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6

第1章 -6

87_87304“圣大人,您接下来有什么预定吗?”骑士在表明衷心之后,站起身,却还是弯着腰注视着过于娇小的r,询问道。

“唔,随意逛逛吧。”圣杯眨眨眼,“难得我可以动了,所以想要多转转,迪卢木多,陪我出去逛街吧w”这样说着的圣杯想了想,再次开口,“迪卢木多,你等下。”

“是,圣大人。”枪兵没有任何疑问的站在原地注视着r蹬蹬蹬的跑回了房间。

……这种莫名的即视感。

枪兵的呆毛晃了晃,然后看见r用着女孩子的样貌再次跑了出来。

“要说逛街的话,还是换成女孩子比较好。”这点常识圣杯表示它还是有的。

迪卢木多莫名的松了口气。

这样看来,之前御主变成男孩子的样子,大多是在赌气吧。

虽然御主不管变成什么样子都是他的主君,但是枪兵果然还是适应初见面的r的样子。

圣杯盯着一身紧身衣战斗装扮的枪兵叹了口气。

虽然丁公主那边有人给它准备了合身的现代衣服,恩当然它自己也能变出来,身体是能量体什么的就这点比较好。但是却没人理会一身不符合世界观的迪卢木多。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要是那位金闪闪的王在就好了,不会愁金钱的问题。

圣杯撑着下巴想了想,然后再次对枪兵下达了原地等着的命令自己跑到了丁公主的所在。

为了各种方面的方便,圣杯住的地方距离丁公主的所在相当近。

至少是不会在路上被袭击的距离。

【您有什么事情吗?】

知晓圣杯的本质,但是却暂时没有想要渴求圣杯的占梦公主选择了以礼相待,对她来说,圣杯的存在很特殊,万一有那么一天,噩梦成真的话,能留下一个方法也是好的。

“公主,既然是掌握着这个国家的占梦和未来的你的话……”圣杯直接这样说道,“那么我拜托你点事情也是可以的了?”

【……是的。】丁姬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您若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尽我所能的帮助您……】

“公主!”守护着丁姬的双胞胎忍者有些焦急的呼唤,“她说不定会提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公主……请三思!”

绯炎和苍冰是丁姬的守护者,和碎轨玳透一样。

所以对公主的命令和决定他们自然是遵从的,不过关系到公主自身的安危的时候例外。

之前圣杯对公主的态度,和带着诱惑般的危险话语,让他们把圣杯划在了会对公主不利的立场下。

他们不怕别的,就怕圣杯会对公主提出什么让公主危险的事情。

惹人怜爱的公主殿下是什么啊啊啊啊这个人是对我们公主有什么非分之想吗绝对要避免啊啊啊不能让她接近公主!!!

面对丁公主就保护欲满点的绯炎苍冰心理同步的咆哮着。

【没事的,不用担心我,绯炎,苍冰。】

公主对着真心实意关心自己的两人微笑,然后转回头对着圣杯躬身行礼。

【有什么需要丁为您做的,请您开口便是。】

看着公主和侍从临阵以待一副紧张的样子,圣杯觉得有点愉悦。

……糟糕,是不是染上某位神父的恶习了。

圣杯这样想着,表面却不露分毫,“很简单,公主。”

“你有钱吗?”

苍冰:……

绯炎:……

路过的有洙川空汰:……

丁公主:【……】

“……………………哎?”

所有人都木了。

圣杯看没有回复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很想看一看这个世界来着,说实话难得能有双脚走路我果然还是想要四处逛一逛,不过可惜,公主你也知道我刚到这个世界,没钱。”圣杯摊手,“而且虽然迪卢木多可以去打工,但是还是会麻烦的,毕竟他那副样貌即使我遮蔽了魔痣的魔力,还是会惹来围观。”

“所以,公主,有钱吗?”

丁:【……】

你是土匪吗!!!!

