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3

第2章 -23

87_87304库丘林的行动力几乎可以得到一个ex的等级判定,等圣杯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库丘林打包带走在前往阿修罗城的路上了。

苏摩担忧的望着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的趴在库丘林背上蔫搭搭的小萝莉,紧皱起了眉头。

“……格瑞尔……是想念伽陵频伽了吧?”苏摩轻声自语,“毕竟是格瑞尔第一个朋友呢。”

那伽:“……”

你把我置于何处,明明我才是格瑞尔第一个小伙伴好嘛,心塞_(:3ゝ∠)_

从格瑞尔遇见伽陵频伽开始就一直被冷落(划掉)的那伽双手背在脑后开口说道,“应该是吧,毕竟走的太匆忙。”

苏摩和那伽都认为这次突然告别迦楼罗是库丘林的意思,毕竟自家妹妹在迦楼罗城遇见那么大的危险,做哥哥的要是没什么表现就不合常理了,想要尽快一点离开迦楼罗城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苏摩和那伽都不知道,虽然离开迦楼罗城是库丘林的意见,但是连告别都来不及的匆忙却是圣杯的想法。

在天还未亮的时候离开,只为了避开伽陵频伽。

圣杯也不太清楚自己的想法,但是它只是觉得,要是再和伽陵频伽见面,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它刚刚醒来时心中对伽陵频伽的恶意并非空穴来风。或许那是一直被它压抑在心里的真实想法。

圣杯对自己的状态抱有疑惑,自然也不想再见到会影响到它的人。

然而在踏出迦楼罗城的那一刻,远处传来的歌声使得圣杯的神色骤变。

像是夜莺一般动听的歌声响彻整个迦楼罗族族地,被誉为歌姬的伽陵频伽的歌声依旧打动人心,歌声中几乎充满所有美好的感情,但是却因为歌者的心情而传达了一分不舍和隐隐的悲伤。

——用歌声告别,为你送行,我最重要的朋友,最喜欢的你。

伽陵频伽的这份心意让听到的人感觉发自内心的温暖。除了她想要表达心意的那唯一的一个。

圣杯把头埋在了库丘林的肩膀上,借此隐藏住了自己冰冷一片的神情。

它意识到了,伽陵频伽知道它不愿意再见到她,也不愿意和她告别,她尊重它的想法,即使不舍,也忍住了没有冲出来见它。

但是却迂回的用这种方式变相的告别。

【笨蛋。】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为什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

【明明那么对待你了……】

【明明你都察觉到它对你那么过分了……】

【为什么还是没有改变……?】

【既然被它那么对待感觉到痛苦了,那么远离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执着的凑上来?】

——害的它受伤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人。

……不是她的错。

——明明它没有用真正的自己和感情面对过她。

……有的。

——明明她从来不曾理解,也不曾接受。一直在被欺骗着。

圣杯的表情扭曲着,最终还是定格在漠然上,隐藏了挣扎的神色。

这时在城中歌唱的伽陵频伽被迦楼罗王阻止。

“伽陵频伽,停下来吧,他们已经离开了迦楼罗的地界,听不见你的歌声了。”心疼妹妹的迦楼罗王看着伽陵频伽说道。

“……恩。”伽陵频伽垂下头,手紧张的攥紧了自己的裙摆,询问道,“会……再见面的吧。”

“啊。”迦楼罗王的神情温柔的把妹妹抱在了怀里,“他们是阿修罗王的使者,这次也是回阿修罗城去了,伽陵频伽,等迦楼罗的事情稳定下来,我带你去阿修罗城拜访怎么样?或者也可以再邀请他们来迦楼罗。”

“……好。”伽陵频伽在姐姐的安慰下放松了下来,但是心中的不安感却挥之不去。

——仿佛,这次一别,就是永别了一样。

若是那样……绝对不要。这样的告别,这样的……!

“还能见面的……”

“一定还能再见面……”

“因为……”

“因为姐姐那么说了……而且我也……还想见你。”

伽陵频伽强压下了心中的不祥预感,对着担心着自己的姐姐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

看着妹妹打起了精神,迦楼罗王想起了库丘林来找她时候的事情。

“迦楼罗王,格瑞尔很不对劲。”找到了正在工作中的迦楼罗王,库丘林开门见山的说道。

“从被魔族袭击之后,就不对。你也发现了吧,迦楼罗王?”

迦楼罗王脸上带着歉意点了点头肯定的回答,“……我想你是对的。”

“我很抱歉,库丘林。”迦楼罗王说道,“应该是魔族对格瑞尔做了什么手脚,但是我却没有办法。”迦楼罗王在格瑞尔被库丘林带回来的时候开始就发现了被隐藏在平静表面下的波涛汹涌,如果说原本格瑞尔给她的感觉只有普通的小女孩,让她放心她和妹妹相处的话,那么现在就像是压抑着什么恐怖东西的某种不在她理解范围内的存在。

如果可以,她一点也不想让伽陵频伽再接触她。或许自私,但是作为姐姐……她只想要避免一切会伤害到妹妹的事物。

“不是你的错,迦楼罗王。”库丘林想起自己察觉不对的时候用卢恩探测的结果,苦笑了一下,“我意识到了格瑞尔不对劲,但是却查不到究竟是哪里出错。”

“毕竟作为……哥哥的我也都没法发觉,更不能怪你。”库丘林在话将要说出口的时候突然改口。

不管是作为却没法发现r不对,还是作为r却无法发现危机,对库丘林来说,都是很让他觉得懊恼的事情。

明明这次……不像是之前的圣杯战争那样,即使想要战斗都无法堂堂正正,想要保护却失去了原本想要保护的r,只留下一个限制他行动的令咒,和最后坚持意见换来的一句【自害吧r】。

这次的r虽然也恶趣味,但是却不是他讨厌的类型,不如说,到现在一直尽心尽力的帮着r的库丘林很满意圣杯。

想要保护她。想要帮助她。召唤他出现的r,他想护她周全。

“所以我打算带着格瑞尔回一趟阿修罗城,越快越好,我想大概就是这几天就会离开。”

“阿修罗王吗?要是那位的话,应该是有办法的。”迦楼罗王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给出了承诺,“库丘林,你们什么时候离开都行,我会告诉守卫一声。”

她沉默了一下,带着歉意的说道,“不论如何,这次依旧是我的责任,非常抱歉。回程的时候或许还会有危险……照理我应该跟随你们一同前往阿修罗城。”

“但是……”迦楼罗王露出了为难和羞窘的神色。“……很抱歉,我无法在这个时候离开迦楼罗,我也不能这么做。”

即使迦楼罗王的感情让她想要护送库丘林他们前往阿修罗城,作为害的那孩子受伤的赎罪,但是如今有魔族威胁的迦楼罗却不能离开王。

“请别介意。很感谢你这段时间的招待,迦楼罗王。”库丘林对迦楼罗王话里话外间对他告辞前往阿修罗族的误解不置可否。

他知道他是怀疑阿修罗王,所以打算回去讨个说法,并非是迦楼罗王理解的那样找寻阿修罗王获得帮助。

阿修罗王,还有孔雀,都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23

42.53%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