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双江大酒店

第三章 双江大酒店

写在前面的话:转发次次都是情,打赏多少皆为义,横批,每天更新

……………………………………………………………………………………

走出家门,北风在天空呼啸着,如妖怪一样扑面而来,让人感觉异常阴冷。

王桥余怒未消,道:“打车。”

双江大酒店并不远,熊梅原本想走路过去,抬头看着丈夫脸上的掌印,便没有反对。她挽着丈夫胳膊,站在街旁等车。

平时不打车时经常可见的出租车,此时玩起了失踪,等了十来分钟,居然没有一辆空车。北风割面,两人脸颊、鼻子冻得通红,缩着脖子,望着远处开来的小车。

熊梅出门之时随手拿了一件外套,是那种比较薄的短大衣,寒风视短大衣如无物,直接透衣而入。王桥解开羽绒服将瑟瑟发抖的妻子裹在怀里,不是为了亲密,是抱团取暖。

终于等到出租车,两人飞快地钻进车。

双江大酒店是四星级酒店,号称准五星级,走进挂着大吊灯的大堂立刻就能感受到准五星级宾馆的温暖和气质。服务员们穿着统一制服,大厅里播放着柔和的背景音乐,在这种用金钱造出来的优雅环境中,在街上随地吐痰的人们都装作文质彬彬。

双江大酒店26楼是双江市目前最高的建筑,熊梅看到屋内豪华的设施,暂时忘掉了家里的矛盾,道:“老公,太奢侈了,这可是二百六十元的房间。”说话之时,她的牙齿还在轻微打着寒颤。

王桥从来没有住过这么高级的房间,环顾房屋设施,道:“这是新生活的第一步,我们起点必须高端。”

熊梅道:“我想经常住这种酒店,所以要努力挣钱。”又问:“你是办公室主任,能报账吗?”

王桥摇头道:“黑河镇财政都要破产了,怎么敢住这种酒店,今天就用我开后门从财政所报出来的下乡补助。”

打开厚重窗帘,灯火辉煌的双江大道一下就跃入眼帘。整个双江新城以双江大道为轴心,中轴线中段是最繁华的商业区,灯火辉煌,流光溢彩。距离双江大道越远,灯光则愈发暗淡,直至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中央空调吹出阵阵暖风,室内温度比屋外要高得多,几分钟以后,熊梅从寒冷状态中恢复了过来,身体开始发热。

“我辞职是被逼得没有办法,因为我们两地分居的事情,爸妈在耳边整整唠叨了五年,我日昐夜昐能和你团圆。还有,每次你从静州到双江要经过巴岳山,要走沿江公路,这条线危险路段很多,我心里总是特别紧张。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熊梅脱下外套,紧身毛衣勾勒出匀称健康的身材。一头长发在灯光下散发柔和的光泽。

王桥看着漂亮妻子便觉得自己很无能,痛心地道:“跟着我你受委屈了。小梅,没有想到你居然有这种破釜沉舟的勇气。”

“辞职以后,我心里其实也很惶恐,我们两人加在一起只有一万多元存款,老公,如果以后我发展得不好,或者出现了意外,我就惨了。”

王桥凝视着熊梅,郑重地道“我们是夫妻,夫妻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发誓要做好两件事,一件事是要升官,另一件事是发财,升官发财的目的就是要让我的老婆过上好日子。”

熊梅感动得涌出来泪花,随即又撒娇道:“升官、发财、死老婆是男人的三件喜事,你是选调生,起点本来就高,若真是升官发财,会不会有一天不要我。我现在是失业青年,你不要我,我怎么办?”

“升官发财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全家过上好日子,做不到这一点,枉为男子汉。”王桥举起右手,道:“我发誓,王桥要升官要发财,要让我家小梅过上好日子。”

老公掷地有声的话让熊梅沉浸在幸福之中,她用手摸了摸王桥的脸,道:“我爸力气大,把你打出血了,疼不疼。”

“怎么不疼,明天吃饭要麻烦了。祈祷这几天单位不要喝酒,免得嘴巴受罪。”

“你不要恨我爸。”

“我不恨他,你爸是爱女心切。只要我们生活过得好,他们的气自然也就消了。如果我们两人不努力,搞不好家庭生活,他们永远都不会放心。事在人为,只要努力肯定就会有收获,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

在老公的鼓励下,熊梅情绪明显好了起来,道“老公,我们两人都不笨,一定能闯出一番事业。”

“当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考虑你下一步怎么,是临时找一份工作,还是自主创业?”