看着昨天还狂霸酷拽吊炸天的说着危险话语显得神秘十足的圣杯今天一副土匪头子感觉,在场的人表情都有些扭曲。

丁下意识的点点头,虽然她是没必要用到钱的,住在这个地方,不能动不能看行动受到限制的占梦公主,即使是为了国家服务,也只是被保护的很好,谁也没……特意的给她工资什么的。

说到底,把守护着国家的未来的占梦公主和工资什么的联系到一起去也实在是让人纠结。

完全不能想象好吗。太接地气了。

但是要说丁公主缺钱则是根本不可能,只要她开口自然会有人准备。

丁没有准备把圣杯的身份告诉除了神威他们之外的人,万能的许愿机,总是会引来争夺和贪欲。所以她看了眼苍冰和绯炎,双子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苍冰离开了这个地方去准备,绯炎则是继续盯着圣杯防备圣杯对公主不利。

该说不愧是被派来守护着公主的忍者,苍冰的办事效率超级高,而且成果也超过圣杯想象。

苍冰直接拿了办好的身份证明和银行卡。

“因为要是去哪里参观的话,说不定会需要。”这样说着的苍冰超级贴心的准备好了一切,就像是在说你赶紧出去环游世界离我家的公主越远越好。“还有银行卡的话,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我们这边会定期存进去一些。”

几乎就是在说随便刷可劲刷一样了。

虽然这对刚见面的家伙来说,苍冰的做法或许会太热情过头了。但是苍冰和绯炎都从公主那里听到了关于圣杯的事情,而对他们来说钱并不算什么问题,要是光给钱地龙神威就能不毁灭结界毁灭地球了他们很愿意砸钱过去。

圣杯身份特殊,所以仅仅需要钱的话,他们还是能准备好的。毕竟丁公主的背后,可是国会议事堂。

即使苍冰抱着这样的私心,圣杯也不在意的收起了苍冰递给她的东西,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十分自然的挥挥手,就像是之前土匪一样要钱的人不是它似的,“那我出去玩啦w丁姬。”

看着圣杯风风火火的来要钱然后再爽快离开,在场的众人包括丁公主都觉得微妙的画风不对。

毕竟圣杯的存在几乎可以说是奇迹了,跟在圣杯身旁的那位英灵也是超乎寻常的强大。

对之前还诱惑公主的圣杯,他们是一致统一意见把它和地龙神威放在一处看的。

看见圣杯这幅模样,就会下意识的想起来地龙神威会不会也缺钱什么的问题。

糟糕,好像这么一想,再也不能直视地龙神威了。

那副反派boss狂霸拽的背景下,要是老老实实的去端盘子打工……简直三观尽碎。

他们住哪里,钱又是哪里得的,吃饭怎么解决?

这些重要的却一直被他们忽略的问题,在看见圣杯的做法之后被他们想起,然后一想不可收拾。

……脑、脑补的完全停不下来!

即使是反派boss也不容易啊。

毕竟他们会发动人力寻找地龙等人的下落,嘛手段主要依靠丁姬的占梦。却从来没看见过对方的踪迹,除了对方主动现身或者毁灭结界的时候,除此之外,保护着人类的他们是被各种优待,对方则是……

要说地龙的七御史,或许原本各有各的生活和工作,但是地龙桃生封真,他离开了家和亲人,甚至他本人也只是个学生而已。

所以地龙神威是怎么维持生计的?难不成是靠着七御史?

莫名的觉得好心酸。

真的,反派不容易啊。(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心满意足的拿着身份证件翻看的圣杯看着证件上相当随便的人物资料抽了抽嘴角。

兰瑟是谁啦,是r随便音译的名字吗?

