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6

第2章 -26

87_87304比格瑞尔和耶摩早一步回到阿修罗城的库丘林在见到阿修罗王那张招牌的笑脸的时候就控制不住的冲上前用枪尖抵住了阿修罗王的脖子。

“阿修罗王……!”库丘林阴沉着脸,“是你干的吧?”

阿修罗王依旧温柔的笑着,就像是没看见威胁自己的武器一样,“你指的什么?库丘林?”

“利用我的r的事情。”库丘林看着阿修罗王的模样就像是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一样不着力,“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盘算这件事了?”从孔雀那里逼问出了预言的库丘林一想就发现了阿修罗王的打算。

小r的不对劲,库丘林想他终于能够确定那一丝违和感是什么了。

和圣杯有着契约联系的库丘林,他的英灵之身对此世之恶的存在异常敏锐。

不如说此世之恶一旦有所异变,他就能立刻发现。小r的种种异常,要说是此世之恶的影响也不尽然,因为他没有感觉到此世之恶的污染。

那么要不是此世之恶还会是什么?

一直困扰库丘林的问题在孔雀说出的预言里得到了答案。

r变得不是r是在被魔族拐走之后,那时起圣杯的意识就一直在被破坏神和此世之恶的意识干扰。

直到库丘林被袭击的那一刻,占据主导的终于变成了破坏神,不过那一丝隐含的气息……估计是此世之恶也掺了一脚。

至于本应沉睡在阿修罗族血脉中的破坏神为什么会在r身上,除了当初阿修罗王帮着圣杯治疗那一段时间做了什么手脚不作他想。

阿修罗王微笑着点点头,竟是毫不隐瞒的承认了。

“……你真是让人不爽的想揍的家伙!”库丘林的怒火已经要压抑不住了,毕竟他一直知道小r对阿修罗王的依赖和信任。看见阿修罗王这么轻易就打破了r的信任,库丘林感觉异常愤怒。

他想,他终于知道赶去救r的时候,那一声凄厉的惨叫悲鸣是怎么回事了。

圣杯并不惧怕身体的疼痛,但是好不容易有了自己意识和身体的圣杯,若是那抹意识被人抹去或者吞噬,一定会悲鸣的吧。就和灵魂被撕裂一般,那是无法言喻的疼痛。

就像是好不容易到手的温暖,再次被人以残酷的手段夺走一般。圣杯不想自己的意识归为虚无,不想再次变回单纯的许愿机。它感到了恐惧。

原本一直隐藏在圣杯身体里的此世之恶,和阿修罗王做的手脚达到了诡异的平衡,并没有干扰到圣杯本身,但是魔族放进去的充满恶意的核心,却毫不留情的打破了这个平衡。

吞噬了那个核心的破坏神的意识终于得以显露表面,而破坏神压制了圣杯的意识出现在表面的时候,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红莲烈火把俩魔族一把火烧成了渣。

虽然因为这两个魔族才会提前出现,但是破坏神还是超级不悦。他的宿体现在就是格瑞尔,伤害了格瑞尔的身体就和伤害他没什么区别。所以破坏神出离愤怒了。

连带着迁怒了明明身为格瑞尔从者却没保护好格瑞尔的库丘林。

这也是之前破坏神出现的时候一直执着的想要弄死库丘林的原因。

一直为r的事情操心的库丘林简直躺枪躺的超级无辜。即使他再小心谨慎也挡不住圣杯自己不停作死。

“我把我的血脉给了格瑞尔。”阿修罗王轻巧的一句话,库丘林的脸色瞬间变得纠结万分。

这一句话透露出的信息太多了,库丘林觉得他需要静静捋顺一下思路。

“……阿修罗王。”半晌库丘林神色复杂的放下了武器,在阿修罗王一副了然的模样下不爽的说道,“你果然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多谢夸奖。”阿修罗王笑的不动如山。

“老子没在夸你!”库丘林迅速的回答道,看着阿修罗王带着纵容的温柔目光库丘林觉得肝疼,“……啧。”

“现在的状态,你是早就预料到了吧。”库丘林觉得被阿修罗王这么一弄连生气都没力气了。

破坏神寄宿在阿修罗族的血脉之中,却被阿修罗王用不知道什么手段给了明明没有血肉之躯的格瑞尔。既然破坏神出现在了圣杯身上,也就是说比起破坏神,对圣杯更为重要的东西被圣杯不经意间的得到手了。

