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16

第2章 -16

87_87304在龙族停留打工的这一段时间,苏摩和孔雀没有一直被遗忘在海面上的陆地,而是被后知后觉的库丘林想起来了,别指望圣杯,它一玩开心什么都忘了。

龙王属于那种一旦解除了误会就超级好说话的爽朗性格,所以对库丘林的请求龙王爽快的一拍板,随便库丘林是想要带苏摩孔雀来还是带格瑞尔回去地面,库丘林看了眼抓着那伽不放手的r无奈的选择了前者,左了也要在龙族呆上一段时间,还是把苏摩带过来吧,估计就这一会儿失踪苏摩就急得不行。

这样想着的库丘林在龙王的许可和白龙至始至终的黑脸下,被白龙带上了海面,这次倒是没让库丘林自食其力游来游去。

带着苏摩回来的库丘林对上圣杯疑惑怎么少一个人的视线,挥了挥手解释道,“孔雀不肯跟过来。”所以他就光带着担心小萝莉的苏摩回来了。

“孔雀……”圣杯小萝莉一副失望的样子垂下了脑袋。

“孔雀在之前我们呆的那个城市里呆着等,我们什么时候上去就能见到了,【所以不用顾忌我,玩的开心点】,——孔雀让我给你传的话。”

圣杯失落了一会儿(表面上),然后就振作了起来,“恩!”

实际上它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龙族的相性和孔雀可能不太好……孔雀虽然不是魔族,但是身上的气息总是会被误会,要是别人还好估计发现不了,但是长久奋战在和魔族斗争第一线的龙王估计会察觉到什么带来麻烦。因为现代的龙王是个嫉恶如仇眼里容不下沙子的性格。

孔雀本来对龙族领地也没什么好奇,所以干脆也就不跟过来了。

龙王看了眼和自家儿子相处的很好的圣杯格瑞尔,又看了看自家儿子隐藏的拙劣的开心和喜悦,干脆大度的一挥手,让那伽这阵子陪着自己带来的小朋友玩去了,修行什么的暂时放假。

于是在库丘林每天兢兢业业打工填坑的背景下,圣杯子和那伽把龙族玩了个底朝天,而且因为有白牙的加持,俩熊孩子甚至跑出了龙族领地到深海别的地方玩了一圈。

——然后被任劳任怨的青龙逮了回来。

在库丘林用劳动力偿还了损失之后,稍微休整了两三天就打算带着圣杯走人了。

这些天他在打工的同时也没闲着,有事没事的就和龙王友好切磋一顿,俩性格说来也有点相似的人的亲密度蹭蹭蹭的上涨,几乎成了好哥们,——龙王(♀)的性格超级汉子,就连亲儿子那伽都觉得龙王/母亲有种爸爸的感觉,而贤惠的父亲则是像母亲==……

而贤惠属性重合了的苏摩则是和那伽的爸爸(♂)几乎成了闺蜜。

虽然打工-打架-打工这样循环的日子过得还算顺心,但是这样也就够了,打了个开心的库丘林觉得老是在水底龙族带着快要长水草了,和自家r那么一商量,各自和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关系好的人告别,准备第二天就走。

库丘林和好哥们龙王告别,苏摩和好闺蜜那伽爸爸告别,格瑞尔和小伙伴那伽告别。

爽朗的笑着听格瑞尔和自己告别的那伽转身就哒哒哒的跑着去找了自家母上。

“妈,我想和他们一起走。”那伽一开口就把龙王吓了一跳。

“那伽你……”

——熊孩子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龙王(♀)觉得自己的心好累,她很年轻的时候就继任了龙王的职责,和那伽爸爸相遇走到一起也是他的包容,再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性格好成让老婆上前线和魔族拼自己在家带孩子的了——他不是舍得喜欢的女人上战场,也不是不想保护她让她不受伤,只是他的爱让他忽视自己的想法,顺着龙王想要击退魔族保护天界的心意,在背后守候着她打完仗回来的家,为她看着龙族的一切。

龙王知道自己的随心所欲都是他宠的,正因为他,在她才能毫无顾忌的拼杀,而她也承认,忽视自己的孩子很久了。所以龙王理解那伽偶尔的叛逆。

龙族这一家子,龙王扮演了勤勤恳恳出门工作养家的父亲身份,而那伽的爸爸则是贤惠的守家的母亲形象……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那伽没缺少过双亲的关爱。

不过还年幼的那伽还是因为父母和表兄弟的期望而叛逆了起来。

龙王觉得自己的孩子虽然不成熟,但是时间能够抹去这些,而她也自信自己能够坚守在龙王的位置上等到她的儿子长大,再把这个称号连同责任一起交给那伽,然后和那伽爸爸一起去游山玩水,她一直太忽略了他。

而那伽的想法就单纯的多了,他确实很崇拜强大又耀眼的母亲,但是却不想要继承龙王。他只是单纯的不想自己的未来被规定好没有选择。

所有人都告诉他,他是下一任的龙王,他要背负起龙王的职责,但是那伽并不想那些。

他想要自由。

看着那伽认真的眼神,龙王觉得超级头痛,直接叹息了一声躺在了那伽爸爸身上,“……啊啊亲爱的,我家孩子到叛逆期了qaq”

居家好男人.那伽爸爸笑眯眯的安慰大受打击的老婆,“孩子还小,其实出去看看也没有什么不好。”

听着爸爸的支持那伽的眼睛瞬间亮了。

而抱着反对心态的龙王一看儿子这个反应也动摇了点,“……但是会担心啊……”

“你不是说了,你最近认识的那个库丘林武技很好吗?所以那伽和他们一起走没什么可担心的,苏摩也是个非常细心的人。”库丘林一看脸上就像是写着适合托孤(划掉)照顾人的可靠模样。

“……既然你这么说了……好吧,左了我也能再做个几百年龙王……让孩子出去玩一圈历练一下也好。”龙王想了想,“我还是想让青龙白龙其中一个跟着那伽去……这样我也放心点。”

听到自己能跟着走的那伽表情瞬间变得阳光灿烂,而听到青龙和白龙要跟着的时候瞬间又掘了起来。

“我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那伽说道。“而且青龙和白龙还是留下来看着龙族事务比较好吧?”

