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5-5

77 5-5

“土方先生——!!”

“……啊?”沉浸在文件山中不能自拔的土方岁三带着明显的黑眼圈抬起头望向了慌慌张张跑到他房间猛地拉开门还大吵大闹的藤堂平助,叹了口气,“……怎么了?你今天不是排去看护那个小姑娘了么……”

本来土方没想排藤堂平助,这次还是看在一周都没出什么事加上藤堂平助的强烈要求才勉强答应下去的。早上的时候藤堂平助就一直在亢奋状态。怎么这才没到一刻就跑出来了。

几乎彻夜不眠批改文件的土方本来就有些疲惫,听着藤堂平助过大的声音更是脑袋一阵阵抽痛。

“……呼……”藤堂平助一手撑着门缓了缓,然后抬起头表情纠结的说道:“出事了!!!”

土方岁三:“哈?”

……

“…………”

被藤堂平助拉过来的土方岁三和路上碰见看着状况有点不对跟来的原田左之助和永仓新八站在格瑞尔的门前沉默了半天没有一个人先说话。

被围观了的格瑞尔淡定的被冲出去又马上跑回来的藤堂平助拉着站到了土方岁三等人面前。

“你看格瑞尔变成这样了!大事件!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还是生病了……?是不是需要找医生给她看看?”

不等等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的?明明今天才第一次来看守吧?

原田左之助看着藤堂平助担心的样子重点有点跑偏。

看着原田奇怪的表情永仓新八低声说道:“你忘了在我们看守的时候平助没有巡逻任务的时候也几乎会每天来一次?”所以估计是那个时候关系好起来的。

而且格瑞尔虽然做了一周的梦,但是白天也是清醒的,没有妹子来贴心照顾的格瑞尔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和性格活泼经常来找她的藤堂平助玩到了一起去。

虽然她那个时候的身体状况也玩不了,最多只是谈谈天听藤堂平助讲故事。

“……你冷静点。”一直都超级靠谱的土方岁三抬起手按了按太阳穴,一语点出重点,“……与其说她是生病了不如说现在的状态比之前好太多了吧?”

土方岁三看着黑发黑眼睛的小姑娘下意识觉得这样子才是格瑞尔原本的模样。

根据之前原田的上报,白发红眸的这个女孩子几乎可以被确认是罗刹了,既然是罗刹那么新选组就没有放着不管的道理,但是这个女孩子罗刹的样子却并非失去理智渴血,虽然有倾向却完全没有罗刹的攻击力。

是因为这个女孩子本身的身体状况就无法承受变若水的力量么?

如今看到她变回原本的模样土方想了想,觉得大概可以让一直研究这个的山南来看看。

因为山吹乙女交给她的妖力和本身魔力的衰弱,山吹乙女的那部分力量占据了上风,并随之在外貌表现出来的格瑞尔没怎么在意自己的样子。外貌什么只是小事,更何况她还看不见其实并不太清楚自己的改变。

外表的改变还在其次,因为山吹乙女给她的力量已经和阿修罗的血脉一样成为了她起源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圣杯内在的属性也改变了。虽然目前还没有太明显,但是那份力量已经缓和了格瑞尔的身体状况。

她现在能够站起来就是最大的改变了,虽然还是看不见。

但是这样已经很好了,格瑞尔很满足。至少不会行动不能,只能每天都躺在床上发霉。

“您是……那个时候的副长先生?”格瑞尔听着声音询问道,“我行动不便的这段时间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土方岁三出于礼节性的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一会我找人给你看看吧。”

“麻烦您了。”格瑞尔完全没有拒绝的意思直接点点头。

不如说她也无法拒绝。

“土方先生,是要叫他来吗?”原田左之助手指了指山南敬助藏身的方位。

“啊。……不,还是算了。”土方想了想,“等晚一点我们带着她去山南那边吧。”那里器材都全也是专门为罗刹准备的隔离隐蔽的地点。

说完土方岁三带着人出了房间叮嘱了藤堂平助几声就离开了,留下格瑞尔在房内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格瑞尔?”藤堂平助和土方岁三说完就转身回了房间,看着正坐在房间内像是在发呆的格瑞尔叫了一声。

“啊……平助你回来啦。话说完了吗?”

“恩。土方先生让我等晚上吃完饭后带你去见一下山南先生。”藤堂平助看着格瑞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表情想了想在格瑞尔对面盘腿坐下,“抱歉,我刚刚有点冲动……是不是吓到你了?”

“完全没有吓到,而且平助也是在担心我呀,我才是应该说声谢谢。”格瑞尔歪歪头,“那个……听你们说的……我是有什么变化吗?”

“变化太大了!格瑞尔你之前是白发红眸的样子,今天早上我来找你突然看见你大变样真是吓到我了,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不过土方先生说你大概是变回原样?”

