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2

第2章 -22

87_87304心中叫嚣着的恶意戛然而止,圣杯看了眼伽陵频伽明明想哭却强忍着的模样有些不自然的别开了视线。

“真的……!格瑞尔,你是我第一个朋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像是怕圣杯不相信一样,伽陵频伽有些焦急的身体前倾,离圣杯更近了些,“我……我一直什么都做不好,身体还差劲,总是需要人照顾,但是这样的我还是觉得,能够和你相识真的太好了。”伽陵频伽倒豆子一样把自己因为害羞一直藏在心里的话一口气的都说了出来,生怕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再也没有说出来的时间。

“格瑞尔你一直在照顾着我呢,明明格瑞尔的话,是更加活泼爱动的人才对……却因为陪着我一直呆在城里。”伽陵频伽因为提到这段日子和圣杯的相处,神色温柔至极,“我一直怯懦的后退,格瑞尔却总是不介意我的缺点,对我这样的人说喜欢……!”

【愚蠢的笨蛋。】

圣杯听见“自己”的心里这样说道。

那些明明是谎言。

喜欢伽陵频伽吗?

并不。

那个弱小的伽陵频伽,除了那副容貌和那个歌喉,还有什么可取之处?明明是个没有人看着就会不知道死在哪里的弱者。

所以,明明那是我不经意间的谎言,就连我都没有放在心里,你这样珍而重之的在意着,不是笨蛋是什么?

在伽陵频伽眼中,原本带着微笑的格瑞尔收敛了脸上的一切表情,并且轻轻的抽回了被她握着的双手,扭头背着她沉默。

“……!”伽陵频伽原本强忍住的泪水一下子有泪崩的倾向。因为在她看来格瑞尔是已经厌恶她到连看着她的脸都不愿意的地步。

“……被抓走是我的判断,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圣杯突然开口说道。

“格瑞尔……?”伽陵频伽放下了捂着眼睛的双手,泪眼朦胧的带着不解的神色看着圣杯。

圣杯因着伽陵频伽的话语想到了自己一直努力忽视的问题。

被抓走是不可抗力吗?——不是。

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挣扎?仅仅是因为知道【自己】不会死所以不介意吗?——也不是。

虽然它不想承认,但是那个时候几乎只是瞬间的下意识决定,那个就是它的本愿。

装成伽陵频伽的样子,甚至乖巧的被掳走,尽量拖延自己被发现不是伽陵频伽的时间,其中的原因很简单,没有什么弯弯绕绕,单纯的都不像是它的想法。

它只是不想让伽陵频伽被抓走而已。

伽陵频伽那么弱小,没有人看着被带出城,一定会在没人注意到的地方凄惨的死去的吧?

没错呀,因为她本来就是那个样子,但是那样……也没什么不好吧?反正迦楼罗王会好好的保护她,就那样做笼中鸟也没什么不好,因为笼中鸟到外面是无法生存的。

既然伽陵频伽被带出来会受苦,会死掉,那么就我来吧。

我不会死,也不怕痛。

圣杯是这样想的,但是随即它就发现了哪里不对。

为什么它要这么做?伽陵频伽……对它来说,应该就是打发时间的兴趣。

【我很喜欢伽陵频伽。】

想也知道明明是骗人的话语。

它、为什么要喜欢一个没什么用途的、甚至都不了解真正的它是什么样子的女孩?

若是看见被此世之恶缠绕着的它,伽陵频伽那双蓝眸中一定会充满了恐惧和疏离。

“是我觉得被抓走也不会出什么事情,所以没有做任何抵抗。”圣杯的武力值在库丘林眼中就是渣,但是不代表它在不伤及自身的情况下无法拖延时间,仅仅是它想不想做罢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那个时候它心中想着的只有让魔族带它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因为伽陵频伽很快就要回来了,而它并不想让伽陵频伽陷入危险。

而且就武力值来说很差劲没错,但是不代表圣杯没有别的手段控制英灵,甚至是……杀死英灵。

几乎没有英灵能够抵抗的此世之恶的污染,由它提供的魔力借以存在,还有三枚令咒,圣杯的手段并不少不是么?

“我并不讨厌你。”

伽陵频伽猛地抬起头直直的盯着因为扭开了头而看不见神色的格瑞尔,却无意间发现了格瑞尔泛红的耳朵尖。

伽陵频伽感觉到那让她窒息的来自格瑞尔的厌恶已经不知所踪。

小萝莉瞬间放下心来,也就毫不顾忌的哭了出来。伽陵频伽有些慌乱的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哭声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听着身后伽陵频伽可怜兮兮的抽泣声越来越大,圣杯坐立不安的偷偷往后瞄,然后在看着伽陵频伽哭的快要背过气去的样子的时候猛地一惊,在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发现自己已经转回了身并且伸出一只手握着伽陵频伽擦眼泪的手。