——真真正正的血肉之躯,哪怕还不完全。

并非魔力构筑的假象,而是真正的肉身。从此圣杯并不仅仅是被御三家创造出来的“物”,而是继承了阿修罗王血缘的子嗣,也就相当于有了初始和起源。

库丘林知道这对圣杯的愿望来说很重要。所以才对阿修罗王的所作所为感到复杂。

虽然阿修罗王算计了圣杯,也造成了麻烦,但是确实也给圣杯带来了好处。

阿修罗王的好意和算计利用糅合到了一起,哪一样都不纯粹,很难说这是他为了自己的目的而算计圣杯的一点点小补偿,还是算计带来的附属物,或者是真正的为圣杯做打算,只是顺手利用了个彻底而已。

这些弯弯绕绕难以分辨,究竟几分是真几分是假都隐藏在阿修罗王的笑容深处。

库丘林突然间就没有了追问真相的劲头了。

阿修罗王到底是怎么想的才这么做,知道了也没有必要,他看见了结果,这样就够了。

r是圣杯,愿望是成为人类,而最难的一个步骤,起源和血脉,被阿修罗王做到了。

他的r,不擅长接受别人好意,却总是一副需要别人照顾的样子,一不小心就会自己把自己作死,非常让人不放心。

说到底,库丘林已经做好了此身再次死亡的觉悟。

会被称为灭天之祸的破坏神,库丘林不认为对方很好对付,但是他要r完好无损。之前r悲鸣的时候他什么都没做到,还在赶去的路上。这次库丘林可不打算再重蹈覆辙。

“阿修罗王,你不希望破坏神真正的灭天,那么就是说,你有办法让破坏神停止?”

阿修罗王神色微沉,点了点头。

若是按照原本的命运轨迹,灭天的破坏神会在即将杀死夜叉王的时候被阿修罗阻止,阿修罗选择了自裁,因为阿修罗不想伤害夜叉王。

这点,放在格瑞尔身上也是同样。但是很显然,库丘林想要的并非这种结果。

阿修罗王在和圣杯交谈之后定下的这个仓促又疯狂的计划,他思考了很多。

格瑞尔对他的亲近,那是本能在亲近作为血缘至亲的父亲,即使格瑞尔没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变。

格瑞尔的诅咒他能够解除,却依旧要格瑞尔去寻找了苏摩,这样格瑞尔由他的血脉诞生的身体就会得到不死的属性。

而且,六星陨落的预言,虽然由他之手促成了破坏神提前出现,却也让破坏神的力量削弱了不止一分。因为六星——夜叉王,迦楼罗王,龙王,乾达婆王,苏摩,还有最重要的阿修罗,缺了一位。

——他的后裔阿修罗还未降生。

格瑞尔虽然有他的血脉,却并不适合当破坏神的宿体。

没看破坏神一直都不满意性别吗_(:3ゝ∠)_,这就是原因。

狂霸酷拽吊炸天,从天界形成起就存在的破坏神他……是个纯爷们。

圣杯的身体一开始因为是魔力黑泥构筑而成,是圣杯自己捏出来的模样,所以外表可以随意更改,实际上圣杯没有*,就连爱因兹贝伦小圣杯的人造人都比不上。但是阿修罗王的血脉却给了圣杯性别。即使现在圣杯的状态并不稳定,也不是破坏神能够随意动手脚的。

阿修罗王确实喜欢格瑞尔这个孩子,教导的时候比起严师更接近于担心自家孩子的父亲。

因为那一个月就是他把血脉给格瑞尔的时间。这个方法他以前没想过用,因为对有父母所给躯体的人无用,然而“物”却不是那么容易寄宿灵魂的。

‘格瑞尔’是他遇见的奇迹。

无可奈何的利用背后,也有着阿修罗王真切为孩子考虑的心。他尽可能的降低了格瑞尔的风险,为格瑞尔谋划了最大的利益。

看着和预言中阻止了灭天之祸的夜叉王一同来到他面前的‘格瑞尔’,阿修罗王就像是卸下千斤重担一般。

终于到头了,这局反抗命运的棋盘。

有着格瑞尔样貌的破坏神站在阿修罗城里,看着阿修罗王和六星露出了笑容。

红莲般的火焰突然以着破坏神为中心扩散开,几乎一瞬间就把阿修罗城变为了火海。

【大家,——都去死吧。】破坏神说道。

这是铭刻在他思想中的本能。破坏神只为毁灭杀戮存在。

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想要把在场的全部人杀戮殆尽的破坏神自然从看上去弱小的人先开始。破坏神一伸手,本应在阿修罗王那里的修罗刀被他握在了手中,冲着在场最弱的六星那伽直接挥了过去。

“——啧!”库丘林想到了这个可能,在破坏神行动的时候就挡在了那伽面前用gaebolg接住了破坏神的攻击。

“打架的对手……”库丘林压低了和修罗刀较劲的枪尖,然后猛地挥开。

“——找错人了吧?!”库丘林用枪指着破坏神放下话来,“把老子的r还回来!”。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26

45.98%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