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19

第2章 -19

87_87304遇见了原以为没有打头但是实际上意外是个不错的对手,库丘林想着最近也没什么事情,本来打算承诺陪对方对打的,但是听到苏摩喊出了“库丘林!格瑞尔被魔族抓走了!”的时候还是扭曲了脸放下了这个念头。

心里咆哮着怎么一个没注意r又作死的库丘林变了脸色自然不是因为担心r,毕竟他和圣杯有自己的联系方式,别说用令咒召唤他去帮忙了,就连在脑海里和他对话求救都没有,这说明什么?

明摆着小r还!是!在!玩!

即使这样库丘林依旧还是记得自己格瑞尔哥哥的人设,露出了焦急的神色跟着苏摩急急忙忙的去寻找圣杯,一边听着苏摩说着事情经过,库丘林一边在脑海里呼唤被掳走的自家r。

【喂喂,还好吗,小r?】

乖乖被魔族夹着飞的圣杯听到了库丘林的声音一愣,然后迅速的回答。

【恩,我没事,库丘林。】

虽然理智上知道应该是没什么大事,毕竟小r的那个体质根本不会轻易受伤,但是库丘林听到自家r和往常一样的声音的时候还是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知道r暂时没问题的库丘林才有心思询问事情经过,虽然苏摩和他说了些,但是因为事情发生的时候除了迦楼罗王的那个妹妹在场之外谁也没在,而伽陵频伽小萝莉现在还因为受惊过度被迦楼罗王安慰着小声抽泣。

【……】听到库丘林询问原因的时候圣杯诡异的沉默了。

【小r?】

【……怎么说呢,应该是……】圣杯有些不太情愿的在库丘林的追问下慢吞吞的开口,【就是……所谓的躺枪吧。】

【……哈?】库丘林愣了。

圣杯因为心情缘故原本大大的红眸都变成了死鱼眼维持着==的表情看着夹着自己落地在森林里飞奔跳来跳去的魔族,觉得幸运值这个玩意儿……虽然看不见但是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比如说幸运值妥妥的是e的它在这种情况就会诡异的掉链子躺枪。

——它这次明明没作死!

圣杯觉得有些憋屈,明明它只是很普通的和伽陵频伽一起缩在迦楼罗城里玩游戏。

虽然它也想四处蹦跶但是因为有着库丘林的提醒还是作罢了,毕竟总是邻家大哥哥一样脾气好纵容它的库丘林这次难得的一脸严肃的告诉它他有不好的预感,让它最好呆在城里,这样比较安全,要是想出去的话一定要叫上他之类的。

而且伽陵频伽的体弱不能出去晃,圣杯也没有丢下伽陵频伽小萝莉自己出去玩的想法,所以干脆放弃了出门老老实实窝着。

被抓走之前它还是和伽陵频伽普普通通的玩游戏,而且伽陵频伽因为这些时间的相处对圣杯的好感几乎仅次于姐姐迦楼罗王了,看着格瑞尔对自己的伴生鸟感兴趣,伽陵频伽笑着把月光鸟递给了格瑞尔,迦楼罗族共命运的伴生鸟和主人的相似程度几乎是相当于另一个半身的存在,所以被伽陵频伽喜爱的格瑞尔自然也被月光鸟喜爱着。

月光鸟和伽陵频伽的性子一模一样,非常怕生,但是长得像是夜莺一样的小家伙完全没有排斥格瑞尔,反倒是非常亲昵的闲适的窝在格瑞尔的手心蹭着格瑞尔的脸颊。

看着自己的伴生鸟和自己唯一的好友相处愉快,伽陵频伽也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它很喜欢格瑞尔你呢。”

“我听说迦楼罗族的伴生鸟就像是分享生命的另一半一样,对吗?”格瑞尔看着亲近自己的月光鸟询问道。

“恩。”

“你说它很喜欢我,而且它就相当于另一个你对吧?”格瑞尔露出了开心的笑颜,捧着月光鸟轻声询问,“那,伽陵频伽喜欢我吗?”