熊梅可怜兮兮地道:“以后我想做生意,做生意肯定会遇到困难,你要鼓励我,支持我好嘛?”她垫起脚,又在丈夫脸上亲吻了一下。

在美女如云的山南大学,熊梅算得上校花级美女,正式与王桥谈恋爱以后,让无数单相思男同学对王桥充满了嫉妒羡慕恨。王桥同样是山南大学的风云人物。他是山南大学排球校队队员,一米八二的身高,在校队算是中等个子的,技术却格外出众,每当有校级排球队比赛,总有一些女观众助威,自愿当拉拉队员。

熊梅和王桥的结合,在同学们称为男才和女貌胜利会师。

两人小别胜新婚,互相安慰之后,暂时将从家里带出来的愤怒之情扔在脑后。窗外寒风呼啸,屋内温暖如春。熊梅乌黑的头发披散在雪白的床单上,闭着双眼,享受丈夫爱抚。

虽然结婚五年,但是长期两地分居的生活,让王桥始终充满着激情,他跪在床上,看着妻子精致的五官,雪白的肌肤,苗条匀称的身体,禁不住感叹道:“老婆,你还真是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你爸是粗手大脚,怎么你这么水灵。”

熊梅微微睁开眼,目光中充满了爱意,道:“老公,我永远爱你,你也要永远爱我。”

激情之后,夫妻赤身裸体缩在被窝里,又谈起将来的打算。这是摆在当前最重要的课题,何去何从,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老婆,下一步你有什么具体打算?”

“我一直想开服装店,我的大学同学万汀做服装生意,我可以从她手里进货。现在我们家一共有一万四千五百块存款,打紧点用,应该够开一个小店。”熊梅在双江城里的重点中学,经济效益比在镇上工作的丈夫好得多,这点存款主要来自于熊梅。

“你辞职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想到要做服装生意?怎么一点都不给我透露消息。”

“如果提前给你说了,你和我爸我妈一样,肯定会反对。我和万汀一直在讨论服装生意,她在岭西作服装,发了财,我跟着她做有现成的路子,相对容易得多。”说到激情处,熊梅披着被子坐在床上,道:“明天我们就到静州去租房,争取早点把店开成功。”

聊天时,王桥脑中浮现出岳父暴怒的神情,猛地坐起,道:“明天我们还不能去看门面?”

“为什么?”

“你走得急,存折没有拿出来。”

熊梅指了指随身带的皮包,道:“存折拿了出来,我随身带着。”

正在热烈讨论之时,桌上电话振动起来。

进入新千年以后,手机由富贵家的身征变成了大众消费。王桥为了与在异地的妻子联络方便,在2000年元旦,终于下定决心买了一部手机。电视里性感漂亮的李玟天天拿着手机一边抛媚眼一边唱:“波导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这给王桥留下深刻印象。王桥花了一千五百块钱买了波导手机,这种款型的波导手机打开后翻盖,可以直立在桌上,与寻常手机不一样,有人说这款手机洋气,有人认为极为土鳖。

接通手机,传来熊琴焦急的声音:“你们在哪里,小梅有事没有?”

“小梅没有事,我们住在双江大酒店26层。”

“你们等着我,我马上过来,一个人来。”

放下手机,王桥道:“快穿衣服,大姐要来。”

熊梅赶忙穿衣服,紧张地问:“爸,妈来了没有?”得知是大姐一个人,她松了一口气,道:“应该是我妈让大姐过来的。”

熊琴进门之时,观察了屋内环境和妹妹的神态,神情放松下来,道:“我还以为你们两人现在一定愁眉苦脸,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住在双江大酒店。”她是过来人,看到床上凌乱被子以及两人红润脸色,便知道妹妹在宾馆肯定那个了。

王桥下意识抚了被打肿了脸,道:“大姐,家里情况怎么样?”

在王桥与熊梅的婚姻中,大姐熊琴是给王桥最多帮助的人,若是没有大姐熊琴在家里调解和中和,或许王桥和熊梅的婚姻将有更多波折。

“你们两人倒好,一走了之,还潇洒地住双江大酒店,爸和妈在家里差点打起来了。小梅从小就是惹祸精,这一次把家里捅了个底朝天。”熊琴比熊梅大三岁,刚刚三十,两姐妹相貌和身材都相似,若是穿上相同的衣服,说是双胞胎也有人相信。

王桥脸颊还隐隐作痛,道:“爸的性格太刚烈了。”

熊琴看着王桥和熊梅脸上的掌印,忍不住想笑,又忍住,道:“每次家里有什么事,都是爸先发火,可是妈真的生气之时,爸就要退后。刚才爸被妈臭骂了一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眼光聚在熊梅身上,道:“你到了静州有什么打算,我在静州认识一个朋友,是机械厂的厂长,你可以到厂里做办公室工作,以后想办法转正,这也是一条路子。”

熊梅态度坚定地道:“既然辞职了,当然是自己当老板。”

熊琴道:“自己当老板不容易,你和王桥没有本钱,没有经验,凭什么当老板?”

熊梅道:“那些文盲都能当老板,我是山南大学毕业的,为什么不能当老板?”

熊琴道:“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你在学校这个象牙塔呆久了,不知道外面社会的复杂。”

熊梅自信地道:“所以我要走出象牙塔,任何事情试了才知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那些年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那些年 那些年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双江大酒店

100%