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5-10

82 5-10

格瑞尔在半睡半醒间感觉到了风的流动。

像是还有点睡懵了一样半睁着眼睛呆愣了一会,才发现自己正被奴良鲤伴抱在怀里移动。

格瑞尔:“???”

早在格瑞尔半醒的时候蹭自己肩膀就注意到了的奴良鲤伴盯着刚刚认下的女儿的一系列举动,终于在看到格瑞尔脸上仿佛具现化出了问号表达着这是哪我是谁我在干什么的呆萌样子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出声。

并不知道今天算是奴良鲤伴失去乙女之后笑的最多的时候,甚至比得上过去几年里的笑容的格瑞尔只是从刚睡醒的懵逼转成了对奴良鲤伴不知道为什么又笑了的茫然。

不知道又怎么戳到了奴良鲤伴的笑点,不是很懂你们妖怪——格瑞尔想。

但是……

笑容很好看。

恢复了视力的格瑞尔看着奴良鲤伴笑起来仿佛在发光的样子,打从心里这么觉得。

虽然都是黑发金眼,但果然还是我的破坏神笑的更好看。

想起在之前世界看到的破坏神得到身体的那让天地都失色的笑容,格瑞尔觉得心里微颤。

大概这就是乙女妈妈说过的心动?格瑞尔想着。

“带你去你在人类的住所那边。”终于笑够了的奴良鲤伴开口解释为什么格瑞尔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抱着移动,“约好的,早上送你回去。”

都快把这茬忘了的格瑞尔盯着奴良鲤伴的眼睛,觉得对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妖怪改观了,没想到意外的说话算话遵守约定啊。

毕竟一开始的印象是什么都不说盯着她很长时间的斯托卡(并不(心疼鲤伴爸爸

但是奴良鲤伴话音一转,“虽然我本人是很不想送你去那边啊,我的女儿怎么说也要在我的奴良组住着比较好。”

“那里条件太差了,格瑞尔,要不要来我的奴良组住?这样我又能给你治疗还有奴良组的妖怪们都会宠着你哦。”

果然还是没变。

和拐带她出屯所的时候一样诱拐犯的嘴脸。格瑞尔心里吐槽道。

“你看那里有什么好的,又有人监视着你行动又不自由……而且那群人……”奴良鲤伴想了想跟着格瑞尔那段时间了解到的事情,“虽然都不是坏人……但是……”

很可能不会有好的结局。毕竟那是人类内部的斗争。奴良鲤伴想。

他不想让自己想要宠在心尖尖上的奴良组的小公主对那些可能会在历史洪流中死去的人们付出太多的感情。

因为会伤心啊。

一想到小姑娘可能会因为那些人被卷入战争或是因为那些人的死亡露出难过哭泣的表情,奴良鲤伴就想干脆不遵守约定直接带着自家小姑娘打道回府。

尤其是他遇见格瑞尔的那天和格瑞尔在一起的那位少年。

格瑞尔很明显对他很不同。

奴良鲤伴正打算继续努力安利奴良组的好处拐自家闺女跟自己回去,格瑞尔开口拒绝,“虽然跟……爸爸……你一起去奴良组或许是正确的选择,但是我还是必须回去。”既然已经叫过一次爸爸了那么再叫一次就没什么心里压力了,格瑞尔想。

没事的,父亲(阿修罗王)一定会谅解我的。

(阿修罗王:还用问吗,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看着怀里小姑娘坚定的表情,奴良鲤伴叹了口气。

或许他担忧的事情她都是知道的,她就像是乙女一样,看上去柔弱但是性子却异常坚韧。

所以哪怕知道会受伤,哪怕知道跟着自己到奴良组去会过上被宠爱的幸福生活却依旧坚定的要留在人类那里,为了……那个让她露出温柔笑意的少年么?

