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8

第1章 -8

87_87304圣杯的思考回路很简单,想到就做了。

于是迪卢木多忧郁的发现自己的小主人不再每一天都拽着他的头发喊他一起出门了。

在迪卢木多眼中,格瑞尔大人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很久都没有出来,就算是迪卢木多敲门询问也只会得到一个别打扰我的回复。

光辉之貌的骑士神采比起之前黯淡许多。

骑士外表看上去可靠强韧,但是一旦关于御主的问题神经就会异常纤细。

最让骑士担心的不是别的,而是主君的情况。

即使他知道格瑞尔大人是圣杯,理论上不需要吃饭睡眠,但是已经习惯了每天三餐都准备好给单纯满足口腹之欲的主君,一旦闲下来,迪卢木多反倒是有些手足无措。

之前提过的出去打工的事情也在一次敲门时询问御主情况的时候得到了一句【迪卢木多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可以随着你的心意出去工作】被主君允许,但是在如今不清楚主君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骑士并不放心,所以即使圣杯缩在房间里没有任何命令,迪卢木多还是默默的站在门口守着。

本来这副身体就是为了主君所用,而凭借主君现世的他也同样不需要睡眠和食物。骑士这样想着,便也真的陪着不出房间的圣杯呆了一个多月。除了一开始的几天里略显惊慌的敲门询问之后的20多天,骑士都老老实实的按照御主的命令乖乖的等候。

直到圣杯心满意足的完成了自己的实验,开心的推开门的时候,看见了守在门外垂着脑袋的骑士愣了一会。

“吾主!”原本安静的骑士瞬间惊喜的抬起头,蜂蜜色温柔的眼眸仿佛闪着光芒一样,迪卢木多欣喜的望着主君从手执长枪守门的姿势变成了单膝跪地,“您无事!”

“……唔,恩。”格瑞尔有些不适应的点点头,然后转身就把这份不自在抛在了脑后,它就像是普通的小孩子一样,一脸开心的炫耀着:“迪卢木多,我能做梦了!”

“哎?”迪卢木多看着高兴的主君下意识的露出了赞许的微笑,“吾主很厉害。”

骑士在下一刻意识到主君话语的含义,迪卢木多怔住了,“您是说,您……!”

“恩,我现在的身体是需要睡眠的身体。”格瑞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脸的骄傲。“我稍稍的改造了一下身体构造,做成了需要休眠的状态。”

“那么,吾主……”迪卢木多眨了眨眼睛,“您一个月,一直在做这件事情吗?”

“……”格瑞尔沉默。

迪卢木多不解的询问,“吾主?”

“………………不是啦。”格瑞尔捂着脸扭过头,“就是添加个机能不需要那么长时间,只要抓到了重点和方向很快就能改好。”

“那……?”

“……没控制好睡眠机能的时间,不小心睡过去了半个月。”格瑞尔把脸埋在胳膊中,闷闷的声音传到了迪卢木多的耳中。

“……”想过很多理由就是没有这个的迪卢木多看着自己的主君直接呆愣在了原地。

一开始的几天里,格瑞尔一直在思考怎么把自己的构造改成可以睡眠的状态,而成功改造之后,格瑞尔一脸兴奋的实验睡眠……却因为不太了解人类睡眠机能的睡过头了。

还一睡就是大半个月。

不过格瑞尔倒也不会觉得无聊,在梦中它一直看着名为迪卢木多.奥迪那的凯尔特战士的一生。

一开始的辉煌、荣耀。在遇到芬恩的未婚妻格兰尼之后的波折凶险,痛苦犹豫。

深埋在骑士胸中,不曾忘怀的凯尔特的景色就仿佛画卷一般呈现在它面前。

即使不曾意识到,迪卢木多对格瑞尔的影响却着实大了些。

刚刚诞生的,不知世故,甚至三观都未曾形成,仅仅拥有着知识的圣杯,一直一直,从被制造出来起,就呆在一个地方,不曾移动,不曾言语,无法与人交流,没有尝到过温暖寒冷——

