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1

第2章 -21

87_87304当库丘林循着r的气息赶到圣杯所在的时候,瞬间愣在了原地。

“……你……”

面前的景象和库丘林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和往常一样的银发红眸的r站在森林中冲着他微笑。

没有魔族的身影,没有战斗残留的痕迹,空旷的不正常的这个森林深处,简直寻常的异常。

“你来啦,库丘林。”

在r对着他伸出手的时候,库丘林的警惕升到了最高,但是他还是走上前把小r抱了起来。

“啊啊,我来了,格瑞尔。”库丘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说道。

看着库丘林的样子,圣杯惊讶的变了一下表情,然后把头抵在库丘林的肩膀上,一副温顺无害的模样,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抱起r就往回走的库丘林看上去像是不经意间的开口询问,“r,刚刚怎么了吗?你叫得很痛苦。”

“……”圣杯维持着微笑的表情不变,沉默了一下回答,“没什么,就是想要看看库丘林紧张的样子。我叫得逼真吗?”

“……别这么吓人啊r。”库丘林纵容的拍了拍怀里r蹭来蹭去的毛茸茸的小脑袋,“没什么事就好。”

“库丘林最好了!”

神情复杂的看着扑在自己怀里撒娇的r,库丘林皱了皱眉。

——没什么事就好?开玩笑,怎么可能没事。

r和,圣杯和他,他们之间联络的时候,并非需要什么媒介,仅仅脑海中对话就能听到对方的最直接的想法和想说的话语。所以那个让他心中一惊的惨叫……毫无疑问是真的。

但是现在的“r”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不是没怀疑是魔族对格瑞尔动了什么手脚,但是却又不像。因为他抱起格瑞尔的时候用卢恩探测了一下r的身体没有什么异常。

但是就是不对劲,哪里都不对劲,但是却又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这种摸不清也无法形容的感觉确实让人焦躁不安。

还有找到r的时候,那双红眸里一闪而逝的金色,应该不是他的错觉。

库丘林顺手在发现r的地方放了一个探查的卢恩,却发现了看上去没有变化的景象上有烧灼的痕迹。

……火炎?

鼻子动了动,库丘林嗅到空气中的一丝烧焦的气味。

“……”库丘林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若真是他想的那样,事情就糟糕了。

不知道库丘林心里想法的圣杯闭着眼睛像是疲惫了一样的趴伏在库丘林的怀里,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一点事都没有哦。】

——说谎。

【很痛啊,骨头即使暂时愈合了还是会痛,即使比不上曾经受到的痛苦,但是很痛。】

——比什么都要更痛的就是那个魔族的手段。

【真是讨厌,让它感觉到痛楚的,不管是魔族还是别的什么,都毁灭掉就好了。】

——所以烧了他们?

【恩,全部全部都烧掉,连灰烬都不剩的烧掉。】

——不让库丘林发现?

【被发现了就不好玩了,隐藏好痕迹,隐瞒魔族做过的事情,隐瞒对魔族做的事情。】

——恩,这样最好了。

【这样最好。】

——因为被发现了就糟糕了呀。

【——因为被发现了就糟糕了呀。】

在库丘林没有注视到的地方,“圣杯”嬉笑了起来。

>>>

“库丘林!找到格瑞尔了吗?!”

从踏在森林的地面上开始就和库丘林分头寻找格瑞尔的苏摩看见了库丘林的身影急忙的开口询问。

库丘林对着远处着急的奔过来的苏摩挥了挥手,然后指了指自己的怀里。

“……太好了……”苏摩全身的力气都在得知格瑞尔没事的时候消失,苏摩站在原地看着库丘林小心翼翼的抱着格瑞尔走进自己,看着格瑞尔疲惫的睡颜,苏摩眼角泛起了泪光,却还是第一时间轻轻的给格瑞尔检查了一下,确认从头到脚都没有受伤之后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没受伤……格瑞尔……”

“格瑞尔没事吗?”从得知格瑞尔出事之后,安抚好了妹妹就带着人手帮忙寻找的迦楼罗王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走过来询问。

“恩,没事了。”库丘林的胳膊往上托了托睡熟了的圣杯,换了个姿势抱的更稳了些。

“……真是抱歉。”迦楼罗王一脸歉意的低下头,“是我的错。”

在她看来,会发生这些事情是她作为王的监督不利,否则魔族也不会混到迦楼罗的王城里,明明库丘林他们是信任她才放心让格瑞尔呆在城里的。

还有比什么都更重要的是……

格瑞尔是代替伽陵频伽才会遭遇到这样的事情。

迦楼罗王心里觉得抱歉,却也感激着格瑞尔。因为若是伽陵频伽的话,她说不定已经失去了她的妹妹了。

但是迦楼罗王却对自己心里的庆幸感到自我厌恶。

看出了迦楼罗王钻牛角尖的库丘林和苏摩摇了摇头,库丘林作为格瑞尔的兄长最有资格先开口,“不是你的错,别介意,迦楼罗王,这不过是个意外。”

嘴上说着意外的库丘林心里想到了找到格瑞尔的时候,比他早到了不知道多久的隐藏在暗处的孔雀,就觉得有些讽刺。

——真的是意外么?