“……!”伽陵频伽的脸瞬间红透了。

“我很喜欢伽陵频伽,你呢?喜欢我吗?”

说了一遍还嫌不够,第二次直球的询问使得伽陵频伽窘迫的双手捂着脸颊猛地站起身后退。

“……我我我我……”伽陵频伽害羞的都快哭出来了,明明格瑞尔和自己很相似,但是本质上却那么不同。

伽陵频伽羡慕格瑞尔的开朗性格,和她完全不一样的格瑞尔几乎就是她憧憬的样子,坚强开朗温和,虽然有些喜欢捉弄人,但是却非常惹人喜爱。

但是从外表上看,都是白色的长发,从背影看上去几乎像是双胞胎的格瑞尔和伽陵频伽,又因为最近俩小萝莉好的像是一个人似的身材还都相近,于是格瑞尔也换上了伽陵频伽的衣服,看上去更难以分辨。

要说不同之处,只有两位小萝莉一红一蓝的眸色和随时呆在伽陵频伽肩膀上的月光鸟了。

“我去拿饮料……!”害羞的不知所措的伽陵频伽小萝莉慌慌张张的跑开,留下了使坏的格瑞尔坐在原地手里捧着月光鸟发呆。

“……啊,真不禁逗……”格瑞尔不否认自己超级中意伽陵频伽被它的恶趣味逗弄的满脸通红手足无措的样子,看着没意识到自己的主人被捧着自己的这个黑心的萝莉欺负的月光鸟,格瑞尔露出了餍足的表情,而伽陵频伽的月光鸟依旧乖巧的任由格瑞尔揉捏一副呆萌的样子。

“真像啊……”格瑞尔感叹道,迦楼罗族的伴生鸟和主人还真是奇异的相似。

“——白发,身边跟着伴生鸟,还有这个穿着……迦楼罗王的妹妹伽陵频伽对吧,麻烦你跟我走一趟了。”就在格瑞尔因为伽陵频伽害羞的跑掉了转而去逗弄月光鸟的时候,它的后面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人。

不、不应该说是人,这种阴暗的气息,虽然有些和孔雀相似,却完全不同的粘腻黑暗的感觉……

——魔族。

格瑞尔意识到了对方是魔族的时候,脑海中的线索就连上了线。

故意趁着没有旁人,只有“伽陵频伽”一个人的时候混进城里的魔族,和因为魔族去世的上代迦楼罗王,现任还不成熟的迦楼罗王的关系。

魔族那方一定是想借着这个时候彻底的折断天界最强空军迦楼罗的翅膀吧。

所以试图绑架“伽陵频伽”,迦楼罗王最珍爱的妹妹,借此来要挟迦楼罗王。

然而……

你是魔族派来的逗比么==……

格瑞尔在被这位带着黑色翅膀的独眼魔族敲击脖颈后老老实实的装晕,心里腹诽到。

色盲啊,红蓝分不清。明明脸看上去长得还不错可惜脑子不太好使。

被打断了和萝莉联络感情的格瑞尔心情超级不爽,心里就顾着狠狠地吐槽用不舒服的姿势带着自己飞的魔族了,说真的夹着跑真的挺不舒服的,还不如扛着呢,虽然都是着力点的肚子痛,但是夹着它晃来晃去的超级晕,圣杯开始怀念会用正确的姿势运送自己的来惹_(:3ゝ∠)_

还是库丘林好qaq……

圣杯完全忘记了它在知道魔族的目标是伽陵频伽之后下意识的维护,或者是故意的忽视了它自己的反射性行为,那个时候在魔族审视的目光下,它紧张的搂紧了月光鸟紧闭上了眼睛一副害怕看到魔族的样子一脸怯懦的后退。