如果格瑞尔知道奴良鲤伴叹口气的时间能脑补这么多或许会再次不是很懂你们妖怪在内心刷屏。

她只是单纯的因为……佐佐木小次郎是不能离开那个山门的才打算回去的。

被拐出来的事情小次郎刚刚在她睡着的时候发现了,然后就在脑海中通信炸了一波==……

毕竟对于英灵来说,尤其是守着山门的小次郎,自己的御主被别人带走还走的正门自己都没发现这个简直太有损尊严了。

被山门绑定的小次郎差点就拼着消散的结果也要挣脱绑定出来找自己被不知名人物拐走的御主来着。

格瑞尔花了半天安抚暴走的assassin,勉强让英灵默认她现在平安无事。

所以还是回去吧。格瑞尔想着。

就算是再怎么不想把刚认下还没捂热乎的女儿送走,奴良鲤伴还是抱着格瑞尔到了屯所的门口。

然后一妖怪一杯子看着一片狼藉的屯所沉默。

==这是有怪兽袭击了吗……

“终于……回来了啊。”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格瑞尔猛的抬头。

“……!小次郎……我!”格瑞尔的话音被突然袭击过来的小次郎打断。

面对突然拔刀砍过来的男人奴良鲤伴看上去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动不动。

“……!”佐佐木小次郎看着本应被砍伤的男人的身影像是水中散开的墨一样消散在空中,停滞了一瞬迅速的往后跳避开了突然在自己身后显出身影的黑发金眸的滑头鬼。“妖怪的把戏吗?”

“哦呀,这可真是盛大的欢迎。”奴良鲤伴完全没在意武士的杀气,闭着一只眼睛抱着格瑞尔一副轻松的很的样子,“连个招呼都不打不觉得很失礼吗,这位幽灵武士?”一眼就看出来袭击自己的并不是活着的人类而是类似于幽灵一样存在的奴良鲤伴像个小孩子一样对刚刚小次郎的那句妖怪的把戏进行了反击。

“哦?那么阁下呢,一句话不说就带走别人的主君就是你的礼仪?”

“呵,我有打招呼哦,再怎么说我可是有好好的得到格瑞尔的允许,既然你说格瑞尔是你的主君那么我带你的主君走应该不用特意对她的部下知会一声?”

不,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我大概是没同意你半夜拐人吧……==格瑞尔看着完全陷入斗嘴中的两位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主君还是小孩子,阁下带她出去夜游未免太过分了。”

“那么长时间把她关在房间里不管就是你的关心?呵。”

“阁下知道半夜潜入女性房间的人被称为什么吗?”

“说到底我可是从正门堂堂正正走进去走出来的,这是没发现我的你的问题吧。”

佐佐木小次郎几句话里被奴良鲤伴戳中了好几个痛点,比如放着格瑞尔不管是因为被迫和山门绑定和完全没发现这里有个有不良企图的妖怪潜入。反倒是奴良鲤伴却完全没有介意佐佐木小次郎的讽刺,看着那张欠揍的脸,佐佐木小次郎黑着脸举起了刀。

一方是因为年幼的御主半夜被不认识的男人拐出去而出于一种老妈子的操心心态暴走,另一方是不满对方出现就攻击,哪怕知道对方避开了怀里的闺女自己也足以保护格瑞尔周全,却还是会因为担忧闺女被误伤而发怒。原本虽然不能说很靠谱但是挺冷静的两人斗嘴的程度像是小孩一样。

格瑞尔(=_=):够了啊这两个人到底几岁。

“那个……”格瑞尔终于忍不住一边拽了拽奴良鲤伴的头发阻止这场无尽的斗嘴一边开口询问自家的servant,“这里发生了什么?”别告诉我是你暴走造成的==那让我怎么和新选组的人解释。格瑞尔心想。

被格瑞尔别说是你干的得热烈视线注视下佐佐木小次郎心虚的扭过了头。

格瑞尔:!!!还真是你啊!!!

“Assassin,现在,给我,说明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格瑞尔指着这一片像是被两个berserker对打造成的狼籍黑着脸问道。

作者有话要说:补上

这是护崽的监护人之战(不(住口

那么到底为什么山门保护者的佐佐木会把山门给弄成了废墟形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82 5-10

94.25%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