“……”藤堂平助这些话里流露的信息太多了让格瑞尔稍微有点心情复杂。

虽然一开始是因为千鹤不来了无聊加上下意识觉得藤堂平助很单纯好套话才会主动的建立了友好关系,但是现在感觉到藤堂平助对自己的态度和关心,已经完全是个真正人类样子的格瑞尔感觉良心有点隐隐作痛。

因为她接触藤堂平助的理由并不单纯,而藤堂平助却是真的因为善意担心她这个无法行动目不能视还被怀疑监视的女孩子才会经常来陪她聊天的。

藤堂平助……真的是个非常好的人。包括之前负责监视她的那几个人,其实也都是好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看护她。

是因为哪怕再戒心重的人总会下意识对小孩子心软的缘故吗?很清楚自己外表多么嫩的格瑞尔这样想到。

但是格瑞尔却不清楚她一路上被那么多人善待的理由,并非仅是因为外表。也因为格瑞尔的本质就是一个刚刚诞生的寻找自我的孩子。

和格瑞尔接触的那么多的人,有的敏锐有的直感强,总会看透格瑞尔的本质,并不自觉的关爱她。

就像是呵护着初生的幼苗,期待着它能绽放出美丽的花朵一样。

“平助的眼里……现在的我是什么模样?”

“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眼睛,虽然之前也很可爱,但是现在也非常漂亮哦。”完全把格瑞尔当做小妹妹照顾的藤堂平助在夸起格瑞尔上完全没有害羞,而是非常自然。想着女孩子大概都会介意自己的外表改变藤堂平助努力用自己能够说出的词来夸赞格瑞尔,不过因为从没夸赞过女孩子的外貌显得有点笨拙,“但给人的感觉上有点变化?比之前更加的……娴静?”

和他相处了一周的白发红眸的格瑞尔虽然看不见无法自由行动,但是却是感觉上很精灵古怪又可爱活泼的孩子,或许是外貌改变的缘故,现在的格瑞尔显得更加安静温柔。

“……是黑色的呀……”格瑞尔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和眼睛。

妖怪的力量偏向于破坏神和此世之恶,她本以为外貌改变会是破坏神和此世之恶占据上风时候的黑发金眼。

“我很开心能够变成这样。”想起山吹乙女的面容,格瑞尔笑的非常开心,“是和母亲一样的发色和眸色。”

再次被格瑞尔戳到了的藤堂平助抬起手拍了拍显得有些寂寞的格瑞尔的脑袋无声安慰。

不用问,光是看格瑞尔提起母亲的表情和现在独自带着一位武士的情况,藤堂平助也大概能猜出格瑞尔的父母大概是不在了。

那位跟随格瑞尔的武士,藤堂平助后来听说,这个西本愿寺曾经被一群长州浪士看上并试图作为据点,但是全部都被那位武士打回去了,无一例外。

如果这次不是格瑞尔出现,或许他们也一样会落败于那名武士之手。

看着身边带着剑术非凡的衷心武士,却没有亲人跟随的格瑞尔,藤堂平助几乎脑补了一大段大家族争权夺势年幼的大小姐失去了父母并差点被人毒杀多亏衷心护主的武士搭救流落到寺庙的故事。

“我来继续讲上次说的故事吧!”想要转移格瑞尔的注意力,让她别沉浸在伤感中的藤堂平助用非常欢快的语气讲起了故事,有些是他经历过的惊险有趣的事情,有些是他看过的话本,讲故事的时候虽然格瑞尔看不见却还是会用夸张的肢体语言来表达故事的情感。

看着格瑞尔被自己逗笑连苍白的脸色都带上红晕藤堂平助有种满足感。

好想让格瑞尔软软的叫自己一声平助哥哥啊。

想起有一次看见的总司和一群小孩子们玩并被亲昵的叫做总司哥哥的场景,藤堂平助有点意动。

在故事讲完的时候,看着拍手夸赞的格瑞尔藤堂平助有点欲言又止,然后终于在格瑞尔的表情因为他的沉默而疑惑的时候开口,“那个……格瑞尔,叫我一声平助哥哥……怎么样?”

“噗,平助君你现在的样子真像是诱拐小孩子的怪叔叔啊。”

“?!”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刚想到的人会刚巧出现在门口还刚巧听到自己的话,想着自己刚刚的口气藤堂平助脸变得通红一下子跳起来,“啊!总司你什么时候来的?话说你为什么会来这边啊?!”

“啊……你早上那么吵大概谁都能听到吧?我就是有点好奇才过来看看,这还真是看到了有趣的场景。”冲田总司戏谑道。

在新选组里也相当年幼并且娃娃脸活泼的藤堂平助在队长们之中就像是孩子一样,虽然该有的能力剑术和担当一点没少。

“……你……!”在藤堂平助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的时候,袖子上传来的拉力让藤堂平助转回头,看着站到自己后面拉着自己袖口的格瑞尔问道,“格瑞尔?有什么事……”

“平助哥哥。”已经习惯装嫩的格瑞尔对这句哥哥喊得毫无心理压力和负担,毕竟藤堂平助对她真的很好,但是对比起来哥哥,藤堂平助更像是当初的玩伴那伽。

“???恩???”藤堂平助突然被喊懵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77 5-5

88.51%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