虽然之前阿修罗王说了苏摩族性子好心地善良,但是看着老人家对圣杯伤势关心的样子,和他一对比,他简直像是旁观的,这位才像是小r的亲人吧!

——好想吐槽。

正这个时候,之前跑出去的苏摩族青年带着几个族人掀开帘子就进来了,“长老,我把人都带来了。”

而几位跟着来的医师对着长老欠了欠身就心无旁骛直接扑到了伤者身边一秒都不浪费的检查起来。

抱着圣杯被无视了个透的库丘林:“……”

“抱歉长老!我之前出去采药草了,听说这里有病人?”这时候突然跑进来一位看上去比起现在的几位医师显得年幼许多的苏摩族少女。

“苏摩!快,来给这孩子看看。”长老招呼道。

“啊,是!”被称为苏摩的少女把手里的篮子递给了一边的青年然后快步走了过来,“啊不好意思借过。”

怀里的杯子被抱走自己也被推开孤零零站在一边的库丘林:“……”

“啊,别担心,这几位都是我们族里非常厉害的医师了,尤其是苏摩,别看她年轻,但是也相当厉害。”看着发尾都没精打采的垂下去的库丘林一边帮着提篮子的小哥开口安慰。“对了,我是苏摩族的乾妲。”

“……库丘林。”库丘林也没太在意的报出了名字,“我的妹妹叫格瑞尔。”

“格瑞尔啊,真是好名字。你的妹妹很可爱啊。”乾妲明显对杯子的好感度很高,“我一直想要有个妹妹来的,可惜我家只有我一个。”

“是吗。”

库丘林一边盯着圣杯被一群医师围在中间检查,一边心不在焉的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乾妲闲聊着,心里有自己的想法。

苏摩……吗,名字是族名的少女……大概身份也不是那么简单?

就像是阿修罗族的阿修罗王一样,称呼和族名挂上钩一定有背景。……可是苏摩这个岁数不像是一族的王,那么就是苏摩族的公主之类的?

看着那边的检查结束之后,讨论了很久差不多完事的时候库丘林迈了几步上前用披风把小r裹上抱在怀里,然后看着表情严肃的苏摩族长老笑了笑,“那么来谈一谈吧?”

>>>

“格瑞尔……我妹妹她身上的伤,被下了【无法愈合伤口】的诅咒。”库丘林抱着圣杯对着长老坦白道,“而在格瑞尔的伤势危险到支撑不住的时候,我遇见了阿修罗王。”

“……竟然是那位阿修罗王吗?”苏摩族的长老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心中的一丁点犹豫也飞了。

他们一开始并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才叫来了苏摩族的医师们来诊断,但是检查之后得出的治疗方法只有一个。

——把苏摩族带有特殊力量的血液喂给这个受了重伤的孩子。

这么一来,即使是长老也迟疑了,把血液给外人这样的做法为免太过冒险,而且作为苏摩族的人,长老清楚的知道关于苏摩族的传言那并不是虚假的,而是真真正正的事实。

即使现在治疗了这个孩子,但是她将面对的将是不老不死的未来。这并非祝福,而是诅咒。不老不死是最沉重的责罚。

不老不死并不是原本的效用,仅仅是苏摩族的血液能够治疗任何重伤的代价。

【救下这个孩子真的好吗?】长老这么想到。

所以作为年长者的长老才会迟疑,说不定救了她才是更为残酷的事情。但是听到青年提到阿修罗王的时候长老却把担忧的心放下来了。

要说为什么,就因为那是阿修罗王。既然遇见了阿修罗王,那么一定是有什么解决办法,长老这么坚信。

#论阿修罗王究竟在天界有多少脑残粉#

“阿修罗王帮助了我们,我想你们也已经发现了吧?我妹妹的伤口上有力量阻止她的伤势恶化。”

“阿修罗王说,【无法愈合伤口】这个诅咒使得他的治疗没有起到效用,仅仅是能够维持现状……但是他告诉我苏摩族能够帮助我妹妹。”

“所以我来了。”

长老眼中这个异族的年轻人的目光带着坚定,就像是闪着光一样,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去信任他。

带着光辉的英雄,被称为光之御子的库丘林,他本身就像是阳光一样。

“所以,拜托了。”

长老沉默了好一会,然后叹了口气,“既然是阿修罗王指引你来寻找我们一族,那就证明你知晓我们一族的事情。”

“救你妹妹的方法只有一个,让她饮下我们苏摩族的鲜血,但是代价却是长生不老,即使这样,你也想要我们救她吗?”

听到了长老的质问,库丘林像是犹豫了一样,表情有些古怪,仅仅是一瞬间,库丘林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他望着长老的眼睛,坦言回答道,“——是。”

“即使这样,也请您救救格瑞尔。”。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6

22.99%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