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5

第1章 -5

87_87304就算是圣杯对骑士说,人类之身作为抑制力实在无法称职,但是圣杯指代的是作为本体的神威。

——司狼神威。

也就是选择了代行神之威严守护人类的神威。

另一位的神威,狩猎神之威严的神威,明显很称职。

证据就是,最先敏锐的发现了它这个外来者的身份的神威,没有丝毫犹豫的,带着满脸笑容的抹杀了它。

圣杯觉得有点憋屈。

到新的世界,完全和自己世界不同的法则和一切,圣杯自然在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伪装的很好,但是空降的圣杯幸运估计和它召唤的一样低。

都是e。

圣杯正好碰上了地龙毁坏结界的时候。这是多低的几率啊。

从身体能力上说,完全是普通人的圣杯毫无疑义的被地震卷入然后被掉下来的石头砸扁乎了。

压下的重物,忽然黑暗的视野,圣杯刚到这个世界的一开始,就莫名其妙的【死亡】了。

不过圣杯的身体只是单纯的能量体,所以稍微花费了点时间,圣杯依旧完好的站在了废墟之中。

但是正因为修复身体动用了力量,所以圣杯被地龙神威发现了。

然后就是接下来的3次针对它的抹杀性质的杀戮。

站在废墟上刚刚恢复意识的圣杯抬起头,就看见表面上笑的温柔但是眼神却冰冷一片的【神威】逆着光站在前方俯视它。

视野瞬间的变化,圣杯意识到自己被攻击了的时候,视野中只有陡然转换的视角,和缓步走过来,手上染血的神威。

面对它这么一个即使地震都没有夺去生命的异常存在,神威满脸笑容的割下了它的头。

圣杯睁着眼睛死去,神威的速度快的甚至它都没有感觉到痛楚。

大睁着不肯闭合的红色眼眸中甚至还有一丝不解。

和伊利亚斯菲尔一模一样冬雪精灵一般的面容上满是对现状无法理解的茫然。

就像是猝不及防被卷入灾难死亡的无辜孩童,甚至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亡这件事实一样。

第二次圣杯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天已全黑,那个杀掉它的男人就那样随意的坐在一旁的废墟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它,在注视到它望过去的视线的时候,随意的挥了挥手,漫不经心的再次下了杀手。

这次圣杯感受到了痛楚。

虽然这个身体没有普通的维持生命的需要,类似睡眠和进食,但是痛楚却是圣杯有意加上去的功能。

它想要成为人类,想要感情,想要疼痛。

这次神威依旧满脸笑容的杀掉了圣杯。

但是不同之前略微带着些许慈悲的给个痛快,被腰斩的圣杯感受着撕裂的痛楚和加诸于它身上冰冷的视线,直到血液流尽才死去。

第三次醒过来,圣杯平躺在废墟上看着拂晓的天空,坐起身,平静的望向了神威。

圣杯的行为一点也不像是被平白无故杀死3次的表现。

神威第一次走进了圣杯,然后非常温柔的抱住了外表只是10岁女孩的圣杯。

这位神威有着桃生封真的外表,高大的宽厚的肩膀,在被拥在怀里的时候,圣杯茫然了一瞬间。

然后就是撕心裂肺的痛楚。

把圣杯抱在怀里的神威微笑着掏出了她的心脏。

神威的面容染上了鲜血。

圣杯的手下意识的拽紧了神威的衣服,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不滑下去。

“你……”

这是圣杯对神威说的第一句话。

这次神威看上去很耐心的等着圣杯说完。

“你……做的事情,还真是……像……”

像谁?