所以绑人的魔族根本没看见它和伽陵频伽不同的眸色。因为来城里绑架人本来就是危险的事情争分夺秒,而魔族事前调查的时候也没有得到格瑞尔的信息,所以看见了格瑞尔的时候就主观的认为是伽陵频伽,直接把人就拐走了。

听着脑海里小r声音憋屈的叙述了被拐走的过程,库丘林的表情瞬间变得超级奇怪。

类似于……

啊,终于看见了幸运值比我还惨的人了←这样。

【r……】库丘林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无力,【这样很危险……】即使他的r不能用普通小女孩的水准去定义,但是在库丘林的意识里,圣杯的武力值就是个渣。

而被天界视作大敌甚至弄死了上代迦楼罗王的魔族怎么可能是好相与的?

【可是要是伽陵频伽的话更危险,她身体不好。】圣杯理所当然的回答,【别说受到惊吓这点就会让她的身体恶化,伽陵频伽根本不能出迦楼罗城吧?糟糕的环境和空气会要了她的命。】

【这倒是……】库丘林想起那个小姑娘糟糕的身体情况附和道,【那个小姑娘的身体太差劲了。】

几乎比他刚降临在这个世界的时候的r的身体还差劲。那个时候r的身体都快崩溃了,也没伽陵频伽看上去虚弱。

【而且这个魔族带人跑路的时候太不体贴了!伽陵频伽的话一定会难受的。】圣杯愤愤不平的补充道。

……一个绑架犯魔族体贴被自己绑架的人质做什么……==

库丘林心里吐槽。

【果然还是库丘林你好。】就连它还重伤未愈的时候背着它都特意的让脚步平稳不伤到它的库丘林简直体贴爆表。

【……我该说荣幸吗小r……】库丘林有些哭笑不得,自家r的态度完全不是被绑架的人质的样子啊,这还带点评绑架的姿势的……

【不对,给我等等r,别转移话题。】库丘林皱了皱眉,开口说道,【虽然那个小姑娘或许会因为绑架而身体更差劲,但是他们要绑架的是那个小姑娘吧?所以要是她的话在他们达成目的之前还是安全的,但是你怎么能保证他们发现你不是他们的目标的时候不撕票?】

【没保证啊。】圣杯坦然的回答把库丘林噎到了。

【喂!!】

听着脑海里有些气急败坏的监护人(划掉)的声音,圣杯回答,【我没法保证他们不伤害我,但是我又不会出什么事情……只要不是你或者阿修罗王那样的强者就伤害不到我。】

【可是能够杀掉上代迦楼罗王,杀掉一个南方武神将的魔族能弱吗?!】

【……或许对方很强,但是不是有你嘛。】圣杯一副吃定了库丘林的样子说道,【我被抓走总比伽陵频伽好呀,他们用我威胁不到迦楼罗王的,而且你会来救我的吧,库丘林?】

【既然这样的话,就用令咒召唤我。】库丘林本能猛地叫嚣着r有危险,此时询问r的位置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库丘林难得的有些急迫的对圣杯说道,【现在,马上!】

【哎?可是我觉得现在没必要啊……而且要是用令咒叫你来的话,会暴露的吧?】圣杯和库丘林的关系对外宣称是妹妹和哥哥,但是怎么会有用咒令命令哥哥的妹妹?要是用了妥妥的是会暴露的节奏。

【我觉得暂时还……】

库丘林脑海中一直响个不停的警告突然中断,而另一边圣杯的声音也戛然而止,【r?!!!!】

【……啊……】半晌之后,圣杯的声音再次在库丘林脑海中响起,然而这次和以往圣杯平静的声音或是故作活泼的声音不同。

传入脑海中的压抑着痛楚的喘息的声音,圣杯像是在忍耐着剧痛一样低声呻|吟。

【啊啊……】圣杯的喘息声逐渐加重,库丘林意识到此时在叫r用令咒已经晚了。

他那心口被宝具捅伤都没有吭声呼痛的r,如今却声嘶力竭的惨叫悲鸣。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19

37.93%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