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2

第4章 -2

圣杯对这个世界的期待值很高。

它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不务正业下去了。

明明是为了实现愿望踏上旅途但是却没什么成效,因为它还是没有什么变化(自认)。

不过这个世界可以好好的期待一下,因为这个世界的意志非常善解人意。它倒是不用顾忌真理会算计它什么,唯一需要戒备的只有身边被真理拔去了杀气的阿赖耶的守护者。

圣杯知道当自己再次回到原本的世界的时候大概就是它这个意识消失的时候,但是在那之前要是能够实现它的愿望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类的话,那么就是它赢。

那样的话作为圣杯的它会死去,而作为人类的它会获得新生。而不是彻彻底底的消失。

这场旅途本来就是一次豪赌。

圣杯坐在emiya的怀里穿过了真理指给它的门,一阵白光晃过,圣杯觉得自己的体内多了些什么,它的身体发生了变化,而随即而来的就是berserker的突然消失。

原本被emiya抱在怀里的圣杯摔在了地面上,却没怎么疼,圣杯眨了眨眼睛,想要打量一下这个世界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男孩不可置信的低喃。

“……妈妈?”

——卧槽什么鬼。

一出现在这个世界就被叫妈妈的圣杯一下子就蒙了。

“……不对,不是妈妈……”男孩反应过来摇了摇头,一脸崩溃的看着圣杯,然后突然慌张的四下打量,“阿尔?……阿尔?!!!!”

圣杯感觉自己坐着什么东西,看了眼却发现是制作的不怎么精良的人偶。

远不如爱因兹贝伦做的。←这是圣杯的第一反应。

至少爱因兹贝伦做的人偶都是以冬之圣女为模板,人类的功能也都有,样貌也是数一数二的好看。

然而眼前的这个虽然说是人偶,但是却不怎么会说话,身体的形状也不完美,被它压住也只是颤颤巍巍的挣扎爬行。

再看向另一边失去了一条腿身上血迹斑斑的金发男孩,圣杯的表情更复杂了。

因为它能感觉到现在身体里和那个男孩有着相同的血脉。

曾经有过类似经历(阿修罗王给予它血脉和真正身躯的时候),所以圣杯一下子就辨认出了它现在的状态。

而凭借着直面真理之门得到的真理塞进它脑海里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和炼金术,让圣杯看了一眼炼成阵就知道面前的男孩想要做什么。

人体炼成阵……

圣杯想它总算能理解刚刚男孩叫它妈妈那一声是为啥了。

估计是还没看清它的样子的嘶吼就抱着期待和疑问叫出声了吧,所以才会马上否认了自己的话。

而没出错的话,被它当肉垫坐在下面的那个人偶才是男孩所炼成的‘妈妈’。显而易见,炼成失败。因为那个人偶的状态根本不能算是人形。

不过它这个编外人员却被真理开了后门扔到这里借着人体炼成阵又炼出了一个能在这个世界合法生存的身体……

而就在圣杯跑神的时候,嘴里叫着阿尔的金发男孩却又画出了炼成阵开始炼成。等圣杯回过神,看见的就是失去了一只胳膊和一条腿比之前还凄惨万分的金发男孩和一旁会动的明显是注入了灵魂的巨大铠甲。

圣杯看着铠甲人眨了眨眼睛,想起金发男孩刚刚像是在找什么一样叫着阿尔,开口问道,“你是阿尔?”

“……妈妈?”被叫了名字的盔甲带着哭腔迟疑的叫了一声。

被第二次叫妈妈的圣杯心情复杂的简直无与伦比。

“……不对,不是妈妈……”

你们这对兄弟怎么都一个样子上来就叫妈妈然后又否定(╯‵□′)╯︵┻━┻!

圣杯觉得心有点累。

从名叫阿尔的现.盔甲原人类嘴里叫的妈妈和之前那个金发男孩儿口中的叫法很显然应该是兄弟,别问为啥不是兄妹或者姐弟……那个盔甲虽然看不出性别但是声音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而他们大概是出于想要复活亲人的想法做了人体炼成阵……但是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看兄弟俩一个失去了腿另一个干脆身体都没了,还是金发男孩儿又用了一个胳膊才勉强炼成了灵魂,那个叫阿尔才能借着铠甲回到现世。

“……那个人,这样放着没事吗。”圣杯看着铠甲抱在怀里已经因为疼痛和失血而意识不清的男孩询问道。

圣杯知道真理清楚它的一切,圣杯的本质和想法在真理面前是透明的很好看穿。而既然容许了它出现在这个世界还帮了它,那么真理会让圣杯来到这里也一定有它的理由。

为什么它一出现就遇见这个金发的男孩?为什么在真理的允许下它在这个世界的身体还有了和他一样的亲人的血脉?

那个男孩有什么特别的吗?还是真理判定它呆在那个男孩身边会得到什么?会有助于它实现愿望吗?

