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5-4

76 5-4

原田左之助犹豫了一下,最终担心千鹤的心情占了上风,当天晚上他就向土方副长报告了他发现的事情。

于是圣杯在还没有怎么享受够妹子的照顾时猛然发现来照顾她的不再是萌萌哒闻上去很香的雪村千鹤姑娘,而是新选组的几个队长轮班的时候郁闷了。

求换人!!!

不过想也知道它就算是说了也不会有人理。

圣杯因为萌妹子的贴心照顾翘起尾巴又蔫回去了,整个杯子都无精打采的趴在床上装死物。

没有能量吃,也没有萌妹照顾的日子,太难熬了qaq

于是好心来看守的几个队长感受到小姑娘的嫌弃时有点纳闷。

只有原田左之助好像懂了点什么。

不就是嫌弃他们不如小千鹤嘛。虽然他也不觉得这么小的姑娘能做什么,但是保不齐千鹤会被牵扯进去遇到危险,所以还是换他们来吧,而且他们看着也能保护一下这位柔弱的小姑娘。

原田桑,这位你眼中柔弱的小姑娘正常时候可是和金布拉德雷大总统正面怼过的哦。虽然结果是被揍成了死杯子。

在圣杯郁郁不乐没有千鹤的时候,佐佐木小次郎靠着山门有点心累。

r,你是不是把我忘了。

虽然之前也是被放置py但是那个时候小r是昏睡状态,现在都醒了还是没有用到他,而是一守门就守了大半个月。

再次笑着婉拒了新选组跃跃欲试的挖墙脚行为,佐佐木小次郎抱着自己的□□忧伤三十度望天。

而被佐佐木小次郎念叨的圣杯则是完全没工夫想起被自己命令守门的assass,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它开始沉浸在梦境中。

一直以来只会出现相关的英灵的过去和它经历过的让它有着深刻记忆的事情的梦境里,出现了它不认识的人。

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女性的一生。

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眼睛,温柔娴雅。

作为许愿机的圣杯,沉浸在别人的人生中不可自拔。

因为在梦境中出现的缘故,就如同那时它看见库丘林的人生的时候一样,圣杯所看见的一切,引发出了它的情感共鸣。

那个女性活着时候的平淡却普通的人生,死亡后成为妖怪的日常,和相遇的人。

她爱着的人,想要在一起的人,宁愿离开也渴求着的那个人的幸福。

圣杯只是看着。

然后在开始做这个梦的一周后的夜晚,梦境终于到了结局。

圣杯看到了那个女性离开后带着留恋离开人世。

“……山吹乙女。”圣杯扭过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这场梦境中故事的主角,“你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

静静站在圣杯身后将自己的过去全部给圣杯展现出的女性垂下了头。

“妾身也不清楚。”山吹乙女说道,“妾身已经死去,本来是无法再度苏醒过来……但是那些人却企图唤醒妾身……”说着,山吹乙女却突然停下,犹豫半晌开口询问,“你……怎么看待妾身离开夫君……鲤伴大人的事情?”

“那是你选择的人生。”圣杯没有在意山吹乙女突然问出和前面的对话看似毫无关系的问题,反倒认真的想了想回答,“我一直看着。”

“我试图通过看别人的人生实现我的愿望,所以我看了很多很多。山吹乙女,你后悔吗?离开了你爱的人。”

“……一个人的时候妾身一直都在思念着夫君。”山吹乙女笑起来,“想要和他一起生活,想要看着他达成他的事业,看着他成为比谁都要帅气强大的妖怪之主,离开之后,我每每想到我站在他身边的时候的事情都会哭泣。”

“后悔……是有的吧,因为在那个人的身边是那么幸福……和那个人相遇之前并没有注意到……一个人是那么寂寞……像是腐蚀妾身的心一样刻骨的孤独和想念让妾身觉得痛苦。”

“……是吗。”

“但是啊……”山吹乙女看着圣杯柔和了眉眼,像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一样,“虽然妾身后悔,但是每每想到妾身离开之后,或许数十年,数百年之后,那个人能够再次找到幸福,能够拥有自己的孩子……那个人的孩子一定也会成为相当出色的妖怪之主,将会成为奴良组的三代目的那个孩子一定是妾身离开时期望的……想要让妾身最爱的那个人能拥有的……至高无上的幸福。”