但是这样的圣杯得到了身体,用自己的双脚游历世界。

和骑士的环球旅行就像是一场狂欢。此时圣杯不想理会神威和他们的所谓愿望。就像是被关押在监牢里几十年的囚犯一样,踏出了牢笼的圣杯只想尽可能的行走在世间。

而这样的圣杯,呆在它身边的是只有——“想为主君献上忠诚”这一愿望的正直骑士。

骑士过于正直,无法理解圣杯扭曲空白的三观。

骑士过于纯粹,无法看清圣杯表面的伪装模仿。

骑士的原则便是遵从主君的命令——所以骑士无法给予他的主君需要的引导和指引。

一心效忠主君的骑士,和连自我都没有确认的主君——

多么造化弄人的命运。

若是由某位出现在圣杯战争中胸怀宽广的征服王,或者是骑士的前辈光之子库丘林来伴随才刚刚睁眼塑造本我的圣杯的话,未来定会有很大的不同。

毕竟无论是征服王,还是光之子,都带着鲜明的自我,并且洒脱不受拘束。

仅仅是看着他们的身姿,就会让人觉得耀眼炫目,情不自禁的向往。

而这样性格鲜明并且自我的“人”,才是圣杯塑造自身所需求的吧。

“我看见了你的过去,迪卢木多。”圣杯坦言道,在它看来,这并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

“吾主……”骑士的神情一瞬间的动摇,对他来说,这或许意味着主君会开始不信任他,或许会因为他的过去对他带有一些负面的情绪,诸如偏见。

骑士不是会怀疑主君的性格,但是此时此刻,凯尔特的光辉之貌却下意识的想到了——主君会不会因为他这个英灵的过去,而不信任他。

这即是骑士潜意识的认知,即使暂时遗忘,过去被主君怀疑责备,最后甚至被命令自裁的事情也不会抹去。

骑士的某些地方,因为那个过去而被染黑,即使他并未察觉。

当然圣杯也没察觉到这个隐患,还模糊着自我的圣杯,是无法辨认隐藏在表面下的事实的。

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骑士有些不安和忐忑的神色,圣杯眨眨眼,“迪卢木多,比起现在的世界,我更中意生前的你所在的凯尔特。”

“现在的人,大多都压抑着本性,连自己的愿望都无从辨认,比起那个时候,你记忆中豪放无所顾忌的人们来说,差远了。”

“就算是我这样的存在,也会觉得那个时候的人们很好。”

骑士因为主君肯定的话语欣喜的抬起头,对他来说,他热爱过的,逃离过的,但是始终是他的根的那片土地,他生存的那个时代,被主君认可便是无与伦比的肯定。

骑士由衷的感到喜悦。

直到骑士看清主君眼眸中的情绪。

不是向往也不是憧憬,圣杯说着认可的话语,眸中却是把那些人的形象,把看见的迪卢木多的记忆,作为一个有用的物品道具。

因为鲜明,所以有助于它理解人类感情,可以帮助它完成愿望。

这样很好,因为对它来说,是可以利用的东西。

或许这个才是圣杯开口说出凯尔特很好的理由。

骑士感觉到悲哀,然后又被一腔的豪情壮志淹没。

“格瑞尔大人。”骑士第一次,主动的抬起了双手,他把御主的小小的手握在掌心,半跪在地面上发誓,“主君,如果我有什么地方能够起到作用的话,请您说出来,我会尽全力,您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我会守护您,帮助您实现您的愿望。”

“这是我迪卢木多.奥迪那的誓言。”

骑士发自内心的誓言,比什么都让人沉浸其中。

因为骑士蜂蜜色柔和的双眸只注视着你,其中只倒映着你,就像是你就是他的全世界一般。

圣杯差一点就相信了。

可是在看到骑士表达衷心的半跪,圣杯第一次的,在骑士面前,露出了不属于它模仿的部分,那是超出了圣杯认识的行为,它近乎慌乱的避开了骑士的视线,扭过头望着一边。

“……随便你。”圣杯并没有认可骑士的誓言,也没有否定,只是给予了骑士自由。

望着年幼的主君,骑士发现心中除了对主君的忠诚,还有某些情感滋生。

年幼的姿态,比外表更稚嫩的内在,刚刚诞生的茫然的灵魂。

骑士看着主君,带着怜惜之情。

对骑士来说,小孩和女性本就是需要保护的对象,圣杯固执的认为自己不是人类,他也知晓,只是人类总是会被视觉影响,然后先入为主的观察内在。

他的主君还是个孩子,是个不知善恶,对世间一切都觉得陌生新奇,并且抱着想要实现的愿望的年幼孩童。

过去曾是五个孩子的父亲的迪卢木多觉得自己对主君的情感,像是一种逾越。但是却不自觉的担心着主君,就像是把主君看做了女儿一样。

骑士不会因为圣杯把除它之外的存在分为有用和无用而觉得无法接受。

他只是觉得,造就了如今的主君的过去太过晦暗,所以只是满满的心疼和悲哀。

与之相对的,是骑士胸中更加想要保护对方的心情。

【这次一定会保护好主君。】

即使主君说过受伤也不会死,但是迪卢木多还是想保护自己认定的御主。

【这次,一定。】

一定能保护主君,直到最后。。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8

10.34%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