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5-7

79 5-7

79

“平助哥哥?你最近怎么啦?”格瑞尔歪了歪头眨了眨什么都看不见的眼睛卖萌,“感觉平助哥哥最近像是有心事一样。”

“……没什么,格瑞尔。”藤堂平助表情变了一下,声音却尽量维持着往日开朗的样子,“对了,格瑞尔,今天要不要出去玩?有祭典哟。”

“哎?”格瑞尔这下是真的惊讶了。

虽然她的外貌变成了普通人的样子而不是白发红眸他们所说的罗刹模样,但是最近的这段时间她也像是瓷娃娃似的被保护的好好的,几乎没有出过房间门。

尤其是之前平助还出了一趟远门,具体做什么肯定不会和她这个小孩子讲,但是那段时间格瑞尔真的快发霉了。

没有解闷的(藤堂平助)没有妹子(雪村千鹤)没法去找零嘴(变若水)吃恢复能力!

虽然现在藤堂平助回来了,但是还没过一段时间他又像是有心事一样整个人的气场都有点不稳reads;。

虽然看不见藤堂平助的表情,但是对人的情绪变化比较敏感的现听取人类愿望的许愿机格瑞尔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藤堂平助在纠结什么事情。

而且对她抱有一种愧疚感……?

为什么要愧疚呢。

她什么都没有付出,反倒是得到了藤堂平助单方面的付出和好意。

本来只是一半是想转移话题一半是想要趁着有限的时间对小姑娘再好一些才说出带她出去玩的藤堂平助说完就有点后悔。

毕竟小姑娘看不见,或许她并不愿意出门呢?

“好啊。”格瑞尔没有询问下去而是干脆的点头,“我很想和平助哥哥一起出去玩。可是可以吗?”

如果这样能够让你对我少点愧疚,能让你舒服点,我很乐意。

“……恩。”看着小姑娘贴心的不问理由顾虑着自己的心情直接应下来,藤堂平助沉默了一下,“我会去问问土方先生的!总之傍晚的时候我会来接你。”

格瑞尔:“好呀。”

出去玩=终于能活动活动筋骨=能遇见很多的人=能找一下有没有能吃的。

心里的等式列出来,格瑞尔瞬间感觉有点饿。

……吸溜oqo

等到傍晚如约来接格瑞尔的藤堂平助身后跟着沉默可靠的斋藤一。

“你好。”

“你是……?那时候的大哥哥。”格瑞尔指的是那个时候被土方叫来抱着她走的那个人。那个人身上有很让人舒服的气息。非常平静。她还记得那个人抱着她的动作超级温柔让她一点感觉不到不适。

“恩。”本来沉默点头的斋藤一想起小姑娘的情况轻声应了一声。

之前门口轮班来看守她的人里唯独没有这个刚见面格瑞尔就好感度很高的大哥哥格瑞尔还沮丧了一小下。没想到这次说要出去玩斋藤一竟然会跟来。

“啊……我和土方先生说了,他有点不放心我一个人带你出去。”藤堂平助说道。

毕竟平助哥哥性格很活泼嘛,祭典人那么多,她还瞎着又是他们认定的罗刹,万一藤堂平助一个没注意她走丢了那估计就回不来了(…)。

不过那个人竟然会同意……想想土方岁三给人的严肃感,格瑞尔绷着脸。

果然是面冷心热。傲娇嘛?(不)

祭典也依旧沉迷工作批文件的土方岁三打了个喷嚏。

然后毫无疑问的被路过的冲田总司嘲笑了。

给面冷心热担心孩子跑丢的(划掉)现在被总司气的青筋蹦起的副长点蜡。

藤堂平助拉着格瑞尔的手,斋藤一沉默的跟在后面视线就没有离开过格瑞尔。

他今晚的任务就是看好玩的开心的两只别丢了。副长命令。

沉默的剑士拉了拉围巾,跟了上去。

祭典非常有趣,到了人多的时候藤堂平助怕人群挤到小姑娘还特意的把格瑞尔抱起放在自己肩膀处骑着自己的脖子reads;。

虽然是为了找吃的出来玩,但是在中途就被祭典的气氛吸引的小姑娘已经完全沉浸其中,虽然看不见但是听着祭典的音乐和四周人群的声音也让格瑞尔非常开心。

在房间里呆了好几个月没出来突然出来放风的感觉……太爽了。如果不是身体状况不允许她简直想撒欢儿跑来跑去。

格瑞尔想着等自己视力恢复了再和平助哥哥来一次。

到时候她就能跑跑跳跳的看各种商品玩祭典的小游戏了。

一定很开心。

完全沉浸在美好幻想里的格瑞尔并没有注意到放在她身上半晌都没有移开的视线。

在角落里突然心血来潮今天来晃了晃祭典的男人金色的眼睛里满是震惊,像是终于找到了希望一样盯着被抱起来的黑发黑眼睛的女孩子不放。

“乙女……”不对,虽然有乙女的气息但是却不是。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女孩子一定和乙女有关系。