他和r来到这里,遇到阿修罗王,那之后的事情,全部都是意外、偶然么?

怎么可能。

不管是去苏摩族治疗也好,去龙族也好,还有现在到迦楼罗族,都像是背后有人操控一样。规定好的旅途,制定好的有必要的【意外】。还有能够看到未来的星见。

库丘林心知肚明某些人想要借助他们的旅程达到某些目的。

把心中的想法咽下抱着r跟着迦楼罗王回到城里的库丘林下定了决心。

——不能再在迦楼罗呆下去了。

>>>

圣杯睁开眼睛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不是它以为的自己的,现在身份设定是它哥哥的库丘林,而是在这次绑架中被保护的很好的小萝莉伽陵频伽。

伽陵频伽本来身体就不好,即使这段时间的调养好了不少,却还是因为这次的虚惊而一下子又变回了原样。

银发蓝眸的小萝莉握着圣杯的手轻声的抽泣,眼圈通红通红的。

原本应该本能的安慰伽陵频伽的圣杯此时却不易察觉的露出了嘲讽的笑容,而且心中对伽陵频伽的恶意几乎汹涌而出。

这已经不仅仅是恶趣味的境界了,而是真正的恶意,对着这个它本来很中意的萝莉软妹子。

满心为好友代替自己被抓走受苦而感到悲伤难受的伽陵频伽完全没有发觉到圣杯对她的态度变化。但是这不代表一直警惕着从r醒来就注视着圣杯变化的库丘林没有发觉。就在圣杯要失控的说出刺激伽陵频伽的恶毒话语之前,库丘林上前托着圣杯的后背扶着它坐了起来,“格瑞尔,感觉怎么样?”

“……没事哟。”被打断了的圣杯顿了一下笑容微妙的回答道,它看了眼握着自己双手的伽陵频伽,用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了库丘林。

“伽陵频伽很担心你,知道你被救回来了之后就一直在一边守着。”同样也担心小伙伴的那伽也回了城守在一边,此时那伽的野生本能察觉到气氛不对头插嘴说道。

“……这样啊。”很明显,那伽把圣杯看向库丘林的那一眼认为是询问伽陵频伽为什么会在这里,虽然和它的意思完全不同,但是圣杯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圣杯看向库丘林的询问仅仅是对为什么要阻止它伤害她的质疑。但是这只有圣杯和库丘林知道。

“格瑞尔……对不起……”伽陵频伽有些畏缩的开口说道。

“你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为什么道歉?”圣杯回答道。

伽陵频伽的心瞬间低落下去。

为什么道歉?她只知道因为她的原因害的第一个朋友蒙受灾难,这是她的错。

而且,被救回来的格瑞尔,总觉得好遥远。虽然笑容不变,但是总觉得……以前那个会狡黠的笑着逗弄她恶趣味的格瑞尔才是她,现在的格瑞尔……

伽陵频伽摇了摇头,心里的愧疚压下了对朋友改变的不安感,一定是因为她的错使得格瑞尔被惊吓到了所以态度才会变的。

这样想着伽陵频伽瞬间沮丧了起来,对害的自己痛苦的人……格瑞尔一定会讨厌她不再想接近她了吧……

而且格瑞尔的哥哥还说了……要离开。

听到了库丘林对迦楼罗王请辞的伽陵频伽心中满是对格瑞尔的不舍和歉意。

格瑞尔是她第一个朋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她不想这样的状态告别,此时此刻,伽陵频伽无比的讨厌起自己的弱小。从出生起,身体差一直无法给姐姐分忧,让亲人担心,只能呆在城中一步不出……这次还连累了格瑞尔。

因为从小就身体不好反倒对他人态度非常敏感的伽陵频伽敏锐的发现了圣杯对她疏离的态度,甚至其中还藏有厌恶感。

性子温软纯良的伽陵频伽对那份隐藏的厌恶感到心痛万分,却还是忍住了心中的难过。

伽陵频伽擦了擦眼泪,把从格瑞尔被绑走就飞回自己身边的月光鸟托在手心对着格瑞尔露出了一个笑容。

和平时总显得虚弱的笑容不一样,伽陵频伽还带着泪水的灿烂笑容让圣杯愣了一下。

“月光鸟……从我出生起一直陪伴着我,是我的半身,所以和我总是心意相通。”

“它喜欢你,格瑞尔。”

“……而我,也喜欢你。”她说道。

在绑架的事情发生之前圣杯开玩笑逗弄着伽陵频伽的询问,被她以这样的方式认真的回答。

因为伽陵频伽知道这次或许是最后一次,小孩子总是敏感的,而且预感总是很准。

“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这句话说完,伽陵频伽终于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圣杯略微茫然的听着伽陵频伽的话语,思维一瞬间的放空。

就连心中时刻不停叫嚣着的对伽陵频伽的恶意都不知所踪。。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21

40.23%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