圣.格瑞尔……真的有这种名字吗,这个也是单纯的san-greal(圣杯)的音译嘛。

不过格瑞尔的音……还是挺好听的。

这样想着的圣杯愉快的决定推翻之前让骑士叫自己圣的打算,决定使用证件上的圣.格瑞尔的名字。

于是乖乖的听着主君话语,像个被留下看家的汪酱一样一边担忧r的安危一边等待的枪兵在看见御主的时候,两眼一亮,一副主君你终于回来的开心样子,而枪兵口中圣大人的称呼才叫出来一半,就被圣杯打断。

“决定了!我现在这幅模样要叫我格瑞尔!”圣杯一脸开心的样子拽着枪兵这样说道。

“……圣大人……(.σ△ζσ)?……”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骑士茫然的看着主君,然后望着嘟起嘴坚持的御主的模样,感觉到有些好笑。

主君,就像是在要着糖果的孩子一样。

虽然这种想法有点对主君不敬,但是骑士想,御主真的还是个孩子啊。

对骑士心中的想法一无所知,事实上圣杯也只是一时兴起模拟了真正的伊利亚斯菲尔的行为,毕竟外貌都一模一样,稍微模仿也很好玩不是嘛。

然而效果比圣杯想象中的还要显著。

面对圣杯的稍微有些任性的做法,骑士笑了起来,那是比以往更加温柔的笑容,完全的把有着光辉之貌美称的骑士的闪光点都发挥出来了的几乎可以让人觉得太过耀眼的笑容。

仅仅是笑容,就能看出其中的感情还有纵容,被人温柔以待,骑士专注的目光会让人产生自己被对方放在心尖上的感觉。

骑士抬起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圣杯的头,把圣杯因为跑步而有些乱的发丝轻轻的抚平,然后开口叫道,“格瑞尔大人。”

哦呀。

被摸头顺毛的圣杯仰起头,抓着枪兵的衣襟,睁大了双眼。

这还真是……

被当做孩子一样对待了啊。

不过,倒也不会觉得讨厌和排斥。

完全接受了被顺毛的事实的圣杯甚至还蹭了蹭枪兵放在她脑袋上的手。

枪兵瞬间变得十分开心的样子,对忠诚的骑士来说,被主君认可一般的依赖着是他所希冀的。

而现在圣杯没有排斥他,而且看上去对他的关心很受用的样子。

骑士心中满是被认可被需要的喜悦。

然后在下一刻被圣杯的话语打碎。

“迪卢木多,你的笑容太刺眼了。”圣杯把脸埋在枪兵的胸口抱怨道,像是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拱了拱,“唔,眼睛疼。”

被闪的。

即使是没有人类感情和审美观的圣杯,却还是在刚刚被光辉之貌的笑容诱惑了一下。

这不科学啊。

自觉抗魔力高的圣杯只是一心为自己竟然会被魔痣的魔力影响到而奇怪,却没想到这可能是它自己的情感作祟。

自认只把枪兵当做能够使用的家伙的圣杯因为枪兵的温柔对待而产生了类似于感动和依赖的感情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而因为模仿伊利亚的举动使得枪兵现在的态度,圣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继续了这样的模拟。

就像是小孩子做出讨喜的举动而被大人夸奖的时候,也会因为想要继续被赞扬认可会重复着自己的行为一样。

对着即使抱怨还像是撒娇的主君,迪卢木多苦笑了下,然后从善如流的道歉,“抱歉,格瑞尔大人。”筋力b的枪兵很轻松的单手抱起了圣杯,就像是父母拥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

“我会记住的。”这样说着的枪兵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闪亮到让人会为之心动的样子。

……这哪里是听话了啊。

因为身体突然拔高被r抱起而抬起头望着枪兵的圣杯唔了一声,算是回答。

“总之,我们出去吧。”这样说着的圣杯却没有让枪兵放自己下来的想法,圣杯在被迪卢木多抱起来的时候瞬间脑海中划过的是伊利亚斯菲尔珍而重之的宝贵回忆。

被卫宫切嗣举起的时候,被温柔的抱着的时候,被berserker珍视的放在肩膀上的时候。

……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这样想着的圣杯望着因为自己被抱起而离的很近的骑士的容貌,非常顺手的揪了揪骑士的呆毛。

迪卢木多:…………(.σ-ζσ)。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6

8.05%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