这句话神威没有听到答案,因为圣杯的身体再一次的死在了他的手中。

地龙的神威,狩猎神之威严者,总是实现着别人的愿望,实现地球愿望的神威,在感觉到圣杯存在的那一刻,就知道了自己需要杀死它。

排除它,彻底的,真正的杀掉它。

用普通方法是不行的,必须将它从这个世界排除。

但是明知道普通手段不行的神威还是用着简单的手段“杀”掉了圣杯4次。

就像是在说,对我警惕吧。

远离我,逃离我,在我使用特殊手段之前,意识到我的危险和想要杀掉你的真实性。

然后,为了活下去,你能做到什么地步呢。

地龙的神威能看见别人的愿望,这点和圣杯的本质极为相似。

地龙神威,看见了圣杯隐藏的很深的,要活下去的愿望。

圣杯本身,不想死。

那么,就算是想要杀掉你的,是这整个世界,也努力在我手中活下去吧。

在第四次死亡之后,圣杯的气息消失了。

在原地守了2、3天,天龙神威带着莫名的愉悦笑容转身离开。而隐藏了气息一直没有凝聚身体出现的圣杯也躲进了森林之中,决定召唤。

然后,迪卢木多降临。

而因为召唤英灵这一行为,圣杯被丁姬所“看”见,而被邀请到了国会议事堂地下。

圣杯的遮蔽手段十分出色,只有在使用力量重塑身体的时候,圣杯的存在才被地龙神威发现。而当它不再想要隐藏,它的存在才被梦见丁姬知晓。

圣杯决定站在明面,因为隐藏也毫无用处,发现了它存在的地龙神威一定会努力排斥它,所以圣杯近乎放肆的召唤出了英灵。

在圣杯召唤英灵的时候,身处他处的地龙神威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出声。

“果然,你还是想要活下去啊。”

地龙神威这样感叹道。

地龙神威所作所为,是恶还是善呢。

对星球而言,地龙神威是拯救者,是它们集体的寄托意识。

对人类这个物种而言,地龙神威是制裁者,是引发末日毁灭他们的者。

但是实际上,【地龙神威】这个意识,只是在实现愿望罢了。

肆无忌惮的,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注视着的,只是单纯的回应着每个人的愿望。

地龙神威,会让人在看到他的时候见到想见的人。

最后那次杀死圣杯的时候,圣杯看见的是谁呢?

他像谁,这种话已经司空见惯。

而地龙神威,虽然遵循着本能的排斥感杀掉圣杯,同时却也回应了圣杯的愿望。

圣杯并不想死去,它实现愿望的旅程才刚刚开始而已。

所以才放了圣杯一马。

因为相似,所以圣杯知道那个人的想法。

所以,不仅不愤怒,却莫名的有种【或许他是我的同类】这样的想法。

这太疯狂了。

即使地龙神威和它相似,他依旧是人类。

不是物件。

所以,圣杯召唤迪卢木多出来的目的,大概也是回应地龙神威的期待所作出的举措吧。

类似于老是被弄死好烦好累啊还是找个保镖稍微反抗一下这样的心情?

圣杯想要看它接受的那些人愿望的结局,所以需要活下去,因此它需要骑士的保护。

“迪卢木多,你只要保护我,让我看着我想看的愿望的终焉就好了。”

圣杯很认真的想过,怎么样才能变成人类?

唯有观察一途了吧?

而观察的人,不能是平庸的,平凡的,而是那些拥有强烈执着和愿望甚至不惜牺牲一切的人。

唯有这样强烈的愿望引发的感情才能让圣杯触动。

“所以,我想看啊。”

“看到最后,只要让我看着就好。”

或许以后的圣杯会在看着这些人愿望的时候,想要插手,或者扭曲些什么,现在的圣杯也是无意识的做出了干预的举动,就像是它诱惑那位占梦的公主一样。

但是现在的圣杯,还处在观望阶段。

即使一时兴起对公主说了那样的话,也仅仅是抛出了恶魔的果实。

公主不会接下。

或许丁姬会为此而迷茫,但是只要公主身边的人还在,公主就不会接下它的橄榄枝。

所以才会像是调戏一般的说出了甘美的诱惑话语。

圣杯认可了地龙神威,也因为地龙神威的存在,圣杯的行为上有些许克制和束缚。

圣杯无意识的给予了地龙神威认可和敬重。

认可神威的做法,承神威留手的情,对神威的能力抱有敬意。

它知道,再次见到地龙神威的时候,对方还是会笑的温柔的杀掉它,不过这次大概就不会再放水了。

因为它这边也有了迪卢木多了嘛w

“迪卢木多,你会保护我的,是吧?”圣杯像是确认一般的询问道。

“圣大人,我迪卢木多.奥迪那会用这个身躯做您的盾,哪怕我死亡,都不会让您再次受到伤害。”骑士认真的一字一句的回答道。

然而这样认真的效忠只让圣杯感叹到。

——多么美妙的言论。

——多么美好的谎言。

“恩,我相信你,迪卢木多。”

因为,我也在骗人呢w

明明一点都不相信这样的话,却可以毫无违和的说出相信的话语,是因为圣杯虽然不想死,但是却是真的不太在意自己受伤与否这点吧。

信任什么的,怎么可能给予迪卢木多啊。

迪卢木多。

你不知道。

你根本。

都不是完整的啊。

当你想起你的怨恨和不甘,还有受到的屈辱的时候,真的还能像现在这样,用毫无阴霾的笑容对我说,会保护我吗。

【忠诚】的骑士啊。

圣杯怀抱着恶意,这样预言着骑士和它的未来。。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5

6.9%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