不得不说那伽抓住了重点,龙王总是因为战事离开龙族,这个时候撑着龙族事务的就是青龙白龙两大武将,所以要是离开一个人还真有点困难。

“……好吧。”龙王妥协了,“出去小心点啊,要照顾好自己别任性……明天我去拜托他们带上你……”

一听母上要出马拜托他们照顾自己的那伽又炸毛了,“我自己去说!妈你不用做什么啦!”

看着炸毛的儿子这幅抵触的模样龙王在心里拿小手帕擦眼泪。

儿子大了讨厌麻麻了……qaq

在门口因为担心那伽的样子跟过来的青龙白龙兄弟俩对视了一眼。

青龙:“……被嫌弃了呢。”

白龙:“你不也是。”

青龙:“那伽小时候多可爱啊……白白的一小团软软的……”

白龙:“是啊……”

心酸的被嫌弃了的兄弟俩默默的给对方点了一个蜡烛。

>>>

第二天被白龙送上了海面的格瑞尔等人对着白龙道了谢就去找晾在一边很久的孔雀汇合去了。

成功汇合之后孔雀一如既往的笑眯眯卖着萌,库丘林是久违的吹风感觉不错,一行人里只有圣杯的表情看上去还有些郁郁,看着格瑞尔蔫搭搭的模样苏摩担心的询问,“格瑞尔,怎么了吗?”

“……没什么的,苏摩姐姐。”格瑞尔有些无精打采,但是还是努力露出了微笑的模样试图让苏摩安心。

看着小萝莉勉强的模样使得苏摩不仅没安心反而更担心了。

库丘林看了眼苏摩一脸心焦的样子,维持着==的表情果断打开了无线电频道(…)询问r,【r,你是在想那个龙族的小鬼?因为他没来道别?】

【嘛,也有这个原因。】圣杯表面上无精打采的趴在库丘林背上,心里回话的语气却正常的不能在正常。

【我就是做个样子,库丘林。】圣杯毫无顾忌的说了,【至于那伽……我知道他会跟上来,我听到了他和龙王的对话,估摸着现在正在后面远远的缀着不知道怎么来汇合呢。】

库丘林:【……】别再刷新我对你认知的下限了好吗r……

【但是你们和那伽都不知道我知道啊,那伽跟在后面一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跟着,还有一个估计也是看看我们的反应吧,主要是我的。】

【小r你的情商见涨啊。】库丘林真心实意的赞扬了一句,得到了圣杯充满爱意的强化魔术过的胳膊搂紧了他的脖子。

【总之,我显得越难受没精打采舍不得小伙伴,那伽提前过来和我们会和的几率越大。】圣杯无视了库丘林对自己情商的评价,【其实虽然那伽说的是和我们一起走,但是他完全可以选择自己一个人闯荡去的,要是没留住他就玩脱了。】

所以你就使劲的表演了是吗……

库丘林一脸不忍直视,好在他背着圣杯这个姿势也看不见圣杯的表情,【那小鬼很重要?】听着圣杯话里话外的意思,库丘林挑挑眉询问。

【恩,这段时间和那伽一起玩耍的很愉快!】圣杯给出了肯定答复,【而且……我感觉,那伽是必要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苏摩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那伽也是……】圣杯皱了皱眉,成功的让一直关注着格瑞尔的苏摩惊慌了一下。

库丘林一想起最近自己察觉到的不对劲的地方,还有发生的这些事情总觉得像是背后有一个推手在操|纵一样,但是却理不出头绪来。

这种不对劲的感觉太强烈,反倒让库丘林有些无从下手。

“谁?!”一直担心着格瑞尔的苏摩率先对一边的气息做出了反应,举起双月叶苏摩作势就要攻击。

“苏摩姐姐等等!”格瑞尔惊叫道。

格瑞尔话音刚落,超级宠着格瑞尔的苏摩攻击的姿势瞬间收了起来站在了格瑞尔边上看着带着点疑惑的看着格瑞尔。

“这个气息……那伽?”格瑞尔脸上的不开心一下子就被惊喜替代,而被苏摩警戒的那边那伽背着一个小行李包也跳了出来。

“哟,格瑞尔!”那伽对着格瑞尔露出了一个开朗的笑容。

“那伽……”格瑞尔看着那伽半晌,然后从库丘林背上跳了下去扑到小伙伴身边,“那伽大笨蛋!都不来送我qaq!”

“抱歉,格瑞尔。”接住格瑞尔的那伽有些不好意思,“这次就原谅我吧?”

“看在你来了的份上原谅你。”格瑞尔装作娇蛮的样子仰着脸对着那伽说道,然而紧紧抓着那伽衣角的手则是把她的心理暴漏了个彻底。

“我不想道别,格瑞尔。”那伽示意格瑞尔看了看自己的背包,“我也跟你们一起走!我可是得到了母亲的允许啊。”

“真的吗?”格瑞尔看上去惊喜的快跳起来了,她开心的一把抱住了那伽。“欢迎你加入,那伽!”

得知事实的库丘林在一边看着这边温馨的场景心里抽的无法自拔……

即使早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他都差不点信了……

r……杀伤力渐涨啊。

库丘林有些惆怅的感叹道。。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16

34.48%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