圣杯:……夭寿的本能反应……

已经转回来就再也没有再背过身的理由,圣杯硬着头皮慢慢的安抚着因为意识到【格瑞尔不讨厌我了】安心下来哭个不停的小萝莉,看着哭着哭着就拽着自己的衣角睡过去的伽陵频伽圣杯垂下了眼眸。

【我很喜欢伽陵频伽】和【我并不讨厌你】

前面是虚假的,后面却完全出自真心,虚假的甜言蜜语不管多少它都能说出口,但是对着伽陵频伽说一句真心话就让它不自在的要命。

等到迦楼罗王带着歉意抱着小脸上还带着泪痕的伽陵频伽离开的时候,圣杯看向了因为它说【想要哥哥陪着我】而留下来的库丘林神情不定。

“r。”库丘林走了几步坐在了床边。

迦楼罗王带着伽陵频伽离开了,苏摩也抱着格瑞尔刚被救回来一定很害怕想要依赖哥哥的想法体贴的带着那伽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圣杯和库丘林,自然也就没必要接着演戏。

“库丘林,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圣杯先开口询问。

“喂喂……这句话该是我说吧小r。”下一秒库丘林就褪去了脸上凝重的神色,换回了圣杯熟知的那个看上去大大咧咧好说话样子的库丘林的模样,“你在人前那么撒娇着说‘我害怕要哥哥陪~’,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想问我。”库丘林带着笑容学着圣杯之前卖萌的话甚至连末尾上挑的音都学了个十成。

圣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默默的直起身够到了库丘林的发尾一扯。

库丘林:“……”为什么总是和我的发尾过不去啊小r。

这么一闹严肃的气氛彻底没了,圣杯眨了眨眼睛手里抓着库丘林的发尾不放开口问道,“你要离开这里吗,库丘林。”

“嘛。”库丘林干脆的点了点头,“r,我们去阿修罗城吧。”

虽然是询问的口吻,但是库丘林的眼眸中明显透露着即使你拒绝我也要这么做的意思。

就算是装兄妹一样相处,但是圣杯和库丘林,一个是r,一个是,库丘林并没忘记在还有圣杯战争的那个时候,作为出现的他,对于身为r的魔术师而言,就是个高级的使魔。

是要听命于r的。从到这个世界开始,看上去像是库丘林占据主导,然而实际上都是圣杯明里暗里的授意。只有这次,在圣杯还昏睡着的时候,库丘林就和迦楼罗王请辞准备离开,甚至通知了苏摩和那伽。

圣杯看着库丘林不容分说样子,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好啊,库丘林你既然这么想,就这么做吧?”

没想到自家小恶魔一样的r会这么干脆的答应甚至都没有发火的意向,库丘林一怔。

圣杯歪了歪头,“反正库丘林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吧?恩,理由我不用知道,我只要知道库丘林你绝对不会伤害我这个事实就好了。所以随便库丘林想做什么。”

“还真是任性啊,小r。”感觉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库丘林挠了挠头,“里有什么的……暂时都还是我的推测。不过,还是不要在迦楼罗城待下去比较好。”

“而且要直接去阿修罗城。”为了避开被安排好的【相遇】。

库丘林一边想着一边补充道。

圣杯不可置否的继续点头,大有一副你说什么比较好就那样吧的意思在。

库丘林不易察觉的松了口气,看着小r的模样,事情应该还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

“r,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吗?”完全不信圣杯能毫发无伤的库丘林还是关心的询问道,比起从魔族手中一点伤都没受,他更倾向于r受伤了但是因为特殊的体质表面上显示出来的是治好模样的推测。然而圣杯什么都不说,仅仅是他的推测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恩,没事了。”

库丘林盯着圣杯上下打量,判断确实是没事了之后开口,“那么我们明天就出发吧。”

“那么急吗?”

“恩。越快越好吧。”库丘林点点头。“所以小r,你要去告别一下吗?”

“……不了,没必要。”圣杯躺了下来缩到了被子里背对着库丘林,“你去收拾吧,库丘林,明天早上趁早走。”

看出r的意思是趁着伽陵频伽没发现早点离开,库丘林也体贴的没再问什么,“那我就去收拾一下了,好好休息吧,小r。”库丘林拍了拍圣杯的脑袋。

至于苏摩担心的怕格瑞尔因为绑架留下心里阴影害怕什么的库丘林根本没考虑。

开玩笑好吗,被绑架什么的都是r自己作的==会害怕才有鬼嘞。

听着关门的声音,等到库丘林的脚步声远离之后,圣杯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红色的眼眸在黑暗的房间里像是散发着诡异的光芒一样。

【一切都听你的,库丘林。】

——因为你不会伤害它,既然是为它好,那么随你。

【反正、】

——反正、

【你的好意没有任何作用。】

——你的举动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事情已经糟糕到了,你无法控制的地步啊。。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22

41.38%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