一想到这些圣杯就无法看着那个男孩重伤生命垂危。

“哥哥……!怎么办,这样下去哥哥会失血过多死掉的!”因为变成了铠甲看不出表情,但是阿尔颤抖的声音已经很好的传达了他的恐惧和动摇。

圣杯想了想就抬起脚走到了铠甲身边,把手放在了男孩手上流血不止的地方。它知道的治愈魔术也不少。

“……哎?”看着刚刚被他误认成妈妈的不认识的银发同岁的女孩走进,阿尔冯斯完全兴不起什么戒备警惕的心思。不仅是因为阿尔冯斯年纪还小也因为他感觉到那个从炼成阵出现的女孩和他还有哥哥有着联系。

还没等阿尔冯斯想到其中缘由他就为面前的景象震惊了,他怀里哥哥的伤口在女孩的手下已经止血甚至愈合了一部分。

“……你……”

“这样他暂时就没事了。”圣杯看着阿尔冯斯说道,“你有什么认识的亲人朋友能帮忙的吗?虽然止血了,但是还是送去检查一下比较好。”

虽然它不确定这个失去了一手一脚的男孩能够做到什么,面前这个附在铠甲上意志已经几近崩溃的‘阿尔’能做到什么,仅仅是出于真理让它这样出现在这对兄弟面前一个理由就足以让它对还没感觉到强烈愿望的兄弟俩上心在意。

跟在阿尔冯斯身边看着他抱着男孩找到了认识的人,看着被阿尔冯斯找到的老人和女孩子手忙脚乱的样子,圣杯在自己身上放了个让别人忽略它的魔术,确认了那个受伤的男孩已经脱离了危险,圣杯想了想又跑回了它出现的地方。

看着还在炼成阵里的人偶,圣杯迟疑了一下。

貌似那对兄弟都误认为他们是炼成了它……而且因为视线被它拉走了都没注意到这个半成品的人偶。

“berserker……”圣杯突然开口叫道。

而自从到了这个世界就消失不见的红衣英灵随着圣杯的呼唤在圣杯背后出现,依旧站着一言不发。

“果然是灵体化了啊。”圣杯感叹了一下,“……呐berserker……要是那对兄弟俩看见他们付出那么大代价炼成的却是这样的存在,一定会绝望的吧?”

他们抱着希望炼成的是根本不成人形的可悲存在。‘那个’甚至存活不下去。

一手造成了这样悲剧的兄弟不止身体上痛苦,一定还包括精神上的痛苦。

看着女人形状的人偶痛苦的挣扎着,呼吸逐渐微弱,圣杯觉得它有些莫名烦躁。

它……不喜欢人造人。

圣杯意识到了,它不喜欢的是人类‘制造出’的这件事,而不是人造人本身。

对他们来说被制造出来就是悲剧。

就像是爱因兹贝伦的那些人造人一样。也像是它的小圣杯一样。

或许也包括了它。

还不明白自己这种感情来源的圣杯只是循着自己的本能给了那个人偶一个了断。

“你也这么觉得吧?berserker?”圣杯仰头看着以着保护姿态站在自己身边的英灵,“……果然还是让那对兄弟认为他们炼成了我比较好吧?至少‘我’有人类的形状,虽然没有人类的本质。”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为那对兄弟着想的圣杯把理由归结到这个身体的血缘。而对人造人的感情则是被圣杯归结到小圣杯的遗留感情上。毕竟小圣杯也都曾是人造人,都曾遭遇悲剧。

“berserker……我们把它埋了吧。”圣杯拽着英灵的手,指了指已经没有气息的人偶。

emiya点了点头,弯下身用一只手抱起了人造人,另一只手则是被圣杯牵着一小步一小步的跟着圣杯走。

圣杯回过头看了眼配合自己步伐的英灵,不知怎么就开口说了一句,“berserker,你的手真温暖。”

英灵是已经死去的英雄,但是不管是berserker也好,还是迪卢木多、库丘林也好,他们都有非常温暖的双手。

原本应该没有理智的狂战士的身体却因为圣杯的话语在它肉眼可见的程度僵硬了一下。

“berserker……?”

以为英灵恢复了一点神智的圣杯歪了歪头开口问道,但是刚刚berserker反应就像是它的幻觉一样,英灵恢复了老样子。

有些疑惑不解的圣杯想了想,放弃了追究,回过头继续拉着英灵往外走。

它想找一个能够埋葬那个人造人的地方。

“……你们……?”

刚踏出屋门的圣杯就对上了刚刚帮着兄弟俩的老人。老人看着银发红眸的小女孩牵着一个高大的黑皮肤男人,男人还抱着一个明显失去了生命体征的‘人’开口询问道。

“你们……是谁?”[综]落跑的圣杯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2

67.82%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