“那个孩子会将鲤伴大人的理念,鲤伴大人保护着使其强大的奴良组继承下去,直到那个孩子的孩子……一想到那样的未来,妾身就会从思念的痛苦中感到温暖。”

圣杯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有懂,它看着像是在发着光芒一样的山吹乙女,看着希冀着给最爱的人幸福宁愿自己痛苦的山吹乙女皱了皱眉。

它想起了还在它意识中沉睡的破坏神。

它……或许曾经做过类似的事情。虽然完全比不上山吹乙女所做的一切。

它曾经想要让得到身体的破坏神留在上一个世界,可是那只是它觉得应该那么做,为了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再看一眼破坏神得到身体时候那耀眼好看的笑容。

那个时候它想起和破坏神分别时心里感觉不舒服的原因……

在看到了山吹乙女的人生和她为那个人付出的心意,圣杯突然懂了。

我大概是喜欢上了他。喜欢上了初遇虽然在互相伤害,但是却在之后一直一直都在一起的破坏神。

和圣杯如影随形的只有此世之恶,但是破坏神出现了,和只能陪伴它一个世界的英灵不同,破坏神一直在它之中。

渐渐的它开始和他互相了解,破坏神在吉尔伽美什攻击绯见焰的时候出手救了它,帮助它压制此世之恶,然后在它在此世之恶之中做好了死去觉悟的时候来找它。

所以想要实现他的愿望,所以哪怕实现他的愿望会和它的希望冲突它却依旧那样选择了,所以在他回来的时候它会那么生气……和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它不愿意承认的……喜悦。

圣杯捂着心口,突然萌发了想见到破坏神的心愿。

我现在就想要见到你、

见到你,然后对你说——-

对不起,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的我对来救我的你发火。对不起,其实我并不是想要说那些话……我想要说的,我想说的——

你回来了。我很高兴。

只是这样而已。

还有,谢谢你来找我,谢谢你想救我。

“看来你……想通了什么事情吗?”山吹乙女没有在意圣杯的突然沉默,而像是守望着圣杯一样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是关于你喜欢的人的事情吗?”

“能看出来吗?”想通了的圣杯的神情更像人类了……或许说它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类,虽然有些不普通。

在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它’,圣杯的自我意识终于因为那份恋心成为了‘她’格瑞尔。

“能看出来的。”山吹乙女想起了刚刚喜欢上鲤伴的自己,“初恋的少女的表情很好懂呢。妾身也曾……有过那样的时候。”

被看做初恋的少女,格瑞尔的表情僵硬了一下,“这个描述用在我身上总觉得很奇怪啊。”

“并不奇怪。在妾身看来,你是相当可爱的女孩子。”山吹乙女抬起手轻轻的摸了摸格瑞尔的脑袋,“希望你能和你喜欢的人得到幸福……”

“……不要像妾身一样。”最后的低语轻到只有山吹乙女自己能够听到。

“……这个大概会有些困难吧。”格瑞尔想起自己圣杯的身份,和阿克米破坏神的身份。“但是我会努力的。”格瑞尔终于不是下意识的模仿伊莉雅斯菲尔,而是露出了完全不逊色于冬雪精灵的灿烂明快的笑容。

“好啦,关于我的事情说到这里,明明是在说你的事情我却突然想起了别的真是对不起。”格瑞尔双手合十道歉。对某种意义上开导了自己让她意识到心意的山吹乙女,让她作为人类的心第一次真正的诞生的山吹乙女,格瑞尔满心感谢,并且十分想要亲近她,所以……“我想要帮助你。你会出现在我的梦中一定不是偶然。”

“你有什么愿望吗?是希望能够回到过去不曾离开那个你爱的人吗?还是希望能够再见一次所爱的那个人?——我都会帮你实现的。”

“谢谢你。”山吹乙女摇了摇头,“你说的确实很美好……但是不必了。”

“确实,在死前妾身非常非常的想要见到他,也真的后悔了,但是就像是你刚刚询问妾身的那样,妾身询问自己,妾身真的想要一切重来吗?结论是如果没有离开妾身大概会更加后悔和痛苦。”