“游人鲤先生,您要走了吗?”男人所在的茶屋的伙计看着男人突然站起,有点莫名的询问了一下。

“啊……只是好像看到了曾经弄丢的重要之物啊。必须去追才行。”被伙计称作游人鲤的这个男人,身为奴良组的二代目,百鬼夜行之主,现在也只是个老婆跑了的男人而已。

而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山吹乙女的线索,乙女留下的……

跟在女孩子身后,因为滑头鬼的特性完全没被藤堂平助和斋藤一发现尾随的奴良鲤伴一路跟到了他们玩完回了西本愿寺。

凭着能力完全没被看门的佐佐木小次郎发现自如的跟进了西本愿寺站在女孩子门口,奴良鲤伴看着藤堂平助和斋藤一离开后,进了屋子。

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一路上观察的女孩子的样子。

太像了。

这个女孩子和乙女太像了。

气息,长相,还有那温柔细心的性格。对那个扎着长辫子的少年的体贴。

而不知道奴良鲤伴心里小剧场也不知道在她还想着怎么吃能量恢复行动力完成乙女遗愿的时候乙女愿望的那个妖怪就已经主动送上门了。

格瑞尔发现自从祭典后第二天第三天,连续一周藤堂平助都没有来找自己。

终于忍不住询问了对女孩子好说话的原田左之助得到了藤堂平助跟着伊东甲子太郎脱离新选组的信息时,格瑞尔有点懵逼。

半晌在原田左之助有点怜惜的注视下格瑞尔低下头。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如今她终于知道藤堂平助为什么会对她抱有愧疚感了,还有那段时间他在纠结什么。

真是笨蛋。

藤堂平助又不欠她什么,对她好是因为藤堂平助是非常好的人,他开朗善良,像是小太阳一样。

但即使她叫着平助哥哥,她也并不是藤堂平助的妹妹,藤堂平助为了自己的理想选择了离开,或许对像是抛下了自己这种形式抱有自责感,但是格瑞尔却觉得那没有必要reads;。

“那是平助哥哥发自内心的选择,所以那样就好。”

顶着原田左之助啊这个孩子真懂事简直懂事的让人心疼以后我多照顾点吧的目光,格瑞尔笑起来,“只是……”

“有点遗憾,最后没有能说再见也没能送别。”

还有……遗憾那次祭典上的愿望……希望能够恢复视力后再和藤堂平助一起来玩的愿望终究无法实现而已。

那是你选择的路,虽然不舍得,但是我不会埋怨。

谢谢你的善待,希望我能够有机会回报你。

格瑞尔抓着祭典上藤堂平助送给她的发簪想到。

>>>

盯着小姑娘大半个月的奴良鲤伴没有露面,被盯了大半个月的格瑞尔终于有点忍不住了。

虽然一开始因为祭典玩的开心没发现,但是等人少的时候她能发现不了身后跟着那么一个大大的食物来源?

估计也是妖怪吧。因为和母亲的力量感觉相似。但是他不出来格瑞尔也不太想问。尤其还有藤堂平助的事所以格瑞尔完全把这个大妖怪放置play不想理。

不过最近她略微想要转换下心情。所以下定好了决心的格瑞尔决定主动开口。

“有谁在吗?”已经做好准备随时一枚令咒召唤小次郎来救场的格瑞尔开口询问。

“你好,小小姐。这可真是让我惊讶。”竟然能够发现还处在隐藏状态的滑头鬼。

不,她只是感觉到有个巨大的食物在边上杵着情绪变来变去而已。

奴良鲤伴现出了身形,在月色的映照下,黑发金眼的滑头鬼像是带有蛊惑人心的魔力一般,让人完全无法从他的身上移开视线。

然并卵,格瑞尔她是个瞎子。

所以她完全无视了滑头鬼代代相传的魅力。

奴良鲤伴看着黑发黑眼和乙女一样的小女孩,看着那双无神的眼睛,有好多的问题想要问出口。

山吹乙女是你什么人?你知道她的事情吗?你……知道我的事情吗?乙女有和你说过我吗?

但是想到这半个月一直看着的女孩子的处境,奴良鲤伴平静了下来。

哪怕他有多么想要问出山吹乙女的事情,哪怕他观察了半个月真的确认了这个孩子是山吹乙女的女儿。

“要不要出去逛逛?”奴良鲤伴顺着自己的心意开口询问。

他想要亲近乙女的女儿,想要让这个孩子发自内心的笑起来。想要给双目失明的这个孩子看一看绚烂无比的妖怪的世界。

而不是因为莫须有的罗刹的怀疑被看管着呆在房间里哪都不能去。

“……实在抱歉。”想着新选组的那些人和看守于情于理都不能说出好的格瑞尔拒绝道,“我不能没有允许就出去。”

“别那么说嘛。不会被发现的。”奴良鲤伴的身影像是融入水中的墨一样消失,再出现就是在格瑞尔身边,他抱起了小姑娘让她坐在自己的臂弯上,“总是呆在这个房间里不无聊吗?别担心,如果你想,早上送你回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79 5-7

90.8%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