“妾身在死亡中沉睡的时候听到了,想要让妾身活过来利用妾身伤害鲤伴大人的那些人的计划。”

“妾身也知道了在鲤伴大人身上的诅咒。”

虽然现在的山吹乙女并没有被复活,只是意识处在半睡半醒之间听到了以为她没有意识的那些人透露出的计划——

然后山吹乙女诞生了愿望。那是比死前想要再见一次鲤伴大人更强烈的愿望。

“妾身已经死亡,死者不应该再影响生者,所以妾身想要彻底的沉睡下去,妾身不想看见被利用伤害我爱的人的未来。”

“妾身想要有人能够帮助妾身消失,能够帮助那个人解除诅咒。”想到所爱之人身上缠绕的诅咒,和仿佛被那诅咒玩弄了命运的自己,山吹乙女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妾身一直在意识暧昧之中沉浮,但是突然间,妾身看见了光芒。金色的光芒坠入了此世,让妾身的意识得以浮出深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妾身知道你能帮助妾身。”

金色的光芒就像是给予她的希望,即使那光芒因为某种原因而显得那么微弱,但是却非常的温暖,并拯救了她。

就像是奇迹一样。

“……这样好吗?你能许下……更能让你幸福的愿望,我能做到的。”格瑞尔仰起脸,虽然她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甚至影响到了身体机能,但是看到了山吹乙女过去的格瑞尔第一次如此想要实现谁的愿望。所以即使连接在那个世界的本体也好——她想要为山吹乙女实现愿望,想要给予山吹乙女奇迹。

“这就是妾身最想要的愿望。”在格瑞尔看着她过去的那一周间,山吹乙女也看见了这个孩子流过来的作为圣杯的过去,所以她知道这个孩子能够帮助她,也知道格瑞尔口中的那美好到不真实的愿望是可能实现的。

但是同时她也知道,那样的愿望会让这孩子付出多大的代价。

对着这个一直寻找着自我想要感情的孩子,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在第一次爱上谁的时候成为了人类的这孩子,山吹乙女满心慈爱。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愿望伤害到格瑞尔,所以她所说的愿望是并不需要格瑞尔启动许愿机功能的愿望——

虽然那也确实是她发自内心的最想要的愿望。

“妾身将剩余维系妾身存在的妖力给你。”山吹乙女伸出手拥抱着格瑞尔,从她身上有光点逐渐融入格瑞尔的身体里,与之相对的,山吹乙女的身影渐渐的变得透明。

“?!”格瑞尔瞪大了眼睛。山吹乙女的第一个愿望她已经自己实现了。

她得到了山吹乙女的妖力,山吹乙女则是如她期待的那样再也不会有人会利用死去的她。

格瑞尔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山吹乙女,但是想要山吹乙女幸福她还能做什么?

“你的愿望我会实现的,放心吧,我可是很厉害的,你爱的人的诅咒就交给我吧。”

得到格瑞尔承诺的山吹乙女带着笑容安心的闭上眼睛。

“所以,请你安心吧,母亲。”

格瑞尔接下来的话让山吹乙女猛地睁开眼睛扭头看着自己抱在怀里的女孩子。

“你一定会在来世得到幸福。”

“你……”山吹乙女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你让我得以诞生的。”圣杯抬起手抱着山吹乙女,她知道山吹乙女是多么喜欢孩子,也多么希望能够有自己的孩子,“因为你,我作为人类诞生了,我成为了格瑞尔。”自我认知从圣杯变成了格瑞尔。

“所以你是我的母亲。可以吗?”

“当然……”在看着这孩子的过去的时候,看着这孩子磕磕绊绊的努力着,得到了感情不自知的样子山吹乙女就禁不住将感情给予她。

虽然笨拙,虽然不坦率,虽然总在伪装自己……但是这孩子真的是非常好的孩子。

会接受别人的善意,并想要加倍回报的非常好的孩子。

“我很开心……格瑞尔。”山吹乙女的眼角流下眼泪,“……我的孩子。”

“你是妾身的奇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76 5-4

87.36%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